感恩

我的爱情小说尹墨墨汤嘉瑞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我的爱情小说尹墨墨汤嘉瑞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最后,尹墨墨理清了她所有的思绪,反复琢磨了汤嘉瑞的过去,然后,她伸出双手,一把拉开窗帘,让窗外的阳光强烈的照射着自己,她十分肯定的告诉自己,“既然,现在我还不能用理性的法式来解决这件事情,那就还是用感性的方式吧……希望,嘉瑞可以接受,他一定会接受的,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应该能够明白了一些……总得懂得学会珍惜吧……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相信,嘉瑞,你一定跟我是一样的心境……”

  这也就是尹墨墨之所以不接汤嘉瑞的电话,离开他这个时间的原因,因为,只有让汤嘉瑞深刻的感受到所谓的失去,他才会愿意接受所谓的珍惜。

  一会儿……尹墨墨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尹墨墨就从自己的屋子里从容而且淡定的走了出来了。

  守在外面的汤华阳和彭佳佳立马站了起来。

  “姐姐,你没事儿吧……”

  汤华阳担心着尹墨墨会不会接受不了汤嘉瑞太过于不堪入目的过去……

  尹墨墨若无其事的说道:“什么事儿……我能有什么事儿……”

  彭佳佳一看尹墨墨的状态,就很是觉得骄傲,因为,她那么的从容不迫,那么的淡定……真的是让彭佳佳有了一种女中豪杰的感觉……真的是痛快不已……

  彭佳佳连忙站在尹墨墨的身边,自告奋勇,说道:“姐姐,你有什么打算,我自当一定积极配合……”

  尹墨墨转过头来,伸出胳膊,揽着一边的彭佳佳,说道:“怎么?你们舍得你们的二人世界和完美假期吗?”尹墨墨笑着说道。

  汤华阳看着尹墨墨的表情,他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厉害了……她怎么会如此的淡定……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舍得了……姐姐,我觉得跟着你一块儿,着的是很刺激呢……你就是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之后,这么快我就见到你了,你见到我之后就开口问我问题……一连串……然后就在密室里跟我们探讨过去……现在你思索出来之后,我觉得真的很痛快呢……让我跟你一起去吧……去哪里都好……墨墨姐姐,我跟定你了……”

  彭佳佳说着,就紧紧的拽着尹墨墨的手,不松开。

  汤华阳对彭佳佳说道:“亲爱的,你不要我了吗?不跟我在一起了吗?我们的完美假期的呀……”

  彭佳佳把站在她面前的汤华阳给推了到了一边去,很是一脸嫌弃的说道:“一边儿去,姐们儿忙着呢……”

  尹墨墨笑了笑,很是悠闲的坐在了沙发上……拿出一边的手机,给辛桐女士拨去了电话……

  “学姐,您现在在哪里呢?”

  辛桐女士接了电话之后,这时候已经到了她的目的地,手机也开机了。

  辛桐说了她的位置之后,尹墨墨只是问可不可以有一些时间,方不方便跟她聊聊……

  辛桐女士听着尹墨墨的口气,虽然尹墨墨的话听起来很是平常,但是,尹墨墨那个性格人,一听她能这么一本正经的想要跟一个人聊聊的时候,就一定不是一般的事情了。

  尹墨墨得到辛桐女士的答应之后,就起身去找她了。

  彭佳佳一个劲儿的跟在尹墨墨的身边,但是到了门口的时候,尹墨墨还是把彭佳佳拦住了。

  “佳佳,我知道你想帮我,但是,你做的已经很好了,而且,你要学会心疼你的男朋友,他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假期,你多陪陪他吧……不要像其他的人一样,不知道珍惜……”

  尹墨墨这样说着。

  彭佳佳的心思也就转移到了身边的男友身上。

  其实,汤华阳也想陪着尹墨墨去找辛桐女士的,但是,他也知道,人太多了,事情反而不好办了,所以,还是给尹墨墨一些私人的空间吧,于是,就把自己当做借口,留下来了彭佳佳。

  于是,尹墨墨就马不停蹄地的赶到了辛桐女士所在的另一座城市……因为飞机时间上的限制,尹墨墨只好搭载了一辆汽车赶过去……

  一路的颠簸,尹墨墨一点儿都没有顾得上去休息,就按照辛桐女士发给她的地址,一路打听,打听到了地方,终于找到了辛桐女士。

  “墨墨,你真的过来了?我本来还想如果你能等一下的话,我会让司机先生腾出一部分的时间去接你呢……你怎么过来的?这边的路况不怎么好的呀……”

  辛桐女士一边拉着墨墨,一边让墨墨坐在自己的身边,亲切的询问道。

  尹墨墨的雷利姐模式丝毫没有关闭,她仍旧是开门见山的说道:“学姐,我知道,有些事情,我一个外人是不适合过问的……”

  辛桐女士一听尹墨墨这么说,聪明的女人似乎猜到了什么,但是,她也想暗示尹墨墨一些其他的事情,于是就说到:“墨墨,在我的眼中,早就把你当做一家人了,你不是什么外人,想问什么,尽管开口问吧……”

  是呀,辛桐女士早就希望尹墨墨可以作为她的儿媳妇,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女孩子,可以净化汤嘉瑞周围的空气和环境的。

  尹墨墨顿了顿,想好要说的话,说道:“学姐,您看我这个手上鲜红的伤口……”

  “呀……墨墨,我刚才没看到,这是怎么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汤嘉瑞又欺负你了吗?”

  “学姐,虽然,这个伤口,不是汤嘉瑞划破的,但是,却也是因他而起……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您还记的之前,他有一次喝的住进了医院吗?我觉得,他每次遇到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会失去控制和理性……不瞒您说,在到您这里来之前,我去找了汤华阳和佳佳,他们告诉了我五年前发生的事情……”

  尹墨墨说着,就很是平静的看着身边的辛桐女士。

  “你……也觉得,现在嘉瑞对我的态度,是不是我罪有应得……”

  辛桐女士听到墨墨这么说,并没有很是吃惊,对呀,该来的迟早是要来的,尹墨墨迟早是要知道这些的……

  “不,学姐,我相信您,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这中间是一定产生了什么误会……”

  尹墨墨十分坚定的说着,她丝毫不怀疑自己的判断力……

  “墨墨,难得,你竟然还会相信我……”

  辛桐女士说着这话的时候,好像被尹墨墨看出了她的一些辛酸。

  “我当然相信您了,您是什么样的人,我根本用不着怀疑……”

  尹墨墨听着辛桐女士这样说,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真的都快支撑不住了……在嘉瑞的订婚现场,我当场昏了过去……我多么想给我的儿子一个完美的婚姻,幸福的生活……可是,都是我太疏忽了……当我躺在医院的时候,我十分的自责,我真的不奢求我的儿子能够原谅我……我在医院的时候,多么盼望着汤嘉瑞能够过来看看我……但是,他没有去看我……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了我的枕头被人动过……家里的阿姨说是嘉瑞去过我的卧室,而我的枕头里就放着琳达和其他的男人的照片……是我,是我没有在事情发生之前处理好一切,才让嘉瑞承受了那么大的打击……”

  辛桐女士虽然很是平静的说着,可是,她的一字一句,都是深深的自责。

  “学姐,您为什么会有琳达和其他男人的照片呢?”尹墨墨虽然相信辛桐女士,可是,这是她的疑问所在,她想要问个清楚。

  “是有人送到我们家的,我也不知道是谁给我的……”

  辛桐女士早就怀疑这一点儿了,可是,她也没有想到,一切都那么的巧合。

  “那您就是被陷害的,您怎么能忍受得了,人受得了汤嘉瑞的误会,和别人的诬陷呢?”

  尹墨墨着急了,因为,她的思绪在飞快的想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陷害辛桐女士的人到底是谁,到底有什么动机。

  “当时,嘉瑞已经很受伤害了,我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处境……”

  辛桐女士说着,就缓缓的站了起来,来到了窗子面前,望着窗外的风景,平静但是有些忧伤的说道。

  尹墨墨低着头,没有继续追着问着,她明白学姐的心思,是呀,看着自己的儿子的幸福就坍塌在自己的面前,可是,自己却无能为力,那种无奈,那种纠结……

  尹墨墨不说话了,静静的听着辛桐女士的各种情愫……

  “我曾经为了这件事情,找过琳达,这是我必须坦白的,但是,见了琳达时,她已经有了十分明显的悔意了,她告诉我,很是诚恳的告诉我,她会跟那些男人划清界限,她会学着去做一个合格的汤家媳妇,所以,我相信了,毕竟,她是汤嘉瑞爱着的女人,我不想让他为难,也不想他相信的这个人会欺骗她,于是,我相信了琳达,给了她机会……”

  尹墨墨平静的听着,她觉得,如果是她,她也会找琳达谈谈的……毕竟,这是一场完美的开始的爱情,任何一个热爱的生活,都不想它这么狼狈的结束……

  “我看着琳达对嘉瑞还是有感情的,而且,他们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也的的确确是出双入对的,所以,我以为所有的警戒都解除了……可是,订婚当天的事情……”

  辛桐女士说着,明显已经开始激动了,她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看来,五年前的事情,之所以人们都不愿意提起是因为,真的给很多人留下来了不可抹去的伤痛。

  尹墨墨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了辛桐女士的身边,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平静的说道:“其实,只要你愿意解释,我相信,嘉瑞还是对您足够的信任的……”

  墨墨的语气,让辛桐女士感觉,她真的像是自己的一个老朋友,她会明白自己的想法,不是因为她多么的聪明,而是因为,墨墨就是一个善解人意,一个善良的人,所以,她自然而然的明白这些善良的人所做出来的善良的决定……

  “最初,我以为,只是嘉瑞认为是我提早知道了琳达红杏出墙的事情,而没有告诉他,所以,他才生我的气,气我欺骗了他……后来,我才知道,琳达临走之前,给嘉瑞留下了一个字条,说是我害得她流产,害得她……我真的很想解释,我真的很想去澄清,可是,与其让嘉瑞恨那个女人,而不再相信爱情,还不如让嘉瑞恨我……毕竟,我是他的母亲,这是一个不变的事实……而他,未来找到另一半的路还很长……我不能……”

  “可是,您错了……”

  墨墨不想真的就听从学姐的决定,放任不管……

  “错了?”

  辛桐女士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怀疑到自己当初作出的决定。

  “对,因为,您忽略了您自己在嘉瑞心中的位置……他那么的爱您,也许,跟琳达比较起来,他更不能失去的是他依赖了二十多年的母亲呢?”

  辛桐女士这么多年了,却被尹墨墨的一句话,道破了天机。

  “对呀……我怎么……”

  辛桐女士现在明显已经有些后悔了……

  “嘉瑞他,认为你不爱他,他才会经受了失去最爱的女人和失去最爱的母亲这双重的打击……”

  辛桐女士平静了一下,说道:“可是,假如,人家知道他爱的女人,放弃了他们的亲生孩子,而且嫁祸给她的母亲,他又怎么能接受?你觉得,他不会比现在痛苦?”

  墨墨看着辛桐女士的眼睛,那里面包含着她对于嘉瑞的疼爱……尹墨墨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微笑着,对辛桐女士说道:“真的是苦了您了……既然,我们过去改不了,那我们就只能改变现在吧……”

  “现在?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去改善我和嘉瑞之间的关系,可是,他对我的误解,好像根本不会减少,在他的态度和眼神之中,我看得出来,他只有认为有一天琳达可以重新回到他的身边的时候,这一切才算是真正的过去……可是,墨墨,说实话,我曾经也想着,或许,我也可以帮忙去找琳达,让她回到嘉瑞的身边,这样的话,我的嘉瑞就会对我没有那么的憎恨……可是,自从我遇见了墨墨你,我一点儿都不希望琳达出现了……我希望的,只有,让你去取代琳达……”

  尹墨墨看着辛桐女士的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辛桐女士的情绪平复了,她看着尹墨墨,说道:“很明显,墨墨,你已经做到了……嘉瑞对你的种种都远远超过了琳达之上……你,已经完全取代了琳达在汤嘉瑞心中的地位了……以后,嘉瑞可以跟你生活在一起,过着平凡而宁静的幸福生活,我就是很满足了……其他的,我不奢求了……只要你在嘉瑞的身边,我很放心……”

  墨墨微笑着,继续说道:“学姐,也许,我可以替代琳达,也许其他的人也能替代琳达,可是,您,没有人可以替代……对于嘉瑞来说,他喜欢的女人,喜欢他的女人,在他的身边,来了又走……唯独这个母亲二字,没有任何人能够取代……人与人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误会,但是因为我们的不解释,那些误会才最终成为我们分道扬镳的缘由……学姐……解释一下吧……或者,我们努力一下……嘉瑞,他真的需要你,否则,他不会那么在意你的存在……您也知道,恨有多深,爱就有多长……”

  辛桐女士听着尹墨墨的这些话,她真的想,这个女孩子可以是自己的小女儿,那样的话,她的生活该是多么的曼妙……辛桐女士终于对着墨墨,点点头……

  辛桐女士就用她最为擅长的方式来表达她对于儿子的愧疚和无限的疼爱,但是,对于她所受的种种委屈和误解,她还是坚持选择的是不解释,她有她的理由,尹墨墨不会强行去干预的……

  辛桐女士留尹墨墨在她身边一晚……

  这天晚上,尹墨墨在自己的房间里,光着脚,站在窗前,看着屋外的夜色,雨又下起来了……敲打着树叶、花朵、空气、睡梦、人心……滴滴答答,人的郁闷之气,哭出来,化作雨水,留在地中,那么天空,就会晴朗了……所以,这缠缠绵绵的雨水,都是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我们,姑且,耐心的等待……

  学姐的年纪已经大了,她看书写字的时候,都得皱着眉头,带上老花镜了……

  现在,学姐在自己的书桌前,开着台灯……拿出自己好久都没有用了的钢笔,这只钢笔虽然好久没用了,但是,因为有特殊的意义,所以,辛桐女士总是戴在身上,从不离身……这只钢笔,辛桐女士总是定时的去给它灌进去茉莉花的香味的钢笔水……

  虽然,辛桐女士在美国生活了很久,而且,总是走在时尚的前沿,可是,她的名牌包包里,还总是放着她习惯用的信纸……

  没想到,这个时候,也还能真正的派上用场……

  辛桐女士,带着老花镜,拿着钢笔,开始在信纸上写字,写着这些年来,她对于儿子的那颗炽热之心的思念,写着,她有多么渴望能够看到儿子的微笑,写着,她多么希望儿子能够走出去过去的阴霾……

  写着,写着,辛桐女士的泪水都滑落在了信纸上了……

  写完之后,辛桐女士拿了录音笔,照着信上的内容,一字一句的用她的真实情感读起来……好像,就是在缓缓的诉说着,她对于儿子无尽的爱……

  这样的一字一句,这样的情感,让谁听了都是会潸然泪下的,看到这样的信,还会有谁去追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相到底是怎样的?

  因为,我们纯净的那颗心,都只愿意相信,纯净的那份感情……

  在学姐这里,尹墨墨停留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

  辛桐女士把她准备好的东西,交给了尹墨墨,并没有多余的嘱咐什么。

  尹墨墨拿到手中之后,就闻到了淡淡的茉莉花香,如此的沁人心脾……

  尹墨墨转身就要走……

  “墨墨,吃了早餐再走吧……”

  辛桐女士轻轻的拉住墨墨的手,说道。

  “不了,您知道的,我跟您一样,一样的想念着那个人……”

  尹墨墨站在小楼的门口,转身对辛桐女士微笑的说道。

  然后,墨墨就消失在了这个清晨,这个被一整夜的雨水洗礼过了的清晨之中……

  等到尹墨墨回到汤嘉瑞所在的这座城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虽然是下午,但是,阳光的晴朗还是没有丝毫的逊色,尹墨墨抬头看了一眼远方的红日,笑了笑,继续忙着赶路了……

  ……

  汤嘉瑞在费劲了千辛万苦而还是没有得到关于尹墨墨的任何消息之后,就只能窝在家中了……他盯着自己的手机,盼望尹墨墨可以回电话给他,但是,在他的心中,他只是很厌恶自己竟然会因为琳达而这样对待他心爱的尹墨墨……

  尹墨墨不在他的身边,汤嘉瑞觉得自己整个灵魂都空了,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他的家里,回忆着他这栋房子里的尹墨墨的身影……来以此给以他慰藉和温暖……

  汤嘉瑞在家里,一动不动,连一日三餐都没有吃……

  尹墨墨离开了汤嘉瑞有多久,汤嘉瑞就多久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否还活着呢……

  ……

  尹墨墨来到这座城市的今天……

  正好是今天的下午的黄昏时分,整座城市都是桔黄色的温暖……

  汤嘉瑞似乎很累,不,他是的确很累,他真的是在自己的情感漩涡里纠结,他知道自己是真的爱尹墨墨,爱到无法自拔,可是,他为什么就不能把过去忘记呢?彻彻底底的忘记呢?

  汤嘉瑞已经在这个空荡荡的房子里的这个沙发上,躺了好久……好久……直到他累了,好像是模模糊糊的睡着了,或者是,他不想睁开着眼睛看着这个空荡荡的房子,看着这个没有尹墨墨的房子……

  所以,汤嘉瑞眼睛若有若无的闭着……

  而此刻,他整栋房子的全屋的所有的灯都开着,他多希望用这样的方法来帮助让他的世界成为永远都是明亮、阳光的、没有黑暗的角落。

  尹墨墨从汤华阳那里拿了钥匙,也记住了电子锁的密码,慢慢的走进了……

  尹墨墨推门进来了,她伴着门开着的声音,一进门,就看到了躺在沙发那里的汤嘉瑞,说实话,她就这样看着他憔悴的样子,看着那个平日里一米八九的大个子,就这样平静的无力的躺在沙发上……

  尹墨墨真的很是心疼,虽然全部的灯光都打开着,尹墨墨仍旧看到他的寂寞,仍旧看到光鲜亮丽背后的落寞,他才二十七岁……

  尹墨墨本想带着微笑过来的,可是,她还是要强忍着这一两天之内的离别后相见的急迫和泪水,她努力控制着呼吸,慢慢的走过来,一路走来的时候,尹墨墨伸手把墙壁上的所有的感应电灯按钮全部关掉。

  即便是这样灯光都关了,这个屋子还是阳光满屋子,虽然只是黄昏的色彩,但是还是足够的温暖。

  汤嘉瑞听到了尹墨墨的脚步声,他没有睁开眼睛,但是,他知道,尹墨墨回来了,她终于是回来,他内心的恐惧顿时都消散了……

  因为,只有尹墨墨才能在此刻,才能以这样平静的脚步。

  汤嘉瑞在尹墨墨推门进来的那一瞬间,瞬间睁开了眼睛,在这之后,他又合上了双眼,因为,他想要掩饰对尹墨墨的相思和等待,掩饰他内心的脆弱和难过。

  这华丽的屋子失去灯光了,暗淡了下来,但是,窗外黄昏的阳光依旧灿烂不衰,它也十分懂事的爬进来,用柔软的双手,打扫着尹墨墨和汤嘉瑞身上的和心情的尘灰。

  尹墨墨终于走到了汤嘉瑞的身边,然后,坐在临近汤嘉瑞的那块沙发上。

  汤嘉瑞知道尹墨墨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他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靠近尹墨墨。

  尹墨墨看着他的手,把自己的一只手也送了过去。

  这一次的牵手,尹墨墨和汤嘉瑞的心中,都对自己说道:“既然牵手了,就绝对不能松开对方的手……”

  汤嘉瑞的手,握住尹墨墨,感受到她手心的温度,真的是舍不得松开来,他决定,绝对不能离开这个女人,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离开她的身边。

  尹墨墨用自己腾出的那只手,把她一直攥在她手中的那个录音笔打开来,那份信,塞在她和汤嘉瑞互相握着的哪只手中。

  汤嘉瑞心中清楚,尹墨墨这个时间去了哪里,他也明白,有可能尹墨墨送给他手中的是什么,因为,他已经闻到了他从小就十分熟悉的那股淡淡的茉莉香……

  汤嘉瑞知道,他和母亲之间的隔阂,终究是在尹墨墨这里要画上一个句号了……

  但是,这一次,汤嘉瑞没有反感,没有拒绝,没有条件反射,没有叛逆,只有乖乖的接受……因为,在这么静谧的地方和时光里,他只想听听他心里最为真实的想法,最为真实的情感归属……

  不管是对于尹墨墨,还是对于他曾经深爱着的母亲……

  这时候……

  辛桐女士的声音像阳光一样,静静的开始流淌在这个空荡荡的房子的空间和地板上……

  “我所怀念的是你七岁时,那么肆无忌惮地扑向我的怀中;我所怀念的是你二十二岁之前那个大男孩阳光的微笑;……

  ……

  假如是妈妈错了,我恳请你原谅,假如那个人不回来了,我恳请你珍惜你周围的人;假如那个人某一天会回来,就请让我们陪你一起等……

  只要,你不孤独……我们就觉得每天的太阳都有温度……

  ……

  好久没有听到你叫我一声母亲了……

  我最亲爱的儿子……”

  这段长长的话之中,让人听了,如沐春风,润物无声,浅浅入骨……

  尹墨墨的眼角也挂着泪水,像是开启了尘封了好久的事物,那种沉重感,那种幸福的味道,有些从容的冲击,泪腺也忍不住了……

  尹墨墨一直静静的看着躺在她身边的汤嘉瑞,他似乎是全程面无表情的,但他因为即将哭泣而脸部有微微的抽动。

  果然,尹墨墨看到了汤嘉瑞眼角滑落的经营的泪水,他又流泪了,虽然他打算翻身掩饰了……

  但是,汤嘉瑞为了不离开尹墨墨的那只手,所以,他终于只能从沙发上起来了,转身坐着,为了掩饰自己的泪水,想要背对着尹墨墨,但他这样一转身,反而是拥抱着了这个屋子里残留的那束阳光。

  看着那些阳光,汤嘉瑞虽然眼角挂着泪水,可是,也还是笑了一下,看来,这次,他是不能被尹墨墨放过了……

  “为什么要这么执着的帮她……”汤嘉瑞用另一只手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尹墨墨听到了,就站起身来了。

  汤嘉瑞一感觉到尹墨墨的动作,他以为是尹墨墨又生气了,以为尹墨墨是又要走了吗?所以,汤嘉瑞的那只手立马紧紧的握住尹墨墨的手。

  可是,尹墨墨可不是那种轻易就离开了汤嘉瑞的身边,她只是也转过到了汤嘉瑞的面前,跪坐在他的脚边,轻轻的微笑着说道:“她?她是谁?你应该比我清楚……我,不仅仅是帮她,也同样是在帮你,汤嘉瑞。假如你失去了你的爱人,是他人所为,那你失去自己的母亲,却是你自己所为,你听听刚才的那个声音,那么的温暖,你真的舍得吗?她,可是从来没有离开过你的呀……是你,是你一再的远离她,拒绝她的……你心里有多么的难过,你想过,这对于一个年过半百的女人来说,是多么的残忍的吗?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心里,其实,很苦……很苦……”

  尹墨墨抬起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昂着头,看着汤嘉瑞。

  “五年前,我一直不停的问我自己,为什么我最爱的两个女人不能够让我同时拥有?”汤嘉瑞捧着尹墨墨的脸,第一次,他对尹墨墨谈起了他的过去……面对他的现在最心爱的女人,可以坦白的说起他的过去……

  “五年了,你一直用这个问题为难着自己吗?”

  尹墨墨就由汤嘉瑞那么端着她的脸,含着泪水,笑着说道。

  可是,尹墨墨的‘为难’二字戳到了汤嘉瑞的心窝上,戳开了他五年积压的委屈。尹墨墨用她的手轻轻搭在汤嘉瑞的肩上。

  “我们生来本来就一无所有,哪里来的失去?更无所谓公平与否,你所能做的,就是珍惜所拥有的。你真的打算一辈子都不原谅她吗?还是你等着你爱人回来再原谅?你母亲已经五十多了,她还能等你到什么时候?那个人要是一辈子都不会来呢?那你不是失去了两个你心爱的女人吗?到时候,你再去后悔?学姐说了,假如那个人回来,她绝对不再干预……这是她能做的,那你能做的呢?身为儿子,你能为你的母亲做什么呢?”

  尹墨墨继续说着,她看着汤嘉瑞的眼睛说道:“假如你爱的人不会回来,请你珍惜爱人的人;假如她会回来,我们陪你一起等……”

  汤嘉瑞终于被尹墨墨打败了,他放下了五年来的冷漠和伪装,张开他的双臂,把从地板上蹲坐在汤嘉瑞脚边的尹墨墨,拥进他的怀中,尹墨墨能感受到他汤嘉瑞真的是抽泣了,尹墨墨并没有去阻止汤嘉瑞的泪水,而是用她的手在汤嘉瑞的背上安静地拂去悲伤。

  这段抽泣过了之后……

  汤嘉瑞松开了他紧紧抱着的尹墨墨,对她说道:“傻瓜,墨墨,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道,我爱的女人是谁吗?那些既然已经过去,我就会面对现在,对于母亲,我,其实,真的挺有愧疚的……但是,连我的母亲都说,要我珍惜身边的人,你那么聪明的小脑袋瓜,你不会不明白她的意思吧……”

  尹墨墨没有说话,低下头来了,这几天,她为了这件事情,有些疲惫,但是,现在,她的眼角挂着幸福的泪水,是真心的很开心,终于如释重负了……

  汤嘉瑞拉着尹墨墨的手,看着她手腕上的伤口,把她揽在怀中,问她:“还疼吗?”

  “抵不上心里的比蜜甜……”

  尹墨墨笑着说道。

  “傻瓜,你怎么那么傻呢?不知道我会心疼的吗?”汤嘉瑞靠着尹墨墨的额头,说道。

  “只有你心疼了,才知道别人对你的心疼……”

  尹墨墨的眼睫毛一闪一闪着汤嘉瑞的脸颊。

  汤嘉瑞怀中抱着这个小太阳,眼角的窗外也有着照耀着这座城市的日光……五年来,他第一次觉得呼吸不会痛,第一次觉得如此的轻松……第2章 共处一室的日子里(4)

  尹墨墨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守在门口的汤嘉瑞,走上前去,对他很嫌弃的说道:“哎,汤嘉瑞呀,你可真会选位置站,你都不觉得出来的女生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儿吗?”

  说完,尹墨墨就开心的走了,她知道,她又拿汤嘉瑞来开玩笑了。

  汤嘉瑞也是听完了尹墨墨的话之后才感觉到异常,连忙跟着尹墨墨的身后,回到电影院里去了。

  爱情就是有着这种独特的魔力,再理智的人,一旦沾染上,就变得不是自己了。

  第二部电影开始了,是一部全新的功夫片,反正上一部电影都被尹墨墨用来睡觉了,算是睡足了精神了,一看这部电影的预告字幕,竟然有尹墨墨喜欢的功夫明星,于是,她立马端坐起来,打算好好欣赏。

  而尹墨墨的老板,汤嘉瑞,好像已经跟着尹墨墨学习沾染上睡觉的习惯了,这个时刻,他也由于上一部电影的精神高度紧张,而现在已经是扛不住了,电影还没开始进入高潮,汤嘉瑞就真的睡着了。

  尹墨墨看到兴奋处的的时候,连忙想要跟汤嘉瑞讨论分享一下呢,结果,她看到了正在打盹儿的汤嘉瑞,算了,看着他睡觉时那么天然呆萌的样子,尹墨墨也想让他好好睡一场的,放过他吧。

  可是,尹墨墨看电影也不可能安安生生的,人家是十分喜欢模仿的,尤其是对于功夫片来说。

  尹墨墨正投入的跟着电影里的角色挥着拳头打得正精彩呢,一个不小心,实在是抱歉,汤嘉瑞,硬是被尹墨墨拳打脚踢醒了。

  尹墨墨虽然喜欢对老板恶作剧,可是,她也从来不会下此“毒手”的,现在,看着从睡梦中惊吓过来的汤嘉瑞,尹墨墨觉得十分的抱歉呢。

  汤嘉瑞自然是“哎呦”一声叫了出来,可怜呀,从憨憨熟睡中被尹墨墨惊醒,好像是打在了他的眼睛上了吧。

  尹墨墨出于关心和抱歉,连忙凑过去关心一下。

  可是,在这个黑魆魆的影院里,尹墨墨费了半天的劲儿,却只是能看到汤嘉瑞明星似的两颗眼珠子。

  而汤嘉瑞一看尹墨墨这么关心自己,终于有了借口了,所以,他就故意装得很可怜。

  其实尹墨墨就是不小心蹭到了汤嘉瑞的眼角而已,早就已经没事了,但他骗着尹墨墨给他检查了好一会儿呢,呼呼了好一会儿呢,内疚了好一会儿呢,心急了好一会儿呢。

  直到,尹墨墨凑过去的距离,近到她能看到汤嘉瑞的瞳孔里有个小小的尹墨墨,瞬间,一股火灼伤了尹墨墨的耳朵,她脸红了,于是,尹墨墨连忙再次假装专心看起电影来,以免尴尬下去。

  而汤嘉瑞看着他眼前尹墨墨的样子,她那种仔细认真地样子,就像当初她给他包扎手上的伤口一样,一样的柔情似水,一样让他觉得沉醉。

  尹墨墨知道汤嘉瑞还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假如这里不是影院黑,尹墨墨的脸红一定会被他看到的,而且还得被他好好的嘲笑一番呢。

  此刻,尹墨墨装作电影里大哥的架势,一边严肃的看着电影,一边帅气的一手把汤嘉瑞转着的侧脸给拨回朝着电影屏幕的方向。

  本以为汤嘉瑞会十分的听话呢,可是,他的脸好像一个装置失去了控制,或者是安装了反弹弹簧,再摆回来了,尹墨墨再次伸过手去,再给汤嘉瑞拨过去,可是,他再转过来。

  最后,尹墨墨实在是尴尬极了,她只能从她的眼睛里冒出怒光,盯着汤嘉瑞,然后,当着他的面,活动一下自己的手腕,像电影里的做再次殴打状的架势,汤嘉瑞看到这里,这才清了清嗓子,转过脸来,好好看电影。

  这第三部影片,是爱情片。

  汤嘉瑞就是要等着这部爱情片的开始呢,现在他也养精蓄锐好了,终于可以好好的看场电影了。

  可是,电影开场前,全场基本已经没人了,情侣们很少在黄昏看爱情片的,大家当然还是喜欢在夜场里看了,那样才浪漫吗。哎,没办法,尹墨墨虽然很懂得什么叫浪漫,但是却生生的浪费在汤嘉瑞这个不解风情的人的身上了。

  不过,既然是爱情片,总是有情侣要看得嘛,巧的是,尹墨墨和汤嘉瑞的座位前面还留着一对情侣。

  你瞧那俩人的亲热劲儿,真的是有些忘记了周围的世界了呢。

  尹墨墨最大的遗憾就是大学四年没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现在就算是想要回忆,在这方面也统统都是空白。

  不过,对于情场混战这么久的汤嘉瑞来说,应该会被勾起足够的回忆吧。

  但是,此时此刻,前面一对情侣的过分亲热已经让尹墨墨感觉到一种万分的尴尬在不断的升级了,就在尹墨墨和汤嘉瑞之间,两个人都觉得很别扭吧。

  尹墨墨想吃一块爆米花来缓解一下,谁知道汤嘉瑞这么有默契,也想吃爆米花来缓解一下,爆米花就放在两个人中间的座椅扶手上,结果可想而知了,两个人的手指,就这样轻轻触碰在一起,在这种敏感而微妙氛围之中,两个人又都立马缩回手。

  可是,就在此刻,尹墨墨和汤嘉瑞俩个才意识到,就在他们的身后也坐着了一对情侣,那个甜蜜的呀,吸引着尹墨墨和汤嘉瑞不自觉地向后看,一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两个人就立马又羞涩地转过头,以免打扰人家的亲热。

  但是,当两个人转过时,有了四目交汇的瞬间。

  汤嘉瑞根本不打算避讳尹墨墨的眼神儿,尹墨墨看了那个眼神儿一下,立马转过身来看电影,不过,哪里还有心思看呢,还是尹墨墨理智,她立马站起来,超电影院外走出去了。

  汤嘉瑞知道尹墨墨现在是手足无措了,他反而淡定的跟在尹墨墨的身后,笑着尹墨墨的单纯呢。

  人们都说六月的天,孩儿脸,说变就变。

  没想到一个下午看的电影,出来之后,天气就变了,上午还是晴朗的呢,现在要有想要下雨的意思了。

  现在,也到了下班的时间了,汤嘉瑞终于没有理由留着尹墨墨在身边了。

  从电影院里出来,尹墨墨就一路狂奔回去地下车库了,她心里还惦记着小青呢。

  汤嘉瑞跟在后面,十分的缓慢。

  “哎,你能不能快点儿,你不开锁,我怎么带走我的小青呢……”

  尹墨墨走在前面对汤嘉瑞说道。

  汤嘉瑞一点儿也不着急,嘴里嘟囔道,“哼,这么小气,这么着急回去干吗呢……多跟我呆在一会儿你会有多大的损失呀……”

  说完,汤嘉瑞看看天空,“拜托拜托,老天爷,你下雨吧……赶快下吧……帮我把握一下时机呗……”

  尹墨墨早就到了地下车库了,来到了小青和杰瑞的身边了,她撅着嘴等着磨磨唧唧的汤嘉瑞把他的千金锁从我们家小青身上取下来呢。

  汤嘉瑞进来的时候,天空还是没有下雨,算了,谁让天公不作美呢,没有办法了,汤嘉瑞只能掏出钥匙,把锁链打开了,他眼睁睁的看着杰瑞和小青分离开来,心里有些不舍呢,替杰瑞感到惋惜。

  “对不起,兄弟,我没能帮到你……”

  看着尹墨墨动作那么快,骑着车子就走,汤嘉瑞也连忙跟着她的身后,唠唠叨叨的说:“嘿,你就是不能记点儿我的好吧?要不是我,就你那瘦了吧唧的小青能停在我偌大的车位上?”

  “不停就不停,谁稀罕呀……”尹墨墨反正是要离开了,说话也就很是随意了。

  但是,这两辆自行车一出门,尹墨墨和汤嘉瑞都来了个紧急刹车。

  因为,汤嘉瑞刚刚对老天的祈祷起作用了,果然是下起来的大雨,而且是倾盆大雨呢。

  汤嘉瑞不由的心里一乐,说道:“嘿,雨怎么下得这么大?真是的,都下班了呀,要不然,我们等一会儿再走吧……”

  眼看着天都快黑了,而且,这是夏季正是到来前的第一场雨,对于富有浪漫主义情怀的尹墨墨来说,怎么能错过这么美妙的一场大雨呢?

  尹墨墨是一定要想一个方法来纪念一下的,以前,尹墨墨通常,都会带着一本诗集,一把伞,在路边的长椅上,坐着,坐到雨停止,坐到世界安静,坐到一本诗集基本上读完,然后,她离开的时候,她会骄傲的留给这个被雨淋过了的世界一片小小的干燥,然后,她再踩着沉积下来的雨水,漫步,呼吸。

  不过,今天,尹墨墨倒是想换一种方式来纪念一下,况且,就是因为听见汤嘉瑞这样说了,尹墨墨才更加不能逗留呢,所以,她有一个愉快而大胆的决定,那就是能够尽情的淋一场大雨,这可是她一直想却都没能付诸实施的行动呢。

  今天,手边没有诗集,没有雨伞的尹墨墨,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

  汤嘉瑞看着尹墨墨盯着雨水看着出神儿,以为,尹墨墨决定了要在这里等一会儿什么的,心里还挺开心的,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跟尹墨墨聊天呢,下一秒,尹墨墨竟然就骑着车子,一下子窜进倾盆大雨之中去了……

  “喂,尹墨墨……”

  汤嘉瑞是真的快要被尹墨墨弄出心脏病了,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子,什么举动都这么出乎意料?差点儿把汤嘉瑞吓到呢……

  可是,汤嘉瑞在后面叫着她,尹墨墨哪里顾得上,左右是没有办法了,汤嘉瑞也只能立马冲进雨里了,他得追上尹墨墨呀……他只知道,他追上尹墨墨之后,能保护她,就算他没有伞没有雨衣,还是可以保护她。

  汤嘉瑞在尹墨墨的身后不停的喊着:“喂,尹墨墨你疯了,下的这么大的雨,你会感冒的。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雨,不行吗……”

  小时候,每次尹墨墨想要在雨里痛痛快快的淋一场雨的时候,妈妈就在身后总是这样的唠叨,现在,换成了汤嘉瑞在她身后不停的唠叨了。

  下雨了,往日里喧嚣的大街上现在除了雨声,一切都躲了起来,尹墨墨也好佩服自己的勇气,也在尽情的欣赏这没有雨伞遮挡的雨水。

  可怜的老板,汤嘉瑞竟然真的追了上来,他一追上来,就立马取下自己的棒球帽,给尹墨墨戴上去了。

  尹墨墨不想戴,可是哪里能拗得过汤嘉瑞呢。

  不过,看着汤嘉瑞这么微小的关心和举动,尹墨墨也有些感动了呢。

  刚开始,汤嘉瑞在这雨中还有些躲躲闪闪,不过,渐渐的,既然淋湿了,他就索性林个痛快吧。

  汤嘉瑞像很多男孩子一样会双手丢掉开自行车的车把子,还能保证车子的正常行驶,尹墨墨在一旁看着,是好生羡慕他这样的功效呢,不过,可惜,尹墨墨是做不到的,小时候她做过一次,结果,以至于今天她还留有那次摔伤之后的疤痕呢。

  汤嘉瑞用多余的手拉住尹墨墨的车子,好让她的车子能够跟自己的杰瑞行驶在同一个速度。

  玩儿的有些疯狂了,汤嘉瑞竟然拉住了尹墨墨湿漉漉的左手,当然了,他的手也裹满了雨水,所以,这一刻,尹墨墨没有把那当做是牵手,不过是两辆车子搭了一条能互相牵动的绳索而已,汤嘉瑞不过是想要保护尹墨墨自己而已。

  虽然雨水的声音很是嚣张,但是尹墨墨还是听到了汤嘉瑞那穿过雨声之中的笑声,就好像看到了乌云里的阳光一样让人惊喜,尹墨墨似乎也开始喜欢上了汤嘉瑞的笑声,因为这笑声难得,因为,这笑声笑得无所顾忌,笑得酣畅淋漓,恰如这夏天的雨水一样。

  而汤嘉瑞看着被雨水淋湿了的尹墨墨,心里满是疼爱和喜欢,她可爱的如同这雨滴一样,活泼,明亮,清新。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留的意思,尹墨墨已经措不及防的打了好几个喷嚏了,还好,这回去的路上,还是路过了汤嘉瑞的在市中心的房子。

  到了小区楼下,汤嘉瑞说什么也不让尹墨墨再疯狂下去了,不过,在尹墨墨看来,他是羡慕她的潇洒吧,不想让人家一个人尽情享受了吧,所以,尹墨墨还是一个劲儿的要走了。

  “尹墨墨,你到底是对我有多大的戒心呢?你到底要躲我到什么时候?”

  就在这风雨之中,着急了的汤嘉瑞,死死的拽住尹墨墨的胳膊,大声的对她喊道。

  尹墨墨看着被雨淋湿透了的汤嘉瑞,如果她不跟他回去,他是不是也要这样一直淋着雨呢?没有办法,尹墨墨在自己又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之后,终于妥协了。

  刚刚进了汤嘉瑞的这套房子,尹墨墨立刻被装潢的简洁以及独特的品位所吸引,不得不承认,尹墨墨的老板还是很有审美理念的。

  不过,他们两个一进门,就滴流了房间的两摊水,开心的像两个孩子,看到脚下的杰作,相视几秒钟之后,哄然大笑。

  汤嘉瑞在他湿漉漉的睫毛里捕捉到了尹墨墨的笑涡。而尹墨墨,敏感的小心脏也意识到了暧昧的逐渐升温。

  突然之间,尹墨墨的一个响亮的喷嚏打破了这房间里的些许的宁静。

  “去冲个热水澡吧。你已经在感冒的边缘徘徊了。”汤嘉瑞听见尹墨墨的喷嚏之后,笑着摸摸尹墨墨的一头乱发。

  虽然,有汤嘉瑞给她的棒球帽,可是,人家棒球帽早就成了落汤鸡了。

  “哦,不用了,你给我伞吧,我回到宿舍之后再冲吧。”尹墨墨本能的反映这样说道。

  可是,这时,人家汤嘉瑞已经在脱掉他湿漉漉的上衣了。

  尹墨墨连忙捂住眼睛转身,她知道的她的手明显的感受了自己脸温的滚烫。

  “怎么?没见过这么好的身材?去洗吧,淋雨对女生很不好的。”汤嘉瑞依旧无所顾忌的脱衣服。

  尹墨墨转身就要走出去。

  汤嘉瑞马上走过来,晃着他的上身,站在房门口,堵着。

  尹墨墨差点儿就撞上了汤嘉瑞满身的肌肉了,于是只要连忙折回过来,去找卫生间了。可是,找到之后,她站在那里,不敢动。

  尹墨墨想到她的例假是不是快了,对呦,如果真的是,今天她要还这样淋雨,是不是又要经历那种如“生离死别”的剧痛了。哎,当个女人真不容易。

  尹墨墨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想告诉汤嘉瑞什么,可是,居然看到了汤嘉瑞还在脱衣服。她只好又连忙背对着他,说道:“老板,还是您先洗吧,您衣服不是都脱好了吗?”

  尹墨墨的双脚始终站在卫生间的门口,她是不是随时准备着要自我防卫时冲出这虎口呢。

  “知道你担心什么,别担心,你在楼下洗,我去楼上洗。楼下的浴室里有我的浴袍,我很少来这里住,所以,浴袍是新的,你先用着……”

  汤嘉瑞说着,头也不回的就上了楼。

  尹墨墨抬着头,一直看到汤嘉瑞消失在楼梯上之后,才进去了卫生间里,到了卫生间,尹墨墨连忙把门锁好。

  刚转过身来,尹墨墨又是打了响亮的喷嚏,她甚至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嘶哑了呢,瞬间有些后悔,明知道自己的身体不怎么好,却今天逞了一时之快,千万别感冒呀,尹墨墨连连祈祷道。

  洗了一个热水澡,感觉好多了,只不过,尹墨墨的头,好像有些晕晕乎乎的。

  从浴室的衣柜里,尹墨墨果然看到了汤嘉瑞的那件浴袍,很大很大,不过,也真的是一件崭新的呢。

  尹墨墨穿上去,感觉回到古代一样的穿着长袍,袖子也很长,真的就快把她裹住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真的挺滑稽可笑的。

  尹墨墨穿着“长袍”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老板早就已经从楼上洗完热水澡下楼来了,他正喝着一杯牛奶,看见尹墨墨出来了,便示意她把桌子上放着的另一杯牛奶给喝掉。

  尹墨墨本以为是凉的,但是,走过去,那杯子却触手生温,虽然,尹墨墨很感激汤嘉瑞的贴心照顾,但是尹墨墨从小就厌恶热牛奶的腥味儿,如果是凉的,她还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尹墨墨撇撇嘴,并不打算喝。

  汤嘉瑞却像发号命令似地要尹墨墨喝下去。

  尹墨墨看着汤嘉瑞有些责怪和期待的眼神如,算了吧,还是从了吧,毕竟,汤嘉瑞很少对她这么温柔的,她也要礼貌礼帽嘛,况且,不能打击汤嘉瑞对人好的积极性,要适时的鼓励一下了。

  不过在喝的时候,尹墨墨还是嘟囔了一句,“你说话的语气,怎么跟我哥一样……”

  汤嘉瑞听到这里一下子警觉了,“哥哥?你不是独生女吗?哪里来的哥哥……是不是你的那什么学长?还是你随便乱结实的社会青年?”

  “大哥,我不能有表哥?堂哥?干哥哥吗?有点常识好不好?”尹墨墨用很嫌弃的眼光打量着他。

  “被人念叨,你就会打喷嚏吗?”汤嘉瑞像个小学生犯错误一样多问一句。

  “老板,你外星人嘛?”不管这个说法可信不可信,汤嘉瑞竟然没有听说过,这让尹墨墨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了。

  “哦……”汤嘉瑞思量了不多久,突然又问,“那你有干哥哥吗?”

  “没有……”尹墨墨喜欢实话实说,虽然面对汤嘉瑞的时候是极个别的情况。

  “那看在今天你陪我淋雨的面子上,从今之后,你就是我的干妹妹了。”

  汤嘉瑞还真是想占尹墨墨的便宜呢,人家尹墨墨分明是他的小姨,怎么能糊里糊涂的丢了这么高的位份,降为妹妹了?

  “汤嘉瑞,你不是我大外甥吗?怎么又……”

  尹墨墨故意旧事重提,毕竟是他自己亲口承认过的呀。

  “打住打住,我随便说说,你以后不准再提……”汤嘉瑞说完,就一口气吞掉了他那杯牛奶。

  气冲冲的放下自己的杯子之后,汤嘉瑞走回尹墨墨刚刚呆过的浴室,把尹墨墨衣服一股脑的丢进洗衣机里去了。

  其实,别看汤嘉瑞一副冷酷的样子,尹墨墨端着牛奶,站在浴室的门口,看着汤嘉瑞给她把衣服晾出来时候的认真,突然觉得,他竟然也是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好人选呢。

  洗好了的衣服放在烘干机上,一会儿就干了,汤嘉瑞先换好了衣服要送尹墨墨回去。趁他趁着尹墨墨去换衣服的空当,偷看了尹墨墨的手机。

  汤嘉瑞用他的电话给尹墨墨打过去,果然,屏幕上显示的是“大外甥”来电。汤嘉瑞看到就想把尹墨墨的手机给摔了。

  但是,汤嘉瑞转而朝着身边的沙发和软枕乱发脾气一通之后,淡定的整理了一下发型,悠闲地把他在尹墨墨手机电话薄里的称谓改成了“哥”,韩语就是“欧巴”的意思了。

  然后汤嘉瑞再用尹墨墨的手机打给自己,自己的手机屏幕上仍旧显示着“私人专属”,看着这样的效果,你看他得意的样子,甭提了。

  尹墨墨换好衣服,要走了,汤嘉瑞不由分说的把尹墨墨的小青的车钥匙放在了这个家里,不让她再次淋雨出去了。

  而且把尹墨墨的那个湿漉漉的包包扔到了地板的角落里,然后,再把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塞进了汤嘉瑞给尹墨墨准备出来的一个小背包,那包真小,不过好像是新的。

  “哎呦,一个大老板,这包包小到这个地步,难道不是男人的?是女人的吧?”尹墨墨提溜着那个包包,用充满挑衅的眼光看着汤嘉瑞。

  “放肆?这是我原本买来打算送给别人的,后来没那个功夫就落下了,现在给你应急用的,你再给我胡说八道,我把你推进雨里……”

  汤嘉瑞想要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哼,经过他“悉心调教”的尹墨墨早就不怕了呢。

  尹墨墨看着汤嘉瑞,笑着就打算往外走,不过,头怎么这么沉甸甸的呢?

  等到汤嘉瑞一给尹墨墨开开门,一阵凉风一下子就袭来了,尹墨墨一下子就昏过去了,脑袋里面是一片空白。

  汤嘉瑞站在尹墨墨的身边,一看着尹墨墨昏了过去,立马把她抱在怀里了,果然,尹墨墨还是生病了。

  汤嘉瑞伸手摸了摸尹墨墨的额头,“哎呦,还真的是烫了……”

  汤嘉瑞一把抱起尹墨墨,把她抱到了楼下的卧室里去了,小心翼翼的给她盖上被子。

  汤嘉瑞立马着急了,在房子里翻箱倒柜的找药箱子,这个房子,很久没来了,他忘记了药箱子放在哪里去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8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