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诱宠王妃小说洛云溪凤惊羽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诱宠王妃小说洛云溪凤惊羽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001、我只知道杀人要偿命

  东陵景阳。

  时至季夏,位于闹市一隅的崇明楼素来就是达官贵胄最喜乘凉的好去处。

  崇明楼的后院,更是绿意盎然,流光飞影,繁花似锦。

  一道焦灼慌张的尖细嗓音瞬间打破了这份宁静。

  “小姐,不能再打了,再打会出人命的。”

  “人命?一个大婚出逃特意跑来勾引别人未婚夫的贱女人,就这么一头撞死还是轻的,今日我就是要打死她!”

  黄衣女子怒骂着,手中的长鞭再次扬了起来,朝着面前已经瘫倒在地的少女身上抽了过去。

  “好吵!”

  一阵尖锐的痛意从额头上扩散开来,洛云溪只觉得全身上下就像是被车轮碾过,火辣辣的疼。

  身为中情局首席医生,又是一次48小时不间断的手术,她累的都快要昏厥了。

  好不容易能够打个盹,可偏偏耳边还有好多聒噪的声音,吵的她头都要炸了。

  不耐烦的睁开双眼,正要开口呵斥,迎面抽过来的长鞭叫洛云溪瞬间就醒了神。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她一个侧身堪堪就躲开了。

  面前的黄衣女子一袭华服,手握长鞭。精致的五官因为愤怒而扭曲着,发髻微微有些凌乱,一看就是刚才打人打的太狠了。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洛云溪这一动,只觉得眼前发黑,有湿黏黏的液体从额头上滑落。伸手轻轻一触,指尖上就沾染了鲜红的血迹。

  眼前的这双手纤细娇小、柔若无骨,根本就没有经年手术留下的薄茧。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手!

  她,难道穿越了?

  “啪!”

  这一鞭落了空,黄衣女子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尖锐的嗓音骤然撕裂:“洛云溪,你这个贱人,居然敢躲?”

  到底是在中情局待过的,洛云溪仅仅是一瞬间的震惊之后,就冷静了下来。

  那双乌黑的清眸里面带着戒备,她轻嗤一声,冷冷开口:“我若是不躲,白白被你这种粗暴恶心的女人打死那才是真的犯贱。”

  “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娼妇勾引了太子在先,现在竟然还敢骂我!”

  勾引太子?

  管他是不是勾引太子,现在她占了别人的身子,就不能白白挨打!

  洛云溪冷眼瞪着面前粗鄙的女子:“骂你还是轻的!看你也是个贵族小姐,却开口贱人闭口娼妇。如果你双亲没空管教你,我倒是不介意帮帮忙!”

  “你……洛云溪,我杀了你!”

  黄衣女子被骂的怒火中烧,一张脸涨的通红,手上用了十成力道,一记长鞭重重的抽了过去。

  刚刚还柔弱到几乎要站不稳的洛云溪突然身形一闪,快如闪电。

  那黄衣女子只觉得眼前一花,呼吸一窒,洛云溪那个废柴草包就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

  那长鞭被她缠绕在手臂之上,最后一圈,竟是直接圈住了自己的脖子,而且越勒越紧……

  洛云溪是个医生,她这双手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杀人的。

  但是面前这个女人一而再的对她下杀手,她可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

  “放、放手……”在对上了洛云溪那双冰冷的眸子之后,她从里面清楚的读到了杀意。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黄衣女子的愤怒也逐渐转成了恐惧。

  终于,她拼尽全力朝着右边的阁楼上哀嚎求救:“太、太子……救、救我——”

  太子?

  洛云溪心头一惊,顺势往右看了过去……

  这崇明楼的后花园别具匠心,每一处花草都经过精挑细选,每一处植株假山摆放的位置都恰到好处。

  而刚才洛云溪所在的位置,再加上情况之紧急,叫她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这里竟还有第三者在场。

  在那右边凭栏之内,竟当真有一名黑衣男人端然而坐。

  锦衣华服,英气逼人,一双峰眉斜飞入鬓,透着高高在上的皇家威严。

  洛云溪有些不敢置信:这太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未婚妻把人打死,竟然还有脸坐在那儿喝茶?这个原主脑袋是缺根弦吗?竟然会喜欢这种冷血动物,还逃婚过来勾引他?

  “太子,太、太子救我,这个疯女人要杀我——”

  许是女人的叫声太凄厉,在喝完最后一口茶之后,太子终于揽起衣摆走了过来。

  衣袂飘飘,风流倜傥,却叫洛云溪生不出半点好感来。

  太子走了过来,目光落在洛云溪身上。只见她一袭红衣胜血,洒落的青丝遮去了右边脸颊。那一脸清冷凌厉的表情,似乎跟之前的卑躬屈膝有些不一样了。

  “洛云溪,你可知道此人是谁?”

  这句话也好像点醒了黄衣少女,她耗尽肺里最后一口气艰难的说道:“洛……云溪,我爹、是闵亲王,你、你……不敢杀我。”

  洛云溪不悦的将目光挪开,她在部队里见过的男人多了去了。这位高高在上的太子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倨傲,那上扬的嘴角透露着他莫名的优越感。

  洛云溪可以保证,他此刻一定很享受两个女人为他争风吃醋的感觉。但是可悲的是,这样轻浮的眼神,代表在场的两个女人他都看不上眼。

  她冷冷的扯起嘴角:“我管她谁谁,我只知道是她先动手,想要我的命。我还知道有句话叫做杀人偿命!”

  太子不悦的皱眉,似乎对洛云溪的不服从很是不满:“但是现在你性命无忧,她却随时将会断气。洛云溪,本宫送你一句话,得饶人处且饶人。”

  洛云溪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真是可笑。这位太子爷,从头到尾你都在场。刚才她差点杀了我的时候,你可见过她得饶人处且饶人?”

  “……”太子竟被她这番话堵的哑口无言。

  皱了皱眉头,冷峻的脸上似出现了不耐烦:“那你想怎么样?”

  洛云溪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脑袋里面转的飞快:如今她身受重伤,也撑不得太久,必须要全身而退弄清楚状况再说。

  拿定主意,她便开口道:“要我放开她也行,今日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不许外传。我的名声换未来太子妃一条命,你们赚了。”002、妖孽九王爷

  太子听完这话不由的眸色一暗:自己拒绝了她的表白,她立刻将此事撇的一干二净。到时候即便那人前来兴师问罪,她至少清白还在,随便找个由头就能搪塞过去。

  人人都道洛云溪是蠢笨无能的草包废柴,但是今日一见,她却比谁都聪明些。

  见太子突然没了声音,洛云溪有分寸的将手劲又加大了一些……

  闵玉绮被勒的痛苦的出声,成功的将太子的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太子将目光投向闵玉绮,她憋得面色青紫,看上去随时都要昏厥。待她微弱的点头,太子这才开口:“我应你便是。”

  呼,终于松口了!

  太子的话音未落,洛云溪的手就松开了。

  刚刚受了伤失血过多,能够挟持住闵玉绮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这会儿她只觉得一阵眩晕,整个人像是突然被抽光了力气,摇摇晃晃地就朝着一边歪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对这个废柴草包无比厌恶的太子,竟然心念一动,下意识地伸手一把揽住了她的腰。

  原本以为这女人一身的伤口,味道会很难闻。谁知道,靠近了才嗅到:她的血液里仿佛都含着一丝清淡的梅花香气,竟叫人莫名的觉得舒服。而且她手臂上露出来的肌肤雪白细腻,就像是最上等的丝绸,叫人爱不释手。

  一稳住身体,洛云溪就立刻从太子的怀中退了出来。那样子,就好似自己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急不可耐。

  温香软玉突然离怀,就连太子都未曾察觉到自己这一瞬间的怔忡。他不自觉的摩挲着指尖,似在回味那上佳的细腻触感……

  原本还在大喘气的闵玉绮看到这一幕,心中的嫉妒之火瞬间变成了燎原之势。

  她突然爬了起来,用尽全身力气重重的朝洛云溪撞了过去——

  “洛云溪,你这个贱人,去死吧!”

  洛云溪还没站稳便觉得腰间一阵剧痛,单薄的身子直接横飞了出去。

  对面是坚硬无比层峦叠嶂的假山,她原本身上就有伤,再这么一撞,必死无疑。

  眼看着就要落地,洛云溪干脆放弃了挣扎:

  她还是低估了这个朝代的白莲花,希望她这一撞能够直接穿越回去才好!

  “嘭!”

  重物落地。

  但是想象中的巨疼没有如约而至,洛云溪反倒是觉得身下被垫了一层厚重的棉絮。

  虽然摔的挺重,但是却不算很疼。

  怎么回事?

  洛云溪迷迷糊糊的睁开眸子,赫然瞧见一双勾着金丝宝相花纹的黑色长靴近在咫尺。

  她还没来得及抬头,便听到身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衣料摩挲的声音;

  “参见九王爷,王爷千岁千千岁。”

  九王爷?

  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快的一闪而过,洛云溪想抓却没有抓住。

  她缓缓的抬头看去……

  夏日艳阳锦绣,那明媚的阳光透过婆娑树影落在男人身上,仿佛为他周身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一袭深紫色的滚金长袍,上面有四爪金蟒在祥云里面翻滚。那精壮结实的腰肢以白玉腰封缠住,身上是华贵镂空镶金云秀锦袍。

  再往上,能够看到暖阳的光辉洒在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上。眉浓如画,目似点漆,唇红齿白,妖冶夺魄。

  只是,那弧度绝美的唇,微微一笑,却是叫人毛骨悚然。

  这个人气势太强,而且太过妖异莫测。特别是那双眼睛,如同被千年冰泉浸泡过的黑瞿石,明亮妖冶,却又深若寒潭,仿佛随时都能将人吸进去。

  在他身后,有许多人跪地参拜,个个深深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仅仅是一眼,洛云溪就感觉到了这个男人身上的危险气息。

  刚才,是他帮了自己?

  洛云溪犹如死里逃生,正想爬起来道一声谢,却见那九王爷狭长的凤眸一挑,纹金的黑靴一抬,不偏不倚的踩住了她一袭大红的嫁衣。

  洛云溪起身不得,跌坐在地上,一脸愤懑的抬眸。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九王爷那邪佞的目光就睨了过来,“北周进贡的云锦做出来的嫁衣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话音未落,他那冰冷的目光又转到了洛云溪的脸上,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可惜这张脸太丑,浪费了一件好衣裳。”

  我还没说你妖里妖气又毒舌呢!竟然说我丑?

  洛云溪被气的嘴巴都歪了,但又碍于他的气势不敢发作,只得扔下一句“好女不跟男斗”就去拉扯自己的裙摆。偏偏那只脚就跟千斤坠似得,纹丝不动。

  洛云溪一咬牙,“刺啦”一声,直接将九王爷踩着的那块衣料给扯开了。

  她就这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身子虽单薄瘦小,腰杆却挺得笔直,一身傲骨不凡。

  洛云溪一步一步往门外走,那位九王爷幽深的目光始终淡淡的望着前方,眸子动也没动。

  直到她抬腿准备迈出门槛的时候,那位冷漠妖冶的九王爷终于懒洋洋的开口了:“脏了爷的鞋,谁准你走的?”

  洛云溪脚下的步子一滞,顿时一股怒意涌了上来。

  这个洛云溪到底是个什么身份,怎么一穿越过来,找上门的尽是天大的麻烦。

  她一个旋身,唇畔挂着嘲讽的冷笑:“那九王爷说说看,你想怎么样?”

  九王爷缓缓的转过身来,周身散发着叫人生寒的冷意。那修剪精致的手指隔空点了点,“你用哪只手碰的,就砍那只手。或者,左右手,你随便选一个?”

  洛云溪差点就气笑了,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这么说来,若不是刚才有人推的我,我也不会弄脏了您的鞋。九王爷是打算先剁她左手,还是右手?”

  闵玉琦一听此话,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沙哑的声音里有对这个绝色王爷极度的恐惧:“洛云溪,你是不是疯了!”

  “嗤!”九王爷突然嗤笑出声。凤眸微扬,红唇点绛,叫这满院芳华都失了颜色,“你胃口还真不小。”

  洛云溪嘴角扯出冷笑:“若王爷不敢,自然也没法让云溪乖乖交出这双手来。”003、我就是那个被你逃婚的新郎官

  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去吧!

  我洛云溪全身上下就这双手最值钱,誓死我也得保住。

  “呵,那爷今个儿……偏就要定你这双手了。”懒洋洋的话语看似慵懒,却叫听得人心惊肉跳。

  那边,闵玉绮早已经吓疯了。她猛的转身,手脚并用地朝着太子那边跪爬了过去:“太、太子,救我,救我——那个人是疯子,他什么都做的出来。不对,他们两个,都是疯子——”

  太子鹰眸一寒,厌恶的目光瞬间叫她闭了嘴。

  “九皇叔真是好大的架子。”太子不悦的表达自己的存在。

  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明知道自己在场,还说出那种话,明显就是没将他这个当朝太子放在眼里。

  “哪里。”九王爷轻抚衣袖,“整个崇明楼都被太子爷清了场,连本王进来都被拦住。若说摆架子,实在自愧不如。”

  太子鹰眸一冷,面上甚是不悦。

  九王爷抬眸看向了躲在太子身后瑟瑟发抖的闵玉绮:“你,过来。”

  闵玉绮紧张的望向太子,无声的轻启双唇:“太子,救我。”

  太子双唇紧抿,鼻尖溢出冷哼:“过去吧,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闵玉绮犹豫再三,终于在太子有些不悦的目光中,浑身发抖的走向了九王爷。

  “玉、玉琦见过九、九王爷。”闵玉绮腿软的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

  九王爷冷睨了一眼:“过来些。”

  闵玉绮战战兢兢的回头看了太子一眼,浑身哆嗦的往前爬了些。

  “再过来些。”他的语气显然已经不耐。

  闵玉绮心惊肉跳飞快的往前爬了几步。

  “你说砍左手呢,还是砍右手呢,要不然,都砍了算了?”

  九王爷薄唇勾起,凤眸微弯。只是,那笑容还未达眼底,广袖便挥了起来。

  一道凌厉的掌风划过,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闵玉绮还那扬在半空的一双手掌就这么凭空被斩断。

  “啊啊--”撕心裂肺的哀嚎声骤然划破崇明楼的上空。

  那一双白玉般的手跟萝卜似得,咕噜噜滚动了几下,最后停在了太子爷的脚边。

  在闵玉绮双掌被断的同时,洛云溪只觉得肩头一紧,然后整个人突然被带了起来。九王爷凤眸幽冷,拎起洛云溪便挡在了自己身前……

  温热的血不停喷出,溅得洛云溪满头满脸。透过血帘,能够看到闵玉绮痛苦哀嚎翻滚的样子。直到她无力倒地之后,九王爷攫住洛云溪肩膀的手才松开,任由她的身体落叶似得飘落在地。

  “九王爷,你眼底还有我这个太子吗?”太子面色铁青,声色俱厉,就连声音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九王爷对太子的质问恍若未闻,甚至到现在也未曾瞧那闵玉绮一眼。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无情的男人?

  洛云溪粉拳倏地握紧,猛的站了起来,甚至连满脸血迹都没来及去擦拭:“你凭什么这么做!”

  “那双手可是你叫我剁的,你忘了?”

  九王的声音懒洋洋的,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接过身边侍从递来的帕子,安静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一指一指,甚是细致。

  那只手,刚刚碰了自己。

  洛云溪只觉得气血上涌,对面前这个妖孽又惧又怒。可偏偏刚才那一幕叫她受惊过度,这会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憋了半响,她才牙根打颤勉强道:“就算你是九王爷,也没有资格草菅人命。若是想要我这双手,那就先杀了我。”

  “杀了你?”九王爷眼眸一闪,终于正眼看向她,笑的邪佞:“你倒是想的美!”

  “你——你这个魔鬼!”

  九王爷凉凉的笑:“我是魔鬼又如何?今日你入了我这地狱,就休想再出去,就算是死,也不行!”

  “为什么……”洛云溪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跟一直往上窜,让她身上的血都跟着凝结。不过是挨了一下他的靴子,当真就这样非死不可么?

  “因为……”九王爷挥落指尖雪白的锦帕,缓步朝着洛云溪走来。

  那雪白的锦帕瞬间就被地上的鲜血浸染的血红,一如他那越靠越近的殷红双唇。

  邪佞的气息压迫的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洛云溪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他那一张一翕的绝美薄唇之上:“我——就是那个被你逃婚的新郎官。”

  “新郎官?”

  脑中一道白光闪过,这个三字伴随着一大串陌生的记忆如洪水破闸,汹涌而至:

  丞相夫人难产而死,相府三小姐洛云溪出生时,右脸就带黑斑,被视为不祥征兆。从小受尽欺凌,过的比相府下人还不如。

  去年及笄,七夕女儿节偶遇当朝太子,芳心暗许。一月前,却被指婚给正在边境率兵出征的九王爷。

  传闻那九王虽样貌绝美、屡建奇功,却性格乖张、视人命如草芥。得到此赐婚圣旨之后,竟是屠了西韩一城百姓泄愤。

  听闻此言,洛云溪更是吓得浑身发抖。大婚当日,鼓起勇气逃婚至崇明楼向太子表明心迹,却命丧黄泉……

  洛云溪只觉得大脑里一阵尖锐的疼意袭来,她眼前一黑,身子软软的朝后面倒了去——

  【九王府】

  舒适幽静的别苑里,淡淡的熏香充盈着整个房间。

  两个绿衣丫鬟端着药盅站在床头,望着病榻的少女,眼底充满厌恶:

  “真搞不懂爷是怎么想的,竟然还把这个丑八怪带回来,还让我们在这里守着。”

  “大婚当日逃婚,还跑到崇明楼去勾引太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哎,你都不知道,当时我们几个看着王爷把她带回来,叫人扶着已经昏厥过去的她把堂拜完,我们有多替王爷不值!”

  “就是,要不是皇上赐婚,这九王妃的身份怎么可能轮得到她?”

  “放心吧,她得意不了多久。这个王妃迟早还是赫敏小主的……”

  香草说完这话,别有深意的看了芍药一眼,两个人相视一笑。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女声犹豫的打断了她们的对话:004、自带万能医疗系统

  “咳咳,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刚才你们嘴里那个丑八怪……说的是我么?”

  “吓!”香草和芍药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猛的转过头去,只见病榻的垂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勾了起来,她们嘴里的丑八怪正探出半颗脑袋,瞪着一双大眼睛,无辜的望着她们。

  香草脸色骤变,一滴冷汗瞬间滑落:这个贱人什么时候醒来的?刚才她们的对话,她又听了多少?

  倒是芍药脸上只是僵了僵,连忙笑着凑了上去,不着痕迹的将话题给转开了:“哪能啊?王妃您昏睡了小半天,一定是做梦了。我跟香草一直在边上服侍着,什么也没说啊!”

  说完,芍药朝着香草使了个眼色。

  香草会意,一边附和一边将手边凉了的汤药端到洛云溪的嘴边:“王妃,赶紧把药喝了吧?”

  百年人参?

  明明是补药,却有一股子淡淡的腥味儿,明显就是有人在里面加了料。

  洛云溪心中冷笑,面上却故作柔弱的蹙眉:“放着吧,我待会儿再喝。”

  香草哪里肯?

  她有些不耐烦的将汤药又往洛云溪唇边送了些,语气生硬:“王妃奴婢劝您还是喝了吧,不然王爷回来可要不高兴了!”

  一提起那个冷血到几近变态的王爷,洛云溪背脊就升起一股凉意。

  这两个丫鬟这么理直气壮的给自己喂药,莫非是那个冷血王爷授意的?

  不砍自己的双手,是为了用这毒药毒死自己?

  不好意思,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还当真打错算盘了。

  想到这里,洛云溪面上故意露出一丝害怕,连忙将药盅接了过来,仰首便将那乌黑的药汁喝的一滴不剩:“王、王爷呢?”

  望着空空如也的药盅,两个丫鬟相视一笑。

  “既然喝了药,王妃好好休息。奴婢就不打扰了,晚上煎好了药奴婢再送过来!至于王爷,托王妃的福,被闵王爷一状告到皇上面前,这会儿正在宫里善后呢!”

  冷冷的嘲讽了两句,香草和芍药连敷衍的礼数都免了,直接转身走了。

  直到她们的脚步声远的再也听不到,松了一口气的洛云溪才一把掀开了被褥,下了床。

  刚才她喝下去的药里面加的是泻元气的药,一时半会儿对身体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她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缓步走到了梳妆台的铜镜边上坐下,铜镜里面,倒映出来的是一张面黄肌瘦的小脸,额头上的伤口被纱布包裹住了。她脑袋微微一偏,右脸上赫然出现一大块深紫色蜘蛛斑叫她傻了眼。

  她皮肤很白,所以那凹凸不平的毒斑看上去越发的触目惊心。

  难怪闵玉绮说她不自量力;

  难怪九王爷说她糟蹋了那一身嫁衣;

  难怪连那两个丫鬟都说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丑八怪……

  设身处地的想,如果自己是个男人,看到满脸毒斑的女人对自己表白,恐怕也会毫不留情的拒绝吧!

  就在洛云溪暗自吐槽的时候,她脑海深处响起了一个熟悉的温柔女声:“毒素提示。”

  一阵狂喜瞬间涌上洛云溪的心头:这不是当初中情局最新研发的万能医疗系统吗?

  这套系统相当于一个智能空间,能够植入医生的双手,由医生的大脑神经直接控制。空间里储存了全世界现存所有医学数据,只要一接触病患,系统就会自动启动。

  洛云溪万万没有想到,她穿越过来,竟然将这一套万能的医疗系统也给带了过来。

  “老天爷总算是还给我留了一条生路。”

  洛云溪敛神,将手缓缓拂过右脸,将数据扫入程序,不一会儿脑海里就有了回应:“蜘蛛斑,毒素潜伏期十年以上,发于浅表,服用解毒丸即可。”

  平时常驻部队的她经常会跟着那些特工出没于深山老林,所以医疗系统里面都会储备万能的解毒丸。

  只是……十年?

  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洛云溪还是忍不住挑了挑眉头:这个原主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可这毒素却在体内待了十余年——

  到底是谁,竟然对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下毒?

  这笔账,她洛云溪替原主记下了,迟到都会清算。现在,她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干——

  某个念头刚起,洛云溪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噜”一声响。

  好吧,穿越过来到现在她滴米未进,她实在是饿的不行,她必须得先出去找点吃的来祭奠一下五脏庙了。

  堂堂一个相府三小姐,不但面黄肌瘦,还连个贴身丫鬟都没有,一看就知道在娘家也不受待见。洛云溪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放心吧,既然占了你的身子,自然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说完这话,她从医疗系统里面拿出一颗解毒丸吃了下去,又备了一些常用的毒粉在身边。换了一套便装之后,这才推门走了出去。

  只不过,她脚下的步子才刚刚抬起,突然耳后一道冷风,紧接着,便有一把冰冷的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洛云溪?”

  身后的男子声音带着浓浓的怒气。

  洛云溪眼珠子转了转,“这位大侠,不管你是劫财还是劫色咱们都好商量,有话好好说,不要动刀嘛——”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感觉肩上的刀柄一重:“你是不是洛云溪!”

  洛云溪干脆挺直了腰板,转过身来。她对上的,竟然是一张跟闵玉绮有八分相似的脸:“你是闵亲王府的人?”

  闵玉堂一张清俊的脸上铁青一片,“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也应该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

  洛云溪知道闵玉绮的事儿没这么容易了结,只是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她伸手,轻轻伸手将脖子上的剑锋往外推了一寸。这刀锋挨着的是大动脉,很危险的好不好。

  抬眸看向闵玉堂,洛云溪反而冷静了下来:“我可以跟你走,但是走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005、替罪羔羊

  “呼噜噜,呼噜噜——”

  闵玉堂望着眼前狼吞虎咽的洛云溪,只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自己奉了父王的命令过来抓洛云溪的,为什么竟然会答应在带她回府之前来吃阳春面啊!

  一定是那双眼睛!

  这个洛云溪虽然脸上有毒斑,但是那双眼睛不得不说实在是很美,充满了灵气。

  刚才她跟自己谈条件的时候,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眨巴眨巴,自己突然就动了恻隐之心……

  “呼,吃饱了!”洛云溪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朝着闵玉堂笑了笑:“要是我进了闵亲王府出不来,这一面之恩那就下辈子再还你了!”

  这个女人是怪物么?死到临头还能吃嘛嘛香,还能笑得出来?

  闵玉堂心神一敛,赶在自己动恻隐之心前,掏出一个黑色的麻布袋子兜头朝着洛云溪身上套下去。一把将她抗在肩上,几个轻跃,瞬间消失在院落里。

  与此同时,一辆富丽堂皇的马车也恰好停在了九王府的前门。

  府里大门敞开,十来个丫鬟小厮鱼贯而出,似乎在迎接什么尊贵的客人……

  “嘭!”

  重物落地的闷响声。

  洛云溪重重的摔在地上,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疼了起来。

  “人带来了?”

  头顶上,一记洪钟般的声音差点要震破她的耳膜。紧接着,就有人解开麻袋,直接从里面攥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拽了出来。

  洛云溪原本就受了伤,这么一拽,疼的她一张小脸皱成了一团。

  “就是她把我女儿害成那个样子的?”又是一记狮子吼。

  一个丫鬟上前看了一眼,连忙跪倒在地:“没错就是她,就是她。”

  洛云溪抬头看了过去,发现自己竟然被掳到了一处别苑。而开口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闵亲王。

  一见此景,洛云溪心中便是一片明朗:九王爷前脚刚进宫,闵亲王后脚就派人来掳自己了,看样子皇帝是打算将这件事掩盖过去。他虽然对九王爷心存芥蒂,但国家大事却离不得他。闵亲王这口气咽不下去,自然得找人出气,她洛云溪自然就成了替罪羔羊。

  闵亲王一张脸铁青,“把她给我吊起来打,要是绮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要她陪葬!”

  洛云溪也不反抗,任凭那些小厮将她绑了起来。她脑袋里面转的飞快,正在想怎么才能够逃过一劫,却见侧厅里面跌跌撞撞跑出来一个满身是血的大夫:“王爷,不好啦,不好啦!”

  闵亲王虎躯一震,几乎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怒吼道:“什么不好了?”

  那大夫浑身发抖,扑跪在了地上:“二小姐、二小姐她没气了!”

  闵亲王一把抓住那大夫的衣领,直接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扔到一边,双目呲裂:“放你娘的狗屁!再胡说八道老子宰了你!”

  吼完这话,他就急急忙忙地朝着侧厅那边跑了过去。

  整个后院顿时乱成了一锅粥,那些下人也慌慌张张地跟了过去。洛云溪身上的绳子还没来得及绑上,就被晾在了一边。

  “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趁乱跑路?”

  洛云溪沉吟了一番,最后还是混在那些下人里面一起挤进了侧厅:这件事若是不解决,闵亲王永远都不会放过自己。而今九王爷不会庇护她,那她就只能靠自己了!

  侧厅里面,一片哀嚎痛哭之声响起,闵玉绮躺在凌乱的软榻上,脸色煞白,一动不动。

  太医一脸悲痛,“王爷,节哀顺变。”

  闵亲王颤抖的手在她鼻间试了试,突然面色大变,悲痛欲绝:“我的儿啊!”

  闵王妃更是哭的几乎要晕厥过去,她一把扑到闵亲王的腿边,“王爷,您一定要替我们的绮儿报仇啊!她……她死的太惨了,我的天啊,我活不成了!”

  闵亲王突然回过神来,脸上一片肃杀,“洛云溪呢,我要亲手杀了她,给我绮儿陪葬!”

  “不必找了,我在这里!”

  在一群下人中间,洛云溪拨开人群走了出来。

  闵亲王一个箭步冲了上来,猛的掐住她细致的脖子,绝望的怒吼:“我要杀了你!”

  他的力气太大,洛云溪不一会儿脸色就涨的通红。她用尽全力,开口说道:“王爷——你若是真想替你女儿收尸,大可现在就杀了我。我洛云溪一定不会反抗!”

  这话叫闵亲王一愣,手上力道松了一些:“你什么意思?”

  洛云溪大口的呼吸着,艰难的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女儿根本还没死。”

  “什么?”闵亲王惊愕之下,手上的力道也松开了。

  “咳咳!”洛云溪猛的跌落在地,捂着自己的脖子不适的咳嗽着:这里的人都这样蛮不讲理的吗?

  自己的专业水平被一个小姑娘质疑,那白发苍苍的胡太医瞬间变了脸,指着洛云溪就开始骂:

  “老臣在太医院数十年,从未误诊。刚才老臣已经替闵小姐检查过了。不但没有呼吸,就连脉搏都没有了,明明就已经死了。”

  洛云溪站了起来,腰杆挺得笔直。

  那张小脸上虽然还有毒斑,却没有一丝怯弱。她看着胡太医冷笑:“谁告诉你没有呼吸没有脉搏就一定是死了?”

  洛云溪敢说这话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先前跑出来的大夫浑身是血,说明闵玉绮失血过多。床铺凌乱,极有可能是因为失血导致的体温下降引发抽搐。

  闵玉绮极有可能是深度休克,而接下来这半个时辰是抢救的黄金时间。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妖言惑众!”胡太医怒斥一句,扭头对闵亲王抱拳:“王爷若不相信老臣,那就另请高明。能够起死回生的那不是医术,那是妖术!”

  在东陵,百姓对鬼神很是敬畏,“妖术”二字更是极大的忌讳。

  胡太医德高望重,闵亲王当然是信他的。此刻,洛云溪再怎么狡辩,在他眼底不过是在为自己开脱罢了。

  “把她给我关进地牢,我要用她的血给绮儿生祭!”闵亲王一声怒吼,顿时就有几个小厮冲上去将洛云溪给按住。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7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