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明月几时有小说欧阳明日夜清墨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明月几时有小说欧阳明日夜清墨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序

  本文乃是《雪花女神龙》剧同人文。不喜慎入。

  作者当年看此剧,被公子惊艳到,遂有此文。

  概因,《雪花女神龙》此剧乃是小十年前的一部古风武侠爱情片。

  估计大家都记不清情节了。

  故此,作者在此大体介绍一下《雪》剧情。

  当然,记忆犹新的读者请跳转下一章。不耐烦看的读者也请跳转下一章。毕竟本文与剧情并无太大联系。

  欧阳明日,男,20多岁,外貌清秀俊美,肤色白净,眉心一点朱砂闪烁流华,一身华贵金衣端坐于轮椅中,静若处子,点尘不惊。实乃当今杀义弟篡位之四方城城主欧阳飞鹰之子。

  丢弃出生时即患软骨奇症,欧阳飞鹰认为有子如此大损他的威严,命人弃之;欧阳明日之母不舍,得知边疆有一神医,暗中托忠仆带着欧阳明日前往寻医。成长在这二十几年中,欧阳明日尽得边疆老人真传,成为更厉害的神医;边疆老人对未能治愈欧阳明日恶病耿耿于怀,充满愧疚的对欧阳明日言明:当年其父欧阳飞鹰将他遗弃之情事,且其母为了救他托忠仆冒死乞衣之往事。

  欧阳明日便决定下山看看这个无情的父亲,也因此造成他的性格孤傲,行事诡谲难测,江湖上称他“不死不救赛华佗”。代父赎罪明日下山后,对其父凡固权势、不择手段之各项行为感到痛心,对百姓之受苦尤感于心,凡是欧阳飞鹰欲作恶时,欧阳明日总暗中将它化解。

  在他的心里欧阳飞鹰虽然丢弃了自己,但他仍是自己生父,骨肉至亲,不希望欧阳飞鹰因恶行受到谴责报应,带着替父赎罪、减少怨怼的心理,处处与欧阳飞鹰作对。

  知己弄月公子,(司马凌风)春风得意宫(摘星弄月居)的主人男,二十三岁,神月教徒,优雅俊秀书生样,精通天文地理、五行、八卦,擅使毒物,喜斗智,与欧阳明日之间颇有“瑜亮情结”之味,实为司马长风失散多年之亲弟弟司马凌风。

  二人之谊两人皆为人中龙凤,然立场不同,但却并不成为二人结为知己之羁绊。“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明日弄月互为友,互交心。

  但终究是“既生瑜,何生亮”的人情悲喜,天意弄人,明日为了自己的父亲而间接害死其最知心的朋友弄月公子,已然是痛定思痛,毋伤最伤。

  明日的痛,是失去对手之痛,是失去敌手之痛,更是失去挚交之痛!

  弄月公子曾救过明日的性命。那“与其痛失对手,不如添油点灯”之言犹萦在耳,现却是“满天繁星,为何独缺弄月”的感伤。

  明日和弄月公子间的友情,好似佳茗,需得细细品味。

  喜欢过的人:上官燕:人称女神龙,23岁,三尺乌丝随风飞舞,冷艳绝美,傲气凛人、寡言,神情淡然若水,武功极高。司马长风之心上人。

  认定的朋友:司马长风,半月天之义子,龙魂刀之主人,上官燕之心上人。

  妹夫:皇甫仁和(臭豆腐)(欧阳盈盈心上人),原城主皇甫忠之子,也是上官燕一直寻找的少主。新四方城城主。

  欧阳盈盈(欧阳明日之妹,皇甫仁和(臭豆腐)之心爱之人。),欧阳飞鹰之女,骄纵跋扈,娇颜如花,有着尊贵身分,深受欧阳飞鹰宠爱,常与婢女小喜偷溜出城游玩,与臭豆腐机缘相遇,两人开始吵闹不休,渐渐倾心相爱,被其父欧阳飞鹰为饵,不料身中剧毒。

  阳明日要救欧阳盈盈,欧阳盈盈却阻止,他希望用死唤醒欧阳飞鹰,临终前,求臭豆腐原谅欧阳飞鹰,臭豆腐悲痛答应,欧阳盈盈含笑而终。

  众人悲痛,(欧阳明日之母)玉竹夫人突然自杀,表示以死为欧阳飞鹰过错赎罪,欧阳明日急救玉竹夫人,无奈玉竹夫人死意坚决,欧阳明日终是无法救玉竹夫人。

  欧阳飞鹰暗杀欧阳明日忠仆,并称其自杀献腿,遂欧阳站起来了。

  明日为阻止上官司马与父亲的生死相斗,挡在中间,受重创,生死未卜,被其师边疆老人所救下城,进行疗伤.上官燕替司马长风受欧阳飞鹰一掌,身受重伤,二人情况不妙。

  安乐殿,边疆老人与古木天全力医救自己的徒弟,只是情况不妙。

  司马长风仰天长啸,恨天不不公。

  新四方城城主皇甫仁和看着这一幕暗暗叹息。两人在瓢泼大雨大雨中等等待结果。

  公元九百零七年,大唐帝国灭亡,各路英雄揭杆而起,彼时有一豪杰夜明宇征战天下。建立大靖帝国,与其妻贤德孝懿皇后共治天下。

  人有一得必有失。大靖皇家虽有天下,可每代子嗣单薄,圣德皇帝只得一子夜正宁昭平帝。昭平帝生五子,仅余长子承德太子及三子安王。太子妃诞下一女宸华郡主夜清墨。郡主六岁时太子妃怀孕遭太子良媛暗害,身怀八个月身孕而一尸两命。太子大喜大悲之下吐血从而缠绵病榻。良娣满门抄斩。时隔三年,太子逝。昭平帝悲痛不已,亲自扶养宸华并赐予其嫡长公主待遇。安王成婚六载,至今无一子女。

  (公元909年圣德皇帝24岁起事,公元916年建大靖,年号元康,元康一年封年7岁夜正宁为太子,公元916年元康十年太子大婚,元康十一年圣德皇帝甍,太子登基号昭平。公元919昭平二年,皇后诞太子承德,公元935年昭平十八年,太子大婚,二十年宸华出生,公元943年昭平二十六年太子妃逝,公元946年昭平二十九年太子逝,昭平三十六年,清墨去西域遇十八岁欧阳明日,同行周游天下,昭平三十八年六月清墨回大靖帝都靖城。封太女。七月,二十岁的欧阳回边疆。遇女神龙上官燕,后上官燕、司马长风、欧阳飞鹰决战,上官燕与欧阳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昭平四十一年清墨随使臣文芊语郡主至西域。)第2章 希望

  天空中风云交汇,电闪雷鸣。

  大雨倾盆而下,绵绵不绝。轰隆隆的雷声加杂着闪电,如同等候人的的心情起起伏伏。

  沉重窒息弥漫了整个城主府。

  雨越下越大,时不时一条闪电划破漆黑的天空。

  雨中,黑衣男子跪倒在地,责问苍天,为何如此狠心绝情。

  诶,皇甫仁和默默地别过眼,触目痛心。

  要是上官燕醒不过来,恐怕司马长风也就形同死人了吧。

  想到那个笑脸如花的少女,皇甫仁和心中大痛,盈盈……!

  ……

  “咚咚咚……!”

  深夜大门被人敲响了,“城主,大门外停着一辆马车,周围并无一人!”

  身带宝刀的侍卫向皇甫仁和禀报到。

  “走吧,随我一起去看看,希望不是神月教的诡计。”心情沉重的皇甫叹了口气向外走去。

  跪在地上悲痛不已的司马长风听闻,略作思考便起身跟着向大门外走去。

  空旷的府门前,一匹普通的马儿,一辆普通的青布乌木马车,衬着周围寂静无声,只余雨落到地面的啪啪声响,更添了一份神秘。

  侍卫检查并无埋伏,上前掀开车帘,只见车内躺着二名昏迷不醒的人。

  仔细一看,皇甫仁和与司马长风大吃一惊,原来是欧阳盈盈、司马凌风。

  发现二人虽昏迷不醒但呼吸沉稳。

  皇甫仁和大喜“没想到盈盈他们还活着,也不知是谁救了他们。可惜大哥他……!”

  他抱起盈盈叹了口气。心爱的人死而复生,可是两位知交好友却……!

  司马长风看着死而复生的弟弟,悲喜交加:凌风还活着,燕儿和欧阳明日也不知能不能醒过来,诶,前辈他们一定要救活他们。

  司马长风抱起弄月公子,目光一凝,只见一旁放着一巴掌大小的黑木盒子。

  打开,只见内有两颗红色珠子,半株血红色形似雪莲的植物。

  旁有一窄窄纸条,只见上书:回魂香与血莲共用之可有起死回生之效。

  两人大喜“燕儿、欧阳明日有救了!”“大哥和上官燕有救了!”

  司马长风抱着弟弟,飞奔至安乐殿。

  安乐殿中,鹤发童颜的老者俱是满头冷汗,面色惨白,显然都到了油尽灯枯之步。

  “前辈,你看这两样东西可能救回他二人性命!”

  司马长风急忙打开木盒放在边疆老人面前。

  “这是……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回魂香,这是可起死回生的血莲,太好了,快来帮忙!”

  边疆老人心情激动不已,真是太好了。

  ……

  差一刻钟便是子时屋中,边疆老人与古木天各自站在徒弟身旁,面色严肃沉谨。

  “子时一到,返魂香发挥作用时,血莲必须立刻给他们服下,记住,早一刻,晚一刻都没用!”边疆老人郑重的说道。

  末了,不放心,又仔细叮嘱。

  “一定要记住!”

  “老家伙,时辰快到了!”突然一直沉默的古木天开口。

  深吸一口气,几人如临大敌般的踹踹不安。

  漆黑的夜空中乌云凝聚。风大起。

  鎏金制的麒麟香炉燃起袅袅青烟。

  只是那烟由一开始的灰色逐渐变深,慢慢的竟变成诡异的黑色。

  那烟也不再飘散,反而凝结在一起,仿佛如一团黑色水在空中翻滚涌动。

  随着烟色的变化,几人只觉的耳边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由一开始只是若有若无,到后来的清晰可见。

  呼呼,屋外,狂风怒吼。

  正对香炉的司马长风依稀看见慢慢的翻滚的黑色浓烟仿佛变成了一个黑色的骷髅,瞪着漆黑空洞的眼眶,张着参差不齐的牙床,席卷着滚滚黑烟,咆哮着向他冲过来。

  “啊……啊呜呜呜!”

  硕大的骷髅头直冲其面,空洞的眼眶亮起两点红光,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盛。

  慢慢的,司马长风只觉的满眼都是红光,他使劲摇摇头,闭眼复又争开。

  “燕儿!”司马长风惊喜的看着眼前冷颜绝色的女子。

  气息冷凝的女子一身黑衣的站在那里垂眸轻笑。

  那一抹笑仿若冰封的大地一瞬间大地回春,春暖花开。

  自古,五彩斑斓虽动人心,可素色绝颜更惊魄。

  司马长风怔怔的看着眼前女子。仿佛想把她的一容一貌铭刻于心。

  眼中晶莹凝结,他语带哽咽。

  “燕儿,我等你!”你一定要醒过来。

  龙魂刀咆哮而出,刀光大盛,直刺眉目惊艳的女子而去。

  “嘭……!”

  “快,就是此时!”一旁的老者大喊。

  屋外,龙形的风咆哮怒吼直冲紧闭的屋门而去。

  堪堪触及到门口时却又突然消散,一时间,风停云散。

  依旧漆黑的夜幕,一轮明月高高挂起。

  云清月明。

  ……

  床帘下,上官燕呼吸平稳神色安然。

  “前辈,怎么样!”司马长风看向正在把脉的边疆老人。

  “没事了在静养几日就可以了,我再去看看明日!”边疆老人向隔壁走去。

  司马长风,皇甫仁和,古木天也紧随其后,绕过床前雄鹰展翅屏风,只见床上的青年面色红润,气息绵长。

  “脉搏沉健有力,想必等药效完全吸收之后,便可醒来。”边疆老人长舒了一口气微笑着说道。

  众人至此才算是放下心来。

  “也不知何人暗中救回了盈盈他们,我还以是神月教的阴谋的呢!”皇甫仁和万分疑惑,暗自纳闷却又庆幸不已。

  “是啊,两位前辈知道是谁在暗中相助吗?”司马长风看向两位前辈,不知两位前辈可有线索。

  “你不是能算卦吗,看看能不能算出来。”古木天朝边疆老人说道。

  “哼,我又不是神仙,只是能算了皮毛而已,何况现在耗损大半修为,更是有心无力!”

  边疆老人没好气的瞪了古木天一眼。

  “那现在只能等他们醒过来再说了!”

  “恩,等明日他醒来问问。”说着边疆老站起身。众人便一同向外走去。

  “……阿久……阿……阿久……!”床上眉头紧皱,昏迷不醒的青年喃喃呓语着。

  “明日,明日……?”走到门口的边疆老人急忙返回。

  “他这是要喝酒?”古木天疑惑的看着床上昏迷的欧阳明日。

  “好像是九,不是酒!”司马长风说道。

  “不都是酒吗!”古木天。

  “大哥好像是说阿……久!”一旁的皇甫仁和说道。

  “不过这个阿久是谁,怎么从没听明日提起过呢!”边疆老人摇着头看着自己的徒弟。

  “嘣……!”房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撞开。

  “盈盈姐和那个什么弄月醒了!”小豆芽快速的跑了进来。

  “盈盈……!”“凌风!”皇甫仁和、司马长风连忙跑了出去了。

  “我们也去看看!”边疆老人对古木天说道。

  “走吧!”

  “哎……等等我啊!”小豆芽急的跳脚。

  “前辈,盈盈怎么样。”皇甫仁和看向正在把脉的边疆老人“有些虚弱,不过并无大碍。”

  “世伯,您来看看凌风怎么样了!”司马长风拉着边疆老人到司马凌风身前。

  “伤还未好全,需再调养一段时间,不过总的来说并无大碍!”边疆老人收回把脉的手说道。

  “对了,你们记得是谁救了你们吗?”古木天道。

  “一直感到迷迷糊糊,只是感到有人就救了我!”欧阳盈盈喃喃的说到。

  “一直没让我清醒过,好像对方故意不想让我们知道是谁,但又不想伤害我们。”司马凌风说道。

  “盈盈,你好好休息一下!”皇甫仁和温柔的对欧阳盈盈说道。

  “赛华佗他怎么样了?”

  司马凌风问道。也不知他那个知己如何了。

  “是啊!大哥他还好吗?”欧阳盈盈环视一眼周围迟疑的说,“上官燕,我娘还有……我爹他们怎么样了?”

  “大哥他……!”皇甫仁和迟疑的看着欧阳盈盈,到底要不要告诉盈盈呢,还是说吧。迟早都是要知道的“是这样的……”

  ……

  司马凌风暗道:原来是这样。到底是何人有如此势力,能如此急时的救下我二人。又迅速的送来药。到底是谁呢?

  “我爹……我娘……!”

  “我想静一静!”欧阳盈盈神情凄凉目光呆涩的说道。

  “盈盈,你不要太伤心了。”皇甫仁和担忧看着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子。

  “我会照顾好岳父的,还有大哥也很快就会醒过来了!”见盈盈还是木呆呆地不言不语,他便叹了口气,起身随众人走了出去。

  呜咽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从紧闭的房门传出来,令人难受不已。

  司马长风小心翼翼的把司马凌风扶到了后面的厢房。

  “凌风,你好好休息。”

  司马凌风颔首不语,闭目躺下。

  见此,他转身出去了。第3章 宛若初生

  两天后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燕儿,你醒了!”睁开眼睛便看到守在床边,双眼布满血丝,神情狼狈的司马长风一脸惊喜。

  上官燕微微一笑,两人默默的注视对方,情意绵绵。

  “燕儿,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古木天走进来激动的说道。

  “这么说明日也该醒了。”随后进来的边疆老人道。

  “燕姐姐,你总算醒了。”欧阳盈盈跑进来。“你都睡了两天两夜了。”

  “看样子,大哥也快醒了。”一同进来的皇甫仁和说。

  “盈盈她不是……?”上官燕惊疑的看着欧阳盈盈,一脸的震惊。

  众人连忙七嘴八舌的诉说了他们昏迷以后的事。

  “原来如此。”上官燕感慨道,“这么说弄月公子还活着,赛华佗也无事。”

  这时,边疆老人眼睛酸涩,他起身说道:“不行,我得看看明日去”说罢,转身去了隔壁。

  “我也去。”盈盈跑了出去,皇甫仁和连忙跟上。

  “我们也去看看吧!”

  上官燕看着司马长风说道。司马长风点点头扶着她慢慢走了出去。

  房间内,床上的青年面色惨白,依旧是昏迷不醒,皱着眉头,呓语,“……阿……久……久……。”

  “欧阳大哥是不是要喝酒啊。”守在一旁的小豆芽见众人过来便一脸疑惑的看向众人。

  “我看大哥肯定是要喝酒了。”欧阳盈盈一脸肯定的说道。

  司马凌风走近,低头凑近昏迷中的欧阳明日,片刻后说道:“不是,我听着像是阿久。”

  “明日他一直在喊阿久吗?”边疆老人问道。

  “恩,我数了数欧阳大哥他今天一共喊了九十七遍‘阿久’呢!”

  所有人四目相对,皆大吃一惊。

  “是真的,我很认真的数着的!”小豆芽不满的嘟嘴。

  怎么可以不相信他!

  皇甫仁和说皱眉:“这个阿久到底是何人?怎么神神秘秘的。”

  救我们的人会不会就是这个阿久呢,上官燕突然想到。

  古木天突然看向边疆老人:“你说这个阿久是男是女?”

  “我想肯定是女的。”边疆老人很肯定的点头说。

  “我看肯定是男的。”古木天反对道。

  “怎么可能是男的,肯定是女的!”

  “怎么不可能,肯定是男的,说不定是阿酒,或阿九呢!”

  “不都是久吗,我看……。”

  古木天、边疆老人说着说着就吵的起来,就差动起手来了。众人看着简直无语至极。

  “师傅!”

  “明日,你醒了!太好了,总算能安心了”吵闹中的边疆老人听到立刻扑过来。看着床上的睁开的青年,虽然面色苍白,但双眼明亮有力,精神还不错。长松一口气,总算是放松了下来。

  欧阳明日坐起身,静静的看着边疆老人:“太吵了!”

  言下之意:是被他们吵醒了。

  边疆老人和古木天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见欧阳明日醒了,盈盈和皇甫仁和等人忙靠上前来。

  “盈盈!”青年看着站在床边一脸关心的欧阳盈盈惊疑道。

  边疆老人忙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

  欧阳明日暗自思索着,到底何人暗中相助,看样子应该是友非敌。

  这时,门被人从外面退推开“弄月公子”欧阳明日看向正推门进来的司马凌风。

  “我听说你醒了,便过来了瞧一瞧。”司马凌风走过来微笑着说。

  “明日”边疆老人问道:“阿久是谁啊,怎么没听你说过。”

  “阿久?我并不曾认识名叫阿久的。”欧阳明日摇头道。

  边疆老人一脸你在骗我表情,青年不明所以的看着师傅。

  古木天插话道:“我们都听见了。”一副你懂我懂大家懂的表情。

  “师傅、世伯,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欧阳明日很无奈,是我不明白,还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欧阳大哥,你这几天昏迷时候一直念叨着要喝酒呢。”小豆芽认真的说。

  看来我还是应该再睡会。欧阳明日迷迷糊糊的想到。

  “扑哧!”司马凌风忍不住笑出声来,太难得了,难得能看到赛华佗的囧样。实在是太让人惊喜了!

  “哎呀,就是,你这几天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喊阿久,你自己不记得了吗?”边疆老人小心翼翼的对着欧阳明日说道。

  “阿久……阿久!”欧阳明日眼神放空,神色晦暗不明。阿久是谁,这个名字为什么让我的心这么难受,有种陌生的情绪在涌动,这种感觉是心痛吗。仅仅是一个名字就可以如此的牵动我的心神,阿久你到底是何许人,为何我没有关于你的一丝记忆。

  “我不知道。我记忆里并没有一个叫阿久的。”半响,他方才艰难的开口说道。

  所有人一惊,皆对视一眼,怎么会不知道。

  “明日你……。”边疆老人怔怔地看着坐在床上,床幔围绕间,更显的清瘦的徒弟脸上的迷茫无措,只觉的心疼。不敢在说什么,总觉的他要是再说什么,明日很有可能就哭出来了。连忙把所有人赶了出去。

  只留下神色恍惚的欧阳明日,连眉间的朱砂痣都显得暗淡无色。

  夜幕下,繁星点点。夜晚的秋风带着一丝凉意,吹开了人心中烦闷。

  “看来,这个阿久对赛华佗意义非比寻常啊”司马凌风意味深长的说道。

  是啊,该是怎样的刻骨铭心,才会如此的难以忘怀。该是怎样的动人心魄才在没有记忆的情况下,如此的念念不忘。

  “赛华佗不是喜欢燕儿的吗,怎么昏迷的时候反而一直念叨什么阿久”古木天觉得很是不平。

  边疆老人不屑地道:“反正上官燕又不喜欢明日。计较这个干什么。”

  “说不定,明日喜欢的是那个阿久,只不过上官燕有些像她,而明日又没有记忆,所以才认自己喜欢上官燕。要不然,怎么会一直念叨着阿久呢。”边疆老人越说越觉的没错,肯定是这样的。

  “不过,明日怎么会不记得了呢?”边疆老人百思不得其解。

  是啊,怎么会有人无端的少了一段记忆。众人心道。

  所有事情都尘埃落定,剩下便是四方城城主的职责所在了。上官燕和司马长风决定过段时间便一起归隐山林。古木天喜欢热闹,便决定与边疆老人作伴,两人一起游戏天下。而盈盈,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变得成熟稳重起来,开始学习如何当好一个城主夫人。至于小豆芽,皇甫仁和决定收养他,并把他送到书塾。

  只是欧阳明日却始终记不起有关阿久的任何记忆。边疆老人认为明日可能中了摄魂术,传闻,中原有人精通摄魂术,能控人心神,并丝毫看不出异样。可惜他自己并不通此道。

  欧阳明日决定去中原,看看能不能寻访到精通摄魂术之人。司马凌风听闻便决定与其结伴同行。古木天和边疆老人知道了则兴致勃勃的要同去。四人决定待上官燕和司马长风归隐后,便起程前往中原。第4章 似是相识

  大靖,边塞,凉州城外,大漠中,一支车队正顶着烈日前行。随行的人员皆是兵强马壮。虽风尘满面,却毫无疲惫懈怠之状。烈日下,刀剑盔甲反烁着冷冷的光。可见是一支精锐之师。

  车队前,一人独骑,身上捆绑一丈高的旗帜,上书:大靖。十辆马车被围绕着前行,十辆马车中,第二辆最为豪华精致。守卫也是最严密的,第一辆马车则只是比其余八辆稍好些。

  只见从第一辆马车上下来一身穿大靖四品官服,年约四十许上下,下巴处留一簇短须,面相颇为正直的男子,走到身后的马车前,还特意整理一下衣冠,可惜,却被风沙吹的更显狼狈。王和俯身行礼道:“郡主,紫夜姑娘,可要在此处休整一二?”

  “可是礼部王大人,怎么不见那位李大人?”声音婉转,宛若黄鹂出谷的宫装女子挑帘说道。

  “回郡主,臣是礼部王和,李毅他中暑了。”王和恭敬的回道。

  “还有多久可到,可曾遣人先行一步通传西域四方城?”

  “回郡主的话,少则一天,多则两天。”

  郡主与紫夜耳语几句道:“那就休整一下吧,不用太赶了,争取三天内到就可以了。”

  “臣等谢郡主体恤。”王和高声答道。转身向众人:“原地休息”。

  王和爬上车,“李兄,感觉如何?”

  “还撑得住,郡主怎么说?”依在棉被上,神色萎靡不振的中年男子睁开眼问道。

  “郡主命我等原地休息一下,无需太赶了,三天内到达就可。”

  “总算是能休息了,这车都快把我晃吐了。”李毅长舒一口气。

  “诶,李兄,你可知道那位紫夜姑娘的身份。”王和用肩碰碰李毅挤眉弄眼道。

  “怎么,你有想法?”李毅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不敢不敢,我虽不知道她是谁,可看郡主与她同吃同住,且事事征询她的意见,可知她的身份定然不简单。”

  “哼,别怪我不顾同僚之谊,提醒你,那位身份只能比郡主高不可能比她低,临行前,陛下可是千万叮嘱我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该问的少问,不该管的少管,不该说的少说,不该看的少看!”李毅面色严肃,语气郑重的说道。

  “陛下说一切听郡主的,其它的他自有安排。”

  王和听的目瞪口呆,擦了擦额头的汗,心道,身份果然不简单,幸好这一路我态度还算恭敬。忙拱手道谢:“李兄,大恩不言谢,待回到京城,在好好谢谢李兄。”

  李毅摆摆手道“王兄太客气了”

  “应该的,应该的。”二人相视一笑,不再说话,一人闭目养神,一人静想心事。车内顿时寂寞无声。

  豪华的车内,坐在茶几旁,眉目婉约气质温柔的宫装丽人看向正依在窗前的身着紫色衣裙,眉目精致,气质清冷的女子道:“阿久,还有两三天就到……。”见女子淡淡瞥过来一眼,“呃……我这不是忘了吗,‘阿紫’!皇上怎么会同意出使西域,还答应你也一起来?”

  “自有该来的理由。”女子淡淡的说道,声音宛如玉石撞击,清脆悦耳又带有一丝泠泠的味道。

  原来是大靖太女,昔日承德太子嫡长女夜清墨。与之同行的是昭平帝亲封玲珑郡主。

  “我听说陛下有意看各家儿郎?怎么是要......有人选了吗?”

  夜清墨淡淡一笑:“还没有。祖父他还没定下来。”

  文芊语看向夜清墨小心翼翼的说:“那你就这么走了,不要紧吧。万一……。”

  “无妨,早晚的事。”说罢,便躺在软塌上,看着车顶,怔怔地发起呆来。

  见状,文芊语默默地叹了口气。

  四方城,初秋艳阳高照。

  “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出去逛逛吧,去吧,去吧!”欧阳盈盈对着皇甫仁和撒娇道。

  “好吧”皇甫仁和宠溺的看着盈盈,无奈的点点头。

  “正好,上官燕你们也一起来吧啊。”盈盈朝正向这边走过来的上官燕、司马长风和司马凌风说道。

  上官燕点点头,目光柔和,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看向司马长风道:“长风,我们也去吧。”

  “好。”司马长风目光专注而柔情的看着上官燕。转身对着身后的弟弟道“凌风,一起去吧。”

  司马凌风无所谓的点头跟上。

  走到城主府门外五人看见正要回城主府的欧阳明日、边疆老人及古木天三人。

  “大哥,今天有事吗”欧阳盈盈对着欧阳明日问道。“没事的话,一起去逛逛吧!我听说一品居的一品锅,荷叶鸡和八宝鸭很不错诶”

  “是啊,大哥,难得大家一起出去!”皇甫仁和殷切的看着欧阳明日。

  “好吧”阳光下如玉的青年微笑着道。

  “我让人去把叫小豆芽也一起叫来。”盈盈兴奋的道。“小喜,你快去听涛轩”

  “诶”小喜连忙又跑了回去。

  “那我们也去尝尝一品锅和八宝鸭。”古木天对着边疆老人说道。边疆老人连连点头。

  一品居外,芳香四溢,直叫人口水四溢。正好是饭点,一楼大厅中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几位贵客,这边请,今天人多,没有包间了。这靠着窗户,地方大。”欧阳明日一行人刚走进,便被小二带到了大厅最靠里的窗户旁,很是安静。与前面的热闹相隔,仿佛分数两个世界。

  欧阳明日一行人刚坐好,欧阳盈盈便立刻道:“小二,把你这儿的招牌菜都上一遍。要快。”

  “诶!”小二连忙答应着,向厨房跑去。

  皇甫仁和等人好笑的看着她急不可耐的样子。

  小二一趟趟来回的跑,很快菜就上齐了,满满的摆满了整张圆桌。

  “哇,好香啊”小豆芽口水直流。

  “恩,真好吃。”盈盈一边吃一边还不忘招呼众人,“你们也快吃啊,凉了就不好吃了。”

  众人纷纷举筷,开动起来。

  这时,从外面进来三个西洋人,年纪最大的一头褐色的卷发,蓝眼鹰鼻,留着一大把落腮胡子。中间的则是红褐色的卷发,只留着短短的胡须。年纪最轻的则有一头金色的卷发,蓝色的眼睛,五官较为深邃。

  “小二,给我们兄弟三人找个安静的地方。”老大一口地道的官话,让正犹豫不敢上前的小二大松一口气。

  “三位贵客请跟我来。”小二领着他们往里走。“没想到三位的官话说的这么好。”

  “那是,我兄弟三人来到大靖有七八年多了,这还是第一次到西域来”。

  “三位,这边安静,请坐。”小二把他们带到离欧阳明日等人不远处靠着墙角的一处说道。

  “给我们上几道你这儿拿手的。”年纪最轻的说道。“好,这就来”。小二答应着往回走。

  “大哥你看什么呢?”老二疑惑的看向正向皇甫仁和这一桌张望不已的大哥。

  “老二,老三,你看那是不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第5章 心生疑惑

  “大哥你说的是哪一个?”老二问道。

  “坐在窗户旁,眉心有一枚红痣的那个年轻人”。

  “大哥,还真是”,老三惊喜道。

  在坐的除了皇甫仁和、欧阳盈盈,小豆芽,其余人皆是武功高强,内力深厚,端的是耳聪目明。

  “这不是在说明日吗?”边疆老人疑惑道。

  欧阳明日眉头微皱,垂眉不语。

  几人纷纷竖起耳朵,仔细的听起来。

  “老二老三,我们去给恩人道个谢吧,难得能碰上。”说着老大站起身就要向那边走去。

  “大哥,你认错人了”老二连忙拉住老大。

  “怎么可能,眉心一点红痣,这么特别怎么可能认错。”

  “是啊,我记得恩人好像是叫欧阳什么的,当初虽然腿脚不便,可是,是很厉害的。”老三伸着脖子看着那边说道。“没错,就是恩人。走,大哥我们一起过去,顺便问问阿久姑娘在哪里,我那还带了些礼物给他们呢。”老三说道。

  “好,走”。

  老二连忙拉住两人,“我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们。”

  老大老三顿时疑惑的看向老二。

  “我们当初坐船离开大靖,返回英吉利的时候,那位阿久姑娘曾今来找过我们。”

  “我怎么不知道”老大惊讶的看着老二,老三也疑惑万分。

  “当时你们去船上了”

  老二接着说道:“大哥,我们当初都说过回国后再也不来这里,离开之前,阿久姑娘送了一批礼物给我们,并说希望我们不要来大靖了。我想我们可能不会再来了,所以没告诉你们”。

  “这是为什么”

  “听阿久姑娘说,恩人没了一段记忆,所以不认的我们了,也不认的阿久姑娘了。”

  “所以她希望我们不要出现在恩人面前。”

  气氛顿时沉重起来老三突然说道“他们不是恋人的吗,记得他们感情很好的,如果恩人不记得阿久姑娘了,那她一定很伤心了。”

  “诶,怎么会这样。”三人沉默不语。

  “想当初我们带了一大批的货物来到大靖,本以为能发财,谁知道却没人肯要,都放着烂了,以至于我们没钱坐船回国,在大靖滞留了四五年。谁知那次大哥和三弟又得了鼠疫。我们差点被人烧死了。”老二沉默了片刻说道。老二还记得当初因为大哥的病,走到哪儿都会被人赶,后来三弟也被传染了,更是没人敢靠近他们。他一度以为他们兄弟三人会克死异乡。

  想到当初困境,老大更是感慨万分道:“是啊,多亏了恩人救了我们命,阿久姑娘更是买下我们剩下的一大袋种子还有一些货物,给了我们一笔不菲的银子。还帮我们安排了船,请他们免费带我们回去”。

  老三叹口气接着说:“谁又知道我们带回去的绫萝绸缎,茶叶和瓷器反而大受国王和贵族的喜爱,让我们发了一大笔财。所以我们才会决定再出海来这边。”

  “这次回英吉利后,我们就别回来吧”老大下定决心说道。“阿久姑娘既然这么说,肯定有她的理由,我们就照做吧。”老二老三兄弟二人都点头答应。

  见菜都上齐了,三兄弟便不再言语,纷纷埋头吃了起来。

  阿久……阿久……到底是谁呢,为什么我记忆里没有这么一个人。师傅也说我当初昏迷不醒是念过这个名字,可为什么我一点记忆都没有。欧阳明日垂着头,默默的思索着。

  “明日,你真的不知道阿久是谁吗?”边疆老人看向欧阳明日问道。欧阳明日摇头不语。

  上官燕和司马长风相对一视,均心中感到奇怪。

  司马凌风慢条斯礼的吃着菜,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关注着欧阳明日。

  欧阳盈盈、皇甫仁和见气氛怪异,便也默不作声。只有小豆芽依旧开心的吃。

  安乐殿,主厅中,欧阳明日看着手中的细瓷茶杯:“师傅,你记得我去过中原吗?”

  边疆老人想了想说道:“我记得五年前你离开西域,不过去哪我就不知道了。”

  古木天在一旁不屑的道:“怎么当人家师傅的,不会问问吗?”

  上官燕、司马长风安静坐在一旁,看着两位加起一两百岁的人,吵的面红耳赤,不由觉得好笑。

  “会不会当初救我跟欧阳盈盈以及送药来的人跟这个阿久姑娘有关。”司马凌风突然说道。

  众人一愣,觉得很有可能,暗自思索起来。

  “我记得我从来没离开西域”。突然欧阳明日神色晦暗的说道。

  “不对,我记得你十八岁的时候离开西域,说是想游历。”边疆老人回忆到“只是去哪儿,你到是没说过,我也就一直没问过。”

  欧阳明日一惊,眉头紧皱:“那为什么我记得我从不曾离开过西域。”

  “奇了,怪了”古木天嘀咕出了其余人心声。

  “可惜易山不在了,不然……”边疆老人心想,不然问问就知道了。

  “大哥”皇甫仁和走进来,看到众人一愣,“原来大家都在啊”

  欧阳明日抬头:“仁和,有事?”

  “恩,今天有大靖使者来报,大靖使臣明天午后应该能到。”

  “大靖使臣?奇怪大靖怎么会突然派使臣起来,可曾说明来意和主使人员。”欧阳明日并指捋了捋垂下的一股发,慢慢说道。

  “听使者说是来通商,和联盟共同抵御北方突厥的。”皇甫仁和回答,“据说随行的和有两名姑娘,其中一位还是郡主。”

  “哦,竟然还有女子同行。”欧阳明日沉思片刻说,“看来没有敌意,不过他们到底为何而来,明天一见便知分晓,你先把驿馆准备好”

  皇甫仁和点头说:“我这就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7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