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一米星光小说若沁拓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一米星光小说若沁拓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1

  那姿态娇艳玲珑娇小的樱花,一片,一片,又一片的,带着绝美又忧伤的舞姿翩然而落,这里,不过是位于X山中常年人迹罕至的荒野孤林。却不知何时,这里。。。。。。居然多了这惊艳众生的樱花树林?

  怎么以前?从未有过这片面积庞大,且品种优越,长势繁盛?而且看这样子,这至少是需要生长到10年不等的时间,才能如现在这样气势磅礴繁盛壮大的树林呐!

  男子停留于某一樱花树下,闻着芳香扑鼻的那醉人的花香,不禁愣然。心里有一丝丝的不安。。。。。。

  ”哇!~这里?这里居然有那么好看的樱花耶!“

  倒是一旁和他一起在这里停留许久的小男孩甚是惊喜,他此时没有察觉到身旁大人的异样,而是睁大双眼,悠着他那双纯真澄澈的,和这樱花树叶一样清新动人的绿眸。望着至今仍在不断的在空中潋滟起舞的那一片片粉嫩花瓣。。。。。。也许他们看不到,也许他们也不会看的懂。

  樱花的生命最是短暂不过,在她们惊艳众生却短暂凄凉的生命中,她们最最美丽辉煌的时刻,便是现在如他们所见。花儿们无奈又不舍的,经过冷风无情且粗鲁的摧残后,带着丝丝的忧伤和凄楚,在世人前转变为翩然动人的舞姿。婉转又唯美的轻覆于大地之上,然后静等着娇弱的躯体,渐渐的在人们的忽视中和大地默默的融为一体。。。。。。

  “父亲大人,你看呐,这里的樱花真的好美哦!。。。。。”

  小男孩此时伸手轻摇着此时还在愣神的男子,纯真的绿眸充满着欣喜:“母亲大人一定会喜欢这里的花儿的。”

  “我们去采些花枝回来,然后让母亲大人找个漂亮的瓷瓶将它们小心摆放,那样一定美极了呢。”

  对于男孩的请求,男子此时低下头,按下内心莫名的不安和疑虑。随后看向孩童时满眼皆是同意:”嗯,不过我们出来的时间真的太长了些呢。。。。。。拓麻,我们快去快回,稍后我们还回到这里。“

  他说着,然后示意着树林入口附近,那绿意盎然的大片的青草地。

  他此时蹲下身子,替男孩整理好刚刚因为孩童的调皮,故意的在这附近的绿意葱葱的草地上打滚而变的皱褶的衣物。

  替他小心的一一清理好身上沾染的混着青草味道的泥土,男子并不责怪男孩刚刚的调皮任性,而是用这种方式,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这个年龄避免不了的,也是理所应当的可爱的特质。

  ”好了,那么,我们开始行动?“

  男子此时伸出手,轻轻的勾住了男孩此时也作势很是认真的伸出的小指。俩人此时对视一笑,然后就此分开。

  男孩此时慢步向前行走着,对于这片娇美动人的樱花,除了本能的对此表示惊叹和欣喜,他也很想多在这里停留些时候,去好好的欣赏它的动人美姿。哪怕明知自己和父亲大人不可以在外耽搁太久,以免让自己的爷爷和母亲大人担心呢。可是呢。。。。。。

  他还是不禁这样任性又固执的这样做了,父亲大人不会责怪自己的吧?

  也许现在,父亲大人其实和我一样的想法?都是沉迷于这里的美丽不忍立即动身离去?

  一串清脆悦耳的,带着稚嫩纯真的笑声传来。。。。。。他此时不禁顺着声音传来的那方,挪动身子往那里走去。

  一个看似软绵绵的小身子,此时正软趴趴的伏在被花儿们簇拥包围着的树枝上,她身穿着和樱花一样粉嫩娇妍的粉色和服,白皙且肉感十足的圆滚滚的小脸此时笑的甚是灿烂。柔顺亮丽的浅金色秀发随着她此时肆无忌惮的,摆动着身子将全身的重量都压于树枝上,随着她猛烈的带着树枝一摇一摇的的动作,漂亮的秀发也随着花儿的飘落在空中肆意的起舞着。

  她未免也玩的太过于。。。。。。男孩担忧的想,这个背对着他的小女孩是在做多么危险的事情啊!难道她不知道万一不小心就此跌落下去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么?”咔嚓,咔嚓。。。。。。“

  天啊!。。。。。。男孩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他不禁对此时刚刚意识到危险,惊的忍不住大喊的小女孩喊道:”小心呐!“

  ”啊!。。。。。。“

  两个身高差不多的身子,在半空中瞬间紧贴。随后,男孩努力的将好不容易接下的女孩勉强抱紧,趁着还未和大地接触将自己的身子转而朝下。然后,便是一下扑通。。。。。。

  那已是将大地紧密覆盖的,粉嫩的花瓣们由此被惊吓的往四处飞溅。男孩此时忍着背后那软绵绵的重量,嘴里满是担心道:”你没事吧?你还好么?“

  小女孩此时却是睁大双眼,满眼皆是害怕和胆怯。。。。。。意识到刚刚自己差点造成一个大麻烦,只不过自己算是运气好,遇到了一个在关键时刻,舍身而出,代替她承受了这场后果。。。。。。因为自己的不小心,结果她没事,反而成为她的护垫的那个他。

  ”我没事,对不起!你是不是很疼?。。。。。。“

  小女孩此时连忙从男孩背后离开,伸出肉肉的,软绵的小手,将此时忍着痛却依旧眼眸平和温柔的男孩小心扶起。

  ”没事哦。。。。。。小心点,你刚刚真的是太让人担心了呢。你刚刚是?“

  ”怎么爬的那么高,还趴到树枝上使劲的晃?你在干嘛?“

  她此时见男孩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是担忧的看着她,她低下头,同时想起了母亲大人拿着画书,指着上面的有着温暖笑容的,身后带着一对小白翅膀的男孩,笑着说那是天使。

  嗯?这个和自己看起来好像差不多大的男孩,这个笑的好温柔好温柔,和自己父亲大人一样有着温柔笑容的男孩。母亲大人很是认真的和自己说过,只要是有这种笑容的人,他们都是天使哦!

  ”天使哥哥。。。。。。你是天使哥哥对不对?。。。。。。天使哥哥,你千万不要怪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对不起!“

  小女孩此时鼓起勇气抬起头,那双精致漂亮的。尊贵雅致中不失纯真澄澈的紫眸。让男孩不由得闪了神。随后才反应过来这个小女孩居然称呼他为?。。。。。。

  ”对不起,我想您是不是误会了?我不是天使哥哥哦。“

  男孩此时一边笑着解释,一边忍不住想:好可爱的。。。。。。同类哦。

  她身上的味道真的好好闻,嗯,也很醉人呢,和这里的樱花一样,让人看眼都不由得沉迷了耶。

  男孩此时想着,然后听到了女孩此时突然很是焦急道:”哦?你不是么?咦?怎么会呢?“

  她此时疑惑的歪着脑袋看着男孩,那纯真无暇的漂亮紫眸,直看的男孩不禁羞涩:”我真不是。。。。。。“

  女孩此时觉得,自己的母亲大人应该不会欺骗自己的!可是他却说不是?他看起来不像是在骗自己哦?

  可是,如果他们都没有骗自己,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哦对了,我该回复书名,“我只是。。。。。。一个人太孤单了,母亲大人不在我身边,我。。。。。。”

  女孩此时扑闪她那对精致美丽的紫眸,嘴巴紧抿一副欲哭的模样:“母亲大人去帮我摘紫藤花去了呢,我一个人太孤单。。。。。。然后。。。。。。”

  她此时抬头,那欲哭的样子褪去,转而对这已久在纷纷扬扬飘落樱花的美景赞扬不已:“因为这些美丽的花瓣们,她们飘下来的样子真的好美丽哦。。。。。。。。”

  所以,你便不管不顾自己的安危。。。。。。甚至根本就没想到有多么的危险,便毫不客气的爬上那么高的树,然后重重的压到那树枝上,还差点因此让自己受伤?

  哪怕是从很早的时候,在大家族耳目熏染出极其机灵敏捷的心思和口才,男孩此时却不禁张口哑然不知该如何品论了。

  “呐,可是那样的话未免太辛苦了呢,那些花儿们也一定不会愿意看到你那么的麻烦哦。。。。。。”

  男孩此时完全将心思放在女孩身上,完全忘记了自己和那位男子的约定。。。。。。可是男子此时却并没有着急的寻找男孩回来,因为呢。。。。。。

  远处,某颗树身粗壮的大樱花树下。男子此时正满眼惊异的看着,在他面前保持几步远,身上沾染着几片鲜血,一身纯白和服的绝美女子冷笑着看着他。

  ”真是。。。。。。又一次和尊贵无比的纯血殿下相遇了呢。“

  男子此时恭敬的弯下腰向女子行礼。同时心里在忍不住担忧在另一边的自己的那可爱的儿子。

  ”呵,也是最后一次了呢。“

  女子此时混不在意自己满身的血腥味,只是抬手,轻抚自己那漂亮的长及腰身的银白秀发。美丽婉转的绯红色的眸子此时皆是淡然。

  ”说起来。。。。。。你是带着自己的孩子来郊外游玩了么?“

  女子此时抬头,望向了这郁郁葱葱的樱花树林,她此时望着某处正看的专注,随后那张绝美的脸容浮现了一丝动人的温柔的笑意。

  男子此时一颤,原想开口否认的,可是女子既然能这么说想必已经看到了吧?

  难怪呢,刚刚那股莫名的不安原来皆是因为这个女子么?

  ”是。只是心疼自家稚子,想带他出来呼吸这里清新的空气。顺便和大自然亲密的接触者让他能多看看外面世界的美丽。“

  男子此时仍是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回复书名,已是明白了男子话语中小心翼翼的维护之意,不由得为之不忍,轻叹一声:”你不必害怕。“

  ”我并不介意你的孩子。。。。。和我的孩子在一起玩。相反,看到他们俩在一起玩的那么开心,我很喜欢。“

  女子此时慢悠悠的说着,原本平静的口吻也渐渐的多了些哽咽。

  她转过头,掩饰自己眼眶中即将流出的那不可改变的决绝。

  ”好了,不要这样对我毕恭毕敬的好么?抬起头来。“

  男子此时暗惊:难怪呢,原来这附近还有另一位幼小的纯血之君么?。。。。。。抬起头,看到了女子此时伸手一挥,消去了自己刚刚还是扑鼻的鲜活浓郁的血味还有那片片血迹。

  “这是对殿下您的尊重,也是应该的呢。”

  男子此时还想说些什么,女子此时一听便不屑的轻笑:“是么?可你明明很讨厌这样的。”

  “所以,我允许你展现你真实的一面。。。。。。把你这幅虚伪至极的毕恭毕敬的样子收起来吧。”

  随后,她此时闭目,想起了刚刚,自己答应了自己那幼小的女儿的请求,为她不远万里,为她采下了几束那开的正艳的,虽然个头甚是娇小,却看起来清丽可人的有着淡紫色芳姿的紫藤花。

  她此时,小心翼翼的掏出了那几束还依旧维持着清新的紫藤花。她此时低头看着它们,回想着往事,不禁黯然落泪中。。。。。。

  “你刚刚,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男子此时皱着眉头,对于刚刚女子身上那沾染的甚是浓重的,凭着敏锐的嗅觉,依稀察觉的出那是至少夺去十几条人命才能沾染的上的那么浓重渗人的血腥味啊

  女子此时只是依旧认真的看着手里的花儿,淡淡的回道:“不过是群不自量力的蠢货。。。。。。想以手里的猎具,逼迫我对他们妥协?”

  “让我乖乖的交出我的女儿,还想连累他也。。。。。。想都不用想!”

  “绝对不会允许。。。。。。绝对!”

  女子此时说着,随后想起了刚刚,那群已是被变成了吸血鬼仆人,拿着猎具,凶恶的冲她扑来,妄想以手里的刀枪逼迫她的那群蠢物。她那时全然不顾着关于吸血鬼和猎人之间的那个绝对不可以违反的约定,当然,也是逼不得已为了自保,出手狠绝,将那伙猎人一个个全取了性命。

  虽然最后,她也明白这些人只是被操纵的工具。临走时,一位还未彻底断气的男子,忍着痛用那沾血的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满眼的不舍看着照片上年轻的他的家人们。然后,手里沾染的还带着余温的血,随着那血慢慢的滴下,点滴的血渐渐的覆盖了照片上的人们。仿佛也陷入了无尽的忧伤和绝望。。。。。。

  她那时看着那个男子,轻声感慨:”真可怜呐,不能在临死前和家人见最后一面真是悲哀呢?“她又轻笑:“好了,时间也该差不多了,我和她该上路了呢。报仇什么的只能让你失望了呢。”

  呵呵,不过是被可恶的他们所操纵,无辜丢掉性命的可怜的猎人么?

  可是,我就该因此对你们有所怜悯,将我和我的女儿,甚至连累他也一起为此丢掉性命来保护你们?

  女子此时结束的回想,随后冷声道:“走吧。”

  男子此时再次发愣,然后见女子径直往某个方向走去,他在内心不由得为即将到来的悲剧由衷的叹息了声,随后便跟上去。

  俩人此时先后停下脚步,都甚是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在他们面前,两位此时正笑的很是开心的孩童,此时面对面站着。女孩手里拿着用樱花编制着的花环,笑嘻嘻的将其放在男孩的脑袋上,并很是开心的欣赏自己的杰作。

  “好漂亮呢,真的是太好了呢。“男孩此时笑着夸赞女孩的巧手编制的花环。这让女孩很是开心。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笑的眯起:”真的么?你喜欢么?“

  ”很喜欢!话说你真的是心灵手巧呢,第一次被教导便能这么完美的编制这么好看的花环,你是第一位哦。。。。。。“

  ”是么?啊真的是好开心啊,如果可以的话,天使哥哥您可以多教教我别的好玩的东西么?。。。。。。“

  “啊?若是这样的话我也深感荣幸的啦,还有哦,我不是天使哥哥哦!”

  男孩此时很是无奈女孩再次固执的喊他为天使哥哥,只好再次开口纠正道。

  女孩此时带着苦恼且疑惑的目光看着他,直到看的男孩再次不好意思不敢直视。

  “呐,你好像还没对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哦?”

  男孩其实已经明白了,眼前这位看起来可爱的不行的,无论是神态还是言行都极致的可爱,也是萌萌的让人不禁生出想好好保护她的感觉的这位女孩,她身上散发的那股气息,和他所认识的那几位纯血种大人好像。。。。。。

  虽然不敢确定,可是她好像真的是?不过父亲大人不是说,纯血种不都是最尊贵优雅,哪怕是年龄如他这般幼小也是不是高贵端雅姿态的如神般的存在么?

  可是怎么眼前的这位小女孩一点都没有那种感觉呢?可爱,亲切,纯真,还有点笨笨的迟钝。。。。。。

  “呐!请问你。。。。。。可以告诉我么?”

  她此时眼巴巴的瞧着他,等待他的回复书名,男孩此时立马反应过来,刚要张口回复书名,一脸欣喜的扭头往某处看去,而男孩此时也闻到了一股清冷中含着一丝决绝的气息。。。。。。

  女孩此时开心的冲一位身着美丽和服,一脸的温柔和心疼看着她的,身姿高挑气质高雅的美丽女子跑了过去:"母亲大人!“

  女子此时蹲下身,将那软绵绵温柔的抱着,然后看向了此时回过神,然后对她恭敬行礼的男孩。

  ”母亲大人,你看你看,这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哦!他真的很好呢。“

  女孩此时伸手环抱着女子的脖子,认真的向女子介绍:”他说他不是天使哥哥,可是他真的好好哦。“

  ”他真的好聪明,也好漂亮好温柔哦。。。。。。他刚刚救了我,还关心我,问我好不好,还有啊,他还陪我玩,帮我爬树去摘樱花,还教我编花环呢。。。。。。“

  女孩此时兴高采烈的向女子介绍自己的新朋友,未察觉到女子此时眸子深处看向她时的愧疚和心痛。

  “呐,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女孩突然反应过来,扭头望向此时只是低头做行礼状的小男孩。而男孩此时却强作沉稳中,内心却是止不住的紧张。他在想:刚刚我没有对这位可爱的女孩有失礼的地方吧?这位大人不会对我有责怪的吧?

  男子此时则是已经走到了男孩身边,看着女子此时一闭眼,陷入短暂沉思,然后一睁眼,对男孩柔声道谢。。。。。。

  ”谢谢你让她这么开心。“

  女子此时看了眼那对父子,微低头很是认真的道谢,随后,她转过身,将暗自使出法术将刚刚还兴高采烈的女孩催眠,然后轻轻的抱于怀里。

  男孩此时惊异于这位大人的行动,以为是这位大人因为什么生气了呢。。。。。。他低声礼貌的应道:"很感谢您的夸赞,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同时却又很是敏感的察觉,这一转身,他和她,再也不见。。。。。。

  幼小的内心由此莫名的感到失落和伤感。这让他不解却又感到不悦,他想不通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再一抬头,她们俩已是不见。

  她们俩去了哪里了呢?。。。。。。男孩此时抬头,看着此时脸色凝重的男子:”父亲大人?“

  ”为何?那位和树里大人有着一样味道的纯血种大人会那样的忧伤?。。。。。。“

  男孩此时想不通刚刚那位大人的反应,让人古怪却又不禁为她悲伤,还有那位小女孩。。。。。。怎么突然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会很快发生呢?

  男子此时刚要开口说些什么,远处,冷风带来的一股新鲜的血味,让男子骤然变色:“拓麻,我们走!”

  关于那年的,关于那位身份不明,却是浑身散发着可爱亲切的,完全不同于他所认识的别的纯血种的那种感觉的那位小纯血公主。他以为,那是他幼小的年龄偶然的一场惊心的且印象深刻的际遇。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位母女,随着他日后长大成人,他才渐渐发现,因为小时候的那场际遇,也影响了他对纯血种的看法。

  “至少,我认为,纯血之君并不全是如大家所看到的,近乎一样的外表尊贵内心孤傲冷漠。也许,这是他们的最不真实的面具吧?”

  “他们最真实的一面其实是。。。。。。”

  男孩此时抬起头,用他那对纯真澄澈的绿眸看向了正在一旁专注看书的,虽然还未成年,却已是有着尊贵雅致至极的酒红色双眸的,代表着帝王的权威和风采的俊美男孩。

  他此时似乎沉迷于书里的精彩世界里,暂时的没有打算抬起头,询问自己为何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的打算吧?

  男孩此时想着,随后,他低头准备整理手里的被自己忽视许久的书本,却没想听到了耳旁响起了那位的声音:”今夜,是有流星雨要来临了么?“

  ”拓麻?“

  这位被称为拓麻的男孩此时立即抬起头,微笑着回应着:”嗯哪,是啊!“

  他此时很是好奇,他居然会突然间问自己这个问题,哈哈,还真是有趣呢。

  ”枢,你想出去看今夜的这场流星雨么?“

  没错,眼前的这位笑意满满,让人会因此如感沐浴于阳光里那样舒适温暖的温润男孩,即刚刚在忍不住回忆小时候事情的那位。他的全名便是。。。。。。一条拓麻。

  而他现在所面对的,有着精致酒红色双眸,气质高贵清雅,但也需要他小心翼翼且事无巨细关心照料的男孩便是,他最近被他的爷爷一翁嘱咐要好好的侍候他于身边的,吸血鬼们最尊贵崇敬的玖兰家的未来的君王殿下,玖兰枢!

  而。。。。。。这位被他没多久便亲昵大胆的称呼其为枢,甚至一度引发其他贵族嫉妒却无奈的这位殿下,只是转动了下他那精致典雅的眸子,望向了窗外一脸的沉思。

  随后,拓麻听到了枢此时那带着磁性的好听的肯定声:”对。“

  ”听说这是令人类都很是振奋且欢喜不已的最美丽的盛景,虽然无法理解那是怎么样的美丽,但是亲身体验下也是没问题的吧?“

  拓麻此时很是敏锐的意识到枢的话里所指,他反应极快,立马便笑着应道;“枢,你说什么呢。”

  “我只是没想到你想去看而已吗。。。。。。话说今晚有流星雨么?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现在出发的话,应该还可以亲眼目睹的到吧?”

  拓麻此时站起身,简单整理了自己略微皱褶的上衣,随后笑脸面对此时也站起身面容沉静的枢。

  待枢走到他身边,低语说出的话让拓麻不由得一愣:“有不明物体横空降临了呢。。。。。。在刚刚不久前!”

  “快点,我们过去看看去!”第2章 2

  “唔,这里是?”

  若沁此时慢慢睁开疲倦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吊着精致花型亮灯的纯白天花板。

  倘若她此时不知这是哪里的时候,那么,周围的书桌还是地板,或是转椅上摆放的各色漫画书刊则是很明显的表明了这个房间主人究竟是哪位了。

  原本紧闭的门被推开,若沁连忙又闭眼,同时紧张且不安的听到了那轻轻的脚步声朝自己走来。

  “还真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呢,哪怕那会强作勇敢,像落入猎网的小鹿,即便意识到死亡将临也依旧坚强的要做最后的抵抗。”

  这声温柔的赞叹,带着丝丝的怜悯和叹息意味。若沁此时顿感自己该是找个东西把耳朵堵住才对,不然接下来,如果这个温柔的男孩再继续说这样的话。哪怕依旧是简单的怜悯也温柔的让人止不住的心醉。。。。。。这种感觉啊,还真是能让人感化,并甘愿将心融化只为了能获得他的目光永久的驻留啊。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偏偏就好这口,同时也感到些欣慰,如果那会被危险紧紧追逐让她害怕惊恐的想要立刻回避这个世界的话,这回,这个温柔男孩的出现,让她感到。。。。。。

  倘若有天,这个世界即将陷入暗无天日的昏暗灭绝,只要像他这样的温暖再多些,再多些,那便是足够令人感到勇气倍增希望不灭的光明了!

  啊,我再想些什么啊。我又胡思乱想了吧?。。。。。。

  ”你是谁?。。。。。。明明身上所散发的每一缕气息都和那位完全不同,却是无处不透露着让人惊喜不已的熟悉感?“

  咦?他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完全听不懂啊?那位是谁?我和那位有什么相似的熟悉感么?

  好奇怪,仿佛这个男孩有着不被人所知的,那令人伤感不已倍加珍贵的回忆?

  房间就此陷入了短暂的沉静,只是依稀能听到夜晚的冷风吹拂的那轻柔的呜咽声,空廖又哀婉,看来这里的今天不算是好的天气呢。。。。。。正当这么想着的时候,若沁此时继续假装闭眼不醒,听到了门外响起了女仆恭谨的声音:”拓麻少爷,请问我可以进来么?“

  ”好哦,请进吧。。。。。。热牛奶和冰梨银耳粥这么快就好了么?“

  ”是的哦,谨遵少爷的嘱咐,我们不敢有多多的耽搁,还特意确认了像这位女孩这样的情况最适合的餐点了哦。请少爷放心吧!“

  ”好的,先放这里吧。“”是!”

  若沁此时忍着内心的莫名的激动,强迫自己不颤抖,听到了一下似乎是盘子被轻轻摆放的声音,然后便是那依旧温柔如水的男声嘱咐女仆:”请退下吧。有需要会传唤你的哦。“

  ”是!少爷!“

  空气中渐渐散发起那热气腾腾的且浓郁奶香饭香的味道,带着轻柔的柔意,哪怕没有亲口品尝,却也无声无息间平复了若沁那紧张且不安的心,可是随后不久。。。。。。

  她又忍不住急躁了,因为,没听到这个美少年离开的声音啊。难道他打算一直守着自己不离去么?

  啊啊啊,若沁此时忍着不抓狂,内心里早已像充满好多只,无数带着锋利猫爪的野猫门在不住的抓挠。挠的她苦闷又不敢出声抗议,却又忍不住内心牢骚着:”虽然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秀色可餐,如果不让我吃东西只是看你,姐姐我可以不说别的,可是关键是我现在只能这么乖乖的躺着,乖乖的闭眼,不能乱动,不能出声,更别说起来吃东西什么的。不然我真是要这么活活的憋屈死了啊。。。。。。

  ”好吧,这其实是想告诉我,秀色和美食不可同享么?熊掌和鱼肉不可兼得么?还是你难不成已经识破了我在装睡么?“

  好吧。。。。。。若沁此时实在是抵抗不住来自美食的诱惑了,肚子里此时也在有种蠢蠢欲动的闹腾了。

  她索性一睁眼,然后便毫无任何准备的,和一对似乎根本就没转移过方向的柔水绿眸对视上了。

  仿佛是初春时分,充满希望和朝气的树枝上刚刚萌发的,带有清新和娇嫩的绿意,带着丝丝的赢柔和朝然,又仿佛是生气勃发的灵物,在做亲昵的慵懒。。。。。。

  啊啊啊,我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不对!我之所以再次这样,全是因为,因为。。。。。。眼前这个看起来好像是不到10岁孩童样的男孩真是太太太好看了啊!那会太紧张了没多多留意,这回看起来,真是好看的引诱的我不想保持理智。想忍不住伸出手狠狠的掐捏他的同样诱人想狠狠咬一口的嫩脸啊!

  若沁一边这么胡思乱想着,一边直愣愣的和拓麻继续对视着。拓麻首先反应过来,然后,那虽初放美色却依旧有未彻底摆脱稚嫩的美颜绽开了柔眷众生的微笑:”你醒了?感觉好些了么?“

  他此时站起身,将一旁的书桌上的一托盘拿过来放在床边的小桌旁,上面摆放着一小碗热气犹存的牛奶和冰梨银耳粥。若沁此时忍着不流口水,看着这位羞涩可餐的美男孩先是递给了自己一杯热牛奶:“来,这是刚热好的牛奶哦,快趁热喝下吧。”

  若沁此时觉得自己现在的状况不是一杯热牛奶可以满足的,虽然她也想学学贵族的优雅和矜持,可是这两样显然并不能填满她饥饿的肚子不是?人嘛,得先思温饱然后才能考虑美色享受啊!

  “可以。。。。。。先帮我递过来那碗粥么?”她此时流露出可怜的乞求神色,然后捂着肚子一脸凄楚。

  拓麻此时微愣,仿佛没意料到若沁居然这么说。随后他立马反应过来,脸上依旧笑意柔柔;”好哦“

  不愧是温柔治愈系的美男啊,虽然现在还没成年,现在才是孩子样的他都能引诱的人想犯罪,如果长大的话。。。。。。。唉,还是别出门得了以免被人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拐跑了啊!

  若沁此时带着惋惜且心疼的样子看着他,让拓麻感到很是莫名其妙,却又莫名感到一丝被莫名怜悯珍惜包围的古怪感。

  但他作为新一辈的无论是个人教养还是良好举止皆是优秀的贵族,自然不会明显表示他的疑惑,只是将那些古怪感觉丢掉,然后将冰梨银耳粥端了过来:“看来你是真的饿坏了啊。”

  若沁此时不敢在和那对美丽的绿眸对视,连忙低头开始迫不及待的喝粥中。。。。。。静谧的房间里,此时充满了不甚文雅的喝粥声别无其他了。。。。。。

  “谢谢你,谢谢你刚刚那会相信我,还救下了我。”

  若沁此时忍着自己那依旧叫嚣要吃东西的饿肚子,觉得还是先对主人道谢要紧。

  她此时低着头,对此时满脸皆是柔柔笑意的拓麻再次道谢:“恩人还真是位善良的。。。。。。吸血鬼少爷啊!”

  嗯,虽然感觉这个形容词很怪,但是好像也只能这么说了不是?

  拓麻此时却早已将若沁眼里的不满足看到眼中,她那强忍又止不住的想继续吃的样子甚是滑稽,让他突然间萌生了逗弄她的心思:“不必道谢啦,说起来,我很奇怪,你居然对吸血鬼并不害怕。。。。。。?你真的不是一般的大胆呢。”

  ”也不是了解啦,也不是大胆。只是猜出来的,书本上的吸血鬼的形象不都是那样的么?“

  若沁此时连忙掩饰心虚并快速解释道:“而且,那个状况下,我很害怕是真的,可是,害怕是无济于事的,我除了拼死反抗没有别的选择。”

  说到此处,若沁整个人变得很是平静,同时有种侥幸存货的余惊未消的凄楚哀叹感。这让拓麻不禁再次问道:"哦?“

  ”这样的话,像你这么大胆的人,若是成为了吸血鬼猎人,恐怕可是众多吸血鬼的噩梦了吧?“

  若沁此时一听到猎人这个字眼,整个人立马精神起来:”什么?吸血鬼猎人?“

  她此时瞧着拓麻那一脸惊异的样子:”看来我真是来到了一个完全和我那不同的异世了,既然回不去了。。。。。。“

  她此时又低着头,满口是强行掩饰的哀叹和难过:”好像,我的出路只有参加猎人队伍了么?“

  拓麻此时顿感自己好像无意间多嘴了,还因此给若沁选了不怎么好的道路,虽然他最初的想法是找个好人家,把若沁送过去让她作为人类好好的生存者,和吸血鬼扯上关系的人类是她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有的不幸呢!

  哪怕若沁本人并不反感愿意接受,可是,这可不是一时个人好奇冲动便可随意接受的呢!

  ”你说什么呢?“拓麻此时微笑着看着若沁继续一脸难过:“你。。。。。。我和枢都看到了你那令人匪夷所思的到来的那刻,可是,我可以帮你找个好的归宿,让你接受很好的人类家庭的保护和养育。”

  哦?。。。。。。若沁此时也明白,若是想随随便便的和他们扯上关系的话并不容易,既然如此,那么和黑主这个脱线理事长扯上关系总是可以的吧?虽然她凭着对漫画的了解,很是觉得,理事长的脱线和弱智只是表面的,内在并不那么简单容易被蒙骗!

  “你打算,送我到哪里?”若沁此时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

  “这个暂时还没找好呢,不过等定好了会带你过去的呢。”

  难道不是去黑主家么|若沁此时突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虽然从理智方面,和这些人扯上关系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过下去才是最安全的,但是。。。。。。

  在她一时找不到回家的途径前,她很想参与到这群人的精彩中去!哪怕是作为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当个普通的猎人也是可以的吧?

  哪怕最后自己真的无法参加黑主学院的故事,但是。。。。。。自己真的不愿意眼睁睁看着那个机会流失啊!

  “咕噜。。。。。。”此时饥饿的肚子发出了强烈的抗议声,这让若沁很是难堪,整个人的脸立马变红了。

  “看来是没吃好呢,你稍等下哦。”

  拓麻此时说着,然后便立即嘱咐仆人再次去盛粥去。

  “谢谢!说起来真的好好吃呢!”若沁此时只好不甘的接受拓麻刚刚的安排,整个人没精打采的低着头。

  “很好吃么?”拓麻察觉到若沁仿佛因为他的那些话感到不悦,微皱眉然后假装不知问道。

  若沁此时一脸苦相微低着头,捂着自己依旧空瘪的肚子,掩饰着自己的不满足低声道:“嗯嗯对啊,果然是有钱人做的好吃的,就是和我们做的不一样啦,哪怕再简单,做出来的美食也真是比山珍海味都吸引人呐。”

  “你不必这么小心翼翼的。这里是我的房间,有我在,不会让你再继续被为难的。”

  “很感激恩人这么说,但是,面对恩人我不必顾虑太多,不然恩人也不会允许我留下来还给我准备吃的不是?也或许是饿极了才会觉得异常好吃,可是刚刚我的真实感受就是如此!”

  虽然言语够坦率直白,却隐隐有着恰媚讨好的味道,却不让人反感,而是听起来哪怕明知道是虚假也感到很是舒适呢。

  果然啊,只是言语方面和那位有一点点相似,却完全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她的纯真她的可爱,还有那隐隐散发的楚楚可怜和天真无邪,是这世上不可多得的珍宝。而这位呢,虽然也很可爱有趣且坦率直白,却也有股当今世人几乎人人皆有的精明和狡黠,被世俗熏染后的渐渐要变色的世故和狡猾。

  “恩人,请问还有粥喝么?”

  若沁此时索性抛弃掉淑女才会端着不放的矜持和含蓄,一脸苦相的看着拓麻同时继续捂着肚子。

  等到若沁终于一脸满足的再次连喝三碗粥的时候,她此时看着走到窗户边,静静的陷入沉思的拓麻。小心翼翼的开口:“恩人?”

  “呐,你吃好了么?”

  拓麻此时转过身,那一笑倾万世的笑颜直晃得若沁再次强按下自己那扑通乱跳的心。

  “嗯嗯,说起来恩人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呢。“

  若沁此时一口一甜蜜蜜的恩人叫的甚是溜口,脸上也努力挤出甜蜜蜜的微笑,然后低头不敢看着拓麻。

  而此时,拓麻却温柔有礼的开口,戳破了若沁的那点小心思:”我们这特殊的群体,不是你这个柔弱的人类可以参加的呢,如果让你感到不适,还请理解!“

  啊!被看出来了啊!。。。。。。第3章 3

  他是在最最紧要的关头,及时的拯救下自己,并且收留自己不被那些对自己的血贪婪,想随时扑上来猎杀自己的怪物的救命恩人,也是那有着柔眷众生的温柔笑容的阳光美男子。

  虽然现在,他还未成长为真正的美男子,但是光这个脸蛋隐隐显露的祸水颜色,他的未来,是怎么样的迷倒万千颜色便已经容易得知了呢。

  我到底。。。。。。是为何宁可丢失那份必须坚持的理智,也要坚决的想办法和他们这些祸水有什么羁绊呢?

  倘若他们真是那充满传奇精彩的那群人,那么,这份传奇,我想稍微为他点缀色彩,哪怕是不起眼的,也是不被允许的么?

  ”我。。。。。。“若沁此时苦恼的挠挠头,然后回避那对依旧柔意浓郁的绿眸对自己的审视。

  然后,她鼓起了勇气,说出了她最真实的想法:”我想,寻求你们的帮助,我想。。。。。。让你们能够赐予我变得比现在的我强大的机会!”

  “如果真的存在吸血鬼理人这个行业,那么,我希望我能加入,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回报你们的恩情!”

  “并且,我。。。。。。我想,我想。。。。。。”

  若沁此时不禁再次羞涩的支支吾吾,因为对面那双绿眸平静的看着自己,却无形间对自己隐隐有逼迫的感觉吗,仿佛非得逼着自己说出别的。

  “我不希望就此和恩人成为可能永远都不会见面的陌生人!。。。。。。因为,我想和恩人成为朋友!。。。。。。还有那位有着美丽酒红色双眸的恩人!”

  就在若沁此时紧张且断续的说着,拓麻此时轻笑了下,然后鼓鼓掌,扭过头看着门口:“枢,抱歉哦,让你久等了呢。”

  哎呀,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啊!若沁此时惊异的张开口,半天都反应不过来。随后,才激动的站起来,指着此时笑的一脸歉意的拓麻和面无表情的枢激动喊道:“总不是你们联合起来,想试图了解我什么信息的吧!”

  枢此时一身黑色风衣,依靠于门口处神色淡漠沉静,那对酒红色的隐隐散发无边沉漠的眸子仿佛空视一切般,那里,映照不到任何的景色和事物。“都是无关紧要的呢!”

  他此时走了过来,稳步的脚迈却不禁让若沁感到些许紧张。随后,她此时顿感那股倦意再次袭来,随后,整个人立马扑通倒了下来。

  “枢,我感觉,她应该不会有危险的吧。。。。。。”

  拓麻此时立正在一旁,看着枢此时对若沁看着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然后,他此时低下身子,将头放在若沁的脑袋上方,然后,渐渐的从手掌幻化出一圈光,在若沁的脑袋上空烁烁发亮,可是。。。。。。

  只是些和若沁小时候有关的一些记忆而已,有快乐的,幸福的,也有痛苦的,忧伤的,但是,那是所有的普通人类都经历的相似的普通的悲欢离合的故事。。。。。。

  拓麻此时已经全然看呆了,因为他看到了那份记忆里,有若沁成长为18岁成年人时的样子,还有她在那个年龄绽放的如花般姣好的容颜和她那个年龄不幸的爱情故事遭遇。。。。。。

  而这个女孩,在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前也是位聪明机灵,纯真可爱的女孩,那些不幸仿佛让她的纯粹就此褪去,变得如世俗般精明多疑,自私自我,而且。。。。。。

  “还真是贪婪的小女孩啊,不过,这份贪婪,只是为了让自己获得保护和安全的。。。。。。”

  “就像你说的,她当然不会有危险,却有着让人钦佩不已的勇敢和坦诚。”

  拓麻此时笑着以一副很是轻松的口吻说到;”呐,枢,你不是说了,优姬一个人很是孤单么?“

  ”而且,你也很不欢迎那对双生子的突然到来吧?“

  枢此时嗯了下,平淡的口吻里有着隐隐的不悦:“与其可能让那对双子和她可能成为伙伴,倒不如满足这位叫若沁的女孩的愿望,她不是渴望强大么?”

  “强大的人,最基本的具备她算是勉强有了,接下来,算是对她的考验吧!”第4章 4

  若沁真的没想到,她的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呢。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雪白的床单,柔软舒适的被褥。。。。。。比刚刚不小心躲进拓麻房间的漂亮环境更为简单陌生。不过至少呢,我现在是安全的呢。

  连自己的衣服也。。若沁此时看着自己被换下的一身普通衣服忍不住想起自己的那身便装。因为自己身体的缩小。那些衣服显然是不可能跟着我缩小。试想一个小孩穿着成年人的衣服被穷凶极恶的吸血鬼追赶。那样该有多么狼狈。

  “他们看起来最多10岁的样子。如果真是漫画的世界里。或许?现在是哪个时期?难道黑主学院还没建立?夜间部还没建立?而漫画里的主人公们都在自己家里的吧。”“如果学院已经建立的话,那么,零和优姬的年龄也和我现在差不了多少吧。他们大概还未升入高中吧?因为看拓麻和枢的样子不像是成年的样子啊?那无论是动画还是漫画里的第一章所发生的那些事。大概我想亲眼目睹得等个三四年了至少。”若沁此时下了床。看着这个房间继续思考着。。。。。。

  “你醒了?”这时房间门被推开,一个看起来面容可爱个子娇小的女孩带着微笑向她走来。

  只见她身着一身枣红色的套装,上面是红黑格子样式的针织毛衣开衫,下面是同样的毛裙子,脚上一对同样格子袜子,一脸温和纯真的笑容,犹如这世上最纯粹的天使让人心里不由得萌生好感。

  ”你现在还好么?“她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一脸关切的看着若沁,若沁此时看呆的样子,让女孩不禁担心起来:“你?没事吧?”说着,还伸出手捂着若沁的额头,这下若沁立刻反应过来,连忙笑嘻嘻说道;"没事哦,谢谢你!“

  ”说起来!请问你是?“若沁此时小心翼翼的想确认下某个事实,总不会是女主吧?

  女孩此时对若沁绽放了纯真的笑容,笑容中略带羞涩和拘谨:”你好哦,很高兴见到您,我是黑主优姬!“

  这是在自己家啊,怎么还这么害羞和拘束呢?若沁此时不禁疑惑,随即立马同样笑着:”你好哦,也很开心能见到您,我是。。。。。。”

  原本紧闭的房间门被推开,秀丽俊逸的面容出现了,他高大修长的身子慢慢走来,像是夜的王子那样优雅端然。若沁此时一愣,然后便看到了优姬此时欣喜且羞涩的看着那个男子:“枢大人?!”

  面对谁都是那样的面无表情,唯独面对优姬。。。。。。若沁此时连忙跟着礼貌喊着,然后留意到枢的目光看到优姬时,那隐隐的宠溺和珍视的意味流露了出来。

  “优姬,好久不见了哦。你最近还好么?”

  “嗯嗯,我很好,谢谢枢大人的关心哦!”

  优姬此时开心且略带局促的神态,让人看之不禁生出一副想好好的全力爱护的感觉,哪怕是自认感觉迟钝的若沁也不禁这么认为着,这大概便是强者对爱慕的异性的本能的选择吧。可是,强者若是只是一味的保护弱者,弱者却不能对强者有任何的帮助,那么这位强者是不是太累太疲惫了呢?难道强者真的会一直如此心甘情愿的么?恐怕对于这位枢,便是心甘情愿的吧?

  “若沁,是么?。。。。。。”枢此时突然间看着此时低头做思索状的若沁。若沁此时听到枢这么冷不丁的喊自己的名字,满心的惊异和疑惑,然后连忙反应过来:“是!恩人!我在!

  ”饶是见过诸多场面的枢,对于若沁此时那反应的莫名其妙也不由得微愣,这感觉,怎么自己好像无意间有了一位呆愣且自作聪明的部下呢?

  而若沁此时却是这么想:看这样子,我会被留在这里的可能性很高啊,我得好好的表现别让人家对我不放心才是啊。

  “若沁?好好听的名字啊!”优姬此时在一旁不禁赞叹道,若沁此时听着这声真诚的赞叹,不由得得意的想:那是自然了,从小到大,因为这个名字,都误以为我是才女呢。财女还差不多其实。。。。。。

  “优姬,你好像很喜欢若沁呢?”枢此时温柔的双眸看着此时点头应的优姬

  。优姬此时那双明亮的双眸满是欣喜:“枢大人,她好漂亮。。。。。。也好可爱呢。”

  “她和我一样,接下来要成为我的家人么?”

  咦?!

  若沁此时刚想仔细问为何优姬对自己会是这么个感觉,此时,一下带着很是滑稽感十足的卡哇伊的声音响起,同时又那么点怪异:“哇!优姬啊!我和你是一样的感觉哦!”

  “你是不知道啊,这个孩子刚刚的表现真的是很令人惊讶也很佩服呢,刚刚遇到吸血鬼了,她啊,可真是。。。。。。”此时,一位无论是个人装扮,还是言行举止都有着浓浓的遮掩不住的卡哇伊味道的男人走来,看着这位穿着粉色厨娘裙装扮的,带着眼睛梳着头,满脸兴奋装的大叔,若沁此时呆呆的听着他的那些形容,顿感:原来我那会真的很大无畏很巾帼风范么?

  咦,原来我这么牛啊,哈哈!。。。。。。她不禁原地乐的笑了出来。不过呢。。。。。。好像,未免也太啰嗦了吧。

  若沁此时疑惑的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然后听着这位卡哇伊大叔在那里继续滔滔不绝。

  好像大概算起来,已经快一刻钟的时间了吧?看着优姬也渐渐的浮现出无奈且不耐烦的笑容,还有枢虽然依旧镇静却也隐隐不愿意继续听的样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6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