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绝品妃穿越记小说洛欢宴紫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绝品妃穿越记小说洛欢宴紫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当穿越成为一种罪恶

  洛欢坐在床边上,此刻正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顶莲青色的帐子,绣满了竹报平安的纹样,低垂的帐幔把整张床隔成了一个小空间,床很宽大,貌似材料是酸枝,床头还刻满了葡萄,蝙蝠等象征多子多福的图案。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拔步床?号称穿越第一现场的拔步床?

  她立刻坐起来举起袖子放到面前,果不其然,水红色的绸缎,袖口描金,露出的一截手腕上还戴了个羊脂玉镯子。

  或许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让她忍不住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冷还是因为受惊过度而情不自禁发出的颤抖。

  随后,她在这个房子里转悠了不下两个钟头,把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仔仔细细的搜刮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关于现代的产品信息。

  于是,她最终累倒在床上,躺在大床上看着头上的青砖而并不是石墙,终于肯接受这一个看似恐怖实则真实的信息。

  她,真的是穿越了……

  不过,她穿到哪里呢?

  这时,身体主人的记忆陆续涌向在她的脑海。

  这是个架空的异世大陆,由大周,南楚,北蒙以及南诏四个国家组成。

  本尊的身份是南楚的七公主洛欢。

  虽然是个公主,但是她生母位份低微又早逝,爹又不爱,让她长期过着在被欺压的生活,活脱脱成了软弱可欺的废材一个。

  大周打败了南楚,作为战败国的南楚,便用了和亲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将一个公主和大量的赔偿品一起打包送到大周。

  远嫁他乡没人乐意,于是南楚皇帝终于发现他还有一个叫做洛欢的女儿。

  这个被忽略许久的女儿终于有了点价值,于是她就像一只被洗刷干净,扎上大红绸子放在漆盘子里被送上祭坛的猪,走上了和亲异国的不归路。

  她要嫁的人也不怎么样,是大周的三皇子宴紫轩,听说是个沉迷于声色犬马的酒色之徒。

  所以无论从婚姻,学历,事业等各方面来讲,本尊的一生都是可悲可叹,饱受封建礼教毒害的一生。

  而本尊的记忆是终止在昨天晚上,大约十二个小时以前,洛欢一行抵达大周京城之后,被安排在皇家驿馆住下,吃过晚餐后她忽然觉得头晕目眩,然后就听到有人大呼走水,再后来画面就成了一片雪花点……

  这时,洛欢也仔仔细细的想了想,自己在没穿越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只记得当天上班的清晨,许久不来公司视察的总裁,忽然就从国外直接飞到公司的门口,等着员工们的大驾光临。

  她也只不过抱着看帅哥的心态,跑到大厅之中前来观摩,后来,只听见旁人的一声尖叫和小心之后。

  那个由世界顶级设计师设计,耗费一万一千一百零一颗施华洛世奇水晶的超豪华大吊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居然诡异般的脱离了墙体,以一种流星赶月的姿态掉了下来,还不偏不倚的刚好砸在她和原逸扬的脑袋上……

  她想,很有可能在这个时候时空发生扭曲,她们之间的灵魂互换了。

  把本尊的记忆大概梳理了一遍,她渐渐有了些底气,出身低怕什么,废材也可以逆转大翻身的,这个年头,除了皇上皇子之外,谁还怕?

  不过,等等,她在记忆力找到了什么?第2章 遇到高富帅老乡了

  这个世界曾经出现过大量穿越人士,然后……各色穿越者隔三差五来到某个时空扇扇蝴蝶翅膀,开开连锁火锅店,建设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要不盘个成衣铺弄个时装发布会,引领下时尚风潮什么的。

  其实这也没什么,毕竟是一件利国利民,功在千秋,促进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好事。

  不过,有些个别胆儿肥的穿越者,尤其是那些前世是特工啊,特种兵啊,杀手……总觉得自己高人一定,要在这个世界干点特别的事情。

  比如:杀人越货、倒卖军火、谋朝篡位……哗——,一场史无前例穿越者和本土居民的大战开始了。

  最后,缺乏民众基础和本土优势的穿越者完蛋了。这个世界的本土居民开始终结反思,觉得一切罪恶的源头在于穿越者。这个世界不应该存在穿越者。

  为了避免再发生差点灭族的战争,四个勾心斗角的国家难得一致通过反穿越法律。

  简单来说,穿越者,杀无赦!知情不报者,杀无赦!举报者,赏金千两!

  洛欢睁大眼,觉得所有的美好瞬间远去。

  MMD,这叫她这个穿越人士情何以堪啊?

  正当洛欢急得热汗冷汗瀑布汗齐飞时,“吱呀——”门被推开了。

  谁啊?丫鬟?还是嬷嬷?

  他们会发现她是传说中恶魔般的穿越者吗?

  洛欢害怕地吞咽口水,盯着被掀开的纱帐。

  然后她彻底石化了……

  原逸扬!

  确切的说,是原逸扬的古装版。

  洛欢暗暗掐了一下手掌,尖锐的疼。没错,就是他。

  她记得那天在写字楼的大堂,她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张脸,线条深刻,鼻梁高挺,以及那双幽深冷峻的凤眸。

  只是不同的是,那天他穿了一套裁剪优良的深色套装,深沉内敛。而眼前的人,一袭朱紫色绣云纹兽吻的蟒袍,束着金冠,更显器宇轩昂,华贵张扬。

  难不成,原逸扬也穿越了吗?

  不会这么狗血吧。穿越还能遇到老乡?

  而且看这造型,起码是个亲王级别的。

  洛欢停留在被戳瞎钛合金狗眼的震精中愣了片刻,继而又狂喜起来。

  人在亢奋的状态下,经常会做出一些不计后果的事,洛欢在看到眼前这张英俊又熟悉的面孔后,色令智昏之下,她决定马上与之相认。

  她开口了,声音因为激动有点颤抖:“原……”

  电光火石的刹那,“反穿越定律”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在脑中光速跳出,洛欢抖了个激灵。

  等等,万一他不是原逸扬,而是同原逸扬一模一样的古代男人,怎么办?

  “穿越者,杀无赦!知情不报者,杀无赦!举报者,赏金千两!”

  洛欢吞咽口水,把“逸扬”两个字被她生生咽了回去。

  高富帅小伙伴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亮光,他笑眯眯的看着洛欢:“公主刚说什么?原什么?”

  洛欢苍白无力的补救:“我是说,原来如此。”

  “……”

  就算他真是原逸扬,有反穿越定律这把明晃晃的大刀在脑袋上悬着,谁也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算了,还是先当公主吧。

  不过屌丝当太久了,猛然换个公主身份有点不习惯。

  公主应该是什么样的,高贵冷艳?还是甜美矜持?

  洛欢的脑袋里猛然间就想到了曾经看过无数本的宫斗小说,没想到这下可派上了用场,这年头,谁还不会几句甄嬛体啊。

  洛欢用宽大的广袖遮住了脸,模仿者古人说话的语气道:“这位公子,擅闯女子闺房似有不妥之处。”

  古装版原逸扬大有深意的说:“公主,可是,这里是在下的房间。”

  纳尼!这里居然不是她的房间?你丫的穿越不按套路走啊!

  洛欢的心里默默的咒骂了一句,也顺带将原逸扬骂了进去以示解恨,她用宽大的广袖擦了擦额头边角上滑落而下的冷汗,冷幽幽的想尽办法来圆过去。不料……第3章 风流王爷

  他却先开了口:“公主所下榻的驿馆昨夜忽然起火,小王正好路过,因火势甚大,公主又昏迷不醒,小王见公主身边也无仆从照料,所以只好自作主张将公主带回,得罪之处还望公主原谅。”

  洛欢听着他的解释,脑海之中的疑问也越来越大。

  第一、他怎么会这么巧,刚好在驿馆起火的时候路过,而且还知道她住在哪间房。

  第二、驿馆怎么会突然起火?

  第三、她就算是个废材,身边怎么会没有伺候的人。而最重要的一个疑问,他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他刚刚自称小王,究竟是几个意思?

  洛欢试探道:“还未请教公子?”

  往往怕什么来什么,古装版原逸扬说:“在下宴紫轩。”

  宴紫轩?她未来的夫君?传说中的酒色之徒?

  洛欢觉得头很晕,一个不稳就往后倒,宴紫轩眼明手快扶住了她。

  胸前的云纹兽吻图案忽然在眼前放大,一股淡淡的龙涎香浮在鼻端,头上方有温热的气息,靠的好近,洛欢的心猛一跳。

  这么快就有互动了?

  洛欢的心越绷越紧,就在她以为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点小暧昧的时候,宴紫轩又好整以暇的坐回去了。

  他修长的手指抚过衣摆上的缂丝纹样,笑咪咪的说:“公主可是第一次来大周?”

  洛欢的心中庆幸中带了点莫名的小失落,她老老实实的回答:“是啊。”

  宴紫轩的思维相当有跳跃性,就在洛欢以为他准备聊聊大周风土人情,奇闻异事的时候,他说:“公主的头还是觉得很晕吗?”

  好像是有一点,洛欢点点头。

  宴紫轩意味深长的看了洛欢一眼:“公主之所以觉得头晕,是因为中了迷药的缘故。”

  中迷药?原来还有隐情?一个公主被人无端的下了药,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深究的事。

  不过洛欢目前更关心另一件事:“那迷药可会对身体有损伤?”

  宴紫轩凤眸一挑,怜悯的眼神里还带了点不怀好意:“当然……”

  看着洛欢的面部肌肉相当不自然的抽搐了两下,宴紫轩又说出下半句:“不会。”

  洛欢的心脏猛地一跳。这是多么富有现代气息的语言方式啊!如果他真的是原逸扬,那么她在可怕的穿越旅途将不再孤独!

  洛欢半眯着眼,决定冒险试探一下。

  可她正想开口的时候,一个女声在外面响起:“王爷,药已经好了。”

  宴紫轩立刻恢复淡然的表情,变脸速度之快堪称表情帝。他淡淡道:“进来吧。”

  帘子一挑,一个头梳双髻,身穿莲色衣裙的侍女端了个托盘走进来,托盘上是一个冒着热气的碗。侍女小心翼翼的把碗放在床边的矮几上。

  洛欢扫了那侍女一眼,容貌清秀,身量略有些纤弱,但也有一番柔弱之美。

  侍女经过宴紫轩的时候,眼波有意无意的往他身上瞟了一眼,颇有点挑逗的意思。

  宴紫轩很配合的对那侍女展颜一笑,眉梢眼角无不慵懒又轻佻。

  两人眉来眼去,完全无视旁边还有一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不要这么暧昧好不好!

  被当成空气的洛欢尴尬了,不过她在尴尬之余又觉得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明白了!第4章 本尊的历史遗留问题

  这货除了长的像原逸扬,行为举止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虽然在现代作为一只小虾米是不可能零距离接触到原逸扬这样的大总裁,但是关于他的各种专访洛欢在各种杂志报纸倒是看了不少。

  原逸扬其人十分低调内敛,处事严谨,滴水不漏,年纪轻轻就继承了家族事业,成为金融界一颗冉冉升起的耀眼新星。

  而且此君极少有绯闻见于报端,甚至坊间流传此人根本就是个同性恋。

  宴紫轩则截然不同,洛欢本尊的记忆告诉她,此人不但沉迷声色犬马,还是一个虔诚的道教信徒。

  有一个很重要的爱好就是烧丹练汞,修仙练道,尤其擅长双修,他本人更是搜罗了不少美貌姬妾给他充当双修的炉鼎。

  双修,炉鼎,洛欢恶寒,心中的小人默默竖起中指做唾弃鄙夷状。

  眼前的这一位兄台,和小侍女都能暧昧互动,表情之轻佻,神态之放荡,哪里还有现代职场精英的影子,这根本就是个拈花惹草的古代纨绔嘛。

  两者一对比,她立马觉得眼前这人面目狰狞丑恶了。

  洛欢暗暗下了结论,这货绝对不是原逸扬。她抚了抚额上并不存在的汗,庆幸的暗想:“幸好没有相认啊。”

  但心里也不免有几分的失落,在这个战乱的年代,却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来协助她,伴随她左右。

  宴紫轩一挥手,侍女退了下去,转身的一刹那还不忘向他投去一个幽怨的眼神。

  洛欢的心里强忍着恶心。

  宴紫轩当然不会知道她此刻对自己的腹诽,很自然的端起碗,用勺子缓缓的搅动里面深色的汁液:“公主体内余毒未清,用了这药之后就无大碍了。”

  他这是准备亲自喂药?洛欢一想到他刚才与侍女挑逗的摸样,便不由自主的就往床里缩了缩。

  宴紫轩故意把脸一沉,把碗往桌上一顿,表情相当严肃:“怎么?公主莫不是不信小王?如果公主想继续头晕,那这药不喝也罢。”

  头确实还晕,可是她也得敢喝这药啊。

  宴紫轩扑捉到她的表情细微变化,眼波一转,口气温和不少,还透着丝丝诱惑,嘴唇的弧线性感魅惑:“你当真不喝?”

  洛欢刚咽了口吐沫,宴紫轩就端起药碗喝了一口,紧接着他长臂一舒,搂上她的腰。洛欢下意识的挣扎,可宴紫轩根本不给她机会,抬手就扣住了她的手腕,然后把她的手紧紧的包在他手心里,很暖。

  洛欢动弹不得,任由他的俊脸放大,长长的睫毛扫到她的脸上麻酥酥的,沾了药的薄唇有意无意的触到她的脸。

  几厘米的距离,两人的呼吸缠绕在一起……

  洛欢突然惊醒过来,小宇宙爆发,大叫了一声:“非……”

  脑中再次闪过反穿越定律。

  声音戛然而止,“礼”就这样卡在洛欢的喉咙里,不上不下。

  宴紫轩被她吓了一跳,含在嘴里的药顺着喉咙就滑了下去,还有不少岔进了气管,呛的他面红耳赤,猛烈咳嗽起来。

  暧昧诱惑,以嘴渡药的YY气氛就这么被洛欢破坏了。宴紫轩的咳嗽好容易平复了,那脸色相当的不好看,杀气十足,王霸之气尽显无疑。

  等宴紫轩的呼吸频率正常了,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公主方才说什么?非什么?”

  宴紫轩的脸还近在咫尺,洛欢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嗫嚅道:“非……非常好。”

  “非常好?”宴紫轩再次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容颇有点像神话片里的狐狸:“公主的意思,是这药呢?还是本王喂药的方式?”

  这是赤裸裸的调戏啊!洛欢把心一横:“其实,这个是我的口头禅。”

  “……”

  空气冷凝了,气氛尴尬了,洛欢看了一眼桌上那碗被宴紫轩喝了一口的药,又偷偷瞟了宴紫轩一眼,他的脸色平静,眸子里却隐隐有些饶有兴趣的玩味。

  这很可能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片刻宁静,为了防止宴紫轩再干出什么让人措手不及的事。

  洛欢决定豁出去了,她端起碗,闭着眼睛皱着眉猛喝一口,谁知舌尖竟没有感觉到苦涩的味道,那药酸酸甜甜,入口回甘,味道居然很不错。

  这是解药吗?洛欢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宴紫轩忽然凑近来,无比温柔道:“公主莫不是觉得这药难以入口?要不本王喂公主喝吧。”

  洛欢听到他这么一说,连忙用手按住碗口,笑道:“不劳王爷费心,本公主自己来就好了。”

  不就喝个药么?宴紫轩喝了都没事,怕什么!就当喝可乐了。

  于是洛欢左一小口,右一小口,喝的兴高采烈,嗨皮无比,完全无视坐在一边已经满脸黑线的宴紫轩。

  药不但好喝,效果好像也不错,一碗下肚,这头立马就不疼了。

  虽然宴紫轩的举动是过了点,但是毕竟他的出发点是好的。洛欢觉得自己难免有点小人之心了,她惭愧的低头小声说:“多谢王爷。”

  宴紫轩笑吟吟的用手轻轻拍了拍洛欢后脑勺:“未来王妃有难,小王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洛欢也回笑,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谁要当你的王妃。

  洛欢缩了缩脖子,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第5章 禁断之恋

  宴紫轩为什么会救她,难道真的是因为他们即将成婚的缘故?这个理由也太肤浅了吧,似乎宴紫轩对她的情况很了解啊。

  洛欢脑中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她身边早就有了宴紫轩的人。

  就在洛欢化身为神探,推理心中疑点时,外面有人禀报:“王爷,驿馆的火势已经被扑灭了。”

  宴紫轩冷然:“公主的住所可有波及?”

  那人道:“回王爷的话,整个驿馆只有后厨和后厨旁边几间堆放杂物的房间被毁,并未波及到公主的住所。”

  宴紫轩颔首:“知道了,你下去吧。”

  宴紫轩看了洛欢一眼,薄唇浅勾:“公主若是觉得这药还能入口,不如本王日日熬好了给公主送去?”

  他是在下逐客令吗?经过刚才那么一闹,洛欢都快忘记还有驿馆火灾这么回事了。

  火灭了,该回哪儿就得回哪儿了,不然堂堂一个公主莫名失踪,传出去这事儿就闹大了。

  洛欢抄着甄嬛体咬文嚼字:“王爷有心了,这药入口酸甜,味道竟是极好的,我这会子已然觉得好多了,王爷千金贵体,这等不打紧的小事便不劳烦王爷了。”

  宴紫轩如墨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不明笑意:“好,本王这就派人送公主回驿馆。”

  宴紫轩属下的汇报果然属实,洛欢回到驿馆之后并没有看到想象中断壁残垣的重大火险事故现场,从侧门走进她住的小院子,放眼望去一切整洁如初,完全看不到被烧过的痕迹。

  看来宴紫轩并没有骗她,她的昏迷真的是因为中了迷药,和火灾没有关系。

  但是让洛欢奇怪的是,当她出现在院子里,她身边的服务人员居然一点特别的反应都没有,向她行礼,服侍她洗脸换衣,一切有条不紊,熟练而平静,好像对他们的主人失踪了一夜这件事毫不知情。

  这太诡异了,诡异的让洛欢一度怀疑她穿到了古代版的盗梦空间。

  正当洛欢觉得气氛不正常的让她有点抓狂时,一个丫鬟告诉她:“瑾王来了。”

  来人是洛欢的哥哥,南楚的大皇子洛嘉,瑾王是他的官方称谓。洛嘉目前的工作是本次和亲的

  送亲大使。

  一听洛嘉来了,洛欢本能的打了个寒战,这不代表洛欢怕了他,而是从本尊记忆深处涌上来的一种不知名的情愫。

  洛欢本尊把未知的前途硬塞给了她这个异世灵魂,顺带还附赠了一个秘密。

  洛嘉和洛欢有私情。

  洛欢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华丽丽的禁断之恋啊,不穿越则已,一穿越就是买一送一的重口味节奏啊。

  洛欢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胡榻上,一双华丽的缎靴和绣了松鹤长春图案的一角锦袍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洛嘉从外观上看,那绝对是个斯文有礼,温润如玉的翩翩佳公子,可是洛欢本尊的记忆告诉她,这只是假象。

  如果非要在这个世界里找一个貌似忠良,内心奸诈的典型,那么洛嘉绝对是一个很“假”的吐槽对象。

  洛嘉很自然的就挨着洛欢坐下,他靠的太近让洛欢无端端觉得有点冷,往一边缩了缩,

  洛欢本来想着洛嘉这小子来找她,肯定是要询问关于她昨晚失踪的事,谁知洛嘉丝毫不提,他看着洛欢的侧颜,温和的替她抚了抚颊边的碎发。

  洛嘉的手指冰凉没有温度,像一条滑腻阴冷的蛇在皮肤上蜿蜒,明明是在笑,却表里不一。

  洛欢现在的心情是既忐忑又恐惧,本尊也算是一朵奇葩,大概是过久了暗无天日的深宫生活,情感方面也难免有些压抑和扭曲,居然和自己的哥哥搞到一起去了。

  虽然在相对保守的古代,两人的关系还只停留在精神层面,但是洛嘉作为和洛欢本尊最亲密的男人,只要他稍加留意,就可能发现此洛欢非彼洛欢。

  洛欢叹口气,比起不知根不知底的宴紫轩,眼前这位显然要难对付多了。

  洛嘉温热潮湿的气息喷在洛欢的耳畔:“怎么不说话?可是觉得身体不舒服?”

  那种气息让洛欢相当的暧昧,她不动声色的尽量和洛嘉拉开一点距离。

  本尊对洛嘉的感情很复杂,爱恨怕交织在一起难解难分,所以当洛嘉靠近的时候,除了那种莫名的情愫,洛欢还感觉到了一种来自灵魂深处深刻的恐惧感,让她忍不住微微颤抖。

  于是洛欢决定装哑巴,低着头盯着地毯上的缠枝莲纹样发呆。

  一时无话,在这种外人看上去兄友妹恭的和谐气氛中,洛欢有一种预感,洛嘉这个时候来看她,绝对不是出于什么情意。

  果然,在沉默了良久,洛欢几乎要把地毯盯出一个洞之后,洛嘉开口了:“以前你一直不肯把那件事告诉我,无非是我总不能护着你,守着你,让你在宫里受了委屈,你心里对我有气也是自然的。只是你如今有了好归宿,有些事情也该做个了结了。”

  洛欢忍不住冷笑,就说吧,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6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