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仕途:崛起之路小说秦书凯王娟柳橙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仕途:崛起之路小说秦书凯王娟柳橙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代价

  那一年的夏天,天似乎和人作对,异乎寻常的热。

  大专毕业分配到陵水县发改委的秦书凯,作为单位里资历最浅的小办事员,每天的工作除了打扫卫生,就是在科长的指挥下干些杂事,这不,下午刚上班,2点钟多一点,科长就到秦书凯所在的办公室,说;

  “小秦,县政府有个文件,立即去拿一下。”

  大热天,狗日的,让人出去那什么鸟文件,这不是要人命吗。

  秦书凯父母是农民,他是家里唯一考上大学成了人人羡慕的吃皇粮国家干部,尽管秦书凯外表看起来潇洒倜傥,一表人才,为人也忠厚善良,因家境贫寒的原因,想要在一个城市立足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有人说,现在的社会是有钱人的社会,其实,那个朝代都是这样,不过是表现出来的方式不一样而已,作为秦书凯要想生存,不仅是经济方面的压力,也要面临工作上的无形压力,因为单位很多人对他的态度,是和他各方面的情况有联系的。

  秦书凯没有什么优越的先天条件,只能接受一些不公平的待遇,暗骂了科长狗日的很多次,甚至发誓有一天一定把科长弄到手,狠狠的日几次,报复科长这样对自己,不过科长虽然有点姿色,但是确实是老了。可是行动上确实很无奈,必须无条件的执行科长的指挥。

  看了看周围的几个同事,大家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秦书凯的办公室总共坐着四个人,科长邱大姐,副科长陆长生,办事员王娟和秦书凯。

  听到科长这样指挥秦书凯,坐在那边的陆长生,端起杯子喝水,似乎没有听见。而另外一个人,王娟,长的很好看,刚结过婚,据说男人某乡里党委书记的儿子,虽然品行不怎么样,家境却比较殷实,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到班上。

  这就是特权,有背景的人才能有的特权。

  出了办公室,到了楼下的时候,竟然遇到刚上班的王娟,不知道这个女人没有到办公室,这个时候准备到哪儿?王娟推着木兰摩托车,问道,秦书凯,这个时候去哪儿?

  秦书凯看到王娟,心里很是激动,这个女人永远是那么让人激动,长着一张精致的面孔,头发是中分,自然的长发,没有绑起来,就那么披在肩膀上,脸上架着一副粉色的眼镜,眼镜后头是一对无时无刻都在勾动人们心弦的眼睛,还有那傲然的身材,那纤细不堪一握的小腰!

  “去政府办拿文件!”

  “天很热,我也到政府办去有点事情,我带着你,这样也快!”

  王娟和秦书凯是同岁,早工作几年,有很多的经验,很能控制局面,在单位能够得心应手,对秦书凯这个比较帅气的大男孩,其实就如男人看漂亮的女人一样,心里还是很有好感的。

  听到这句话,秦书凯心里很是激动,能坐美女的摩托车,到时候搂着美女的细腰,嗅着特有的气息,那也是快乐的事情。

  “走吧!”

  在秦书凯沉思美好的想象中的时候,王娟已经发动了着摩托车,坐了上去,一条修长的腿已经放在踏板上,另外一条白嫩修长的伸长正好让脚支撑着保持车的平衡,等着秦书凯。

  上车了,坐在后面,秦书凯心里完全的活跃了起来。

  看着美女白白修长的脖子......,不得不遐想很多,假如能够.......可惜她结婚了.....

  秦书凯根本就没有想到,他坐上王娟摩托车的时候,有个男人看到了这一切,回到办公室后,给谁打了一个电话。

  后来,秦书凯就把手放到了女人的腰上,说自己不习惯坐摩托车,害怕掉下来。

  王娟没有说什么,抱着女人的细细的腰,秦书凯很是激动。

  一路上,瞎想很多。

  到了政府办,拿了文件,回来到了楼下的时候,秦书凯刚从摩托车上下来,就看到有几个人走了过来,仔细一看,很是吃惊,来人是同事王娟的丈夫董云霄。

  来人的眼睛都是火。

  秦书凯心里吃惊,狗日的,刚才自己可是搂着王娟的腰,难道被这个男人看到了,那可是麻烦的事情那,再说,这个董云霄怎么到这来了?还没转过弯来,董云霄已经冲到秦书凯面前一副怒不可遏的口气质问道;

  “秦书凯,你小子胆子够肥的,敢勾搭我老婆?”

  秦书凯的脑袋一下子蒙了,这是什么事情,自己就是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胆子,再说,自己和王娟同事几个月,也就是刚才那个抱了她的腰,谈什么私通,再说,老子一个身家清白的年轻人,即便是想要找个对象也得是个黄花大闺女,怎么会打别人老婆的主意?

  看到董云霄此人的样子,秦书凯立即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这件事要是不解释清楚了,对自己的影响那是很大的,以后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秦书凯站在那边,严肃的口气反驳说:

  “董云霄,你可别血口喷人,我秦书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人,也绝对干不出那样的事情来,你说这话是在侮辱我的人格,也是在侮辱你的老婆。”

  “你他妈这样的人还有人格,狗屁人格,刚才我也是看见了,你他妈搂着我老婆的腰,还说没有私通,你当老子是瞎子,狗日的,今天不把你废了,老子就不是男人。”

  董云霄最近知道老婆王娟怀孕的事情,本来很是高兴,可是当无意中听王娟和一个朋友打电话说孩子都三个多月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因为自己和王娟结婚才两个月,而且婚前王娟从来不允许。

  听到这个消息的董云霄慢慢的调查,从王娟到妇幼保健院建立胎儿服务卡上知道她确实已经怀孕三个多月,很是吃惊,于是就让发改委的一个同学调查王娟来往密切的男性。第2章误解

  调查知道王娟和新来的秦书凯关系很好,于是一次和王娟直接的摊开谈判,说只要王娟说出这个孩子是谁的,那么可以安静的分手,否则,会把这个事情闹大的。

  王娟知道已经瞒不住,就说,既然要离婚了,为什么要告诉你?

  董云霄说,做男人的尊严。

  王娟很是不惜的说,是男人你就自己去调查,何必要问我,你认为你和那些女人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全部都知道,而且知道有两个女人为你堕过胎,其实大家都是半斤八两。

  董云霄说,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和那个刚来的秦书凯关系很好,一定是这个小子的种。

  王娟当时就说,你家不是很有势力吗,去查。

  董云霄说,你不要隐瞒,隐瞒也没有用,敢动我女人,我会让秦书凯这个小子死都不知道如何死的。

  王娟当时就没有和董云霄继续谈下去。

  董云霄看到王娟没有反对,就认定是秦书凯,今天听有人电话说两个人出去的时候,就带人来等着,想不到竟然看到这个小子搂着王娟的腰,更加确定就是这个秦书凯了。

  董云霄继续说,秦书凯,你和王娟的事情,她也老实交代了,现在她连你的孩子都怀上了,你还敢不承认?”

  秦书凯听到这儿,的嘴巴一下子张的老大,短暂的惊愕过后,理直气壮的反问道:

  “董云霄,王娟是你老婆,她怀上了,跟我有半毛关系?你要是不相信,把她叫过来,我要跟她当面对质,不要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可告诉你,董云霄,你要是再敢没有证据胡说八道,当心我到法院去告你。”

  董云霄却压根不信秦书凯这番话的模样,冷笑了一声说,怎么了?你小子便宜占了,又成缩头乌龟了,我跟王娟结婚才不到两个月,肚子里的孩子都三个多月了,你说那孩子跟你没关系,那跟谁有关系?刚才你搂着我女人的腰,那可是很多人都看到了。

  秦书凯见董云霄认定了自己的老婆跟他有一腿,心里不想跟这莽夫多说废话,为了不让这件事成为发改委今天的特大新闻,他脖子一埂,速战速决的口气说:

  “董云霄,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不要胡说八道,现在立即给我滚远点,你要是再敢污蔑我的名声,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董云霄对秦书凯的威胁并不以为然,相反,他伸手一指秦书凯说:

  “今天老子既然来了,就要让你这乌龟王八蛋尝尝偷人家老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让你知道像你这样的人,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

  秦书凯正有些疑惑,这孙子话里到底什么意思,见董云霄一招手,一起来的三个彪形大汉,脱去了身上的衣服,向自己走来,个个身上描龙刺虎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秦书凯起身后退,心里很是悲伤,狗日的,看来今天不会这么简单的过去,要是自己真的日了这样女人,那么也不怕承认,都是真实的是逼毛都没看到,更不要说什么进去过舒服了。

  自己做过的就是今天摸着这个女人的腰,如果说摸了一下,就是这样的代价,这个代价也是太大了。

  这个时候,几个人一步三摇的走到了秦书凯的身前,而董云霄则是和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几个人的老大,站在后面,看着秦书凯,说道:

  “秦书凯,我不知道王娟是如何看上你这样的垃圾,不过我马上就会甩了这个女人,不过对你,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跟我道歉,并且给我赔偿,第二,那就是......!”

  董云霄得瑟的说道。

  “你和王娟的事情和我无关,想要敲诈,毛都没有,至于说武力,老子什么也不怕!”

  “好好好,那今天就只能让你明白一下,在这个时候,到底谁才是说了算的!”

  董云霄看到秦书凯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害怕,这火一下子就上来了,骂了一声之后叫道:

  “哥几个,上,让秦书凯跪地求饶,高唱《求饶》!”

  话音刚落,三五个跟班就嗖的一下冲向了秦书凯。

  几个人冲起来的速度并不快。

  都是一些普通的混混,顶多会抽个烟喝个酒,能快到哪里去?

  不过,这些人打架看起来倒是都挺在行的,几个人冲起来,瞬间就将秦书凯的几个退路给封锁了起来,而那董云霄更是聪明,冲在了那几个跟班的后面。

  这样子等会儿跟班如果先把秦书凯放倒了,那董云霄就能够上前痛打落水狗,而如果秦书凯反抗,那跟班必然会先被打到,自己可以见机行事。

  站在几人面前的秦书凯,眯着眼睛,看似在看着对面那几个冲向自己的人,其实秦书凯却是在观察四周,父亲小时候训练的东西是很实用的。

  没什么高手在附近。

  秦书凯在确定了这个情况之后,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等到前面的人到身前不远的时候,突然上前,对准一个人就是一个扫堂腿,那跟人根本就没有躲闪的能力,叫了一声,倒了下去。

  周围几个人一下子就被吓到了,瞬间就停住了脚步。

  只是那董云霄没有停下里,嘴里还一边喊着啊啊啊的一边往前冲。

  秦书凯看着已经瞬间冲到第一位的董云霄,五指张开,冲到董云霄的面前,一把抓住了董云霄的肩膀,用力一甩,向边上退出几步,倒在地上。“狗日的,还敢打人!”

  董云霄想不到这个秦书凯日了自己的女人,还敢如此的霸道。

  “董云霄,我再说一次,王娟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此事到此结束,否则......”

  “老子不会这么便宜你!”

  董云霄抓狂的叫到。

  “小子,有两手嘛,不过日了别人的女人,不会这么便宜的!”

  那个看是老大的人,从头到尾将这一切都给看了进去,眯着眼睛看着秦书凯说道,一边说着,一边从身后摸出了一根铁棍。

  其他的几个人也纷纷从身后摸出家伙。

  有铁棍,木棍什么的。第3章身体

  这样的闹起来,整个发改委和其他单位同楼办公的人都出来看热闹,机关永远是看客的人多。

  这个时候,有个女人的声音大吼道:

  “你们这是吃了豹子胆了?敢在政府机关闹事?公安局的人已经来了,还不赶紧把手里的东西给我放下,董云霄,你知道这样带人到政府机关闹事是什么后果?”

  是秦书凯的科长邱大姐出来阻止。

  随着邱大姐的一声怒喝,几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男人住了手,看着董云霄,毕竟这个董云霄才是出钱请他们来的人。董云霄冲着邱大姐喊道,邱科长,我也不想这样,可是这混蛋私通我老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邱大姐不相信这些,质问的口气说,古人说得好,捉贼拿赃,捉奸拿双,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单位小秦上了你老婆的床了?你有什么证据吗,没有证据那就是诬陷,话是不能乱说的。

  董云霄伸手一指秦书凯说,我老婆说了,就是这龟孙子主动勾搭他,再说,刚才我也看到这个孙子摸我老婆的身体,难道这个能有假。

  秦书凯尽管对眼前的一切一头雾水,但是刚才摸王娟的腰那是真的,可是这个时候,还是本能的争辩说,邱科长,我没有,我是清白的,至于说刚才的事情,那就是坐她的摩托车到政府拿文件,根本就不是他说的那样。

  董云霄生气了,转脸冲着秦书凯骂道,狗日的,你他妈的也是个男人,干出来就有胆承认,你敢说刚才没有摸王娟的身体。

  有了邱大姐撑腰,秦书凯斗胆直起腰来反驳说,我还是那句话,我根本就什么都没干过,至于你看到的,就是我去政府拿文件,坐王娟的摩托车回来的,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就等着收法院的状子吧。

  董云霄气的又要冲过来动手,被邱大姐一把抓住说,小董,今天给大姐一个面子,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别随便赖到人家小秦头上,再说,你带人到政府机关闹起来,对你也很不好,赶紧把小王先叫过来,我来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董云霄对邱大姐看起来还是比较尊重的,听邱大姐这么一说,挥了挥手,那几个人前来帮助打架的人就走了。

  后来,董云霄到了楼上,呜咽的口气对邱大姐说,这个事情确实是存在的,连孩子都有了,妈的臭女人,还没结婚就给我戴上绿帽子了,你说我能饶得了这对狗男女?

  邱大姐伸手拍了拍董云霄的后背低声劝慰道,小董啊,你父亲也是县里有头脸的人,有事说事,咱们不能胡来,你说你今天要是把小秦给打死了,自己还得搭上一条命,为了那样的女人不值得,不是吗?再说,你说是和秦书凯,那么有证据吗?

  邱大姐的话正好说到了董云霄的心里某个点上,他默许的点点头,冲着邱大姐说,那成,今天我给邱大姐面子,不闹了,不过这对狗男女的事情,你们单位可一定要给我个说法,我董云霄也是堂堂七尺汉子,不能受了这样的侮辱,连个屁都没有。

  邱大姐大包大揽的口气说,董云霄,我和你父亲而是认识的,放心吧,这种事情,就算是你想有心放过他们,我们单位也不会放过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的,你回去等我消息就成了。

  邱大姐跟董云霄低声沟通的时候,办公室外早已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站在外围的人有本单位的,也有外单位的,都是听说了动静过来看热闹的,大家都在焦急的低声询问着,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就打起来了?什么?小秦跟王娟有一腿?连孩子都有了?

  王娟不是结婚了吗?

  哎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众人的窃窃私语不时的传进秦书凯的耳朵里,他感觉自己心中有团火燃烧的越来越旺,恨不得立即点燃某个炸弹之类的物件,把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一帮人全都炸飞到九霄云外去,整件事他自己还没回过神来,身上却已经被众人贴上了诸多标签。

  可以预见的是,经过了这件事后,他秦书凯立即成为发改委甚至是县政府大院里的知名人物了,只是这名声不是什么好名声,在这种声誉的影响下,要是还能找到好姑娘愿意跟自己处对象,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女人真是不能碰啊,摸了一次,就是这样的麻烦。

  难怪上班的时候,父亲对自己说,做人一定要正,千万不要和女人不干不净,世上最难说的事情,就是和女人之间的事情。

  当时对父亲那是不屑啊,一个土八路懂什么,漂亮的女人都没见过,谈什么经验,现在想来,父亲还是有远见的。

  这个时候,邱大姐像是哄小鸡似的两只手围成一个弧形张罗着,说,大家都散了吧,都不要上班了?赶紧的各自回自己办公室去,这有什么好看的?

  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倒真像是一群小鸡被主人赶走一般。

  人走后,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后,里面只剩下三个人,邱大姐,陆长生和秦书凯。

  邱大姐走到秦书凯的办公桌对面椅子上坐下,低声安慰秦书凯说,小秦啊,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你要是没做过这样的事情,组织上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秦书凯听邱大姐的话里竟然也并不是完全信任自己,心里的委屈愈加强烈了,平日里,邱大姐是科长,对自己说话还是信任的,现在,连邱大姐都对此事有了疑心,可见外头的人还不知道传成什么样了?

  秦书凯一想到这里,不由心灰意冷起来,自己可是连媳妇都没找好呢?王娟跟自己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这样害自己啊?可是,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什么要摸人家的腰。

  狗日的,报应,谁让你碰女人。

  秦书凯还是那句话,我和王娟没有任何事情,董云霄这么闹,我不会放过他的,必须给我道歉。第4章真实的男人

  邱大姐问,那个董云霄为什么怀疑你,他和你也没有仇恨,再说,哪个男人愿意承认自己女人和别人有那个事情,哪个男人能够接受这样的事情,所以要找找原因,打打闹闹不能解决问题。

  秦书凯也很是不能明白,说,邱大姐,我也是不能明白,这个董云霄还说王娟都承认了,我那是说了说不清,关键我真的没有做。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邱大姐当着秦书凯的面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后,转脸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这一声叹息倒是点醒了秦书凯,此时此刻,能证明自己清白的人只有王娟,自己一定要找到王娟,让她当众把所有的事情都解释清楚了。

  王娟的心里是最清楚的,她跟自己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两人除了每天在办公室见面外,私底下连一起吃饭都没有过,怎么可能就有了那层关系,还怀上了孩子呢?

  可是,要到哪里去找王娟呢?

  狗日的,当董云霄和自己闹事的时候,王娟为什么不出来,为什么看不到这个女人?

  他妈的,这个女人难道要陷害自己?

  (2)

  王娟此刻也在班上,不过是在发改委副主任刘大明的办公室里。

  刘大明今年四十多岁了,因为谢顶的缘故,头上少有几根头发,有人说,谢头顶的男人性欲往往比较旺盛,谢头顶顶的男人没有阳痿的,这话用在刘大明身上倒是恰如其分。

  刘大明对女人方面的喜好的确比一般男人更加强烈些,年轻的时候如公狗,每天回家都要抱着女人做几次,现在四十多岁了,也是性欲旺盛,每天晚上不熄火,不过不是和家里的老太婆,而是和别的女人。

  王娟肚子里的孩子正是副主任刘大明的,不是别人的,她跟刘大明之间的这一段孽情还得从几年前说起。

  那时候,王娟高中毕业,到县里的化工厂上班,刘大明作为县领导,一次去工厂检查工作,厂领导为了接待好上面的领导,刻意的安排的几个漂亮姑娘当接待员。

  社会上说的接待也是生产力,接待也是润滑剂,很有道理。

  对于做官的,只要接待好了,那么一些的优惠也就来了,包括扶持的资金、优惠的政策、大的项目等。

  工厂安排的姑娘中,其中最漂亮的就属王娟,刘大明一眼就看中了这长相出众的姑娘,没有想到这个厂里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那时的王娟不到二十岁,皮肤白里透红,吹弹可破,一双美目含水般勾人心魄,刘大明只看了一眼,脚底下就再也挪不动步子了,恨不得立即把这个女人压在下面好好的日日。

  那天,晚上的接待王娟就成为刘大明口中的话题,厂领导那是心知肚明,酒席结束后,安排了一场误会。

  理所当然,王娟就是刘大明的舞伴。

  搂着女人在旋转,刘大明的手却很不老实的在女人的身上乱碰,因为厂领导的吩咐,王娟虽然不愿意,但是还是陪着刘大明。

  考察结束后,刘大明那是无法忘记这个女人,私下几次想请王娟吃饭,被王娟拒绝了,作为一个长相比较漂亮的姑娘,王娟对周边男人的奉承早已习以为常,在她心里,尽管刘大明是个领导,可毕竟有家庭有孩子,年纪也比自己大了很多,这样的男人肯定是不能作为交往对象的。

  越是得不到的女人,那越是让人难受。

  刘大明想到了很好的解决办法,那就是给这个女人实际的东西,也许就可以得到这个女人,于是请中间人传话给王娟,承诺可以把她调动工作到发改委上班,只要王娟同意。

  女人的思想动摇了。

  王娟在工厂里是个临时工,尽管是城镇户口,工资却比厂里的正式工要低很多,一旦进了机关单位,那可真是鸟枪换炮了,不仅工资要翻番,整个人的身份也不同于往日了,毕竟是国家干部的身份,这在当时还是比较值得自豪的。

  女人思想上一旦有些松动,就给男人有了可乘之机。

  一个夏日的傍晚,刘大明特意到王娟上班的厂后门口等着王娟,下班时间到了,远远的,瞧见身穿花裙子的王娟在一群人中相当醒目的从门口走出来,刘大明的一颗心差点激动的跳出来,今晚王娟答应了跟他吃饭,他已经把一切准备妥当,就等着小羊入虎口了。

  王娟远远的瞧见刘大明,心里到底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情,有些心虚的自顾往前走,直到走到了偏僻的地方,才脸红的冲着紧跟其后的刘大明叫了一声:

  “刘主任好!”

  刘大明瞧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姑娘就站在面前,真是恨不得立即就把女人给生吞了一般,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有气度领导模样,伸手拍了拍王娟的肩膀说,小王啊,今天请你吃饭,主要是为了谈你工作调动的事情,你也别紧张,需要做些什么,我会详细跟你说清楚的。

  “知道!”

  细如蚊声。

  刘大明后来领着王娟进了一家早已定好的酒店包间,在面带羞涩的漂亮姑娘面前,刘大明起初还装出正经模样,几杯酒下肚后,说出来的话越发显得轻薄起来。

  第5章看个究竟

  刘大明说,什么叫悔不相识未嫁时,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这句话的辛酸之处了,小王啊,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这心就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了。

  王娟的连上立即飞起一抹红晕,在王娟的心里,刘大明主动帮她调动工作,是因为真心喜欢她,这一点她是心知肚明的。

  利用刘大明对她的喜欢,达到调动工作的目的是她心里所愿,她心里的打算是,等到工作调动手续一完成,就没准备再继续跟刘大明周旋下去。

  王娟这样的嫩雏哪里会是刘大明这样的机关老狐狸对手,几杯酒下肚后,姑娘的脸色愈加红润,不擅饮酒的女孩已经有些云里雾里了,久经酒场考验的刘大明却还是一杯接一杯的继续要姑娘陪自己喝个尽兴。

  姑娘终于不胜酒力,于是刘大明顺理成章的把女孩扶进了宾馆的房间。

  姑娘模糊的意识似乎是在拒绝的,但那螳臂当车的拒绝力气,只不过让身上纵横驰骋的男人更加多了几分兴奋罢了,终于姑娘认命般不再拒绝。

  等到姑娘醒来后,姑娘的最初反应是惊慌,哭泣,手足无措,甚至想到了要报警,心满意足的刘大明只消一句话就打消了姑娘所有的念头。

  刘大明说,王娟,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若是把这件事传扬出去了,我被单位处理后,你调动工作的事情也黄了,从此以后,你的名声也就臭了,以后还有哪个男人敢娶你回家,这种两败俱伤的结果对你我来说,都不利。

  王娟含恨的眼神盯着刘大明,软软的说了一句,可是你这样对我,我要你受到惩罚。

  刘大明真诚的口气说,我答应你,等你调动工作进发改委后,想办法提拔你当副科长,再帮你找一个条件好的对象,以后一辈子你都不用再过那种工人的生活,好日子就在眼前,你到底怎么选,我任凭你自己挑。

  涉世未深的姑娘眼里流着屈辱的泪,最终选择了屈从,当她再次被老男人搂在怀里,肆意的侵略时,心里已经明白了一个事实,这辈子,只怕自己是再也回不了头了。

  可是,刘大明却被这个流泪的女人再次的迷惑。其实,对女人来说,第一次接触男人,内心难免会有恐慌,陌生的环境里面对陌生的男人,如何调整心态,以己之软,解男人之悍,征服男人,是每个“不甘心”女人要面对的问题。

  是开始,也是结束;是句号,也是逗号。如何让这第一次继续,才是重要的。第一次与男人做是小本买卖,须用心经营,日后才有发展。

  王娟第一次要陪睡觉。她当然知道,在同辈之间,有许多竞争者。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必须采取一些手段,女人用眼泪能系住男人。但是,女人有泪也不要轻弹,喜欢女人流泪的男人,把泪珠当珍珠;不喜欢的会因此而生厌。

  女人流泪时要看男人的脸,这叫“女为悦己者容”。

  刘大明喜上眉梢,在他的眼里,这眼泪就像稀世珍宝似的,如果不少的女人,还从来没有人当着他的面哭过,她们为了讨好自己,都是都拼命的忍耐,木偶般的脸上强露出死板的笑。而怀中的王娟却不同,她并不隐藏此时的痛苦,她梨花般娇美的脸颊上泪珠晶莹剔透,闪着妩媚之光,让男人倍感珍贵,心中非常快慰。他第一次觉得怀中拥有的不是傀儡,而是个活生生的第一次女孩。

  王娟在男人面前大胆、机智的运用了哭这一招,勾住刘大明的心。

  被迷惑的刘大明没有食言,当然是尽力的操着,事后不久果然想办法把王娟调动工作进了发改委。

  男女间的事情就是这样,一旦双方有了第一次,揭开了彼此之间的那层纸,接下里的事情就显得简单多了,王倩这两年一直跟刘大明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即便是后来跟董云霄结婚后,她跟刘大明之间的关系也没彻底断。

  董云霄没有什么真本事,因为父亲的关系,做了县委小车班的司机。

  一次,原本说好周末要陪领导去外地,于是王娟又跟刘大明约好了在宾馆见面,却没想到董云霄周末出行计划意外取消,开车回家的路上正好瞧见老婆出门,又见老婆进了宾馆的门,心里不由纳闷,赶紧跟上去看个究竟。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仕途:崛起之路》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6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