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极品女总裁小说张光北夏蕊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极品女总裁小说张光北夏蕊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鬼才和你再见!

  青州第四监狱是青州最有名的监狱,此地汇聚黑帮各道名流,乃是一处龙蛇混杂之地。

  用这么一句话说吧,你没点本事,在江湖上没点分量,人家还不一定要你呢。所以说,凡是关押在此地的罪犯要么是道上有名龙头大哥,要么就是江洋大盗,反正混江湖的能够进一回四监,那么出去以后你也有跟道上的兄弟吹嘘的资本了。对于罪犯来说四监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你小偷小摸的想进去,人家还不要你呢!

  此刻四监的大门正缓缓打开,一个穿着黑布装的男子正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此人名叫张光北,今年虽然只有二十五岁但是却已经是青州道上有名的黑道大哥了。三年前由于一起杀人案件而入狱。而那个被杀之人曾经是他的拜把兄弟,用张光北的一句话叫做,那家伙该杀,因为他就是个忘恩负义的禽兽,不但杀害自己的大哥,而且奸淫大嫂。就算老天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张光北也不会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而感到后悔。

  “小兄弟,出去好好做人!”监狱守门的武警交代道。

  张光北一愣,盯着那门卫,连忙掏出那盒上次阿力孝敬自己没有抽的九五,直接从其中掏出一根递给武警:“大哥,这段时间多谢照顾,来抽一根。”

  “九五?靠,果然不是一般人,一根九块钱呢!”武警接过,张光北连忙为其点烟。

  武警悠然的吸了一口,好像成仙一般,然后拍了拍张光北的肩膀:“不错,不错,小兄弟前途可量!不要忘记政府的栽培,不要忘记这峥嵘岁月。”

  “一定一定!”张光北夸张的行了一个军礼:“感谢cctv,感谢mtv,感谢政府给了我这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一定不会忘记政府的栽培,出狱以后保证好好做人。”

  武警点了点头,冲着离开的张光北说了一声:“再见!”

  “再见!”

  叶秋挥了挥手,走出三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回头望了一眼:“丫的,这里是什么地方,是监狱,是暗无天日的囚牢,鬼才跟你说再见呢!”

  张望着四周,张光北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蹍灭,不由的嘟囔道:“丫的,明知道哥今天出狱,阿坤那家伙居然敢不接我,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这小子是越来越吊了!”

  吃啦一声,一辆豪华的奔驰从东方迎面而来,速度之快,差点直接撞上张光北。

  “娘的,瞎了狗眼了,没看到有人啊,怎么开车的?”张光北骂骂咧咧的说道,“撞坏了我,你们赔得起吗?”

  就在这时,奔驰上下来三个西服大汉,一个个墨镜带着,脖子上披着一条洁白的哈达,嘴里叼着一根牙签,三岁的孩子只怕都能看出来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拍黑社会电影呢!

  四监四周的小卖部的老板和过路的行人一个个驻足观望,心中暗道,这小伙子要倒大霉了。

  谁知那三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没说什么,张光北已经骂骂咧咧的唠叨起来:“靠,拽什么拽?没见过哥这么帅的人吗?是不是想死了?”

  这下,所有人更加认证自己的观点,用不了多长时间,这刚出狱的小伙只怕就要大祸临头了。不对,应该说是已经大祸临头了。只是,让所有人都感到好笑甚至根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为首的那西服大汉面露苦涩:“北哥,怎么说咱现在也是一方老大,难道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给你留面子?”张光北一撇嘴,“靠,谁给哥留面子?”

  没错,此人正是张光北的心腹猛将马坤,人称拼命三郎。张光北不在的这段时间,北帮的一切大小事务都是靠着马坤打理的。可以说,马坤是北帮的第一功臣。

  张光北来到轿车旁转了一周,细细的查看着。

  马坤摘下墨镜,将口中的牙签直接吐了出来,问道:“北哥,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丫的,发财了?”张光北问,“靠,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看来你小子富的是流油了,奔驰都开上了。”

  “是借的!”其中一个小弟站了出来说了一声。

  “放屁!”马坤瞪了那家伙一眼,“靠,哥是那么衰的人吗?”

  马坤亲自打开车门:“北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回去再说。”

  “好!”张光北说了一声,一头猫入轿车之中。

  轿车一路东去,当时所有人都傻眼了。这玩笑可开大了,简直就是老天爷故意安排的,故事居然还能这么发生,有没有搞错?

  花都夜总会是青州最大的夜总会。在青州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男人不吸烟,半个假太监,男人不知花都事,人生白白走一世。由此可以想象花都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

  那里的小姐据说个个身材高挑,乃是男人梦想之中的天堂。

  轿车在花都门前停下,此刻还处于白天,花都并未正式营业,但是一个个服务生小姐早已经等候在左右,那阵势好像是迎接什么领导人一样。

  张光北在马坤的搀扶下下了车。

  “靠,哥还不是个糟老头子!走路摔不到的!”张光北一下甩开马坤的胳膊,望了一眼四周,心中正疑惑的时候,突然之间轰轰两声礼炮差点没吓他一跳!

  靠,搞什么名堂?

  “丫的,谁家死人,放铁炮了?不知道会吓死人吗?”张光北大骂一声。

  马坤轻咳轻声,苦笑着脸来到张光北身边小声说道:“北哥,这是用来欢迎你的礼炮!”

  张光北这才恍然大悟,丫的,看来自己蹲三年把自己给蹲糊涂了。

  “失误,失误!”张光北嘿嘿笑着。

  这一出弄得那些小姐服务生一个个一头水雾,心道,此人真的是这里的老板,坤哥的大哥,那个大名鼎鼎的张光北北哥吗?怎么跟个土鳖一样?

  马坤清了清嗓子:“同志们,现在,我隆重的向大家介绍,这位便是咱们花都的老板,北哥!”

  “欢迎老板,热烈欢迎!”

  没错,他们喊的口号正是花都大门上挂着的条幅。

  张光北点了点头,心中的虚荣心得到大大的满足。

  走在红地毯上,叶秋左右望着四周,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板好!”左右不由的叫道。

  “同志们好!”

  “老板辛苦了!”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靠,这一问一答,弄得跟国庆大典一样,当时张光北就傻眼了。有没有搞错,这是欢迎仪式?

  “这是怎么回事?”张光北盯着马坤问。

  “北哥,这件事情等到以后慢慢给你细说。”马坤对身后的人交代一声,“把我的车停好了,记住,别刮花了!”

  那小弟应了一声,急急忙忙的便跑开了。

  “北哥,里面请,房间我已经安排好了!”马坤说道。

  张光北点了点头,双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的向这里面走了进去。还别说,那样子还真有点当老板的架势。

  马坤给张光北安排的是三楼的总统套房,还别说,这环境,这装修真的可以称得上一流。

  记得自己当初入狱的时候,北帮还只是靠收保护费养家糊口,弄了个夜总会也不过是市井不入流的二流货。如今,时代在进步,黑道在进步,一切都在进步,花都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张光北此刻真有一股冲动想要大唱一翻明天的日子越来越好!

  “阿坤,这段时间不见,看来,你小子发财了。”张光北来到沙发上坐下来,这一弹一弹的,靠,还别说,真的听舒服的,记得以前自己坐的最高档的也不过是大木椅子。

  果然是人比人得死,物比物得扔啊!

  “小打小闹,小打小闹,让北哥见笑了。”马坤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一个小弟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坤哥。”那小弟又叫了一声北哥之后,这才说道,“坤哥,昌盛公司老总王长生来了。”

  马坤眉头一皱:“告诉他,我不在,没有时间。”

  “可是,他已经上来了。”

  “什么?”马坤当时直接叫了起来。

  “王长生是谁啊?”张光北问。

  “没什么,没什么。”马坤说。

  张光北眉头一皱,对那小弟说:“让他进来。”

  那小弟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不多时,一个四十多岁文质彬彬的男子被领了过来,那家伙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皮鞋擦的老亮,一看就是有身份人。

  不用讲也知道,此人便是马坤口中昌盛的老板王长生了。

  “王老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马坤说,“坐,坐!”

  “不敢,不敢!”王长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有些发虚的问,“坤哥,我那辆奔驰没有弄坏吧?”

  张光北一听,心中感觉有些不对劲,难不成,那车还真是马坤借来充面子的?

  “什么你的车?”马坤说,“我不知道。

  王长生那张老脸当时就耷拉下来,差点没哭出来:“坤哥,您可不能这么跟我开玩笑啊?那辆奔驰我可是花了三百万买来的,这才买来第一天就被你借去了。”

  “怎么,借你的车开两天,你还不乐意了?”

  王长生连忙说:“不是,不是这个意思。坤哥随便开,随便开。只是不知道明天有没有时间,我明天有点事情需要用车……”

  望着马坤的脸色,王长生话锋一转,连忙说道:“不过,如果坤哥有急用,这事就算了,就算了。“

  马坤从衣兜里掏出车钥匙,直接扔给王长生:“车在地下室的停车场里。”

  至此,王长生才露出难得一见的好脸色:“多谢坤哥,多谢坤哥!”

  靠,借出去的车要回来真的这么难吗?其实,也够难为他王长生的了!

  这年代,老实人真的好欺负,好欺负!第2章 告别嚣张的生活

  等到王长生之后,张光北已经躺在沙发上笑的上气接不了下气。

  靠,这玩笑开的实在有点太大了。这叫什么,拿人的车冒充富人,有没有搞错?

  张光北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一想到刚才那一幕,这怎么也无法平静,丫的,实在是让人无语了。

  马坤感觉面子过不去了,忍不住挠了挠头:“北哥,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是什么样子的?”张光北笑着问,“你该不会是想说,其实呢,那车本来是你的,可是后来卖给那个王长生了?”

  “北哥,你真的是太聪明了。”马坤暗暗竖起大拇指,“没错,其实事情的最初就是这样的。”

  张光北翻了个白眼,那眼神似乎在说,兄弟,你就吹吧,你就忽悠吧。靠,你是什么样的人,下面长了几根毛,难道我会不清楚。

  “吹吧,你就吹吧,反正吹牛又不用上税的。”张光北摸起一根香蕉吃了起来,“我说,你小子也真是的,都混到这一步了,也不买辆车壮壮面子。”

  马坤那张脸顿时耷拉起来,开始诉苦道:“北哥,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挣钱的黄赌毒等行业你都不让做,说那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就靠这夜总会,没错,一天挣得是不少,小姐养的也挺滋润的,可是这上下打点关系不是钱啊。实际上,也就是个面子问题,真正到手的没有几个铜板,在这样下去的话,哥几个只怕都得喝西北风度日子了。”

  “少跟老子说这么废话。”张光北翘着二郎腿说,“哥累了,你先出去吧。对了,咱们旗下有什么洗浴中心没有?”

  “北哥是想……”

  一看就知道马坤没往好处想,张光北干脆翻了个白眼:“哥是那种人吗?这浑身的骨头硬的跟个棒槌似地,得找个专业人士给我来个全身按摩。”

  “北哥,我跟城南的张瞎子新学了两下,要不然,我给你捏捏?”马坤笑着说道。

  张光北撇着嘴,那模样,好像要吃了马坤一样:“靠,就你那两下子,粗手粗脚的,丫的,能跟专业的女郎相比吗?去去去,一边照顾生意去,对了,记得把地址和明信片给我留下。”

  马坤哦了一声,将一张金黄色的海天洗浴中心的明信片留下之后,这才离开。

  “丫的,还贵宾卡!”张光北拿起那张明信片,盯了一眼马坤离开的方向,“靠,还没看出来,这家伙小日子过的还挺滋润的啊!”

  出门,叶秋问前台要了二百块钱,直接打的去了海天洗浴中心。

  海天洗浴中心的老板姓章,单名一个理字。不过他长得那副奸诈的样子确实愧对了他的名字,四十岁左右,已经发福的跟个肉球一样,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堆满肥肉的脸上总是露着一副让人恶心而有些猥琐的笑容。

  此刻,章理正跟前台的小姐打着牛皮,这家伙,别看其貌不扬,但是却是花丛老手了。

  张光北来到洗浴中心前台,一拍吧台:“把你们老板给我叫出来。”

  人家章理和那修理指甲的前台小姐正谈情说爱着呢,被张光北来了这么一下,顿时吓了一跳。

  靠,谁啊,这么牛叉!章理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由的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找章胖子。”

  章理当时就楞了,怎么说自己在青州这一片混的还算有头有脸的,敢直呼自己大名的可没几个。那些混的很拽的人,自己也都清楚,这突然从石头缝蹦出来的家伙是谁啊?

  虽然心中发虚,但是章理仍然不敢怠慢:“我就是,我就是,不知道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

  张光北打量了一下章理:“哦,原来就是你。”

  “是这样的!我来呢,主要是想要洗澡按摩,你给我安排个年轻老道的小姐,记住,手下的技术一定要高!”

  说完,张光北就大步向着洗浴池而去。

  剩下章理和那前台小姐大眼瞪小眼的,一时间没明白怎么回事?靠,赶明是来洗澡按摩的,谁啊,这么吊?

  这越不清楚你的底细,越让人心里发虚,而章理就是这么一个小心谨慎的人。

  按照张光北的吩咐,小姐是找到了,二十岁出头,留着一头波浪金黄色的卷发,身材高挑,有着一手按摩的绝活。当然,这干的是正经按摩,可没有什么桃色服务。

  躺在床上,身上盖着白色被单的张光北已经进入了梦想。舒服,简直太舒服了,记得这么舒服的事情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监狱,永远的拜拜了!

  张光北发誓,那鸟不拉屎的地方,以后就是死也不能再去了,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不说这生活怎么样,那是要女人没女人,要生活,没生活,这种日子,怎么可能是男人能够受得了的呢!

  “叫什么名字?”张光北盯着那小姐问道。

  “姚可可。”女郎笑呵呵的说。

  “好名字。”张光北说着,思绪已经飞的很远很远,“我有一个女朋友,她也姓姚,不过叫姚菲菲,年纪和你差不多大,不过,她是单眼皮的女生。”

  “那你的女朋友一定很漂亮吧?”姚可可说道。

  “不知道,已经三年没见过她了。”其实,张光北的心里却很惆怅,按理说,自己出狱,第一件事情应该是先看望一下姚菲菲的。

  “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张光北美美的一觉睡醒之后,姚可可盯着他问:“先生还满意吗?”

  “满意!”说着,张光北已经起身就要走。

  “一共一千八百块!”

  “多少?”张光北一激灵,靠,宰人呢!自己浑身上下加起来也就一百多块钱,上哪弄一千八去。

  “先生是刷卡呢,还是付现金?”

  “这个?”张光北说,“把你们老板叫过来。”

  不多时,章理从外面走了进来,笑呵呵的来到张光北面前问道:“先生对于我们这里的服务还满意吗?”

  “不错是不错,就是价钱有点贵了。这样,章胖子,你看,这是不是能打个折。”张光北掏出一百块钱,“这是第一笔款,回头我将其他的再补上。况且,我这第一次来,就当是拉一会熟客吧!”

  草!逗我玩啊?

  章理眼睛瞪的大大的,半天没有说出来话,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半响才说道:“哥们,你跟我开什么国际玩笑。”

  “怎么?给你钱是看的起你,别给脸不要脸。”张光北直接站了起来,“靠,想当初,哥在青州混的时候,你章胖子还不知道在那个旮旯窝里呢!”

  “章胖子,章胖子也是你能喊的?”章理拍了拍手,顿时,三五个黑衣大汉涌了进来。

  “靠,干什么?”张光北问。

  “吃白食?”章理笑着说,“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章理是混哪条道上的,靠,来我这装爷也就算了,这钱你还想赖账。你说,这该怎么办?”

  “你想怎么样?”张光北问。

  “简单,要你两根手指头。”

  “靠!给你就怕你接受不起。”张光北脸部抽了抽筋,“要不,我打个电话,让兄弟送钱过来?”

  章理一愣,犹豫了片刻,最后对身后那人一甩头,一部手机向着张光北扔了过去。

  丫的,也不知道这电话能不能打通。当时马坤把手机号码给自己说了一遍,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拨打号码,电话通了,张光北这才松了口气。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遭遇,张光北这才将电话挂上。

  “人一会就到,我先回去睡个觉!”张光北说,“告诉你们,别趁着我睡着的时候背后下黑手,不然,钱你们也别想再要了。”

  大约过来半个小时,马坤带着二十多人气势冲冲的走了进来,那声音老远就听到。

  这是马坤一贯的性格,往往打仗的时候,他是一条好汉,那声音光吓人就能把人吓个半死。就马坤那个性和三国时的张飞张老大有的一比了。

  “北哥,北哥!我来了!”

  “坤哥,您老怎么大驾光临了?”章理说到这里,脸色的苦意更浓。

  “北哥,怎么回事?”马坤来到张光北身边问道。

  张光北用头点了一下章理。

  至此,马坤转过身来,脸色不善的盯着章理:“姓章的,有能耐啊,连我老大也敢……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你老大?章理当时就傻眼了,靠什么时候大名鼎鼎的坤哥居然也有老大了?有没有搞错?

  章理挤出一丝笑容:“坤哥,误会,误会啊!这一定是误会,怎么可能呢,我怎么会对……”

  “北哥!”张光北提醒道。

  “哦,我怎么会对北哥无礼呢?”章理接着说。

  “那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

  你没对人家无礼,你只是吓唬人家而已。这章理身后几个大汉可不是小姐,来给你弄个什么模特步,难道说,这些人都是你找来保护北哥安全的?

  一时间,章理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从何去说。

  想他混迹了这么多年,一直以来以口才不错自居。现在,这张厉害的嘴不知道怎么这么不争气,居然变笨了。

  “好了好了!”张光北站起身来,拍了拍章理的肩膀,“我也知道章兄的难处。只是这事要是传扬出去,我张光北的面子真的挂不住。”

  “阿坤啊,人家章兄是老实人,别太欺负人家了。就那么随便揍个一两个小时也就行了。”

  说完,张光北便离开了。

  靠,一两个小时,那之后人还是人吗?十之八九便是鬼了。

  走在大路上,望着这红灯绿酒的世界,三年的监狱生活让张光北感觉自己与这个世界已经格格不入。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想多了,还是已经脱离了这个世界。

  远处,几个小混混正在打劫。望到这一幕,张光北不由的傻笑起来,曾几何时,自己也是那副模样。可是,人总有长大的时候,不能就这么颓废下去了吧。

  望着天空上的皎月,张光北一拍胸口:“从明天开始寻找工作,告别嚣张的生活。”第3章 哥要去当白领了

  次日一大早,张光北就早早的起来来到一家中介公司。

  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虽说年龄在那摆着,鱼尾纹也起了不少,但是保养的还算不错,穿着一身连衣裙,脚趾盖还涂着红色的指甲油,要命的是,那一晃一摆之间还散发着淡淡的茉莉香水味。

  虽说长得一般化,但是那打扮却挺时尚的。难道说是传说之中的邻家人妻不成?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老板有些妖媚的问。

  就算是正经人家就她这一摇一摆之间也变得不正经了,这早就看的张光北傻了眼。靠,有没有搞错。

  张光北甚至怀疑,这女人到底是开的中介公司呢,还是出来卖肉的!

  “美女,有什么好的工作环境吗?给我介绍一下。”张光北说道。

  “哦,原来是找工作的,先生这边请。”

  听到这一句,张光北真想一头撞到南墙上,靠,不是来找工作的,来你这地方干什么?你开的不是中介公司而是小红门不成?还是说,我脑袋进水了?

  在那黑板上看了一圈。

  哪个哪个电子厂要人,月薪一千元,要么就是什么服装厂,鞋厂之类的企业,不过工资没有高的,全部都是一两千左右的工作。

  靠,赶明全部都是替人卖命的工人活?

  张光北问:“对了,姐姐,这有什么白领的工作,或者是当经理董事长之类的职务,当然也是正规公司。”

  老板掩嘴咯咯一笑:“小兄弟,你可真的是太逗了!”

  张光北摸了摸脑袋,靠,这有什么逗的?难不成,就哥这身打扮还不像吗?哥可是放着老板不当,给你当经理,还不知足啊!

  见老板这么盯着自己,张光北也盯着她,心道,小样,赶明是给我放电呢!

  其实,美女老板是感到好奇,自己是不是碰到神经病了?还什么白领,老板,赶明我这里成了董事集团了?你是来找工作的,还是来逗老娘穷开心的?如果真的有这么好的地方,老娘也不用在这里开中介公司了!

  “到底有没有啊?”张光北问。

  美女老板说:“这个真没有。”

  没有你早干什么了?

  “那算了。再见!”

  说完,张光北便向着外面走去。靠,这年代,做人难,找一份称职的工作更难。难不成,哥真的要走上以前的老路不成?

  拖着疲惫的身子,张光北抹了一把脸,在心中告诉自己,振作,没错,你一定要振作起来。这天下间的事情,还有什么能够难倒你大名鼎鼎的北哥的?

  不就是一份工作吗?你才华横溢,还怕没有公司要你不成?

  在青州足足逛了三家大型企业,结果人家在看到张光北之后第一关面试就没过。

  这已经是第五家了。张光北不想靠着自己的身份来压人,这年代靠实力,没错,正是因为实力,他才坐上北帮龙头大哥的位置上来的。

  “你好,我是东方传媒的负责人。”

  “你好!”张光北很友好的说道。

  望着这工作环境,还算不错,张光北已经决定不找了,就在这里干了。

  “请问张先生是哪所大学毕业啊?”负责人问。

  张光北一愣:“北方学校。”

  “哦,原来是北大的。”负责人显然误会了张光北的意思。

  北方学校不过是青州一所小学而已,当年,张光北小学没毕业就胡混了。时至今日,找工作也要看学历的。不过,貌似听说这家张老大唯一的母校已经倒闭了!

  “那么,张先生以前有没有什么工作经历,或者说,曾经在哪个公司上班啊?”

  “这个……”张光北无语了。

  接下来又是一老套的话,问什么专业问题,张光北也答不上来。靠,自己都没学过,上哪答上来去!想想,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怎么可能会回答大学问题。你要问,你打过人没有,江湖怎么样,这方面张光北是专家,是教授。

  可是,自己应聘的可是白领。

  结果,这一次应聘又是不欢而散。没办法,已经第五家了。

  离开这家公司,张光北一脚踢倒放在路旁的垃圾桶,望了一眼身后:“靠,不聘用哥,那是你们有眼无珠,蒙了金子,是你们的损失。就算你们巴不得求哥给你们当董事长,现在哥还得考虑一下呢。”

  就在张光北说着气话的时候,一个扫地的大爷走了过来,大手一伸:“损坏公家公共财产,罚款十元。“

  当时,张光北就傻眼了。眼见得那大爷牛气冲冲的样子,张光北一抹口袋,靠,一共只有八块钱。

  “大爷,能不能打个商量,打个折行吗?”张光北说,“我现在连工作都没有。一共八块钱,您看!”

  “不行!”那大爷一口回绝。

  好在张光北软磨硬泡的功夫还算有点门道,最后不情愿的替大爷扫了一个小时的马路,人家这才免为其强的给他打了个八折优惠。

  这一天,张光北已经够郁闷了。这找不到工作不说,靠,还被人家给罚款了。自己已经打算告别嚣张的日子,要是按自己以前的脾气,谁敢惹我?

  “丫的,什么世道啊?”张光北忍不住感慨道,“难道说,我想重新做人真的这么难吗?”

  回到花都,马坤直接迎了上来,问道:“北哥,你这一天都跑哪去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

  “是吗?”张光北一摸口袋,马坤给自己配的那个手机居然关机了,“失误,失误。”

  来到沙发上坐下,服务生给端来两杯果汁,张光北一饮而尽,问道:“阿坤,你说,哥是替人打工的料吗?”

  马坤摇了摇头:“老大永远有老大的范。”

  “去!”张光北一翻白眼,说道,“跟你说正经的,你说,哥能不能当白领?”

  “别说白领了,就老大的能力,当金领博士领,什么领不能当?”马坤说,“老大,你可是当老板的料,你就是花都的老板领。”

  “去你小子,没句人话。”

  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张光北也不跟他废话,拿起桌子上的一张报纸,翻看了一会,突然眼前一亮。

  这可把马坤吓了一跳。什么就是他了?

  只见张光北指着招聘一行中一个叫做蓝颜传媒的公司,那上面写到,招聘白领,月薪三千元到五千元。

  “北哥,你真的要去当白领啊?”马坤问。

  张光北白了他一眼:“这还有假,哥已经决定了,下午就去面试。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完,张光北兴高采烈的直接上楼养精蓄锐去了。

  小六是北帮三当家的,此刻他来到马坤身边问道:“坤哥,北哥这是怎么了?”

  “看懂了没有?”马坤一指招聘启示:“就是这个!”

  “蓝颜传媒。靠,北哥要去当白领不成?”小六大叫一声,然后嘿嘿笑道,“要不,咱们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就赌北哥能不能应聘上,就算应聘上能坚持多长时间?”小六说。

  “好,赌注是什么?”马坤问。

  “天皇酒店一顿皇家套餐如何?”

  “赌了!我赌北哥应聘不上,就算应聘上了也坚持不了两天。”

  小六翻了个白眼,那意思似乎在说,小样傻了吧。

  “我赌北哥最多只能坚持半天。”

  躺在房间中闷头大睡的张光北殊不知,自己两个最好的兄弟已经拿他打起了赌来。第4章 应聘

  下午时分,张光北早早的起身,西装革履穿戴整齐,又喷了喷香水,黑色的墨镜也换成了金丝边的眼睛。

  还别说,就这么一打扮,还真是三百六十度大变身,倒有了那么一点点韵味的。文绉绉的,挺有点白领的样子。

  下楼,跟服务员们打过招呼,张光北心里已经决定,非这家公司不去。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注定了张光北与蓝颜传媒的缘分。

  “北哥,起的这么早?”小六一愣,然后问道。

  张光北点了点头,一摊手,让小六看清自己这身行头,说道:“怎么样,哥这身打扮还行吗?有没有白领几分韵味?”

  “有,有!”小六说着,心里开始偷笑,“北哥,如果你不带眼睛,那就更好了。”

  “没事,这眼睛没有度数。”张光北说着便走了出去,这才走出十步,冲着小六他们一伸大拇指,“你们就等着哥的好消息吧。”

  望着张光北离开,小六、马坤、老虎聚到了一起。

  “我敢保证,北哥两个小时以后肯定会回来。”老虎说道。

  “我猜最多半个小时。”

  马坤最后说:“我认为,北哥只怕连人家的大门都进不了。”

  反正马坤他们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谁知道张光北回来之后会不会拿自己撒气。

  此刻,坐在公交车上的张光北心情格外好,殊不知,自己那帮兄弟正拿自己开刷呢!

  望着那张报纸,张光北也看越欢喜,转眼之间,中南路已经到了。

  蓝颜传媒是一座二层白色的写字楼,不高,也不气派,但是却给人一种向上充满活力的感觉。在顶梁柱的上方挂着一个大大的招牌,正是蓝颜传媒有限公司几个大字。

  怎么看,张光北怎么觉得,这里充满了胭脂水粉之味,一点也不够霸气。

  门口停着不少私家车,从奥拓到奥拓的大哥奥迪一应俱全,看来公司应该很正规。

  进入公司,当时张光北就傻眼了。靠,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白领们一副忙忙屡屡的场景,一层层白色塑料甲板将她们隔开。

  当张光北出现在公司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停止了工作,一个个向着张光北望来。

  其中,一个负责工作的组长走过来,很典雅的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张光北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被这一双双眼睛盯着,想他脸皮这么厚也觉得有些不太自然。

  这家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全是女白领,有没有搞错?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张光北又望了一眼四周,果然,连一个男人都没有。

  那负责工作的组长轻咳了一声,张光北这才回过神来。刚才还真没注意,这女人穿着一身工作装,身体凹凸有致,俊俏的脸蛋配着一架红色的眼睛,倒是有另外一番风韵。

  “你好,我叫张光北,是来这里应聘工作的。”张光北友好的跟那女士握手。

  女人一愣,显然很吃惊。因为她们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也不知道是不是规定,反正从她来这里工作的第一天起,就没有见过一个男同志,而且,也没有见过男同志来此应聘。

  虽然知道这一点,但是这里的工作态度还真的很温和。

  “你好,我是蓝染传媒的监制王雪。请跟我来。”女人微笑着说了一声,然后在前面带路。

  目送张光北离开之后,在场的白领经历过平静之后,一下子好像炸了锅一样,一个个好像找到了话题的突破口。

  “他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好像是来应聘的?”

  “那还有假?还别说,他长得蛮帅的!”

  “可惜了,咱们公司是不收男同胞的!”

  ……

  跟着王雪来到总经理办公室。

  王雪敲了敲房门,只听里面传来一阵悠然的声音:“请进。”

  张光北木讷的跟在王雪身后,进入之后大致看了一遍这间办公司。装修的很清新,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没有过分的修饰,也没有过分的陪衬,在房门的对面是一张老板桌,桌前坐着一个正在忙忙屡屡的女人。头发很长,微卷,看不清面孔,但是不知道是房间本身的味道,还是女子身上的香味,反正张光北闻道一股淡淡的清香。

  “李姐。”王雪叫了一声。

  女子没有抬头,依旧工作着,在张光北眼中,她已经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是王雪吗?有什么事吗?”

  “李姐,这位张先生是来应聘的。”

  至此,女子这才抬起头来。

  张光北看清她的容貌,尖尖的瓜子脸上陪衬着一副有些哀怨的大眼睛,淡淡微红欲张欲合的嘴唇给了人无限的遐想,尤其是她带着一副有些微蓝色的隐形眼镜让她看上去更加成熟典雅。

  如果说有什么花儿能形容这位女子的,张光北无疑会想到清水芙蓉。

  “你们慢慢谈,我先出去了。”王雪说了一声,直接走了出去,走后不忘将房门带好。

  女子依然埋头工作,足足五分钟,这才盖上钢笔,揉了揉发酸的脖子,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张先生,工作有点太忙了,你快请坐啊!”

  张光北一愣,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接过女子递过来的一个装满矿泉水的一次性杯子,说了声:“谢谢!”

  “张先生以前是干什么工作的?”

  “这个……”张光北想了想说,“夜总会策划。”

  “哦,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女子友好的伸出手,“李嫣然。”

  “张光北。”张光北连忙站起身来。

  不知道怎么的,似乎是这家公司的气氛让他在这一刻已经忘记了自己一身的地痞气。

  李嫣然从办公桌上拿出一份纸张:“这是公司的合同,张先生如果觉得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请在这里签字。”

  “啊!”张光北张了张嘴,眼睛瞪得大大的,样子异常夸张。

  “张先生感到有什么不对的吗?”

  “没有。”张光北虽然这样说,但是还是忍不住有些发虚的问道,“李小姐,我……我是不是被聘用了?”

  “当然,如果张先生觉得可以的话,明天就可以来这里上班。”李嫣然说,“想必,张先生对于公司策划应该不会陌生吧。你现在属于试用期,一个月三千,如果工作不错的话,两个月以后加工资。”

  “没问题。”张光北一口咬定,签完字,将合同递给李嫣然,这才站起身来,“那么我明天来上班了。”

  李嫣然点了点头,继续一门心思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之中。

  离开李嫣然的办公司,望着有些不太对劲的张光北,王雪走了上来,叫了一声:“张先生。”

  “啊!是王小姐啊。”张光北问,“有什么事情吗?”

  王雪打算好好安慰安慰他:“张先生,没有应聘上也无所谓,这世界很大,也许张先生只是不适合这个行业,或许在其他行业会崭露头角的。”

  张光北嗯了一声,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于是说道:“王小姐,我应聘上了,明天咱们就是同事了。”

  “啊!”这下轮到王雪吃惊了。

  “王姐,怎么了?”张光北问。

  为了拉近关系,不管什么人都要叫姐。这是流氓法则第三百五十条规定,只有这样才能社会活的更自在。

  “没什么,没什么。”王雪显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于是说,“张先生,恭喜你啊!”

  “同喜,同喜。”

  至此,张光北才离开,剩下一群女人傻傻的愣了半天。

  “我刚才有没有听错?他应聘上了咱们公司?”

  “幻觉,一定是幻觉,估计是这段时间工作太辛苦的原因。”

  “唉,咱们公司阴盛阳衰,这样调节调节也好。我想李总是想通了!”

  ……

  八卦,女人永远的最爱,这个时候更不例外,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没完没了了。

  回到花都,小六、老虎、马坤三人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打屁,丝毫没有注意到张光北的到来。

  “已经四点多了,估计北哥应该回来了才对。”老虎嘟囔道。

  “笨蛋,一定是北哥面子上挂不住,所以说才晚回来。”小刘说道,“我估计,北哥还不一定躲在哪个地方找郁闷呢。”

  马坤用胳膊碰了碰小六和老虎,至此,这二人抬头吓得一哆嗦,乖乖,那进来之人不是北哥又是何人?

  完了完了,这下玩完了。这是老虎和小六心中第一念想。

  “干什么?都在啊?”张光北笑着问道。

  “嗯?”老虎一愣,望了一眼小六和马坤,心道,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不认识了?”张光北来到沙发上坐下来,哼着十八摸,似乎异常高兴。

  三人私下讨论了一下,决定由小六出面。

  “北哥,你可一定要挺住啊。他们不录用你,是他们有眼无珠,咱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您可不能倒下啊!”

  “干什么?”张光北白了他一眼说。

  “北哥,您没事吧?”

  “你才有事呢!”张光北抬起拳头,“敢咒哥有事,你是不是想挨打了?”

  “我……”小六一缩脖子,干脆说道,“没事没事。”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张光北站起身来,郑重的宣布道,“哥被蓝染传媒录取了。”

  “哦!”三人毫不在意的应了一声。

  “怎么,不高兴啊?”

  “什么?”这下三人反应过来,老虎摸了摸张光北的额头,“没发烧啊!”

  “看来,哥不修理修理你们,你们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张光北望此情形,气不打一处来。

  “老大,你说你被录用了?”马坤问。

  “是啊?”

  “蓝染传媒?”

  “没错。”

  “皮包公司?”

  “放屁?”

  “干的是清洁工还是保安!”

  “白领!”

  “我估计老板的眼睛可能不太好使。”

  “你说什么?”这下叶秋急了,赶明自己没资格当白领不成,靠!

  “错了,错了。我是说,那老板一定是人中伯乐,真是慧眼识英雄啊。”马坤连忙说道。

  “那是!”说完,张光北说了一声,“跟你们聊没意思,靠,不是一个阶级档次的,文化程度不一样。哥睡觉去喽,养精蓄锐,明天早上起来去上班。”

  等到张光北离开之后,小六、马坤、老虎这才继续讨论起来。

  “刚才北哥说,有公司录用他,我没听错吧?”老虎问。

  “我也听到是这么回事!”小六说,“这个蓝染传媒老板眼睛该不会真的有问题吧。”

  “没事,没事!”马坤一挥手,“我敢打赌,就算北哥应聘成功,但是也绝对干不了一个星期。白领是不错,可是当白领也是很累的,工作量又大。而且北哥什么都不会,要不就受不了那苦,当然最有可能的是被开除。”

  “一个星期太长了,我赌三天。”

  老虎最后说道:“我赌半天,最长只有半天而已。”

  赌注仍然是天皇皇家套餐一份。

  第5章 上班风波

  “谁淫荡啊,你淫荡啊,谁淫荡啊,我淫荡啊……”

  该死的手机闹铃声响个不停。

  “烦死了!”张光北一下子按死闹铃,突然一个激灵直接坐了起来,傻傻的愣在那,然后一拍额头,“对了,哥今天貌似要去上班了!”

  “该死!”望了一眼时间,靠,竟然已经八点了,居然睡过头了。

  张光北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急急忙忙的走下楼去。

  老远,一副懒散模样的小六穿着一件大裤衩子走了过来:“北哥,起得这么早,干什么?”

  “上班!”说完,张光北连忙向着外面走去。

  “对了,北哥今天要上班了。估计晚点了吧,唉,看来中午要出血了,这第一天迟到,不知道老板会不会炒鱿鱼。不过这样也好,不到黄河心不死,早晚有一天,北哥才能回头。估计是在监狱教育的都忘了自己是什么人了!”小六嘟囔着说道。

  打了一辆车,张光北说道:“蓝染传媒。”

  “那是什么地方?”司机问道。

  “靠,中南街知道吗?”

  “不知道!”司机摇了摇头说。

  靠!有没有搞错,一问三不知,你开什么出租车的?

  “兄弟,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张光北问。

  “卖猪肉。”

  “什么时候开始干这行了?”

  “今天!”

  听到这回答,张光北差点没气的吐血。靠,有没有搞错,你一个卖猪肉的,啥地方你也不知道,你居然敢来开出租车了。你说你开车就开车呗,你不知道地方,你让我上来干什么?难道不知道哥的时间有限吗?

  张光北也不再跟他废话,直接下了车。

  “兄弟,干什么去?”

  “我气的想拉屎。”

  “那这车钱。”

  “给你。”说着,张光北给了他两耳刮子直接跑了。

  “靠,最好以后不要让我在见到你。不然我还你两个荷包蛋!”

  又打了一辆车,现在没有出什么意外,不过等到公司已经是上午九点的时间了。

  张光北理了理自己的西服,大步走入公司,不时和周围的人打招呼,然后一头猫入李嫣然的办公室。

  “李小姐,我来了。”望了李嫣然一眼,张光北说道。

  李嫣然嗯了一声,抬起头来,望了一眼手表:“你上班迟到了半个小时。”

  张光北连忙解释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不是我有意迟到。早上六点我就早早的爬起来了,打了一辆车过来,谁想到那司机是个二愣子,一问啥不知,这耽误了半个小时。又打了一辆车,虽说没有发生什么像第一次一样的事情,但是路上堵车啊。这又耽误了一个小时。最后我干脆跑了过来,结果就迟到了。”

  “借口不是理由。”李嫣然抬起头来望着张光北说道,“鉴于你是第一次迟到,以后如果再犯的话……”

  “我卷铺盖走人。”张光北说。

  “不至于这么严重,但是会扣你的工钱。”

  一听这话,张光北拍着胸脯保证说:“没问题。”

  李嫣然点了点头,打了个电话,不多时王雪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组长,从今以后,张先生就在你手底下工作了。”

  “嗯!”王雪点了点头,说道,“跟我来。”

  “那我先过去了,李总。”张光北敬了个军礼,虽说样子有些夸张,但是却给人一种真诚的态度。

  王雪将张光北安排在西南的墙角,其实对于张光北来说,在哪都是一样的,反正都有美女养眼。

  “张先生,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王姐。”张光北直接站起来,惹得王雪咯咯直笑。

  等到王雪离开之后,坐在张光北身边的一个小妞过来打招呼:“你好,我叫夏蕊。”

  “你好,我叫张光北。”张光北友好的跟夏蕊握手,乖乖,跟没有骨头一样,这种感觉让张光北心中那个爽。靠,有没有搞错,果然不愧是女人手。

  见夏蕊望着自己,张光北连忙松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紧接着,周围三个女人全都聚了过来。

  这是规划组,加上叶秋一共有四个人。除了夏蕊之外,还有一个名叫李芸,一个叫刘颖的女孩。

  当然,在他们上面还有一个组长,那就是王雪。

  张光北常年混迹花丛,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用他的一句话叫做,哥的人生你不懂,道行深着呢!

  “你们谁要可乐?”不多时,王雪走过来问道。

  张光北第一个举手:“给我来一杯。”

  说完,张光北继续跟夏蕊她们探讨人生。

  不多时,王雪端着几杯可乐走了过来,将可乐放在办公桌上之后,这才凑了过来问:“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生活。”张光北笑嘻嘻的说,“王姐,要不然,你也过来探讨一下。”

  “生活就像白开水,有什么好探讨的。你倒是厉害啊,这才刚来第一天就把我们公司三大美女忽悠的晕头转向的。”

  张光北一脸无辜的说:“王姐,这你可就冤枉我了。什么忽悠啊,这分明就是同事之间互相探讨技巧而已。”

  “对不对?”

  三人同时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张光北那张嘴,你十张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行了,就会耍嘴皮子吧。我真是怀疑李总究竟看中你什么地方了,要人品没人品,要能力没能力。”

  一听这话,张光北可不乐意了:“王姐,话不能这么说。怎么说咱也是仪表堂堂玉树凌风,这站出去就是品牌,拿出去就是形象。”

  “行了,看不出来你还挺油头的。”王雪咯咯笑了笑,“你们聊,促进感情没关系,记得别耽误了工作。”

  “一定一定。”张光北应了一声。

  拿起可乐,叶秋一个不稳,一杯可乐居然洒到了夏蕊的腿上。此刻她下身穿着职业短裙,这一下子弄得人家当时就尴尬了。

  “不好意思。”张光北拿起纸巾,“来,我给你擦擦。”

  “不用,不用了。”夏蕊脸色羞红的说道。

  “没关系。”

  这一来而去,两个人客套的争执起来。到最后,夏蕊啊的叫了一声,没坐稳,直接摔到在地上。

  望着她哀怨的样子,张光北伸出手就要去拉:“对不起啊,夏蕊。”

  突然之间,张光北一愣。我靠,红色的,还带蕾丝花边。

  一不小心,夏蕊来了个春光乍泄。刚开始她没有注意到,见张光北神色不对:“你看什么呢?”

  突然之间,夏蕊啊的大叫一声:“你这个流氓。”

  说完,给了张光北一巴掌,生气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至于李芸和刘颖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最后抿了抿嘴,冲着张光北耸了耸肩膀,说了一声,开动。一个个不欢而散了。

  张光北当时傻眼了。靠,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感情就这么垮塌了。

  在心中抱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你说你啊,没事,你瞎看什么,这下好了,看出事来了吧。其实,这也不怪你,这美景露在你面前,你就算不想看,也看到了啊。

  张光北转动了一下自己的椅子,来到夏蕊身边:“夏姐,美女,夏美眉!”

  夏蕊冷哼一声,白了张光北一眼,没好气的问道:“干什么?我还要工作呢。”

  “对不起。”张光北说,“我也不是有意的。不过,你今天穿的红色的可不好,要是黑色丁字裤,那就更完美了。”

  “你……”夏蕊恨恨的盯着张光北,恨不得一口将他给吃了。

  “你无耻。”

  “我又怎么了我?”

  还未等张光北把话说完,一杯可乐迎面而来。噗的一声,此刻张光北已经成了落汤鸡了。

  抹了一把脸,叶秋吐了一口可乐,跟从大海归来的海猴一样。那模样引得全公司的人忍不住嬉笑连连。

  对此,张光北不仅没有感觉到有失面子,居然站起来说道:“唉,天气太热,冲杯水,凉凉也不错。”

  这下,所有人笑的更厉害了。

  突然之间,李嫣然的房门拧开。望到李嫣然从里面走了出来,立刻之间,所有人恢复了工作,只剩下张光北傻傻的站在那里。

  李嫣然一愣,望了张光北一眼,直接走了过去。本来以为自己闹出了洋相,这女人要开除自己,谁想到她居然问道:“会开车吗?”

  张光北点了点头。

  “跟我来。”

  张光北回头望了众人一眼,这才大步跟了上去。

  李嫣然的轿车是一辆红色的宝马,并非跑车,但是却有一种功成身就的超凡之味。

  “上车!”

  张光北哦了一声,接过钥匙,然后上了驾驶位置上,问:“李总,咱们这要去哪?”

  “叫我嫣然就行了。”

  透过反光镜,望着身后那看上去端庄的李嫣然,张光北咽了咽口水。丫的,以前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这种尤物倒还是第一次碰到,难道说,这霉运过去之后就是好运不成?难道说,自己的春天要来了?

  此刻,张光北正做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美梦。

  “张光北。”

  “嗯!嫣然,咱们这是去哪?”张光北一个激灵,连忙说,不过这魂是跑回来了。

  “王氏集团。”

  “好嘞!”张光北应了一声,宝马车直接向着王氏集团而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极品女总裁》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5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