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穹月大陆小说阎末瑶梓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穹月大陆小说阎末瑶梓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穿了

  “哎……”

  阎末瑶漂在湖泊里,发出了第一百一十一次叹气。

  她不想去思考这湖泊怎么跟死海一样像个水床能让她跟漂流瓶似的一直漂啊漂,也不想去思考为什么醒来之前明明是大冬天现在怎么突然春暖花开百鸟争鸣,更不想去思考为为什么她看见自己散落在湖水里的长发变了色……

  “哎……”

  她现在只想知道,这头顶蓝天白云背靠温暖水床在她印象里绝对没来过的地方到底是哪里……还想知道,是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乌龟儿子王八蛋偷走了自己那一套萌到爆的冬装让自己穿着内衣漂在水里……

  没错,阎末瑶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但是她依旧淡定的漂在湖里。

  “哎……”阎末瑶又是一声仰天长叹看。

  她记得刚才发生的事,其实也不确定到底是刚才还是昨天,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在水里睡了多久,她醒来就发现自己像个死尸一样漂躺在这幽蓝的湖泊里。

  那是情人节的夜晚,绵绵细雨没有打扰到节日的气氛,反而使整个城市弥漫着干净的玫瑰花和青草味。霓虹灯下尽是情侣们撑着伞相互依偎的身影。

  然而就在一间同情人节一样充满了温馨与甜蜜的饼干屋里,阎末瑶踹了一个对她来说不轻不重的男人。

  分手并没有给阎末瑶带来什么心情的波动,唯一让阎末瑶郁闷的是,先提出分手的居然不是她?

  当那个被末瑶称之为“学长”的男人直视着她,红着眼睛说道“末瑶,我们……不适合,分手对彼此都好”的时候,阎末瑶依旧摆出她不轻不淡不冷不热的浅笑,只是微微挑了下眉,拿起一边被她喝了一半的奶茶,拔出吸管,揭开盖子,直接把奶茶浇到了对面人的脑袋上,动作一气呵成不带半点拖沓。

  天知道她是不是很久以前就想这样做一次而在家练习无数遍了。

  阎末瑶记得当时自己用食指挑起了对面男人的下巴,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他脸颊边划过的奶茶和头顶的几颗珍珠,听着他垂下眼睑黯然地说道:“末瑶,我不甘心只做你的玩伴……”

  当时她只是一瞬间地怔了怔,嘴角依旧挂着风轻云淡的微笑。坐回男人的对面,翘起腿,食指有意无意地轻点着桌面:“继续。”

  宫明杰握紧了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松开,握紧,反反复复几次,眼神从对面少女的眼里似乎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末瑶,你对我的那些笑容那些温柔,你给过门口卖早餐的大妈,你给过街边的乞丐,你给过所有人!甚至是门卫老大爷养的那只土狗!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男朋友对不对?你至始自终爱的只有你自己!”

  阎末瑶依旧是笑,只是眼神却带着不耐烦和鄙视。这男人……以为很懂自己然后在这里对自己说三道四?他以为他在演八点档的肥皂剧?午夜档都没这坑好不!再说,她可不想当那个女主,她压抑着胸腔里翻腾的怒火和不明的不安,冷冷说道:“大哥你是来搞笑的吧?你一定是来搞笑的。那既然这样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我麻烦你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不送,走好,再贱,再也不贱。”

  宫明杰错愕地盯着对面含笑却目光凌厉的女孩,重重说了个“好”字,拿起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饼干屋,留给阎末瑶一个自认决然的背影。

  “哟,我们霸气侧漏的末瑶妹子,现在到底算是谁甩了谁呢?”

  隔着不远的桌子那传来了清脆的女声。阎末瑶仍旧保持着食指敲着桌面的姿势,却翻了翻白眼,转头看向坐在她身后那一桌的可恶女人。

  秦尔南笑得很狡黠很欠扁,阎末瑶决定自动忽视她,眼神怜惜地转向她身边的人儿身上:“依雪,天凉,我们早点回去吧,等下你要是又病了,我可不照顾你。”

  依雪低声笑了笑,细细的眉,明净的眸,齐腰的长发在娇小的身体后划出一道温柔的弧度。她知道,末瑶总是刀子嘴豆腐心。

  “死女人,走,回家!”说着秦尔南就站起身牵起依雪,走过来拖着阎末瑶便往门外走。

  阎末瑶笑着推了推秦尔南说她男人婆,心里的怒火早没了,但是莫明的不安却让她的眼角跳了跳。

  谁都没有注意到,当她们走出饼干屋,远处不起眼的巷子里,两个男人的对话——“确定?”

  “是的哦!弟弟,咱们赶紧把她们带回去吧。省的老大想着念着。”

  “闭嘴,不许喊我弟弟。”

  “呜呜呜,可是你明明就是我弟弟嘛。”

  “呜……”

  阎末瑶她们当然不知道背后阴影里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她们三个说说笑笑并肩走在路边,隔着很远看见远处湖泊里漂浮着的许愿纸船。被烛光点缀过的湖泊,泛起朦朦胧胧的美。

  阎末瑶现在想想,真恨自己当时为什么迫不及待地拉着依雪和尔南趴在湖泊中的一座桥中间,如果她不像尔南说的,像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也不会被突然跑来的男人撞下桥。

  阎末瑶到现在都觉得那时候就像是放慢动作一样,前倾,越过桥边,然后看着依雪白嫩的小手拉着自己不放,也被自己的下坠扯了大半个身子越过桥边,再然后就是尔南,被她和依雪两个人的重量拖过了桥……

  阎末瑶记得自己明明把眼睛瞪的和驴眼睛一样想看清楚害她们落水的人,奈何她就是看不清,好像隔了一层薄雾,什么都看不真切。但是她清楚的看见了那人眼神中的促狭和算计。顿时,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好事做多了遭报应了……

  她记得自己撇过头,想看看自己怎么还没有掉进水里,她也后悔自己是睁着眼睛的,因为她看到了自己身下无比巨大的黑洞,像只野兽,慢慢吞食了她们三个人的身体。

  阎末瑶很无奈,她只觉得胸口一闷眼前一黑自己就晕过去了……

  “哎……”

  回想完毕的阎末瑶成大字型漂浮在水中再一次发出了叹气。

  眨了眨眼睛,阎末瑶憋了口气,涨红了脸终于忍不住大声吼道:“丫的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哪里啊……嘶!Shit!”

  “Shit!”阎末瑶仰天嚎叫,随即又窘迫地红了脸颊。

  因为她记起来自己是扭过头看见黑洞太激动导致扭到了脖子……

  阎末瑶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脖子,翻着白眼,十八年的生活总是在提醒她,不管在哪里,要耐心,要懂得随遇而安。

  既来之则安之……

  于是她扑腾着脚丫,用脚拍打着湖面游到湖边,双手撑湖岸,僵着脖子爬上了岸。

  来了这么久,她第一次仔细打量了周围的景象。

  周围都是高大的灌木林,灌木林的后面,是无尽的树木……这片幽蓝的湖泊,好像只是森林的一角。

  微风吹来,阎末瑶觉得自己的身体无法抑制地抖了抖,抬起胳膊看了看上面一个个冒出头的鸡皮疙瘩,很无奈……

  穿成这样,就算知道哪条路可以出去,也不敢出去见人啊!难道要自己串几串树叶挂在身上?

  阎末瑶很纠结……难道穿越连衣服都会穿没?而且还是过滤系统不完全的类型?第2章 初识

  正当阎末瑶绞尽脑细胞地思考着接下来该去哪找衣服的时候,一旁的灌木林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心里一跳:不会吧,难道自己中彩遇到了树林里的豺狼虎豹?还是说,有人来了……

  来不及思考太过,灌木林里的声音越来越近,她无奈地瞅了瞅旁边的湖泊,心里哭道:哥们,看来我要和你那温暖的怀抱再来一次激烈的碰撞了啊……

  想归想,动作还是要执行的。她在草地上转了半圈,自认姿势非常帅气地把自己丢进了湖泊大人的怀抱。长发散在水里,遮住了水下的身体。她习惯性在水里蹬了蹬脚,但是坏事总是在你不想他的时候来敲你的门。

  阎末瑶觉得小腿传来一阵阵抽搐的疼痛,她拼了小命拽着岸边悲剧的小草们,就差没把指甲抠进泥土里了。伸了手到水里,想去捏捏抽筋的小腿,灌木林里的声音却在这时没了。

  诧异地抬头,看到了一抹暗紫色晃进自己眼里。视线往上,看到了这辈子都忘不掉的场景……

  白皙的皮肤,黑紫色的长发,一双剑眉下,深紫色的丹凤眼流动着莫名的光芒,阎末瑶好像看到了阳光下,他浓密的睫毛投在下眼睑上的阴影。薄薄的红唇轻轻扬起,似笑非笑蛊惑着周围的一切……

  阳光斑驳的从树间落在他肩头,黑色的长褂绣着金紫线,黑色的长靴轻盈的踩在草地上。

  她很纳闷,为什么自己可以看得这么清楚……好像连他身边的灰尘是怎样跳动,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肤是怎样光滑,都能清楚地,莫名熟悉地感觉到……

  微微一晃神,阎末瑶就这样把手给松开了!

  而刚刚还让她漂来漂去的湖泊却像突然有了生命一样,拉扯着她的脚,将她向下拽去。

  “咕……”阎末瑶猝不及防,喝了口甜甜的湖水还呛到了自己,她努力憋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在水下咳出来。

  身子还在向下沉着,胡乱地扒了两下水,她看见一条白花花的东西进入水里,靠近了自己,只觉得手上一紧,自己瞬间就被拽了抽,到了岸上。

  刚刚的窒息突然变成了小憩时的噩梦。

  阎末瑶憋红了脸,痛苦地咳嗽着,心里纳闷……刚刚那白色的是什么东西……蛇?但是那触感又不像啊……

  还有……这人是什么时候到岸边的?

  就在阎末瑶想开口说话以表达自己无尽的感激之情的时候,男子却忽然蹲下将她搂进怀里……

  “末瑶,欢迎回来。”低低的很有磁性的声音在阎末瑶头上响起,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怀抱令阎末瑶的心底莫名地出现了一丝恐慌。

  嗯?没听说过在别的世界活了十八年,过了四分之一的人生,然后穿越到别的地方还能遇见熟人的?阎末瑶推了推男人温暖的胸膛,“兄台,你贵庚?哦不对,你认识我?”

  她抬起走,眨了眨眼,无辜地看着他魅惑的双眼。

  他扬了扬嘴角,低声笑了笑……胸膛里发出闷闷的震动。而他接下来说的话差点没让阎末瑶跟着震动起来……

  “唔……不多不少,三百三十八岁。至于你……因为你是我亲爱的未婚妻小末瑶啊!”说完还不忘对阎末瑶眨了眨他那水汪汪的丹凤眼。

  阎末瑶却是一阵恶寒,心里有一小簇火苗被点燃了……

  她翻着白眼脱口而出:“兄弟,你药断了?药断了要记得定时吃药啊……三百三十八?你怎么不说你三十八?”

  男子撇了撇嘴角,委屈的双眼直泛泪光:“小末瑶……没事,我知道你把以前的事情都忘光了。没关系!咱们重新来过!”说着还不忘挑起阎末瑶一缕深蓝色的发丝,轻吻着发梢。

  又是一阵恶寒,又是一阵风吹来,阎末瑶又是一下哆嗦……一向脸皮厚到一定程度的她也瞬间红了红脸……她怎么就忘记,自己身上只有那套粉红色的内衣呢……

  “你,脱衣服。”

  “让你脱下来给我穿,你这是什么表情?”

  “末瑶啊!我叫梓轩,不要总是你你你的喊我嘛!”

  大哥……现在是讨论名字的时候吗?

  梓轩嘟起薄唇,将手附在阎末瑶白嫩的脖子上轻轻按揉了几下。阎末瑶只觉得温热的指尖像条丝带,贴在颈后滑过,脖子就不痛了。

  ……什么情况?神医也不带这样神的啊!

  接着就看见他手里瞬间出现了一套白色的衣衫。

  阎末瑶盯着他像盯着外星人,震惊归震惊,但是他眼里露出的一丝遗憾阎末瑶可没有错过。

  嗯?哪里不对……

  这时梓轩摸了摸她的头,起身向她伸出手,黑袍下修长的手在阳光下白晃晃的闪的她有一瞬间的晕眩,手腕上一条白色丝带隐约露出了一个漂亮的结。

  “这么惊讶做什么?你亲爱的我本事多着呢。”

  “小末瑶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哦……是想让我帮你穿吗?”

  “恩恩?小末瑶?”

  “滚!”

  “喂,我说,我们还要在这破森林里走多久?还有,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什么年代?嗯?皇帝是谁?有吗有吗?”

  “喂,说话就说话,你能不能别靠这么近。”

  “喂,把你的蹄子给我拿开。”

  “喂,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喂……”

  天空偶尔飞过几只不知名的鸟,鸟尾在天上滑过青色的痕迹。不忘歪着脑袋回头看着树林里两人。

  自从阎末瑶被这个自称三百三十八岁,据说叫梓轩的男人带着在森林里走了将近三个小时到现在,已经对这个世界了解了不少,也被吃了不少豆腐。

  可是阎末瑶也怒了。她第一次遇见这么厚脸皮的男人。让她恨不得扯烂他的脸,看看这脸是不是贴上去的。

  “小末瑶,跟你纠正多少遍了。我叫梓轩,不叫喂。你可以喊我轩轩,不过我完全不介意你喊我亲爱的。”

  “下辈子吧你!”阎末瑶白眼一翻,伸出手指狠狠地敲在梓轩的脑袋上暗自咬牙。要不是她不认识路,要不是刚刚梓轩和她说依雪和秦尔南已经在他那里了,她根本不想和这个臭男人多呆一秒钟。

  “呜……末瑶,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说着还不忘眨巴眨巴眼……

  扭过头,阎末瑶决定不看他那惑人的眼睛。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刚刚接受到的关于这里的一切。

  这里叫穹月大陆。

  嗯?穹月……阎末瑶起初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皱了皱眉,穹月穹月,反过来不是“越穷”?谁起的……这么没水准的名字。

  他说,这里是个古老的大陆,古老的世界。

  他说,已经没有人记得这片大陆起源于什么时候,它存在的太久太久……

  他说,这里没有国界之分,没用帝王家,也没有统治者。

  他说这里是个人与灵物相处和睦,偶尔会发生一些小暴乱的世界。显然,阎末瑶坚信那个所谓的小暴乱绝对不可能是真的小暴乱。

  至于那句“人与灵物”……

  阎末瑶听到这个的时候错愕了一会,也被多吃了几口豆腐。梓轩总在她发愣的时候牵牵她的小手,摸摸她的脑袋,不然就是捏捏她的脸。阎末瑶到后来都懒得理他了……第3章 神奇

  他说,这个世界是人与灵物共同存在,共同生长。某些人与动物,天生就拥有可以学习灵法的体质。然而拥有这体质的人,10岁那年便不会在生长,直到300岁那年变做成人身。动物同人类一样。

  修习的越好,寿命越长。

  他说,这个世界最令人尊敬的是大陆历代相传的人——守护女。每一代守护女皆是两位女子。守护女生下的孩子必定是女孩,就像诅咒,一代传一代,永不熄灭。

  前一代是守护女一个叫绯苍,一个叫言舞。而这一代则是她们的女儿,末楼和忆雪。

  听见忆雪这个名字的时候阎末瑶只是愣了愣,却并没有太在意。

  他说,大陆被分为五块,中间是富饶的月都,聚集了很多四处而来能学习灵法体质的人。大陆上面是北雪都,右边是东风镇,下面是南花城,左边则是暗夜岭。

  阎末瑶细想了下,觉得这几个地方的名字有点意思。风花雪月,风花雪夜?

  他说,月都和暗夜岭中间的森林里,有座月尽山,高耸入云的山上有断崖棱星崖,崖边矗立着一座古老的宫殿:影翼神殿。

  那是守护女居住的地方。

  梓轩只说了这么多,他告诉阎末瑶,这些只是这个世界最基本的常识。还有很多阎末瑶没有见过的,陌生是自然的,但是至少有依雪和秦尔南在。其他关于这里的一切,阎末瑶可以到了月都后去月都最有名的学院参读。

  阎末瑶却没有在意多少,自己和依雪还有尔南,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去到哪里都是一样的。这里能学习灵法,那么,如果依雪能学的话,不就代表她可以不用在体弱多病?不就代表她可以活的更长久了吗?”

  “小末瑶,你在想什么呢?都不理我……”

  阎末瑶的眼神犀利地扫过拽着她衣袖的爪子,瞪了瞪梓轩,某人很委屈地闭嘴收手……

  阎末瑶挑着眉,随手一扯拽过他的耳朵。

  “梓轩同学,再吃我豆腐我就把你耳朵给拧没了!现在我只需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给我听好了:我!们!还!要!在!这!鸟!地!方!走!多!久?”

  “疼疼疼,小末瑶,轻一点轻一点,很疼的。呜呜呜,我哪里有吃你豆腐,以前我还总抱着你睡觉呢。”

  “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哪知道以前的事。回答我。”

  “好嘛好嘛,走出这片森林就是月都了,大概,两三天吧……我知道你担心依雪和秦尔南,我向你保证,她们一定被照顾的很好。说不定等你见到她们的时候她们还长肉了呢。”

  “最好是这样!”秦尔南阎末瑶是不会太担心的,因为至少在她的印象里,没人可以欺负到秦尔南……虽然对这个世界还不是很了解,但是她还是莫名其妙地相信他说的,她们很好。

  比起安全,她更担心的是依雪的身体。怕她又生病了,尔南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等一下,你刚刚说什么?两三天?你的意思是我们还要在这破森林里呆两三天?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快一点?”

  阎末瑶抓狂了,虽然这森林是很漂亮,但是她不是原始人,不需要体验大自然的原始生活啊。她要赶紧去看看依雪现在怎么样了啊。

  梓轩则是眨巴着眼睛笑了笑,然后熟练地牵起阎末瑶,捏了捏她柔软白皙的手。

  “放心,有我在。”

  阎末瑶抿了抿嘴,盯着他看。烦躁的情绪被他这么一捏散了许多。他依旧是笑,深紫色的瞳孔里好像有琉璃色的光泽。

  世界仿佛突然安静了许多。

  阎末瑶哼了一声扭过头不看他,任由他牵着她,为她拨开前方的灌木,阳光依旧那样温暖的从头顶的绿叶中洒下一片斑驳。

  他们携手而行的背影就这样被定格在这片森林里,前方是他带给她的另一个世界,另一个起点。

  不管今后有多少无法挽回的一切,至少现在,她的手在他的手里……

  今天已经是阎末瑶跟着梓轩在森林里晃悠的第三天了。

  经过这三天,阎末瑶彻底地接受了这里不是正常的世界,接受了她身边身为人类却堪比神魔的诡异生物。

  比如说现在:“喂,我渴了。”

  “咕噜咕噜……”梓轩的掌心出现一个不大不小的水球,转动着“飘”到了阎末瑶面前,她倚着身后的大树懒散地张开嘴,一副享受的模样。喝完后还不忘舔了舔唇抹了抹嘴:“唔,好甜。不错。”

  “喂,我饿了。”

  “啪……”阎末瑶脚边出现了整齐的木堆。

  “噗……”某人的手上出现了一团小火球还带着噼里啪啦声像要放电。

  果不其然,接下来一声“噼里啪啦”,脚边的木堆燃起了暖暖的火。

  “嗞……”某个心甘情愿眉开眼笑当着手下的男人,串着一串鱼烤的很开心,馋嘴瑶咽口水的声音让他更开心。

  “来来小末瑶,张嘴。啊!”

  这三天里,阎末瑶天天被梓轩殷勤地看着守着伺候着,她理所当然地习惯了。

  免费的服务,不要是傻蛋。

  “啊……”阎末瑶翘起二郎腿,满足地砸吧着嘴,心里无限欢喜无限抽搐:有人服侍,真爽!

  “喂,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还有多久才能出去?”

  “嗯?小末瑶!不是说了我叫梓轩了嘛!”

  “嘛嘛嘛,嘛你妹啊嘛!回答我!”

  “咦?我没跟你说吗,我们已经在森林的边缘了啊。喏!看到前面空地的大石头没,只要走过那块石头就能看到国都了啊。”

  “你说啥?那我怎么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我们还是在一片漫无边际的森林里?就中间多了块空地多了块破石头。”

  “那石头是结界。嗯……小末瑶,你再仔细看看,真的只有空地和石头?”

  “废话,不然我还会被你耍然后傻坐在这吃东西吗!”

  “小末瑶……人家才不会耍你呢。来来……”边说边把他狼爪中的食指抵在了阎末瑶的眉心,阎末瑶只觉得一股暖暖的东西从眉心散开,蔓延到四肢五脏。张开眼眨了眨,有种眼前的事物都变得更加仔细更加明亮的感觉。

  唔……视力更好了!

  “喏,小末瑶,你再看看那石头。”

  阎末瑶转过头,景色变了,脸色也变了变,但也只是一瞬。

  石头后面的景色变了……

  原本只是一块孤零零的大石头站在森林中一块空地而已,现在,就像变成了守门人,大石那边漫无边际的树林变成了草地,延伸出一条宽阔的大道,隐约能看见远处有一座很大的城。

  那里就是所谓的月都吧。

  而大石这边依旧是森林,这块丑不拉叽的大石在草地与森林中画了一个点,分开了两个天地。

  阎末瑶有些僵硬的抬了脚走到石头正面,看着它被岁月磨得光滑的石面上刻着一个字:“念”。

  字只有巴掌大,但是刻得很深,深的可以容下她半根手指。

  她缓慢的摸着字的棱角,从第一笔摸到最后一笔,顿了顿。

  “这是什么?”

  “嗯……某个相思入骨的痴汉刻下的吧。”

  本来带着点阴霾的心瞬间恢复以往:相思入骨,你怎么不相思成骨?成白骨吧你!

  梓轩依旧微笑着站在阎末瑶身后的一步半距离。第4章 相聚

  这三天,他不是死皮赖脸地黏着她,就是站在她身后的一步半处。很自然的在她身后看着她,每到这时,阎末瑶都觉得背后有股暖暖的让她安心的视线。

  轻轻握了握拳,侧头看了看身后眼波流转的美人,阎末瑶很不客气地抬起右手臂抡在了美人的胸口,完全不怕敲扁了美人的胸。

  “噗……咳……咳咳……”

  “走!找依雪和尔南去!”

  “这里就是月都?”

  阎末瑶看着眼前泛着灰青色的高大城楼,突然有种回家的感觉。

  城里城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各种似马非马的生物看的阎末瑶眼花。

  “小末瑶来,月之国都可是很壮观很漂亮的哦!走走,我们坐那个回去!”

  被梓轩牵着掉转了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华丽马车,白色刻着银色花纹龙飞凤舞,马车四角都拴着琉璃铃铛,叮铃铃响着。

  说是马车,确实是很漂亮的马车,可是又不是马来拉车。拉车的,是四只雪白的独角兽,白的柔软发亮的皮毛看上去很柔顺,让人很想摸一摸。

  行动总是比思想要快。柔滑细腻的触感舒服到阎末瑶恨不得把整张脸贴到独角兽身上。

  “小笨蛋!这有什么好看的。家里这种独角马多着呢。你要喜欢以后你天天趴它们身上摸都没问题。上车上车,你不是赶着去见你朋友吗?”

  梓轩得意着,还不忘大胆地敲了敲阎末瑶的头,顺手将她扛上了马车。

  阎末瑶只觉得世界突然颠倒又突然亮了。转了转眼珠看着马车里豪华的装饰,凑近了便能听到阎末瑶只低低的说了句:“我了个槽……”

  “于是,我们真要做这个去你家?”

  马车已经开始动了,不快不慢,也没有传说中那么颠。回过神的阎末瑶熟练地翘起二郎腿靠在马车的软榻上。

  “恩恩,虽然独角马是很常见,只是我这四只品种比较纯而已啦。小末瑶你要是喜欢,回去给你挑只去骑嘛!”

  阎末瑶拍开梓轩从远处审来的魔爪,斜着眼怒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的话里有种嫌弃我见识短的感觉?”

  “额……怎么会!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小末瑶你才刚回来嘛,不知道是正常的拉。”梓轩又从远处伸长了些手扯了扯阎末瑶的袖子,可怜兮兮地说:“小末瑶……你不用坐那么远吧……”

  马车很宽敞,放个双人床都不是问题,所以阎末瑶很自觉地坐得离他远了点。她觉得必须且一定要开始避免被揩油措施。

  “我愿意,不行吗?”挑了挑眉,阎末瑶依旧流氓地翘着二郎腿,掀开了车窗上乳白色的窗帘。

  马车已经进了城,车水马龙人流不息。建筑风格有点像欧洲小镇,让阎末瑶心里一阵欢喜。

  街边有饭店,有旅馆,有赌场,有书店,还有各种各样的小店摊贩。来来往往的,有人类,有长着耳朵或者拖着尾巴的生物,眼花缭乱,却是一片和谐与热闹。

  愣了愣神,阎末瑶突然转头看向还在装委屈伸着爪子的梓轩:“哎?为什么那些不是全人形?不是说300岁就能变成人身了吗?”

  “啊?那些啊……那些是半灵物。是人类和灵物结合的孩子哦!有的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啦,不过一般加以修炼到后来是可以变成成人的。

  “噗……看来人妖殊途什么的都是鬼话啊,串种的混血儿也不一定都是美人啊……”阎末瑶放下窗帘,靠在车里刚准备闭目养生一会,车子便停了下来。

  “小末瑶,我们到了哦!”梓轩说着又很熟练地拉起阎末瑶的手,钻出马车。

  阎末瑶此刻只能习惯性地任由他拉着,也习惯性地翻了翻白眼。

  哎……习惯真是个麻烦的东西。

  当她抬起脑袋看到了不远处的建筑后,真的翻了翻大白眼……

  黑色的大铁门在她面前缓缓打开,外面一圈白色的高墙。铁门里一条长长的石路,石路两遍各是一大片草地,上面铺满了不知名的花。还有湖,还有小桥,还有鱼……她被梓轩牵着往前走到底,那里是一个大大的琉璃色喷水池。

  阎末瑶觉得,不说这一路走来的长度,光是这庭院的宽度就足够她逛好久了……

  喷水池后面,是一栋高大的白色建筑,一共五层楼,像个迷你城堡。半个建筑都被青色的藤蔓从地下开始往上包裹着,藤蔓上是蔷薇。红色、白色、黄色、蓝色、粉色、紫色……绚丽的开满了阎末瑶的视野。

  这时,迷你城堡的大门敞开,一抹娇小的身影带着清凉的气息扑了出来。

  “末瑶!”话音未落,阎末瑶就被扑了个满怀。

  而此刻的阎末瑶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棍被雷劈了一顿。

  懵了……

  她愣愣地张着双臂,看着怀里银白色的脑袋和娇小的身体。突然觉得背后汗毛都一根根竖起来了。

  她有点不想确定,可是这个声音明明是……

  “末瑶,担心死我了。”

  娇小身体的主人抬起头,银色的瞳孔泛着担忧的泪水,朦胧地看着阎末瑶。

  “依……依……雪?”

  阎末瑶看着眼前的人出神,嘴巴还不忘嘟囔着:“谁给你染的白毛……”

  这是依雪?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依雪?

  这是生病了还是什么情况?

  突然想到自己一头乌黑的长发和瞳孔也发生了变化,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脑中滑过却又突然没了头绪。

  “死丫头,你还舍得来吗?”

  明明是责骂,语气却满是关心与激动。

  阎末瑶搂着怀里的素雪,咧了咧嘴,却温柔地弯了弯眼角,笑的一脸灿烂。

  还好,除了衣服尔南并没有变化,还好还好……

  “尔南你还是这么男人婆。”

  “末瑶,回来就好!”依雪习惯性的在阎末瑶怀里蹭了蹭。阎末瑶却突然举得背脊一凉,好像被什么人怒视着……的感觉?

  她僵硬的转过头。

  “欧次奥!”

  阎末瑶在心里安慰了自己很多遍。

  因为她觉得当震惊,诧异,兴奋,激动,喜悦,愤怒等等各种情绪都能用“欧次奥”来表达的时候,她必须不顾形象地感慨那么一句。

  她在思考到底用什么词来表达她现在看到的“东西”。

  嗯……

  一副五颜六色的画?但是这画也抽象的太美了……

  纠结了很久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所以她又一次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了那么一句:欧次奥……

  “喂,死女人,口水!”

  秦尔南无奈的翻着白眼,用力戳了戳阎末瑶一副傻愣愣表情的脸。

  “咳咳……那个啥……这是?”

  “问我干吗?自己问他们去!”

  阎末瑶皱着眉瞅了瞅面前站着的一排“东西”,一脸不知从何下手的样子。她现在只想不顾形象的仰头大吼:天呐!这群妖孽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末瑶姐姐好!我叫烨霖哦!”

  阎末瑶佯装微笑加淡定的点了点头,打量着面前这个可爱的“东西”。

  浅灰色的短发乖巧的贴在耳畔,白皙细腻的娃娃脸配上浅绿色的灵动双眸,带着点稚嫩和孩子气,像是刚挖掘出的绿宝石。

  正在阎末瑶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突然伸手把对面正太的包子脸拧成花卷的时候,“啪”,秦尔南很不给面子的走过去对着烨霖的脑袋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第5章 各种妖孽

  “一个老男人,装什么可爱!”

  “呜呜呜,你这个坏人。”烨霖委屈地撇了撇嘴,泪汪汪的双眸控诉着秦尔南的暴力,看的阎末瑶那个揪心呐……

  不过想想也难怪,秦尔南这个变态女人向来不喜欢别人装可爱。但是……但是真的好可爱啊!

  阎末瑶两眼放光的就差没射出光来的时候,旁边传来了一声凉凉的声音。

  “我是烨泽。”

  阎末瑶侧过了头,她之前就注意到了,和烨霖一模一样的娃娃脸,却没有那般可爱的笑容,紧抿的唇瓣让人觉得多了分沉稳。烨泽与烨霖不同的地方,就是烨泽的瞳孔是深绿色的。

  “额,你好。嗯……你是……烨霖的哥哥?”

  俗话说的好,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

  烨霖此刻气愤地撅起小嘴,双手叉腰仰起脑袋成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不对不对!末瑶姐姐你错了!我才是哥哥哦!”

  烨泽只是冷冷地扫了一眼烨霖,后者便很不情愿地闭上了嘴。

  于是阎末瑶好想唾弃一下这没一点威严可言的哥哥啊……

  冷冷的眼光从烨霖的身上飘到了阎末瑶身上。

  阎末瑶愣愣地打了个激灵:大哥……我没惹你吧……

  可是仔细看看,发现有哪里不对。烨泽看的并不是她,也不能说不是她。准确来说,是在看阎末瑶搂着依雪的手……

  好吧……她懂了……

  她懂了!于是她把搂着依雪的手臂收地更紧了些,挑衅地看着烨泽,还不忘笑着露出标准的八颗牙。

  小样!让你用那眼神吓我!想抢依雪?别说门了,通风口都不给你留个!

  “我是炎少离,直接喊我少离就好!”

  阎末瑶得瑟地笑着,看了眼从烨霖和烨泽身后走出的一团火红色的“东西”。

  一米八以上的身高,淡淡的古铜色肌肤,火红耀眼的短发在脑后扎起一撮,刀刻般棱角分明的脸。左耳上有一颗别致的红色耳钉,与深红色的瞳孔一散发着阳光与不拘,狂野与骄傲。

  他闪着一头亮亮的红毛走上前拍了拍阎末瑶的肩膀,阎末瑶也咧嘴捶了捶他的肩头。

  “哥们好身材!以后多关照!”

  “小末瑶,记住哦,我叫闻人霜林。”

  正当阎末瑶对着少离的身材暗暗地流着口水的时候,一道温软魅惑的声音悠悠响起,阎末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变成酥油饼了……

  僵硬地歪了歪头。

  妖艳?还是性感?还是……狐狸精?

  好吧就当自己语文白学了吧。因为她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站在她面前的人是有多美……

  浅蓝色的长发只用一条红色的缎带轻轻束在左胸前,翩若惊鸿的脸,挑起的眉,浅蓝色丹凤眼流动着若有若无的光。左眼角下还有一颗不大不小的泪痣,衬得那双眸更加的诱人。

  明明美得惨绝人寰,却偏偏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女子。

  阎末瑶张了张嘴还在发愣,闻人霜林已经走到了她面前。他轻轻拿下阎末瑶搂着素雪的手,轻轻将她带进怀里,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带着淡淡的不知名的香。

  一连串的动作他做得很轻,却莫明的快速。

  “小末瑶,果然如传说中的那么漂亮啊,抱起来也这么软这么舒服。还很香呢。”边说还边暧昧地低下头在她耳边蹭了蹭。

  阎末瑶打了个寒颤,终于回了点神,抵着闻人霜林的胸口想要后退几步。

  “呵呵……我对美女没兴趣……”

  他也不说什么,只是淡淡地挑了挑眉便松开了手,望了望阎末瑶身后梓轩的脸,脸上挂着欠揍的调笑。

  其实不用说阎末瑶也能猜到背后的人是什么表情了。她突然觉得背脊阵阵发凉渗出了冷汗。

  闻人霜林却好像没有看到般地笑了笑。

  “老大,别气嘛,会长皱纹的哟。变丑了说不定小末瑶就不要你了呢。你放心,我可不敢对你的宝贝小末瑶动什么歪脑筋。不过……总要有个见面礼什么的吧!”

  话说得快,动作更快。

  他用人看不清的速度靠近阎末瑶,低下了头。

  阎末瑶只觉得脸颊突然有种温软香甜的触感,接着大脑突然爆出了一片空白色,中间还参杂了几多花瓣飞舞的画面。

  这是被亲了还是被亲了还是被亲了?

  阎末瑶回过神气愤地抬起脚蹬了出去,对面的人却比她更迅速地飘飘然退开了几步。只给阎末瑶的鼻尖留下了淡淡的余香……

  “闻!人!霜!林!”

  “轰!”

  在梓轩咬牙切齿的时候,闻人霜林刚刚站的地方已经多了一个大坑,还在冒烟……

  阎末瑶挑了挑眉,她觉得如果梓轩刚刚气愤到手误,那这一炮轰过来说不定就把自己轰冒烟了。

  她抬起手抹了抹脸颊,淡定地回过头。

  “其实也没什么,这完全可以当做是个问候方式嘛,被一只雌雄莫辩的小狗舔了一口是我的荣幸。至于你……你丫的你下次再敢不提前说一声就往我脚下轰试试看!我非得把你给撕了!”

  阎末瑶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扯着梓轩的耳朵吼着。

  “哎哟哎哟!小末瑶……痛……痛痛啊啊啊!下次不敢了真的!”

  “嗯?下次?”

  “额!不对不对,是没有下次了!”

  “嘁。”

  阎末瑶扯着梓轩的耳朵顺便拧了一圈,转过头向依雪走去,却看到后面一排男人正用一种相同的怪异眼神盯着自己和身后的梓轩。

  她摸了摸脸,再转头看了看梓轩的脸。

  “你们在看什么?我和他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炎少离刚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梓轩先开了口。

  “霜林,看来我得让校长把你送到利斯女士那里去拓展一下知识面。你这只不听话的小!狗!狗!”

  声音不轻不重,还带了一点想看好戏的成分。闻人霜林的脸色却有一瞬间白了白。

  他捂着嘴笑地满目流光。

  “呵呵呵……真想不到,老大居然也会有这样一面啊……小末瑶,你真是让我好奇的不行呢。好了,我先回去了,明天见哦。”

  话音刚落阎末瑶就见他飞了起来……

  嗯……

  嗯?

  他居然就这样飞起来了?

  双脚离地浮到半空,阎末瑶心想牛顿看到会不会吐血?

  发梢轻轻地在身后打了个圈,他转过头对阎末瑶眨了眨眼。

  刚要飘走,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再一次回过头。

  “啊,对了!老大也会飞哦!”

  说完还不忘调皮地笑了笑,光影一闪便没了人影。

  阎末瑶很明显听见了那句话。

  他说:“老大也会飞哦!”

  “梓!轩!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阎末瑶抱着胳膊,转头看着那个盯着天空早已没影的地方一脸气愤的人。

  很明显这家伙可以飞来飞去,很明显闻人霜林的意思是这家伙带个人飞根本不是问题。明明能很快,却在森林里走了三天!让她过了三天体验大自然的原始生活!

  “额,末瑶……那个……我只是想和你多呆几天,顺便让你见见这里的风景嘛……呵呵……呵……你也觉得那森林很好看对不对?还有还有……我想让你熟悉熟悉这里嘛!还有……还有……”

  头都快埋进胸口了。

  “哎……”阎末瑶无奈。

  “不知道和别人说话要看着别人的眼睛吗?”

  梓轩委屈的搅着手指,抬起头,紫水晶的眼,闪着泪光,无辜地眨了眨,好像再眨一下那些透明的液体就会滴出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穹月大陆》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5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