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阳光下的纯爱小说萧晨雨冷环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阳光下的纯爱小说萧晨雨冷环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身世揭晓

  当冷环生从亲子鉴定中心回来的时候脸色苍白,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真的是郑雨霖的孩子,冷环生似乎一下子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到底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冷环生回到了别墅,萧晨雨最近总是心神不宁,她知道关于冷环生的身世一定会查到的,她依然笑脸盈盈地走了过来,“环生。”

  冷环生拿出了亲子鉴定摆在了桌子上,萧晨雨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冷环生会下手那么快,可是萧晨雨什么话都没有说啊。萧晨雨对冷环生说:“你都知道了?”

  冷环生把萧晨雨拉了过来,“你以为你保持沉默,我就会什么都不知道吗?当时我在医院的时候,我就感觉你好像比任何时候都要暧昧,我就觉得你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是不是这个?”

  冷环生不愧是冷环生,他这个都知道,萧晨雨坐了下来,“可是这些对你又有什么关系?”

  萧晨雨说:“当时候我和郑姐只是怀疑,并不确定,直到那一天你住院了,你失血过多而且刚好你们两个人的血型很配。就连医生都开始怀疑,但是郑姐还是有些疑问,后来我对她谈了一下说她在二十年前有一个儿子,可是被你爸给抱走了,紧接着就传来了你妈把他给摔死了,可是你知道吗,你和郑姐有着一模一样的眼睛。你还是姓冷,只是你的亲生父亲是冷忠诚的堂弟,而且郑姐又跟我妈曾经是一对金兰姐妹,我不知道该相信还是不相信,听说在你的亲生母亲怀了你的时候,如果我妈生的是女儿的话,她就要我嫁给你的。”

  冷环生十分吃惊地看着萧晨雨,怪不得在医院里的时候,萧晨雨突然对冷环生问了那些问题,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原来他跟萧晨雨的缘分不是一次偶然的,这个好像是上天的安排,“虽然我听到了这些,可是我一直到现在了都还是没有办法去接受这个事实,这感觉太突然了,你知道吗?环生,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曾经我妈和你亲生母亲互相帮助过,你们家里有恩于我。”

  冷环生怔了一下,难怪萧晨雨变得比先前更加暧昧了,“我说你最近怎么变得那么多愁善感,还有你居然在那里问我相不相信指腹为婚的那句话。可是我都没有正面回答你,可是我爸,不,应该是说伯父了,他居然为了自己的事业六亲不认,要我去娶那个富家女,也不管我是不是喜欢她。”

  这次冷环生也变得满脸深情地看着萧晨雨,“当时你爷爷本来是打算把祖业交给你爸的,可是你爸太重感情了,根本不适合,后来你爸就死于绝症,你妈就把所有的青春和事业都放在了事业上。”

  冷环生深情地看着萧晨雨,“这些你都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你打算要瞒我多久?”

  “我只不过是一个局外人,如果我把这些事情说出来的话,害怕你一时间接受不了,那倒不如要你自己去查出来,或许会更好些。”

  冷环生拥抱着萧晨雨,此时的萧晨雨真的是泪流满面,原来他们都是些可怜的人,而萧晨雨比冷环生幸运,因为萧晨雨已经走出来了,可是冷环生依然没有逃出去。他能够靠着自己的双手把这座别墅买下来成为了自己以后婚后的房子,但是他还是在冷忠诚所控制的范围之内。商业上的人真的有那么绝情吗?如果真的有那么绝情的话,那真的是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现在冷环生和萧晨雨是一对很好的知音了,因为他们两个有着十分雷同的经历,可是比萧晨雨幸运的是他还有一个亲生母亲。

  萧晨雨感觉自己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了,所以她很想再去公司继续培训,因为时间永远都不会等她的。既然萧晨雨说要去公司,冷环生也没有好说的。萧晨雨以来到了培训中心,就马上有人冷嘲热讽,“哟!我还倒以为是设那么绝世佳人原来只不过是一个草根也来勾引我们家榛子。”这是什么话?萧晨雨长得很丑吗?草根又怎么样?主要就是家里没有什么背景,然后又是出身在平凡家里的,难道就一定会比她们差吗?

  萧晨雨走了过来说:“你是靠实力进来的,到现在还不是和我们一样是来培训的,我应该说得没有错吧。榛子喜欢谁就由他说得算,我不想说我和榛子是什么关系,总之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应该会比我更加清楚。”

  萧晨雨懒得跟一些爱说闲话的人一番较量,而且当冷环生要面对着一大堆媒体记者的时候,不知道他会有多惨。因为当时候他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父亲知道这一切,可是冷忠诚还是知道了,从此冷环生就勇敢地跟媒体记者宣布自己跟萧晨雨的关系。萧晨雨也不希望给冷环生制造太多的压力,所以该听的也只能随便听听就这么过了。萧晨雨培训完了以后就出来了,刚好看到郑雨霖也在,萧晨雨说:“郑姐!”

  郑雨霖看见萧晨雨来了于是以笑脸相迎,“培训完了?”

  “是的。”

  萧晨雨看了看周围然后把郑雨霖拉到了一边,“郑姐,冷环生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甚至还做了亲子鉴定。”听到这里郑雨霖感到很震惊,真的没有想到冷环生会那么快就知道。

  “已经确定了吗?”

  “是的,确定了,你们的确是母子关系。”

  郑雨霖感到好震惊,“这些还有别人知道吗?”

  “没有,也就只有冷环生知道。”

  冷环生正把自己的自行车骑了过来,真的没有想到就在这里居然还能够碰到岳淑能,岳淑能看到冷环生这么寒碜的样子,有些冷嘲热讽的意思,“你一个有钱人家的居然还骑着自行车,你这不是有钱装作没有钱吗?”

  “你知道个什么,那是因为萧晨雨并不在乎这些物质的东西。”

  “你说过要公平竞争的,你不可以独自霸占着萧晨雨,这样对我来说不公平。”

  “不公平?那请问现在萧晨雨一家人没有地方住,你能给他们住的地方吗?”

  冷环生知道岳淑能是不会给萧晨雨一家找地方住的,因为他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所以对岳淑能这种行为真的是不屑一顾。萧晨雨看到郑雨霖正在沉思状态也不好打扰她,于是自己就走了,而岳淑能能够远远地看到郑雨霖蹬上了冷环生的自行车。两个人是风光无限,让人充满忌妒,而岳淑能心里突然有些酸酸的,他居然能够对萧晨雨产生真感情?笑话!岳淑能可以说是没有跟萧晨雨任何的交集,平时岳淑能总是翘课,都没有时间见到他,最近只不过是因为萧晨雨,所以才天天来,不然连面都没有见。

  对于萧晨雨来说,物质之类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她要的只是一些安全感、真感情而不喜欢那些虚伪的东西。冷环生在前面哼着小调,后面的萧晨雨长发飘飘,满脸的春意,好浪漫,好美好。任岸雪也只不过路过,没有想到看到冷环生和萧晨雨两个人走进了一座别墅里,这让任岸雪十分生气,这还没有嫁进来两个人就住在了一座别墅里,像什么话?总有一天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属于任岸雪一个人的。

  紧接着任岸雪马上回到了海口,冷忠诚和崔玉恒早已到了海口,只是没有想到的就是任岸雪也回来了,任岸雪这么过来冷忠诚就猜到了的。可是冷忠诚和崔玉恒两个人关系很紧张,虽然崔玉恒还是和以前一样能够为冷忠诚泡一杯铁观音,但是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明显没有以前的好了。这个时候任岸雪来了于是拉着冷忠诚说:“叔叔,冷环生居然要那个萧晨雨那个贱人住进了一座豪华别墅里,我该怎么办才好?”

  “那座别墅不是我给他买的,看来他在厦门的名气不小,还能够在厦门买得起一座别墅,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你放心吧,你的事情由我来做主!”

  然后任岸雪露出了十分阴冷的笑容,萧晨雨你就等着无家可归吧!关于冷环生的那座别墅,让冷环生倒吸了一口气,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还真的是有点儿本事,能够唱歌一夜成名。这样的人冷忠诚有些后悔让冷环生在那个学校里上学了,可是任岸雪这样也不是第一次来请求了,看来任岸雪很害怕那个冷环生真的有一天把萧晨雨给娶进来了了。任岸雪对冷忠诚说:“叔叔,我该怎么办?萧晨雨一天都在冷环生的别墅里。”

  “你拴不住男人,到这里来求我,求我又有什么办法,现在你们都还在上大学,你就这样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要是你爸知道,还以为是我在虐待你。再说了,现在我也不可能让你们就结婚了吧?”冷忠诚十分恼怒地走了。这下可不好得罪了冷忠诚那可是任岸雪的一切计划都要泡汤了的,任岸雪只好知趣地离开了,省得自己好像是没人要一样的。

  萧晨雨,冷环生只能属于任岸雪一个人的,冷环生,她一定要得到。而这些萧晨雨是一点儿都不知道,下午是选新人唱片的样子,而且如果这次出了唱片的话就有可能跟冷环生一起搭档。冷环生是用中午休息的时间,给萧晨雨配的乐,词和曲还是冷环生写的,为了萧晨雨,他只能让别人把自己制作音乐的东西都搬了过来。冷环生弹着钢琴,萧晨雨唱:“

  心中的花儿已经谢了,为了你,我愿意付出所有,而你的心却不知道到了哪里去了?我愿意为你化作微风悄悄在你身边吹过,而你却感觉不到,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如今的你已经变了模样,从此你已经不是你,而我还是那个多情的我。

  在那思念你的日子里,我曾日日夜夜,夜夜天天思念着你,而你却已经对我没有任何的感觉。在多少个不眠的夜里,我流过多少泪水,而远方的你却已经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思念,如今我是痴痴的等,等到你归来的那一天,谁知你却选择的是别人而不是我。

  曾经多少美好的记忆藏在我的心中,可是你却已经不再回到我的身边。”

  悲情王子不愧是悲情王子,最爱做一些让人伤感的歌曲,不过冷环生就是以悲情王子而著名,如今的他已经习惯了悲伤的音乐。特别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以后,更加有些无法面对现实的感觉。萧晨雨在唱,而冷环生就为她纠正表情,唱了许多遍终于把这首歌给唱好了。当萧晨雨满怀深情地唱完这首歌以后,两个人静静地看着对方。冷环生和萧晨雨来到了公司门口,冷环生对萧晨雨说:“培训老师应该跟你说过了,你们按照抽签的号码入场,到时候还要去试镜,你就照我的去做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环生,你真的是不愧是悲情王子,能够写得出那么让人撕心裂肺的歌。”

  “其实最初还是你给了我灵感,否则我也不会写出这样的歌曲。”

  “可是短暂的相思之苦总是要过去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你的‘悲情王子’的雅号,什么时候改成‘快乐王子’?”

  冷环生笑了笑对萧晨雨说:“这个嘛,那我要试试看了。”

  所有需要试镜的演员都在那里排着队伍,而冷环生只是来看一看,冷环生对老板说:“这次是有几个名额?”

  “只有两个名额,而且要从这些新的培训生里面才能选出。”

  老板走了过来对大家说,“我们这次选出的培训生将是可以出唱片的,但是本公司只有两个名额,其中形象以及歌喉最佳的一位是能够和榛子一起情歌对唱的。各位都是百里挑一里面出来的,希望大家能够知道这里面的规则,好的,现在我们就要试镜了。”

  萧晨雨有些紧张,她还是第一次出入这么正式场合,看到冷环生在那个角落里皱了皱眉头表示对她打气,萧晨雨笑了笑。而某些人看到萧晨雨那么迷人的笑,心里直犯嘀咕,“就只知道用笑容来勾引男人!”

  在萧晨雨前面的都是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而且个个都是唱得特别好的选手。萧晨雨的大学都还没有毕业呢,能在这里有个什么出头之日的?等到了萧晨雨来到了舞台,突然被人碰了一下,本来今天穿着个高跟鞋很不方便了,还被人碰了一下,顿时撞倒在了冷环生的怀里,冷环生瞪了一眼那个碰倒萧晨雨的那个女生,那个女生装出十分冤枉的神情,这样的表情在任岸雪那里已经见得太多了,在这里他不希望再见到像这类的表情。

  “你还好吗?”

  “我还好。”

  萧晨雨就上台了,萧晨雨那白色的礼服,然后又是那修长的身材,又是特别长的头发,到了舞台上面简直就像个仙女一样,然后她的歌喉好好听,又加上自己还在音乐学院上学,在培训期间还进行了形体训练,在学校里还有专门的形体课程,所以她的优势远远大于那些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那些女生。老板对冷环生说:“榛子,你觉得怎么样?”

  冷环生只是没有回答,因为如果自己回答出了一定会对萧晨雨有影响的。只是淡淡地说:“再看看吧。”其实他是这么说的,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人选,在这里非专业的人太多了,而跟萧晨雨一样那么专业的人来说很少很少。萧晨雨唱的可是冷环生的歌词。

  “哎?这歌词和曲好像是榛子写的,可是这首歌我从来都没有听过。”

  “心中的花儿已经谢了,为了你,我愿意付出所有,而你的心却不知道到了哪里去了?我愿意为你化作微风悄悄在你身边吹过,而你却感觉不到,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如今的你已经变了模样,从此你已经不是你,而我还是那个多情的我......”

  就这一首没有人听过的歌却感动了许多的人,连评委老师都听了好感动,其实最重要的是萧晨雨的嗓音,真的跟冷环生很般配,冷环生要挑选的搭档太难选,要么就是个头太高,要么就是个头太矮,要么就是声音不跟冷环生匹配,要么就是女生唱着净跑调,不知道找了多少人都不满意,而冷环生一些作词作曲的作品也就这么给搁置了。冷环生其实也没有想到跟自己最配就是萧晨雨,或者他们本来存在着一些默契,萧晨雨唱完了以后,老师都说:“好!”

  “榛子,她的歌喉真的和你的很般配,要不就选她吧。”

  “你觉得是谁就是谁吧。”

  紧接着后面又有几个人唱歌的,于是好像再也找不到比萧晨雨更般配的人了,然后培训老师说:“好吧,试镜就在这里,明天点到名的就去出唱片吧。”

  冷环生好早就出来了,萧晨雨几乎都没有发现,只有等到自己走出了公司的时候,她才看到冷环生,萧晨雨笑了笑对冷环生说:“环生,我唱得怎么样?”

  “不错啊!这就是我要的那种感觉。”

  “你说我能够出唱片吗?”

  “你想吗?”

  “其实对我而言都无所谓,可是好像只有能出唱片才好像混出个什么名堂出来,如果出不了唱片的话,不会就这么培训下去吧?”

  其实对于公司里面的事情,冷环生也不明白,貌似是跟公司的对手有关系,不过那不是他的范围之内,所以他也就不管了。既然能否出唱片,其实对于萧晨雨真的是并没有重要,她要不是为了生活,她也不会去找兼职的。平时没事儿的时候,萧晨雨就是弹弹钢琴很自在的样子,每天迎着阳光升起,又看到太阳落下,似乎都很平静,可是就在这一天,她的命运好像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就是在这第二天,萧晨雨来到了培训室里,或者自己昨天晚上睡迷糊了,忘记了今天要出成绩的这件事情,她跟别人一样排好了队伍,等到她身边那群人正在商量谁会有机会出唱片的时候,每个人都希望的是自己,可是名额只有两个,不可能都去,而且竞争相当激烈。还有就是跟冷环生搭档,那更加是喜不自禁的事情,这些人一个个都犯着花痴一样的,其实真正的想要跟这个人在一起也不一定非要跟冷环生在一起情歌对唱。

  “今天本来是想要选出谁能够有机会出唱片的,现在的名单已经选出来了,萧晨雨和齐珍灵两个,这两个女生中间只能有一个才有机会跟榛子去搭档,所以你们必须要去与榛子去试一下镜,快去二楼吧。”

  刚好是两个十分淡定的都被选中了,而那群犯着花痴一样的女生是一个都没有选上,而且还臭着脸,“怎么会是萧晨雨啊?我觉得也并不怎么样啊。”

  “你怎么还不知道啊?萧晨雨传说是榛子的绯闻女友,真的不知道榛子看上了她哪一点儿,还不就是身材好嘛。”

  萧晨雨其实还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选上了,她似乎一点儿都不知道这里面的竞争将会有多么的激烈,有些歌手甚至在里面吸毒的都有。当看到冷环生站在那里的时候,感觉好像遇到了一个守护神一样的,冷环生又向萧晨雨暗示,“晨雨,不要紧张。”萧晨雨叹了口气,嗨!看来是冷环生自己很想要她跟他做搭档吧,看着冷环生兴奋成那样子,好像由谁做搭档不是冷环生说的算。

  总监走了过来,“你们就是萧晨雨和齐珍玲?”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是。”

  “你们两个人其中只有一个才有机会跟冷环生搭档,你们要做好准备,关于歌曲名就由冷环生挑,你们呢必须要他所挑的这一首歌学会,这样才有机会去跟冷环生搭档的。”

  冷环生根据两个人的条件各自发了一张歌谱,“这是我为你们选好的歌,虽然都是两首不一样的歌,你们到那个时候跟我搭档的话,必须要背词背谱的唱出来,不能对着歌谱,知道了没?”

  两个人都点了点头,然后冷环生就走了出去,总监又说:“只给你们这半天的时间,明天就一定要选出来,你们可要做好准备。现在你们去培训室继续培训吧,今天是你们最后一天培训,从明天开始你们就要出唱片了,注意了!”

  两个人只是“哦”了一声。第2章 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萧晨雨也算准了时间每天清晨都在七点的时候的起来,但是冷环成十分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她送饭可能会弄得岳淑珍知道他们两个还是经常的那么情意绵绵,那就不得了了。于是这天早上冷环成对萧晨雨说:“你以后不要给我亲自送饭了,你要别人给我送饭就可以了。”冷环成说完就走了,萧晨雨似乎还有话想跟他说,但是他走了,萧晨雨也什么话都没有说,萧晨雨很想为冷环成做一些事情,而现在冷环成居然不要自己送饭了,虽然是关心的话,可是让萧晨雨却理解成了另外一种意思,那就是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她就不必送饭了。

  今天没有什么工作,于是萧晨雨希望营养师能够叫她做些菜,她想要自己亲自做菜给冷环成吃。“营养师,你能不能教我做一些菜,我想今天冷少的午饭,由我一个人做,你教我就行。”

  营养师感觉萧晨雨好吃惊,这里有佣人又有营养师,为什么要她操作,“这。。。。。。”

  “就拜托了,我会付学费给你。”

  “好吧。”

  萧晨雨十分刻苦地学着厨艺,她知道冷环成最喜欢吃的是什么东西,她什么都帮不上忙,她只能自己为冷环成做些吃的,仅此而已。萧晨雨这么做的原因,就是自己觉得亏欠冷环成的实在是太多了,当到了中午的时候冷环成打开了饭盒,却发现菜色还是他喜欢的菜色,但是味道却不一样,好像有些偏咸,这是萧晨雨做了三次才成功的。冷环成没有想到是萧晨雨做的饭菜,于是便打了个电话对营养师说:“喂!你是不是打算不想干了?今天的饭怎么好像没有熟?还有菜太咸。”这明显是故意挑剔的。

  “冷少,冤枉啊!是萧小姐一定要学做饭菜。所以我只好教她,这些都是她一个人做的。”

  萧晨雨?萧晨雨做饭菜?“好吧,没有你的事了。”

  “关于萧小姐?”

  “就教她吧,今天的饭菜很好。”说完就挂了。

  既然是萧晨雨做的饭菜,冷环成一定把这顿饭给吃了下去,哪怕里面有毒药,他都一定会吃下去,其实并没有那么咸,是自己太挑剔了。晚餐的话,依然是萧晨雨自己亲手做,可是这次又淡了,但是冷环成还是吃了下去,其实萧晨雨也觉得淡,但是冷环成却依然把饭菜吃得一点儿都不剩。“你的菜好像又淡了。”

  “啊?那冷少没有说什么吗?”

  “没有。”

  萧晨雨突然想了想,冷环成是个硬骨头,上次是好辣好辣的辣椒,他一样地吃下去了,可是今天的晚餐那么淡,冷环成居然没有说任何话。冷环成回来的时候,已经夜色很深了,当冷环成回到了别墅的时候就看着萧晨雨累得睡着了,冷环成轻轻地拨弄着她的发丝,这是一张怎样洁净的一张脸,她居然想起了要为她做饭菜。可是生在他这样的家中,佣人和营养师都有,她大可不必为自己做饭的。萧晨雨醒来了,连忙站了起来,“对不起,少爷,今天的饭菜不是太淡了就是太咸了。”

  冷环成满眼的深情,有一种想要将萧晨雨搂入怀中的感觉,但是他不能,但是他又没有办法让自己冷漠下来。“不,很好吃。”说完就走了,萧晨雨愣了一秒,连忙追了上来。

  国庆七天转瞬间飞逝,萧晨雨应该又要去那个令她曾经忧伤过又难忘的地方了,为什么萧晨雨这次觉得冷环成其实对自己是有感情的?也许的确是她自己误会了他,可是他却如此的让人忽远忽近,冷环成没有去学校,现在的冷环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且不再让萧晨雨送饭。萧晨雨只是叹了口气,发现感觉真的自己变得越来越软弱了,都不太像自己了。不知道为什么冷环成好像一副总是失眠的样子?他没有睡好吗?可是现在冷环成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卞相知正遇见萧晨雨走了过来说:“晨雨,你最近在哪里呀?你不会真在学校呆吧?”

  “你觉得我有可能吗?”

  “你在海口。”

  萧晨雨摇了摇头说:“不是,我还是在冷环成的别墅里,我本来是想搬出去找房子住的,可是被冷环成把行李箱给提走了,我现在哪里都不能去了,但是我在冷环成身边做佣人。”

  “你怎么又做回佣人?”

  “我总不能在他家里白吃白喝吧。”

  卞相知跟萧晨雨上了天台,萧晨雨说:“冷环成变了好多,他好像挺忙的样子。”

  “约会一定很忙咯。”

  崔紫络的话卞相知不太相信,就好像是岳淑珍一样的,岳淑珍就是世界上最坏的人。她把萧晨雨害得特别惨,萧晨雨回忆着崔紫络的话,然后又回忆起冷环成那个让人很别扭的动作。“我感觉好像不太像。为什么我越来越觉得有什么隐情,但是却不愿意跟我说的?”萧晨雨经常出现一些错觉,她真的害怕只是一些错觉。卞相知看着萧晨雨那天真又可爱的模样,真的是彻底无语,“其实我这次呆在冷环成的别墅里,就是想要报恩的。他曾经到底是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可是我总是伤他的心,这让我感觉好内疚。恩如果报完了话,我想我真的不必要在那座本来属于他的别墅住着了,他那座别墅的名字写的是我的,现在他应该换了名字了吧。既然爱情不在了,那还要做什么?”

  冷环成设计了一天的婚纱,眼睛都快花了,冷环成来到了教室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好累好累的样子。萧晨雨坐在旁边说:“不管有多累,你都应该休息一下,我是不知道你在那里忙什么。不管怎么样也应该让自己轻松一会儿,这样对你的身体重要。”

  萧晨雨用冷环成的杯子端着水给冷环成,冷环成十分冷漠地拿过了茶杯喝了一口水就放在一边,萧晨雨就走了。他们两个人之间再也没有太多的话,萧晨雨说的话,冷环成其实都听到了,只是这些都只是装给岳淑珍看的。岳淑珍看着萧晨雨从教室里出来,萧晨雨对岳淑珍说:“你真的是无处不在啊!”

  “你跟冷环成都离婚了,你还这么大献殷勤有必要吗?”

  “是的,我们是离婚了,但是我现在是他的佣人,我有着为他端茶倒水的权利,难道这个也有错吗?”

  岳淑珍瞪了一眼萧晨雨然后走了,萧晨雨感觉全身肌肉一紧,然后又看了看教室里面的冷环成,又看了看岳淑珍。萧晨雨怎么感觉怪怪的,以前倒是没有感觉,可是现在的确有一种感觉油然而生,岳淑珍怎么总觉得无时不刻地都在?崔紫络来找冷环成,这并不好奇,只是崔紫络这次来是有目的的,她也想要演出一场戏给岳淑珍看的,她上演的其实就是让岳淑珍以为崔紫络真的爱上了冷环成,然后把岳淑珍给气走以后就抽空把冷环成还给萧晨雨,可是显然这个并不是什么最佳的时间。萧晨雨现在对于他们之间的事情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于是走了。

  冷环成正觉得头疼,整个假期都没有休息好,抬头看了一眼崔紫络,连忙把窗帘拉了起来,然后把门关上。“紫络,你现在好像并不是时候,如果岳淑珍知道这是计的话,萧晨雨一样会有危险。”

  “我看了看也觉得不是时候,她真正的目标是你。你和萧晨雨打算什么时候拍婚纱照?”

  冷环成十分吃惊,因为他没有想到过崔紫络居然问出这样的话,“我想等到大四寒假的时候再说,现在真的很早。”

  “那我就定在寒假的时候,到时候你挑日期,我猜嫂子现在依然是自己把自己当成佣人的。到那个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她去拍结婚照,我就穿着婚纱等着你们。。。。。。”

  说着这计划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把窗帘拉了起来,就是害怕招来外面的耳目。王元正准备进去看的,卞相知拉开王元说:“你去做什么?我猜冷环成正在跟那个崔紫络的小姐正在亲热呢。”

  “不是吧?这也太疯狂了吧!连教室都不会放过。”

  萧晨雨刚从宿舍出来,就看到教室这么严密地关着,而且也在其他地方没有看到冷环成,一定会是在那里面,反正他们的事情也不想管正要出去,冷环成就和崔紫络就要出去了,这萧晨雨看起来好像很淡定,可是把岳淑珍给气死了。亏冷环成还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崔紫络说:“紫络,常来啊!”

  冷环成露出了甜蜜的微笑。萧晨雨走了进来倒是没有闻到在酒吧里、夜总会里那种好像是身体上的味道,看来他们好像并没有怎么样。萧晨雨回过头来看着满脸深沉的冷环成,冷环成却没有看她,萧晨雨对大家说:“快点!把窗帘都拉起来!”于是大家都开始拉起了窗帘,冷环成也去了,但是没有跟萧晨雨在一处。萧晨雨回头看了看冷环成,然后十分沉默地继续拉窗帘。

  整理完窗帘,萧晨雨就在那里做作业。冷环成看了一眼萧晨雨然后出去了,两个人什么话都不说。当萧晨雨完成了乐理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手机的短信,萧晨雨看了一下是冷环成的短信,“晨雨,我在你的琴房等你。”

  萧晨雨收好了自己的作业本就去了琴房,这间琴房好久没有两个人在了,他们也好久没有这么面对面地说话了,萧晨雨思绪万千,她知道自己其实心里还是爱着他的,可是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冷环成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我还想吃吃你做的饭菜。”萧晨雨十分吃惊地看着冷环成,弄了半天原来只是对她说这个,看来冷环成现在十分得谨慎,好害怕别人发现他们两个人在做什么。

  “那下午来别墅吧。”

  冷环成有一种很想拥抱着萧晨雨的冲动,但是他始终没有,就愣在了原地,他们两个人实在太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说话了,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相当远的距离看着对方。冷环成离开了琴房,临走前什么话都没有说。萧晨雨送来了盒饭给冷环成,然后十分冷淡地走了,冷环成静静地看着萧晨雨离去的背影,千言万语都只会藏在自己的心里。岳淑能走了过来对冷环成说:“其实你还是挺在乎她的嘛,干嘛做得那么绝?”

  “要不是你妹妹这样,我们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你的妹妹现在的工作就是监视我,简直比我妈还要婆婆妈妈。”

  岳淑能看了看冷环成的菜色说:“菜色不错啊!”

  冷环成低着头看着饭菜说:“这是萧晨雨亲手为我做的,她的手艺越来越进步了。”

  “你家里不是有那么多人为什么还要她做?”

  冷环成说:“是她自己执意要自己做的,所以我就没有说她,也是她要执意做我的佣人。你知道吗?其实我的心里不知道有多痛,我简直觉得自己都不是我自己了。”

  岳淑能只是笑了笑说:“你好像这七天并没有玩好?”

  “我一直梦想着亲手为她披上婚纱,当设计图敲定了以后,我就为她制作婚纱礼服,这七天我就是忙着做这款婚纱。她所想要的愿望,我都要为她实现,她永远都是我心中的那个白天使,她有着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微笑,她所想要的那款却是世界上最难完成的,几乎是没有人能够做出来,为了满足她,我就亲手做给她一套婚纱礼服。”

  岳淑能十分吃惊,“亲手做?”

  “是的。”

  天啦!岳淑能没有办法想象如果亲手做一套婚纱的话,不知道要多长时间。他不知道,因为他也不会做,他没有办法想象冷环成能够做出什么样的婚纱,这是岳淑能是没有办法想象的。他居然那么爱萧晨雨,爱得那么深,岳淑能离开了只留下了冷环成一个人在那里思索着。当看到有一个人在校门口的时候,就来到了校门口,这就是董晓磊,董晓磊看着冷环成那憔悴的面容感觉很可笑,冷环成无视他那笑容,两个大男人来到了天台上一副要准备大干一场的架势。

  “你是来找萧晨雨的吧。”

  “既然你知道,那我也没有必要跟你说了,环成,你用不着这么努力吧,还弄得自己成了这副模样。”

  “你别瞎想!”冷环成瞪了一眼董晓磊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董晓磊用一副不是那样子会是什么样子的那种表情说:“我可是什么都没有跟萧晨雨说,你就放心大胆忙着你自己的,如果有一天萧晨雨心甘情愿地跟我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董晓磊说完就走了,冷环成十分生气地瞪着董晓磊,算了,跟这种小人没有办法可以说的。萧晨雨走了出来看着董晓磊笑了笑,冷环成看到那萧晨雨那十分阳光的笑容,让他想起了萧晨雨曾经跟柳思成在一起的时候,心里突然之间不由得酸酸的。当萧晨雨看到了冷环成的时候,心里不由得一紧,既然分开了,就没有必要在乎这些了,于是跟董晓磊一起走了。此时此刻冷环成身上的血液向头顶冲去,他有一种想要把萧晨雨拉过来的冲动,萧晨雨只能属于他,她不可以属于任何一个人,萧晨雨自始至终没有回过头来看他一眼。本来就是冷环成伤害她在先,这些事情她又能够怪得了谁?

  冷环成来到了工厂里,继续为萧晨雨做婚纱也好,为了这个他几乎都是废寝忘食,不管萧晨雨穿还是不穿,他都要做好。这个时候工厂里不加班,于是只留下了冷环成一个人。当萧晨雨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的时候才听到了王元的电话——冷环成还没有回来。可是当萧晨雨打冷环成的电话的时候,居然是关机的,他大概又忘记了时间,明天就要上课了,如果夜不归宿的话,就会被学校开除。

  冷环成在外面叫门,好不容易门打开了,萧晨雨正准备去找冷环成,看到冷环成回来了,她那颗原本不安的心就放下来了。“环成,我已经跟校长给你请假了。”

  冷环成十分沉默地走了进来,萧晨雨和冷环成坐在了楼梯间上,萧晨雨从冷环成的床头柜上找到了闹钟放在自己的身上,现在她又把闹钟拿了出来,对冷环成说:“你——还是把这闹钟放在身边吧,时间我已经给你调好,在中午的时候一点四十分前你必须赶到学校,晚上十点以前必须赶到学校,否则我帮得了你一时,帮不了你一世。”说完就急匆匆地往宿舍里走去,冷环成在这没有星星得夜里看着萧晨雨离去的身影,依旧思绪万千。

  这个闹钟放在床头柜上面,而冷环成因为太忙,太累居然忘记把它带出来,冷环成的手机响了,“我给嫂子做的一件衣服,明天就到了。”

  “好了,我知道了。”说完就直接挂了。冷环成现在只能祈求上天能够为萧晨雨保密。

  随着那闹钟特殊的声音的响起,冷环成醒来了,这种呼叫声音是他久违的呼叫声音,但是最近冷环成实在太累了。手机响了,是快递的电话,冷环成来到了传达室领取了一份包裹,这份包裹原本是给萧晨雨的,可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他怎么把这个包裹给萧晨雨?冷环成愿意将这份十分厚重的包裹放在了自己的宿舍里。这件衣服是按照萧晨雨的身高量身订做的,王元看着冷环成的这份包裹十分好奇,“这是给谁的?”

  “是我堂弟给我寄过来的,当然是送给崔紫络的,也顺便看看他的做工如何?”

  王元撅了撅嘴,“嗨!环成,在宿舍里还是别说瞎话了,我想岳淑珍绝对不会来宿舍的。”

  冷环成惊得一身冷汗,“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你每天都惆怅地记着日记,肯定有问题,谁叫你昨天忘记把日记收起来了?”冷环成看了一下书桌上面的日记本,连忙收了起来。

  冷环成于是向王元解释了事情的经过,王元听了感觉十分吃惊,“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那么浪漫啊!”

  “你可知道做这么一套婚纱是要花很多的精力的。”

  王元终于想明白了,这七天假本来应该好好玩玩,而且冷环成约会那么多,应该很潇洒,可是他并没有,而是为萧晨雨精心筹备结婚用的婚纱,而且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做。王元实在佩服冷环成这么样子的呕心沥血,实在令他这个做兄弟的心疼。“你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萧晨雨,萧晨雨绝对不会要我这么拼命的。”

  “你的确就是个拼命三郎!”

  要请人做不简单,为什么偏要自己来做?只是花了个小钱的问题,哪怕是最好的婚纱礼服的钱对于冷环成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用不着那么省吧。突然听到了外面有人在叫:“谁在说话?快点儿睡觉!”冷环成看着王元笑了笑,王元感到汗颜。

  冷环成只要是一有时间就会在工厂里忙着做着婚纱,这是十分细致的活,而另一方面崔紫络被岳淑珍给训得不得了,崔紫络被岳淑珍叫到了海边。“紫络,你是不是胆子越来越大了?我说过冷环成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的。”

  崔紫络一副可怜的样子然后跪倒在了岳淑珍的面前说:“对不起,老大,我知道我自己已经背叛了你,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这感情的事情谁又说得清,再说我和冷环成是真心相爱的。”

  “可是你还记得我跟你所说过的话吗?”

  “我记得。”

  “可是你都给我做了些什么事情?”岳淑珍瞪着崔紫络一副想要杀了她的架势。

  “可是这些我都没有办法啊?”

  下一秒就一个巴掌扇到了崔紫络的脸上,岳淑珍马上就走了。崔紫络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岳淑珍这下真的上当了,但是她所说的话却被萧晨雨全听了去,崔紫络正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就看到了萧晨雨,糟糕!自己刚才说的那话都让萧晨雨听到了,萧晨雨本来觉得大海是一个好地方,在这里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可是没有想到的就是让自己听到了一些根本不想听到的话。“嫂子!”

  “我不是你的嫂子!”

  说着就转身离开了。情投意合?那萧晨雨和冷环成又是什么样的感情?萧晨雨来到了学校,因为走得太匆忙突然之间撞到了一个人,萧晨雨抬头看了一下冷环成,然后就离开了,“哎!”

  冷环成想要叫住她,可能被萧晨雨听到了一些不好的话。这是崔紫络第一次失手,她真的没有想到把她的嫂子给伤了,崔紫络连忙跑了过来看到了冷环成,崔紫络想要去追萧晨雨,但却被冷环成拉住了,冷环成朝崔紫络摇了摇头。现在是每次关于萧晨雨的事情,他们都会用上唇语,崔紫络要冷环成来到了海边,“怎么办?哥,我对岳淑珍说的话都让她听到了,她现在恨死我了!”

  “不会有事的,萧晨雨她什么都想得开,一定不会有事的。”

  崔紫络不是有意让萧晨雨生气的,可是她还是让萧晨雨生气了,萧晨雨来到了琴房里,心里感觉酸酸的。她还是那么在乎他,她没有把他放下,那是她因为没有办法。冷环成也来到了琴房门口仔细聆听着里面的动静,其实在萧晨雨的琴房里面除了萧晨雨的哭声以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晨雨,如果知道我的心的话,你知道我是不会背叛你的,可是你居然会选择相信。我没有办法跟你诉说这一切的事实,但是请你相信我,我是不会背叛你。”冷环成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用自己的心在那里诉说着。冷环成向自己的琴房里走去,又演奏出那一首久违的《太阳雨中的你》,这次弹奏的感觉更加令人心碎,萧晨雨听到了那首《太阳雨中的你》,那是冷环成亲自弹出来的,她好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音乐,可是现在的萧晨雨没有了勇气走出去。只是自己顾自己的练琴,是的,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第3章 情敌

  凡是岳淑能走过的身影都有着女生的追随,但是他却依然怀念着那个美丽的笑容。冷环生和萧晨雨在太阳雨中浪漫的情调,两个人完全忽略了有眼神的跟踪,这个时候雨已经停了,萧晨雨换了一身冷环生为自己穿上的衣服走到了学校,说真话,这么昂贵的衣服还是第一次穿,在学校里只准许穿校服的,可是自己的校服却在——萧晨雨想到了这里吞了一口口水,冷环生牵起了萧晨雨的手。“哟!这乌鸦也能够攀上了高枝儿了?”对面迎来了任岸雪的冷嘲热讽。

  “任岸雪,你没有权利这样说萧晨雨!”

  什么乌鸦攀上了高枝?不过冷环生把自己打扮得如此隆重做什么?让自己感觉好异类,萧晨雨看了一眼冷环生说:“环生,你要做什么?你这样弄得我感觉好异类。”

  “我的女朋友当然要和别人与众不同了。”

  这人给他几天逍遥快活,他就不知道姓什么,踩着冷环生的脚,冷环生疼得只能憋着,“你可要搞清楚,这里是学校,学校里只能穿校服,你把我穿成这样,让我怎么办?”

  冷环生第一次那么窘,而且还是被萧晨雨这么说了一顿,“好吧,是我太心急了!”萧晨雨灰溜溜地跑到了宿舍赶紧换回来,说实话,这些衣服真的很适合萧晨雨,可是在学校真的不适合穿这些衣服,也只有双休日出门在外才穿这些。这些日子的温度又有好高,但是总是雨天连连,让萧晨雨想出去,又不敢出去的感觉了,冷环生也正式与一家影视媒体公司签了约,但是他依然是做兼职的,他知道自己的名声很大,所以拒绝记者采访。

  任岸雪自从冷环生第一次来到了学校,就感觉他好像比明星还要红,她承认冷环生长得很帅很帅,可是也不会让所有的女生都要他的签名。任岸雪的信息总是比任何人都要快,终于来到了一家媒体影视公司,才发现原来冷环生就在这里唱歌,任岸雪也很喜欢榛子的歌,可是没有想到冷环生就是榛子,于是又心生一计。

  “晨雨,”卞相知刚忙完一切的事情就来到了萧晨雨那里,刚好萧晨雨现在也闲着没有什么事情做。“你就那么不怕你的冷环生被人给抢走了吗?”

  “怕什么?我承认他很优秀,而且他为了我付出了很多,可是他还给了我很多难堪呢。在那么大的学校里,还要我穿着他买给我的衣服,你不知道那衣服有多贵!”

  这时的生意并不怎么好,于是就走了过来,看到荧屏上的冷环生,十分吃惊,“晨雨,晨雨,你快点儿来看看。冷环生上电视了!”

  萧晨雨看了一下屏幕,感到十分吃惊,冷环生经过那么久的唱歌生涯还是上了电视。如果不是卞相知的提醒,萧晨雨可能又会不知道了,屏幕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悲情王子———榛子”拒绝记者采访的新闻,萧晨雨似乎想到了什么,天啦!冷环生在电视上露面,冷忠诚应该很快就知道的,萧晨雨于是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卞相知看到萧晨雨那慌慌张张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晨雨走了出去,来到了影视媒体公司却看到了任岸雪,天啦!她怎么在这里?任岸雪看了一眼萧晨雨于是就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都说任氏集团的千金走了过来,连忙去采访任岸雪,萧晨雨看到光彩照人的任岸雪,顿时有一丝挫败感,不知道何时萧晨雨对自己是没有了信心,至少是在情感方面。“任岸雪小姐,你们公司是不是准备冷氏集团一直斗下去。”

  任岸雪?她怎么会在这里?冷环生十分吃惊地一愣,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任岸雪十分暧昧地搭在了冷环生的肩膀上,“我和冷氏集团的董事长的儿子冷环生是青梅竹马,冷氏集团董事长冷忠诚已经答应了我跟他儿子冷环生结婚,因为冷环生和我还在上大学,所以婚期还没有定下来。而冷环生就是你们刚才在采访的榛子。”看了一眼冷环生又看着站得远远的萧晨雨,萧晨雨看了一眼冷环生,刚才任岸雪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都听得非常清楚,她就算是多么多么的相信冷环生,可是她还是感觉不舒服。

  灰姑娘到底还是一个灰姑娘,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什么身份都没有的萧晨雨,那个在太阳雨中的那个女孩。而任岸雪无论走在哪里都会鲜艳夺目,冷环生一直都没有看到萧晨雨,只是听到任岸雪这么个说法十分生气,放开了任岸雪说:“你真的是无理取闹!”说完就走了。

  在冷环生在对付那些记者采访之际,任岸雪已经把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发给了冷忠诚。冷忠诚看了以后十分生气,冷环生居然已经成了当今青年明星当中最红的一位,这真的是让他十分生气,要人去查出冷环生唱过什么歌?于是管家去查了。查到了冷环生一直都没有用自己的真名,都是用榛子这个艺名唱歌,“董事长,冷少一直都是用自己的艺名在唱歌,从来都不用真名,最火的那一首就是《太阳雨中的你》,网上查到,冷少就是唱这首歌而火的。”

  冷忠诚去了书房也查了《太阳雨中的你》这首歌曲十分悲凉、委婉,冷忠诚虽然不懂什么音乐,可是他能够听得出这首歌是为了萧晨雨而演唱的,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爱这个丫头爱到了骨子里。真的是很像当年时期的我,可是如果冷环生以后真的娶了萧晨雨的话,那就代表家里的祖业就没有了继承了,这是冷忠诚最担心的。

  冷环生用自己在媒体影视赚到的第一笔钱就给了萧晨雨买了一部新的手机,因为萧晨雨的手机太过时了,要不就是没有信号,要不就是打电话没有人接,早该换一台了。萧晨雨正在落寞地弹着钢琴,虽然最近几天她跟冷环生十分爱慕,可是她的学习一门都没有落下,突然听到了敲门声,萧晨雨就停了下来打开了门,有一个小小的盒子在门下。萧晨雨于是把东西拿了进来,然后带上了门,坐在凳子上打开一看是一只白色的苹果手机,里面还有一张纸条“晨雨,你的手机早该换一台了,如果有一天,你没有在我的身边,我想要给你打电话,却总是没有人接听,还有这手机里面有你最爱听的《太阳雨中的你》,还有我刚从影视媒体公司刚刚写下的一首歌,也送给你。爱你——冷环生。”

  萧晨雨打开了手机,映入眼帘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合照,那是冷环生和萧晨雨最甜蜜的时刻,他拉着萧晨雨再次来到了喷泉旁边,冷环生背着萧晨雨,那几天的萧晨雨的笑容是十分的灿烂,然后冷环生和萧晨雨都露出灿烂的笑容合照了一下,当时候萧晨雨觉得好丑。“你可真自恋。”然后萧晨雨看了一下照片说:“哎呀!好丑!”两个人拥抱在了一起。萧晨雨想了想那几天的自己,真的好快乐,好幸福,可是她依然流眼泪了,因为她也想到了她和冷环生一样就像那落日一样,辉煌只是暂时的,一场梦醒来,她必须要面对着现实。又翻开手机里面的音乐真的都是冷环生所唱的歌曲,冷环生的声音很有磁性,很特别,或许是因为录音的效果完全遮住了他本人的歌曲,最后一首是冷环生刚刚创作的新歌:“

  看着你那美丽的笑容,让我心怀舒畅,你给了我更多的灵感,如今的你依然是当年的模样。

  只希望你永远停留在我的身边,要我拥抱着你一起去飞翔,去飞向那遥远的远方。

  我曾经默默的守候着你,守候着我们两个人的爱情,不再让你我各在一方。

  爱那美丽的地方,你那美丽的笑容让我终生怅惘。”

  萧晨雨已经是泪流满面,突然门开了,是冷环生,萧晨雨转过头去,“晨雨,你为什么会那么的伤心?”萧晨雨扑倒了在了冷环生的怀里,冷环生拥抱着萧晨雨,此时此刻他也没有问太多,不过冷环生有一种感觉,刚才被记者围攻的那一幕已经被传到了电视上去,还有任岸雪大闹的场景。因为教室里都有电视,还有她身边的卞相知,对这类的新闻超敏感,任岸雪的到场一定会让整个学校就要知道他会在做什么,冷忠诚一心都想要冷环生继承祖业,可是冷环生却拒绝,这也是冷环生最担心的。

  两个人一直都走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彼此都不说任何一句话,此时的空气安静得很可怕,两个人就走在这条路上,突然感觉到好漫长。树叶随着秋风吹得沙沙响,此时的两个人已经是彼此交心的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却变得如此默契,冷环生不说话,萧晨雨也不愿意说话,最多的只是沉默。终于还是冷环生打断了这场安静得令人窒息空气,“晨雨,你都知道了?”

  “环生,我相信你。”

  萧晨雨无力地向前走着,冷环生第一次看到萧晨雨这样的表情,于是上前拦住了萧晨雨,“晨雨,不管我们将要发生在一起,我们都不要分开?”

  萧晨雨看着冷环生如此深情的眼神,不禁又流出眼泪,冷环生再次抚摸着萧晨雨的泪水,然后把萧晨雨拥入在怀里。“晨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我们一起面对,我们都不要离开。”萧晨雨现在要做的事情,一定要好好珍惜现在,面对着残酷的现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萧晨雨突然很害怕,她觉得离别的时候总会有一天就会来。

  冷忠诚突然来到了萧晨雨打工的地方砸了这里的场子,老板感到莫名其妙,于是就走了过来,“冷老爷,你这是......”

  “我命你三天之内把她开除,否则你的店子就不要开了!”

  “啊?你说的是谁?”

  “萧晨雨!她勾引了我的儿子,居然还要让他去当什么明星?这个玩物丧志的家伙!”

  老板看着十分生气的冷忠诚连忙点头说:“是!我这就把她开除,可是她只有双休日才来,这一会儿找不着她。”

  “那星期六的时候,一定要让她快点儿离开!否则你的店也别想开了。”

  “是,是。”

  老板吓得浑身发抖,额头上都沁出了汗珠,萧晨雨居然跟冷忠诚的儿子有染,老板真的是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命服务员赶紧收拾一下,然后抽出纸巾擦了一下汗,这个冷忠诚真的是不好惹啊!

  无论在学校里还是在做兼职方面,萧晨雨永远都是最努力的那一个,在音乐学院的大学里,还有一门课程就是琴法,萧晨雨来收验冷环生的成果。“环生,今天的琴法课,你都练好了没有啊?”

  “嗨!一看到这些五线谱就晕啊!”

  “你也是个人才,你既然连五线谱都认不出来,那你是怎么写谱子的?”说着就把冷环生的钢琴书拿了过来。琴法课其实就是钢琴课,为了伴奏方便,几乎所有的专业生都必须上一堂琴法课。“你让开!”冷环生见萧晨雨要弹,连忙让开了,没有想到萧晨雨在学习方面还是不怕输的英雄,钢琴键在她的手里变得很听话。冷环生一上琴法课就会打瞌睡,萧晨雨一直都很纳闷儿他是怎么会把曲谱倒背如流,不过他的练耳的确好得惊人,一旦弹下来的歌曲,他就能背,所以琴法课都是用心记。不过冷环生听到萧晨雨弹了这么美妙的钢琴曲,真的是让人陶醉了,很流畅没有错一个音,比起冷环生歌不成歌,调不成调好听多了。

  “平时觉得你怎么作业都能过关?”

  “因为老师弹过的音乐,我是一遍就能记住,所以我就会怎么弹了。”

  “嗨!说你是个人才还真的是个人才!”

  铃声响了,碍于影响萧晨雨还是另外找地方坐吧,因为在这个班级里,别人都是女生和女生坐着,只有她和男生坐着未免也太有爆发性了。第一次上琴法课检查作业的时候,萧晨雨是很紧张的,可是现在的她却是一点儿都不紧张。好听的音乐在整个大钢琴房教室里飘荡着,每个人都有一台电钢琴,都是两个人坐一个地方,这样就不会觉得太少。当轮到了冷环生弹的时候,萧晨雨听到冷环生居然还能弹得出那么流畅的钢琴曲,顿时吃惊了,他的练耳果真有那么的好。

  岳淑能难得来上课的,这次总算来上课了,可是他是交不出作业的,而他来的目的是因为萧晨雨,他已经观察了太久了,她跟冷环生两个人真的是爱意极深,深得忌妒,就算是冷忠诚在捣乱,他们两个人还是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岳淑能正在看着萧晨雨发呆,这让冷环生非常生气,老师指着岳淑能说:“你来!”

  后面的同学把岳淑能给推醒,岳淑能猛然醒来了,“哦,我不会!”

  “这曲子都布置下去一个星期了,你怎么还不会?”

  “他已经好久没有来了!”

  萧晨雨十分讨厌岳淑能这么盯着自己,让自己特别的不舒服,但是是班里的规矩,她有责任这么说。听到这话以后,老师也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冷环生可是又遇到了情敌了。两个人课后冷环生和岳淑能站着像两条柱子一样地站着,两个人都用着近似要杀人的目光盯着对方,顿时空气开始变得紧张起来,谁都知道这两个人谁都惹不起,路过的同学只好都只能保持沉默地走过。

  “你用不着这么看着我吧?”

  冷环生邪恶地笑了笑:“你在上琴法课的时候,你那是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萧晨雨,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

  “我一定会追到萧晨雨的!”

  “嗨!看来我真的很荣幸我能够找到这么好的女朋友,先前是柳思成,然后又是你,现在我没有什么好忌讳的,你和我本来就是敌人。”

  “你不是不想参与商业方面的吗?”

  “是,我是不打算管商业方面的事情,可是萧晨雨不是一件东西,我也不会做任何交易。还有,你和我爸之间的竞争,我是不会管,不过你要是看上了我的女朋友,那这件事情,我是真的要管了。”

  “只怕我会让你失望!”

  “是吗?”停顿了一下又说:“我们走着瞧!”

  王元正要去找冷环生的,可是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画面,岳淑能想要做什么?怎么会突然对冷环生说这样的话?王元有一种感觉岳淑能不是真的喜欢萧晨雨,而是为了要挟冷环生。王元走了过来对岳淑能说:“岳淑能,你刚才跟冷环生说的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想要娶萧晨雨吗?”

  “是又怎么样?”

  “我告诉你,你和冷环生比的话,一定会输!走着瞧!”

  冷环生可是出了名的冷血无情,岳淑能觉得冷环生是不可能动真情的,想到了这里,岳淑能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冷环生正准备要去宿舍,被王元追上了,“环生,你不会真的把萧晨雨让给他吧?”

  冷环生依旧冷冷地看着王元一眼说:“你觉得我会笨到把萧晨雨让给他吗?”

  “那倒还好,我觉得他不是真的喜欢萧晨雨,如果萧晨雨跟他的话,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这些我都已经想到了,都是利益,他要得到萧晨雨都是为了利益,我就不信只有接任我们家祖业的时候才能够得到萧晨雨。更何况萧晨雨也不是什么爱慕虚荣的人,当时候在高中的时候,那么多比我家境好的人,她都不感兴趣。”

  王元一脸鄙视地说:“还说呢?你初中毕业就让女生们捧星星一样得捧来捧去,哪怕那些人再有钱,都要被你给压下去了。”

  冷环生这时候是真的无语了,难得跟王元废话。不过冷环生依然是信心满满的,冷环生是出了名的冷血无情可是唯独对萧晨雨是情深意重,他相信萧晨雨,她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子,难道不是吗?

  萧晨雨正在练习着形体,每天只要没有课她都是会呆在排练厅和琴房这两个地方跑的,她以为冷环生来了,笑盈盈地走了过来,却看到得来的人不是冷环生而是岳淑能——这个在琴法课的时候盯着看的这个男生。一看就知道是多金的人,还有富二代特有的傲慢。既然不是冷环生,那萧晨雨就继续跳着,岳淑能很快察觉到萧晨雨对于自己好像并不感兴趣,他没有走开而是相当淡定地欣赏着萧晨雨的形体。萧晨雨正在做着基本功,“你就是那个经常见不着面的岳淑能。”

  “你那美丽的笑容看来只是为冷环生而笑的吗?”

  萧晨雨冷冷地看了一眼岳淑能“我向谁笑好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岳淑能走近一看说:“你好像对我有很大的意见啊?如果我说,我要你嫁给我,你会同意的。”

  “可笑!你这一句话也讲得也太轻松了,还有你不要太自信。”

  萧晨雨走开了,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萧晨雨走了出来,看到岳淑能那样子十分生气,萧晨雨和冷环生坐在了草丛里,萧晨雨如果生气的话,是半天都缓不过来的。“环生,你见过这厚颜无耻的人吗?”

  “你见过岳淑能了?”

  “是呀。”

  “他跟你说了什么?”

  “他居然说要娶我!这个白痴,神经病!”

  “你不嫁就行了,干嘛生这种人的气。”

  冷环生十分悠闲地躺在草丛里,然后还翘起个二郎腿,萧晨雨坐着看到冷环生一点儿表情都没有有些想不通,“你怎么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你还想看到什么样的表情啊?难不成要我乱吃飞醋吗?”冷环生十分宠溺地将萧晨雨抱着躺下,“如果岳淑能真的要想娶你,那我也会当着众多的人向你求婚,不管是什么场合,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萧晨雨甜蜜地笑了笑,“你真的是疯了!”

  冷环生极其温柔地看着萧晨雨笑了笑:“这样可以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会有多爱你。”两个人互相拥抱着仰望着蓝天和白云,只要路过的人都可以看得出这是一对十分恩爱的情侣,萧晨雨也被冷环生这句话说得暖暖的,这柔软的语气,好像从始至终从来都没有过的那么的温情。两个人的笑容都像那阳光一样那么的灿烂,那么的美好。

  其实王元经过和卞相知的相处下来也觉得卞相知这个人不像任岸雪一样的那么做作,她更显得自然敢爱敢恨,虽然之前她的确喜欢冷环生,可是当她看到了冷环生和萧晨雨的一路走来,卞相知依然选择了放手。也随着时光的流逝,卞相知已经不再爱冷环生了,只是这些王元并不知道,这一天他终于写起了这人生当中第一份情书,在宿舍里左思冥想,冷环生看到了王元这十分认真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王元看了一眼冷环生说:“哎,环生,你以为就你会写情书,我不会写?”

  “你行了吧!我那是什么情书?我到现在感觉好窘,因为害怕晨雨知道我的字迹,所以我决定用发短信的方式,谁知道她把我骂了一通,害得我把表白的事情都只能放在一边儿了。”

  “可是你还是修成正果了。”

  “那你现在跟谁写?”

  “不是对你的萧晨雨写就是了。环生,你是我最大的情敌,怎么是女生都喜欢你?让我好忌妒!害得我们这些男生只能单身了。”

  冷环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其实这些事情自己也没有想到就一首歌就红遍了半边天,还能够有那么多的艳遇,然后各种各样的新闻都有,不过冷环生觉得此生只要有了萧晨雨一个人就够了,天啦!第4章 荒唐的校规2

  “不行!你绝对不能离开这所学校!”

  冷环生听到萧晨雨的大嗓门的声音连忙从楼梯间上站了起来,萧晨雨?真的没有想到她的到来是来劝冷环生留下来。卞相知知趣地走了,萧晨雨不管冷环生是出于什么目的,总之他不应该离开这所学校。更何况现在是高三的阶段,在这个时候去转学肯定不会有人收留他,还以为他是什么地方来的成绩很差的学生。其实冷环生在上一学期高考的时候,普通大学还是能够上的,也不知道崔玉恒和冷忠诚对他的要求为什么会那么的高?这个曾经被冷家给宠坏了的孩子,到底遭遇了些什么?突然之间家里对他的期望那么高。

  “不管你要去哪里?你都不能离开,不管你是什么原因要离开,你都不能离开。”

  “晨雨!”

  “难道你想要离开你心目当中的那个女神吗?我不知道你所说的那个女神是谁?只是希望你能够坚守着那份爱情,最终一定会开花结果的!”

  冷环生看着他眼前的萧晨雨,和她认识了那么久,这次是第一次从这个女孩眼中看出来唯一没有憎恶的。“我认识的冷环生不是这样的,他是永远都不会认输的!”

  冷环生一来就是自己的父母买通了整个学校,而且那些不成文规矩其实不是校长本人定的,是冷忠诚定的。二来,他所心目中的女神,对自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误会,而且她心中还藏着另一个人,该到一切结束的时候了,“可惜那个女神心里已经有了别人,他永远憎恶我,对我不屑一顾。与其说我冷血无情,还不如说她是冷酷无情的好!”

  说完就走了,萧晨雨愣了半天,冷环生怎么这么说?为什么他好像这种话像是对自己说的一样?不,不可能。萧晨雨有些不相信冷环生刚才所说的话,她更天真的认为,可能是跟自己相似性格的人吧。对于学习她很自信,可是对于爱情来说,她简直就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萧晨雨看了看正在和别人聊着的卞相知,卞相知对冷环生是一往情深,可是萧晨雨却没有对冷环生一点儿付出,冷环生他凭什么会看上她?

  萧晨雨走进了办公室,“涂老师!关于学校里不能谈恋爱,如果有违反的话,就会被开除这一条,我觉得很不妥。虽然我没有权利在这里说话,但是我还是会说,别的学校说靠教育,而你却选择开除,这样对您的学生会很好吗?”说完就走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3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