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倚天风云录小说令狐云慕蓉雪慕蓉馨儿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倚天风云录小说令狐云慕蓉雪慕蓉馨儿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任冲孤岛

  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生生世世,永不相负!

  这是一段超越生死,跨越千年的爱情。

  在海外的一个山清水秀的孤岛上,有这么一家人,他们远离江湖仇杀,不理官场是是非非,一家人天天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一剑飘飘,一声笑傲,浮世滔滔人情渺渺,一剑飘飘,一身笑傲,传一曲天荒地老。共一生,远山高,正义不倒,会盟天下英豪,无招胜有招,英雄肝胆两相照,江湖儿女日渐少,心还在,人去了,回首一片风雨飘摇”一个身穿一袭白色的剑绣长袍,约莫二十岁左右的俊美少年在一片宽广的草坪上一边舞剑,一边吟唱着这首《笑傲江湖曲》当吟唱到正义不到,会盟天下英豪,无招胜有招时,该少年手中长剑剑气陡增,飞身跃起,横挥一剑,顿时一道剑气如长虹贯日,爆射而出。

  “嘎吱”一声脆响,在草坪中的一颗小树竟然被这道剑气给削断。而当唱到回首一片风雨飘摇时,该少年双手握剑,使出一招盘古开天,一剑向草坪边上的河流劈去。

  “轰”的一声巨响,小河里的水竟然被这一剑给劈开,溅起丈于高的水花,紧接着水花纷纷落回河里,湖面又恢复了平静,而该少年也将长剑收起。

  “哇,二哥,太帅了,你这是怎么做到的啊。”这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长得很是英俊的少年跑到那个刚才练剑的少年身边,用一种很羡慕的口吻问道。

  “不告诉你。”

  “小气鬼”那少年撅着嘴巴悻悻的说道。

  “盈盈,我没骗你吧,云儿的功夫是不是很棒啊?”这是在远处,有一对夫妻正看着这边,男的脸如冠玉,潇洒不凡,女的美若天仙,气质不凡。

  这两位神仙眷侣不是别人,自是华山大弟子令狐冲,和魔教圣姑任盈盈。

  原来黑木崖一战之后,令狐冲对江湖心灰意冷便和任盈盈退出江湖后,二人在杭州西湖结为连理,一年后夫妻二人漂洋过海来到海外的一个岛上。该岛山青水秀,土地肥沃,夫妻二人在岛上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常常琴箫合奏,任盈盈还特意为该岛起名为任冲岛。

  时光匆匆,转瞬之间他们已经远离江湖有十八个春秋了,他们也有了孩子,而刚才在练剑的那个少年,是他们的二儿子令狐云,而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则是第三个儿子令狐影,还有一个则是长子令狐旭,不过此刻令狐旭去打猎了。

  “盈盈,我想让孩子们出去一趟,你觉得怎么样。”夫妻二人在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令狐冲轻声说道。

  “出去,你要让他们涉足江湖。”仍盈盈等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令狐冲,惊讶的问到。

  “哎,不要激动吗,会影响到胎儿的。”令狐冲急忙平复任盈盈的情绪,原来任盈盈又怀孕了。

  “其实这件事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我们是因为厌倦了江湖,才会隐居海外,可是孩子们连江湖是怎么样的不知道,又何谈厌倦之说呢,况且云儿很有可能还背负着血海深仇……”

  “冲哥,难道你要将云儿的身世告诉他。”任盈盈紧张的问道。

  “放心啦,我没这么傻,况且背负着仇恨过日子不是什么好事。”原来令狐云并非令狐冲的亲生儿子,他其实是令狐冲在去中原置办生活用品时,在一悬崖底下发现的,当时令狐云还是一个婴儿,被一个中年汉子紧紧地抱在怀里,也许正是因为那个中年汉子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令狐云,这才使他从万丈悬崖上掉下来,却还能活着,机缘巧合,被令狐冲所救,并成为令狐家的二公子。而任盈盈为了给令狐云一个快乐的童年,不让他心里留下阴影,所以夫妻二人被没有将他的身世告诉令狐云。

  其实说到令狐家的这三位公子,长子令狐旭也不是亲生的,他是在八岁时,被令狐冲所收养的。

  “盈盈,其实我让他们出去,还有就是因为少林寺前段时间遭遇百年难遇的火灾,易筋经下落不明,所以我让他们将经书护送去少林,也顺便磨练一下,运气好的话,顺便带几个媳妇回来,那我们岛上岂不是很热闹。”

  “呵呵呵……”任盈盈被自己的丈夫逗笑了。“你呀,都这么大了,说话还是这么没正经。”

  原来少林市遭遇百年难得一遇的大火,令狐冲虽然隐居海外,但是还是和外界有联系的,当得知少林的震寺之宝易筋经不见了,那怎么行啊,幸亏当年方正大师将易筋经传给自己,现在也是完璧归赵的时候了,所以令狐冲打算让三个儿子一起护送经书去少林。

  说到三个儿子,虽然任盈盈都视如己出,但是任盈盈最疼爱的,确是次子令狐云,因为三个儿子中,令狐云对音律,医学,书法,是最精通的。任盈盈虽是江湖儿女,但心中所爱的却是琴棋书画。自退隐江湖后他便没有拿过剑了,常常和琴棋书画打交道,而令狐云在琴棋书画上很有天分,他们母子二人常常一起下棋,画画。令狐云幼年习字读书都是任盈盈手把手教的。

  “你真的放心让他们就这样去闯荡江湖?”任盈盈虽然觉得自己的丈夫说的在理,但是作为一个母亲,他还是很担心的,要知道江湖险恶,自己这三个儿子出了令狐旭有点江湖经验之外,其他两个那是一片空白啊。

  “没什么不放心的,云儿天资聪颖,悟性极佳,功夫更是深不可测,江湖上年轻一辈中,相信对手是了了无己,而影儿鬼点子多,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旭儿稳重,也不会出太多问题的。”令狐冲侃侃而谈,这倒令任盈盈很是惊讶啊,他没想到自己丈夫对三个儿子这般了解。

  自从决定要让三个儿子涉足江湖后,接下来的几日里,任盈盈便忙着为三个儿子准备远行的东西了,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伴随着一阵马蹄声响,冲在最前面的是一匹枣红,马上的人大概十五六岁,身穿灰色长衣,批着件黑色的披风,披风随风而舞,此少年左手拉马僵,右手持弓,背上背着箭筒,虽只有十五六岁,看上去确是潇洒之极,紧随其后的是一个约莫二十一二左右的少年,此人长相倒不出众,也不甚高,不过虽长相平庸,但是浑身散发出一股男子气概,毋庸置疑前面的一个则是令狐影,后面的那个则是令狐旭,任盈盈听到马蹄声,脸上露出笑容,站了起来。令狐无影一拉马僵,枣红马前蹄离地,旋即仰天长嘶,令狐无影头一挥,额前秀发随风而舞,真是潇洒之极,任盈盈微微一笑,令狐冲来到任盈盈身旁,笑道:“这小子就爱耍酷。像我!”

  令狐影飞身跃下马来,来到任盈盈面前说道:“娘,我都快饿死了。有什么好吃的吗?”

  任盈盈用手帮令狐影理了理头发道:“还没好呢,你二哥呢?”

  令狐无影一甩头,摆了个自认为很帅的造型道:“娘,说到二哥我就有气,今天我和大哥在追一头小鹿,眼看就要被我追上了,就在这时,二哥却来捣乱,救走了那头鹿。”任盈盈微微一笑,道:“你二哥那是善良。”

  忽听一阵轻轻的马蹄声响,但见一白衣少年骑着一匹白马,左手拉马僵,右手负于身后,马走得很慢,马上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令狐冲第二个儿子令狐云。令狐云长得的确实不同凡响,用玉树凌风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光芒令人为之震撼。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随风而舞,飘逸之极,一双剑眉下长着一双闪闪发光的美目,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此刻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令狐云来到家门前,跳下马来,笑道:“三弟,又说我坏话了。”

  令狐影吐吐舌头说:“本来就是嘛。”

  “三个小兔崽子,反正现在还没吃饭,我教你们独孤九剑的最后一招破气式。”令狐冲说着拔出长剑,轻轻用手弹了弹剑身,长剑发出一阵嗡鸣之声。

  令狐影打了个哈哈道:“大哥二哥你们学吧,我去找点水果吃。”说罢,令狐影欲离去。任盈盈揪住令狐无影的耳朵道:“好好看,认真的学。”任盈盈得知令狐冲要教的是独孤九剑,她是很清楚独孤九剑威力非凡即使学到一点皮毛那在江湖中也是受用不尽,更明白令狐冲此刻教他们独孤九剑的用意。这独孤九剑最强的一招便是这最后一招,学会了这一招,那行走江湖就安全多了。

  “今日我要教你们的剑法和以往不同,以往我教你们的剑法都是以破解实物的剑招,今日的剑法是克尽天下高深武学,尤其是对高深内功,你们三兄弟要认真看,我只示范一遍。第2章 尚需努力

  令狐冲衣袖一挥,衣袖将长剑带出,旋即他用衣袖卷住剑柄,长剑抖动,剑光圈转,使出了独孤九剑中的破气式,这破气式不仅变化无穷,而且使将开来霸气十足,但见令狐冲周身两丈之内都被剑气所笼罩,此刻他用的明明是一柄剑,但是看上去却好像有十几柄剑。忽然令狐冲袖中中长剑剑尖指天,剑往空中直飞而上,继而长剑悬在空中。

  但见令狐云右手捏着剑诀放于胸前,原来他是以指驭剑,令狐冲大喝一声“三十六天罡剑”,说罢右手向前一挥,紧接着听得一阵铮铮的声音,那长剑居中,而两边有如折扇一般出现三十五把剑,令狐冲右手做了个向前方刺的动作。旋即三十六把剑同时刺向一大石头,伴随着铮的一声响声,长剑直入大石,及至剑柄,而在剑入石的那一刹那,其他三十五柄剑竟向大石四周刺入,继而消失。旋即砰地一声,石屑纷飞。

  令狐影向来对剑术不看好,但此刻确尖叫道:“哇太帅了,爹些剑是如何变出来的,我要学。我要学。”

  令狐冲笑笑道:“敢情你还是应为好看才学的呀。”

  令狐冲看着令狐旭眉头紧锁,他就明白了,其实他也没期望令狐旭能够学会这招,独孤九剑本就是一套需要一定天分的,这也真为难了令狐旭。而再看令狐云,但见这小子双眼散发出精芒,似乎已经完全进入境界,右手捏了个剑诀,手腕不停的转动。令狐冲微微的点点头,“云儿,你还有哪不懂的吗?”

  令狐云并未说话,而是身形一闪,长剑便已到他手中。旋即长剑圈转,将独孤九剑使将出来,一柄普通的铁剑到他手中,犹如有生命一般,明明是百炼钢,可是在令狐云手中却变成绕指柔,犹如软剑一般,独孤九剑有三千多中变化,在令狐云使将出来时,时而飘逸之极,时而灵巧不凡。一旁的任盈盈看的是眼花缭乱,暗叹不已呀。

  令狐旭暗叹道:“二弟果真是武学奇才呀!”独孤九剑这其中的困难他自是很明白不过的,令狐旭学了近十年的独孤九剑,可是真正掌握的只有破剑式和破鞭式,其他的都是一知半解,至于破箭式,破掌式和破气式他是一点都领悟不到。而令狐云此刻将独孤九剑使的是浑然天成,而且破箭式,破气式,破掌式使得也是使得灵动异常。

  任盈盈此刻是最激动的。见到令狐云使出的独孤九剑,对令狐云的天资聪颖是感叹不已呀。这学独孤九剑的难处她也是明白的,自退隐江湖后,她曾一时兴起曾随令狐冲习独孤九剑,先不说别的,就光独孤九剑的剑诀,虽只有寥寥三千字而已,可是这三千字却上下不连贯,而且又深奥之极。很难记下,任盈盈当时花了半个月才记下。而后来学到剑招,就更是复杂了,每一剑都有360种变化,而在变化与变化之间,只要有一变出错,则下一剑会出错,则无法继续下去。任盈盈常常是记得上一式,下一式忘了,最后她不得不放弃学独孤九剑。按说任盈盈天资不错,却连一剑都没学会。而令狐云才二十岁,便将独孤九剑使得这般精纯,实在是难得呀!

  任盈盈抓住令狐冲得手说道:“太棒了,冲哥,你看,云儿独孤九剑的境界是似乎超过你了。”令狐冲笑笑道:“开玩笑,云儿使出来有我这么帅吗?影儿你说是吗?”

  令狐影一脸鄙视之色,微微摇头说道:“你们谁都不及我使出来的帅。”任冲二人虽成亲已经十几年了,可是令狐冲还是常常和妻子开玩笑。忽然令狐冲伸出右掌,掌心向地,一股气流激而出,击在地面上的两颗石子上,两颗石子被击的悬空而起,继而落入令狐冲的手中。他将其中一颗石子夹于中指与食指之间,忽然手向令狐云的方向一挥,手中的石子已划破长空击向令狐云左腿的环跳穴。而此刻令狐云正使出了破气式,任盈盈没想到令狐冲会有这一招,她很明白自己丈夫内力雄浑。这一击威力非凡,任盈盈下意识地叫道:“云儿小心。”

  可惜已经晚了,此刻石子已经距令狐云只有一尺之遥。就在任盈盈以为令狐云要被击中时,令狐云忽然双手张开,右脚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身子犹如鬼魅一般向后飘出三四丈,令狐云的长发和衣服随风而舞,真是潇洒之极呀。然而那颗石子像长了眼睛一样向令狐云环跳穴击去,他的身子继续向后继续飘出,再向后飘的同时,他右脚稍稍抬起,然后一脚踏在地上,旋即身子腾空而起。向后翻了个空心筋斗,就在他翻过跟斗,头下脚上的那一刻。那石子从令狐云的头顶飞过,然后钉在一棵树上,发出一阵嗡鸣之声。

  令狐云躲过一击,正准备落地时,令狐冲手中的第二可石子已悄无声息的击向他的腰间,此刻令狐云身子还在空中,毫无着力点,任盈盈暗道不好,就在此刻,令狐云忽然腰一扭,竟然在空中向上连翻两个筋斗,身子向上上升一大截,这一动作不仅连贯,更是快的离奇。而此刻他双脚扣在一树枝上,身子悬空而出,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握剑。

  令狐云的这一举动不仅令任盈盈大吃一惊,更令令狐冲大为惊讶。在令狐冲的预计里,令狐云应该是用破箭式来挡开这一击的,破箭式威力非凡,令狐冲这个做老爹的很想见识一下他使破箭式的威力,然而令狐云毕竟经验不足,慌乱之中竟忘了这一招。然而危机之中确使出了临虚御风。这临虚御风那可是上乘轻功,可是他确一直突破不了,没想到危机之中竟然被自己使出来,此刻周身有种说不出的快感。令狐影见状是羡慕不已。

  三兄弟中,令狐云功夫虽是最强的,但是轻功却不及令狐影,令狐影骨骼惊奇,很适合练轻功,加之他对轻功情有独钟,从小在轻功上就下了苦功。是以轻功高的出奇,然而令狐影确在临虚御风上始终没有进展。其实这临虚御风,顾名思义就是御风而上,要达到御风,则必须要具备深厚内力。然后将内力灌于腰间,在一瞬间释放出来,使自己的身体能够在空中无着力点的情况下,能够改变方向,和向上上升。令狐影内力不足,所以不可能突破。

  任盈盈白了眼令狐冲,伸出个手指轻轻刮刮脸。“冲哥,今天脸可丢大了。竟然连偷袭都都未成功。”

  令狐冲干咳了两声。

  “我那是让着云儿好不好,否则云儿如何能躲得过。”

  此言一出,任盈盈,令狐旭,令狐影皆暴汗。令狐影干脆将拇指一翘,阴阳怪气的说道:“爹爹你真是太厉害了,儿子对你的崇拜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令狐冲谦虚了一把。

  “影儿,你也别太佩服老爹,老爹好是有缺点的,尚需努力。”

  母子三人皆是冷汗直冒呀,旋即一阵爆笑。

  令狐云此刻身子悬在空中,看到爹娘兄弟们在说笑,心中一阵温馨,他们家和许多家庭不一样,在这种封建等级制度的环境下,夫为妻纲,父为子纲等一些老什子的礼教,在他们家根本就行不通,他们一家人常常在一起开玩笑,玩游戏,关系融洽之极。令狐云见父亲开心便道:“爹爹,我们好久没有比剑了,何不上来练练,也让儿子我对你的崇拜之情也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任盈盈咯咯笑了出来,心道:“这三个儿子,个个都是活宝呀。”

  令狐冲心中痒痒的,自隐退江湖后,则很少遇到对手,一个武学高手,自是希望能有一对手,而令狐云在岛上除了和自己兄弟比比武,后来自己功夫越来越强,自己大哥和自己相差太远,打起来也不痛快,到后来他则常布置许多机关,然后自己来挑战。

  令狐冲随手拿过一根竹棍道:“好,云儿,爹就让你佩服得五体投地。”看剑。说罢右脚脚尖一点,身子已倏的到树顶,令狐冲站在令狐云对面一棵大树的树枝上。任盈盈欲开口阻止,但她也想看看他们父子二人比武,所以刚出口的话被咽了回去。

  令狐冲忽然手中竹子击向令狐云,速度之快,实是匪夷所思,令狐云虽与人交手不多,但此刻却丝毫不乱,手中之剑已一剑刺出,这一剑看是平淡无奇,却是独孤九剑中的精妙招数,令狐冲出剑虽快,可令狐云这一剑却将令狐冲的剑给bi回,此刻令狐冲清楚若用平常的剑法对付令狐云这等精通独孤九剑的用剑高手来说,自己必会败得很惨。第3章 吃饭重要

  那脸可就丢大了。所以他立即变招,使出了独孤九剑的破剑式,令狐云淡淡一笑,也使出破剑式。父子二人双双使出破剑式。一剑一竹在空中你来我往,你刺我挡。

  任盈盈看到他们父子二人皆是破剑式,心中暗暗好笑,这破剑式是破尽天下剑法,可是这破剑式对破剑式会是如何呢?任盈盈笑着微微摇摇头。

  冲云二人剑法越使越快,起初还能隐约看到剑和竹子,到后来便化为两团光,一团白光,一团绿光交杂在一起,父子二人也是越打越痛快,这就是高手比武呀,痛快!

  冲云二人的身形越来越快,在树顶的树枝上不停地移动,忽然绿光中激射而出一道强劲的气波,向令狐云的脸部直击而去,任盈盈见状,忙大叫:“云儿小心。”

  令狐冲也猛地回过神来,想要收住剑却已不及,原来令狐冲越打越入境界,不知不觉中在竹子上运上易筋经的上乘内功,令狐云在听见任盈盈提醒时,只觉得迎面迎来一股极强的劲风,割得脸生疼,欲躲开确已是不及,危急之中他将真气汇与左掌,使出纯阳掌,一掌击向那团绿光,伴随着嘎吱一声,他脚下的树枝竟然被这强大劲风给击断了,旋即令狐云的身子斜坠而下。横腰撞向一棵大树。

  按理说这么大冲力撞向大树,令狐云非吐血不可,而后直摔下地面,然而就在他的腰撞向大树时,竟没发出撞击之声,而是身子如蛇一般绕着大树继而盘旋而上,很快令狐云沿着树干又来到树顶,一只脚勾住树干,一只脚踩在树干上,身体悬在空中,便犹如一条蛇的尾巴缠在树上,静静地等待出击,忽然他右脚一脚踏在树干上用力一撑,身体像离弦的箭一般飞向令狐冲,树叶刷刷而下。

  令狐冲嘴角露出是微笑,轻声道:“不愧是我儿子,老爹今天让你见识见识老爹的威力。”说罢令狐冲将手中的竹子往空中一抛,双手紧捏剑诀,大喝一声三十六天罡剑,继而双手剑诀朝上画了个圆圈,然后双手缓缓合并,继而向两边猛地分开,霎时之间悬在空中的竹子顿时变成三十六柄天剑分成四列,每列九剑,令狐冲右手剑诀忽然如闪电般向令狐云的方向一刺,三十六柄天剑犹如离弦的箭一般咻咻咻的射向令狐云。

  令狐云见这剑的气势,嘴角露出是微笑,心道:“老爹,你忘了独孤九剑中的破箭式了吗?”此刻他很是冷静,破箭式已经蹦入脑海中。忽然手中长剑一抖,右手长剑圈转,手中长剑犹如上百把剑,剑气纵横。

  令狐云用的正是独孤九剑中的破箭式,这破箭式破尽天下飞镖,暗器,区区三十六柄天剑在令狐云眼中不足为患。伴随这一阵叮叮叮的声音,三十六天罡剑尽数被破,但是奇怪的是那些幻化出的剑瞬间消失于无形,而令狐云身体仍高速向前冲,剑尖指向令狐冲,而令狐冲此刻却双手负于身后,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任盈盈见状忙大呼:“冲哥小心。”

  令狐云见父亲手中的兵器已失,欲收回剑已来之不及,眼看剑就要刺入令狐冲的胸口,忽然碰的一声脆响,手中的铁剑竟忽然断成十几截,而此刻他手中剩下的仅一剑柄。原来令狐冲使出的是三十六天罡剑,那三十六天剑皆是附上了上乘内力的,每一剑都犹如一个高手,令狐云用破箭式虽将三十六天剑一一破解,但那三十六柄天剑在被化解的同时,那三十六股上乘内力与令狐云的剑相击。

  然而那三十六股上乘内力和一般内力不同,这三十六股剑气在于令狐云相击时,便有三十六股内力进入铁剑中,当令狐云在一剑击向令狐冲时,内力输于剑上,两股真气在剑里相击,而区区铁剑又如何能承受得住两位高手内力的冲击,是以令狐云手中的剑被毁。而令狐云若在刺向令狐冲的时候,输于剑上的内力越强,亦或是令狐冲在三十六天罡剑上每加一成内力,那令狐云此刻就不是断剑了,而是被两股真气从空中给震下来了。

  一切皆在令狐冲预料之中,负于身后的手掌忽然一掌击向令狐云,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变化,令狐云左手一掌迎向令狐冲,出掌之快实是匪夷所思,反应速度更是敏锐之极呀。原来令狐冲适才将手负于身后,是将真气灌于右臂。父子二人掌与掌相对,一个悬在空中,一个在在树枝上,一个冲劲十足,一个蓄势待发。两股内力在二人手掌之间游动。

  任盈盈纵身一跃,飞上树梢站在树干上,笑道:“你们父子二人佩服够了不,该吃饭了,吃完饭在佩服好不。”说罢任盈盈双手齐出,一手握住令狐云的手,另一手握住令狐冲的手。令狐云猛的发现自己的内力一泻入住,猛地一惊。急忙收回内力向后一跃,身体向后飘落而下,潇洒之极。冲盈二人也飞了下来。

  任盈盈脚刚一落地,令狐云忙迎上前去,好奇地问道:“娘,你刚用的是哪门子神功呀,为何我的内力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中呢?”

  任盈盈笑道:“我那哪是神功呀,唬人的。”

  令狐云十分疑惑,“不可能吧,我刚刚明明觉得自己内力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但凡只要学过内功的人,都知道能将对手内力于消无形的功夫那才是最害怕的功夫,令狐云自是明白的。

  任盈盈笑笑说道:“云儿,其实呢,我只是将你们父子二人的内力通过我的身体筋脉,然后通过脚底涌泉穴,转到树上。”这可是当年向问天传授给任盈盈的。

  令狐云会意一笑,说道:“原来如此呀。”

  任盈盈看了看令狐冲:“云儿,其实还真有这种高深的功夫,不仅能将对手内力吸取,而且能化为己用。”任盈盈指的自是吸星神功,这功夫的威力他是在清楚不过的,她见令狐云似乎并不知道吸星神功,便料定自己丈夫没有将这功夫授予他。

  眼在自己儿子就要踏足江湖了,作为一个母亲,自是希望自己儿子多一防身技能。所以他故意提出来是为了让令狐冲将这功夫传授给令狐云,以令狐云的资质要学会自不是问题,而更重要的是如果令狐云学会了吸星神功,那么令狐冲定也会将《易筋经》传给他的。

  令狐云虽不是个好斗之人,却是个对武学痴迷之人,听到母亲说有如此奇妙之功夫,他眼里散发出奇异的光芒,知子莫若母,任盈盈早已看出令狐云对这种武学的好奇之心,于是说道:“云儿,这种功夫呢,叫吸星神功,而会这种功夫的人当今世上只有一人而已,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你们三兄弟崇拜的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老爹。”

  令狐云十分惊讶,问道:“爹,世上真有这等奇妙的功夫”

  令狐冲微微一笑道:“云儿,你向来对各种武学很感兴趣,以你的天资和内力要学这功夫本不是不可以,但是因为吸星神功练了对身体有害,而要化解这功夫所带来的伤害,则是少林《易筋经》,为父之所以不传你这门功夫,是因为少林《易筋经》是少林至宝,向来不外传的,当年为父误练吸星神功,少林方证大师为了救我,将易筋经授予我,况且这吸星神功过于霸道,所以……”

  令狐云是个聪明人,虽然他对那所谓的吸星神功很感兴趣,但是老爹说的不错,《易筋经》是少林至宝,自己又不是少林弟子,学习的话自是不妥,况且这吸星神功貌似还真挺霸道的,将别人的内力吸取干净,这好像不太好吧。

  “爹,孩儿明白了。”

  任盈盈瞪了眼令狐冲,轻声道:“迂腐”

  令狐影道:“好了好了,这该比的也比了,该吃饭了吧,我都快饿死了。”令狐影可不管什么吸星大法,还是少林《易筋经》他可没那兴趣,还是吃饭重要。

  “好,那快帮忙吧。”任盈盈笑着说道

  接下来三兄弟开始帮忙,冲盈二人是很有生活情调的,他们隐居在此世外桃源,风景不仅秀美,冲盈二人还将房子建于海边,大门朝向大海,还在距房子大概八丈之遥的海里,打上木桩,建了一个八角亭,在八角亭周围近十丈之内稀稀疏疏打上些木桩这是给三兄弟练功用的,令狐影的轻功便是在这练成的。

  而在八角亭与房子之间则是一条弯弯曲曲的走廊,走廊下打上了许多木桩,而在走廊两边还种上了许多花花草草。还挂了些字画,真是芳香异常而又儒雅之极。他们一家人每天吃饭都是在八角亭上吃的,三兄弟将菜一一端到八角亭的桌上,令狐影偷吃了快糖醋排骨,边吃边说:“哎,大哥二哥,今天啥日子呀,怎么这么多菜呀。”第4章 罗刹江

  令狐云也不知为何,这时冲盈二人并肩从屋里走向八角亭,来到石桌旁,令狐冲将一坛就放在石桌上,说道:“今天我们一家人好好喝几杯。”

  令狐云一见有酒,眼睛是放光呀,咽了口口水。任盈盈见令狐云那个样子,微微摇头,心道:“还真是父子呀,都是好酒之人。”而令狐影一听说要喝酒,忙摆手道:“罢了罢了,爹,那种东西又辣又涩,喝了以后头又晕,还呕吐,难受,你们自己喝吧,我还是吃我的糖醋鱼吧。”令狐影曾经看到令狐云喝酒喝得那么美,似乎很好喝似的。好奇心驱使下从父亲那偷来一坛竹叶青,猛的喝下一碗,结果时可想而知雅,吐了整整一个早上,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敢碰酒这玩意了。

  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况且儿子是要卷入江湖,任盈盈比谁都清楚江湖险恶,她又如何能不担心呢?当三兄弟得知自己就要涉足江湖,令狐影,令狐云自小就在孤岛上生活,外面的世界只是从父母口中和书本中略有所闻。他们倒是挺好奇的,他们常常会幻想外面的世界到底如何,但得知要离开任冲岛时,三兄弟皆是又兴奋又伤感。

  这顿饭吃的有些伤感,平常吃饭他们一家人完全打破了食不言的规定。在饭桌上是有说有笑。而今日却只是默默吃饭。饭后,令狐冲将出发的日期告诉了他们,并且将护送经书的任务告诉他们,接着令狐冲带令狐旭到自己房中,将经书交予他,再嘱咐了一些,然后兄弟三人各自忙去了。

  令狐云去打柴,令狐影令狐旭则去打猎。兄弟三人还是很孝顺的,知道此去没这么快能够回来,所以在离开之前现将一些东西备好,这样的话可以减轻爹娘的负担。而任盈盈吃完饭后,就回到自己的房中就没出来,直到第二天早上她才走出房门,眼圈红红的,一看就是昨晚哭过,虽然知道此去中原一来是历练,二来是有事在身。可是一想到要和自己三个儿子分离,心中还是很不舍的。

  三兄弟此时已经准备好了,他们每个人都背了一个包袱,令狐冲将三把普通的铁剑一一交给他们,以作防身之用。一家人来到渡口,令狐旭同令狐冲先上船去扬帆,任盈盈轻轻摸了摸令狐影的头道:“影儿,出门在外,要多加小心,要听你大哥二哥的话,别太调皮了,知道吗?”

  令狐影点点头,道:“娘,孩儿记住了,娘,你也要保重身体,那孩儿先上去了。”说完缓缓向船走去。

  任盈盈替令狐云理了理有点被风吹乱的头发,说道:“云儿,出门在外不简单,你大哥曾去过外面,对外面更熟,你多听听你大哥的。”

  令狐云点了点头,强挤出丝笑,哽咽道:“娘,你放心吧,江湖虽险,但是我会小心的,你儿子我可是学富五车呀,嘻嘻,不用担心。倒是娘您,现在身怀六甲,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太累了,孩儿此行很快就会回来的。”

  任盈盈点点头,从怀内拿出两本书和一支玉箫,说道:“云儿,这是《笑傲江湖曲谱》和《解毒秘籍》,你拿着,兴许有用。”

  令狐云听到《笑傲江湖曲普》时,眼睛一亮,激动之极,这小子从小对音律很感兴趣,在他八岁时他曾听到父母琴箫合奏笑傲江湖曲,闻得箫声清丽,忽高忽低,忽轻忽响,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再次低沉沉下去,虽极低极细,但每个音节任清晰可闻,渐渐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跃,轻脆短促,此起彼伏,繁音渐增……令狐云从那以后对笑傲江湖曲是痴迷难忘,甚至做梦都梦到过。但任盈盈考虑到令狐云年纪小,而笑傲江湖曲太过深奥,而且要奏出笑傲江湖曲必须得要一定的内力,所以任盈盈一直未将曲谱传于令狐云,她本打算等令狐云22岁时再传于他,可是此去中原,归期无定,所以任盈盈便提前将曲谱交给令狐云。

  令狐云接过东西说道:“娘,这太贵重了。”令狐云看得出那《笑傲江湖曲普》是原版,而且那根玉箫是母亲的心爱之物。这两件东西母亲一直看得很重。

  任盈盈笑道:“傻孩子,说什么呢,娘的东西不就是你的,收好。”

  令狐云将玉箫插于腰间,翻开解毒秘籍看了看,发现上面墨迹还有点没干。那一刻令狐云明白母亲一天未出门,原来是在写这本解毒秘籍。令狐云眼圈一红。

  “云儿,江湖险恶,许多人也许功夫不及你,但他们会用毒,这解毒秘籍你好好看,记下来。与你有用。到时记得也教你大哥学学”任盈盈曾今是魔教圣姑,用毒入神,对各种毒都有解法,任盈盈当心令狐云江湖经验不足,被人下毒,所以连夜将各种毒的解法默写出来。

  任盈盈说道:“云儿,这可不是白给你的,是有条件的。”

  令狐云道:“娘,您请说。”

  任盈盈微微一笑,说道:“这条件就是你的帮娘找个儿媳妇,然后将这曲谱交给她,就当娘给儿媳的见面礼。”令狐云听到儿媳时,脸腾地一下红了,他抓抓头说道:“额,恩,我知道了。”

  任盈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云儿,还有,你大哥不太自信,如果太有看中的女孩子,你呢帮帮他。”作为个母亲,任盈盈还是很了解令狐旭的,令狐旭因幼年遭遇,一直以来都不自信。

  此刻令狐冲已经从船上下来了,船帆已经弄好,令狐云说道:“爹娘,你们保重,孩儿先走了。”说罢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缓缓转身离去。

  任盈盈再也克制不住,两行清泪流了出来。令狐冲将她搂在怀中,柔声道:“孩子们长大了,有自己的路要走。”

  三兄弟站在甲板上,船缓缓离去,冲盈二人身影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视野中,又行了三个多时辰,孤岛已经看不见了,令狐云是个豪放之人,既然离开了,那份伤感也就放下了,三兄弟坐在甲板上闲聊。令狐影此刻很开心,毕竟是小孩子,一想到能到外面玩,还是很开心的,令狐影问道:“大哥,你去过外面,外面是不是有很多人呀,还有吃的,玩的地方呀。”

  令狐旭微微一笑,看着蓝蓝的天空“你小子,就知道玩,不过外面的世界的确很精彩,我记得在我八岁那年,我同爹到临安,那时我和爹,还有上官伯伯,上官……那时我们在西湖湖畔上游玩。湖畔两侧有许多灯笼,虽是晚上,可是却犹如白天,湖中船来船往,热闹非常。”令狐旭说道那天的事眼神中充满色彩,是回味,是期盼。

  “真的呀,额,大哥你刚才说还有一个人是谁呀。呵呵,是不是你小媳妇呀”令狐影一脸俏皮的问道。令狐旭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忙道:“没,没,别乱说。”

  而此刻令狐云喝了口酒,随便问道:“大哥,那女孩叫什么呀。”

  令狐旭想也没想便道:“她叫上官晴清,晴天的晴,清水的……。”令狐旭猛的收住口,发现自己被令狐云给坑了,忙道:“别误会,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云影二人一脸坏笑异口同声道:“哦,原来是晴清大嫂。”

  令狐旭一阵无语,什么大嫂呀,人家可是上官府的千金大小姐,怎会看上我呢?

  在船上闲着无事,令狐云开始研究其笑傲江湖曲和解毒秘籍。任冲孤岛距大陆挺远的,行的十余日终于抵达罗刹江(即钱塘江)罗刹江是浙江最大的河流,罗刹江干支流开发历史悠久,沿河两岸许多名山、秀水、奇洞、古迹。在这辽阔的钱江流域,特产富饶,人杰地灵,风土民情,丰富有趣,令狐影见到如此风土民情,蹦蹦跳跳的说道:“哇,大哥,二哥你看那些洞真好看。”

  令狐云轻轻叹了口气道:“不愧是罗刹江呀,果真是,特产富饶,人杰地灵。”

  令狐影撇撇嘴说道:“二哥,别不懂装懂,大哥这是哪呀。”

  令狐旭耸耸肩说道:“你二哥不是说了吗,这是罗刹江呀,哎,对了二弟你怎么知道这事罗刹江你来过吗?”

  令狐影此刻已知道令狐云定时定是在书上看到的,他这个二哥他还是很了解的,从小就对那些天文地理的书籍百看不厌,不过令狐影还是不屑的说道:“一定是猜的。”

  令狐云微微一笑说道:“罗刹江是祖国东南名川,临安最大河流。该河全长六百零五公里,流域面积四万八千多平方公里,流临安闸口以下注入杭州湾。江口呈喇叭状,海潮倒灌,成著名的“钱塘潮”。罗刹江干流在临安境内,建德梅城以上泛称新安江,自梅城以下,分别称为桐江、富春江、罗刹江。”

  第5章 青衣女子

  “二弟,那你怎么看出这里是罗刹江的啊?”令狐旭还是挺好奇的。

  “钱塘江发源于安徽南部黄山地区的青芝埭尖,流经14个县市,注入杭州湾。因桐江和富春江河段景色极佳,统称富春江。闻家堰以下河口一段才称罗刹江,这段水道貌岸然曲折,形如反写的“之”字,西湖正好是反“之”上的一点,故称之江,钱塘江河口呈巨大的喇叭形,杭州湾口南北两岸相距约一百公里,至钱塘江口缩小到二十公里,再上至海宁盐官,仅为二点五公里。河床纵剖面有庞大的沙坎隆起,从乍浦起以一万分之一点五的坡度向上抬起,到仓前附近达到顶点,再以一万分之零点六的倒坡伸展到闻堰。此河段受江面束窄、河床隆起的影响,潮波破裂汹涌,形成天下奇观“钱塘江潮”。该地江口呈喇叭状,海潮倒灌,所以我断定该地是罗刹江”令狐云虽然不爱看那些四书五经,可是对天文地理、医学这类书籍那可是倾心的很呀,常常是看的废寝忘食呀。

  令狐旭长叹一声道:“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二弟你虽未出过远门,可是你对外面的情形比我还清楚呀。”令狐旭对自己的这个二弟是佩服的紧,老实说他也没少看这方面的书,可是今天记下了,明天就忘了。

  令狐云微微一下说道:“大哥,我也是在书上看到的,对了,大哥,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是去客栈吗?”

  令狐旭道:“不用了,临行前爹吩咐我到临安后,去找上官伯伯,上官伯伯是父亲的好友,我们顺道去拜见下他。”令狐旭在说话时,眼神中散发出兴奋地目光云影二人异口同声道:“哦,原来去嫂子家。”

  令狐旭脸红至耳根,忙道:“别瞎说,坏了别人名声。”云影二人一一阵大笑。在令狐旭的带领下,穿过好几条街道来到一座废弃的房子前,这座房子门前已经杂草重生,门前的横匾也歪歪斜斜,依稀看得清有上官府三个字。

  令狐影伸出一更手指指了指那块破扁说道:"大哥,你不会告诉我这就是嫂子家吧。"令狐旭此刻脸无血色,他急忙冲进上官府,一边跑一边大叫上官伯伯,晴清。令狐云和令狐影二人随后也进入上官府,这上官府真的挺大的,里面有四十多间大大小小的房子,前院也很大。

  这上官府本是武学世家,曾今盛极一时,上官府在当时名动一时。令狐云四周环视了一圈,见院中许多树木都折断。令狐旭从一间破旧的房中跑出来,双手撑着头,坐在地上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令狐云也坐了下来,说道:”大哥,这上官伯伯家似乎惨遭洗劫,而且是高手。”

  令狐旭身子一颤说道:“二弟这怎么说。”令狐旭知道这个二弟观察力很敏锐。忙问道。

  令狐云指了指身边的一颗树说道:“大哥,你看,这树明显示在高手打斗是被人一剑给削平的,从这树纹上不难看出,这树被削至少有十年了,还有大哥你看这门上墙上都有许多剑痕,看来当年这经历了场恶战,从这些剑痕不难看出他们都是用剑高手。大哥看来上官伯伯在十余年前一家就遇难了?”

  令狐旭是一阵迷茫呀,这都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会这样呀。晴清,你还在这个世界吗?令狐旭幼年爹娘就被人杀了,八岁前他是一个流浪汉,知道令狐冲的出现,才改变了他的生命轨迹。令狐冲曾经在上官府呆了竟有半年,那年令狐旭也在,所以上官府对他来说就像他第二个家。

  过了良久,令狐旭才好受些,给了些碎银子令狐云,让他们去买点生活用品,令狐旭则在修葺上官府,他可不想上官府就此荒废。

  云影二人来到了西湖湖畔,此刻已经是晚上了。然则在湖畔上却犹如白昼。人来人往,北宋灭亡后,宋高宗赵构将政治中心移居临安,使得临安颇为繁荣。令狐影是东看西瞧,开心之极,长这么大一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

  兄弟二人来到一酒馆,这酒馆建在湖边上,兄弟二人找了张桌子坐了下了,叫了几个小菜,和一坛酒。令狐云倒了杯酒喝了一口看着湖中来来往往的船只,说道:”三弟,你要喝一杯不。“令狐影摇摇头道:”不要,辣。哇,二哥你看这真是热闹呀。“令狐云此刻就像只猴子,东奔西跳的。

  兄弟二人悠闲的吃着,忽然江中传来一阵优美的琴音徐徐响起,渐渐如潮水般四溢开去,充盈着西湖的每一处空间。琴声中仿佛有一个白色的精灵在随风而舞,舞姿优雅高贵;又好像有一朵朵耀目的玫瑰次第开放,飘逸出音乐的芳香。

  令狐云是个对音律很痴迷的人,听到如此优美的琴音,不惊呆了眼睛,不惊望向湖中,琴声越来越清晰,正当令狐云沉浸其中是,节奏忽地一转,有刚刚的高贵优雅的风格忽然转向低迷,一瞬间似乎百鸟离去,春残花落,雨声潇潇,一片凄凉肃杀之象,万籁俱寂令狐云心中一颤,自言自语道:“不知是谁弹得,好深的意境呀。”

  令狐影微微摇摇头说道:“听不懂,那有什么意境呀。”令狐云笑道:“这要用心去体会。”又装深沉。”令狐影撇撇嘴,很是不屑。

  琴音越来越清晰,令狐云向声源之处望去,隐约之间能看见湖中心有一首极为普通的小船,在船的甲板上坐着一位身穿一袭青衣,双腿盘旋而坐,将琴放于双膝之间正入神的弹奏着曲子,由于此刻是黑夜,且相距较远,是以令狐云也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

  令狐影夹了一口菜边吃边道:“二哥,美曲美酒伴佳肴,快哉快哉,若是有美女相伴那就更是美哉。”

  令狐云喝了口酒,说道:“小屁孩,才多大呀。就想女人了。”

  令狐影撇撇嘴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令狐云不屑的说道:“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小屁孩。”说完又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那弹琴之人,定是一个经历过许多事的前辈。”

  令狐影最不喜欢别人把他当小孩看,令狐云叫他小屁孩,他是一万个不服呀,他总想找令狐云的茬,适才听到令狐云的话,眼珠一转,俏皮的说道道:“不对,二哥,我敢保证弹琴之人定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而且很美,而不是你所谓的老前辈,你若不信,我们打赌。”

  “如何赌法?”

  令狐影摸摸鼻子,坏笑一笑说:“如果我赢,从今以后你不准叫我小屁孩,还有今晚背我回去。如果我输了,呵呵,二哥,那我就背你回去。”令狐影说完心道:“我若输了,我马上用轻功逃之夭夭,二哥你能奈我何。我真是太聪明了!”想到这令狐影嘴角笑露出丝坏笑。暗暗的自恋了一把。

  令狐云是何等聪明之人,他一眼便看出令狐影心中的小九九,虽然令狐云和令狐影常常斗嘴,但其实还是很疼自己这个三弟的。兄弟之间的感情也是很好的。而且令狐云也很想结识一下那弹琴女子,常言道知音难求。他很希望能够结识这人,和他切磋一下琴艺。于是令狐云微微一笑说道:“很公平,君子一言快马一鞭,那我去雇艘船。”说完欲起身寻船。

  令狐影将筷子放下说道:“不用。”说罢脚尖一点,身子一闪,令狐影的身子飘向那艘小船,令狐云刚欲开口阻止,但是令狐影的速度实在太快。就在令狐云犹豫到底是用轻功飞过去还是找艘船时,另一黑衣人也飘向那艘小船,然后稳稳地落在那船尾,此人几乎与令狐影是同一时间落在船尾,面对如此变故,令狐云担心三弟和那人发生冲突,忙找船,然而找了半天,却没发现有空船。

  令狐云是个谦谦君子,让他贸然登船,他始终觉的不妥。所以令狐云忙将内力集于双眼,和双耳,霎时间他的视力和听觉猛的增强四倍有余,当令狐云再次看向那艘船时,船上的一切是看得清清楚楚呀。令狐影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二哥也随自己登船了,但随即发现在自己旁边的是一蒙面男子。

  令狐影看了看那黑衣男子,笑道:“哎,我说这位兄弟,轻功不错,不过和我比起来还差一大截。”令狐影是个直心肠,他讲话向来直来直去,况且他还是个孩子吗,童言无忌嘛。

  那黑衣人气的吹鼻子瞪眼,冷哼一声,看也不看令狐影,而是向前走了几步,调侃的说道:“小妞,琴弹得不错,过来陪大爷玩玩,往后就跟着大爷。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2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