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阿四小说女主角叫沨四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阿四小说女主角叫沨四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诈尸

  疼!好疼,非常的疼!虽然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我还是把眼睛睁开了——这是什么地方?传说中的地府吗?我缓慢的坐起身,打量着四周,原本的屋顶早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而四周是一片狼藉,就好像被劫匪过境了一般。

  我皱皱鼻子,似乎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有点熟悉,却又形容不出来是什么东西散发出的味道。硬要说想什么味道的话,那就是一股臭味儿,一种特别的古老的老臭味儿。

  我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我皱皱眉才发现自己此刻的穿着有些古怪。我用手扯起腰间的一条布带——这是嘛玩意儿?

  “啊、啊、啊……鬼啊……诈、诈、诈尸了……”

  就在我研究捆在双脚上的带子的时候。突然响起惊恐的叫声,并且夹杂着噼里啪啦东西落地的声音。

  我扭头一看,远处地面上是一节儿还在燃烧着的蜡烛。一个人滚爬着向外跑,并且颤抖着叫喊着。我眨眨眼睛一时间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喂,你别走,我是……”声音有些嘶哑,我一开口那个人就直接晕过去了。同时我也不由得一哆嗦,抬手摸摸脖子清清嗓子。

  我好不容易才借着昏暗的光线把那条捆住双脚的带子解开,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看看身上那套半新半旧衣服,从手感上可以判断不是什么好料子。而且,这套衣服的样式叫我一个劲儿恶寒——莫非我穿越了?我歪头思考着。

  之前我跟同伴一起追踪城市中越来越多的活死人,不久后便跟同伴们走散了,独自一人面对只在课本上见过的使魔。它们嗷嗷怪叫着疯狂的围攻,不久后我便被使魔逼得背贴着墙壁,勉强支撑着不倒下去,就在我以为只能听天由命的时候,一阵亮光将我包围。一睁眼,我便到了古代?

  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很杂乱。当人们打着灯笼火把来到这座被天雷轰塌了的义庄的时候,所有人全都愣住了。每个人都瞪着眼睛张大了嘴看着立在不远处的人。

  “啊……诈尸了,诈尸了,快去请法师!”

  “冤有头,债有主。您……您……不要为难我们啊!”

  有人跪下开始嘭嘭的磕起了头。

  “我们都是拖家带口的人啊,大小姐您宅心仁厚,您……您……”

  我一动不动站着,不是没听到那些话,只是,我一时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我缓慢的转身,这一动不要紧,那群人嚎叫着连滚带爬地往外跑。那叫喊声,别提多刺耳多凄惨了,就好像真把他们怎么样了一样。

  我叹了口气,看来想弄清楚还得自己想办法。思索着同时我迈步就走……啪唧,摔倒。

  当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好躺在床上,看着帐顶,很破旧——昏迷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我抬手看看自己手掌再看看手腕然后是胳膊……我不清楚这肉身是谁,不过看这瘦瘦小小的身体,一幅营养不良的样子,估计生活的不是很好。

  我叹了口气而后坐了起来,打量了一番房间。很整洁,除了日常使用的摆设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些简简单单的摆设都很陈旧,一看就是从垃圾堆里刨出来的,修修补补之后凑合着用。我不由得再次叹了口气——这正主儿到底过的什么日子啊?

  吱呀一声,房门开了。

  我将目光移向那摇摇欲坠的房门,估计这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愿不是“比萨斜塔”。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手扶着房门,瞪着大眼睛一幅惊恐的样子。她看着拥被而坐的人,死掉的人怎么就突然这么活了,刚才听小厮们背地里议论说,小姐她——吃人。

  小丫头的腿颤抖着连一步都动不了,就那么惊恐的看着。

  我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丫头——脸色有些苍白,显然是被吓得。那双大大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全是惊恐。我抬手缓慢的摸摸脸,我长得很恐怖吗?

  “喂,”声音还是有点嘶哑,我清清嗓子道:“你是谁?这是哪?”

  小丫头一哆嗦差点坐地上,瞪着大大的眼睛中全是惊恐。“小、小、小、小、小姐。”声音很小,而且还带着颤音。

  我有些不耐烦的跳下床,活动了一下胳膊腿。“你叫什么?”脸上没什么表情,冷冷的看着她问。第2章 我的家族不简单

  “小、小、小、小姐,那个,我是小竹啊!”小丫头嘴唇颤抖着开口,同时吸吸鼻子。

  “小猪?”我一皱眉,而后意识到这人的名字应该是小竹吧。我对着她点点头,“这是什么地方,我有是什么人?”

  小竹瞪着大眼睛长着嘴,一幅受了惊吓的样子。身子一软坐在地上了,眼泪稀里哗啦的往下掉,同时嘴里不清不楚的叨唠着什么。

  我一皱眉吸了一口起,“喂,不准哭。”这么一说不要紧,那边哭的更欢了。

  就忍受不了有人在耳边呜的哭,还哭得那么的伤心。“你要是再哭,就杀了你。”硬梆梆的话拽了出去。

  小竹不敢哭了,她吸吸着鼻子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容貌没有一丝改变,可是,这个人,这个人……

  “说话。”扯过以一把瘸腿椅子坐下来,舒展舒展胳膊,有些僵硬,很不舒服。

  小竹哆哆嗦嗦的开口了,声音跟蚊子哼哼一样的小。若不是咱耳力好,根本就不知道这丫头说什么呢。

  从她的磕磕巴巴的叙述中,我了解到自己此时身处的地方,和自己的身份。那心一下就凉了!我抬手挠挠头,真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

  这是一个叫沧溟的国家。而我是本国驭龙族的本家——沨家的四女。一个生来痴傻,没有魔力,啥都不会的笨蛋。而且是孤苦伶仃任人欺负的主儿,就连沨家扫地的小厮都不拿正眼儿看这位四小姐。沨家四女,是驭龙族一个忌讳,同样是都城人人知道的一个笑话。

  我搓搓手叹口气,也不知道哪里出了故障,把我弄到这么个古董地带。

  小竹此时颤巍巍的站起来蹭到脸盆架子边,稀里哗啦的洗了洗面巾。而后她小心翼翼的拿着一条灰不溜秋的面巾站着,犹豫着要不要递过去。因为这人看起来脸色阴郁,很吓人。

  我没搭理小竹,此刻脑子里面有些凌乱,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缓慢的吸了一口气,“我有名字嘛?”我觉得就算原主再怎么不惹人疼,总得有个名字吧。若是连个名字都没有,那算是可怜到家了。

  小竹张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出口,那眼泪围着眼圈儿大转儿,眼看着就要流出来了。

  “不准哭,再哭就把你扔池塘里去喂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小竹抿抿嘴用手里那没有灵魂的“抹布”擦擦鼻子。“沨傻子。”小竹的声音小的就像是蚊子在哼哼。

  嘴角微微的抽搐几下,这也能叫名字?哼!我不由得握紧,没有修剪的指甲刺痛了手掌,这然我清醒了一些。在听小竹叙述的时候,我也没闲着,悄悄运行灵力,虽说没有消失,只是这身体里面似乎还隐藏着什么,只是在最深最黑暗的地方。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没有贸然去探寻。之后我试着呼唤魂斩,回应却有点微弱,似乎被什么困住了一样。一皱眉,这身体隐藏着什么秘密吗?

  “小姐你没事吧?”小竹看着发呆的人轻声问。

  我抬眼看着小竹,微微想了一下,开口道:“你了解这个国家多少?”

  小竹眨巴着眼睛愣愣的,沉默了一会儿,她才磕磕巴巴的东一句西一句的说开了。

  从小竹的话中,我大概的了解自己来到了怎么样的一个地方。这是一个充满了奇幻的大陆。五个国家各守一方,国家之间的关系还算平和,表面上看。每一个国家掌控着一种元素,这也许就是大家还能和平共处的原因吧!

  在沧溟国,女子相对比较尊贵。要问原因,那就只有一条,女子在魔术方面比男子强,能够很好地掌控水元素。而这个国家,对于魔术相当的重视,所以,历代国师皆为女子,还都出自驭龙族。

  这一点让我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的家族居然这么的不简单。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沨家对待没有魔力的女儿如此的漠视了。而对于这个痴儿是怎么死的,我不怎么关心,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我只关心,是怎么来到这儿的,又该如何回去呢?此时,我手里翻弄着几枚铜钱,这是让小竹帮我弄来的。想知道一些事情,却无从知晓,那么就只能占补了。虽然这方面不是我的强项,不过简单的占卜还是可以的。第3章 猪都不吃的玩意儿!

  当我看到结果的时候,我就想骂人。这是什么情况?为嘛几枚铜钱立着?我皱着眉一幅苦大仇深的瞪着桌上的铜钱。不可预测,还是天机?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小姐,吃饭了。”就在我纳闷的时候,小竹推门走进屋。她把个托盘放在桌子上,麻利的把饭食摆好。

  看到摆好的饭食,我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一起,而且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小竹也撅着嘴,似乎对于饭食也是很不满一样。

  屋中一阵子沉默,主仆二人对着饭食发呆。

  “大厨房只给了这个,说是小姐大病初愈只能吃粥。”小竹撅着嘴嘟囔了一句。“还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堆难听的话。”小竹吸吸鼻子,眼圈儿红红的。她不是为自己难过,她是为小姐难过。刚刚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儿,正是要补养身体的时候,却什么都吃不着。

  我用阴冷的眼神儿盯着饭食。粥就粥吧,可是,为嘛这粥都能照见人影啊?而且,里面的米粒都能数出个一二三四五来,这哪里是粥,明明就是米汤。还有这个小菜,就是些老的塞牙的菜梗。还一点油水,一点咸味儿都没有。这东西估计猪都不吃,这不就是变相骂我们连猪都不如嘛。

  我压下一口气伸手端起碗,慢慢的将一碗米汤喝了。同时在心中计划开了,虽然,我曾经参加过饥饿训练,饿几天不算什么。可是,眼下这幅身体实在是顶不住,必须增加营养,不然我根本就没办法使用灵术。

  我扭头看看天色,将近黄昏时分了。这个古代就一个好处,那就是,天一黑大家就睡觉,没啥夜生活。那么,只要忍耐一会儿,等到,天黑透了就可以“觅食大行动了”。此时,我的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算计的笑。既然你们不给吃,那我就只能自己去找了。我可不是那个好性子的笨蛋,是不会给饭就吃,不给就不吃。

  我对小竹勾勾手指,而后,我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嘀咕了一阵。开始,小竹很害怕的样子,不过毕竟还是孩子经不起诱惑。

  夜幕很快降临大地,白天的喧闹归于平静。在这个初夏时节,天气不冷不热,是最舒服的时候。

  夜空中挂满了闪烁的繁星,一弯新月斜斜的挂在夜幕中。

  久居都市的我,看着这久违的清澈深邃的夜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清凉,空气中弥散着一种特有的清新的味道。我不由得有些感叹。

  我住的地方相当的偏僻,这个废弃的院子距离后门非常的近,平时很少有人往这边走动。而守夜看大门儿的人,估计聚在一起正吃吃喝喝的摆龙门阵呢。

  按照小竹的形容,很快就找了厨房。此时厨房的灶火已经熄灭,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我隐藏在黑暗中借着月光打量了一下四周,在确定厨房里没有人之后,我就侧身溜了进去。翻箱倒柜的寻找着可以吃的东西,吃的东西到挺多,只是都是生的。虽说有些失望,不过还是装了几个馒头跟一些好拿的食物。

  当我往回走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大的池塘。看看左右无人,掌中凝聚出一只光球直接扔进了池塘里。水面上冒出了屡屡青烟,我一咧嘴转身融进了黑暗中。

  填饱了肚子之后,我又出去了一趟——消灭证物。之后,我才满足的躺在吱吱作响的破床,若是老头子知道我用灵术搞破坏,估计那胡子得撅上天了。

  第二天沨府就沸腾了。一大早的就听见远远地人们的吵嚷声。

  “小姐,小姐不好了。”小竹端着早饭脚步匆匆的走进屋。她把托盘放下之后,又从门缝向外看看,这才又回到桌边。她一脸紧张地小声说:“小姐出事了!”

  此时我刚好将灵力梳理好,睁开眼睛看着一脸惊慌的人。“我挺好的,没事。”

  小竹摆摆手而后压低声音说:“池塘,池塘里的鱼,鱼都、都……刚才大小姐她们在池塘附近练功,结果,那鱼……”

  “跳上来把人咬了,是吧?”我一脸严肃的说,说完嘴角向下一扣。

  小竹愣住了,她微涨着点最看着起身走到桌边吃早饭的人。很久,她才缓过神儿来。“小姐怎么知道的?”自从小姐活过来之后,完全是变了一个人。第4章 好个下马威

  “不吃饭吗?”我吃着很难吃的早饭,轻慢的问。小竹这才跑到桌前吃早饭。她很好奇,可是不敢问。

  咣当一声,那扇颤颤巍巍的房门被大力打开了。一群人冲进屋中,开始翻箱倒柜的翻找着。不大会儿的工夫,柜子里的衣服,桌子上针线笸箩里的东西被扔的到处都是。

  “你们是干嘛的?”啪唧一声撂下筷子。我看着那些人开口问。等了半天居然没人搭理。一帮人就在那里东翻西找,连破被子都扔地上了,还被人不断地踩。小竹就跟在这些人后面往起捡东西,刚把东西放桌上,一转身就被人又给让地上了。

  啪!随着清脆的一声,所有人都定住了。他们看着立在地当中的人,这些人下意识的放下了手中的东西。

  “干嘛的?”我面无表情的那个捂着脸的人。

  “找……找……”那人瞪着眼睛捂着一侧的脸说不出话来。

  我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儿,“找什么?说话。”

  “不,不,不知道。”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人走出来说。同时这人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问话人。就好像看见了什么奇怪的字一样。

  “不知道?”微微的一眯眼睛。“好一个不知道。”我慢慢地朝那个人走过去。那人被逼着向后退去,“那个,那个,咱们也是奉命行事,小姐不要责怪。”

  “奉命?奉的谁的命?”停住脚步眯着眼睛看着这人。

  “这……这……”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这院子的人从来没有反抗过,今天可算是头一回。莫非那个传言是真的?想着想着,他用手捂住了脖子,扑通一声跪下了。

  “磨蹭什么呢?”低沉的声音响起,“耽误了事儿,大家都别想好过。”话到人道。一个长得有点猴子脸的中年男人进了屋。

  “你又是谁?”我一转身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人。

  猴脸男人愣住了,他上下打量着一脸阴郁的人。“有人用魔术在府中作怪,奉命搜查。”他很高傲的撇着点嘴说。嘴上两撇小胡子一上一下翘翘着。

  我打量着这个猴脸男人,从穿着上看似乎不是一般的佣人。是府里的管事吗?

  “大管家。”此时小竹走过去对着那人行礼。那人只是嗯了一声,依旧是一幅高傲看不起人的样子。

  “每一处都查,还是只查我一处?”我把小竹把拉到一边,盯着猴脸管家问。

  管家一愣,小胡子终于不一上一下的翘翘着的了。他用一种异样的眼神儿看着问话的人。若果说不认识这人,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可是,眼巴前这人跟记忆中的人对不上号啊,况且听说那人还病着呢。

  “新来的吧?”第一反应就是这人是新来的。猴脸管家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他迈着方步溜达了几步。“还不赶紧干活。”对着依旧愣着的小厮们吼道。

  我的嘴角一翘,弧度很小,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你看我像是新来的吗?”

  管家终于不再溜达了,他转身看着讲话的人。“你……”

  啪,嘭,管家一屁股坐在地上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一只手捂着腮帮子。

  我一歪头走过去蹲下看着管家,轻声说:“知道我是谁了吗?”

  管家下意识的摇摇头,而后又赶紧点点头。此时他想起眼前的这张脸了。他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四……四……”他从嘴角生硬的挤出两个字。

  我微微的一笑,“知道,还这么的嚣张。”啪,管家另一侧的脸瞬间出现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你!”管家哪里受过这个啊,他刚要发作,却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四姑娘息怒,这也是奉命行事。姑娘要觉着受委屈了,可以去禀告大夫。到时,自然给姑娘一个交代。”

  找大夫人吗?切,你当我是兔子吗,这么好骗。说起来,这府里的事儿还不是这位大夫人管理着。找她,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交代?”我揪着管家的衣领,把他扯起来。“这点小事还要去麻烦夫人吗?呵呵,管家给个交代不就成了。”

  “小姐,小姐。”小竹一脸担忧的悄悄地扯我的衣袖。我看也没看她一抖衣袖,小竹知趣的没在言语。

  第5章 刁难?放马过来!

  管家的猴脸的微微的有点肿,他揉着脸颊,深深地眼睛种冒着小火苗。他当了沨府管家这些年,还没有谁敢公然的甩他嘴巴子。就连大夫人也得给他这个管家几分薄面,可今儿倒好,没说两句话,就挨了两个嘴巴子,而且还当着这些个小厮的面,今后还怎么管理沨府下人啊!

  “四小姐不要为难小人,小人也是奉命为之。”管家忍住没有发作,微肿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可是去叫人有种想笑的冲动。

  “小人啊,既然这样就不跟小人计较了,可以滚了。”前面说的时候脸上还带点微笑,说到后面的时候脸色微微的有点阴沉。

  管家狠狠地剜了一眼面前的四小姐,这口气绝不能就这么咽下去。“是,是。”说着管家对着那些小斯招招手。一群人稀哩呼噜的走了。

  “小姐,今儿惹了管家,只怕会……”小竹看着敞开的院门。在这沨府里谁不知道,管家是家主的人。这府里上上下下好几百口子人,那个敢公然跟管家过不去啊。小姐居然把人给打了,家主知道了又该处罚小姐了。

  “如何?还能把人吃了不成?”我毫不在意的说,同时看着乱糟糟的屋子。缓慢的开始收拾房间,虽然东西不多,可是针线包之类的,已经被踩的面目全非了。

  “四姑娘,”房间还没收拾利落,就见两个婆子走进来。“大夫人请四小姐过去。”

  我站起来看着这两个婆子,立刻就明白了,八成是刚才的事情传到了那边。还真够快的。我掸掸衣襟,什么都没说做了个带路的手势。着两个婆子虽然感到意外,却什么都没问。依旧是一脸严肃,很默契的转身就走。

  这一路上所遇到的那些丫鬟婆子,一个个的脸上显示出些轻蔑的神态。

  三转两转就来到了一处院落,走进院子,只有几个小丫鬟在那儿扫地浇花。廊檐儿下挂着几只大大的鸟笼子,笼中的鸟梳理着羽毛。

  “在这儿等着。”来到正房门口,婆子冷冷的吩咐道。而后两个婆子走进上房。

  我打量着院子,没有什么奇花异草,不过那几盆花卉长的挺不错,叶绿花艳,一看就知道经过细心照料。当我把整个小院子都看了一遍之后,进去的两个婆子还没有出来。虽说是清早,可夏天的太阳一出来,没多大工夫就已经爬的老高了。而我站的地方,正好没有一点的遮挡,完完全全的暴露在阳光下。

  我看着正房门上挂着地软帘,很想一走了之,可……我依旧站在原地等着。又等了一会儿,从屋里出来一个婆子。她站在台阶上开口道:“请四小姐进去呢。”虽然脸上带着点笑,却完全没有达到眼底。

  我看了婆子一眼迈步踏上台阶,每一步都很稳,一点趔趄的迹象都没有。婆子脸上的笑容没有了。

  房间里面装饰的很是气派,不用细看就知道那些个瓶瓶罐罐都是价值连城之物。墙上挂着的字画也应该是出自名家之手,那些个家具摆设也不是普通人家用得起的。

  我一进屋,说笑声嘎然而止。一屋子人闭上嘴不言语了。我扫视了一圈儿,猜不出这些人都是干嘛的。再看正位上的人,年纪也就在三十几岁左右,绝对过不了四十。头发乌黑油亮,整齐的盘起,只插了些简单的饰物。脸若银盘,肤白没有一点斑斑点点,保养的很好。一双丹凤眼,眼角微微的向上挑起,就算脸上带着笑,还是给人一种严厉的印象。唇上涂着大红的胭脂,把那点贵气冲淡了好些。一身应季的家常衣裳,手里面拿着一把团扇,轻轻地摇着。一手手肘支在一只靠枕上,她抬手理了理鬓发。

  “四姑娘,”声音轻却不柔,“这么大了也该讲点礼数了。”她嘴上带着些笑意。可是眼睛中一点笑意都没有。

  我看着这位沨家的主母,怎么看她怎么觉得别扭。“礼数?”我微微一笑,“敢问夫人,何为礼数?”

  大夫人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回复书名,以前只要她一问,这丫头就会垂头不语,就算挨打也是连个屁都不会放。更别说这么直视着回问了,这丫头真像管家说的那样转性儿了?不,不会的,当初……绝对不会的。这丫头这辈子都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咿咿呀呀的乱嚷嚷。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1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