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妃倾天下之我是吃货小说江渔渔赫连夜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妃倾天下之我是吃货小说江渔渔赫连夜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穿越王妃找工作

  招聘启事

  因人手短缺,靖王府现诚聘侍妾若干名

  要求:一,性别:女;二,身强体壮、热情奔放,敢于并善于蹂躏王爷;三,如第二条表现特别优秀,第一条要求可适当放宽。

  名额无限,待遇从优,欢迎各界有识之士踊跃报名,一起来折腾靖王爷。

  联系人:靖王府前任王妃兼现任扫地的江渔渔。

  联系方式:可到靖王府随便拉住一个人问江渔渔正在哪里扫地。

  又是靖王府!

  自从靖王妃进门之后,这一个月来,靖王府实在是太出风头了,所以看到靖王府侍卫的招牌服饰,躲在室内避暑的百姓纷纷不惧正午时分的毒辣阳光,狂奔至告示前,猛摇着扇子,还心急火燎地想看清这告示写的是什么。

  视线飞速一扫,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地一看……噗!

  靖王妃出手,可、可真是不负众望啊!

  这墨迹未干的黑字考验着他们的神经,尤其是读到第三条“要求”时,已经被惊得混乱的脑袋废了一会儿劲,弄明白怎么个“适当放宽”法后,众人都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扑腾、扑腾、扑腾……就扑腾不动了。

  像是兜头一阵暴雨淋下,彻底驱散了闷热暑气,整个人都是透心凉。

  老话说得好,“心静自然凉”啊……

  这心都快惊得没力气跳了,能不静吗,能不凉吗……

  缓缓收回视线,一群人面露同情地眺望东方。

  近日来风头最盛的靖王府,就座落在京城东边。

  他们都这样了,那靖王府里,天天能见到新任……不对,现在是前任了。

  天天能见到前任靖王妃的人,过的得是什么日子啊……

  此刻,靖王府——

  总管何叔颤抖地盯着有一张精致细巧得像是瓷娃娃的漂亮小脸,水漾大眼、小巧琼鼻、粉润小嘴,还有脸上那两个甜甜的小梨涡……看上去乖巧可爱和呆萌好欺的靖王妃。

  “请问王妃……您不是程大人家的九小姐吗?”看上去,不代表实际。当初他就是被这张脸骗了啊!想起当初的事,靖王府的总管何叔又想抹泪了,向前一步,他问出大家心中的疑惑。

  江渔渔天生怕热,这样没有空调冷气的古代夏天,简直能要她的命,所以一听说这些人不是来应聘的,她的精神蹭地就没了,又窝回树下的藤椅里,捧起冰镇酸梅汤,喝了一大口。

  “是。”她没什么精神地点头。

  她是没有这具身体本来的记忆了,不过大家都这么说。所以,她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应该是程大人家的九小姐。

  “那为何要改名字?”

  当然是不想顶着别人的名字生活!不过这样的答案,不能告诉别人的。否则,不是以为她被妖怪附体,就是以为她是妖怪。她穿越而来是为了吃,可不是为了斗道士,浸猪笼。

  江渔渔沉默片刻,像是经过了认真的思索才终于开口,看向何叔他们时,清秀小脸透着那么一抹严肃和谨慎,“你们不觉得我做这么大的事业,应该起个艺名吗?”

  何叔一时肃然起敬,“敢问王妃正在做的事业是?”

  难道是跟他们王爷一样,暗中有什么厉害身份?

  江渔渔低调地一点头,“扫地的。”

  何叔带着大家泪奔回去了。

  看到了吧?这六个月,他们过的就是这样总是不想活了的日子!

  何叔不由想到六个月前,第一次和王妃见面的情况。

  正午时分,京城曲水桥胡同。

  跟这半个月来的每一天一样,靖王府门前照例排起了长龙,而王府总管何叔就站在门口,满面愁容地亲自做着筛选。

  江渔渔来晚了,站在队伍中后段,饿得眼睛都直冒绿光。

  今天,是她到古代来的第五天。

  穿越不要紧,可她运气太差,穿越到了这个户籍管理制度跟现代一样严密的地方——

  没有那个类似身份证的牌子,找工作?住宿?租赁马匹?买房置业?一切免谈!

  偏偏古代还没有办假证这个贴心又实用的服务……

  所以从湖边醒来,发现自己身无分文,也没有任何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后,她一路费尽了千辛万苦才来到京城,找到这座靖王府。

  她打听过了,这里是月鸾国,而月鸾国所有的身份牌子,都是从靖王府发出来的。

  至于那块牌子如何防伪,这儿的百姓似乎都不关心这些,没人讨论,她连打听都打听不到,想要自己动手去假冒一块,也没法下手。

  所以为了混一块身份牌子,她必须溜进靖王府。

  幸运的是,靖王府正在招人。第2章 丫鬟=选美

  而且因为他们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招聘”的条件已经越来越低,现在干脆变成了没有条件,连身份牌子都不用看,全凭总管亲自筛选。

  至于王府招人去做什么……至今都是个谜。

  依现代的眼光看,这种乍一看待遇很好要求极低的工作,多半都是坑人,不过……江渔渔揉了揉早就饿扁的肚子,等她吃饱了,谁坑谁还不一定呢!

  好不容易,终于轮到江渔渔“面试”了。

  总管何叔这几天操心太多,愁着一张脸,声音恹恹,不怎么抱希望地从老问题开始问,“你们觉得,京城之中最好看的人是谁?”

  因为人多,“面试”是五人一组,同时进行。

  何叔话音一落,这一组的三个姑娘就齐刷刷地换上一张小红脸,就连唯一的那位小哥都不知在扭捏什么,声音不太好意思地说,“当然是靖王爷……”

  只有江渔渔没什么反应。

  她刚来京城,人都没见过几个,不过这条街上谁最好看她倒是可以回答一下——绝对是正在街角玩耍的那个小正太。

  因为他长了张包子脸,还是皮薄馅大的那种!看着可好吃了!

  何叔可不知道她心里的雷人念头,见到她这“淡定”的反应,还惊喜地多看了她一眼,这才发现眼前的人还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精致细巧得像是瓷娃娃的漂亮小脸,水漾大眼、小巧琼鼻、粉润小嘴,还有脸上那两个甜甜的小梨涡,都在真真切切地诠释着什么是“乖巧可爱”。

  见惯了自家王爷的倾城容貌,再漂亮的脸蛋,也不会让王府总管多惊艳,可一看之下,他还是被江渔渔的眼睛吸走了注意力。

  这简直是小娃娃才会有的干净眼神!何叔在心里赞叹了一声。

  墨色的瞳仁清澈透亮,像是暖阳抚照下的清幽潭水,一眼就看得到底的澄澈。那感觉太难得也太美好,让人不自禁地对这双眼的主人心生好感。

  这么乖巧老实的人不好找了,就算她解决不了王府现在面对的难题,也要把她留下来!

  因为何叔的偏爱,所以江渔渔跳过了后面的几个问题,直接过关。

  几分钟后,做为“初试”合格的人之一,她被带到了王府中一座雅致幽静的院落。

  院子门口,一个穿着蓝绸衣服的白脸男人早早地站在那里等着。

  大概是这些天重复地做着这项工作,那张白得有点过分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不耐烦。

  连看都不想看他们,白脸男人不说废话,直接开问,“如果有人不肯吃饭,你们要怎么做?”

  不只是江渔渔,所以人都无语了。

  王府招人已经快半个月了,因为被特地嘱咐过,所以曾经入选的人,没一个敢泄密王府里到底是缺什么人才,这么久都招不到人。

  他们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闹了半天,是王府里有不肯好好吃饭的小孩子?

  这有什么难的!一时间,大家都抢着回答,生怕最佳答案被人抢先说去。

  “面试”他们的人板着脸听着,越听眉毛立得越厉害。

  都是些老法子,能有什么用!

  “你。”手一扬,指向一直没开口的江渔渔,“你没主意?”

  这回江渔渔听清了,这人声音尖细,说话音调又高,尾音还带着少见的上扬,应该是位太监。

  王府里也有太监伺候吗?

  江渔渔没多想,就看起来很老实地说,“我有方法,但是现在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

  “哦?”白脸男人打量了她两眼,眼睛突然一亮。

  这姑娘眼神太老实,看着简直有点呆,可不像个会说大话的主,难道还真有什么办法?

  不过……她看着也真的不像机灵的人。

  宫里几位主子头疼了半个月都解决不了的难题,她能有什么法子?

  沉吟片刻,赵公公尖着嗓子,“你随我来。”

  江渔渔跟在他身后,进了眼前院落,绕过扶疏花木,最后看向赵公公手指的方向。

  “什么感觉?”江渔渔正茫然地看着,赵公公突然在旁边问了句。

  声音很低,像是怕惊扰什么人。

  江渔渔连想都不用想,“饿!”

  赵公公被这铿锵有力的回答噎了一下,嘴角抽了几抽,觉得自己刚才没判断错,这小姑娘确实有点呆。

  再看一眼这很漂亮眼神却也过分老实的小姑娘,赵公公摇摇头。

  唉,真是急糊涂了,这姑娘一看就没心机,他怎么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呢?

  来到古代之后,因为没有那个身份牌子,江渔渔与人交流时一直小心谨慎,低调得不行。第3章 吃肉算不算特长

  过了五天的无聊日子,现在总算没这个顾忌了,她之前纯粹是为了好玩才故意那么说,可是看出赵公公有放弃她的意思,她立即改变策略。

  “公公,如果我不成功,你可以砍了我脑袋。”

  “哎……”

  平日在宫里当差,这砍脑袋的话也不是第一次听了,可赵公公还是惊呆了。

  这姑娘多半是以为王府在招丫鬟,听说过因为个丫鬟的小差使,就把脑袋都押上的吗?

  这何止是呆,简直是蠢!

  赵公公对江渔渔的智商不报希望了……

  可是看在这么老实的孩子实在难得的份上,就想给她个教训,免得她以后再这么犯傻,稀里糊涂地就把命丢了。

  “仔细瞧着,那边可是坐着位主子。”

  其实江渔渔早看到了,那边大概是书房之类的地方,雕花的木窗敞着,看得到有人趴在桌上,五官和身材都看不到,入眼只有那一头锦缎似的黑发。

  她第一次知道,纯然的黑色也会有这么华丽而炫目的视觉效果,而用来束发的淡金色发带,像是被剪下的一束日光,圈住那潋滟的墨色长发。

  如果头发也会有“气质”,江渔渔会说,这是一头七分妖孽、三分慵懒,十足十迷人的发丝。

  发质可真好,皇族家的小娃娃,就是养得好,只是不知道这小朋友长得什么模样。

  江渔渔已经默认趴着的就是不想吃饭的那个小娃娃,正想着,那人突然支起身来,锦缎似的黑发缓缓地从他脸边划过,那画面极具美感,像是期待了很久的舞台终于要拉开帷幕,明明还是什么都没看到,却无端地让人有种紧张和期待感。

  等那人终于坐直身,江渔渔下意识地眨眨眼。

  那是张漂亮得不太像真人的脸,斜飞的眉眼风韵到了极致,哪怕是像现在这样微垂着眼,谁都没看的时候,也有隐隐的风情流动。

  就只是模糊的侧脸而已,可在他起身的那一刻,耀目日光和花园中的繁丽盛景都为之失色。

  以前见到的都是画中的古代美男,现在她终于看到喘气版的妖孽。

  江渔渔只是比普通人淡定,但毕竟没到超人类的地步,这样强大的美色面前,照常理来说,她也会失神一会儿。

  可是现在她很饿……

  在美男起身的同时,她也看到了就摆在美男右手边,那个足足有四层高,按冷热咸甜的口味分装,现在一层层地都被拉出来,里面的东西却明显没被动过的红木点心篮。

  电光石火之间,江渔渔明白了,王府里不肯吃饭的不是小娃娃,而是这个成年美男。

  有吃的——那吃的不是她的——有吃的那人竟然还暴殄天物地不吃。

  脑中疏忽闪过这个念头之后,江渔渔逻辑强大地决定,在吃饱之前,她都和眼前美男有不共戴天之仇。

  美食当前,现在江渔渔更饿了,眼睛冒出幽幽绿光,直直地盯着那个美男。

  “哄”他吃好饭,她就有饭吃了!

  赵公公还以为她是在犯花痴,“嗤”地笑了一声,“小姑娘,可别怪我不提醒你,那位主子,可不是谁都惹得起的。”

  难搞定是吗?江渔渔很淡定,“没事,我在老家做过类似的工作,有经验。”

  “什么工作?”这世上,还有跟劝王爷吃饭类似的工作?

  “幼儿园老师。”

  “那是……”听不懂啊!

  纯良大眼眨了眨,“就是哄小孩儿玩。”

  小、小孩儿?赵公公吓得脸都白了。

  书房里,赫连夜的心腹侍卫何严嘴角抽了好几下,控制着自己别八卦地朝窗外看。

  气质!做为王爷的心腹,要注意气质!

  可他真想知道敢这么说话的人,长什么样!

  赵公公已经彻底傻住了,没人帮她引荐,江渔渔饿得不想再浪费时间,索性自己开口,“王爷,我跟你打个赌可以吗?如果我赢了,你就要听我的。”

  嘶……

  何严倒抽了一口冷气,这语气,太大胆了!

  现在也顾不上气质了,他蹭地转头,看向那个“嚣张又狂妄”的人,之后……“咦?”

  因为太过惊讶,他根本就控制不住,发出很大的疑问声。

  这么多年来,何严跟在赫连夜身边,什么场面都见过了,还从没这么失态过。

  这下,赫连夜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那人还长了三头六臂不成?

  凤眼微转,视线瞥向窗外,他就看到穿着白衣绿裙,小脸微扬,小白菜似的杵在那里的江渔渔。

  那只是漫不经心的一瞥,可是眼神流转间,都是醉人的风情。

  可看到这么惊艳的一幕,江渔渔却没什么惊艳的反应,只是很友好地冲他一笑,那笑容看起来……憨乎乎的。第4章 苹果=妖孽王爷

  赫连夜向来不会盯着人看太久,而今天,他却撑着手臂,好看的唇线微微抿着,仿佛兴致不错,看了江渔渔好一会儿。

  半晌,轻缓迷人的声音响起,“好,赌什么?”

  果然是妖孽,连声音都这么醉人。

  一边的何严无意识地咧咧嘴。

  王爷一向谨慎,可今天……太草率了吧!

  虽然他一直觉得王爷无所不能,觉得不管赌什么,天下都没人能赢得了他,可……可在这个节骨眼上,轻易就答应人,真不是王爷的作风啊!

  因为有赵公公在,何严也不能多说,再多的疑问也只能压到心底。

  江渔渔可不觉得这是多大的殊荣,不过听到这种“好,我就来陪小朋友玩玩吧”似的语气,她也完全不介意。

  因为很快大家就知道,究竟谁是“小朋友”了!

  “赌……装苹果吧。”大眼转了转,看向近处的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她一脸纯良地提议,“我们蹲在树上装苹果,看谁装得像!”

  装苹果嘛,就是不能动,也不可以说话呗!

  何严默默地揪着衣袍,他刚才白纠结了,这……这游戏小朋友都不稀罕玩吧!

  再说,这姑娘不会武功,哪可能比得过王爷的定力?

  打这种赌,也太傻了!

  江渔渔可不管他们怎么想,饿得手软脚软,就不怎么灵活地开始爬树。

  还好,那棵树最低的分叉,离地面还不到一人高,江渔渔还是安全地爬了上去,之后就小心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小脸上一派认真。

  唇角勾起兴味的笑,赫连夜也纵身一跃,轻轻巧巧地落在另一根树枝上,学着她的模样,一动不动地站着。

  一秒钟之后……

  江渔渔毫不犹豫地向下一跳,落到地上,却不急着走,就老实地停在原地。

  漂亮到妖孽的脸僵了僵,赫连夜轻咳一声,“你怎么跳下去了?”

  “我熟了呗!”江渔渔鄙视这没有农业常识的孩子。

  熟了的苹果,当然会从树上掉下来!

  一道惊雷劈下,赵公公和何严都傻眼了。

  她熟了……她熟了……她熟了……

  江渔渔还是一脸纯良无害,“王爷,你先说话,你输了。”

  想赢王爷,太容易了,轻松秒杀嘛!

  何严默默地抹了一把脸,太玄幻了,这天下,竟然还有人能跟他们王爷说“你输了”……

  王爷竟然会输!

  而且还输在这么幼稚的游戏上!还是这么快就输了!

  好在这位姑娘一看就老实,一定不会胡乱要求什么。

  正想着,他就听到江渔渔开口,“所以王爷,您该吃饭了。”

  完了!

  明明是最简单的要求,何严的反应,却像是天塌下来似的,脸唰地就白了,连嘴唇上都没多少血色。

  赵公公却是猛然回神,笑得比过年了都喜庆,“奴才这就命人去准备午膳!”

  说完,就以跟他的身材和年纪完全不相称的矫健步伐,蹭蹭蹭地向外跑。

  怎么反应这么大?那个美男王爷唇色嫣红,一看就是气色很好,每顿都能吃饱喝足。

  说不定是跟什么人赌气,假装不吃饭,背地里天天大吃大喝。

  那么大的人了,又不是没食物可吃,还能把自己饿死不成?

  半点都不关心这是怎么回事,丢下被自己秒杀的美男王爷,江渔渔目标明确,想要去拿书房中那篮被冷落的点心吃。

  在她身后,何严白着脸,看看她,再看看自己主子,急得直想杀人。

  这姑娘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他们防备东防备西,谁能想到,最后栽到这么个憨乎乎的小姑娘身上!

  身后的怨气太明显,江渔渔想忽略都不行,就随意地转头看了一眼。

  在转身之前,她还以为这怨气是美男王爷输给她不服气,所以怨念很深地瞪着她。

  唉,这人太不淡定了,你看,她人生地不熟的,刚走进靖王府没几分钟,就轻松秒杀了一位王爷,也没多得意。

  因为赢得太容易了呗!连点成就感都没有。

  要是知道江渔渔在想什么,一心护主的何严一定想杀了她……

  当然,他现在也很想把江渔渔大卸八块。

  就因为她这个“熟了”的“苹果”,王爷……王爷他要惨了!

  转过头,江渔渔意外地看到何严愤恨的小眼神,还有半低着头,长而浓密的睫毛遮住了所有神色,但至少没抽风没抓狂,似乎很淡定的靖王爷。

  而在同一时间,王府的西侧,突然传出一阵响亮的欢呼。

  欢呼的人似乎都是年轻女子,人数不少,或柔细或婉转或清亮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虽然那欢呼声音量太大有点吵,却还是很悦耳的。

  第5章 你丫不知道牛顿

  可一听这声音,何严却像是听到恶鬼在嚎叫,脸瞬间就扭曲了,死死地捏着拳头,瞪着江渔渔的眼神,是真恨不得把她拆了。

  “何严。”赫连夜终于开口,喝止自己手下。

  何严自知理亏,只好忍着气,收回自己不友善的眼神。

  他也知道不能怪这位姑娘,这姑娘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打了个很奇怪的赌而已……

  因为江渔渔那极具欺骗性的眼神,何严还是拿她当老实人……

  总管何叔也没想到江渔渔会这么“神勇”,接到消息后,立即跑过来,想问赫连夜要吃什么。

  王爷向来是言出必行,就算他再不想吃,也一定会愿赌服输。

  其实跟何严一样,何叔也是忠心护主,他现在管不了自家王爷的面子问题了,只知道再这么不吃东西,王爷的身体一定熬不住。

  不过要是他知道了自家王爷吃饱喝足有力气了,就需要面对什么命运,他一定宁可赫连夜饿成人干……

  远处的欢呼声还没停止,现在甚至还有丝竹管乐声加入,很明显是在庆祝什么。

  而何严的脸色也一直很狰狞,只是没再瞪她而已。

  江渔渔已经把点心篮拿到手,边吃边在旁边看着,知道肯定有什么不对劲,一时却也猜不出来怎么回事。

  反正……好像是她无意间做了件后果严重的事。

  因为有吃的了,她就不再把赫连夜当成仇人,相反地,她现在对这位靖王的印象还算不错。

  因为这位美男王爷明显很大度也很讲道理,不会仗势欺人,像是现在情况对他不利,赫连夜也没把责任推到她身上,何严眼神凶狠地瞪她,他还约束了手下的行为。

  初步估计,人品还不错

  江渔渔觉得自己人品也不差,这人没招她没惹她,她也不能胡乱害他,既然麻烦是她惹下的,那她就会负责解决它。

  虽然还不知道麻烦是什么,可江渔渔对自己的智商还是很有信心的。

  当然,她对自己“乖巧老实”的眼神更有信心……

  为了拖延时间,她冲总管开口,“老伯,我渴了。”

  这话别人说起来会很奇怪,可配上江渔渔的“单纯”眼神,看着就是没心机的小丫头有话直说,什么都不知道掩饰。

  总管觉得自己更喜欢这小丫头了,现在看她简直是福星转世,连忙吩咐人,“去,先带她去吃饭,让福婶带她几天,等学会了规矩,就送到王爷房里去。”

  何严惊得眼珠都快掉下来了,“何叔,你你你……”你往王爷房里送女人!

  你不担心咱们王爷的“安危”啊!你忘了咱们王爷长了张多迷人的脸吗?你忘了王爷是什么身份吗!

  有多少女人天天要往王爷身上扑,咱们防都防不过来,你还把“敌人”送到王爷身边来!

  何叔却老神在在地冲他使了个眼色,怕什么,你看这小姑娘老实的,像是会去爬咱们王爷床的样子吗?

  江渔渔没去理会他们之间的眼神交流,有丫鬟刚送来一杯茶来给她解渴,喝过茶之后,她就继续填饱肚子。

  眼里只有几盘食物,所以她根本没注意到,那个半低着头,好一会儿都没说话的美男王爷,突然微扬了长睫,眼神流经她身上时,闪过神秘笑意。

  这小丫头,果然有问题。

  赫连夜不是莽撞的人,他会答应这个赌注,有一多半是为了试探,而且在答应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免得迫不得己地要吃饭,之后要面临很尴尬也很让人火大的处境。

  不过那只是以防万一的准备,“输”这个字,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中,实在是太陌生。

  但是大男人也不能小肚鸡肠,输了就输了,他没打算迁怒于她。

  可是……这小丫头的身份太可疑。

  因为他“赌气”十多天不吃饭,宫里的御厨变着法地往他这儿送珍馐佳肴,希望能勾起他的食欲,现在被这小丫头捧着的点心篮,就是其中之一。

  这是宫中所有专司点心的御厨招牌手艺大荟萃,每一样,都是多年来经过了皇族成员们挑剔口味的重重考验,其中的任何一样,放在民间,都可以当做酒楼的镇店之宝,引来无数老餮的追捧。

  对寻常人来说,这是只存在于想象中的美味。

  可是这小丫头一身贫苦百姓才穿的带着补丁的粗布衣裳,还好像饿得很厉害的样子,吃到第一口点心时,神情竟然是……赞许,而不是普通人该有的惊艳。

  那样的淡定态度,就像是她早就吃过同等级别的美味,这一篮御厨的得意之作,也只是没让她失望而已。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1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