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睡服总裁大人小说叶沉鱼秦照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睡服总裁大人小说叶沉鱼秦照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宝贝别急

  夜色弥漫,霓虹闪烁,整个南市流光溢彩,分外耀人。

  “夜语”私人会所里,身段玲珑有致的女人媚眼如丝地瞧着男人,男人眼神迷离,享受着女人的摆弄。

  “承泽,你到底什么时候向她摊牌,说清我们的关系啊?”

  “别急,宝贝,等她一拿到资料,我立马就跟她说。”徐承泽说着翻身将女人压在了身下。

  肖婉双手搂着徐承泽的脖子,“可她真的好慢,我真的等不及了,我感觉我要死了.......”

  “别说傻话!”徐承泽打断肖婉,“耐点心,煮熟的鸭子能让它跑了吗?只要我一句话,那个蠢女人会立刻办好的。”

  “我就知道你最有办法。”说着肖婉在徐承泽脸上亲了一口,故作媚态,娇滴滴地说:“你说是我厉害还是她厉害。”

  “宝贝,这个问题让人很扫兴。”

  肖婉慢慢往下游走,徐承泽忍不住低吼一声。

  “人家想听嘛。”肖婉撒娇道。

  “当然是你!叶沉鱼那个蠢女人,在我面前假清高,说什么要在洞房那晚,可笑又愚蠢,在我面前她只是个跳梁小丑!”

  肖婉听到这里,偷瞄一眼床柜前花瓶掩饰的录音笔,眉眼处全是满意的魅笑。

  “阿嚏”,叶沉鱼不舒服地抽出一张纸巾,揉了一下鼻子。

  “怎么了?感冒了?”同事方南关心的问道。

  “没有,可能是粉尘刺激到了。”叶沉鱼怕同事担心,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方南八卦地跟叶沉鱼说:“你知道秦总很讨厌女人吗?”

  叶沉鱼故意装傻,“对啊,我也很奇怪,秦总为什么那么讨厌女人?”

  秦氏上下员工,甚至保洁阿姨都知道秦照琰不喜欢女人接近他。他身边除了整日形影不离的秘书程翊,便只有男助理方南,而在她之前助理都是男人。

  对于秦照琰讨厌女人亲近的怪癖,大家纷纷猜测是不是有特殊喜好,女员工甚至私下八卦秦照琰的生活,还为其取名霸道总裁与那些暖男小秘们的日常。

  “诶。”方南瞅一眼周围,压低嗓音,“之前我偶然听到程秘书说秦总生理上有病,所以.......”

  叶沉鱼吃惊地看着同事,张张口,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方南了然的点点头,“就知道你不信,其实我也不怎么相信,这事我就和你一人说了,或许那天是我听错了..........”

  “上班时间不工作,嘀咕什么呢!”秘书程翊出声呵斥道。

  叶沉鱼两人这呵斥吓得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瞧见程翊身后的人,俩人迅速起身,齐声道:“秦总好!”

  秦照琰迈着一双修长的大长腿,目光清冷地缓步走来,看一眼程翊,又瞧一眼叶沉鱼他们。叶沉鱼本来就心虚,被秦照琰这么一瞧,更是心神不安低下了头。

  这一动作被秦照琰看在了眼里,也没说什么,抬脚进了办公室。程翊手中拿着档案袋,张着嘴,发出“你们啊”的无奈口型,叶沉鱼赔着歉意的笑。

  程翊懒散无力地躺卧与沙发上,足足五小时的会议,差点要了他的命,他一边揉着腰,一边将手里的档案袋扔在桌上。

  秦照琰沏好茶,坐在他对面,程翊瞥一眼茶水,又瞥一眼秦照琰。秦照琰脸色平静,没有理会程翊祈求的小眼神。程翊无奈坐起身,自己动手端起茶杯。

  “小琰,你能不能体谅我的辛苦!”程翊抱怨道。

  “不能。”

  程翊翻了一个白眼,抽出文件,递给秦照琰。

  “这个项目交给你了,没必要请示我。”

  秦照琰这么说,程翊只好又将文件收回。在秦照琰身边这么多年,秦照琰一个眼神,他都能猜出他要做什么。这项目秦照琰并不感兴趣,只不过碍于他爷爷秦正川董事长授意,他才勉强同意竞争此项目。

  “对了,我招的女助理你满意么?”

  秦照琰放下白瓷茶杯,淡淡的说:“不讨厌。”

  程翊会心笑笑,秦照琰讨厌女人,所以身边的秘书和助理都是清一色男人。

  长此以往他爷爷不乐意了,于是命令程翊找个女助理,先舒缓秦照琰讨厌女人的心理。开始时秦照琰还闹情绪,宁死不接受,后来被他爷爷又是绝食又是自杀的手段逼得勉强同意。

  可,因秦照琰条件苛刻足足找了半年,直到叶沉鱼的出现,才算接近。

  “有谁见过招个女助理要列出三十二条标准的么?您老再不满意,恐怕只有去火星找了。”

  秦照琰听着程翊的吐槽,嘴角苦笑。不是他矫情,之前他尝试过,可惜只要有女人接近他,他便浑身不舒服,严重时胃里还犯恶心。

  其实,他也纳闷,为何自己对叶沉鱼讨厌不起来,而且也不排斥工作时的接近。

  卫生间内,叶沉鱼不安的将手机紧握住,压低嗓音,“今晚,我想见你。”

  “好,晚上七点,回忆咖啡........”

  叶沉鱼急急打断徐承泽,“不,在小区附近的小乐园就好。”

  徐承泽愣了两秒,说了句好,便挂了电话。第2章 秦照琰他可是讨厌女人

  小乐园,老旧秋千发出吱呀的声响,叶沉鱼心神恍惚的坐着。

  年幼时她常来这里,也是在这认识了同一小区比她大三岁的徐承泽。她与徐承泽青梅竹马的情侣关系,不知道引来多少身边人的羡慕。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叶沉鱼笑着望去,只一瞬,笑容却又消失。

  只看到徐承泽竟然和肖婉一同走过来。

  “你好,小鱼。”

  “肖婉?你怎么在这?”

  “对了,我在东起上班,刚好是徐总的助理。”

  叶沉鱼看着肖婉,眼中流露戒备。肖婉在熟人间的名声并不好,大学抢室友男友搞得全系皆知,是人人避而远之的人。

  “好了,你们老同学也寒暄了。如果没其他事,你先走吧。”气氛尴尬,徐承泽开口对肖婉说。

  肖婉点点头,在叶沉鱼不注意的角度,冲徐承泽抛了一个媚眼。

  人一走,叶沉鱼沉不住气地问道:“你怎么没告诉我肖婉在你那上班?”

  “我觉得没必要,何况,我不知道你们是大学同学。”

  “你撒谎,她是我室友,之前我有告诉过你。”

  “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你同学我必须记住么!”徐承泽口气不悦地冲叶沉鱼说。

  叶沉鱼最怕徐承泽用这种生气口吻对她说话,心里一紧,有些委屈,“但你为什么带她来这里?”

  “今晚去见客户喝了点酒,不能开车,她送我过来。”徐承泽漫不经心地解释,见叶沉鱼仍不信,话锋一转,“你找我什么事?”

  不相信归不相信,但眼下正事要紧,叶沉鱼也分得清楚。

  “秦照琰他们今天做好了方案,我来给你说一声。”

  徐承泽一听方案好了,眼睛发亮,脸上的不悦也消失不见。“小鱼,你怎么不早说。既然方案好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我.......我还是害怕。”

  “小鱼,你怕什么呢?”徐承泽搂过叶沉鱼的肩膀,“你忘记了么?只要你完成这件事,我们就立马结婚。你不是很想嫁给我吗?”

  “我是想嫁给你,可是我.......”

  “没有可是,小鱼,只有你拿到,我才能升任总监拿到更高报酬,才能给你幸福。难道你想看我因买不起房一直拖延着不能结婚?即使你愿意接受不买房便结婚,我也不会乐意。”

  徐承泽心机太深,看叶沉鱼仍犹豫,便直接抛出叶沉鱼最戒备的事情。

  “如果你真不愿意,我找别人算了!我看你同学肖婉很有潜质。”

  “我做!”

  .........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挺卑微的,为了跟徐承泽结婚而不择手段,但是,她又没有办法改变这种状态,就好比最后,尽管徐承泽威胁了她,但她还是答应了做。

  一夜未睡的叶沉鱼头脑昏沉,迷迷糊糊地走进电梯,突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挡住欲合上的电梯门。

  叶沉鱼本想抬起沉重的脑袋看看是谁,但瞧见来人一双锃亮皮鞋和剪裁精致的西装裤脚,她大脑立刻蹦出秦照琰。

  说来秦照琰真像是一幅精致的人物画,清冷淡峻,风流倜傥的外表,发型常是一丝不乱,最可怕的是一双皮鞋永远一尘不染,闪着晶亮的光。

  电梯忽然停住,外面人见秦照琰站在里面,自觉地等待下一部。公司没有规定员工不能与总裁共乘一辆电梯,但谁让秦照琰讨厌女人,所以女同事都自觉与秦照琰保持距离。

  公司女同事私底下笑称长相俊逸的秦照琰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瓷娃娃。

  狭小的电梯内空气沉闷,加上昨晚没有睡好,电梯门刚合上,叶沉鱼身体突然前倾,华丽的昏了过去。

  秦照琰脸色平静的在程翊不顾形象半张着嘴巴的表情里接住了叶沉鱼,并在程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抱着叶沉鱼放到了办公室的沙发上。

  “她好像低血糖。”

  程翊没有听秦照琰说什么,而是一把拽过秦照琰的胳膊看了看,觉得不满足,又凑近想解开秦照琰的衣领。

  秦照琰面无表情的拍开程翊的手,重新系上领带。

  “你怎么没有起红疹?”

  奇怪?秦照琰只要被女人碰触浑身都会起红疹,为什么现在没反应?

  秦照琰看一眼沙发上睡得很沉的叶沉鱼,是啊,为什么被这个女人碰触会没事?自己这是怎么了?

  “对了。”秦照琰不打算回应程翊的问题,另寻话题说:“那个项目到时你随便投就好。”

  程翊不解地皱眉,“怎么?老爷子想通了?”

  “老爷子昨晚做了噩梦,今早说什么都要让我放弃。你知道,我对那项目并不感兴趣,何况它未来前景在我眼中并不乐观。但是.......”秦照琰顿了顿,“既然前期我已投入了人力,我不希望半途而废。即使它最后亏损,我也希望是在我手里。”

  “我知道,再怎么也是一个百万投资。可你既不愿违逆你爷爷,又让我随便投。这可难办啊?”

  “这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秦照琰双手环绕,一脸事不关己的神色。

  程翊瞧着秦照琰欠揍的表情,忍不住脱口,“你大爷!”

  不知睡了多久,叶沉鱼醒来时只感到肚子很饿,鼻间隐约的有饭香。糖醋排骨,剁椒清蒸鱼,叶沉鱼皱皱眉,对,这味道是虫草花炖鸡汤,还有什么?天呐,竟然还有油焖大虾,这可是她最爱的一道菜!

  叶沉鱼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寻找饭香来源,再看到身后小桌后,叶沉鱼心中惊喜,这是哪位善解人意的天使给她准备的饭菜啊!想着便起身奔跑过去,拿起筷子就夹起一个大虾吃了起来。

  “你醒了。”

  犹如惊雷的声音吓得叶沉鱼筷子落地,吃进口中的大虾也差点卡在喉咙。

  “秦.......秦.......秦总?”

  “嗯。”秦照琰从对面沙发上站起身,朝叶沉鱼缓步走来。

  叶沉鱼看看秦照琰起身的沙发,又看看自己睡觉的沙发!

  该不会是秦照琰把自己带到办公室的吧?毕竟当时只有秦照琰和程翊在电梯,对了,一定是程翊把自己带到办公室的,毕竟秦照琰可是很讨厌女人的。

  呃,秦照琰不会一直坐在自己睡觉的对面沙发上面看着自己吧!

  叶沉鱼忍不住敲一下自己的额头,叶沉鱼你怎么这么蠢!他怎么会看着你呀!秦照琰他可是讨厌女人的呀!

  秦照琰眼梢噙着淡淡的笑,这个女人还真是蠢,醒来后竟直奔吃的,现在才留意到自己身在何处,不知道为什么,秦照琰竟觉得这样的叶沉鱼有些可爱。第3章 被秦照琰抱进办公室

  “哟,叶沉鱼你可醒了。”

  就在秦照琰惊讶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的时候,被程翊的声音吓了一跳,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但后者好像一点都没看到自己的眼神一般。

  程翊这一高亮的嗓音,让叶沉鱼白皙的脸蛋瞬间羞红,她自己敲额头时瞄到了墙上时钟显示两点四十七。

  没错,这一觉竟睡到下午近三点,叶沉鱼现在别提多尴尬,恨不得吃一口大虾卡死自己算了。

  “呵呵,程秘书,下午好。”叶沉鱼冲程翊勉强扯出一个尴尬的微笑。

  “别傻站着了,坐下一起吃吧!这可是秦总第一次叫外卖,千载难逢的机会,我都很少看到呢!”

  程翊边招呼叶沉鱼,边不拿自己当外人地拿起筷子夹菜便吃。

  叶沉鱼反应迟缓的刚坐下,程翊便推给她一碗米饭,始终没说话的秦照琰瞧了一眼呆愣住的叶沉鱼,嘴角隐隐噙着玩味的浅笑。

  叶沉鱼如坐针毡,只敢夹自己周围的菜吃。

  三人静默无言,饭吃的格外安静,可就在叶沉鱼适应气氛的时候。

  程翊突然出声,看着叶沉鱼,“叶沉鱼,你说梦话你知道么?而且说的特恐怖,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糟了,自己不会是说出自己是来秦氏偷资料做卧底的事情吧?昨晚就因这事没有休息好,今早才会突然晕倒。

  叶沉鱼忍不住看一眼秦照琰,秦照琰倒是云淡风轻,看不出任何征兆,一脸悠闲自得的吃着饭。

  “你没留意自己的梦话?”程翊放下筷子,“好吧,看你这反应是没有!你知道这桌菜怎么来的吗?”

  叶沉鱼强装镇定,摇摇头。

  饭菜这么丰富,还是她最喜欢的,该不会是她这个卧底的断头饭吧?

  “这桌上的菜全部都是你说的梦话!叶沉鱼,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的梦话是报菜名,点菜呢!还一本正经说不要香菜,少放辣!哈哈,叶沉鱼你可真逗!”

  “..........”

  一顿饭吃的叶沉鱼忐忑不安,身为一个卧底,如果在她头脑足够清醒时,打死她都不敢和秦照琰面对面共进午饭。

  这顿午饭让叶沉鱼的良心又再次受到谴责。

  那日叶沉鱼昏倒,被秦总抱进办公室,直到下午睡醒才出来,而且秦总不知何故还叫了餐。

  这件事情在公司传的沸沸扬扬,一拨人说叶沉鱼是秦总的私密情人,一拨人说叶沉鱼故意勾引秦总,也有人力争秦总仅仅是关照下属。

  但无论那方观点,都不忘最后挖苦一句叶沉鱼是个有心机的女人。

  最近几日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她都知道,对于这种谣言她是不愿理会,她相信清者自清。

  可直至昨晚徐承泽质问她与秦照琰的绯闻,她才意识到谣言经过众人口口相传多了,也会变成他人眼里的事实。

  但,现在叶沉鱼的烦恼不止这些,今早秦照琰让她协助程翊工作,然而,工作内容竟是徐承泽让她偷取的项目资料。

  叶沉鱼做贼心虚一时不知道是秦照琰真的有意栽培她,还是秦照琰已识破了她的卧底身份,故意撒网等着她被捕。

  怎么会这么巧她想偷取的资料,就摆放她面前呢?

  “程秘书,您让我复核的文件我已经做好了。请问还有其他事情吗?”

  秘书办公室,叶沉鱼嗓音清甜。

  “好的,放下吧,暂时没有其他事情了。如果有事,我会叫你。”程翊头也不抬的回答。

  “好。”

  叶沉鱼趁机打量了一下程翊的办公室,之前进来多次也没留意,现在才发觉程翊的办公室竟和秦照琰的办公室布置走向都相仿,简洁明了大气的黑白灰三色。

  “哦,叶沉鱼。”

  程翊忽然想起什么,打开抽屉,拿出一份文件,叫住叶沉鱼。

  “这份文件你拿给秦总,告诉他这是最后的定案!如果有意见,尽早提,如果没有,让他签个字。”

  “........”

  看着程翊递给自己的企划书,叶沉鱼手心出汗,这正是她要偷取的项目资料。

  然而,想要偷取的资料尽在眼前,叶沉鱼却十分胆怯起来。

  此刻的她像乌龟般躲在卫生间这样一个壳里,呆在里面半小时了,仍不敢出去。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屏幕显示徐承泽。

  “小鱼,我听说秦照琰已经定案!你怎么还不行动!难道你真的喜欢上秦照琰!想抛弃我!叶沉鱼我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你就这么想攀高枝么!我徐承泽真是瞎了眼才会跟你在一起!”

  电话刚接通,徐承泽不等叶沉鱼说话,劈头盖脸一顿吼。

  本来叶沉鱼就有头晕的毛病,徐承泽的一顿怒喊让她顿时双眼冒金星。

  “喂!叶沉鱼!你说话!你哑巴了!我告诉你!叶沉鱼你若敢背叛我!我会让你好看!你知道我的手段!”

  是啊,她当然知道徐承泽的手段,而且他最擅长冷暴力,每回和她吵架,或者事情不能做到他满意,他敢半年不联系,并且不和她说话。

  她最怕徐承泽这么对她,她宁愿徐承泽每天和她吵架,也不愿和她冷战,不和她说话。

  “徐承泽,我叶沉鱼说过,今生只求一人心。既然认定了你,便绝不会背叛你!我做就是,今天晚上就给你!”叶沉鱼不等徐承泽回应,便挂了电话!

  徐承泽怔住,一旁的肖婉趁机往他怀里钻,“承泽,你发火时好有魅力啊!”

  开启外扩音的手机还在发着嘟嘟的声响,徐承泽被肖婉又搂又亲的一顿迷魂汤后,内心对叶沉鱼的最后一点愧疚也消失殆尽。

  十九年的相处早令他对叶沉鱼产生了厌倦,所以当遇到肖婉这种迷人又主动,尤其身材火辣的性感女人,他岂能不动心!

  什么只求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在这个充满诱惑的社会!真是可笑至极!第4章 反正这个女人那么爱我

  徐承泽的一番大吼,彻底激起了叶沉鱼的愤怒,她是很爱徐承泽,爱到没了主见,没了自己,可听到他对自己的质疑,她彻底丧失了冷静!

  他不就是想得到这个项目!行,我帮他!既然自己当初选择了要做他的卧底,现在又犹豫什么呢!

  叶沉鱼啊叶沉鱼,既然你那么爱他,良心的不安就让自己一辈子背负吧!

  叶沉鱼整理好微微凌乱的头发,走出了卫生间。这一步迈出去,就再也回不了头,叶沉鱼你真的不后悔堵上自己一辈子的良心道德么?

  终于熬到了下班,叶沉鱼磨蹭到最后,同事本好意想和她一起下班回家,也被叶沉鱼刺猬似得拒绝了。

  她现在的反常,若是旁人多用心留意,就不难发现此时的叶沉鱼双腿微抖,手心微微出了冷汗。

  秦照琰走出办公室时瞧见叶沉鱼正趴在桌上捂着肚子,不好的预感让秦照琰皱了皱英气的眉。但秦照琰向来冷漠,于是旁若无人的经过叶沉鱼走了。

  不到半分钟秦照琰又折身返回,这一层是总裁的 办公室,除了他,便只有叶沉鱼和另外一个助理,另一个助理下班走了,也就是说现在只有他和叶沉鱼两人。

  “你?怎么了?”秦照琰犹豫半天,询问叶沉鱼道。

  叶沉鱼额头冒虚汗,虚脱的趴在桌上,一动不动。她怎么了?

  做贼心虚导致自己肚子疼呗。

  她从小就有个毛病,一害怕和紧张肚子就会疼。而这次好巧不巧,肚子疼的太厉害惹得她家亲戚都提前到访了。

  “秦总,您能帮我倒杯热水吗?”叶沉鱼虚弱的恳求道。

  秦照琰瞧着叶沉鱼,想了想,拿起她桌上的水杯,帮她接了一杯热水。叶沉鱼感激的接过水杯,从抽屉中拿出一个小巧的铁罐子弄了半天。秦照琰再也忍不住,伸手从叶沉鱼拿过,两下一旋转便打开了铁罐。

  然而由于没有防备铁罐里面的东西,当秦照琰打开后,里面的红糖洒了他一身。

  他蹙着好看的眉,甚是嫌弃的还给叶沉鱼。叶沉鱼颇为尴尬,想跟秦照琰说声对不起,他却突然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了。

  喝完热乎乎的红糖水,叶沉鱼才渐渐舒服许多。等她正准备起身回家,秦照琰又回来了,恢复如初的西装衬得秦照琰甚是风流倜傥。

  “秦总,刚才真是对不起。”

  “嗯?没事。你好了吗?”秦照琰眼角瞥了一眼桌上空空的水杯,想到方才的红糖,似乎脑中闪现了什么。

  “好多了,真是太谢谢秦总你了。”叶沉鱼特别感激秦照琰能帮她接热水,不然她现在还得趴着。

  “那就好。”秦照琰说着又转身走了,走了四五步后又转身对叶沉鱼说:“我送你!”

  “不用不用,秦总,我可以自己回去。”叶沉鱼激动地拒绝秦照琰的好意。

  她现在可是偷了他东西的小偷,让他送自己回家,自己不是找死吗?

  秦照琰以为叶沉鱼跟他客气,拿过叶沉鱼的包,叶沉鱼整颗心都卡在了嗓子眼里。包里有她复印的资料,虽然已经折叠放在内侧,但内侧拉链好像没有拉好。

  叶沉鱼不顾肚子疼,立马起身想从秦照琰手里抢回。这一抢,包身翻了个,里面东西洒落地上。好在秦照琰并未留意地上东西,只是当秦照琰捡起一个粉色类似零钱包里面露出的东西时,愣了会神。

  叶沉鱼想死的心都有,她忘记拉上装那种东西拉链了。她忙夺回拉上,尴尬的看着秦照琰。

  秦照琰倒是不以为意,虽说他从未接触过女人,但也大概知道女人来那个时所需的东西。

  “你们女人.......还真是麻烦。”

  “呵呵。”叶沉鱼脸蛋绯红,尴尬的笑着。

  上天一定是在惩罚她这个不道德的卧底小偷,所以才让她在秦照琰面前这么丢脸。

  拖着疲惫身体回到家,一口气还来不及歇息,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在哪呢?”一声愤怒的声音传来。

  叶沉鱼听到这声音,窝了一股火,声音很冲地对徐承泽说:“在家!”

  听到叶沉鱼愤怒的声音,徐承泽愣了愣,语气缓和了下来说:“那你下来吧,我在你家楼下呢。”

  根据研究表明,来亲戚的女生易怒易暴躁,叶沉鱼此刻就像点燃了引线的炸弹,处于随时爆炸的边缘。

  徐承泽猜测着是自己下午的一番话惹恼了叶沉鱼,但为了自己未来的大好前程,忍气吞声地说:“小鱼,你怎么了?”

  叶沉鱼看着徐承泽的嘴脸,心里只觉好笑,窝着一股火气,将文件塞给徐承泽,“这就是你要的文件!”

  徐承泽被叶沉鱼突如其来的力道推得后退了小半步,他此时也没有心情去打开文件,一把拉住转身就要走的叶沉鱼。

  叶沉鱼心情烦躁,直接狠狠地甩开徐承泽。徐承泽踉跄不稳地往后歪倒,叶沉鱼见自己使得力气有点大,于心不忍地拉了一把,徐承泽瞅准时机,一把抱住叶沉鱼。

  “小鱼,对不起,是我惹到了你!你别生气了,你有气就往我身上撒,别自己憋着!”

  现在他虽被肖婉迷惑着,可他内心还是有一根线引着他不能放弃叶沉鱼。肖婉或许只是他现在一时的鬼迷心窍,等他清醒后,他才会发现叶沉鱼是他一生的女人。

  所以,无论何时他现在都不能放手!

  叶沉鱼真的太爱徐承泽了,他这一番好言好语的话,叶沉鱼烦躁的心瞬间就软化了,她有些委屈的窝在徐承泽怀里哭。

  自从她答应徐承泽去秦氏帮他做卧底等待时机偷取资料,她就一直压抑着,直到今天徐承泽一番话彻底令她爆发。她将所有的压抑、烦躁、以及良心的不安,全部哭诉出来给徐承泽听。

  两人到底是有十九年的相处,叶沉鱼一哭,徐承泽心软了。

  想着自己与肖婉苟且的事情,他内心闪出一丝不安和谴责。但人的欲望指使,他还是没能向叶沉鱼坦诚自己的心。

  既然如此,就暂时瞒着她吧,反正这个女人那么爱我!

  第5章 男友背叛

  一直跟踪着徐承泽来到此处的肖婉,隐藏在暗处眼神恶毒的盯着男女抱在一起的画面,恨不得直接冲上去将徐承泽揭穿。

  然而由于大学时她当面揭穿她室友男友与自己的关系后,遭到男人指责她是有心机的女人,并与她分手断了联系的前车之鉴。

  肖婉克制自己不要坏了事,心生一计,眼中闪过一丝阴险的笑。

  “徐承泽,我要让你彻底失去叶沉鱼!”

  一缕阳光洒进房间,叶沉鱼看着镜中双眼肿成杏核的自己,忍不住苦笑。

  走到客厅,看着墙上的相框,忍不住又哭了起来。眼泪啪嗒一下掉落在一张黑白照片的镜框上,照片上的男人面目和善,一身警服衬托得男人又英气十足。

  “爸爸。”叶沉鱼良心备受煎熬,“对不起,我不是您的好女儿,我犯了罪.......”

  一整夜她都在做梦,梦到自己被关监狱,妈妈哭的死去活来,秦照琰指责她,徐承泽嫌弃她,甚至,她还梦到她爸爸对她的失望。

  叶爸生前是刑侦队队长,一生甚至到死都在与黑势力做斗争。回忆起叶爸临终时对她说的话,要她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可现在她却因为爱背弃自己的良心,这种不安比刀子剜了一下还疼。

  一大早程翊左等右等始终不见叶沉鱼来上班,按捺不住地跟叶沉鱼打了一个电话。

  “喂。”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

  程翊吓了一跳,看了看手机,确实是叶沉鱼,“叶沉鱼?你怎么了?”

  叶沉鱼揉揉鼻子,让自己嗓音听起来正常,“哦,程秘书,我没事,只是有些不舒服,打算在家休息一天,这事我跟秦总说过。如果您是想要昨天的文件,我放在了您左边的抽屉。”

  “哦,那好,你就先休息,我也没事。”程翊皱着眉,“如果不舒服就抓紧去医院,不要耽搁!”

  “谢谢你,程秘书,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如果您没其他事,我就先挂了!”

  “嗯,好,拜拜。”

  挂完电话,程翊回想方才叶沉鱼的话,直奔秦照琰的办公室而去。

  秦照琰正手握高尔夫球杆在会客厅做着打击的动作,见到程翊进来,招呼道:“程家大少爷,过来瞧瞧,小聂今早送来的球杆。”

  “聂氏总裁?聂亦白?消失半年回来了?”

  秦照琰又做了一个打击的动作说:“他在巴黎呆了半年,不过.......”他回过身看着程翊,“总觉得他眼睛好像不太对劲。”

  “眼睛有什么不对?”

  秦照琰笑了笑,“或许是我的错觉,下午我们准备打一场。”

  程翊皱着眉头接过秦照琰递来的球杆,掂量了一下,“别说又是什么商业友谊赛?我看只是你们这些资本家手痒吧!”

  秦照琰眼底噙着笑意,没有说什么,算是默认了程翊的话。

  程翊突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恢复严肃神情,“叶沉鱼没来上班!”

  “我知道。”

  “你知道?”程翊好像看到了稀奇的事情吃惊道。

  “对,我准的假”

  秦照琰知道程翊再大惊小怪什么,于是将昨晚的事情告诉了程翊。不过,他省略了粉色包包,这种事情他和叶沉鱼两人知道就好。

  程翊听完笑到不行,秦照琰有严重洁癖,如果被人洒了什么在身上,他立刻就会变得像迷失的小绵羊一样不知所措的乱转,没想到这家伙愿意自己清理干净。

  “小琰,你变了。”程翊笑够了以后,得出这个结论。

  秦照琰不以为意,“你想多了。”

  “不是我想多了,而是你不知罢了。”程翊将手放在心口的位置,“摸摸有没有一丝春风滋润,春水荡漾的感觉。”

  秦照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夕阳西下,叶沉鱼才勉强打起精神下楼去超市买菜做饭。

  沉重的负罪感使得叶沉鱼特别心不在焉,手机响了好久都没听到,经别人提醒她才反应过来。

  电话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娇喘声,叶沉鱼怔住,连忙将手机从耳朵上拿开,没错,是徐承泽的手机号。

  犹豫片刻,叶沉鱼再次将手机放回耳边,只听里面传来女人的低喘,“承泽,承泽.......”

  叶沉鱼瞬间感到一股刺骨的冰冷直穿入她的心脏。

  “宝贝......”,“叶沉鱼那个蠢女人,假清高.....”,“我爱的当然是你,叶沉鱼就是个跳梁小丑.......”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叶沉鱼脸色苍白,手里提的蔬菜也滚落一地。

  哆哆嗦嗦的想将手机挂断,滑动了四五次都没有反应,直到那边自己挂断,一条短信传来。叶沉鱼忍着手抖点开——夜语,805。

  叶沉鱼站在私人会所前犹豫不决,试图说服自己该对徐承泽信任,或许这只是别人的一个恶作剧?

  而心里另一个声音却说你现在心里有了一根刺,不去看看,你以后怎么再信任他!打定主意,叶沉鱼不管不顾地进了会所。

  一位男侍者的耳麦传出,“805客人需要香槟,请快些!”叶沉鱼一怔,随即跟在服务员后面进了电梯。

  805房门前,男侍者轻敲房门,里面传出稍等的声音。

  叶沉鱼长吁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无论将要看到的画面是什么。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0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