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瞒天过海小说柴雪乔瑞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瞒天过海小说柴雪乔瑞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他的心尖宠儿

  晚上十点多时柴雪回到那个冰冷的家,看眼鞋柜,那双男装的拖鞋似乎已蒙上灰尘,静静地躺在角落里,无声地诉说他的主人有多久没用上它了。

  柴雪将疲惫的身体陷在沙发里,按下遥控器,电视立即开启到一则八卦新闻报道中,毫无疑问,报道的是与她结婚三年的丈夫乔瑞——整个赤省商界上的风云人物,又在某某酒店拍到与某某女成双出入的身影,一个个的大特写,突突地出现在柴雪的眼前。

  皱眉按下心口处,柴雪也只有在这种八卦报道中才能见到自己那到处拈花惹草的老公。

  报道中,记者拦住乔瑞与那个女人追问道:“乔总,您这么高调地与江小姐会面,是不是确认你们之间的恋情了?”

  乔瑞朝那记者勾起唇角:“这需要我确认吗?你们不是已言之凿凿地发报过了。”

  所有的记者倒抽口气,因他唇角那抹性感的笑意实在迷人,说出的话却拽得要命。

  “那乔总可有打算什么时候与江小姐拉上天窗?”一记者顶着压力十分敬业地问道。

  “这事嘛!我得回去与她商量商量。”

  一旁被乔瑞搂得差不多半挂在他身上的江幼菱听了,立马笑得花枝乱颤的,两人无视在场的记者与高举的摄像机,深深地凝望着对方,好像情已到浓处。

  一位十分有眼力见的记者忙将话筒对准她:“江小姐,请问你会答应乔总的求婚吗?”

  “当然,一百个愿意。”江幼菱想也不想地道,用娇糯的声音用力地强调愿意两字,然后才转过头对着镜头,眉眼尽是喜色。

  柴雪眯起眼,这笑令她觉得刺眼,就好像江幼菱在隔着屏幕在向自己炫耀一样:看,我才是他的心尖宠儿!

  “那乔总会怎样向江小姐求婚呢?是豪华盛大的场面还是低调温馨的?”

  乔瑞低头与江幼菱对视一眼,然后才扫向那记者笑道:“那可要保密,不然就不惊喜了。”

  此话一出,整个画面一片哗然,记者们也像受到鼓舞般,五花八门的什么问题都有。可乔瑞已紧搂着江幼菱在安保的护送下坐上车离开了。

  而此时真正的乔太太就坐在电视机前,全程观看完这段看似爱意浓浓实则荒诞的报道。

  呵,他要向江幼菱求婚,那她算什么?从相识到现在三年里,他连碰都不曾碰过她,说她是挂名的一点都不为过。

  结婚几年,而他们却还是像陌生人一样。

  突然柴雪烦燥地摁断开关,站起身要去洗澡,却不小心地碰翻了桌子上的相框。

  柴雪愣了半秒,随即紧张地蹲下身子,想也不想地抓起玻璃渣下的照片,瞬间指间传来一阵刺痛,柴雪明白自己被扎到了,却无视地自顾着用袖口疯狂地擦试着照片,直到确定那张三年前乔瑞的照片没破没损时才放下心来。

  这时指间的血已流不止了,突然中一种悲从中来的感觉瞬间将柴雪击溃,眼泪如同泉涌般无声无息地滑落下来,滴到手上,与那血混在一起,一滴滴地落在地上。

  仿佛力气也随之流走了一般,柴雪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泪眼朦胧中看到了那照片上笑地迷人的乔瑞。

  不知过了多久,柴雪才从意识中醒来,也不处理伤口,跌跌撞撞地走进浴室里。

  当冰冷的水洒到身上时,柴雪打了个激灵,意识才算彻底清醒,指间是钻心的痛。

  不禁自嘲一笑,有什么好伤心的?每天不是一样的过吗?

  这几年,她不是这样过来的吗?

  痛了,自己知道;伤了,自己处理。哪次不是这样过来?柴雪早就习惯了,只是今天也许太累了,以致于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才会这样伤感的吧!

  柴雪一边包扎着,一边为自己找了个合理的安慰。呵,无聊了,也只是自己跟自己说。

  夜,注定是漫长而无眠的。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柴雪拿起手机拔通了那个最熟悉又是最陌生的号码,漫长的等待后电话通了。

  “喂,找阿瑞吗?”娇糯的女声带着刚醒来的慵懒传入柴雪的耳膜,是江幼菱的声音。

  “嗯,麻烦你叫他听下电话?”柴雪眼神忽闪下,尽可能平静地说道。

  “哟,原来是柴雪,不过阿瑞没法听你的电话,因为昨晚他累坏了,到现在还睡得沉沉的,而我的腰,咝,又酸又痛的。”

  如此暧昧的语气,任谁都明白昨晚他俩发生了什么。

  “那,你可否帮我转告他,等下他醒了让他回复书名,却不得不低声要求道。

  “柴雪,不是我能不能的问题,你没看昨天的新闻吗?你觉得他真会给你回复书名,我找他是真的有事,但绝不会扯上你俩的事。”

  “你的意思是没我的事了,告诉你,乔瑞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找他我有权问起。”

  柴雪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最后平静地道:“我等下再打给他吧!”

  然后不等江幼菱发话,柴雪面无表情地放下手机,起身洗漱去。

  柴雪不想听她说,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反正她管不来。

  只是那粽子般的手指,怎么看也不雅观,柴雪只好找来创可贴再包一次。

  忙碌的时间总会过得很快,柴雪就这样逼着自己抛开那烦心的与伤心的事,整个投入到工作中。还时不时地跟其他员工互动下,或者与顾小池耍耍嘴皮子,也只有在工作时她总个人才显得鲜活些。

  只是下班的时候感觉有点头重脚轻的,却一度以为是自己累着了,于是推掉和大家吃夜宵的事,一个人打的回了家。

  到家时,头疼感更甚,柴雪连灯也没开,直接进门往沙发摸去,然后就趴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反正这个家里除了她不会有别人在。

  突然,柴雪鼻子动了动,感觉空气中有种久违的熟悉感,一道黑影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意识猛然幡醒,柴雪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去把灯开了,果然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此刻正安然地坐在沙发上。

  柴雪的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起,一双眼晶亮地看着乔瑞轻轻地道:“你回来了!”

  可是,某人根本不在乎。

  一身正装的乔瑞完全忽视柴雪的存在,翘起一条腿,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动作一派慵懒,就好像一件完美的雕塑品,唯一不好的是声音冷淡地毫无温度:“嗯,只是有件事必须得找你。”

  言外之意就是没重要的事需要找她,他是不会回来的。

  柴雪眼神忽闪一下,脑袋更像被无数的针扎过,阵阵刺痛,却都被她强忍下来,生硬着笑道:“那我去给你放洗澡水,等洗好澡再说。”

  “不用,现在就可以说。”

  “可是……”

  柴雪想说他都忙一天了,洗过澡能消消疲劳,这样谈话不是更好吗?

  可乔瑞只一个眼神,她就乖乖地闭嘴,听话地坐回沙发上,并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份文件一样的东西,不经又瞟了一眼。

  瞬间,柴雪整个人一片惨白,犹如石化般死死地盯着那上面的字:离婚协议书!

  柴雪睁大双眼盯向乔瑞,满眼都是控诉。

  “如你所见,这就是我要找你的事。笔在那,我已经签了。”冰冷的话从乔瑞的嘴里吐出来,那样的从容淡然,就好像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一样。

  柴雪听了,心像被狠狠地插一刀,瞬间血流成河的。

  柴雪垂下眼睑,掩去眼中的泪花,唇角蠕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好闭上双眼,感觉到那疼痛正向着自己的四肢八骸侵蚀着,再侵蚀!

  终于还是来了,无论柴雪那么地努力过,改变过,终究是摆不脱命运的捉弄。

  三年前如此,三年后还是一样,事情都来地那么的突然,那么的猛烈,直接杀她个措手不及,心上像是被人插了一刀,血流成河。

  感觉脸上一阵凉意,泪无声地流下,柴雪把眼睁开,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他倨傲的脸庞,冷冽的看着她,气息深沉得可怕。

  乔瑞蹙起眉头,好像不高兴她磨磨蹭蹭的样子,于是俯下身子,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敲着桌面,挑着下巴不满地提示着柴雪快点签。

  柴雪哆嗦地拿起笔,却迟迟不动手。

  这下乔瑞终于不耐烦了:“你快点,只要你签了,我乔瑞绝不会亏待你的。”

  闻言,柴雪竟笑了,笑声无比地荒凉,映着脸的的泪水看着令人心疼。

  “柴雪, 你该清楚,三年前我娶你是原因是什么!”

  一句话,让她浑身冷的如同冰窟中刚刚起来一般。

  人人艳羡的乔太太,谁知道,她又是怎么度过这三年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孤独寂寞的日子。

  “呵,我很清楚。”她嫣然一笑,可那笑容却带着点点凄楚。

  这样的柴雪令乔瑞万万想不到,本来他还以为她会大哭大闹一场的,就像从前被人欺负后,躲在角落里哭得天昏暗地的一样。没想过她会笑,那笑容却如此晃眼,竟然让他有些微微的不忍。

  心里有根弦断了,乔瑞看着柴雪的眼神微微挣扎下,可一闪就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继续用眼神威慑着柴雪。第3章 她还不能签字

  柴雪过了很久才止住笑,人家是喜极而泣,她却反其道而行之,悲极而笑。

  不为什么,只是这一刻里,突然不想再在他面前软弱了,就借由笑声把心中的疼与不甘统统排泄出来,完了才发现,这种办法挺管用的。

  只是她还不能签字。

  “你收到短讯了吗?”柴雪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声音哑哑的。

  乔瑞蹙眉:“幼菱有说你打过电话来。”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与签字有什么关系?

  “好,我知道了。”没看到短讯,说明被江幼菱删了。

  柴雪点起头,得,乔瑞简直是把她无视到底,知道打过电话给他也不会回复书名,觉得有必要说明下:“中秋快到了,妈叫我们俩回老宅过节。”

  眼见乔瑞又蹙眉,柴雪不等他开中又道:“至少等过了节再签,我想。”

  “有区别吗?”

  “呵,是没区别,可我都在这个家过了整整三个中秋节,但每一次你都不在家。我知道你讨厌我,也总避着我,并时刻想着将我摆脱。但我还是想在这最后的一个中秋节里你能在家陪我一起过。”

  乔瑞突然说不出话了,只看着柴雪,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并清楚地很,却一直默默地承受着一切,一切他加诸在她身上的伤害。

  片刻的沉默后,乔瑞开口了,语气也缓和一些:“行,我可以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作为考虑,可时间一到你就必须得签。”

  突然的转变,令柴雪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乔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

  “嗯,不行吗?那拉倒。”乔瑞又冷冷地说道。

  “不不,能行的,就这样说定了。”柴雪忙放下笔,这对于她来说可是大赦,虽然结果是一样,却莫名地让她心安,至少他能破天荒地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不知是不是因为兴奋的,柴雪的脸上出现了两朵不同寻常的红晕,但没人注意到,只道是她高兴才会那样的。

  然后柴雪似乎有点意犹未尽的,殷勤地问乔瑞要不要吃点夜宵。

  乔瑞看一眼她的笑脸,突然不想打击她,遂点了点头,却诧异地发现有种暖暖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这种感觉很陌生,但乔瑞一点也不排斥,反而很舒服,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

  而柴雪一得令,立马奔向厨房,却在起身的那一刻,脚下踉跄一下,眼前突然一阵发黑,本能得伸手扶向沙发。

  然而那沙发上正是乔瑞坐着,柴雪的手不知怎的,刚好就抓到他的肩。

  乔瑞的身子明显一僵,下一秒竟厌恶地歪过身子,以求甩开柴雪的手。

  柴雪只觉一阵眩晕,身子顺势往下倒,乔瑞见她直接往地上摔,伸出手,接住了她,柴雪以为自己会狠狠的摔在地上,没想到,却没有迎来想象中的痛,乔瑞用力一扯将她扯了回来,拉进怀里,带着厌恶的说道,“这就是你的手段,欲拒还迎吗?那我就成全你!”

  他的手扣住她纤细的腰肢,手中柔软的触感让他的理智奔溃,有一个声音叫嚣着,要了她,要了她。第4章 一口也没吃上

  理智战胜了欲望,乔瑞放开了柴雪的身子。

  挪开身子的乔瑞想伸手拍下肩膀,眼角不经意地瞟到柴雪那摇摇欲坠的身子,突然一下子跪在地上,居然条件反射地伸手过去想要扶她一把,却伸到半路时顿住,改而问道:“你怎么了?”

  柴雪半趴在沙发扶手上,身子软软的好像一点力也使不上来,直听到乔瑞那句话飘过耳边,才使尽力地甩下头,一时还不能站起,却笑着回道:“脚滑一下,没事,我这就去弄吃的。”

  说完咬牙挣扎着站起来,没人知道此刻的柴雪已有种虚脱的感觉,但面对乔瑞的要求,她还是咬牙坚持住,不然都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再为他下厨。

  “嗯,小心点。”乔瑞没当回事,只淡淡地提醒一句。

  “好,我一定会注意的。”虽然还是很冷淡,可听在柴雪的心里,却如蜜汁:他在关心自己,太好了。

  于是脚上也好像被注入了动力,快步走向厨房。

  当柴雪在厨房中奋战了十五分钟后,终于端出一盘色泽诱人的芝士焗意大利面放在乔瑞的面前。

  光闻那味,乔瑞的味蕾已萱肆得肚子大叫,竟不自觉得吞了下口水,大有一口吃掉的想法。

  柴雪注意到乔瑞那双瞬间亮起来的黑眸,微红的脸露出一丝笑意,却被灯光照映得看起来很不自然,有点病态的红晕,却固执地强忍着。

  乔瑞知道柴雪有自己做饭的习惯,却不知她的手艺如何,这得怪他常不回家的原因。于是没太多的犹豫,拿起叉子就开动了。

  站在一旁的柴雪眼巴巴地看着他,像需要表扬的孩子在向大人讨糖吃一样,一脸的期盼。

  眼见一口面就要到乔瑞的嘴巴时,一阵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来,两人皆一愣,都没料到这时候会有电话来。

  但乔瑞只愣了半秒,就把叉子放下,伸手在裤兜里掏出电机来。

  瞬间,柴雪犹如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呆呆地看着温柔讲电话的乔瑞。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叫江幼菱的女人打来的,因为她才是乔瑞心尖尖上的女人。

  柴雪咬着牙,盯着那盘乔瑞还没吃上一口的面,心里心思百转,不停地搅动着手指。

  然而那只受伤的指头明显比其它的肥大,创可贴已明显被撑着,惨白惨白的,可以看出已发炎了,并很严重。可柴雪依然手劲不减,好像已感觉不到疼一样,还在搓着。

  她在等他讲完电话后再吃面,所以一声不响地巴巴看着。却不想,乔瑞突然站起身来,电话不停,看也不看柴雪一眼,抬脚就往门外走去。

  柴雪伸出手想要喊他,可很快“碰”的一声,话就梗在喉里,再没机会喊出来了。

  打击失落都不足以形容柴雪现在的心情,她似乎已不会思考了,只木然地站在那,看着那扇紧闭着的大门。

  泪稍然滑落,无力感排山倒海般向柴雪涌来,柴雪只觉身子一软,本能地伸手撑住桌子,而脑袋更疼痛得欲裂,鼻子也似乎透不过气来。

  柴雪知道自己这是病了,忙挣扎着找来药箱,胡乱地吃了粒感冒药,并草草地洗洗睡了。

  可刚躺到床上,只觉得一阵天旋地暗,然后毫无知觉地昏睡过了。

  翌日,当顾小池打了N次电话无人接后,他知道柴雪出事了,因为昨天就看她不对劲,老是扶着墙壁透气。

  然而后厨本来就缺人手,如果他也走开了,那餐厅今天直接关门就得。

  另外,一个大男人不合适出现在她家里,虽然他知道柴雪的一些情况,也不能冒冒然出现。不然造成的后果会很严重的,因为在华市,甚至整个赤省,没人不忌惮乔家的势力的。

  最后,顾小池想来想去,就把电话直接打到了小区的物业处,让他们找个可靠的人过去查看下。

  也幸好有顾小池的电话,不然柴雪真会有个三长两短的。这不一个人躺在床上,烧得糊里糊涂的,连物业派来的人进了屋里将她抱走都没反应。

  第5章 最不想见到的一幕

  当柴雪睁开眼时,眼前只见一片刺目的白,还有那滴着药水的吊瓶,直晃着她的眼,于是努力地回想自己是怎样来到医院的。

  突然,一张放大的脸挡住了视线,柴雪被唬得一跳,就听到一阵低笑声。

  “小姐,你知不知道自己发烧了?竟然只有一个人在家里,幸好物业的人把你送来这,不然,真会有个好歹的。”

  “哦,是这样啊!”

  听了护士的话,柴雪才算明白,原来不是自己来的,是被人发现送来的。

  可问题是,物业的人又怎会知道自己在家发烧没人理的。

  护士仿佛很了解柴雪,见她一会挑眉又皱眉的,就又好心地解释道:“听说是有人打电话到物业,说你的电话没人接,可能一个人在家出事了,就让物业派人去看看,果然,见你烧得一踏糊涂的。”

  “是吗?难怪我记不起来。”柴雪嘴角一抽,多尴尬呀,如果不是打电话的人,恐怕她已死翘翘了。

  护士离开后,柴雪无聊地数着点滴,心里猜想着到底是谁打电话喊物业来的,如果等下能回去得去问问。

  然而当柴雪打完点滴去问医生,医生却坚决不让她回去,必须得住院观察一阵才能离去。柴雪只好拿起包药,打算去打水来吃药。

  谁知才走到拐角处,迎面就撞到了人,柴雪立马低头给人家道歉。

  “怎么走路的?看把我的鞋子都踩脏了!哟,这不是小雪吗!真巧!”

  窘然间,熟悉而娇糯的声音传入耳朵里,柴雪猛然抬起头来,果然看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一幕:打扮得妩媚的江幼菱此刻正亲密地挽着乔瑞的臂弯,笑盈盈地看着柴雪。

  可怎么看,柴雪都觉得江幼菱的笑是那么的嘲讽与刺眼,令她本就毫无血色的脸显得更苍白了。

  再看旁边那位,虽然也在看着她,可那深邃的黑眸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抿着唇,也不打算招呼句。

  柴雪不禁自嘲地扯下嘴角,淡然地应道:“是呀,真巧!不好意思,踩到你了。”

  “没事,反正我也想换过一双新鞋的,这样子正好让我有换掉它的理由。”江幼菱故作大方无所谓地道,但所表露的信息令人听了就觉不舒服。

  柴雪没接话,不由自主地低头看下那双擦得瞠亮的高跟皮鞋,与她此刻脚上趿着的那双住院拖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好似一个受冷落的女人站在得宠的女人面前的自惭形愧。

  更可悲的是,柴雪此时就算不用看也清楚地知道站在一旁自己的所谓丈夫的脸上是何种表情。

  而江幼菱也没打算让她开口的机会,只顿了一下就接着露出一副想起来什么事的表情,甜甜地绽放出一个软蜜的微笑,头也轻歪向乔瑞的臂膀上,甜蜜地道:“对了,我昨晚胃痛,是阿瑞连夜带我过来检查的,一直到现在,阿瑞都陪着我,真难为他一会还要去上班的。你呢?出现在这里是那儿不舒服了?”

  这话带有很明显的炫耀,柴雪只觉心抽几下,想起那不曾吃一口的面,真浪费!再看看不置与否的乔瑞,瞬间嘴唇都白了。

  自己的老公丢下生病的老婆不管,竟跑去照顾别的女人一夜,这事说出去,谁信呢?只有她这么窝囊的吧!

  好吧,江幼菱才是乔瑞心尖尖上的女人,他跑去照顾她,这事,柴雪认了。但你乔瑞总不能在医院碰见老婆自己不问一声就算了,却放任别的女人对自己妻子那么嚣张,简直是天理难容。

  士可忍孰不可忍,柴雪牵起一抹笑抬起头来,声音不大也不小地说道:“我感冒,小事而以,倒是江小姐可一定要注意点,因为胃有毛病是可大可小的,是应该多照顾点。”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0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