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霸道坏总裁小说李小白言绍清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霸道坏总裁小说李小白言绍清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你结婚了吗

  李小白站在S市最大银行——“言氏银行”的办公大楼前,默默地为自己鼓了把劲。

  她今天必须见到言绍清。

  爷爷留给父亲的伞厂已经停产了。工人工资发不下来,还欠着一大笔原材料费。债主和工人堵在厂门口好几天了,伞厂急需一大笔贷款。

  传统造伞工艺是个冷门,李小白不忍心看着父亲着急上火,她拿着材料,一连跑了数十家银行,都被拒绝了。言氏银行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父亲为了伞厂的事情已经急得嘴上长脓包了,再拉不来贷款,李小白生怕父亲犯心脏病。

  李小白不认识言绍清,没办法拿到言绍清的预约,前台接待人员根本就不放行。

  她只能和接待人员干耗,接待人员又叫来了保安。她不甘心再次无功而返,但高大威猛的保安瞪着她,很是吓人。

  李小白咬咬下唇,心里暗道:哼,好女不跟男斗,今天她就先撤了,下午她还会来的。

  走出了言氏的大门,对着保安说了一早上好话的李小白口干舌燥的,决定去对面那家咖啡馆喝点东西。

  李小白拎着包进了咖啡馆,环顾四周寻找座位。正是下午茶时间,咖啡馆满座了,一个双人台前只坐了一个人了。

  她大步走过去,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先生,我们可以拼桌吗?”

  那个埋首在杂志前的男子抬头,眉目间颇为不悦,视线在她脸上扫过,微微愣了一下。

  李小白伸出了一个手指在他面前晃晃,撒娇:“就一小会,先生,我好累,就坐下休息一小会。”

  那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冷冷道:“坐。”

  李小白挥挥手,服务生就过来了,她随口点了:“要一个三明治,多加酸黄瓜,一杯冰咖啡。”

  “小姐,您的餐点。”服务生将食物摆在了桌子上,李小白拿起了三明治咬了一大口,她小白几口就吞下了三明治,吃完伸出舌头舔舔嘴边的沙拉酱,意犹未尽:“好好吃”。

  对面的男人鄙夷地扫了地她一眼,李小白瞪了他一眼,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很眼熟。

  李小白想起来他是谁了?她忍着惊呼出声的激动,低头在包包里翻出手机。

  李小白打开相册里她下载的照片确认,没错,就是他,三十三岁的言氏银行总裁,言绍清。

  亏得她和保安周旋好几天,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他。

  李小白带着几分讨好道:“言总,您好。”

  言绍清闻言抬头,千年老寒冰的冷硬:“我不认识你。”

  李小白被他的冰冷呛了一下,忽略了他话里透出的那么一点点幽怨和赌气。但她为了爸爸的生意,只能厚着脸皮道:“我是李小白,我想和你谈谈贷款的事情。”

  父亲实在太需要这笔钱了,她丝毫不介意他的淡漠,忙从自己的包里掏文件夹。

  李小白忙走到了言绍清身侧,为他打开文件,双手捧着恭敬地放在了言绍清的眼前。

  言绍清只是稍稍侧目瞟了一眼她手里的文件,无意间瞥见她脖子后面的小黑痣。

  言绍清没有兴趣听她啰嗦这个文件的内容,他对另外一件事情比较感兴趣:“你结婚了吗?”

  李小白听到他的问话从津津有味地解说中抬头,看着他漆黑深邃的眼睛,下意识地回答道:“没有。”

  她迷茫地看着言绍清,她才23岁结哪门子婚,这个问题似乎和文件没关系吧?

  言绍清的眼睛里闪过几丝不易觉察的喜悦,“我会跟你的父亲谈的。”他淡淡地丢下了一句话,站起身。

  李小白愣了几秒,言绍清已经走到了门口,李小白忙不跌地小跑着跟了上去,点头哈腰地为他推开了咖啡馆厚重的大门。

  她觉得这件事情有希望,很是得意,她还是蛮厉害的,居然能说动总裁贷款给伞厂。李小白顿觉自己很能干,她坐在咖啡桌前,端起了咖啡杯。冰爽的咖啡入喉,李小白的小脑袋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出现了灵光。

  言绍清为什么问她结婚了没有,她把手肘放在了桌子上,小手撑着下巴,思考刚才他为何有此一问?

  难道他是看上她了,李小白虽然23岁,比他年轻,但是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白T和蓝色牛仔短裤,瞬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电视剧上那种长裙摇曳的淑女才会得到总裁的亲睐吧。

  李小白觉得言绍清定是刚才脑子一抽,糊涂了,问出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一般大BOSS都是那种自我思维的家伙。

  李小白从咖啡馆出来,甩着公文包,蹦跳着走在便道上,“哧”的一声一辆霸道的悍马车就停在了路边。

  言绍清摇下了车窗:“上车。”

  李小白已经走出了数步,闻言回头,迷惑地看着他。

  言绍清看着迷茫的李小白,冷硬地命令道:“上车,谈谈贷款的事情。”

  李小白忙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进了车里。

  言绍清冷淡地看着李小白:“你父亲需要我的资金援助?”

  对的,这就是李小白找他的目的。

  李小白忙点头,看来他是答应借钱了,才又来找她的。

  言绍清淡淡道:“和我结婚,我就答应借钱。”

  李小白大脑停滞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结婚?”她表示怀疑地看着言绍清。

  “嗯。”他很确定地嗯了一声。

  李小白从小就爱犯迷糊的小脑袋里瞬间念头千转。

  她皱着眉头,匪夷所思地看着言绍清,纯净懵懂的小脸上纠结着深重的疑惑。

  这么狗血的言情剧居然发生在她身上了,李小白直接问道:.

  “你和我爸爸有仇?”

  “没有。”言绍清确定地告诉她。他连她老爹的面都没见过,那来的仇。

  “只是因为我没有经过你允许坐在了你的对面,你要报复我。”见他冷脸上的笃定,李小白按照言情剧一贯的报复路数想出了第二个可能。

  他看着像那么小气的人吗?言绍清再次吐出了两个字:“不是”

  那李小白就不明白了,他为何要和自己结婚?“我像你前女友?”

  言绍清顿了一下才道:“答不答应?”

  李小白很坚决地摇摇头:“不答应。”

  言绍清并不介意她的拒绝,他拿出了手机,随手拨了个号码:“徐惠,通知财务部,借给李伦的那笔钱暂缓。”第二章 见家长

  李小白看着他手里的手机,然后又看看言绍清,伸手在自己的小脸上狠掐了一下。

  言绍清很奇怪地看着她的举动,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片刻之后,她呲牙裂嘴道:“好疼,看来我没有做梦,你确定要和我结婚?”

  “确定。”他再次冷冷吐出了两个字,目光在李小白被掐红的脸颊微微一停留,抬眼看着她的眼睛。

  “你要和我签包养合同吗?”李小白再次想到了言情剧的另一个路数。

  言绍清已经快要被她稀奇古怪的问题弄得失去耐性了:“不要签,答应?还是不?”

  李小白想到若是爷爷辛苦创下的产业在爸爸手里失去,爸爸必定会很难过的,他的心脏又不太好。

  她狠狠心,不就是领个结婚证吗?豁出去了。

  “答应,我长得丑,吃得多,而且缺根筋。你为什么想要娶我?”这是她的最后一个问题。

  言绍清深邃的眼睛看着李小白,她的心怦怦跳了几下,一脸花痴地看着他。

  李小白的脑子里已经开始播放超级偶像剧了,言绍清大概会像言情剧的男主角那样深情说出什么,“你不丑,你很美,我对你一见倾心”之类的话吧。

  言绍清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小白:“我喜欢养猪。”

  李小白被他的答案气的差点没吐血,总裁大人,您怎么不按路数出牌呢?无冤无仇,不用合同,没有一夜情,没有带球跑,就因为喜欢养猪,就要和她结婚。言绍清还真是奇葩中的战斗机,超级大奇葩。她心想:您老人家喜欢养猪,本小姐还不喜欢住在猪圈里呢?能拖延一会是一会。

  她面露难色:“我没带户口本。”

  言绍清只是撇撇嘴,“贷款?你不想要?”

  李小白看着面色淡淡,若无其事的言绍清。气哼哼点点头。为了贷款,她随身携带着户口本,身份证,她心想:这些个东西贷款去注册结婚还真是方便。言绍清做银行的,熟悉这些手续,他是料定她带了这些东西了,今天就非得结婚不可。她惶恐不安地看着手里的红本本,怎么跟爸妈说吗?她可不能直接了当地告诉爸妈,因为言绍清喜欢养猪,就和她结婚了?她貌美如花,也不像猪呀。

  李小白真想一脚踹死走在前面的言绍清。这家伙真是脑袋欠抽。

  言绍清和她去照了相,领了证,就这么简单,她就成了有夫之妇。

  李小白从言绍清的车上下来,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她慢悠悠地走着,她得琢磨一下怎么跟父母说。

  她想了许久,她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她心一横,就把结婚证直接摆在了餐桌上。他们两个面面相觑,将结婚证颠来倒去地看了好几遍,他们两个都认出了照片上的这个男人。他们担心地看着她。

  为了父母的心脏健康着想,李小白嚼着美味的排骨,刻意口齿不清地将她和言绍清的结识经过瞎编了一套。

  “那是一个很温暖的春天早晨,在CBD咖啡馆巧遇了英俊帅气的绍清。”

  她顿住话,暗自呸呸两声,夸那个脑抽的家伙,她都觉得侮辱了这些个褒义词。

  李伦看看妻子,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领会了彼此的意思:“他对你好吗?”

  李小白脱口而出:“我怎么会知道?”

  刚见了一面,不到三个小时就结了婚,她怎么会知道言绍清会不会对她好?

  瞥见了爸妈眼里的担心,李小白立马圆了刚才的失语,装出一副坚定认真的样子:“恋爱的时候,他对我很好,结婚以后,应该对我也会很好的。”

  李母慈爱地看着她:“小白,我和你爸爸只希望你嫁个对你好的男人,只要他对你好就行了。”

  李父和李母只是希望女儿开心而已,他们才给女儿取名小白,只有不沾染尘埃的纯白性子才容易快乐。

  “那你们同意了?”李小白看着父母,他们同时点了点头。

  李小白的心放回了肚子里:“我不想办婚礼,至于财礼什么的,我都不想要。我就是爱他这个人。”

  李小白思量着若是不举办婚礼,没人知道她结婚,到时候撒丫子奔离言绍清,也没有人知道她是个二婚妇女。

  他们向来疼爱女儿,只要她喜欢就好,李伦道:“明天,我去重新申请找别的银行贷款,我不能让你嫁进去就矮半头。”

  李小白心下暗叫糟糕,要是有银行肯贷款给他们,她也不用嫁给言绍清了随口扯谎:“言绍清那家伙公私很分明,他才不会因为这个低看我的。”

  李小白的手机恰在这时响了起来,她看看号码,硬着头皮接了电话,言绍清森冷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过来:“下楼。”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她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丫的,没见过女人吗?这么着急。

  李小白对着父母嘿嘿傻笑了两声:“爸,妈,我下楼叫他上来。”

  李小白硬着头皮拉开车门,看着面无表情的言绍清。

  “求你件事呗。”她不擅长绕弯,直截了当道。

  言绍清侧脸看着她,她将自己瞎编的相识经历告诉了他,求他这么告诉她父母,他漠然地看着她,不知道是否会同意?

  李小白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乞求他:“求你了。”言绍清这才不情愿地嗯了一声,她松了一口气。

  李父李母已经在门口迎接言绍清了,他们看到他这张似曾相识的脸,李父李母对视了一眼,彼此心知肚明,心也就放回了肚子里。

  李母热情地请他进来:“言先生,不知道您要来,没有准备什么。”

  言绍清淡淡道:“别客气。”

  李父和李母坐在客厅里和他东拉西扯,他虽然冷着脸,但是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

  李小白和他对好了台词,很是放心,趁他们聊天之际就回到了餐桌前吃饭。

  言绍清的目光扫过鼓着腮帮子,啃排骨的李小白,嘴角一弯。

  李小白一连啃了好几块排骨,习惯性地用舌头舔舔嘴角。

  “绍清,那真是谢谢你,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我不希望她受委屈。”

  父亲对言绍清叫的蛮亲热的,也不知道他和父母说了什么,父母的样子显然是很放心了。

  “不会。”他淡淡两个字,伸手拉了李小白的手。

  言绍清温热的大掌瞬时粘腻腻的,李小白一手的油腻全传给了他。

  言绍清嫌弃地看了她一眼,想要丢开。

  李小白却紧紧握住了他手,言绍清微微一愣,就任由她握着了,她将手上的油使劲往他的掌心蹭。

  “小白,你和绍清先回去吧,明天回来收拾东西。”说话之间,李母泪光闪烁,声音都有些呜咽了。

  李小白嘿嘿笑了两声:“妈妈,我明天就回来了。”

  “告辞了。”言绍清急不可耐地拉着她的小手就出门而去。

  李小白上了电梯,立马就甩开了他的手,恨恨道:“没人性的家伙,我都不能和我父母好好告别吗?”

  说完,见李小白眼圈都红了,言绍清莫名觉得烦闷,吐出两个字:“贷款。”第三章 伺候

  李小白是个挺识时务的,她忙不迭地跟在他身后,拽着他的衣袖:“别生气,今晚,我会好好侍候您的。”

  言绍清停下步子,微微低头,饶有兴致地问道:“怎么侍候?”

  李小白咬咬嘴唇,丫的,证都能领,还怕什么,小脸一红:“脱光了,侍候。”

  言绍清嘴角一弯,算是一个满意的微笑。

  言绍清紧绷着脸,目视前方,专心开车,李小白坐在副驾驶上,一双小手绞在一起,她小脸上都是紧张。

  言绍清侧目看她,佯装不觉,只是专心开车,他将车停在了车库。

  李小白硬着头皮下车,她磨磨蹭蹭地走在他身后。

  他随手脱了西服的外套扔在了沙发上,看着局促不安的李小白,眼里闪过几丝戏谑:“我去洗澡,等着你。”

  言绍清边上楼,边解衬衣的袖口,李小白觉得解袖扣的小动作真有男人味。言绍清见她呆楞的样子,嘴角弯曲的幅度甚大,他等着看李小白怎么侍候他。

  李小白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心一横,拿起了茶几上的酒瓶,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

  辛辣入喉,李小白觉得浑身充满了勇气,她豁出去了,言绍清要是敢动她,她就和他拼了。

  言绍清裹了条浴巾从楼上下来,只见她小脸绯红,坐在沙发上,眼皮子也不抬一下,盯着电视。他坐在她身边,她满身的酒气,言绍清皱皱眉头,看了眼桌子上的酒瓶子,皱皱眉头。

  小白扭脸,醉眼迷离,看着言绍清:“我好晕。”

  说完,她就扑在了言绍清的怀里,他伸手抬起李小白的下巴,但见她双眼紧闭,鼻翼微动。他不觉莞尔,她居然睡着了。

  言绍清的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脸庞,目光温柔如水:“我的小东西。”

  他将李小白打横抱起,轻轻放在了床上,拉过丝被为她盖好,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李小白睡眼迷蒙,朦胧中,言绍清的俊脸在她面前迅速扩大。

  她腾地抬起手,一巴掌就打在了言绍清的脸上:“你个臭流氓。”

  言绍清睁眼,冷飕飕的目光扫在她脸上,她身子一寒,骤然清醒了。她真是醉糊涂了,竟然打了言绍清。

  李小白抬起的巴掌放在了后脑勺上,她急中生智道:“有蚊子,我帮你打蚊子。”。

  言绍清不动声色:“蚊子中也有流氓吗?”

  李小白肃着小脸,认真道:“有,据科学家研究,母蚊子最喜欢趴在帅哥脸上,很流氓的。”

  他俊眉一挑,很是认同她的话:“本总裁确实很帅。”

  李小白心里暗骂他自恋狂,嘴上却接着拍他的马屁:“你就是很帅。”

  说完,她低头骂自己真是个狗腿子,无意中瞥见了他紧致的麦色胸肌,小脸羞红。

  小白微微垂下眼脸,小声问道:“你有没有那个我?”

  他扶额,假装思考,小白紧张地等着他的回答。

  言绍清:“我喝多了,忘了。”

  李小白瞪了他一眼,这个怎么可能忘吗?

  她身上的衣物还好好穿在身上,应该是没有。李小白防备的眼神让言绍清心里很不爽。

  言绍清随口命令道:“我饿了,准备早餐。”

  李小白撅撅嘴:“我不会。”

  言绍清吃准了她不会:“贷款。厨房在楼下。”

  李小白无奈地去了厨房。她立在厨房迷茫了很久,厨房倒是宽敞,冰箱里的食物也不少,但是就是少了她唯一会煮的食材,泡面。

  言绍清穿着睡袍,双手抱臂,倚着门框,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无从下手的小样。

  李小白盯着冰箱看了半天,浮想联翩,妈妈是全职主妇,家务活都是她一个人包了。

  她记忆中唯一的一次下厨是以出动了消防员而告终的,以后妈妈就再也不准她下厨。

  如果她再次烧了言绍清的别墅,他要她赔钱可怎么办呢?李小白觉得还是不要做饭的好?

  她大胆建议:“我们出去吃吧。”

  言绍清扯扯嘴角:“不行,在家吃。”

  李小白秀眉一挑,刚想发飙,言绍清只是吐出了两个字:“贷款。”

  她立马就蔫了,撅着嘴,恨恨道:“做就做。”

  言绍清嘴角一弯,很是满意地笑笑,转身,去了客厅。

  李小白小声嘟囔道:“你让老娘做饭的,出了什么状况可怪老娘我。”第四章 情迷

  李小白看着锅里的鸡蛋,顿觉自己很能干,做饭也不难吗?凭着她聪明的小脑袋,她能做好任何事情。

  她洋洋自得之间,闻见了一股香味,不,应该说是糊味才对。

  李小白看着锅里的鸡蛋,暗自得意,鸡蛋卖相不太好,但她也没把房子烧着呀!

  她将鸡蛋盛在盘子里,拿了刀叉,倒了杯牛奶,放在托盘上,双手捧到了言绍清的眼前:“虽然黑了点,但是味道蛮好的。”

  只是黑了点吗?言绍清瞥了眼黑如焦炭的鸡蛋,扯扯嘴角:“看着很不错。”

  李小白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很满意。

  “你吃鸡蛋,我喝牛奶。”

  “我不饿。”她看着盘子里黑漆漆的鸡蛋,怎么会有胃口?

  言绍清从报纸前抬眼,瞟了一眼不情愿的李小白:“贷款。”

  李小白撅撅嘴,气哼哼地吃下了一口鸡蛋,焦苦难咽。

  她强咽了下去,恨恨地看着言绍清,心一横,将整个鸡蛋送进了嘴里,“啊啊。”干呕了几声,她马上捂着嘴冲向了洗手间。

  言绍清见她那副狼狈的小样,轻笑,李小白过了好一会才从洗手间出来。

  言绍清拿起餐桌上的手机,拨了个号码:“送早餐。”

  李小白闻言瞬间眼睛就睁大了,怒目相向:“你存心的。”

  言绍清看着她愤怒的小脸,慢慢悠悠吐出两个字:“是的。”

  “啪”的一声,李小白就将手里的杯子重重地磕在了餐桌上。

  “老娘不玩了,老娘回家。”她转身欲走,言绍清慌忙站起身,或许是他起身太过匆忙,居然碰倒了椅子。

  “贷款。”他再次使出杀手锏。

  李小白回身瞪了他一眼,她的手机恰在这时在口袋里响了起来.

  “哦,苏恒呀,我忘了。”都怪这个脑抽的言绍清,她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事隔多年,那个让言绍清极为厌恶的名字再次从她的嘴里叫了出来。

  “哦,求你了,苏恒,你帮帮我吧。”不知道苏恒说了什么,李小白微微有些挫败:“哦,那好吧,我现在就去。”

  “我去趟学校,论文出了问题。”她丝毫没有留意到言绍清想要杀人的目光,说话之间,已经向着门口而去。

  言绍清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李小白吃疼,愤怒地吼道:“你松开我。好疼。”

  他的手像把铁钳一样,钳制着李小白,言绍清冷冷地看着她,手上的力道却松了很多。

  言绍清阴沉着脸,目光冷得像把冰锥子,直直地射在她的脸上。

  李小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让他这么生气,只是嗫嚅着嘴唇道:“我只是去学校处理论文。”

  “不准去。”言绍清声音冷到能结成冰。

  李小白忽然勃然大怒,言绍清脑子一抽,要和她结婚,她为了爸爸答应了,可是他连她的人身自由也限制,她绝对不会妥协。

  “不用你管,我现在就去。”李小白愤然转身,使劲地想要甩开他的手。

  言绍清长臂一伸,李小白就撞进了他坚硬的怀抱里。他压制着她动弹的双手,蹂躏着她的双唇。

  李小白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腥甜充溢了口腔。下意识里,她竟然咬了言绍清。

  言绍清压抑的怒火被她全部激发了出来,他吞噬着她所有的呼吸。她的世界只能有他。

  言绍清埋首在她的颈窝里,意乱情迷:“绍婉。”

  惊恐的李小白听到这个名字,身子轻轻一抖。

  第五章 初吻

  言绍清的动作一滞,他稍微清醒了点。

  他看着李小白,眼睛里是她不懂的悲哀,他暗哑的声音:“对不起。”

  李小白有些无措,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言绍清,只能嘿嘿憨笑了两声。

  言绍清见她娇憨的小脸上带着的惧意,绷紧的俊脸一松,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傻丫头。”

  李小白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他从冷脸忽然转变的温柔,有些不习惯他的亲昵。她下意识地想要向后撤,但是她还被言绍清箍在怀里,她能逃到哪里去?

  言绍清的胳臂陷在她的腰里,小白觉得他抱得太紧了,她的呼吸都有些不畅了,还好,他只抱了一小会,就松开了她。

  “吃完早餐,我送你回家收拾东西。”他没有给李小白任何发表意见的机会,就替她做了决定。

  李小白只是不情愿地哦了一声,她的毕业论文眼下才最重要,可是为了爸爸的贷款,她只能顺从。

  她觉得自己蛮笨的,现在才明白嫁给他,并不是领个证那么简单的。

  言绍清蛮霸道的,和他相处蛮累的,管他呢,爸爸生意好转之后,她就和他离婚。

  李小白手撑头坐在餐桌旁等早餐,时不时瞪两眼专心看报纸的言绍清。他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不满,只是看报纸。

  干瘦的老妇人就领着四个个女仆鱼贯而入,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的食物,火腿面包,白粥油条,蛋糕水果,咖啡果汁,足够吃上一天了。她们摆好了餐具,就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李小白心里暗骂:丫的,资本家,挺会摆谱的。她拿了一块蛋糕,言绍清放下了报纸,看着她,眉宇间微带不悦。

  她知道他为何不高兴?“我不习惯用刀叉,用手拿,不行吗?”

  言绍清见她撅着嘴,委屈的小样,不觉莞尔:“喝粥。喝酒伤胃。”

  她不情愿地将蛋糕放在了碟子里,低头喝粥,暗自腹诽:喝那么一点酒,伤什么胃吗?多管闲事。

  他只吃了一小碗粥,一块蛋糕,就上楼换衣服了。

  小白看着一桌子的食物,很是惋惜,一个大男人吃那么少,却准备这么丰盛的早餐,真是浪费。

  言绍清换好衣服下楼,“走”李小白拎起包就跟着他出门,临出门前还看了那些食物一眼,真是可惜了,资本金就是爱浪费。

  李小白坐在副驾驶上,沉默横亘在两人中间。言绍清紧抿着双唇,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逼仄的车厢内,沉闷的空气让李小白极不舒服,但她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想了想,挑了个无关痛痒的话题,“我觉得很浪费,准备那么多早餐不吃。”

  他挖苦她:“倒是长进了,还知道浪费了?”

  “你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干嘛浪费呀!”她直接无视了他的讥讽。

  言绍清掀掀上嘴唇,什么也没有说,这小丫头片子还是这么不知道好歹,他平常很少吃早餐,今天可是为她准备的,他的好心从来都是她眼里的驴肝肺,懒得和她理论。

  他随口岔开了话题,“你接吻倒是蛮老练的,技术可比讲解文件强多了?”

  李小白明白他的嘲讽是什么意思,但她并不是个随便的女孩子,没好气道:“那是我的初吻。”

  言绍清听到初吻两个字撇撇嘴,苦涩夹杂着喜悦拥在喉间只剩下无奈的干渴,遗忘过去的人才会快乐。

  李小白莫名其妙丢了初吻,准确地说是车祸后的初吻,她可不想今晚就和他上床。

  她微带着乞求:“今天,我可不可以住在父母家?”

  言绍清冷梆梆地吐出了两个字:“不行。”

  李小白气愤道:“为什么不行?我是嫁给了你,又不是卖给了你,我就不能回娘家住吗?”

  言绍清简单一句话就把她给打发了:“贷款审批手续正在办理。”

  她的气瞬时就变成了无奈地愤恨,只是瞪了他一眼,就乖乖坐在了副驾驶上。

  言绍清直接无视她的怒意,将她送到了她家楼下:“一会来接你。”

  李小白气哼哼地嗯了一声,狠狠地甩了一下车门。

  她一回到家,妈妈就迎了上来,嘘寒问暖,不过才一夜,妈妈像是几十年没有见到一样。

  李小白对着妈妈还是没心没肺地笑着,李妈妈很是安心地去了厨房为她准备午餐。

  她坐在卧室的床上,拍着自己的小脑袋自言自语:“李小白,你还真是个白痴,怎么能和他结婚呢?你个头脑简单的家伙。”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0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