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阳光365小说欧阳晨风夏雨悠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阳光365小说欧阳晨风夏雨悠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逆光的少年

  “你有喜欢的人吗?”今天早上,同桌突发奇想地问了欧阳晨风这个问题。

  而她在短暂的征愣后,凉凉地吐出一句,“没有!”

  是的,她没有喜欢的人,她怎么可能会有喜欢的人呢?她可是好学生啊,怎么会早恋呢?是吧?

  然而就在这晚,她做了个许久没再做的梦,梦到了许久未梦见的人。

  梦中,她回到了遥远的过去,那是她三岁的时候。

  她如走马观花般地看着自己三岁时期的经历,接着是四岁、五岁,期间出现了许多人,但是很多都不记得名字了,那些人的脸庞也是时隐时现。

  然而,有个人却是例外……

  欧阳晨风现在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模样,那是九年前的时候。

  那时,她五岁。

  那时的他,也才五岁。

  五岁的她,刚读完学前班,却仍要经历当初上幼儿园时的摧残——剪短头发。

  小女生总是会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例如长头发总是备受她们喜欢,因为那样更漂亮。欧阳晨风也不例外,因此,每剪一次头发,她都是哭着去哭着回的,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所以她之后也就学乖了,每次都会很听话地剪个平头。

  上幼儿园的时候,欧阳晨风就总是被老爸老妈拖去剪短头发,因此在搬家前一直是个头发小光的假小子,又因为她的性格很是乖巧可爱,讨人喜欢,身边的老师都很喜欢她,其他的小朋友也总是跟在她身后做跟屁虫。

  那时的欧阳晨风只觉得自己就是他们的老大,感觉很是威风,又因为从小都是被父母放养,性子也就越发地像男生了,全然一副假小子的模样。

  直到五岁那年,她搬到这里,遇见了一群新的儿童玩伴,这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后悔剪头发。

  因为这些楼房都是完工没多久的,有许多买房的人家还在装修,所以楼下堆放了一大堆沙子。

  所以当欧阳晨风跟着父母的脚步赶往新家,正好路过沙堆时,她就两眼发光地盯上了这堆“好东西”,在父母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开始在打这堆沙子的主意了。

  好不容易得到父母的允许,可以下楼自己玩,欧阳晨风立马就奔向了渴望已久的沙堆。

  来到沙堆旁,小小的欧阳晨风看了看四周,见没人盯着这里,“倏”的一下就蹲了下去,原本就娇小的身子在这么一蹲后,更加不惹人注意了,甚至一不小心还会忽略那里蹲着个小人儿。

  欧阳晨风蹲下后,试探地伸出左手,慢慢地伸向沙子,脑袋抬起,眼睛不断地观察着周围,直到她摸了下沙子,才立马缩回手,又继续看了看周围,见到没人发现,又迅速地伸出左手在地上画了几下,可马上又缩了回来,再次看了看周围,发现一直没人理她,她这才放心的低下头,专注地玩沙子。

  玩了好一会儿,来了几个小女孩,她们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看着欧阳晨风玩沙子,但那也只是紧紧地盯着,欧阳晨风被盯得不舒服了,才慢悠悠地抬起头转向她们,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问道:“你们要过来一起玩吗?”

  听到她的邀请,两个小女孩哆嗦了一下,靠得紧紧的,一副生怕她来拉她们的模样,欧阳晨风看到这就忍不住哂笑一声。

  “我可以和你一起玩吗?”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欧阳晨风嘴角的笑容还没收回,就看到一个小女孩走过来,和自己一样的短发,一样的……干脆……

  “好啊!”在打量完那个声音的主人后,欧阳晨风愈加友好地笑道。

  女孩蹲下来,伸手在地上划拉了几下沙子,不经意地抬头,发现了一旁局促不安的小萝莉,见此,她笑着看向欧阳晨风,问:“她们可以过来一起玩吗?”

  “可以啊!”欧阳晨风很是淡然地说道,“只是我刚刚叫了她们,她们不愿过来罢了……”全句都在表示:我邀请她们玩了,是她们自己不来的意思。

  女孩听到这里,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女孩,还真是……可爱呐!想着她就走向旁边站着,有点局促不安的两人,直接伸手抓住两人的手腕,拉着她们走向沙堆,然后也不管她们,只顾着和欧阳晨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了。

  小萝莉见自己没被拒绝,也就安心地蹲下来一起玩了,时不时地还插上几句自我介绍之类的话……

  几个女孩玩的不亦乐乎,然而却没有发现有个小男孩一直在观察她们,直到看着她们言笑晏晏,相处得越发融洽,他才走进她们。

  “我想和你们一起玩。”

  欧阳晨风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只看到一个呆萌呆萌的小正太,看着他脸上那可怜兮兮的表情,欧阳晨风不由自主地对他微笑点点头,等她反应过来后,连忙转头看向其他人,征询意见,见其他三人也同意了,这才放心。

  幼儿时期的孩子就如同动物一般,有着强烈的归属感和地盘意识,在他们眼里,这块地方就是她们的了。

  于是,队伍中又多了个小男孩,这下,可以过家家了……

  小时候的欧阳晨风最喜欢演的就是大女儿,因为这个身份和她很像。她是家里孩子的老大,单身,没有任何外力上的束缚,而妈妈一定有老公,这点让她……很是不喜欢……

  为什么不喜欢?因为欧阳晨风有洁癖,并且讨厌与别人碰触,在她一岁多的时候,就已经不再牵父母的手,也不再撒娇,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是自己上学放学,还因此被老师表扬了。

  所以老妈总是抱怨:“晨风一点都不粘我,看看晨曦总是在我面前撒娇,真是!什么时候……晨风也能在我面前撒娇呢?”说完就期待地看着小小的萌萌的晨风,晨风则是回了一个面无表情,闹得老妈心里直痒痒……

  不再想老妈无理取闹的模样,晨风开始尽职地扮演起自己的角色。

  在几人玩到大女儿要出门的情节时,一直蹲着的欧阳晨风正要起来,却发现有种压迫感迎面而来,呆愣了会儿,低头看了看地面,才发现自己掩藏在阴影下,不禁皱了下眉,抬头看向来人,然而,就在她抬头的那一瞬间,呆了!

  下午的阳光正好,一个小男孩站在一个蹲着的小女孩前方,阳光向他们照来,全被男孩的身子中途拦截,女孩因此掩埋在男孩的身形阴影中,男孩低着头静静地看着女孩,女孩抬着头呆呆地看着男孩,那一瞬间,似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只有女孩自己知道,那时自己的感觉是震惊的,她看到的是怎样一幅画面呢?

  浅蓝暖人的天空,雪白柔软的云朵,银灰空旷的平地,成了他的背景,而那金黄的阳光洒在男孩身上,为他镶了一层金边,看不清面容,但是,一切却显得那么……美好……

  那么……和谐……

  直到身旁三人由惊讶转变的疑问私语唤回了晨风的思绪,她才收回注视的目光,尽管好奇这样一个男孩是谁,却又深深忍住不去询问。

  而一旁的小萝莉却忍不住地问了:“你是谁呀?挡着我们干嘛?”

  男孩把目光转移到天真的小萝莉脸上,敛了下目光,才缓缓说:“我是来拜访你们的。”

  听到这句话,欧阳晨风瞳孔一缩,脸上全是惊讶的神色,但因低着头,没人注意到,而其他处于震惊中的女孩,也没有发现男孩唇边的一抹浅淡的笑……

  因男孩的加入,原本的剧情就改成了大女儿遇上了前来拜访的……额……男朋友……第2章 恍惚的一天1

  这次不论欧阳晨风如何反对,都被男孩轻飘淡写的一句“你怕吗?”给打败了,最后,男孩完胜,女孩惨败……

  至此,两人结下了……孽缘……整天吵闹不是孽缘是什么?

  这群人中有萌萌哒的邻家小妹妹,有呆萌呆萌的小男孩,还有一个自来熟的女汉子,可惟独没有像她那样的,假小子!这让她很是郁闷,却因为孩童爱玩不记事的天性,难过的情绪也只维持了一秒就不在了,同时她也接受了那个总是笑着却一肚子坏水的男孩。

  在她连续唤了他无数次的“喂”之后,男孩终于笑得咬牙切齿地看着她说:“司暮。”

  “诶?”

  “我说,我叫司!暮!”

  欧阳晨风看了司暮一眼,无奈回道:“哦,知道了……”随即低头继续玩弄地上的沙子。

  司暮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闭上,默默地继续玩。

  没过多久,司暮感觉有人看他,抬头一看,才发现是欧阳晨风在盯着他看。

  就在他以为她会叫他名字的时候,却再次听到了她说“喂,那个谁!”

  司暮满头黑线地盯着欧阳晨风看,在长久的对视后,才咬牙狠狠地再次说道:“我说了,我叫——司!暮!”

  “我知道啊!”欧阳晨风无语地看着某个一直强调自己叫司暮的家伙,很是无奈。

  “那你还叫我喂?”司暮露出怀疑的表情,明显不相信欧阳晨风的说辞。

  “因为方便!”欧阳晨风睁大着眼睛解释道。

  “你!”司暮气恼地看着欧阳晨风,大声道,“真是不可理喻!”

  “你才不可理喻!”欧阳晨风伸长脖子,头往前倾,脸色不虞地回敬他。

  就这样,两人就称呼问题争论了起来,另外四人自觉地远离了战场……默默地当一个安静的玩沙工……

  最后,司暮还是没能改正欧阳晨风的叫法,只能面无表情地听着她一声声地叫着“喂”,一个没有名字的代号。

  而欧阳晨风对这个结果却是满意极了,直接表现就是她一整个下午都在笑,只是没人知道她笑什么,也没人敢问,敢问的某司早就不想再多和她理论了,所以众人自然也就随她开心了。

  日暮西迟,该回家的欧阳晨风和大家告了别,司暮仍是一副酷酷的“我不想理你你别找我”的表情,欧阳晨风见到也没在意。

  在离去前,欧阳晨风特意转身走到司暮身边,笑着对某人说了声:“小暮!”

  “再见啦!”女孩唇角翘起,两个酒窝一浅一深,在余晖下显得光彩夺人。

  说完,她也不理会司暮的反应,自顾自地走回了家,一路上,哼着小调,十分快乐。

  而转身离去的小晨风,自然也没发现身后少年背对着阳光模糊的容颜,嘴角渐渐上扬,在昏黄的阳光里,变得十分温暖……

  “呜……”

  “呜……”

  哨声在走廊里来回地转荡了几圈后,宿管阿姨熟悉地来到一间寝室门口。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寝室里的八个女生纷纷转了个身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门外的宿管阿姨在发现里面没有动静后,伸手推开门,发现真的没有人起床后,她明智地决定叫醒大家。

  “起床了啊,起床了啊!”见依旧没人起床,宿管阿姨只好继续叫唤,“别睡了啊!要迟到了啊!”

  在连续几遍的魔音穿耳后,欧阳晨风忍不住地转了个身,睁开迷蒙的双眼,眨巴了几下,待大脑终于恢复工作后,才慢腾腾地坐起身,爬下床。

  直到站在地面上,欧阳晨风还有些感觉还不太真实。伸手从床上拿下衣服,才踢踏着拖鞋,向厕所走去,换衣服……

  衣服刚换完,门就被推开了,室友们陆陆续续地冲进厕所,打开两个水龙头,开始洗漱。

  水哗啦哗啦地流淌,等欧阳晨风好不容易才把脸洗完,外面又再次地响起了哨声,随之而来的还有宿管阿姨的声音。

  “快走啊!快走啊!要做早操了啊!”

  欧阳晨风听闻,连忙擦干净脸,拿着梳子就向外面冲,因为女生宿舍离操场很远,以防迟到,她只好一边梳头发,一边向操场跑去。

  等她终于跑到操场时,铃声响彻教学楼,甚至传到了外面的操场上,在休整了一番队伍后,广播响起,欧阳晨风蹦蹦跳跳地做着广播体操,企图赶走脑中的睡意。

  可在做完体操后,原本该说的解散却换成了校长的有话说,欧阳晨风就郁闷了,慢慢地,脑袋开始一搭一搭地往前低,眼睛都完全闭上了!直到听到最后一句“解散”时,她才粲然睁开眼睛,抬头往教室走去。

  突然一只手扯住她的手臂,欧阳晨风顿下脚步,就看见同桌覃孜从身侧走过来,笑道:“我看你都要睡着了啊!”言毕,才放下拽住晨风的手。

  欧阳晨风眯着眼睛微点了点头,然后就稀里糊涂地跟着覃孜走进教室。

  一走到座位上,欧阳晨风就身子一软,倒在了椅子上,双手伏在桌上,头靠着手臂,然后……就开始补眠……

  覃孜无奈地看了眼同桌这种没睡饱就要补眠的行为,抬眼看了一遍周围的情况,发现大多数人都趴着,不禁撇了撇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现在教室里的人大部分都趴在桌上睡觉,只有少数几个像覃孜这样睡眠好的人还没有被瞌睡虫带走。

  因此,班主任一进教室,看到的就是全班倒了一片的景象,在发现欧阳晨风也在睡觉后,忍不住地走过去敲了敲桌子,示意覃孜叫醒她。

  覃孜焦急地推了一下欧阳晨风,唤道:“起来啦!”老师来了!不过后面那句她没敢直接说出来……

  欧阳晨风迷茫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覃孜桌子旁的班主任后,猛地一个激灵,连忙坐直了身子,弱弱地笑了一下,哪还有一点瞌睡的样子啊!

  班主任看着她,发现双眼明亮,见此才满意地走了。

  在班主任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欧阳晨风不禁撞了撞覃孜的手臂,吐槽道,“老师来了,你怎么没叫我啊!”

  覃孜用手指按压着突突跳着的太阳穴,然后闭目说:“我当时也不知道他一进来就要我叫醒你啊!”

  欧阳晨风听闻后,身子又瘫软地伏在在桌上,声音幽怨不已。

  “这么多人睡觉,他干嘛就盯着我啊!”

  覃孜闻言,无奈答道,“谁叫你成绩好呢!”

  欧阳晨风闻言后,斜眼睨着同桌问道,“诶!我怎么感觉你在幸灾乐祸呢?”

  覃孜笑了笑:“知道就好!”然后也不理她的抓狂,抽出英语书,开始早读。

  渐渐地,欧阳晨风也觉得这样趴着实在没意思,睡又睡不着,也太无聊了,看了眼旁边认真早读的覃孜,只好也抽出英语书开始记单词,读词组。

  早自习总是过得很快,几乎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下课的铃声。

  “3……2……1!”

  “叮铃铃铃!”

  铃声一响,整座楼都沸腾起来。跑饭的人儿啊,你别飞太快!几乎是一瞬间,教室里就空了……

  欧阳晨风和覃孜在一堆人里突破重重阻碍,才杀出重围。奔到食堂时,欧阳晨风早已气喘吁吁,反观覃孜,倒是没任何不适!

  队伍很长,而一直在等待的欧阳晨风不自觉的就想起昨晚的梦,她,怎么会梦到他呢?

  欧阳晨风一直都明白自己是个一周有六天晚上都在做梦的人,但每次都是梦些日常的事,可这次……梦里的场景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虽然是真实的,可为什么她却还记得这么清楚呢?第3章 恍惚的一天2

  而且最后他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她记得梦里就有些模糊,可是为什么,她现在连想都想不起了呢?

  “喂!到你了!”覃孜召回欧阳晨风的神后,才端着粉走到队伍一侧等她。

  欧阳晨风回神后连忙走上前,弯腰对着窗口里的大妈说:“一碗粥,一个卷子,一个麻圆,一个鸡蛋。”

  不顾他人吃惊的表情,欧阳晨风怡然自得地端着一堆吃的走出人群,和覃孜找了个位置坐下。

  覃孜对此也是见怪不怪了,完全不管周围的人是如何惊讶于某人吃得如此多的表情,她很是自然地一边吃粉,一边和欧阳晨风聊天。

  “诶,我说,你刚刚在想什么啊,居然怎么叫你都没反应?”

  欧阳晨风抬头看了覃孜一眼,然后继续慢慢地吃麻圆,缓缓道:“我在想昨天做的梦!”

  “哦?梦到什么了?”覃孜显然对于欧阳晨风的回答很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梦可以让她魂不守舍呢?

  “以前的事。”欧阳晨风轻声地说,覃孜却没发现她音量的变化。

  “嗯……”覃孜想了想,才说,“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肯定是白天想了,所以晚上才会梦到的!”

  “是……吗?”欧阳晨风若有所思道。

  “当然是啦!所以你快吃啦,我都快吃完了!”覃孜催促道。

  “哦……”欧阳晨风一边想着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边加快吃东西的速度。

  在吃完早餐后,两人就一路散步到教室,然后就是各种聊天,有的没的一通乱聊。

  “哐当!”一声响,让刚坐下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去,只见一个头发滴水的男生取下眼镜放在桌上,坐在欧阳晨风左边的椅子上,而刚刚的声音就是他拖出椅子发出的。

  覃孜皱眉看向男生,叱道:“赵超,你干嘛?”

  欧阳晨风见覃孜说话了,也不好再开口,只是询问地看着他。

  男生撇过头盯着两人看了良久,却没有说话,就在两人快受不了时,他又转回了头。

  “神经病!”覃孜骂道。

  欧阳晨风知道覃孜是因为赵超的动作而不满,但她总觉得他不像是故意的,倒像是……额……眼神不太好,看不清!

  不得不说欧阳晨风真相了,对于一个汗都流过眼睫的近视来说,确实现在的可视度不高,只不过,其中还有他不知道说些什么的因素在。

  很快,就上课了,三人都进入了听课状态,当然,两个女生是真的在听课,至少老师是这样认为的,而男生就是时不时地走神了,一会儿在这里画画,一会儿在那里涂涂……

  快要下课的时候,老师布置了作业,要求今天晚上交,而这一切,晨风同学都不知道,直到晚自习坐在教室里,看着黑板上各个课代表写的“交作业XX页XX大题XX小题”,晨风才猛然醒神,接着就是速度地写作业,一节晚自习下来,倒是完成了三分之二的作业,最后就只剩下英语了。

  一下课,晨风就拉上覃孜去了趟厕所,之后两人就在走廊上聊起天来。

  “诶!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直都不正常啊?”覃孜把疑问问出,其实她也是忍不住,要是你看见一个每天下课后就把上堂课留下的作业都写完的人,突然某一天坐在位置上发呆,还在晚上要交作业了才发现,并赶急赶忙写作业的话,你也会觉得他不正常的!

  晨风听到她的问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疑惑地看着她,问:“我怎么不正常了?”

  覃孜扶额,颇为无奈:“你一整天都在发呆,别以为我不知道!”

  晨风无力道:“额……被你发现了!”

  覃孜鄙视地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欧阳晨风见她不再追问了,也不说话,一时,两人竟都安静下来,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并肩走进教室。

  在进教室的那一刹那,两人呆了呆,然后说了声“报道”才进去,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看着两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没人发现,有个人在她们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就一直看着她们……

  等坐回位置上时,晨风又开启了学霸模式,狂刷题目,等她做完的时候,习惯性地看了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嗯……她想,她还可以做点其他的事呐……想着就抽出了一个黑色的本子,这是她演讲比赛获得的奖品,在不久前担任了一项光荣的职务。

  右手一翻,把本子反转翻到第一面,左手拿起一张纸放在预备写的那面上,右手执笔,想了想,就开始写,写一行,遮一行,倒也协调。

  除了欧阳晨风时不时地想起某人,以及两位同桌时不时浓烈的火药味导致战场蔓延,伤到无辜人士外,日子就像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地进行着,甚至迎来了每个学期最重要的时刻——期末。

  很快,就到了期末前的最后一周,大家都开始了紧张的复习,欧阳晨风也不例外,每天下午吃完晚饭后,她就会拿着历史必备资料和覃孜在平台上背诵,可欧阳晨风有个毛病,就是一连背了好几天,都只是背了第一面,剩下的三面几乎就是读了一遍,而每每到了此时,她都会一边抽着后面的题目考覃孜,一边开始怨念蔓延,心里无比苦逼地想:她果真是不适合背书呐!哭……

  说到欧阳晨风最讨厌的事情,莫过于背书,只不过也只是针对背时间,她真心是不喜欢记那些公元前几几年亦或是一九几几年的东西,因此,她也更加坚定了以后学理科的信念,却没想到,那也是一条心酸的不归路啊!

  直到这个周末放假,她也只是堪堪完成了一面……加半面而已,对此,她也是很满足了,毕竟那个谁说,知足者常乐嘛!看她就挺知足挺快乐的。

  不管欧阳晨风是乐天也好,迂回政策也好,众人都只当作是迷惑众人的政策了,甚至还有人认为她是成竹在胸,所以才如此不慌不忙,不骄不躁的,想到这个原因之后,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真相了,于是所有人便更加拼命地背书,见此情形,欧阳晨风只能默默在心里表示:大家真厉害!然而她是真的打算放弃了……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极其美丽的误会啊!

  回家后,欧阳晨风把带回来的书包放在书桌上,发了会儿呆后,就去看电视了,丝毫不记得还有几本书埋在书包里,在黑暗的卧房里,等着她的翻阅,只是这样和谐的局面很快就被打破了。

  晚饭过后两小时,当欧阳晨风正乐呵呵地调着频道,翻到一个欧阳晨曦想看,她却不喜欢的频道时,两人果断是分别争取遥控的掌控权,丝毫不退让。

  就在欧阳晨曦和她争夺遥控却不得,幽怨地看着她时,突然想起什么,然后趁着她津津有味地看着另一个频道的时候,幽幽地说了句,“我记得某人好像下周期末考试哦!”说的那叫一个意味深长呐,直让欧阳晨风生生打了一个哆嗦,然后,果然就听见了晨母的回复书名,还在这里看电视,去去去!快点去睡觉,养好精神,好在考试的时候发挥正常!”

  欧阳晨风不甘心地说:“现在才十点不到诶!而且我一点都不困,再说要养足精神也不至于现在就开始吧!我才刚回来,考试都是大后天了!”

  晨母听闻只好问道,“那你复习完没有?”

  “我……我……”欧阳晨风梗着脖子想要辩解,却发现一切语言都变得无力起来。第4章 最初的决定

  见到欧阳晨风这个样子,欧阳晨曦还能不明白?连忙举报说:“没有,我看她带书回来了!”顿了顿,继续说,“还有好几本!”说完还得意地看了欧阳晨风一眼。

  闻言,欧阳晨风转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却只看到某个“小人”志得意满地冲着她得瑟地笑,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后无法,答应了母上大人周末好好看书复习,欧阳晨风略带忧伤地看着电视剧,却意外地发现,这个,好像不如之前好看了……而旁边坐着的欧阳晨曦,之前还闹腾着不要看这个电视剧,却在看了十多分钟后发现,这部电视剧还蛮好看的。

  翌日,早上,欧阳晨风九十点多才起床,吃完早餐,收拾了半天,才在下午一点左右出门,去店里吃午饭。

  出门前,欧阳晨风突然想起答应母上大人的事,拿上一张历史资料就出去了,只是,资料她带是带了过去,最后却依旧是趴在电脑桌上玩电脑了。

  在本学期最后一个周末的下午,欧阳晨风从店里回来,手拿历史背诵资料走到楼下,就看见了关新月。

  “嘿!你怎么在这?”欧阳晨风兴奋地拍了下关新月的肩膀,开心地打了个招呼。

  “诶?你回来了啊?我这是要回家啊!”关新月刚回答完,就看见欧阳晨风手里拿着几张纸,疑惑问道,“你手里拿的什么?”

  “哦!这个啊?”欧阳晨风翻了翻手中的历史资料纸,随即递给关新月,“是历史背诵资料啊!”

  关新月大致地浏览了一遍,苦着脸道:“这么好!我们都没有这种东西诶!要不你这份送给我呗!”

  “恐怕不行,我也只有这一份。”欧阳晨风有些苦恼,想了想才提出一个最为适合的解决办法。

  “但是可以给你复印。”

  关新月听后也很是赞同,然后两人就一边走着,一边聊天,说着最近的新鲜趣事。

  突然话题一转,提起了陈年往事。

  关新月哂笑着看着欧阳晨风,说:“你最近有看到司暮吗?”

  欧阳晨风表情一僵,然后缓缓道:“没啊,怎么了?”

  关新月转头目视前方,极其自然地回答,“哦!也没什么,就是看到他家那个水晶球了。”

  顿了顿,神色变得向往,“然后就想起以前了!”

  “嗯……”沉吟了会儿,欧阳晨风尴尬地说:“那你和我说干嘛?”

  “我就是想问下你,当初为什么不要那个水晶球,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原因了吗?”关新月微微偏头看着她问道。

  欧阳晨风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然后化为无奈苦涩,轻声说:“我当初并不知道那是他的,我以为是许诺送的,而且你们一群人都在起哄,叫着许诺的名字,吵得我很烦,所以我就没要。”

  顿了顿,正要开口,却听见关新月恍然大悟的声音,“原来如此啊!不过,那也不能怪我们啊!谁叫大家都以为你喜欢许诺,以为这样你会接受!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们那群人瞎猜是许诺送你的啦!所以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

  欧阳晨风在事发多年后听到这个最真实的原因,不知为何有点哭笑不得,她现在真是想哭又想笑吧,什么叫做以为她喜欢许诺就借用他的名义啊?不知道这样会让人误会吗?

  想到什么,欧阳晨风转头认真地看着关新月,“所以我现在很后悔,当初如果知道是他送的话……”“我就不会拒绝了!”

  关新月看着她如此认真的模样,倒是有些吓到了,“你……不会是真的后悔了吧?”

  “嗯,后悔了!”欧阳晨风诚恳地点点头,应道。

  “那……”关新月组织了下措辞,才继续问,“为什么?难道你喜欢的不是许诺是他?”

  “这个……”

  欧阳晨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最后只能干巴巴地解释了句,“或许我一直都误会了!”

  看了眼身旁的楼梯,继而笑道,“好了,我到了,下次聊,拜拜!”

  “拜拜!”关新月有些依依不舍,却还是和欧阳晨风道了别。

  在告别了关心月后,欧阳晨风心不在焉地踏着楼梯,心里却盘旋着刚刚关新月的问题,“你喜欢的不是许诺是他?”

  其实,她也不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她并没有真的喜欢许诺,这一切就是个美丽的误会。

  想起前几天做的梦,欧阳晨风停下脚步,来到露天平台上,手撑着栏杆,看着下面的操场。

  下面有人在打球,跑跑跳跳的,看着就很热,转移目光,当看到沙滩栏杆时,心里咯噔一下。

  想起过往的种种,欧阳晨风茅塞顿开,一切,早在最开始就都已经有了答案了,不是吗?

  转身不再留恋于往日的是是非非,徒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飘散于风中……

  很快,周末就在欧阳晨风的玩耍中度过了,终于,迎来了每个学期的重大日子——期末。

  第一天是考语文,物理,化学,第二天是考历史,政治,数学,最后一天只有一门,英语。

  吃完早餐后,欧阳晨风来到音乐教室门外,此时门还没开,外面的楼道处都站满了人。

  因为学校是按照上次考试的成绩排名来安排考场和座位的,所以她一如既往的在第一考场考试,只不过,她这次坐的位置是第一列第一个,也就是传说中的一号。

  等开门后坐在座位上,沿途经过的人都是一些熟识的人,只不过都是些第一考场的常客,说有多大交集倒是没有。

  欧阳晨风看着桌子右上角贴的信息,不禁莞尔一笑,此时覃孜坐在第三列,还有其他几个同班同学也在这一考场,只是都在四五列。

  因为音乐教室太大,所以一二考场都在这里,第二考场就在第一考场的右前方,两个考场相对而坐,她有好几个室友都在那边。

  第一堂,是考语文,欧阳晨风速度很快,四十分钟左右就写完了前面,就差作文了。习惯性地转了下笔,然后撑头看着窗外,微风拂来,驱走了往日的炎热,带来一丝丝凉爽。

  操场上的学生在追追赶赶,外面的绿色树木和白色的操场交相辉映,倒是有种生机盎然,青春洋溢的感觉。

  突然,灵光一现,欧阳晨风放下手,低眸看着作文那一面,提笔就写下了第一段。作文这块一直是语文的拉分部分,往往写得好的作文可以让人在全年级排名上前进好几位,所以饶是拿过几次全年级第一的欧阳晨风也不敢懈怠。

  只不过作文这种东西,最缺的就是灵感和新意,而她一旦有了灵感,就会泉思涌现,笔不会停顿地一直到写完。

  此时的音乐教室很是安静,除了考生的翻卷声,就是笔落在试卷上沙沙的声音。

  “呜……”

  “呜……”

  “考试,还有十五分钟!”

  “考试,还有十五分钟!”

  “考试,还有十五分钟!”

  广播中哨声响起,紧接着就是年级主任的三遍重复提醒。

  欧阳晨风握笔的手一顿,眉头微皱,抿紧嘴唇,强压下那股紧张的感觉,才微颤着手写完最后一段。文成,笔落,欧阳晨风不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边揉捏着右手,一边默默吐槽。

  真是罪恶的“三遍说”啊!每次一说那个还有十五分钟和五分钟就会让她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紧接着手也会抖,有好几次都是这种奇怪的反应害的她差点完不成卷子,真是……讨厌!虽说重要的话说三遍吧,可你也没必要连续强调让我紧张发抖吧,真是的!

  第5章 命运的安排

  后面果真响起“考试还剩五分钟”的话语,不过那时欧阳晨风已经检查了一遍了,而且她不打算改动,只因为,每次她改的话,就必定是把正确的改成错误的,连吃了两年的亏后,她是宁愿第一次错,也不愿意第二次改错了!

  考试结束,几个同学习惯性地围在欧阳晨风座位旁,问些诸如:“选择题的答案是什么?”“你考得怎么样?”之类的问题,欧阳晨风一一答过。

  看着有些人因为与自己答案不一样而面露苦恼,她不由接着安慰,“我也不知道对不对,有可能你们才是对的呢!”

  见大家神色渐渐平静后,才拉着覃孜去上厕所了。接下来的一天,考试都极其顺利。

  晚自习,本要复习历史数学的欧阳晨风看着看着书上的公式,就开始神游天外,不禁想起了司暮。

  欧阳晨风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最近几天总是会想到那个几年前就失去消息的人,明明就在一个城市,城市也不大,而且两人的家也只隔了一条马路,以前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可偏偏这三年的时间,他们一次也没有见到,这个现象还真是奇怪。

  欧阳晨风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病,以前最讨厌害怕的事就是遇到那个人,可现在却一周五天都在猜测回家会不会碰面,以至于每周五总是怀着期待忐忑的心情,小心翼翼地路过他家,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缘无份吧。

  就在欧阳晨风发呆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被覃孜给摇醒了。

  “喂,欧阳晨风,你在干嘛啊?我都叫你半天了,你居然把我无视的这么彻底?果然我的存在感很低啊……”某女哀怨中。

  “额……我刚刚在发呆,没听见你叫我,怎么了,你又有什么重磅新闻要告诉我吗?”

  “喂喂喂,除了即将放暑假的消息以外,还能有什么重磅新闻啊?”

  “请别用你那鄙视加嫌弃的眼神看着我,千年老二……”欧阳晨风挑眉挑衅道。

  因为每次考试欧阳晨风都是第一,于是很荣幸地被同桌覃孜赋予了“万年老妖”的称号,而欧阳晨风也因此称总是第二名的同桌“千年老二”。

  “哈!万年老妖,我告诉你哦,对于你这种消息极度闭塞的人来说,是不会了解我们这些在你后面的人是怎样与时俱进滴……”覃孜颇为不屑,缓缓回击,“对了,要说消息还真有一个,就是这个暑假《一起又看流星雨》开播了,你就期待着吧,哼哼!”

  “一起……又看?”欧阳晨风疑惑,想起之前的“一起来看”,吐槽道,“还真是又看啊!”

  不再理会覃孜的念念叨叨,欧阳晨风又陷入沉思中。一起又看?我们还从未一起看过流星雨呢?

  不过一直在讨论的两人,丝毫没有意识到左边位置上的某人,一直在盯着她们……

  很快,三天过去,在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后,欧阳晨风终于解放了,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包装好,只等老爸来接。

  在室友们一个一个地离去后,老爸终于来了,可在回去的路上,居然下起了太阳雨,这是好的预兆吗?

  今年暑假格外的热,原本极其白皙的皮肤在这连续几天的暴晒下已经变得有点黄了,可好动的性子又让她无法安静地呆在家里。由于放假比较早,她就天天泡在店里一边吹空调,一边上网。

  这天,老爸突然要她进一个网站,不明所以的她进了之后才发现是初中录取信息,想起晨曦今年小学毕业,也是要升初中了,于是问了她的准考证号并输入后,页面自动跳转。

  看着什么显示的:欧阳晨曦被C中录取。晨父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你没进错?会不会是有另一个人也叫欧阳晨曦?”

  欧阳晨风扶额无奈道:“我没进错,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和晨曦吗?”

  母上大人听闻后,也是及其赞同地说:“就是,我家晨曦运气可好了,怎么就是弄错了!”

  在欧阳晨风和晨母的相互夹击下,晨父总算是认清了现实,然后又查询了一番报名时间什么的,就拉着晨母到一边去了,嘀嘀咕咕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就在欧阳晨风玩游戏玩的开心的时候,晨父又回来了,欧阳晨风也没多想,继续一边玩游戏,一边喝汤。

  “你想在C中读书吗?”老爸突然冒出一句。

  “想啊,可是我当初不是没进嘛。”欧阳晨风很是自然地回答,只是那话语中显现的明显不是期待的情绪,倒是有点可有可无了。

  因为当年轮到欧阳晨风小升初的时候,进校改成了摇号制度,即填报志愿后,进行摇号,如果摇到了就被录取,如果没被摇到就另寻他校。

  所以这是一次凭运气的升学,而很不幸的欧阳晨风没摇到,于是来了这个民办学校。

  “可以转校呀!”欧阳晨风一个哆嗦,把刚刚舀起的玉米给掉汤里了,溅出了一洒汤汁在白色的T恤上。

  “爸!都怪你,说这么吓人的话,害得我衣服都弄脏了!”欧阳晨风手忙脚乱地抽纸擦衣服,可那浅浅的油渍怎么也抹不去。

  “我这是在和你说正事,怎么就吓人了?你就说你想不想转学?”

  “想,想想想,你先让开给我去洗一下,不然晚了就洗不干净了!”欧阳晨风焦急地不断抽纸擦衣服,想要去厕所洗一下。

  晨父拦住欧阳晨风,“但是转校要参加转校考试,你去不去?”

  眼见那油渍有种继续蔓延的趋势,欧阳晨风想也不想的就说了句“去!去去去!”然后解脱般地冲去厕所,可不管怎么用洗洁精干洗,都洗不干净,最终还是留下了一滩浅浅的黄色。

  在郁闷过后,欧阳晨风才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好像答应了老爸什么,是什么呢?可不管怎么想,她都想不起了,唉,果然是有健忘症啊!

  就在她以为没什么大事的时候,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晨父叫醒,说是陪欧阳晨曦一起去报名,欧阳晨风这是才想起晨曦要去C中读初中了。

  于是没睡醒的欧阳晨风就浑浑噩噩地刷牙、洗脸、换衣服、吃早餐,直到到了C中才清醒过来,因为这可是那个人就读的初中啊!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情,在知道他们都还在上课的消息后,平复了不少,如此一来,欧阳晨风便心安理得地陪着欧阳晨曦走程序。

  直到晨父找到认识的一名老师,说想让欧阳晨风转校到这来读初三,欧阳晨风这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欧阳晨风最后还是接受了晨父的安排,去参加转校考试,第一天早上考完之后,晨父说:“要不先熟悉熟悉下校园?”

  然而不等欧阳晨风回答,就开始往教学楼外走,欧阳晨风只好跟上。

  可是,外面的太阳真的好大,好晒啊!欧阳晨风心里不停地吐槽,怨念冒泡……

  “这是人工湖,你们学校没有吧?这里面还养了金鱼。”

  “嗯。”我们学校没人工湖,有游泳池,里面没有金鱼,有草鱼。

  “你看这里有好多灌木啊,空气真清新!”

  “嗯。”我们学校灌木少,树多……

  “你看……”

  “嗯。”

  “诶,你看他们放学了。”

  “嗯。嗯?”欧阳晨风一个激灵,抬头望去,果真,他们放学了。

  欧阳晨风突然很紧张,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期待看见那个人,又害怕被他看到。

  镜头转换。

  “终于考完了!”一个高瘦的男生兴奋地叫唤。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9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