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风流都市行小说林皓张梦雨李潇潇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风流都市行小说林皓张梦雨李潇潇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疯狂的老板娘

  “脱了!”

  “你说什么?”

  “脱了,把衣服全部脱掉。”

  “那个,我只是来应聘的……”

  “让你脱你就脱,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现在麻利的脱了应聘就通过了,不然的话……”张梦雨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不耐烦的道,身前一抹盛开的怒放随着心情的起伏掀起一阵微微荡漾的波涛,闪烁起若隐若现致命的白皙。

  林皓懵逼了,本来只是过来应聘一个酒吧的保安,结果没想到进了酒吧老板娘的办公室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这是要干吗?威胁吗?脱了衣服面试就通过,不脱衣服就不给通过吗?

  在林皓的对面,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极品御姐,五官精致,身材高挑,瓜子脸,柳叶眉,高挺的鼻梁,削尖的下巴,一双嘴唇性感丰厚,整个精致的五官与将近一米七高挑的身材映衬在一起,再搭配上一身黑白相间的职业装,将整个成熟女性的魅惑展示的淋漓尽致。

  最要命的是这女人的声音和那一双修长之中不失丰腴的美腿,性感的双唇开口就带着一种勾魂的魔力,仿佛能让人直接酥到骨子里面,而那一双修长不失丰腴的美腿,更是带着一种耀眼而又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就算是那些靠腿吃饭的腿模比起来都要黯然逊色,而那一双包裹在性感高跟鞋内的玲珑玉足也是如此。

  “真的要脱?”林皓回过神来,视线惯性的就落在了那一抹高傲的耸立地带。

  “废话,还愣着干吗,快点脱!”张梦雨更加着急的催促了起来,与此同时更是没好气的发起了牢骚,“真是的,不就是脱个衣服而已,磨磨唧唧的还是不是个男人。”

  “那个,要不咱试试?”林皓弱弱的道,事关男人尊严的问题,绝对不能马虎。

  “闭嘴,快点麻溜的把衣服脱了,你到底是想不想留在我这酒吧干?”张梦雨有一种一脚踹飞对方的冲动,不过为了脑海中刚刚浮现出的灵感来,最终还是选择了隐忍。

  林皓再次失神了,面前这个美女老板娘的强悍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

  “算了,只当是为了耗子他们,谁让蜘蛛图腾只在这里出现过呢……”足足过了好一会的功夫过后,林皓默默念叨了一句之后这才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咳咳,好吧!”

  答应下来之后的动作倒是很快,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将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只剩下最后一块遮羞布,“那个,这玩意就不用再脱了吧?”

  “不用了,站好不要动。”

  白净的脸颊泛起一片通红的红晕,张梦雨羞涩的道。

  林皓依言伫立在了原地,不再说话,只是盯着对面这个即将成为自己老板的美女老板娘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美,真美,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绝色美人!”他发誓,像对面这个女人这样身材和样貌全都极品的美女,就算是以他阅人无数的眼力也绝对是不多见的。

  张梦雨不再说话,从办工桌的旁边拿起画板,然后将画板固定好在支架上,接着又拿起了画笔。

  全神贯注的目光集中在对面的陌生男子身上,开始一笔一笔的作画。

  “素描,你这是要做人体素描?”林皓瞪直眼睛。

  “废话,不然你以为呢!”张梦雨冷冷的回道,倒是显出几分娇蛮的姿态。

  对于她来说,素描是她最大的爱好,就在刚刚,本来是脑海中恰巧刚好勾勒出一副理想素描的轮廓,没想到就被这个面试的给打断,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个面试的年轻人的模样,倒是和她刚刚在脑海中勾勒出的素描轮廓很相似,这才按耐不住起了让对方做人体模特的念头。

  “哦,没,没事。”林皓弱弱的道,“玛德,白瞎了老子那般激动一场,搞了半天只是让老子做个人体模特而已!”

  这一刻,林皓的心头是沉闷的,本来面对美女老板娘咄咄逼人的态度时,他还以为是被自己英俊的外表给征服了,可以发生点什么美妙的事情。

  搞了半天,原来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对方所需要的,只不过是让他做个人体模特而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着,林皓就这般如同木偶一般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偶尔的会随着张梦雨的要求调整一下姿势和动作,一个多小时之后,张梦雨终于停下了手中的画笔。

  “好了,可以了。”抬起头来,这妞缓缓的道。

  林皓闻言第一时间激动的奔了过去。

  “别过来,你想干嘛,别过来……”张梦雨慌乱了,双手在身前遮挡起来下意识的惊呼道。

  “咳咳……”林皓这才意识到不妥的地方,慌忙停下来尴尬的笑了笑,“那个,美女,咱们刚才说的那些话还都算数吧?”

  “先把衣服穿上。”张梦雨羞红着脸颊道。

  刚才人体素描的时候倒是不觉得什么,但是这会,素描的作品完成,心头的那种羞涩感顿时就强烈的滋生了出来。

  林皓依言穿好衣衫,“美女……”话刚出口,只是两个字说话就被张梦雨打断了话茬,“这是一千块钱,算作你的辛苦费,拿着这些钱走吧。”说话的同时,这妞直接从兜里摸出了一沓毛爷爷,然后点了十张递了过去。

  “什么意思?咱们刚刚明明说好的……”林皓眉头皱起。

  “说好什么了?”张梦雨冰着脸装起了迷糊。

  “你妹,不会是要耍赖吧!”林皓暗呼糟糕,不过依旧是耐心的帮助对面的美女回忆了起来,“那个,美女……咱们刚刚明明说好的,如果我把衣服脱了,你就聘请我。”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张梦雨冷冰冰的道,语气很冷漠,脸上更是不带丝毫的表情波动,一时之间,整个房间内的气温都仿佛随之骤降了许多。

  让她留下对面这个来面试的陌生男子?如果没有前面人体模特素描的事情倒是没问题,但是现在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可以想象的到,如果真的把这家伙留下来了,万一是个嘴快没把门的家伙把刚刚人体素描的事情说出去的话,以后她还怎么继续面对酒吧的这些员工,非羞死个人不可!

  “你,你不能这样,咱们已经说好的,你不能这么提起裤子就不认账了!”林皓一脸委屈的道,像是一个委屈的小受。

  “我,我,我就是提起裤子不认账了你能怎么样?”张梦雨一时语塞,说起话来有些语无伦次。

  话音落下,这妞才意识到言语之中的不妥,整个脸颊瞬间一片涨红,就连雪白的粉颈和耳根后面都是一片涨红。

  没办法,这样一句话听上去,确实是有些怪怪的味道!

  “……”林皓刚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敲门声响起,接着一个酒吧的服务生走了进来,手里的托盘中摆放着一杯咖啡,“老板,这是你要的红酒。”说话的时候,这厮目光落在房间内的林皓身上,目光来回滚动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皓很自然的就注意到了对方打量的目光,没有说话,只是笑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于此同时,目光落在这样一杯红酒上之后,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情不自禁的深嗅了口气。

  瞬间,眉头紧皱了起来。

  怪怪的,这样一杯红酒的味道似乎有些怪怪的……

  “放下吧。”张梦雨随意的点点头算是回应。

  服务生放下红酒,目光躲闪的转身退了出去,离开房间的时候,视线再次盯着林皓打量了几眼。

  嘭!

  随着房门关闭的声音,房间内只剩下林皓和张梦雨两人。

  “怎么会有一种怪怪的气味,这杯红酒的味道不对……”林皓自言自语的嘀咕道,眉头更加用力的挤在了一起。

  “有什么怪的,红酒本来就是这个味道。”张梦雨不以为然的道。

  “不是,是真的,这杯红酒的味道不对,我能感觉的出来。”林皓皱着眉头继续道。

  “笑话,就凭你这般凭空嗅口气就能感觉出不对的地方吗?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你是专业的品酒师吗,而且就算是专业的品酒师恐怕也不能像你这个样子就能判断出一杯酒的具体情况来,难道说你觉得你比专业的品酒师还厉害……”

  “专业的品酒师?如果杰西丝算是的话,那我确实比他们这些品酒师更厉害一些。”

  “杰西丝,你说世界上三大品酒师之一的杰西丝?那个被英国女皇授予过OBE勋章的杰西丝……”

  “没错!”林皓轻描淡写的道,仿佛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吹牛……”这一次,张梦雨的回答干脆利落,只有最简单的两个字。

  居然吹牛比世界三大品酒师之一被英国女皇授予过OBE勋章的杰西丝还要厉害,真是什么牛皮都敢吹!

  话音落下,这妞不屑的冷笑着托起酒杯轻轻的将酒杯凑到唇边,接着扬起酒杯直接一饮而下,这是她的习惯,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了,每天晚上的这个时间饮上一杯这样的红酒之后,才会觉得心情得到了一种放松。

  “阴阳合和散。”林皓的视线一直放在这样一杯红酒之上,等到了张梦雨已经喝下去的时候这才终于想了起来,“没错,就是阴阳合和散。”

  刚刚这样一杯红酒被端进来的瞬间,他就敏锐的嗅到了一种特殊的味道,只是一时之间有些想不起来,现在终于回想起来了,竟然是阴阳合和散这种天下最致命的春药,位居所有春药之尊。

  “不能喝!”林皓着急的道,可是已经太晚,待到他冲过去一把抢过张梦雨手中的酒杯时,整杯的红酒已经只剩下了小半杯的样子。第二章阴阳神针与天眼通

  “狗屁,全他娘的狗屁!”

  林皓被推倒在靠椅上,整个人直接处于这一种热血沸腾的躁动之中。

  本来只是为了讨份工作来酒吧应聘,结果没想到应聘的时候却遇到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先是被美女老板娘逼迫做了人体模特,接着又遇到了美女老板娘被下了阴阳合和散的事情。直到这会,感觉着横跨在身上的娇躯,心头还是一种难以置信的置疑。

  在他的身上,张梦雨叉开双腿横跨在上面,整个人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和心跳如同水蛇一般的缠绕了上来。

  暖暖的,很贴心!

  窒息……

  林皓觉得自己要窒息,被包围在这种包容天下的胸怀之中,几近喘不过气来!

  “妈的,以后谁再和老子说美女可以坐怀不乱的话,老子第一个剁了他的小丁丁!”随着凌乱的思绪飘飞的瞬间,林皓更是破口大骂了起来。

  张梦雨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滔天的火焰给焚身了一般,一股浓烈的火焰从身体内滋生出来完全无法压制,刚开始的时候,她的脑海还能保持几丝空明,可是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最后的几丝空明瞬间消失殆尽,只剩下最原始本能的反应。

  双眸之中,此时也再也看不出任何其它的色彩,只剩下了最后的迷离。

  “别亲!”

  “别摸!”

  “不行,受不了了!”

  “姑奶奶拜托能不能不要这么疯狂好不好……”

  林皓彻底拜倒,一脸哭笑不得的求饶了起来,奈何他的求饶遇上药效完全发作,只剩下最原始本能冲动的张梦雨,不过都是徒做无用功的呐喊而已。

  “玛德,脑子进水了不是,阴阳合和散的药效,怕是没有多少人可以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抵挡,和这妞说那么多有给毛用的!”

  林皓此时就像是被非礼的纯情小处男一般,暗自念叨了一句之后回过神来,接着一把推开张梦雨。

  这妞此意已经完全沦陷了,挣扎着继续疯狂的扑上来。

  林皓不敢再有丝毫的迟疑,一掌砍在张梦雨的后脖颈的地方,瞬间,张梦雨脖子一歪昏倒了过去,整个娇躯软绵绵的瘫倒在了他的身上。

  这种情况下,面对这样一个绝色的美女老板娘,继续任由对方那般疯狂下去的话,他真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够把持的住,尽管他不介意甚至非常乐意和面前这位美女老板娘发生点什么关系,但是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还是不屑为之的。

  “呼……”深深的嘘了口气出来,林皓双手缓缓的托起张梦雨的娇躯。

  也不知道是有心之举还是无心之过,入手的位置,刚刚好是那一抹最为傲人的地带,入手的瞬间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那种无比清晰的弹性,而另外一只手的位置,则是拦在了一双美腿腿弯的位置。

  入手的感觉很细腻,带着一种吹弹可破的柔嫩,那种感觉就像是新生婴儿般的肌肤一般。

  “这样一个绝色美人,不趁机给那啥了真的是太可惜了!”林皓暗自感慨道,嘴上感慨的同时,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留,抱起张梦雨阔步向着一处休息用的沙发前走了过去。

  走动的缘故,身体某处尴尬的部位不免就与那性感的翘臀产生了强烈的矛盾,瞬间的弹性很结实,带着一种强烈反弹的力道,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更加尴尬的异动。

  将张梦雨在沙发上放好,林皓轻轻的解开了张梦雨上半身那件白色衬衫的纽扣,随着纽扣全部解开之后,大片白皙的肌肤清晰的袒露了出来,犹如如同芙蓉出水一般,晶莹剔透。

  尤其是那一抹被黑色抹胸束缚起来的丰满,此时更加清晰的暴露出来之后,大半雪白原形毕露,而那一道乳白色的深沟也暴露出了更加致命的魅惑,呼之欲出。

  “算了,老子就做一回柳下惠吧!”深深的吸了口气,林皓凝神屏息使自己保持平静。

  双手掌心向上缓缓的摊开,片刻之后,双手的掌心开始泛起了一团灰蒙蒙的雾气,这种雾气很缥缈,除非凑到手掌心的位置,否认根本看不到,而且就算是在手掌心的位置,也只是能够朦朦胧胧的感觉到个大概。

  紧接着,林皓像是变戏法一般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布袋,布袋展开,两排银针整齐的展示了出来,一侧的银针通体蔚蓝,上面散发出一种幽幽的蓝芒带着一种冰冷的气息,另外一边的银针则是通体火红,但从火红的颜色就足以感觉到一种灼热。

  绝阴针和纯阳针,如果有行家在此的话一定可惜清晰的分辨出这两种银针来,宝贝,货真价实的宝贝,一侧蔚蓝色的银针是只有在极寒之地才会生出的万年玄铁所打造的绝阴针,一侧火红色的银针是在极暑之地才会生出的万年炎铁所打造的纯阳针。

  “春药属火,用万年玄铁打造的绝阴针最为合适。”暗自念叨着,林皓抽出一根通体蔚蓝的银针,之后食指和大拇指来回轻轻的搓动了起来。

  “嗡!”伴随着这种搓动,银针猛烈的抖动了起来,随之竟是发出一种嗡鸣的声音,之后掌心泛起的那种朦朦胧胧的雾气更是将银针完全包括了起来,跟随着银针的抖动不停的缠绕着旋转了起来。

  腹中穴。

  前正中线,平第四肋间隙,两乳头连线中点,当这种雾气的缠绕旋转和银针的抖动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林皓松手,接着银针就像是带着一种魔力一般直接准确无误的刺入了腹中穴,深浅适宜。

  阴阳神针,林皓所施展出的这种针灸手法是一种特殊的针灸手法,名唤阴阳神针,逆天命夺造化,修炼至最高境界可生死人白骨。

  阴阳神针共分九重境界,一针活,二针葬,三针骨血,四针伐骨,五针魂归,六针劫,七针渡,八针大成,九针逆天命,林皓虽然目前只是阴阳神针第一重的境界,但是做到以气渡针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中脘穴,气海穴,关元穴,中极穴。

  林皓在不停的继续着,一根银针刺入腹中穴之后又陆续取出四根银针,以相同的情况继续刺入这样四个穴道。

  银针入穴之后,可以看到五处穴道的位置,有一种黏稠的液体顺着银针向外溢出,不过这种溢出的粘液并没有沾满银针,而是在接触到银针之后瞬间就凝固了,接着随着银针的抖动化为粉末飘落。

  “玛德,分量还真不是一般的足。”

  几分钟之后,张梦雨依旧处于昏迷的状态,没有半分清醒过来的势头,林皓忍不住咒骂了一句,接着视线下落在这样性感娇躯上半身的位置,最终双手平放在了小腹的位置,这一刻,整个人的神色顿时也变得严肃了许多。

  红酒里阴阳合和散的分量很足,如果张梦雨没有喝下那么多的红酒的话,倒是可以用这种银针渡气的方法将体内的药物成分通过几处穴道给排泄出来,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但但依靠银针渡气的方法已经不行了。

  入手的感觉很细腻,那种滑嫩的滋味更是清晰无比,伴随着一种泌人心肺的清凉似乎还带着几分蚀骨销魂的味道。

  这一刻,随着掌心贴在张梦雨的小腹处之外,林皓双目之中也泛起了一种淡金色的光芒,那种感觉就像是整个眼眶以及眼珠都在瞬间变成了淡金色一般,不过这种淡金色的变化只是呈现出了一瞬间的功夫就消失殆尽,下一刻一切又全都恢复了平静。

  林皓的眼中,此时的张梦雨整个上半身的位置,呈现出另外一副不同的画面,那种感觉就像是CT的造影一般,整个体内的一切随着目光上下的移动,如同CT造影出来的画面一般,展示出相对应的内部轮廓。

  “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看着眼前如同CT造影一般呈现出来的黑白画面,林皓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身体受伤之后,不仅自身实力受到了莫大的损伤,就连那种天眼通的异能也大打折扣,以至于现在眼前呈现出的只是如同CT扫描的画面,不然的话,在没有受伤之前,一切都是真真切切的,就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天眼通的异能有许多种,比如现在出现的如同CT画面扫描的画面,就属于天眼通之中的透视异能,只不过由于受伤之后被弱化了许多。

  除此之外还有一切事物运行轨迹速度放缓的能力,以及鉴宝过目不忘和拉近放大,成分分析等等的能力,同样,这些天眼通所拥有的各种异能,也全都如同透视异能一般大打折扣,甚至有些部分异能,已经弱化到不如受伤之前的百分之一。

  当然,这些还只是天眼通初级的能力,相信等到后续随着天眼通异能的升级,还会有跟多的能力被发掘出来。第三章做个好人难做个好男人更难

  收回思绪,林皓顺着这种如同CT造影呈现在眼前的轮廓很快就找到了药物在体内沉淀的地方,紧接着掌心处泛起的那样一层灰蒙蒙的雾气,缓缓的落在了小腹之上。

  毫无障碍的入手,掌心刚刚贴在这妞那平坦没有丝毫赘肉的小腹上之后,一股炙热的火焰就从小腹处滋生了出来。

  那种感觉很细腻,柔嫩无比,光滑之中还带着与这个季节明显不搭调的清凉,足够令人心神荡漾。

  “做个好人难,做个好男人更难!”

  林皓无奈的叹了口气,努力使灵台保持清醒,不敢再有丝毫的犹豫,在造影勾勒出的轮廓指引下将药物沉淀的地方按照一种特殊的手法推拿了起来。

  这样的推拿手法很奇怪,不同于普通推拿的推拿按捏轮回交替的手法,而是单纯的指尖点压,最后是十指上挑,掌心指尖点压过的位置上来回的旋转。

  推着不断推拿的过程,可以看到在张梦雨体表的肌肤上泛起了一层热腾腾的雾气,而随着这样一层热腾腾的雾气泛起的同时,毛孔的位置似乎有一种特殊的东西向外溢出。

  这是一种粘液,十分的黏稠,通过毛孔溢出之后直接就依附在肌肤的体表之上,于此同时银针刺入的部位,同样黏稠的液体也在源源不断的溢出,情况一如之前那般,溢出之后刚刚粘附在蔚蓝色的银针上之后就在瞬间凝固,接着伴随着银针的抖动化为粉末飘落。

  慢慢的,这种溢出的粘液开始不断加剧,待到一定的时间之后,再开始慢慢减少。

  随着林皓不停推拿的过程,张梦雨似乎缓缓的恢复了意识,眼皮开始轻轻的眨动了起来。

  林皓此时只顾得专心推拿,并没有注意到这样一幕情况的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足足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后,张梦雨体表的毛孔终于不再有这种黏稠的粘液排出。

  张梦雨的意识在此时变得更加清醒了起来,迷迷糊糊之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整个身体的异样,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双手在自己的上半身的肌肤上来回抚摸过一般,带着一种强烈异动的羞涩感,以至于,整个人在情不自禁之下,完全身不由己的就发出了一种娇喘的声音,“嗯,嗯……”

  此时此刻,下意识的动作之下,整个娇躯蠕动的动作也更加勾魂了起来,那种纠缠的扭动,就如同一条灵活的水蛇一般,妖娆无比。

  “好不容易重新聚集起来的内劲,就这么又耗费大半了!”

  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林皓停了下来,收起银针放入布袋之后,目光又停留在了那一片雪白的风景之地,目睹着整个娇躯的姿态,双手在此时竟是在鬼神差使之下再次落了上去。

  这一刻,伴随着这妞娇喘的姿态和入手再次袭来细嫩滑腻的手感,心头随之又一次的掀起了一阵碧波荡漾。

  张梦雨的意识以来越清晰,睁开眼睛的瞬间,第一眼就看到林皓那张怪笑的笑脸,再往下就注意到了一双手的位置,此时这妞才意识到,自己上半身衣衫的纽扣已经被完全解开,而林皓邪恶的双手正放在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阵地上。

  “混蛋,流氓。”这妞盛怒之下难得爆起了粗口。

  紧接着,盛怒之下的张梦雨被完全冲昏了理智,抬手一个大嘴巴就抽了上去。

  “美女,你这是要干吗呢?”想象之中的巴掌声并没有响起,张梦雨刚刚抡起来的手掌犹如老鹰抓小鸡一般被林皓紧紧的攥在了掌心。

  这妞的玉手很细嫩,光滑无比,握在掌心可以感觉到一种泌人心肺的柔嫩与清凉,带着些许动人心魂的冲动。

  尤其是这样的动作之下,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被拉的更近了,可以更加清楚的欣赏到一幕风景的优美与壮观。

  “臭不要脸!”张梦雨一个挣扎没能将手掌收回来,接着在盛怒之下再次抬手又是一个大嘴巴抽了上去。

  这一次,依旧是同样的结果,刚刚抬起的另外一只手,再次被林皓紧紧的攥在了掌心。

  林皓没有说话,就这样紧紧的将张梦雨的双手攥在掌心,笑呵呵的眯起了眼睛,如此的距离,这样的角度之下,一切显得更加清晰了起来,带着一种暖洋洋的视觉冲击力,显得格外的贴心。情不自禁之下,这厮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充满了色相。

  “臭流氓,我和你拼了!”张梦雨彻底爆发了,一记狠辣的提膝顶了上去。

  “尼玛,这是要断子绝孙呢!”

  林皓心头一惊慌忙闪身,这才算是堪堪躲过去了这样一记狠毒的提膝,不过心头依旧是一阵恶寒,甚至是档里那玩意的位置,还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寒意。

  此时此刻,在心有余悸之余,他的心头怒气也被激发了出来,本来面对对方强硬以及出尔反尔的态度他的心头就颇有不爽,此时自己救了他的性命居然还恩将仇报。

  救人救到他这份上,确实也是够悲催的了!

  “流氓,接下来还有更流氓的呢……”沉闷的心情之下,林皓装模做样的摆出一副邪恶的坏笑。

  “你想干什么?”张梦雨一只手下意识的遮挡在身前,另外一只手支撑着沙发向后退去,满脸尽是惊恐与警惕。

  “你说呢?孤男寡女的这个样子,还能干什么?”林皓装模做样的向前逼近过去,吓的这妞继续连连后退,“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就从这沙发上跳下去了……”慌乱之下,张梦雨说起话来竟是有些语无伦次。

  林皓不说话,继续向前逼近过去,脸上依旧是刚刚那些邪恶的坏笑。

  张梦雨更加慌乱了,双手支撑着沙发后退的速度也随之加快了几分,片刻呼吸间的功夫更是退到沙发一侧的尽头,身体失去重心整个人上半身猛的向下跌落了过去。

  林皓的动作很快,整个人瞬间拦向这妞的后背,结果情况瞬间就尴尬了,身体同样失去重心的林皓,就这般重重的压了上去。

  一瞬间的弹性很清晰,犹如被海绵被狠狠挤压下去的感觉,带着几分反弹的力道,于此同时,一股泌人心肺的唇香和齿香,以及那种淡淡的体香也随之清晰的袭来。

  很清新,带着几分勾人心魂的诱惑!

  “那个,失误,纯属失误。”起身,林皓满是歉意的道。

  张梦雨挣扎着慌乱起身,系好衬衫的纽扣,脸色这才稍稍的缓和了下来,不过依旧是满脸的通红。

  尤其是这会意识清醒过来之后再回想起自己之前的那些疯狂的举动,脸颊更是在瞬间羞红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这妞不知道,自己在昏迷之前到底是怎么了,居然会做出那般举动,真的是羞的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

  “抱歉,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你反应那么强烈……”林皓一脸无辜的继续道。

  “无耻,流氓!”从凌乱的思绪中收回心神,张梦雨双目怒视向林皓,厉声的呵斥道。

  虽然不知道自己之前到底为什么会做出那般的举动的,但是她却清楚的记得昏迷之前林皓那一记掌刀,潜意识之中,这妞已经认定林皓一记掌刀将她打昏过去之后是为了趁机占自己便宜,做出那种下三滥的事情。

  可恶,真的是太可恶了。

  “美女,你说你不感谢我救了你的恩情也就算了,反而还恩将仇报,这就有些太过份了吧!”

  林皓觉得自己很委屈,别人英雄救美大都是获得美女芳心完了美女以身相许,结果他倒好,别说捕获美女芳心让美女以身相许了,还被美女给当成臭流氓,这尼玛确实是有够悲催的。

  “美女,我和你说,也幸亏你遇到了我这个好人做了柳下惠,不然的话,怕是早就丢了清白之身……”林皓自顾自的继续道,于此同时也在心头疑惑的琢磨了起来。

  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要对面前这妞下药,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个酒吧的服务员是绝对不可能有那么胆子的,那就只剩下受人指使的可能,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指使这名服务员的对象,绝对拥有不俗的身份和背景,也一定是在打这妞的主意,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的。第四章真相大白

  “你,你放屁!”难得一次,张梦雨终于被逼的暴起了粗口。

  明明是在占自己的便宜,结果被自己发现了之后还信誓旦旦的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无耻,实在是太无耻了,做人怎么可以如此无耻!

  思绪至此,这妞的心头更是觉得委屈,慢慢的越想越委屈,最后更是眼眶起泛起晶莹了泪花,整个人开始哽咽了起来。

  “别哭,别哭行不行?”最见不得女人哭的林皓,顿时慌乱了起来。

  张梦雨不说话,反倒是哽咽的更加厉害了起来。

  泪雨梨花,楚楚可怜的模样更是令人心疼。

  “姑奶奶,求你了,别哭行不行……”林皓彻底败倒,“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你自己想想,刚刚你自己做的那些动作,如果我不把你打昏怎么办?我也是个男人,血气方刚的男人,不把你打昏的话万一我把持不住怎么办?你想过后果没有?”

  “可,可是……,你把我打昏之后都做了些什么事?你无耻,你流氓!”

  张梦雨的脸颊更加通红了,回想起自己之前疯狂的一幕,连雪白的粉颈和耳根后面都泛起了一片通红的红晕,“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之间觉得浑身上下燥热无比,脑海中只剩下了那种原始的无法抑制的冲动?”

  不正常,这妞有绝对的理由相信,自己之前那种举动绝对不正常,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整个人的小腹之中突然燃烧起了一种炙热的火焰,在这种火焰的燃烧下,整个人的意识越来越淡薄,越来越不受控制。

  “姑奶奶,你还觉得委屈呢,说起这事我还觉得委屈呢!”林皓一脸苦闷的道。

  “你委屈,你有什么好委屈的?”来不及思索刚刚的情况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张梦雨第一时间怒斥了起来。

  自己的清白就这么毁在了面前这个男人身上,结果对方还说自己委屈,不能接受,绝对不能接受。

  “我那是在治病,治病懂不懂?刚刚你以为我是在趁机揩油占你便宜吗?告诉你,你想错了,我那是借助一种中医特殊的推拿手法将你体内的药物给排泄出来,你看看你手臂的毛孔上,是不是有一层黏黏的东西,那就是体内药物的残留通过体表的毛孔排泄出来的东西。”林皓郁闷的道。

  张梦雨沉默了,目光下意识的就落在了手臂上,果然看到一层并不显眼的黏稠东西,手指轻轻的抹上去,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那种黏黏的手感。

  “难道真的是自己错怪他了吗?”见状,一个念头从这妞的心头滋生了出来,于此同时脑子忽然之间嗡的一声巨响,接着整个人脑子顿时清醒了许多,瞬间整个人也变得更加尴尬了起来。

  “红酒,是那杯红酒的问题?”她记得很清楚,在喝下那样一杯最后被林皓抢下的红酒时,林皓曾经说过阴阳合和散几个字,而且她正是在喝下那样一杯红酒之后,才出现了整个人浑身燥热无法抑制的症状。

  按照这样的情况来分析,那样一杯红酒确实有问题。

  “你之前喝的那杯红酒里面被人下了药,药性很浓烈的春药,现在你看到这些体表毛孔处的黏黏的东西,就是那种类型春药的残留物。”林皓继续道。

  “你说的阴阳合和散,是不是就是我喝下的那杯红酒里被下的东西?”张梦雨询问道,脸色在羞红之余是一种慎重和前所未有的愤怒。

  “不错。”林皓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种春药很厉害吗?”张梦雨继续问道,脸色更加通红了起来,羞涩的模样下整个白里透红的脸颊犹如芙蓉出水一般,娇艳欲滴。

  那种感觉,就像是随时用手指轻轻一掐,就可以滴出娇嫩的汁液来。

  “很厉害,非常厉害!”林皓点点头继续道,“如果说阴阳合和散是第二厉害的春药,那么没有任何一种春药敢称第一,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阴阳合和散几乎可以说是无药可解,只能阴阳交合。”

  “也幸亏你遇到了我,不然的话,今天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一定能够救的了你!”

  这话倒并不是危言耸听,林皓不知道天底下有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解这种阴阳合和散的毒,但是他所知道的,所接触到的之中,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可以,断然没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能力。

  张梦雨沉默了,足足过了好一会的功夫过后这才再次开口,“抱歉,刚刚倒是我误会你了,还有,谢谢!”

  话音落下,这妞不自觉的就盯着林皓仔细的打量了起来,刚刚两人差不多保持在两三米的距离上,那种距离下,仅凭嗅觉就能判断出红酒味道的不妥,这份嗅觉着实是太厉害了,令人震撼,怕是那些警犬与之比起来都要自愧不如。

  变态,但从嗅觉的角度来讲,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年轻男子绝对是一个超级变态的家伙!

  “谢谢倒是不用了,只要别把我误以为色狼臭流氓就行了。”林皓笑呵呵的道,“而且美女你也不想想看,如果我要是把你打昏占便宜的话,还会傻乎乎只是像刚刚那样?”

  “嗯。”张梦雨轻轻的点了点头,事实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

  酒吧的门口,一个身着一身制服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一脸着急的来回观望着,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

  如果林皓和张梦雨在此的话,一定会认的出来,这个一身制服的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刚刚送进去红酒的那个。

  “罗少怎么还没来,这都过去差不多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了,里面还有那小子到现在也没出来呢,这可怎么办是好?”这名刚刚送进去红酒的服务员,一边着急的来回度着脚步,一边喃喃自语道。

  他的心头很担心,毕竟一个年轻男子待在老板娘的办公室,搞不好他们这边忙活了一场,最后却成了别人的嫁衣。

  没办法,今天林皓的出现对于他们的计划绝对是个意外,任谁都没有想到,今天晚上回冒出来这么一个应聘的。

  终于,在年轻男子一脸着急等待的目光之中,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缓缓的停了下来,紧接着后面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停了下来。

  宾利慕尚车门打开,首先下车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对方下车之后慌忙打开后排的车门,车门打开,一个年轻男子缓缓的走了出来。

  一身范思哲的名牌,手腕上带着价值过百万的百达翡翠的手表,富二代,这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第五章暴怒的罗大少

  “罗少,您怎么才来?”这名酒吧的服务生走过去,一脸急切的道。

  “临时有些事情耽搁了。”被称作罗少的年轻男子冷冷的道,“怎么样,事情办的如何。”

  “都办好了,只是……”这名酒吧的服务生吱吱呜呜的道,他很想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可是却又不敢开口,但是不说又不行。

  对于他来说,这完全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只是什么,快说?”被称作罗少的大少,脸色一沉顿时就变得阴冷了起来。

  言语之中,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一种十分浓烈的不耐。

  “罗,罗少,事情,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晚上酒吧来了一个应聘服务员的,我送了带药的红酒进去……”这名酒吧的服务生开口,结结巴巴的将办公室里的情况讲了出来,话还没说完就被罗少一脚踹开,“废物,没用的废话。”

  一脚踹开这名酒吧的服务生之后,被称作罗少的大少加快脚步,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快步向着酒吧内冲了过去,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急切。

  “阴阳合和散,老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来的阴阳合和散……”罗大少觉得自己要疯了,他无法想象现在张梦雨的办公室里会是如何一副场景。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只为了今天晚上逍遥快活的时刻,结果现在可好,怕是白白便宜了那个来酒吧应聘的家伙。

  怒……

  罗大少的心头,完全是无法抑制的怒火。

  张梦雨的办公室里,林皓和张梦雨一起在沙发上坐着,两人的距离很近,甚至是若有若无之间,彼此还可以感觉到对方臂膀上的细腻与温度。

  “今天晚上的事情有第一次恐怕就会有第二次,以后你还是要小心一点的好,想喝红酒的话最好还是自己来。”林皓语重心长的叮嘱道:“俗话说的话,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张梦雨点点头,“我知道,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简单,相信马上就会知道了。”林皓淡淡的道。

  “什么意思?”张梦雨疑惑的问道。

  转过脑袋,林皓完全直视了过去,如此近距离和居高临下的角度,整个一幕迷人的风景更加清晰了起来。

  “你觉得,对方下完药之后就这么了事了吗?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指使你酒吧服务生下药的幕后主谋应该早就来了,只不过可能因为临时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耽搁了,但是我相信,只要对方将事情忙完,一定会马不停蹄的赶过来的。”

  张梦雨沉默了,之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强烈的怒气带动着情绪巨大的波动,随之而来的是身前高傲的峰波随波逐流的轻颤,这种颤抖之中,带着一种若隐若现的白皙,很诱人,恍惚之中更能让人感觉到一种空谷幽兰般泌人心肺的幽香之气。

  “会是谁?”

  张梦雨不停的琢磨着,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人的名字。

  这些人全都是海川顶级的大少或者是一些大佬,其中不乏一些劣迹斑斑的垃圾,这妞有十足的理由相信,下药的人一定就是其中的一个,只是暂时还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人而已。

  嘭!

  就在此时,房门被一脚踹开,接着一个一身衣着光鲜亮丽,豪气十足的年轻大少走了进来。

  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在酒吧门口从那辆宾利慕尚上下车的罗大少。

  紧随其后的,是一群七八人的保镖。

  嘎!

  看着房间内的一幕情景,罗大少傻傻的呆愣在了那里,本来他以为房间内会是一副非常香艳的画面,结果没想到居然是现在这个样子。

  片刻失神的功夫之后,罗大少回过神来,心头重重的松了口气出来。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这样终究是件好事,总比白白忙活了半天徒为他人做了嫁衣的好。

  眼前的情况很明显,张梦雨没有办法中了阴阳合和散的样子,不然的话,此时绝对不会是这样一副模样。

  “梦雨,你怎么样,没事吧?”回过神来,罗大少继续问道,之后目光落在了林皓身上,“他就是那个来你这里应聘保安的那小子吧?我看这小子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赶紧赶走吧!”

  林皓无辜躺枪,心头很不爽,不过这会并没有打算发飙,毕竟现在应该是张梦雨的主场才对。

  张梦雨脸色冰冷,从罗烈踹开房门冲进来的瞬间,她的心头就已经有了完全的判断。

  这妞有十足的理由相信,收买她酒吧里的服务员下药的那人,一定就是面前这个罗烈。

  “罗烈,是你!”咬着牙,张梦雨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与冰冷,双目之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梦雨,你说什么呢?”罗烈心头一惊,慌忙装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我说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张梦雨冷冷的继续道。

  “梦雨,你这到底是怎么了?”罗烈继续摆出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我过来看你,听说你在这里面试一个前来应聘保安的男的,已经有好长时间没见人出来,就有些担心,这才莽撞的踹门冲了进来。”

  “尼玛,这么好的演技,不去争夺奥斯卡影帝真的是可惜了!”林皓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的弧度,不得不说,这厮也算是个天生的演技派。

  张梦雨的面色更加冰冷了起来,“罗烈,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本来我以为那些大少中,也就你还算是个坦荡的君子,结果没想到竟然是如此一个龌龊的小人。”

  面前的罗烈她很熟悉,海川赫赫有名的罗氏集团的继承人,平日里给人的感觉倒是一个正人君子的姿态,结果没想到,竟然用心如此之险恶。

  “收买我酒吧的服务生,然后在我要喝的红酒里下药,阴阳合和散,罗烈,你无耻!”这妞怒气冲冲的继续道。

  罗烈的脸色也开始变得阴森了起来,眼前这种情况很明显,想要继续隐瞒下去明显是不可能的了。

  “没错,你说的没错,下药的就是我。”虚伪的面具被完全撕开,罗烈说起话来也不再有丝毫的客气,嘴角带着几丝玩味的笑容,“我倒是很奇怪,你是如何知道酒水有问题的?”

  对于张梦雨每天在那个固定时间一杯红酒的习惯他是很清楚的,正是基于这种习惯才会有了此次的计划,他很好奇,好奇张梦雨是怎么识破自己的阴谋的,这点无论如何他都想不明白。

  “衣冠禽兽!”张梦雨气急败坏的道,她原本有一肚子的话想要骂,但是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骂出口是好。

  那种感觉就像是原本骂人的话用在罗烈的身上,就是对这些骂人脏话的一种侮辱。

  “衣冠禽兽?哈哈,老子就是衣冠禽兽怎么了?”罗烈脸色扭曲的道,“行了,废话少说,老子现在好奇的是,你究竟是如何知道那杯红酒有问题呢?”

  “……”张梦雨开口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突然间凑到跟前的林皓打断了话茬,“你在说什么?什么那杯红酒有问题?”话音落下,是一脸迷糊不解的表情。

  “你说什么?那你们……”罗烈有些傻逼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阴阳合和散没有解药,除了男女阴阳交合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办法。”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刚刚梦雨会是那样一副表现,害的老子差点就以为自己帅到天下无敌无可救药了……”林皓一脸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一边冲着张梦雨悄悄的使了个眼色。

  脸色已经变得羞红的张梦雨本想出来说清楚,但是目光来回在林皓和罗烈身上扫视了几眼之后,顿时就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罗烈更加傻逼了起来,说起话来嘴角都变得哆嗦了起来,“你说什么,你们已经……”说到这里,这厮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本来还在庆幸,结果没想到,最后还真是辛辛苦苦忙活了半天,白白为别人做了嫁衣。

  “不错,罗烈,你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白忙活了一场吧?说起来我还是要谢谢你,让我找到了林皓这么棒的男人。”张梦雨缓缓的道,一边说着,一双手臂顺势就缠绕在了林皓的臂膀之上,这样一句话之中,更是在‘棒’字这个字眼上刻意的拉长了声音,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瞬间的感觉很细腻,带着几分时有时无的柔软与弹性。

  第六章暴力出手

  “不是吧,这么强悍……”

  林皓懵了,本想嬉耍这个罗烈几句,结果没想到张梦雨竟然如此配合。

  如此一副模样,搞的他差点就真的以为两人刚刚发生了些什么一般。

  回过神来,林皓一脸挑衅的目光落在了罗烈身上,于此同时更是扬起了高傲的头颅,一副模样似乎是在炫耀。

  “操!”

  罗烈整个人是崩溃的,直接处于一种傻愣失神的边缘,直到好一会的功夫过后才艰难的回过神来,整个人心头的情绪在完全无法抑制之下直接爆发。

  疯了,这厮感觉自己完全疯了,一时之间整人直接就暴走了起来。

  “小子,老子今天非得弄死你不可!”双目狰狞的盯着林皓,罗烈咬牙切齿的道,于此同时,目光继续转向张梦雨也是同样的狰狞,“张梦雨,你个破鞋……”

  整个人狰狞扭曲的模样十分疯狂,目睹之下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张梦雨慌忙后退,更是下意识的拉近了林皓的手臂。

  “说这话的人多了,你算老几。”林皓淡淡的道,丝毫不为所动,“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的。”扭头,目光落在张梦雨的身上轻声的安慰道。

  声音很平静,但是却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安全感。

  “嗯。”张梦雨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迎着林皓如此肯定的眼神,她的心头在瞬间完全放松了下来,那种感觉就像是只要有林皓在,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用担心。

  “口气还挺大,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真本事!”罗烈阴森狰狞的道。

  “有没有,试试看就知道了。”林皓淡淡的道。

  声音很平静,但是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

  生平,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自以为是的大少,手上的功夫没多少,嘴炮的功夫倒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不去当娘炮真的是有些太可惜了。

  “好,很好!”盛怒之下的罗烈,抬手一巴掌直接就抽了上去。

  这一巴掌,用足了十足的力气。

  “小心……”张梦雨下意识的惊呼了起来,不过惊呼声落下,这妞却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此时此刻,不仅是他,就连和罗烈一起随行而来的保镖,一个个的也颇显意外。

  不知何时,林皓已经动了,他的动作很快,快到所有人压根就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觉得眼前一晃,罗烈抡起的右手掌的手腕已经被他随意的一个单手犹如铁钳一般狠狠的卡在了其中。

  “放手!”罗烈下意识的反应是直接挣脱,不过右手用力挣扎着却始终不能挣脱丝毫,最后是盛怒之下的呵斥。

  “放手,快点放了罗少。”于此同时,一群保镖也开始叫嚣了起来,但是看着还在受制于林皓的罗烈,并没有人敢直接上前。

  他们了解罗烈,跟了解罗烈的父亲,如果此时贸然上前,万一误伤到罗烈的话,他们的下场怕是会很惨。

  “你说什么?”林皓装模做样的问道,至于几个保镖,则是直接被他选择了无视。

  “放手,快点给老子放手。”罗烈更加恼怒了起来。

  “真的要放手?”

  “快点,不然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不信。”林皓笑微微的道,与此同时,一双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威胁,我操……”罗烈骂骂咧咧的继续道,不过话还没说话就被林皓声音直接打断,“知道吗,我这个人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说到这里,林皓稍稍停顿了片刻,接着话锋陡然一转变得冷漠无比,“就是别人的而威胁。”

  话音落下,直接出手,没有丝毫征兆。

  咔嚓!

  出手,林皓没有丝毫的犹豫,随着咔嚓声响起,罗烈的右手腕应声而断。

  “啊,我的手!”罗烈痛苦的惨叫道,声音很凄惨,整个脸色也强烈的扭曲了起来,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苍白。

  他没想到林皓的力气竟然是如此的巨大,不仅仅是扭断了手腕的骨骼,更是将骨骼直接完全分离,断裂的骨骼刺破手腕的肌肤,有些地方已经变得血肉模糊,看上去甚至是有些触目惊心。

  如此大声的惨叫声惊的一群保镖心有余悸的轻颤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紧接着慌乱的上前直接将林皓给围了起来。

  “放手,快点放了罗少……”

  一群保镖着急的嚷嚷道,没办法,罗烈还在对方的手中,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绝对不能贸然动手,毕竟这可是一个下手狠辣的家伙,贸然出手,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都他妈的还愣着干吗,上,都给老子上,弄死他,给老子把这小子往死里弄!”罗烈撕心裂肺的咆哮了起来。

  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干掉面前这小子,不然的话无论如何都无法咽的下心头的折扣恶气。

  话音落下,并没有一个保镖敢动手,相互对视着了几眼之后,急切的目光落在林皓身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刚刚林皓雷霆的手段已经让他们震惊了,现在就这样出手的话,天知道林皓接下来会做出什么过激的动作。

  咔嚓……

  林皓再次动了,伴随着咔嚓一声响起,罗烈的下巴应声而掉。

  “阔燥!”卸掉罗烈的下巴之后,林皓轻描淡写的道。

  罗烈几乎疯了,本来他以为自己带着这些保镖动手的话,林皓绝对会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结果没想到最终的情况竟然是这样一副场面,这个林皓,竟然丝毫不为所动,而且还敢继续动手。

  最重要的是,自己被林皓给制在手中,他那些保镖完全不敢动手,这才是最郁闷的。

  近乎疯狂的罗烈想要爆发,但是已经卸掉的下巴却无法说出话来。

  “有话想说,行,我满足你。”林皓说着右手一托,伴随着咔嚓一声响起,罗烈的下巴又重新挂了上去,“说吧,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盛怒的罗烈还未来得及开口,下巴在伴随着咔嚓声响起的瞬间,就再次应声脱落。

  伴随着,是罗烈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声音很凄厉,痛彻心扉,听上去更是让人有一种惨绝人寰的感觉。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接下来的情况一如既往,林皓在不停的拆骨卸骨,伴随着是罗烈不断响起的惨叫声,十几次过后,罗烈直接昏死了过去。

  “不是吧,这这么点身体素质,未免也太差劲了吧,才只不过十几次而已!”林皓皱着眉头嘀咕道。

  才不过十几次而已……

  一群保镖心头一阵恶寒,这般狠辣的手段居然说才只是十几次而已,他们很想知道,林皓这是打算要玩多少次才算满意。

  “以为昏死过去就这么完事了吗,你这想法未免也太单纯了,没事,我来帮你……”

  林皓自顾自的继续道,于此同时再次在体内运转起阴阳诀的功法,掌心一层灰蒙蒙的雾气泛起的同时,大拇指直接掐在了罗烈的人中穴道。

  片刻呼吸间的功夫,罗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好了,接下来咱们可以继续开始了,刚刚一共拆骨卸骨了十二次,还差八十九次。”

  话音落下的林皓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掌心泛起雾气的右手食指在罗烈头脑部的近十处穴道轻点了下去,伴随着是掌心那样一层灰蒙蒙的雾气顺着指尖渗入到这些被轻点下去的部位。

  率谷穴,阳白穴,风池穴,太阳穴,翳风穴,太迎穴,听宫穴,气舍穴。

  这些穴道全都是脑部最重要的穴道之一,每一个穴道对于脑部神经的刺激都有不同的作用,比如率谷穴和阳白穴以及翳风穴可以有效的刺激颅脑内痛觉的感官神经,可以让痛觉随着刺激的程度被不断的放大。

  风池,太阳,太迎,听宫以及气舍穴可以有效的刺激大脑内部主导情绪的神经系统,根据刺激的程度可以使人保持在一个不同程度兴奋的状态,刺激的程度越强,兴奋度就越高,最强的程度可以使人保持近乎疯狂的兴奋,整个意识的清醒程度达到极限。

  换句话说,当对风池太阳太迎听宫和气舍五处穴道刺激到一个最强的高度时,就算是正在承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也无法昏迷,大脑依旧会时刻保持无比清醒的状态。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9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