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竹马青梅小说颜月溪陆铭川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竹马青梅小说颜月溪陆铭川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离婚

  颜月溪从小到大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能嫁给陆铭川。

  给他做爱吃的菜,给他生个漂亮又聪明的孩子,可是结婚这三年来每次她从梦中惊醒,沙发上都只有她一个人。

  她借着外面路灯晦暗的光线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桌上她忙活了一下午做的四菜一汤已经彻底凉透,颜月溪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多少次把它们一个个的倒进垃圾桶。

  嘎哒一声,别墅的门被开启。

  颜月溪的心被紧紧的揪了起来,直到陆铭川皱着眉按开了客厅的吊灯。

  “怎么不开灯?我给你的钱不够吗,需要你这么节省?”

  颜月溪的心脏咚咚的跳着,他有多久没有踏足过这里了?三个月?还是半年?她赶紧跑过去拿出了拖鞋放在陆铭川脚下。

  蓝色的棉拖鞋,情侣款,上面画着一只灰太狼。

  陆铭川有些嘲讽的看着颜月溪脚上的同款粉色拖鞋,抬脚把拖鞋踢到一边:“不用了,我马上就走。”

  颜月溪心头漫上一丝钝痛,颤抖着声音问道:“吃饭了吗?家里还有菜,我去......”

  “不用了!”陆铭川怒吼着打断她,看着她的眼神像是冰冷刺骨的尖刀,毫不留情的刺入她的心脏里,“电话里你不愿意谈离婚,不就是逼我亲自来?我们言归正传吧,我很忙,没有多余的时间跟你浪费。”

  陆铭川双手插在西装的口袋里,慢慢走进这座他们曾经的婚房,他的身材偏瘦,穿起西装来却正好撑的有型有款,连世界级的服装设计师都称赞他是个天生的衣架子,是个被做生意耽误的顶级名模。

  鞋底跟地板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一直延伸到沙发上。

  陆铭川落座,翘起二郎腿,转头轻蔑的看着她:“如你所愿,我来了,说出你的要求,只要你肯签字,条件随你开。”

  同样的说辞,颜月溪已经听了三年,就算是心痛也是钝钝的。

  她勉强扬起一抹苦笑,“我看到新闻了,她回来了是吗?”

  “你知道就好,当初你父亲逼着爷爷让我娶了你,柔儿伤心至极远渡重洋,一别三年,她终于要回来了。颜月溪,这个陆太太的位置,本就是她的。”

  颜月溪长叹了一口气,点点头,“我知道,你不用提醒我了。”

  陆铭川拿出一份文件摔在桌子上,往她的方向推了推:“签了吧,好歹我们认识了二十多年,也算是夫妻一场,我不会亏待你。这栋别墅过户给你,另外加一千万的赡养费,足够你下辈子衣食无忧。你的梦想不是去欧洲学摄影?只要你签字,我可以立刻帮你安排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导师,你还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跟我提。”

  颜月溪看着文件上的白纸黑字,忽然有一瞬间的恍惚,陆铭川的签名已经龙飞凤舞的盘踞在一侧,只剩下右边的一处空缺,白的就像灼伤她的眼睛。

  “陆铭川,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跟你好好的.......”

  陆铭川咬着牙,忍耐了许久的厌恶终于爆发,他看着她,说:“你、做、梦!颜月溪,有时候我也在怀疑,明明你当初跟纪廷爱的要死要活,为什么又会想要跟我结婚?”

  “我......”颜月溪的喉咙里哽住了,她跟纪廷......要她怎么说?二十多年了,她的心一直都在陆铭川身上,可是他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

  纪廷,是照在她心上的一缕阳光。

  当她的心一次次的被陆铭川伤的千疮百孔,纪廷总是能用温暖来填补她心上的空缺。只有那一次,唯一的一次,纪廷跟她表白的时候,恰好被陆铭川看到。

  陆铭川看着她的眼光,像是看着一块脏兮兮的抹布:“离了吧,我们都好过。”

  “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行吗?算我求求你......”颜月溪再次恳求道,几乎放下了自己所有的尊严。

  回答她的,是玻璃的碎裂声,“哐啷!”

  最终还是闹得不欢而散,陆铭川几乎砸了别墅里所有可以砸的东西,留下一地狼藉,摔了门扬长而去。

  颜月溪的心跟着门扉颤了颤,蹲在地上收拾这一地的心碎。

  他们的结婚照,他十八岁成年时自己送他的琉璃工艺品,她为他做的人形陶艺,还有她在摄影比赛上获得的第一个奖杯。

  碎片割破手指,血液争先恐后的涌出,可是颜月溪发现自己仿佛已经没有了痛觉。

  当心意一次一次的被践踏,摔碎,化作齑粉,她付出所有的这场豪赌,终究还是输得一败涂地。第二章 专访偶遇

  一夜的哭泣,带来的不只有红肿的眼眶,还有总编一如既往的冷眼。

  第二天一早,颜月溪光荣的迟到了,加入这个杂志社是一个星期前的事情,她已经预感到这不是一个好开端。

  昨晚一晚上光怪陆离的梦,让她几乎没怎么睡,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

  总编也对这个年轻且资历尚浅的摄影师有着不小的偏见,端着硕大的啤酒肚敲敲她的桌子:“颜月溪,不管你是多有名气,如果你是这种工作态度的话,就赶紧给我滚蛋。”

  颜月溪忙不迭道歉:“对不起总编,我以后一定不会了......”

  这家杂志社给她的薪水不错,而且签了合同之后可以申请预支薪水,她虽说在已经在国内摄影圈小有名气,但是攒下的钱却着实不多,给父亲交了手术费,已经所剩无几。

  “你收拾一下,下午跟冯小灵一起去给铭爵集团的总裁陆先生做个专访,这是你入职以来的第一个任务,张董点名要你去,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看中了你什么。总之你给我用点心,陆少可是我们A市得罪不起的人物。”

  铭爵,陆总裁。

  颜月溪苦笑了下,快速的收拾好了长长短短几个镜头,冯小灵是跟她同组负责文字部分的一个姑娘,对她还算友好,招呼了她一声两人就出发去了铭爵。

  “陆少,关于事业的部分大众已经对您的事迹如雷贯耳了,今天我们就到这里,下面问几个较为私密的问题可以吗?当然如果涉及到隐私的话您也可以不回答。”冯小灵穿着精致的套装,拿着麦说道。

  陆铭川就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一身深灰色的西装搭配亮蓝色的领带,两条腿优雅的交叠着,整个人看起来意气风发,俊朗逼人。

  A市翻云覆雨的新贵,看起来比那些老气横秋的传统企业家更有诱惑力。

  “当然可以,我也觉得总是说这些地皮、股票什么的估计没什么人关注吧?”陆铭川今天格外的好说话,冯小灵前面问了很多专业的问题他都耐着性子一一解答了,简直跟昨晚在别墅里疯狂摔砸的暴怒男人判若两人。

  冯小灵没想到陆少竟然会答应她这个突然的请求,兴奋的两眼放光,连连给颜月溪使眼色示意她多拍两张。

  他也看到了颜月溪,危险的黑眸瞬间眯起,目光交汇的瞬间,只有她狼狈的躲开。

  颜月溪的脖子上挂了三四个不同型号的相机,换了一个短焦的镜头凑近了些,将陆铭川完美立体的五官和挺拔的身姿收入镜头,咔嚓咔嚓照了好几张。

  “白小姐在好莱坞闯荡三年,终于获得影后的桂冠,陆先生有第一时间发去祝福吗?”

  陆铭川脸上露出了宠溺的微笑:“当然有,不然今天她回来了可有的闹了。”陆铭川颇为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可是嘴角的笑容却是一直没下去过。

  冯小灵羡慕道:“陆少这么专情的好男人,白小姐还真是好福气。那陆少跟白小姐有没有规划过什么时候结婚呢?”

  “我求过十几次婚了,可是她都说要以事业为重,我有什么办法。”陆铭川无奈的摊手:“对了,你们这个采访会上传视频的吧?后期麻烦帮我下面加一段字幕,问问柔儿什么时候答应嫁给我。”

  颜月溪下意识的看了看旁边的摄影机,国外的进口设备,正在兢兢业业的录制着,把陆铭川对白雨柔的宠爱录的分毫不差。

  冯小灵又问了几个问题,陆铭川耐心的都答了,言语之间狗粮撒了一地,惹得现场的女工作人员各个春心萌动。

  结束的时候,陆铭川突然提出:“我想看看今天拍的照片可以吗?”

  “当然可以,对了忘了给陆少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新来的摄影师,颜月溪,她可是在国内各大奖项上获过奖的,”冯小灵叫她:“你过来给陆少看看今天拍的照片。”

  陆铭川的视线跟她再空中交汇,温润如玉的眸子瞬间变得寒气逼人。

  颜月溪低头移开视线,走了过去。

  “颜小姐的摄影水平很不错,你们杂志社还真是藏龙卧虎啊。”陆铭川拿着相机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意味深长的说。

  颜月溪出来找工作是瞒着家里的,从知道白雨柔回国之后,她就知道她的婚姻已经彻底死去了。

  陆铭川不来别墅,但是会按时往她户头打钱,可是如果已经决定离开了,她却什么都不想带走。

  找个工作,自己赚钱,最起码养活自己和爸爸,她才可以重新生活。

  结束了专访,冯小灵开车载她回杂志社。

  “昨晚没睡好吗?脸色这么差?”冯小灵打趣她:“你这眼睛一看就是哭的,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

  颜月溪自嘲的笑笑:“我没有男朋友。昨晚看韩剧来着,女主角太惨了,果然泡菜吃多了白血病也多。”第三章 车祸

  “女人就是这样啊,为别人的故事流自己的眼泪,”冯小灵叹了口气,道:“主编说了,我们做完专访就可以直接回家了,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颜月溪和陆铭川是隐婚,她当初来应聘这家杂志社的时候也没有说自己跟陆铭川的关系,全是靠自己的作品。这段婚姻马上就要走到尽头,那栋别墅对于工薪阶层来说还是太过扎眼。

  “不用了,我还想去逛一下超市,你在前面路口放我下来就好。”

  冯小灵揶揄她:“还说没有男朋友,一个单身女人逛什么超市!肯定是买菜给他做饭吧?”

  颜月溪尴尬的笑:“真没有......”

  “你瞒得这么紧,不会是......啊——”冯小灵一声尖叫,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颜月溪只觉得肋骨下方重重一痛,几乎要晕过去。

  车祸就发生在一瞬间,她们的车跟前面的厢式货车追尾,全责。

  冯小灵的男朋友第一时间赶到,看着她擦破皮的手臂,皱着眉心疼不已,抱着她温声安慰着。冯小灵委屈的呜呜直哭,一对恋人紧紧相拥,尽管受伤都是甜蜜的。

  “小溪,我跟我男朋友先走了,你也赶紧打电话给你男朋友吧,你看起来伤得比我严重多了,别逞强。”

  颜月溪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没事,你们先走吧,我打电话叫他来。”

  冯小灵走了,一路都享受着公主抱,看的颜月溪眼热。

  车前窗玻璃扎进了肋骨里,她一呼吸都痛,刚刚说话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她掏手机的动作牵扯到了伤口,血汨汨的流下,将雪白的裙子染得斑斑驳驳。

  “陆铭川,我出了车祸,你能不能......”

  那头的声音冷的散发着丝丝寒气:“颜月溪,上次为了逼我回家你说你发烧了,这次又是车祸?狼来了的故事我听过,我会再上你的当?”

  颜月溪忍着肋骨上的剧痛,声音细如蚊蝇:“真的,我没骗你......”

  “我不管你是真的假的,我现在没空。”

  电话被强行中断。

  颜月溪看着逐渐黑掉的屏幕,嘲笑自己的天真。颜月溪,你明明知道这个结果的不是吗?为何还要去自取其辱?

  有路人过来扶着她站起来:“小姐你需要帮忙吗?”

  颜月溪只能靠在路边的行道树上,身上的温度连同着血液一起慢慢流失:“麻烦你,帮我叫救护车,谢谢......”

  她的眼前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不知是不是幻觉,她好像看到了陆铭川的那辆深灰色的保时捷卡宴,停在了她的不远处。

  他来了吗?

  他还是不放心她的对吗?

  陆铭川从车上下来,却并没有往她这边看过来,而是遥遥望着远方,靠在车边等候。

  颜月溪好想叫他,可是体力的流失已经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恰在这时,陆铭川站直了身体,从车窗探进身去取出了一大束鲜红的玫瑰。

  忐忑的就像是等待老师宣布分数的孩子。

  白雨柔穿着一身洁白的礼服,被一大群工作人员和记者们簇拥而来,看到陆铭川的时候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双手捂着嘴巴,几乎要哭出声音。

  记者们的相机拍照声此起彼伏,颜月溪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冒出一个念头:这些狗仔的拍照技术可不怎么样,这个角度和光影只会把白雨柔拍的膀大腰圆。

  眼前一片黑暗,耳朵却还听得见。

  “白雨柔小姐,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我也爱你......”

  颜月溪苦笑了一下,大团圆结局,王子和公主从此就要过上幸福的生活,她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不,她或许是那个阻碍他们的巫婆,如果不是她当初嫁给了陆铭川,他们三年前或许就已经结婚。

  醒来的时候,入眼处都是一片洁白,颜月溪不知道今夕何夕,只能听到屋外的争吵声。

  “陆铭川!颜月溪她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知不知道如果再晚一点她就没命了!”

  “爸,我早就说过,我的妻子只可能是雨柔。”

  “你个逆子!那个白雨柔有什么好?不过是一个戏子!遇到你之前不知道跟过多少男人,你到底看上她什么?!”

  “她以前遇人不淑,所以我更要对她好。”

  “那小溪呢?你们青梅竹马二十多年,她喜欢你喜欢了二十多年,为了你放弃了大好的公派留学机会,你就这么对她?”

  陆铭川沉吟片刻:“这是她的事,与我无关。”

  离去的刹那,心中像是呼呼的灌入了冷风,陆铭川脚下一个趔趄,后退了几步才站稳。颜月溪惨白着一张小脸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刺的他的眼睛一扎一扎的疼。

  人人都看他是天之骄子,A市呼风唤雨的人物,可只有他自己明白,陆铭川就是个求而不得的可怜虫。

  他只是想要颜月溪能真心爱她而已,哪怕一刻都好。可是她却始终淡漠疏离,他知道,颜月溪的心里藏着一个人。纪廷,这个名字成为他心头的一根刺,每次提起都能让他伤痕累累。

  不管他换女朋友换的多勤,不管他当着她的面砸了多少东西,不管他怎么欺负她刺激她,颜月溪全部逆来顺受。

  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让人有力都发不出。第四章 只是为了取相机

  门外的吵闹声还在继续,颜月溪闭了闭眼睛,他们吵他们的,自己的日子还得自己过。

  颜月溪叫来了护士,不顾医生的百般阻挠,悄悄办了出院。

  医生说:“你是我见过最能忍的,玻璃插进去这么深,做手术不打麻药你居然一声都不吭。”

  颜月溪笑了笑,道谢离开。

  不管是身体上得痛还是心里的痛,都已经把她练就的百毒不侵。衣服一遮还有谁能看出来她曾经受伤?爸爸的二期手术马上就要做,她还要上班。

  第二天在公司遇到了冯小灵,她只是擦破了皮没有多严重。看到颜月溪的时候冯小灵眨了眨眼:“咦,小溪你没有去拿回相机吗?”

  颜月溪心里咯噔一声,昨天车祸的时候,相机落在了车上忘了拿......

  “小灵,你的车是怎么处理的?”

  冯小灵颇为惊奇的说:“昨天我男朋友送我回家之后,本来想叫拖车把撞坏的车直接送去修理厂的。结果你猜遇到谁了?陆少!他正在跟白雨柔求婚呢!那场面真的是......后来他认出了你的相机,说是想拿回去给白雨柔看看照片,就带走了,说是会联系你去拿的。他没有联系你?”

  陆铭川现在满心满眼都是白雨柔,会联系她才有鬼了!

  她勉强定了定神,道:“应该陆总贵人多忘事,我亲自去一趟铭爵吧。”

  冯小灵给她比了个OK的手势:“快去快回,否则总编非得把房顶给掀了。”

  到了办公室门口,却被告知没有陆铭川的允许不能进入他的办公室,颜月溪百般哀求都没有用,只得作罢。

  看来只能在这里等他了。

  那些相机是杂志社的,她必须得拿回去。

  恰在这时,助理接了个电话,突然上来拦住她:“颜小姐,总裁让您去一趟阳光会所。”

  颜月溪有些惊讶,“我?”

  助理冷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没错,陆总说如果你还想要相机的话,就请在一个小时内到达,过时不候。”

  匆匆抵达阳光会所的时候,颜月溪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略微松了口气,还好在一个小时之内。

  可是这阳光会所,一点都不阳光。

  纸醉金迷,糜烂浑浊。男人的销金窟,女人的勾栏院。

  明明外面还是阳光普照的温暖样子,会所里却暗的很,最中间是一个舞台,几个丰臀肥乳的女郎水蛇一样的盘在钢管上,性感的舞动着身躯,身上的布料少得可怜,几乎连重点部位都遮不住。

  舞台下站了一圈男人,拿着钱往台上扔,赌哪一个女人可以盘在钢管上的时间最长。

  会所里来来往往的女人都画着浓妆,衣服也大都性感妖娆。颜月溪看着都冷,默默的把自己的西装A字裙往下拉了拉,继续在人群中搜寻着陆铭川的身影。

  终于,她在一处VIP卡座里看到了他。

  陆铭川还穿着白天在铭爵录影的那套西装,只是此时已经脱下了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或许是有些人,领口打开了三颗纽扣,微微露出性感的胸膛,袖子也微微卷起到小臂上,整个人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而他的身边,正是一脸幸福的白雨柔。

  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对面的卡座里还坐着陆铭川的死党乔嘉阳和盛谦,时不时的有各路人马前来敬酒想要混个脸熟,却都被陆铭川拧着眉头打发了。

  记得从前的时候,他总是能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就算穿着一中那套搓爆了的校服,情书却源源不断的送到他的抽屉里,她身为陆铭川的小跟班,还帮别的女生送过好多次情书给他,可是他却并不高兴,一股脑撕得粉碎扔进了垃圾桶。

  过了这么多年,他依然还是这么夺目。

  颜月溪定了定神,走了过去。

  她不自然的解释道:“陆总,你好,我是来拿回我的相机的。”不想让人误以为她是故意回来的,

  陆铭川抬头看着她,笑的有些意味不明,却突然间像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对白雨柔说道:“小东西看到了吧?是不是我赢了?”

  白雨柔娇笑着往他怀里钻:“好吧好吧,你赢了,我们陆总魅力最大了行了吧?”

  陆铭川有些不满意,捏着她的下巴把她捞出来:“刚刚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讨厌!”白雨柔嗔道,“这么多人呢!”

  陆铭川笑的分外春分得意,在她耳边呵着热气:“反正你是跑不了了,今天晚上回我那,恩?”

  颜月溪冷冷看着,她就不该来。

  第五章 往事不可追

  “唉,算了算了,每次都是陆少赢,真没意思。”乔嘉阳爽快的把车钥匙扔给陆铭川:“我输了,我的新宠归你了,让我哭一会去。”

  盛谦也从善如流的摘下手上的腕表:“愿赌服输。”

  颜月溪有些摸不清楚状况,问道:“你们,赌什么?”

  乔嘉阳双手一摊,颇为惋惜的道:“陆少刚打了个电话,说有个漂亮妞能在一个小时之内过来找他,可惜了我刚入手的宝贝儿啊!”

  陆铭川有些醉意,双眼迷蒙着,怀里抱着软的没了骨头似的白雨柔,斜斜瞥了一眼颜月溪,说道:“我说了你们还不信,我让她过来,她就得乖乖过来。”

  他捡起桌上盛谦刚刚扔过来的腕表,“五十五分钟,还没到一个小时,就问你们服不服?”

  “服服服!”乔嘉阳端起酒杯,四个人碰了一杯,陆铭川一饮而尽。

  他有些得意,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踉跄着走过来,拽住她就往卡座里面拉,一把推到在乔嘉阳的怀里:“你他妈少叽叽歪歪,老子赢你一辆车,赔你一个媳妇儿总行了吧?”

  颜月溪重重的跌落在乔嘉阳的怀里,慌忙的站起来恨恨的看着对面那个搂着白雨柔正在温存的人:“陆铭川你够了!”

  乔嘉阳则还在回味着刚刚怀里那个小小软软的身体,有些回不过神儿来:“陆少,这妞儿长得还真是不错,是素颜吧?没整过吧?真送我了?”

  “我陆铭川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他冷笑了一声,道:“这位可是我法律上的妻子呢,你放心,百分百纯天然。快,好好陪乔总和盛总喝两杯去。”

  颜月溪整理好自己,捏着拳头恨恨的看着他,她都已经答应离婚给白雨柔腾位子了,他这样作践她又是为何?

  给白雨柔鸣不平吗?

  他还要怎么样?

  颜月溪叹了口气,道:“陆铭川,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能把相机给我?”

  “不如你把户口本拿来我们离了婚再说?”陆铭川挑衅的看着她,若有所思。

  颜月溪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从被他耍了的情绪中缓过来,深吸了口气,道“打扰了,我一定尽快。”

  “啪——”

  酒瓶碎裂的声音在身后炸起,细碎的小玻璃飞溅起来扎到她的小腿上,刺的她慌忙后退了几步。

  就在这时,手腕却猝不及防的被抓住,力道大的她疼的抽气。

  陆铭川踩在碎玻璃渣子上,死死的拽着她,脸上酝酿着暴怒:“颜月溪,你是个木头人吗?还是你根本就是没有心的?!”

  “户口本在我爸那里,我尽快去取还不行吗!”颜月溪也来了火气,拼命的挣扎着:“陆铭川,二十多年了,你能不这么欺负我吗?”

  陆铭川一怔,是啊,从她第一次来陆家,都已经这么多年了。

  从情窦初开开始,两个人兜兜转转纠缠了十几年,不管他怎么欺负她,或者是捉弄她,她永远都是那样一副不温不火逆来顺受的样子,就算是订婚,她可是在她父亲的逼迫下才跟自己结婚。

  这对当时意气风发的陆大少来说,是坚决不能忍受的大事。

  所以,他找了个小明星,在婚礼上扬长而去。

  这小明星跟了他的第一天,他就知道这妞儿肯定是被调教过的,各种技巧轮番上阵,弄得他邪火乱拱。

  可正当他一把推开了小明星,飞快的开车回家赴他的新婚之夜时,迎接他的是冷冰冰的婚房,还有一张支票。

  那是陆家给颜勇的聘礼。

  支票上压着他买给她的钻戒、耳环、项链,整个家里,有关于自己的一切,她一样都没有带走,就这样决绝的离开了。

  他发疯一样的去找她,可是颜月溪这个名字就像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一样,一直没有线索。直到她父亲病重入院,她才姗姗来迟,见了他的第一句话是问他:“新婚之夜跟白小姐过的怎么样?”

  她原来也是介意白雨柔的,那为什么就不肯好好的说一句软话?

  可就算他她面前说尽了自己跟白雨柔的恩爱,她还是那个温温吞吞的样子,拿着照相机认真的拍照。

  那一刻,陆铭川真的恨不得把她的相机狠狠砸碎!

  陆铭川的眼神里带着愤怒和失落:“你就这么想跟我离婚?”

  颜月溪奋力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手腕上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提醒着她陆铭川的暴虐。她直直的看着陆铭川,目光平淡:“这不正是陆总你希望的吗?”

  “呵呵,颜月溪,我告诉你,你欠了我三年,这么轻易就想我放过你?你也未免把我想的太善良了。”

  陆铭川回头对乔嘉阳说了句:“嘉阳,帮我送雨柔回酒店。”

  “川哥......”白雨柔在身后委委屈屈的叫了一声。

  陆铭川回神,看向她的眼神带着安抚和应付:“乖,我明天来找你。”

  说罢,他大力的拽着颜月溪走出了会所,下了地下车库,一把把她甩到副驾驶上顺手锁了车门。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8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