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傅爱霸道宠妻小说徐默默傅明徽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傅爱霸道宠妻小说徐默默傅明徽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冰冷的手术室里,原本该躺在床上的女人正站在墙角。

  脸色苍白,满身狼狈。

  徐默默穿着白色长裙,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

  “不,你们不要过来!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不要!”

  医生有些不忍心,但是一想到这是傅明徽的要求,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做下去。

  “小姐,只是流产,我们保证不会伤害到你的身体!”

  “不要,我不要!”徐默默一个劲的摇头,“我要孩子,我要孩子!”

  “傅先生说了,不可以。”比起医生的优柔寡断,护士倒是更加的坚定,上来直接握住了徐默默的手腕,“我们不是要征求你的同意的,只是通知你而已!”

  “不--”徐默默瘦弱的身体不知道怎么,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猛的站起来,将护士小姐推向医生!

  护士穿着高跟鞋,突然被这么一推,直接就被推到了人群里!

  一群人都没准备,一下全都倒在地上!

  “够了!”手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穿着银色西装的男人站在门口,皱眉看着徐默默。

  “韦先生!韦先生!”徐默默像是突然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跑过去,跪在地上,“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让他们伤害我的孩子,好不好?求求你……”

  韦子言毫不犹豫抬起脚,一脚踩在了徐默默的肩膀上!

  徐默默一个躲闪不及,直接被踩到了地上!

  “徐小姐,我以为你已经想明白了。”

  徐默默眼泪横流,在地上一个劲的摇头,“我不明白,不明白!”

  声音歇斯底里,在冰冷空荡的手术室里显得格外的冷清无力。

  “傅先生不会要这个孩子的。”

  “我不需要他承认!只要他让我留下这个孩子就好,我会带着他走的远远的!”徐默默哽咽不已,伸手抱住韦子言的小腿,“韦先生,请你给明徽打电话,让我求求他,求求他好不好……”

  韦子言拧眉看着她,“徐小姐,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

  徐默默一个劲的摇头,像是只要不听见他的话,那些话就真的不存在似的。

  韦子言朝着医生们使了个眼色,医生护士得令,接着就朝着徐默默冲了过来!

  徐默默见他们朝着自己冲来,一下从地上站起来,几步跑到了窗边!

  手术室的窗户很大,徐默默咬着牙快跑几步,直接就扑到了栏杆上!

  她迈开一条腿跨过栏杆,一边回头看着众人,“别过来!”

  看见她激动的样子,众人也是心里有些恐慌。

  做个人流是一回事,出了人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医生们有些恐慌的看向韦子言,希望他能制止徐默默做出傻事。

  然而韦子言却只是笑了笑,拿出手机,打开一段录音。

  “如果徐小姐不同意怎么办?”

  录音里,韦子言问道。

  “不同意?”傅明徽似乎是从文件堆里抬头,还带着长时间没开口的暗哑,“凭什么?”

  韦子言似乎被他冷淡的语气呛了一下,随即苦笑一声,“那不是快烂肉,好歹是你的孩子。”

  接着似乎是钢笔被扔掉的声音,傅明徽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的血脉,需要那种贱女人来延续?”

  录音戛然而止,空气里似乎还能感觉到傅明徽说话时的冷意。

  徐默默瞪大眼睛,半跨在窗台,一双眼睛空洞无神。

  韦子言将手机收起来,看了一眼医生,“还不赶紧?!”

  医生如梦初醒,急忙招呼两个护士就要上去!

  徐默默冷冷一笑,看向韦子言。

  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脸上却挂着一个残忍又冷酷的微笑,“你们,好狠的心--”

  话音未落,她伸手推开窗户,一个翻身,直直坠下!

  *

  徐默默匆忙从包间跑出来,冲进厕所随便找了个隔间就吐了起来!

  今天周六,正是酒吧人最多最热闹的时候。

  她今天出门喝了不少的醒酒药,就想着能多喝一点,多卖出去一些。

  徐默默是个卖酒妹,靠着在酒吧里卖酒,赚取生活费。

  今天生意虽然好,但是喝的实在是太多了。

  尤其是有些客人还不规矩,变着法的让她多喝酒。一来二去,她就彻底的撑不住了。

  她趴在马桶上吐了个昏天暗地,全身的力气都像是溜走了似的。

  周围不断传来马桶的抽水声,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默默觉得身上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这才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扶着墙,慢慢的走到外面。

  刚才……她是从哪儿出来的来着?现在……又要去哪里?

  徐默默皱了皱眉,有些费劲的看着墙上的指示标志。

  “哎呀,怎么办?琳卡不见了!”不远处传来一个焦躁的声音,似乎十分的恐慌,“怎么办,傅先生叫她去呢!”

  “傅先生……怎么会认识琳卡?”

  “怎么可能会认识!”那个声音有些丧气,“大概,大概是因为琳卡还是处?”

  那个声音接着就沉默了。

  夜总会里,哪里会有处?

  现在经济状况不好,有钱人来的越来越少了。现在很少有人愿意下海,就连琳卡,还是刚来不久的。

  两个人在那里小声嘀咕了起来,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徐默默喝的醉醺醺的,似懂非懂。扶着墙面往前走,也不打算管他们。

  然而突然眼前一黑,徐默默感觉自己被谁扛到了肩膀上!

  “这个女孩儿我认识,肯定是个处!”先前开口的人说道,“她宁可卖酒都不卖身,肯定没问题!”

  “这,这合适吗?”另外那个人有些迟疑,“她可不是咱们的人,会不会,惹出什么事啊?”

  “那好过咱们俩立刻出事吧!再说她喝的这么醉,能知道什么?等明天就说她自己喝醉了,不知道跟了谁就行了!”

  两个人在那里似乎是推搡了半天,最后又有什么人来叫了一声,两个人也就没有了别的话。

  徐默默迷迷糊糊的,想要反抗却根本就没有力气。

  她怕自己会出什么事,努力保留着最后一丝神智,却又有些无济于事……

  当被丢到房间的大床上时,徐默默依旧没能清醒。

  听到房门被关,她咬着舌尖,希望疼痛能让她意识清醒一些!

  就在她努力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第2章 竟然做到这个地步

  徐默默出了一身的冷汗,回头朝着房门方向看去,就看见一个男人,赤裸着上身从外面走进来。

  她吓了一跳,想要站起来躲开。

  但是她喝了太多的酒,整个人都不清醒了。

  别说是想要移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她踉跄了几下,不仅没移开,反而是因为发出声音而引起了男人的注意。

  男人转过头来,皱着眉打量她。

  徐默默来酒吧是来卖酒的,为了能让男人们多多买酒,她穿着的确实有些暴露。

  领子很大,裙摆又短的很,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会露出粉色的打底。

  徐默默第一次穿的时候也很羞耻,但是如果不这样穿,她根本就卖不出酒去!

  她现在一身的狼狈,又加上这副廉价酒吧女的样子,让男人分外厌恶。

  傅明徽上前一步,拿过沙发上的浴巾,直接丢到了徐默默的身上。

  “滚!”

  徐默默全身一颤。

  虽然这男人对她不客气,但是至少没做什么让她难堪的事情。

  眼看着傅明徽进了浴室,徐默默站起身来,就准备往外走。

  然而酒意上头,她身上早就没有了力气。

  撑着沙发扶手勉强的站起来,却根本无法走出去。

  她咬着嘴唇试着挪了几下,双腿就像是抽了筋似的软塌塌的,这要怎么走出门口,走回家?

  恐怕一出了这个房间,她就要面临一群豺狼虎豹!

  相比较之下,房间里这个不对自己感兴趣的男人,似乎要更安全一点……

  徐默默深吸一口气,端起桌子上一杯加了冰的水,猛的灌下去!

  冰凉的温度让她的牙关打颤,但是也瞬间有了一丝的清明。

  她走到浴室门口,听到里面传出窸窸窣窣的穿衣声,这才敲响了门。

  傅明徽以为徐默默已经走了,还当敲门的是客房。

  他身上只是裹了一条浴巾,把因为跑步而弄湿的裤子拿出来,还想丢给对方去清洗,谁知道一下就看见满脸嫣红的徐默默。

  傅明徽皱了皱眉,“我说过了,让你滚!”

  徐默默抬头看他,视线还不是很清晰,大约能看出这个男人很帅气,此刻看她的目光带着一点厌恶,却让她更加的心安。

  徐默默伸出手,一把攥住傅明徽的手,“先生,先生!请你收留我一夜好不好?我喝醉了,要是出去的话,很容易出事的。”

  傅明徽一下甩开她的手,“管我什么事?”

  将手里的脏衣服扔到地上,傅明徽走到门口,打开房门,“我给你三分钟,立刻从这里出去!要是你不走,一会儿就别怪我了!”

  徐默默转过身,想要再说话。但是胸口被冰块激出的冷意一下退去,脚下一软就跌倒在地!

  傅明徽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她会使出这一招。

  这家酒吧玩的很大,他今天来这边的时候就想着或许又有人会耍花样送女人过来。

  所以从进来看见徐默默开始,他就没信过她说的话!

  一直以为徐默默是在耍手段,一夜以后再从这里要到好处而已!

  见现在徐默默那副样子,显然是不打算走了。

  傅明徽冷笑一声,接着就将门给关上了。

  他双手环住,带着一脸的不屑看她,“没想到,为了卖身你能做到这种地步。”

  徐默默已经完全迷糊掉,根本就无法分辨傅明徽的话是什么意思。

  傅明徽上前,打横将徐默默抱起来,往床边走了两步,直接把人给丢到了床上!

  徐默默在床上弹了两下,肚子里一阵翻涌。难受的睁开眼睛,双手撑住床面,刚想直起身来,就看见一个男人俯身而下!

  幽暗的灯光,营造出一种影影绰绰的暧昧感。

  徐默默全身发热,肚子里也跟着一阵翻江倒海!

  傅明徽看着她那副欲拒还迎的样子,嘴角一勾。

  虽然很不喜欢为了钱爬上自己床的女人,但是身下的这个小女人却很对他的胃口。

  不管她这副青涩的样子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都让他有一种一逞兽欲的冲动!

  察觉到徐默默的身体慢慢的软了下来,双手又开始不断的捣着他的肩膀,他的目光暗了暗。

  “女人,这会儿就等不及了?”

  抱着她,他愈发的觉得热。

  这女孩儿个子不高,身材确实很好,轻微地呼吸着。他一开口说话,她便睁开眼睛,有些惊恐无措地看着他,实在是可爱的紧。

  那楚楚可怜的眸子黑亮妩媚,有些慌乱无力地攀附着他,好似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红唇轻启,微微吐出两个字:“松开……”

  傅明徽轻笑出声,葱白的手掐着她的下颌,低沉着嗓音说道:“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明明是看似温柔的声音,却带着强烈的压迫感。有些人天生就是王者,气场强大。

  徐默默微微蹙眉,想要脱离男人的怀抱,身体的反应让她有些窘迫。

  “来都来了,还装什么装,只要你干净,自然不会亏待你。”

  说完,还未等徐默默做出反应,他的手指自然地抚摸上了她的唇,俊脸含笑,只是这笑极冷,配着极深的眼眸,透出无须掩饰的欲望。

  她在他身下挣扎,颤抖的厉害。

  傅明徽半眯着眼,咬了上去,“小妖精,还有点手段。”

  她的唇软软的,娇媚,性感。

  他粗鲁贴上她的唇,她害怕极了,颤抖着叫出了声:“不要!”

  他封住她的唇,享受着自己的猎物,享受着她身上干净清新的味道。

  傅明徽一向霸道,床上亦是如此。

  他一手抱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控制住她的双手,然后享受着她娇嫩的唇。

  一切似乎水到渠成,傅明徽甚至感觉到了徐默默微微的回应。

  然而就在进入主题的时候,傅明徽却感觉到徐默默突然一阵抽搐一般!

  他下意识的抬起身子,刚想问她怎么了。

  就看见徐默默一个翻身,半个身子探出窗外,“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原本旖旎的气氛瞬间不见,只有满屋子的酒臭味,还有傅明徽一张黑到不能再黑的脸!第3章 怎么算胡来?

  第二天一早,徐默默一睁开眼,就感觉浑身疼的厉害。

  她翻个身想要继续睡,却突然觉得触感不对。

  她的床……怎么硬的跟地板一样?

  微微睁开眼,她想要坐起身子,却发现身上似乎……不太对劲!

  徐默默吓得一下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全身赤裸的躺在地板上!

  “啊--”

  徐默默张嘴就开始大喊,眼前异常的景象吓得她几乎要魂飞魄散!

  翻个身匆忙起来,拿过沙发上的一条浴巾裹住自己,徐默默就像是受了惊吓的鸵鸟一般在屋子里疯狂的跑动起来!

  傅明徽黑着脸从浴室出来,级看见她那副癫狂的样子。

  “停下!”傅明徽拿起桌上的花瓶,朝着徐默默的脚下砸了过去!

  徐默默听见傅明徽的话下意识的住了脚,接着就感觉到一个东西砸过来,掉到地上碎成一片一片。

  徐默默吓得稍微一动,结果脚跟立刻传来针扎般的疼痛!

  一股热流从脚下淌出,她低头一看,就看见有血从她的脚跟下面不断的流出来!

  “啊--”

  傅明徽皱着眉,大步上前,直接一把拽住徐默默的胳膊!像是提小鸡似的把她拽起来,接着扔到了床上!

  徐默默吓得又要尖叫,傅明徽直接拿过一块枕巾堵在了她嘴里!

  “闭嘴!”

  徐默默吓得全身颤抖,在看见傅明徽满眼的厌恶时,昨晚的记忆却突然回笼!

  她一下僵直在那里,动弹不得。

  傅明徽感觉她似乎不再挣扎,哼了一声,松开了按压她的手。

  走到沙发旁拿起电话,让客房上来收拾一下,他就到衣柜那边去拿衣服穿了。

  徐默默赶紧拉起被子把自己裹住,努力回想昨晚的所有细节!

  虽然身上很疼,但是都是因为在地上睡觉而受到的折腾。私密处并没有什么异样,所以她应该没有受到侵犯。

  看傅明徽对自己并不上心的样子,大约也是对自己没有想法的。

  徐默默松了口气,等客房打扫完房间,这才去把自己的衣服找了出来。

  经过昨夜的事情,她的衣服已经皱的不成样子。

  徐默默想不起她怎么会将衣服团成这样,只当是自己喝醉了酒又胡来了。

  仔细的穿好衣服,她站起身跟傅明徽道谢。

  傅明徽正坐在桌前吃早餐,看见她道谢还愣了一下。

  徐默默道谢以后,接着就匆匆跑出去了。

  跟一个男人待在房间,她觉得不自在。

  出了房间上了电梯,她才放松了一些。

  回到上班的地方,徐默默看见众人异样的目光,没有说话。

  到更衣室换了衣服,她想回家直接休息去了。

  他们卖酒就是卖的夜场,清晨回来是很正常的。

  只是她很自爱,不像别人,为了钱什么事都做。

  平时她都是整整齐齐的,今天因为出了事,身上这副狼狈的样子在其他人的眼里就变得暧昧起来。

  徐默默甚至听见有人在那里絮絮叨叨,说她如何如何。

  徐默默不想解释,也无从解释。

  说她跟一个男人在一个房间里待了一夜,却什么也不做,这些人大概也不信吧?

  她深吸一口气,换好衣服,就准备离开了。

  刚走出办公室,就看见经理挺着大肚子走过来。

  经理名字叫王德贵,因为肚子大,人胖的厉害,大家背地里都叫他王胖子。

  王胖子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对徐默默还不错。

  徐默默来找工作的时候年纪还不大,别的啤酒屋都不要她。

  王德贵看她可怜,破例收下她,要不然徐默默估计还不知道要多走多少冤枉路。

  “默默啊,”王德贵走的有些匆忙,连呼带喘的,一头热汗,“外面,外面有个男人找你!”

  徐默默愣了一下,“什么?”

  王胖子拉着她的手往门口走,“开着很贵的车,一群人!在那里等着你呢!”

  徐默默心里有些害怕,在脑子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在昨晚得罪了谁。

  她出来卖酒,笑脸迎人,哪里会得罪谁?

  真的要仔细想起来,倒是早上那个……

  想到这里,徐默默感觉刚才包扎好的脚后跟,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被王胖子拉着出了门,一开门,就看见一辆拉长林肯停在门口!

  他们这个啤酒屋,不过就是酒品街上的一家小店,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

  有钱人都去买名酒,直接往高档区去了,有谁会来他们这样的流民地方逛逛的?

  于是大家都不由自主的走出了店门,或明或暗的在那里偷看。

  徐默默咽了咽口水,出了门。

  在门口站着几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看起来似乎是保镖。

  看见徐默默从门里出来,直接就打开了车门。

  “傅先生,人来了。”

  傅明徽点点头,从车上缓缓下来。

  他身形高大,站在那里,比保镖们还要高出一头。

  一身手工定制西装完美的衬出了他的身形,让人看了以后就忍不住的脸红心跳。

  那张帅气逼人的脸,一下就引起了周围的人的注意。

  女人们几乎都要尖叫出声,徐默默看见隔壁店铺的大姐在那里双手捂着嘴巴,一脸花痴的样子。

  徐默默往后缩了缩,“这,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吗?”

  傅明徽皱了皱眉,看着她,“早上你就那么走了。”

  徐默默脸上一热,果然听见周围传来低低的讨论声。

  “我,我来不及跟你道别。”徐默默小声说道。

  “今晚陪我一夜,”傅明徽看着她,“怎么样?”

  徐默默瞪大眼睛,满眼的不敢相信,“什,什么?”

  傅明徽哼了一声,“我说的不够清楚?”

  徐默默一个劲的摇头,“不,我不要!”

  傅明徽上前一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满脸的怒意,“昨天晚上吐了我一身,怎么,今天连陪着吃个饭都不同意?”

  徐默默继续摇头,“先生,你,你不要胡来!我要喊人了!”

  “喊人?”傅明徽冷冷一笑,“我觉得,你就算是喊破喉咙,也没人敢来救你的!”

  说着他用另外一只手挥了一下,就看见原本安静站在那里的保镖们动了一下,然后一致对外!

  灼灼的目光像是尖锐的利刃,直接将周围围观的人给吓得缩回了脑袋!

  “你,你不要胡来!”徐默默尖锐叫到。

  “胡来?”傅明徽目光暗了暗,用手指摸索她的下巴,“怎么算胡来?”第4章吃亏了

  徐默默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直勾勾的看着他,连呼吸都要忘了。

  其实傅明徽的想法很简单。

  昨晚他本来想顺势而为,把这个女人给做了。

  正尝到好滋味,谁知道这女人竟然吐了他一身!

  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当时他气得直接就把人给扔到了地上!

  早上本来想着“报仇”,谁知道她竟然趁着自己还没回过身来又给跑了!

  傅明徽从未吃过亏,尤其是这样的亏!

  他心里过不去,就想着要找徐默默的麻烦!

  从酒店调出监控,找了不少人问了,才知道原来她是个卖酒女。

  傅明徽打定主意要玩一下她,所以才会叫人来到了这里!

  然而等看见她这副惊慌的样子,他心底的肆虐因子又一次活络起来。

  他对这个小东西,确实感兴趣了……

  低下头,他含住了她的嘴唇!

  又吮又咬,像是要将她真的就地解决似的!

  徐默默不断的推搡拒绝,却被他一个转身抵在车上,根本淡出动弹不得!

  原本只是逗弄的心情一点点变了味道,傅明徽眼底的欲火被点燃,草率的动作突然带上了暧昧,认真起来……

  “啊!”

  傅明徽突然推开徐默默,嘴角流出血来!

  他满目怒意的擦了一下嘴,果然看见一手的血红!

  徐默默刚才像是发了疯,用了吃奶的劲狠狠地咬了他的下嘴唇!

  所有的旖旎想法全都不见,傅明徽疼的嘶嘶抽气!

  徐默默一脸煞白,似乎是被傅明徽给吓着了。

  她深吸一口气,“这位,这位先生,请你,请你放尊重一点!”

  “尊重?”傅明徽脸色暗了一些,“就凭你?”

  徐默默被他的目光羞辱到,咬着牙抬头盯着他,“如果你是因为昨晚的事情生气,我可以向你道歉!但是如果你想要对我做什么,豁出命去,我也会让你身败名裂!”

  傅明徽冷笑,“你以为你是谁?”

  “我不觉得我是谁,但是现在是青天白日!我不相信在这条街上,所有人都眼瞎耳聋!你要是真的敢做什么,我一定会豁出去,跟你斗到底!”

  徐默默咬着牙低声嘶吼的样子,让傅明徽愣了愣。

  她这副样子,就像是想要不顾一切捍卫自己领地的小豹子!

  看见她这样气势汹汹,他不仅没生气,倒是反而有了些想要看看她接下来会怎么样的想法。

  就像是找到了喜欢的玩具,傅明徽突然对她有了一些真的兴趣。

  于是他就松开了她,转而转身上车,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

  徐默默愣了一下,像是还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店里的人赶紧冲出来,把她又给拉了回去。

  “默默,默默,你怎么得罪了那个瘟神啊!那,那可是傅明徽啊!”

  徐默默沉默了许久,这算是她惹上的吗?

  本以为会引来傅明徽狂轰滥炸的报复和为难,徐默默甚至做好了辞职的准备。

  然而接下来几天,她却过的格外的安静。

  就好像,之前的事情根本就没发生过似的。

  这天晚上,徐默默又到酒吧去卖酒。刚到了酒吧门口,就看见领班黑着脸站在门口。

  “霍哥,怎么了?”

  霍哥打量了一下徐默默,半晌以后,叹了口气。

  “默默,你以后别来了。”

  “什么?”徐默默愣了一下,接着一脸哭笑的看着他,“霍哥,你怎么突然这么说,咱们不是说好了吗?”

  他们卖酒,占用的是酒吧的地方,做的是酒吧的客人。

  所以想要好好卖,肯定是要跟酒吧打招呼,交钱的。

  徐默默刚开始做的时候只是个孩子,很容易吃亏。

  那时候霍哥是第一个挺她的,要了少量的钱,给她大开方便之门。

  今年徐默默好不容易赚了点钱,所以拿出较多的金额给了霍哥,算是答谢他。

  然而谁知道,这才刚到四月,怎么,怎么就被霍哥给拦在门外了?

  “默默,不是我要为难你,”霍哥也是满脸的愤愤,“但是……上边给了命令,说是不能让你再过来卖了。我跟经理说了半天,白搭,还差点把自己给搭进去!”

  徐默默的脸色白了一些,“那,那霍哥,放不方便告诉我,是为什么?”

  既然霍哥已经这么说了,显然就是有人故意为难她了。

  徐默默想着,到底是对手还是敌人,心里一时复杂的不行。

  霍哥看了她半晌,最后带着无奈的开了口,“傅氏。”

  徐默默一下就沉默了。

  傅氏,青城最大的公司集团。

  旗下业务涉及各行各业,俨然青城龙头,更是全国重点,甚至在国际上还有很大的影响力!

  这样的企业,为什么会跟她作对?

  因为傅明徽。

  那个卑鄙的男人!

  徐默默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不挣扎了。

  她抬头看着霍哥,“霍哥,那周围还有别的酒吧接到这个消息了吗?”

  霍哥点点头,“酒吧街上都被挨个招呼了,你在这里……做不成生意了。”

  酒吧街是酒销量最好的地方,这里如果都被暗示了的话,那她肯定是断了一条财路。

  不过徐默默不是那么容易认栽的人,既然知道了原因所在,她就不会愁眉苦脸下去!

  没有这条路,再走别的就好了!

  酒吧不能卖,她还不稀罕了呢!

  想到这里,她又觉得自己全身满满能量,原地复活了!

  然而,这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放弃了酒吧,徐默默就直接到公司那边去了。

  有不少公司平时也是需要购买酒品的,尤其是在公关应酬,和节假日的时候,用量也不小。

  只是他们居酒屋卖的酒都是自己做的,牌子还很小。

  即使东西不错,但是大家觉得拿出去没面子,还是不乐意。

  跑了半个月,一点成效都没有。

  灰头土脸的回了店里,徐默默把自己锁在杂物间。

  听着同事在那里抱怨多少酒吧退货,多少酒吧拒绝来往,他们又是如何遭受了同行的白眼和嘲讽,她心里难受的厉害。

  一切,都是因为她,都是她惹来的。

  反而,让同事跟着受罪受苦。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的又想起傅明徽来。

  第5章她跟您是睡过的关系

  一大早,徐默默就来到了傅氏。

  傅氏大楼是青城最高的建筑,徐默默无数次路过,都会幻想有一天自己走入这里。

  然而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会为了……

  “小姐,请问你有预约吗?”前台小姐问道。

  徐默默走到了一楼,询问前台总裁办公室在那里。

  徐默默摇摇头,眼底有些瑟缩,“还,还要预约吗?”

  前台小姐并没有生气,笑着点头,“见总裁是需要预约的。如果您有急事的话,不如留下联系方式?我会帮你联系……”

  “他人在吗?”徐默默不等前台说完,自己直接开口问道。

  前台拿不准徐默默是什么人,听她这么问了,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在的,但是还是需要预约才可以。”

  徐默默眼珠子转了转,她今天是来跟傅明徽谈判的,反正肯定是要见他,通知他也没什么不合适的。

  于是点点头,徐默默将自己的名字告诉前台。

  前台见徐默默笃定了傅明徽会见她似的,愣了一下,“请问……您跟总裁是什么关系?”

  徐默默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睡过算是什么关系?你告诉傅明徽,我就在这里等他!”

  说完也不顾前台小姐一脸的不敢相信,直接就朝着沙发走了过去。

  前台小姐打量着徐默默,实在是找不出她有哪里吸引了总裁大人。

  不过既然她敢这么说,前台小姐也只能赶紧打电话过去联系。

  韦子言接了电话,前台怕自己错漏了什么话,再惹出误会,就把徐默默说的话原模原样的对着韦子言说了一遍。

  韦子言一下就皱了眉,“人呢?”

  “就,就在前台这里。”

  韦子言看了看在一旁看文件的傅明徽,犹豫了一下才开口,“稍等。”

  说完他将电话往旁边一搁,并没有挂上,转身走到傅明徽的办公桌前,“总裁,下面有个女人要找你,叫徐默默。”

  傅明徽愣了一下,接着抬起头来,“谁?”

  “说是叫徐默默,她说……她跟您是睡过的关系。”

  傅明徽像是被这话给吓了一跳,接着嘴角一勾,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她这么说的?”

  韦子言点点头,“人还在前台等着,要不要安排到……”

  “直接叫到这里来就行,”傅明徽将手上的文件一合,站起身来,“你出去。”

  韦子言眼底露出一丝惊讶,不过却没说什么。

  点点头转过身去,在电话里说了一句什么,接着自己就出去了。

  接到傅明徽的电话,前台赶紧领着徐默默上楼。

  徐默默像是火烧屁股似的,快步走到电梯,直接就上了顶层。

  倒是让原本要给她领路的前台暗暗咋舌,猜测这个女人来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

  傅明徽花名在外,但是从未将女人弄到公司里来。

  现在有女人找上门,又说出那样的话,难不成……

  前台小姐随即又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刚才那个小姐看起来身无长物似的,怎么可能跟他们总裁真的有些什么。

  顶多,就是一夜情就是了。

  徐默默到了顶楼,发现顶楼竟然只有一个办公室。

  剩下的房间都是会议室,此时无人在用,所以门都开着。

  唯一的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男人,似乎是刚从里面走出来。

  徐默默不认识他,也就没打招呼,直接朝着总裁办公室冲了过去!

  她一下推开门,看见傅明徽站在办公桌后,直接上前就拽住了他的领带,“傅明徽,你混蛋!”

  傅明徽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似乎一点都不因为她的动作而窘迫。

  反而是认真的打量着徐默默,像是在欣赏一只小动物似的。

  “徐默默,如果我没猜错,你是来求我的?”

  徐默默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他这么开口,岂不是已经承认了他做过的事情?!

  徐默默手上更加用力,死死地拽住他的领带,双眼瞪着他,“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简直就是禽兽!”

  “禽兽?”傅明徽挑眉,“那你是没见过我真正禽兽的样子。”

  徐默默见他根本就不正经说话,一下甩开他的领带,双手撑在桌子上,“说,你打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们公司!”

  傅明徽直接将领带解开,在手上缠了几道。像是在试探这领带够不够结实似的,挣了几下。

  “我们玩个游戏?”

  徐默默看着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不知道怎么了,就全身发凉。

  忍不住的倒退一步,却在想起最近愁眉苦脸的同事的时候,又强迫自己停了下来。

  “什,什么游戏?”

  “做我的女人,我就放过你那个小公司。另外,还会让你到傅氏工作,怎么样?”

  傅明徽勾着嘴唇,笑着说出这么一句。

  手上的领带慢慢松开,捋成绳子的样子,狠狠地在办公中挣了挣,发出刺耳的破空声!

  就好像,要拿着这个将徐默默给绑住似的!

  徐默默僵硬的咽了咽口水,“傅明徽,你那么有钱,长的也不丑,为,为什么非要难为我?如果你是因为我之前伤了你,让你没面子,我可以道歉!”

  “道歉?”傅明徽笑笑,绕过桌子走到徐默默的面前,“什么样的道歉?床上吗?”

  他低下头,嘴巴探到她的耳朵旁边。

  说话的时候呵出不少热气,让徐默默的身体忍不住的就生出战栗。

  一股酥麻从尾椎直冲而上,一股温热更是冲了出来……

  徐默默深吸一口气,目光躲开,不看他,“你何必这么为难我,我不漂亮,配不上你。”

  “呵,”傅明徽站直身子,看着她,“游戏而已,何必当真?”

  “你……”徐默默攥了攥拳头,想着或许,或许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她往后退了一步,跟傅明徽保持着安全距离。

  抬起头看着他,目光里带着坚定与倔强,“我就不信,你傅明徽能只手遮天!”

  傅明徽挑眉,一脸挑衅的看着她,“你可以试试。女人,在我还对你感兴趣的时候,你可以欲擒故纵。但是我劝你有个度,不要等我对你没有耐心了,再回来求我。那时候,你就真的完了……”

  傅明徽看了她的双腿之间一眼,嗤笑一声,“刚好,你这是来月经了吧?今天算是你走运。”

  徐默默吓了一跳,低头一看,果然看见牛仔裤的侧线上一条蜿蜒而下的血色。

  她狼狈的转身,急匆匆的又离开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8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