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霸道总裁要复婚小说方沐希言宸寒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霸道总裁要复婚小说方沐希言宸寒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最毒的女人

  细密的雨水不屈不饶地下着,就好像要将H市给彻底淹没了一般。

  而在墓园内,站着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这些人多数都是H市的权贵,今日之所以会来出席这个葬礼,纯粹是因为方齐盛在这座城市的影响力。

  对方家来说,今天,是个极其令人痛心的日子。

  因为方齐盛最疼爱的大女儿方颜若败诉后在狱中自杀。

  方齐盛脸色看起来糟糕极了,自己最疼爱的女儿,现在却如同凋零的落叶被埋在了墓地之下,然后腐朽、变成一杯黄土。

  他所能够看得到的一切美好,他的女儿都没有机会看见了!

  而这一切却都是拜他的小女儿方沐希所赐。

  站在方齐盛身旁的一个女人早已经哭晕在墓碑前了: “颜若啊,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妈妈呢?颜若啊……颜若……我的宝贝女儿!”女人撕心裂肺地痛哭着,仿佛能够将眼泪流光了一般。

  她趴在墓碑前,丝毫不再顾及自己那高贵的形象,却只是一念执着地趴着,然后嘶吼着。

  方齐盛走上前去,默默地将伞撑到了她的头上:“李然,起来吧。颜若如今已经彻底离开我们了。就算我们再伤心,这一切也都无法挽回了。”

  而这个时候,人群之中出现了碎碎的讨论声:“她怎么还好意思来啊?”

  “就是啊……”有人立刻这样应答道。

  “把自己姐姐害死了,现在居然还敢这样大摇大摆地来?是来落井下石的吗?”

  “她真的可以说是本市最毒的女人了!”

  “我看心机婊说的就是这种女人了吧?”

  “不仅仅害得姐姐入狱,现在居然还跟姐姐的未婚夫结婚了!真是令人不耻!她可真是方家的耻辱!”

  不堪入耳的一些言语,还有来自大家那怨毒并且不屑的眼神,都让从不远处徐徐走来的那个女人成为了焦点。

  这些人的目光就像是一颗又一颗尖锐的钉子,让她的心瞬间变得血淋淋。

  但是她早已经让自己可以做到平静面对,所以她无动于衷地行走在人群之中,高扬着下巴,然后走到了她的父亲面前。

  是啊,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也是她的父亲啊!

  但是,她与他恐怕只存在血缘上的关系而已吧?对于她,这个男人从来都不上心。

  谁都知道方齐盛有两个女儿,方颜若还有方沐希。

  同样都是他的女儿,但是待遇却天差地别,任谁都知道,方齐盛所有的宠爱都给了方颜若,而方沐希不过是一个乞丐一般的存在,可怜而可悲。

  桀骜的脸上满是不屈与冷傲,方沐希从来都不会让自己表现出那卑亢的一面,自从母亲离开之后,她便什么都不是了,而李然这个小三还堂而皇之地带着自己的女儿方颜若登堂入室。

  而她就那样成为了家中空气一般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是垃圾一般碍眼的存在。

  最爱她的母亲几年前因病去世,母亲去世之前,她觉得自己还算是幸福的,毕竟父亲那个时候还是宠着她的。

  然而母亲去世之后,她便从天堂坠入了地狱。尤其是当她看见李然还有方颜若的时候,她真的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这就是她的父亲吗?她向来敬重的父亲吗?原来他一直在外面包养小三吗?就连他与小三所生的孩子都比她大……也就是说,可能与母亲结婚之前,父亲便与李然有了牵扯了。

  然而那个时候的她什么都不是,她不能骄傲地离开那个家。

  因为她还有要守护的东西。

  当李然回眸看见方沐希的那一刹那,她立刻就像是疯了一般地从墓碑上站了起来,然后冲到了方沐希的面前。

  李然就像是一个泼妇一般,她挥舞着拳爪,想要抬起手给方沐希一巴掌,然而却被方沐希一把给握住了。

  “你这个贱人!”李然嘶吼着,咆哮着,似乎这样就能将她的怒气尽数宣泄出去一般。

  “都是因为你!不然颜若怎么可能会在狱中自杀!方沐希!”李然就像是疯了一般地盯着方沐希,眼底满是仇怨与愤慨。

  与李然的激动和撒泼相比,方沐希则显得冷静淡定许多。

  方齐盛脸色深沉,他做不到原谅方沐希,但对方沐希仅存的一丝愧疚,让他也不好责怪,冷漠的说道:“沐希,从今往后你跟我们方家,还是断了吧……从今往后就别再来往了。”

  “把我像是东西一样卖掉了,现在跟我说,断了?别再来往了?”方沐希狠狠地松开了李然的手,然后难以置信地看着方齐盛。

  而李然因为方沐希过于用力,再加上最近身体虚弱,则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身上便更湿了。

  旁人看了更是对方沐希嗤之以鼻,都觉得这方沐希下手也太重了,她对待长辈难道就只是这样的态度吗?实在太没教养!

  “沐希!你难道没看见你阿姨现在身体很虚弱吗?你怎么可以……”方齐盛的眼底满是责备,而他的脸上也是难掩的嫌恶。

  慌忙跑上前去扶住了李然,眼中立刻就被疼惜取而代之:“李然啊,没事吧?啊?来来来,慢慢起来。”

  “你能够看见的就只有她的身体虚弱吗?我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啊!难道你就看不见我的心已经碎成什么模样了吗?”方沐希不由得勾唇,心底一片凄凉。

  这就是她的父亲!

  为了家族企业的繁荣而将她送给言家,却让她背负着抢走妹妹未婚夫的恶名。

  如果可以,方沐希宁愿从来不是他的女儿!

  “你还敢呆在这里吗?你还有什么颜面呆在这里!当时如果在法庭上你能够嘴下留情,颜若怎么可能会败诉?她也不可能会入狱!那么这样的悲剧又怎么可能发生!”在方齐盛的搀扶下,李然徐徐站了起来,而站起身后她便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责骂方沐希。

  方齐盛低垂着头,他无奈地叹息。

  方沐希微微勾唇,冷意直达心底,抿嘴,倔强的离开。第2章 来自取其辱的吗

  当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她仍旧可以听得到来自那些人的责骂还有李然的咆哮。

  她也许就不该来这场葬礼的,来这里做什么?

  来自取其辱的吗?

  而当她走到了墓园的门口的时候,一辆迈巴赫便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而随后她便看见司机跑下车来,为坐在后座的男人打开了车门。

  雨还在下着,雨水溅在路面上,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就像是方沐希此刻那复杂的心情一般。

  一双修长无比的大长腿出现在车门边,随后一个面目俊朗但是却也冷漠的男人从车上钻了出来,法国知名设计师亲手制作的顶级西装,包裹住他那挺拔高大的身材,衬托出他那与生俱来的如同君王一般的高贵气质。

  他便是全H市女人都梦寐以求能够见上一面的如同神一般的存在的那个传奇男人,言宸寒。

  他除了是言氏集团的继承人和总裁之外,他也是她的丈夫,合法丈夫。

  呵呵,合法丈夫……

  方沐希握着伞的手有点微微颤抖,她无法撒谎说,她对这个男人毫无敬畏感。

  如果她这样说的话,那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她怕他,但是每每为了自己那该死的尊严,她都不敢认输,所以总是会咬牙与他对峙。

  “你来这里做什么?”男人走近她,不悦地开口问道,似乎她的到来会玷污了方颜若的葬礼一般。

  也对,在他的眼里,她不就是如同耻辱一般的存在吗?

  他瞧不起她,从一开始就是。

  但是命运弄人,他们两个居然会成为夫妻。

  别人都骂她,说是因为她,方颜若才会死。而她更是抢人所爱,在自己的姐姐入狱之后,居然与差点成为自己姐夫的言宸寒结婚了!

  但是谁能知道她心里的苦呢?

  她也有深爱的人啊,而现在她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她想他,但是却再也没有资格成为他生命里的那个人。

  因为她已经为人妻。

  这一切听起来都像是个笑话一般,但的确在她的生命里发生了。

  “脚长在我自己的身上,我不能来吗?”方沐希不以为然地回答道,她并不会在他的面前表现得多么谦卑。

  失去了那么多,她至少得保有自己的尊严吧?

  言宸寒颇为不屑地勾唇,眼底满是寒意:“你有资格来看颜若吗?”

  “一个只会靠着违法的手段做些非法生意的人,你却当个宝一样爱着。我还有什么话好说?”方沐希是清楚方颜若的为人的,而她与方颜若从来都很对头。

  方沐希的话彻底激怒了言宸寒,言宸寒伸出手一把掐住了方沐希的脖子,很用力:“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因为言宸寒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方沐希手中的伞顿时掉落在地,那豆粒般的雨水落在她的身上,她的脸上。

  这雨水还真是够冰冷呵,不过再怎么冰冷刺骨,也不及她心中的冰冷。

  从母亲去世那会儿开始,她仿佛就没有心了。

  而言宸寒对她还真的是一点都不会手下留情呵。

  此刻他冰冷的手正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她无力挣扎,她只能用那倔强的眼神与他对峙着。

  方沐希眼中的冷漠、疏离甚至是厌恶,那样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言宸寒!

  他黑色的瞳孔划过一道危险的光芒,这该死的女人到底有什么资格作出这副姿态!

  “方沐希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将你一辈子困在身边,让你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摧毁你所有在乎的一切……”

  他冰冷的声音从头顶砸下,让方沐希晕乎乎的,却依旧是倔强的不肯低头。

  “你摆这副清高的嘴脸是给谁看?”言宸寒掀掀眼皮子,唇边闪过恶劣的笑,靠近她的耳畔,冷笑:“如果被大家看见我们现在还搂在一起,你猜你明天会不会被千夫所指、万人厌恶呢?”

  不假思索的,他俯身,带着霸道与强势,侵入她柔嫩的唇瓣中,搅乱一汪春水。

  “唔!你!混蛋!”方沐希用尽全力的推开他,却是被他坚硬的胸膛压得透不过气。

  宽厚的手掌肆无忌惮的往下摸去,然后探进裙底……第3章 不曾享受过的宠爱

  “唔!你!你放开……我!”方沐希用尽全力的推开他,却是被他坚硬的胸膛压得透不过气。

  唇齿间,她用力的咬下那还在缠绵不断的舌尖。

  “嘶!”言宸寒被刺痛惊醒,徒然将人放开。

  雨水打在他们的身上,方沐希清晰地看见雨水从他那俊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庞上徐徐滑落,墨褐色的瞳孔森冷的如同魔鬼,要将她拖入地狱。

  “你干什么!混蛋!”

  面对方沐希的质问,言宸寒只是冷着脸,一言不发,他这是疯了吗?

  “呵!不仅你这个人,你的味道更是让人恶心!”言宸寒伸出手擦掉了嘴角所残留着的那点血迹,这死女人还敢咬他!

  而方沐希则喘着粗气,倔强地盯着他,身子微微颤抖着。

  其实自从她与他结婚以来,她便被推入了地狱一般,承受着烈火般的焚烧,而这股烈火已然将她的生活毁得面目全非了。

  她不再期冀别的生活,她只是希望她还能守住母亲生前最爱去的那座教堂。

  仅此而已。

  言宸寒的双眼微微眯起,这个女人留着还有点价值,所以他现在还不能让她死。

  淡漠地扫了一眼方沐希,言宸寒便走进了墓园,眼中满是寒意。

  方沐希用仇恨的眼神紧盯着言宸寒离开的背影,她痛恨着这个男人,但是她却无法与他对抗,谁让她现在只是一个没什么大名气的律师呢?

  几个月前,她所接手的第一个案子,没想到就是方颜若被控诉非法操控公司资金这个案件,而她之所以对这个案子非常上心,绝不是因为她对方颜若有负面的一些情绪,全然是为了自己的前途。

  她可不想出师不利。

  况且这个案件不论是换做哪个律师来负责,方颜若都是必定会败诉的,因为不理证据实在太多,只是在法庭上,她所做出的一些控诉都让对方的律师哑口无言。

  这场官司赢了,她有了一点的小名气。但是这名气并不是基于她在法律界的小成就,全然是因为她让自己的姐姐入狱了。

  即便不是亲姐姐,但是所有人都仍然觉得她过于恶毒。

  毕竟那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就算没办法帮忙,但至少不能火上浇油吧?居然亲手将她送进了监狱里。

  而她至今都还记得法庭上方颜若看着她的时候那个燃烧着浓烈的怨恨眼神。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她只要问心无愧,心内坦荡便好了。

  而这个时候,她放在侧背包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被这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抓回了思绪,方沐希后知后觉地掏出了手机:“嗯。”

  “过来吧!帝国大酒店!我要见你!”简单粗暴的女声。

  “好啊。”方沐希牵强地扯出一抹笑容,然后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还站在雨中。

  初春的雨水还是透着一股刺人的寒意,而她现在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惊觉,自己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而且她的手脚冻得冰凉,令她不自觉就打了个寒颤。

  到附近的一家商场随便挑了一套衣服换上之后,方沐希开车到了帝国大酒店。

  车子到了帝国大酒店门口之后,便有侍应生过来帮方沐希停车了。

  方沐希对这里轻车熟路,进去之后便到了帝国酒店的最顶层。

  方沐希掏出房卡打开了房间的门,而她都还没站稳,一个女人便窜了出来然后直接抱住了方沐希:“可想死你了!哈哈!想我了吗!”

  方沐希无奈地皱眉:“啥时候回来的啊?叶允菲,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叶允菲听到这话的时候立刻松开了方沐希,似乎对她所说的这句话并不认可:“一点都没变?哪里?不是越变越漂亮了吗?没觉得吗?”

  “也就是出去进修了一个月,能有多大变化?”方沐希绕过她然后直接走到了沙发那边坐了下来。

  叶允菲不禁白了方沐希一眼:“你怎么越来越无趣了?真是……”

  “我这个人的人生不就很无趣吗?你要我如何有趣呢?我跟你……太不一样了。”方沐希有的时候真的很羡慕叶允菲,这个人生赢家。

  不仅长了一张令男人神魂颠倒的面庞,还有完美的家世背景。她父亲是帝国大酒店的创始人,如今身家过百亿,叶家已然是H市最声名显赫的家族之一,而她是家中的独女,这些将来都是她的。

  而最让方沐希羡慕的并不是叶家的富裕,而是叶老对叶允菲这个独女的宠爱。

  每每看见叶老为叶允菲所做的那些,她的眼眶就不禁泛泪。

  那些,都是她不曾享受过的宠爱啊。

  叶允菲跟方沐希是多年的朋友了,方沐希这些年究竟都经历了些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而如今在H市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方沐希的那些评论,她也都听在耳中。

  叶允菲走到方沐希的对面坐下,两条美腿自然地交叠,显得修长而性感:“要我说,这个方颜若就是死不足惜!那个女人才是心机婊吧?她跟你还真是冤家!现在就连死了都要让你受到这样的污蔑!”

  方沐希倒是都已经看开了:“现在恐怕也就只有你会维护我了。”

  “放心!以后谁敢欺负你,我第一个站出来保护你!”叶允菲昂首挺胸地说道,语气铿锵有力。

  叶允菲虽然长了一张淑女的脸,但言行举止却都像极了女汉子。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

  方沐希的心下一阵感动,毕竟已经很久没有人会对她说出这样温暖的话语来:“谢谢你的好意了。”

  “不过你现在跟那个言宸寒还是……”叶允菲一提到这个男人,脸上也不禁多了几分的畏惧。

  现在方沐希的处境真的很艰难,一边要忍受来自世俗的评论,一边还有承受来自言宸寒的不怀好意。

  总之,叶允菲知道,方沐希的人生从几年前母亲去世之后,就变得乱七八糟了。

  方沐希倒吸了一口气,脸上硬是挤出了一抹的笑容:“不要提他了,我不想提起他。”

  “好……那过两天的叶家宴会,你们会一起来吗?”叶允菲的父亲叶天南打算趁着这次的宴会,正式介绍一下她,也是为了让她正式接手叶家的一些生意。

  而她现在已经入住酒店,来实地考察一下酒店的经营情况。

  “这些事情,你觉得是我可以决定的吗?”方沐希不禁苦笑。

  他们之间从来不存在商量,而都是言宸寒一人下决定罢了。

  所以他们之间,本就是不公平的一种关系。

  他在上,而她总是卑微地向下。

  而说到这里的时候,方沐希放在包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她对叶允菲淡淡一笑,然后接起了电话:“嗯,怎么了?什么?好!那我马上赶回去!”

  在方沐希的脸上看到了惊慌之色,叶允菲不禁蹙眉:“怎么了?”

  “言宸寒的爷爷出了点状况……我现在马上赶回去。”方沐希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拎起了自己的包包。

  “我送你。”叶允菲一边说着一边就跟在方沐希的身后,打算送她下楼去。

  然而方沐希却摆了摆手:“我自己下去就行。”

  “那行吧!等你那边的事情都忙完了,再给我电话。”

  “好!我先走了!”来不及多说别的什么,方沐希立刻加快了步伐,然后按了电梯下楼去。

  驱车回家的速度也很快,她开车的速度几乎要赶上赛车的速度。

  她之所以会这样紧张与着急,那是因为,言宸寒的爷爷言剑隆是在这个言家当中,唯一真心待她的人。

  他虽然叱咤商场,让很多人望而生畏,但是他的确是个慈爱的老人,尤其是他对言宸寒的疼爱,任谁都看得出来。

  也许是因为很久以前,言宸寒的父母亲便离世了,所以言剑隆给了言宸寒特别多的疼爱,为的便是让他不要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无依无靠。

  言剑隆不仅仅疼爱言宸寒,他对待方沐希也很好,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孙女一般。

  所以一听到言剑隆的身体抱恙,她立刻就赶回去了,片刻都不敢耽搁。

  而当方沐希气喘吁吁地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言宸寒的车子也恰好从另外一个方向开了过来,然后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很快地停好了车,言宸寒也从车上下来,神色着急而慌张。

  能够让言宸寒变了脸色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已经死了的方颜若,还有一个便是言剑隆,他的爷爷。

  而她从来都不能牵动言宸寒的情绪一分一毫,虽然她也没有必要盼望着自己能够成为,可以影响到言宸寒的情绪的那个女人。

  这样的盼望对她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言宸寒的视线在方沐希的身上停留了一秒之后便挪开了,他迈开那条大长腿向别墅内走去。

  佣人们都以毕恭毕敬的姿态站在大门的两侧,齐声问候道:“少爷好!少奶奶好!”

  少奶奶……

  她其实担不起这样的称号。

  而她如果可以交换,她真的愿意将这样的身份还给其他人。

  她,方沐希,一点都不想成为这金牢笼里的一只被剥夺了自由的鸟。

  方沐希紧随其后上了楼,来到了言剑隆的房间内。

  医生刚刚为言剑隆检查完身体,医生的额头还有几滴汗水,显然刚才的情况挺危险的。

  “医生。”言宸寒满脸紧张地看着医生,希望能够从医生的嘴里听到一个好的结果。

  言剑隆挥了挥手让医生出去了。

  “你先出去。我有话要跟我的孙子还有孙媳妇儿说。”言剑隆的说话声音也很虚弱,而那张脸仍旧苍白得像是一张白纸一样。

  言剑隆的身体其实也是从自己的儿子还有儿媳妇双双去世之后,才开始垮了的。

  这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打击。

  “是,言董事长。”看了眼言宸寒,医生便带着另外几位助手离开了言剑隆的房间。第4章 一入豪门深似海

  言剑隆的房间很大,装修格调则很简单,主要是以白色和灰色为主要色调,让整个房间看起来都十分大气并且简洁。

  言宸寒走上前去在言剑隆的床边坐下,他轻轻握起爷爷的手:“爷爷,你还好吧?嗯?为什么身体不舒服却没有早点告诉我呢?”

  方沐希站在一旁真的有点看呆了,那样温柔并且柔和的眼神,居然是来自言宸寒,那个总是被人骂没人性的冷血魔王,言宸寒。

  她甚至有的时候也会幻想,如果她并不是方颜若的妹妹,如果她没有害得方颜若入狱,如果他们只是普通的关系,那么他对她,还会这么冷漠吗?他还会那么想要毁了她吗?

  不过也许,她一直都是长了一张不太讨喜的脸吧?

  言剑隆摇了摇头,嘴角微微上扬:“没关系的……爷爷的确老了,总会有要离开的那一天……”

  “我不准你再说这样的话!听到没有!如果这个医生不能让您的身体状况有所好转的话,我立刻辞了他!我要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医生找来为您看病!”言宸寒显然很担心言剑隆的身体状况。

  因为这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父母亲过世得早,这让他从小到大都习惯了去依赖爷爷,而他所有的疼爱都是来自爷爷,他怎么可能轻易接受爷爷离开自己呢?

  “没用的……我自己的身体,我难道还不清楚吗?”言剑隆无奈地叹气,转而将视线落在了一直站在一旁的方沐希的身上。

  他的脸上露出了抹颇为慈爱的笑容:“沐希啊,你也过来,站那么远,是在欺负我现在没法大声说话吗?”

  “当然不是!爷爷……”方沐希立刻走上前去,不曾想却不小心撞上了言宸寒的后背。

  她实在是太不小心了!居然连基本的‘刹车’都做不好!现在居然这么尴尬地撞上了言宸寒。

  在对上言宸寒那冷若寒冰的眼眸的时候,她立刻就朝旁边识趣地退了一步。

  言剑隆将他们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看在了眼里。

  他在心里不禁叹了口气,这两个人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放下彼此心里的疙瘩呢?什么时候,他们才能成为令人艳羡的一对儿呢?

  言宸寒将自己落在方沐希的身上的那道冰冷的视线收了回来,他紧接着便扶着言剑隆坐了起来,举止之间都尽显他对言剑隆的关爱:“来,慢点。”

  言剑隆在言宸寒的搀扶下徐徐坐了起来,他看向方沐希,然后又看了眼言宸寒:“你们一定特别恨爷爷吧?当初是我硬逼着你们结婚的。”

  几个月前,言宸寒与方沐希刚刚举办了瞩目的倾世婚礼,只是很可惜,这场婚姻没有爱情存在。

  言宸寒并不言语,但是他的视线却不着痕迹地落在了方沐希的身上。

  他并不恨言剑隆,但是他却恨着方沐希。

  他将所有的错乱都怪罪在方沐希的身上,他认为这个女人有着蛇蝎心肠,否则又怎么会害死自己的妹妹呢?即便这个妹妹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罢了。

  但是其实当你恨一个人的时候,你便能寻找出各种各样的可以痛恨这个人的理由。

  方沐希微微垂眸,并不说话,在这个家里想要相安无事地待下去,最好还是保持沉默,因为也许说错了一个字,就能让你遭受无尽的折磨和报复。

  谁说豪门是个好地方?她现在是真的相信了那句话:一入豪门深似海。

  言剑隆顿了顿之后又继续说道:“宸寒啊,沐希真的是个好女孩儿,爷爷不会看错的。”

  言宸寒自然不愿意承认言剑隆对方沐希的这番夸赞。

  “爷爷跟沐希的爷爷当年是好哥们儿,我跟沐希的爷爷可是商量好了,以后一定得让你们两个人结婚。”言剑隆可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而现在方沐希的爷爷已经不在世了,为了缅怀过世的方爷爷,他便更该履行当年的约定。

  也许很多人觉得这种娃娃亲特别荒谬,但是在他们老一辈人看来,却代表了一种感情的延续。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言宸寒竟会对方沐希这般不待见。

  具体原因,他也特别清楚,只是这毕竟是年轻人的感情问题,其实他也不好插手。

  “现在爷爷的确如愿看到你们结婚了,但是爷爷这心里还一直有块石头没能放下。”言剑隆说罢便垂下眼眸,满脸的失落。

  “爷爷心里的那块石头是什么呢?”方沐希发问道,满脸的困惑。

  她只是想要为言剑隆做点什么,所以才这样主动发问。

  而言宸寒则觉得方沐希有点多嘴了,所以脸上的不满更盛。

  言剑隆淡淡一笑:“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不如从前了……”

  “爷爷……”方沐希的眉头微微蹙起。

  “爷爷!别再说这种丧气话了!”言宸寒紧接着也这样说道。

  “在爷爷离开之前,能不能让爷爷抱到重孙呢?”言剑隆淡淡一笑,他其实特别清楚,这个要求对他们来说是异常过分,但是这也许是他唯一还可以为他们做的事情了。

  也许有了孩子,他们的关系就能得到缓解和改变。

  但是如果不给他们一点压力,他们绝对不可能会去考虑孩子这个问题。

  因为他早就听说了,自结婚以来,其实言宸寒都没进过方沐希的房门,两个人都是分房睡的。

  “什么?”言宸寒难以置信地看着言剑隆,显然觉得这个请求荒谬极了。

  其实他从来都不会去忤逆言剑隆的意思,但是这个要求的确让他无法顺从。

  因为这个要求是要跟方沐希生下一个孩子,那岂不就是代表他得碰这个女人?

  他才不要!

  “爷爷……”觉得为难的人不止是言宸寒,方沐希也十分为难地看向了言剑隆。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吧?宸寒啊,你不是说你最爱的人是爷爷吗?那这一个明明可以做到的事情,为什么你不能答应爷爷呢?”言剑隆的脸上满是失落和自嘲。

  而言宸寒则一时应答不上来。

  这,的确让他陷入了为难之中。

  第5章 与方沐希生个孩子

  “好了,爷爷累了,你们出去吧。”言剑隆一边说着一边便已经躺了下去。

  言宸寒欲言又止地看着言剑隆的背影片刻:“那我先出去了。”

  “我也先出去了,爷爷。”方沐希也这样说道。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言剑隆的房间。

  方沐希并没有任何要与言宸寒说话的打算,她转过身去便打算离开这条走廊。

  然而言宸寒却拦下了她:“我是不会跟你生孩子的。”

  方沐希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禁勾唇笑了,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难道觉得她特别想跟他生孩子吗?

  “正好,我也没有这样的打算。”方沐希说罢便再度打算离开。

  但是言宸寒却还是拉住了她的手:“我没让你走,谁让你走了?”

  “真是好笑,脚长在我自己的身上,我为什么不能走?再说了,你不是特别讨厌我吗?我早点消失在你的面前,这不是更好吗?”方沐希轻蔑不已地回答道。

  而方沐希的这番态度让言宸寒不满极了。

  言宸寒微微抿起嘴唇,然后半响之后才不疾不徐的说道:“很好,方沐希,你还是这副骄傲的模样,但是我告诉你,迟早你会连着这份骄傲一块儿失去。”

  “嫁给你对我来说,就是最丧失骄傲的一件事情。”方沐希反唇相讥。

  而方沐希的话语显然彻底激怒了言宸寒,言宸寒松开了方沐希的手腕,然后他向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着方沐希:“不如接下来就由我来告诉你,究竟什么才是最没有骄傲的事情。”

  “你什么意思?”一般言宸寒露出这样变态的笑容的时候,那便是代表,他又有什么坏主意了。

  言宸寒则微微勾起唇角:“有的事情,还是先不要揭晓谜底吧?这样才会觉得刺激,不是吗?”

  方沐希的眉头微微蹙起,她真的猜不到,究竟这个恶魔的心里又在筹划着什么样的计划了。

  但是她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言宸寒一定会让她特别没有面子。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特别珍视的就是那座教堂吧?”言宸寒突然没头没脑地这样问道。

  谁都知道,当初方沐希之所以会嫁给言宸寒,并不是因为贪恋言家的财势,而是为了守护那座位于郊区的一座教堂。

  这座教堂是方沐希的母亲生前的时候一直都会去的一座教堂,母亲也为那座教堂做了许多事情和贡献。母亲之所以那般珍视那座教堂,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与方齐盛的婚礼是在那里举办的。

  对于方沐希的母亲来说,那座教堂是无与伦比神圣的,对她来说是十分特别并且有意义的。

  也正是因为知道母亲对于这座教堂的珍视,所以为了不让这座教堂被拆毁,所以她答应嫁给言宸寒。

  因为如果不答应嫁给言宸寒的话,那座教堂一定会变为废墟。

  而且方家当时的资金运转陷入了困境之中,父亲也是为了能够让企业正常运营,所以答应言家老爷子,让方沐希嫁给言宸寒。

  有这样的两层原因在,所以方沐希嫁给了言宸寒。

  其实教堂的那件事情说来也真是可笑。当时居然是方齐盛带人决定要将那座教堂捣毁,而方齐盛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为了逼迫方沐希妥协。

  而在方沐希看来,方齐盛这样的行为无疑就是将她给卖了。

  为了家族利益,而将她这个从来都不被他真心疼爱的女儿给卖了。

  而此刻言宸寒突然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倒真的让方沐希的心下开始不安起来:“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没什么,就是随口一问。不过看你这么紧张,估计你是真的很在乎那座教堂吧。”言宸寒意味深长地扫了方沐希一眼,然后便转身走掉了,背影高贵却也冷漠。

  方沐希则蹙眉看着那道高大的背影,心下满是不安。

  这个男人,总是让人措手不及,也让人防不胜防。

  她觉得,他就像是苍蝇一般的存在。

  而在当天晚上,言宸寒又去找了言剑隆。

  言剑隆知道言宸寒的来意:“这件事情没得商量,这也许不能说是爷爷的请求,而是爷爷的要求。”

  “可您知道,我一点都不爱方沐希。”言宸寒斩钉截铁地说道。

  “甚至你还恨着沐希。”言剑隆紧接着这样说道。

  言宸寒颇为吃惊地看向言剑隆:“既然您都知道……那为什么?”

  “爷爷这么大岁数的人了,究竟什么样的人适合你,究竟什么样的人才是会真心实意地待你一辈子的,爷爷难道还看不出来吗?那个颜若根本就不是真心爱你。”言剑隆对方颜若的印象并不好,再说了,方颜若还是小三所生下的孩子。

  而现在方颜若也死了,就算言宸寒想娶,那也没办法了。

  “颜若都已经不在了……您就不要再说这些了。”言宸寒的声音甚至有点颤抖,因为他还没有完全接受方颜若去世的这一事实。

  对他来说,这绝对称得上是晴天霹雳。

  他甚至在心里祈祷过,他愿意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去换回方颜若的那条命。

  但是很可惜,这是没法实现的一件事情。

  “好了,就这样吧。”言剑隆并不想在此事上继续纠缠下去。

  “这是爷爷现在唯一的心愿。”言剑隆在末了的时候还添了这么一句。

  而就是这样一句话,就足以让言宸寒百般纠结。

  他的确特别爱言剑隆,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而言剑隆的这个请求其实并不过分,就只是与方沐希生个孩子罢了。

  但是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却是需要克服很多心里上的障碍的。

  从言剑隆的房间出来之后,言宸寒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的眉头微微蹙起:“又怎么了?”

  “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啊?”电话那头的人这样问道。

  “是。”言宸寒倒是也不否认。

  “哇,我的心好痛!”电话那头的人十分做作地这样说道。

  “叶浩凌,你再这样,我挂电话了。”言宸寒说罢便真的要挂断电话。

  而电话那头的叶浩凌也马上传来一阵的哀嚎:“别啊!我找你可是有正经事。”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8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