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锥心刺骨的爱小说简沫傅子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锥心刺骨的爱小说简沫傅子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神秘的男人

  夜色如墨。

  某处偏僻的城镇郊外,一栋别墅屹立其中,昏黄的灯光一洒而下,笼罩的整个长廊神秘而又阴森。

  “唔……唔……”

  三楼右拐的米色房门内,不时传出女人轻微的喘气声,像是挣扎中发出的呻吟。

  透过一条门缝望去——

  屋内装饰简洁明了,偌大的房间中央,一个女人被绑在椅子上,浑身被绳子绑得紧紧的,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更显性感柔美。

  这是简沫第N次尝试着扭动解开束缚,但手腕上传来的痛楚让她忍不住蹙眉。

  该死的,她不过就是去服装市场逛街,这也能被人绑架?

  “少爷,傅子辰最近在调查的女人我们已经绑架过来了,这个女人肯定能作为我们控制傅子辰的筹码!”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段细细碎碎的对话声。

  简沫竖起耳朵,傅子辰?这名字怎么听起来有点熟悉?

  可就在她思考的时候——

  “砰砰砰!——”

  震耳欲聋的枪声从别墅的四周传来,枪声乱而密集,不断的朝着别墅中心围聚,声音越来越大,令简沫茫然又害怕。

  而紧接着,夹杂在枪声中的又是‘砰’的一声,仿佛是从简沫的身下传来,她很快就意识到,是别墅的大门被人踹开了!

  布满青苔的瓷砖上洒落下月光,一个男人在二十几名保镖的拥簇下跨入大厅,迈步进来,冷眼扫了下满厅的鲜血,79式手枪在掌心旋转。

  “敢动我的女人?很好。”

  他抬手,枪口对准最后一名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男人,那人早已面呈猪肝色,吓得屁滚尿流,“求求求求你……别别别……别杀我!!”

  “现在求饶?晚了!”双眸微抬,他的眼底只有无情的冷意,那一瞬间周围寂静的仿若只剩下风沙吹动。

  鄙夷的笑意挂在男人的唇角,他仿佛很欣赏敌人的恐惧,然后轻轻扣动扳机——

  血花四溅!

  最后一人瞳孔睁大的刹那猛然倒地。

  男人低眸冷眼,随意的丢掉手中的枪,转身,唇角微勾的环视了一圈别墅内厅,“那个女人,在哪儿?”

  明明是问句,却夹着彻骨的冰寒,狂狞得让人感到害怕。

  “三楼。”手下。

  话音才落,一米八七高大挺拔的男人穿着线条笔直的深色大衣,已如疾风而上,稳健地踩着一路的尸体走上顶层。

  “John,处理好这些人。”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张开,厉音洒落。

  “是,先生!”

  跟随在男人身后的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点头应下,停了脚步后立刻转身安排下属。

  ……

  楼下的动静忽然没了,耳边只剩下了渐渐逼近的稳健脚步声,简沫心底还疑惑着,刚才那句‘我的女人’指的是谁??

  不过她还没思考完,忽然感觉有人把她眼睛上的布条给拽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光太刺目,令她下意识闭上了眼。

  再次睁开眼来时,面前是黑压压的黑衣人,最显眼的是为首者。

  他站在逆光之下,一袭黑色风衣勾勒出笔挺高大的身影,模糊看不见面庞,却能够深刻感受到对方散发出的冷厉肃杀之气。

  “女人,好久不见。”

  男人步步走来,步伐优雅如猎豹般,俊美冷漠的面庞不可避免地沾上点点血迹,犹如恶魔降临,令人从心底发骇。

  简沫的瞳孔紧急缩小,恐惧一下子席卷全身,“你……是谁?”

  “我是谁?”

  男人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眼神冷冽,如同刀子一般在简沫身上割着!

  下一秒,男人手中黑漆漆的枪口缓缓地抵上了她的下巴。

  那冰凉的金属质感更加贴着肌肤,她甚至能隐隐嗅到些硝烟味。

  简沫瞪大了眼睛,突如其来的危险感令她意识到不妙。

  “好,简沫,你很好!”

  傅子辰一连说了几个好,他冷笑着,整个人微微低下头来,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颊上,“你确定你不认识我?”

  这句话充满了威慑性。

  简沫脸色有些苍白,不敢出声。

  此刻男人微微低着头,两个人的距离如此近,近到她甚至能够看到男人墨色眼眸里倒映出自己惊恐的面容。

  她有些逃避地挪开了脸。

  即便是如此,还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男人扑在她脸上的热气,令她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先生……你认错人了吧?我只是一个刚出来实习没几年的普通大学生而已,我今天什么都没看到,我也没见过你,求你放了我吧!”

  简沫说话的时候很真诚,水蒙蒙的眼眸还带着些许惊慌恐惧,又满是清澈无辜。

  谁知道她刚一出声,周遭的气温似乎又降了几度!

  男人忽地伸手,狠狠捏住了她的下巴,几乎是怒吼出声,“床都上了,你还敢给我装不认识?!”

  简沫的杏眸微微瞪大,双颊因为羞恼而变得绯红,“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

  “很好,简沫,现在你竟然学会跟我演戏了?”

  傅子辰忽的冷笑出声,唇角扬起一片嘲讽地弧度。

  简沫忍不住心中咯噔一声。

  男人居高临下看着她,而简沫被绑在椅子上,小脸惨白惨白的,五官精致而小巧,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宛如小鹿般清澈,穿着一身衬衫牛仔裤,宛如大学生一般清纯可人。

  此刻她的身上还缠着绳子,有几分像某成人片中的女主角。

  “当初口口声声地求着我,这么快就忘了?不如,我让你重温一遍!”

  只见男人大手伸来,一点点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简沫刚要逃走,却被傅子辰一把给扔上了大床!

  “你干什么!”

  简沫厉声尖叫,可紧接着,男人倾身覆下,牢牢地将她禁锢在怀里,挣扎不得。

  那刚解下来的绳子,在她白嫩细小的手腕缠了几圈,和床头绑到一起,于是她整个人以有些屈辱的姿势躺在床上,发丝微微凌乱,一副无力柔软的模样。

  傅子辰一向自认为克制力极好,可偏偏这个女人什么都没做,却能轻易挑动他心中深处蛰伏的野兽。

  男人眼眸微深。

  “我最后问你一遍,现在,还要继续演下去么?”男人声音暗哑到了极点,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先生,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看来,你似乎,是想要跟我玩玩?”

  下一秒,男人薄唇轻启——

  “左腿大腿根那儿有一块淡粉色的胎记,敏感点在耳垂。”他顿了顿,眼眸里挑起邪肆的笑意。第二章 女人 你竟然想逃

  “那一晚,你可是热情地很呢。”

  简沫惊愕地瞪大了眼。

  胎记!

  还是在那么私密的位置,可他竟然知道!

  简沫拼命挣扎着,可偏偏手腕上的绳子绑得太紧了,她根本没有挣脱开的可能性。

  男人显然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如此嘴硬,如果不是证据确凿,他还真以为找错了人!

  傅子辰看着这女人清秀的面庞,虽然记忆早已模糊,但是他直觉就是她!

  他不可能认错人。

  医院的证明也绝对不可能作假,还有当天在医院的视频监控,很明显能看到她的出入身影……

  傅子辰冷冷眯起眼,大手渐渐往下——

  大手一点点解开了她的扣子,简沫瞪大眼,双手被绑,这种无法反抗又屈辱的情况令她难受到了极点,她拼命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冰凉的空气触及肌肤,曼妙的春色……

  女人的腹部平坦而肌肤细腻,全然没有留下的手术疤痕。

  男人眸色微深,“既然你死活都不肯承认……那我只能亲自来找证据了。”

  什么证据?

  简沫一怔,很快注意到男人渐渐往下滑的大手,她立刻明白了什么。

  这个……禽兽!

  简沫羞恼至极,疯狂地挣扎起来,不顾手腕火辣辣的疼。

  “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要是敢碰我,我一定要你牢底坐穿!”

  “但你今晚就要坐在我身上了。”

  “你!”

  简沫没想到这个眉目冰冷而嗜血的男人会说出这么下流的话,脸颊气得染上了一阵酡红。

  男人的大手忽然顿住,简沫忍不住心中暗想——难道对方是有所忌惮了?

  谁知道下一秒,男人从她身上起来,看着她衣衫半褪,露出的若有若无春光倒是诱人至极,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放弃如此尤物。

  而不远处还有一个摄像机对着大床,傅子辰走过去调整了一下角度,令简沫隐隐觉得不好。

  “原本那些人想绑架你,再留下一些要挟我傅子辰的东西,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摄影机刚好可以给我们用上了。”

  男人宛如恶魔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简沫的指甲都掐进了手心里——难道他想拍下一些东西,来以此要挟她!

  太卑鄙了!

  简沫看着男人欺身而来,绝望地闭上了眼。

  “装什么清纯,那一晚你可比现在勾人火辣的多,扭着腰想要,现在又何必摆出一副贞操烈女的样子?”

  男人的嘴角冷冷勾起,嗤笑,“你要真的不想,就把一切都说出来,或许我还会考虑放过你!”

  话虽如此,傅子辰看着她如牛奶一般细腻雪白的肌肤,他的眸色深沉到了极点,忍不住回忆起曾经那一晚。

  虽然久远,却蚀骨沉沦到了极点,夜里梦回都会情不自禁想起。

  此刻也仅仅是看了她几眼,欲望冲击着大脑,令傅子辰难以自控。

  要真说放过她,还真不可能。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认错人了……”

  简沫痛苦地流下眼泪。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下一秒,男人便毫不留情地剥下了她最后的底线——

  男人的身体重量压了下来,简沫痛苦的声音都来不及发出……

  “该死的!”

  这女人是妖精变的么?

  傅子辰忍不住发出一声不知愉悦还是嘲讽的叹息,那份紧致令他好几次都快克制不住自己,只想化身为狼。

  他捏着简沫小巧的下巴,眼底欲色弥盖,“看来你身体恢复能力很好?恩?”

  “恢复你个混……”

  剩下的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尽数化作了痛苦绵软的呻吟……

  夜还很长,窗外夜色浓重,而屋内一片旖旎火热画面。

  这种接近凌迟的折磨持续了大半个晚上,此刻已经不知道几点了。

  简沫在黑暗中猛然睁开眼,看着还闪着灯光的摄影机,脸上闪过一抹难堪和愤怒!

  这男人简直是禽兽,竟然还是在这种地方,还刚刚死过人的地方……

  简沫背后莫名窜上来一股凉气,即便如此,她还是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沉睡中的男人,似乎睡得比较沉。

  她要逃出去!

  简沫暗暗想着。

  男人的枪支不知道放在哪里了,她四处扫视,看到床头上放着男人的外套,而那口袋中,露出一点刀的锋光。

  简沫眼前一亮,奈何她手腕被绑住了,动作有些不方便。

  简沫只能够咬着牙,强忍着手腕上的痛楚,轻轻地往床头那边挪去。

  差一点,再努力一点……

  简沫的手腕都勒出了血印子,她全身上下无一不在叫痛,可她咬着牙努力往床头伸过去。

  快了!

  她的瞳孔猛然一缩,终于碰到刀柄,她用指甲轻轻抠过来,十分庆幸自己指甲留的够长,不然真的没办法拿到。

  忽然,身边的男人微微动了一下,简沫整个人的魂都吓快飞了!

  简沫一动不动,随后听到男人均匀沉稳的呼吸。

  她半晌才稍微松了口气——还好,只是翻身而已!

  她尽可能地蹑手蹑脚勾到了匕首,然后轻轻割掉了自己手腕上的绳子。

  好不容易触及地面,她捡了男人的一件风衣随意披在身上,就要往那个闪着灯光的摄影机走过去。

  她此刻多么想要逃走,可是这个摄影机录下了她最耻辱的一夜,她必须销毁这些东西……

  “吧嗒!”

  细微的按钮声响起,室内的灯光骤然亮了起来,刺得简沫眼睛生疼。

  可也是同时的,她的心瞬间就冰凉——完了!

  她猛然转过身时,却看着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一头略凌乱的墨发下,是微眯如夜海般幽深的眼眸,透着冰冷的寒光。

  “女人,你竟然想逃?”

  男人的嗓音慵懒如天籁之音,听在简沫耳朵里却像是魔音靡靡,满是杀气。第三章 都给老子闭上眼

  她的背后泌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嘴唇都在发抖。

  男人下了床,步子优雅地朝着她靠近,简沫却能够感受到室内的气氛明显降到了零点以下,如冰窖般寒冷——

  “看来我是没有喂饱你,让你还有精力逃走……”

  “你不要过来!”

  “恩?”

  男人微微上挑的嗓音有几分轻蔑,可是看到简沫将刀锋压在自己白皙修长的脖颈上的时候,男人却没有任何表情。

  他见识过太多的女人,清高的或谄媚的,但没有人不会在乎自己的生命,更何况还是自杀这种行为,也需要莫大的勇气。

  他认为,她不敢。

  简沫心底打着鼓,表面上却十分镇定,“我真的不认识你!你要是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强奸加谋杀,我说过要让你牢底坐穿!”

  “你敢威胁我?”

  “我这是走投无路了!”

  简沫一咬牙,手腕一用力,刀子已经刺破了肌肤,艳丽的血蜿蜒而下,触目惊心。

  她疼得蹙眉,神色却是决绝。

  悄悄地,步步后退着。

  傅子辰怒极反笑,“还学会了以死相逼?”

  看着她只是穿着单薄的风衣,走动间都能看到隐隐约约的春光,这要是出去了……

  男人的眼眸猛然危险地眯了起来,步子突然跨大,朝着她走过去。

  “你不要过来!”

  简沫的声音徒然尖锐了起来,眼眶因为恐惧和激动渐渐有些发红。

  男人的步子未停,眼神如豹子般死死地盯着她,每一点靠近都给她带来巨大的压力。

  简沫忍无可忍,忽的尖叫出声——

  艳红色的血花在白嫩藕腕上喷溅而出,男人的步子骤然一停,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几乎是表情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她竟然敢……

  与此同时,简沫飞快地跑到了门口,用还没有受伤的另一只手扭动着把手。

  她逃走了!

  从来没有人赶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跑,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看起来胆小怯懦的女人!

  傅子辰看着她狡兔一般飞快消失的身影,尤其是那修长细嫩的小腿在黑风衣底下更加惊艳白嫩。

  男人脸色微变,飞快地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手背上暴起的青筋隐约可见,足以见得主人此刻情绪有多么隐忍愤怒!

  “告诉所有人!全部给老子闭上眼,站在原地不许动!!!”

  声音震耳欲聋,连地板都在战栗!

  这女人简直是天大的胆子,穿成那个样子竟然敢跑出去!

  男人顿了一会儿,眼眸中冷光闪烁——

  女人,你别以为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

  很快,男人想到了什么,眼神中多了几分杀意,对着手机那头问道:“这次绑架的幕后者有没有调查出来?”

  “傅少,留下的那几个活人嘴太严了,什么也不肯说,都自杀了!”

  傅子辰眼眸微眯,稍一思忖,道:“我们的人,有内鬼。”

  ……

  另一边,简沫匆匆跑出了别墅以后,才发现这里是有些偏僻的城镇,顿时心中有些发凉。

  幸好已经天色微亮,隐约可见不远处有高速马路,偶尔也有出租车经过,她连忙冲过去拦了一辆。

  她第一件事去医院处理了自己手腕上的伤口,去医院的时候,她时不时左顾右盼,生怕不知道哪里来个人把她绑架了。

  等好不容易回到出租屋之后,她将门窗全部锁死,呆了好几天都不敢出门。

  直到第三天,她看了一眼窗外已经是太阳当头,刺眼非常。

  简沫这次出门已经很小心,去买了新手机和卡的时候还特意戴上了口罩,之前那个掉在傅子辰那里了,她只能买新的。

  等处理完这一切以后,她才给家里拨了个电话。

  谁知道手机那头立即传来一阵略苍老的恼怒女声——

  “你怎么才知道打电话?我昨晚打你电话好多遍你都没接!你怎么还换了手机?”

  简沫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觉得鼻子一酸。

  手机那头声音继续着——

  “简沫,不是妈说你,你这都快二十五的人要奔三了,怎么还那么任性!不就是叫你相亲吗,至于躲着不接电话?”

  简母的声音顿了顿,耐着性子劝说,“五年前你发生那种事情以后,一直很难嫁出去,但你也不能真的一辈子一个人过啊!”

  简沫不明白,一个女人就一定要依附男人生存吗?

  “嫁不出去就不嫁了。”

  简沫声音有些发塞,她知道自己不是处子,更何况昨晚还发生了那种屈辱的事情,她根本没打算嫁人。

  果然,手机那头声音尖锐了起来,“你瞎说什么呢!怎么能不嫁人!”

  “妈……”

  “够了!你要是还想回这个家,认我这个妈,你明天下午,到XX街西餐厅去,我给你约了个朋友的儿子。”

  “你怎么又给我乱安排约会!”简沫有些不悦了。

  “见个面怎么了,人家各方面也不差的,家境特别好,还是个公司老总,感情生活也比较少,条件配你不算差了!这次你必须去,听到没?!”

  手机那头命令式的声音刚落下,就传来一阵嘟嘟声。

  简沫忽的觉得有些难受,双手抱肩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她又重新找了个出租房,毕竟曾经被绑架过一次,她多了些许警惕心。

  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简沫到底还是去了西餐厅。

  阳光底下,女人穿了一身长袖纺纱连衣裙,刚好将手腕上的白纱隐隐约约挡住,自有一股淑女而大方的气质。

  踏入西餐厅以后,很快,她朝着一个位子走了过去。

  简沫一头墨发放在两肩,粉黛不施的面庞显得清纯娇美,水蒙蒙的眼眸更像是会说话一般,轻易就能勾引起男人心底的难耐。

  “你好,是简小姐吗?”

  一个有些啤酒肚的男人从位子上站起身,他有看过简沫的照片,没想到本人比照片更加令人惊艳。

  简沫也看到了那个男人,年纪约莫都有三十多岁了,也就一米六多的个子身材还有些发福,站在穿高跟鞋的简沫面前,都比她矮上一些。

  她心想果然,母亲给她找了个那么好条件的男人,怎么可能年轻又帅气?

  像傅子辰那种人,本身就已经是极少数的存在。

  但是皮囊再好看,也掩盖不了他是个禽兽的事实!

  简沫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她原本就不想结婚,看到那中年男人也只是淡淡一笑。

  实际上,她对这场约会完全不抱有想法,只想着怎么搅黄了这场约会。

  中年男人对于简沫的疏离淡笑十分心动,只当她是害羞,等两人坐下来以后,服务员很快就迎了上来:“两位吃点什么?”

  “挑最好最贵的上!”

  中年男人的嗓门大得耳朵都有些疼,一开口就透着股浓浓暴发户的味道。

  简沫表情有些僵,看到男人摆在桌子上的粗手上,还带着金光闪闪的大粗戒指,瞬间就觉得自己像是被包养的二奶。第四章 我喜欢女人

  果然,服务员眼神闪过一丝不留痕迹的鄙夷,不过服务员的素养良好,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随后,那中年男人不由得眼神垂涎地打量着简沫:“今日一见,简小姐还真是令人眼前一亮,王某很高兴能和美女吃饭,不过简小姐那么漂亮,追求简小姐的人应该很多吧?”

  以简沫的条件,完全不需要相亲,就有大把男人要吧!

  简沫故作忧郁地托腮:“我是有人追求,只是我和刚谈的前任对象分手了。”

  中年男人一愣,下意识问道:“为什么分手了呢?”

  “因为我放不下我上上一任。”

  “……”

  中年男人表情有点黑,这感情生活有多丰富?

  不过男人还是硬着头皮开口,“这上上一任,是谁啊?”

  简沫继续四十五度忧伤角度,神色委屈,“是我的高中同学,长得特别好看。”

  “简小姐,人要往前看,会有更好的人适合你的……”话说到这里已经有些勉强,中年男人觉得要不是简沫长得好看,他早拍桌子走人了!

  算了,现在的美女哪个没点过去呢?

  紧接着,简沫点点头,轻叹口气,“是的,我想我以后会遇到更好的女人。”

  “女人?”中年男人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喜欢女人。”

  “……”

  气氛一下子僵了起来,中年男人的脸色难看到不能再难看,像是要当场走人的节奏。

  忽然一道声音打破了僵局:“简沫?”

  声音入耳,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简沫的手,下意识地便收紧了几分,脸色有些苍白。

  即便如此,她还是硬着头皮朝着男人看了过去,对方高大俊朗,那张年轻的面孔早已深深烙印在她心底,此刻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却不再似以往温柔深情了。

  本以为五年没有见面就能够心如止水,可她发现自己还是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可是紧接着,又一个娇媚甜美的女人挽住了何南俞的手:“哎呀,这不是简沫姐吗?在这里跟男朋友吃饭呢?”

  这时候,何南俞也看到了简沫的约会对象,那满脑肥肠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土豪味道的老男人,不免表情有些不屑,似乎没想到简沫是那种女人。

  简沫的指甲深深掐进了肉里,看着眼前这对狗男女,她脸色阴沉。

  何南俞!

  她谈了三年的男友,在她最天真懵懂的岁月时,曾经轰轰烈烈,爱到了极点的男人。

  男友出国留学,她难忍两地分隔的思念,特地订了机票去找他,却看见他和别的女人滚床单,几乎不可置信。

  她当即摔门而去,跑到附近一个酒吧买醉,喝的宁酊大醉头痛欲裂,后面还发生了一件,几乎可以说是她最大人生污点的事情……

  而面前这个女人,还是她的亲堂妹,白连雪。

  简沫冷冷出声:“白连雪,嘴巴闭紧点没人当你是哑巴。”

  白连雪像是被吓了一跳,有些柔弱地缠着何南俞的胳膊:“南俞,她凶我哎!我说她和男朋友有错吗,我听舅母说他们两以后处的好,还要结婚呢。”

  果然,何南俞看着简沫的眼神更加鄙夷——简沫要嫁给这种老男人,无非就是看上人家的钱吧!

  简沫有些恼怒:“我们只是相亲!白连雪你……”

  “白连雪做错什么了,你对她那么凶?这里是公共场合,吵什么吵!真没素质!”

  何南俞自然是站出来袒护自己的女朋友,那眼底的薄情令简沫感到恶心。

  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不过就是短暂的异地分别,就和她同样在外留学的堂妹搞上了!多可笑!

  亏她还嘱咐堂妹好好照顾男友,现在看来,照顾的真好。

  面对简沫指责的目光,何南俞有些反感,“别那样看我,谈恋爱的时候你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无非就是喜欢这种有钱的土豪男么,算了,我也不关心你那些鸡毛蒜皮的事,雪,我们吃饭去。”

  何南俞冷漠地说完,拉着白连雪到后座的座位上去。

  简沫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真不敢相信自己当初何其眼瞎,为了这种男人酗酒导致失身!

  谁知道刚坐下没多久,服务员就走了过来,声音温柔。

  “不好意思先生,今天我们这里临时被包场了,请您离开,费用我们会退还给您。”

  “什么?”何南俞一脸不可置信。

  白连雪自然是愤愤不平,立即大声质问,“凭什么要我们走!我们大好的周末时间浪费在你这里了,你以为只是退钱就能解决吗?你知不知道我们预定了这个位子多久啊!”

  这里是A市最高消费的西餐厅,主打最顶级的服务质量,尤其是周末高峰期,来吃饭都要预定位子,好好的约会成了这样,白连雪自然不甘。

  只是简沫也在疑惑,怎么突然就被包场了呢?

  “哼!”

  土豪男经过这么一闹,早就心情不快,甩手准备离开。

  简沫看这情况,也没说什么准备离开。

  本来她一不出钱,二不对此相亲抱有想法,遇到这种事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却突然被服务员一把叫住。

  “简小姐,请您留步。”

  “叫我么?”简沫有些疑惑,对方认识她?

  “是的,小姐,今天包场专门是为了您。”

  这话一出,白连雪都不由得惊愕地瞪大了眼,心底都快嫉妒疯了——来这西餐厅吃饭的哪个不是非富即贵,能把这块地方包场的人,这得要多大的手笔才能做到?

  竟然能让西餐厅做出如此冒昧赶走客人的行为,这绝不是钱多就能做到的。

  同样的,何南俞表情也不怎么好,原本约会成了这样就挺扫兴的,更何况还是得知包场主人和简沫关系不浅的样子?

  你若不好,便是晴天,很多人分手之后都会有这个想法,尤其是何南俞。

  特别是他看到前女友和一个土豪老男人在一起,再看看自己年轻多金还有美人在怀,觉得自己就是云端上的王者,可是突然来这么一出,只觉得心中不快的很。

  “啊!!!”

  忽然一声惨叫,众人齐齐朝着声音源头那边望了过去——

  那个刚刚离开的土豪男被几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压制在地上断了手脚,发出阵阵哀嚎,一双肥手都在发抖。

  随即,一双黑色手工鳄皮皮鞋踩在了土豪男的手背上,哀嚎声顿时传遍整个西餐厅,无不让人心底发憷。

  男人慢条斯理,优雅地整理着袖口,衿贵的下巴微微扬起,朱唇轻启——

  “谁给你的胆子,敢窥伺我的女人?”

  踏过那双手,傅子辰的目光扫视了下面前那几个人,最终落定在简沫的身上,那眼神恨不得当场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冷厉。

  简沫打了个寒颤,眼看着那男人步步朝着自己走过来,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凉意更是从脚底席卷而来。

  第五章 当众打屁股

  男人嘴角勾起冰冷的笑:“女人,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跟别的男人相亲?恩?”

  “我……”

  简沫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男人步步逼近自己,下意识就打算跑。

  谁知道那男人大手一伸,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她抱起,扛在了自己宽厚的肩膀上,还狠狠地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老实点!”

  “你这个混蛋!”

  简沫顿时羞红了脸,没想到这男人那么过分,竟然,竟然……当众打她屁股!

  看着简沫被扛走,女服务员那张小脸红到了极点,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原主,喃喃道:“天哪,好霸道,好帅啊……”

  西餐厅之中还传着土豪男的哀嚎呻吟,而何南俞的脸色几乎像是吃了苍蝇一般难看。

  尤其是白连雪,那张脸都快扭曲了,“我没看错吧,那个人是傅少吗?”

  她在财经杂志上有看到过这个男人,鲜少出现在大众面前的的黄金单身汉,他出身富可敌国的傅家家族,名下诸多国际大牌,上到各种高科技产品,下到名表服饰珠宝,被誉为全球最具有财富权势的年轻,身价难以估计。

  也难怪他有能力轻易包场,别说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西餐厅,就算是包个小岛都不在话下。

  白连雪想破脑袋都不敢相信,简沫怎么可能和这种大人物扯上关系,而且,而且看起来还关系匪浅的样子!

  这时候,门口处的几个穿着西服的黑人保镖,此刻却朝着他们走了过去,用熟练的中文对着何南俞说道:“这位先生得罪了,怪就怪你曾经和傅少的女人有牵扯。”

  旁边的白连雪一看这情况,她脸色微变——傅少这是要跟何南俞算账的节奏啊!

  白连雪连忙就想逃走,本以为自己能够躲过一劫,却还被黑人一把拽住了。

  “你们干什么,我又没做什么得罪傅少的事情,你们放开我,还有没有天理了!”白连雪惊恐地尖叫。

  即便是如此,看着步步逼近的保镖们,他们面如菜色。

  紧接着,西餐厅传来一男一女的各种哀嚎声。

  ……

  地点,西餐厅最顶层的天台,偌大的场地上。

  “轰隆隆——”

  逆光下,近千米的场地上停着一家mh-53豪华直升机,旋翼转动机械声震得耳膜发疼,那庞大的机身至少有几十米,银翼在阳光下反射出炫目的光。

  罡风四起,吹得人睁不开眼。

  一排身着黑白礼服的保镖站在机门两侧微微低着头,气势滔天,那场面极具震撼人心的魄力。

  此刻狂风呼啸,卷起的小石子擦得简沫脸颊有些生疼。

  她看着男人站在不远处,他黑色的风衣在半空中随风恣意翻腾着,白色袖口露出一截完美手腕,朝着自己伸出手来。

  “过来。”

  习惯性命令式的语气,简沫站在原地看着男人,只觉得那画面震撼至极,心脏噗通噗通地跳动着。

  简沫知道她无法反抗,更无法逃走。

  她只能够迈着像是灌了铅的步子,缓缓走过去。

  等上了直升机之后,骤然升至高空中的失重感令简沫死死抓着座椅把手,脸色苍白。

  打死她都没想到,这个男人包场西餐厅,就是为了上天台用直升机把她带走!

  简沫几乎不可想象这男人的权力到底有多大,原以为上一次他救了自己就已经足够震撼,可没想到这男人还能一次又一次地刷新她的认知!

  但重点是,她晕机,而且还特别恐高啊!

  她出声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傅子辰冷嗤:“你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不过……”

  男人的声线骤然低沉了下来,欺身而上,大手用力捏着她巴掌大的脸蛋,“女人,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才一天没见,你就敢跟别的男人相亲!!”

  简沫的两颊被捏着挤成一团,不用看她都知道自己此刻表情有多丑,有些恼怒地挣扎着——

  “尼放开吾,唔……”

  后面的话还没出声,就尽数被男人堵住了!

  简沫瞪大眼,瞬间就觉得自己的嘴巴被男人狠狠撕咬了一番,疼得她几乎以为这男人要把她的肉咬下来一般!

  她真怀疑这男人满脑子是不是用精虫做的,她被捏的那么丑都亲的下去,难道是觉得可爱吗?!

  她立即开始剧烈地挣扎,连打带踹,膝盖抬起,朝着男人的要害部位攻过去!

  男人大手一伸,她瞬间感受到膝盖被男人用手按住,两个人因此贴合得更加亲密无间。

  很快,她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抵住了自己,简沫的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混蛋!”

  简沫气得浑身颤抖,一巴掌就朝着男人的脸扇了过去!

  这么一下子竟然没打到,手腕被人硬生生从半空中截住。

  紧接着,胳膊处传来一阵脱臼的痛楚,她没想到这男人竟然下手这么狠!

  下一秒,男人又把她胳膊‘喀拉’一声给掰回去了,二次疼痛让简沫脸色惨白到了极点。

  此刻男人脸色阴沉沉的,显然也不是跟她开玩笑,眼眸中闪烁着不知道是怒火还是浴火,令她忍不住想起那天晚上血腥的一幕,还有刚刚的。

  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惹怒了他!

  胳膊处的痛,手腕上的伤口也在痛,还有晕机恐高带来的难受,她满脑子只想逃脱这里,逃到没有这个恶魔的地方。

  她忍不住挣扎道:“你放开我!我要离开这里!”

  傅子辰是真恼了,这女人在外面拈花惹草招蜂引蝶不说,到现在了都毫无反省意识,对他又踹又打的,再好的耐性都被磨灭了!

  “好,我开门,你跳下去。”

  “你!”

  简沫气恼,干脆到处扒拉着直升机的门,也不知道碰到了哪里,机门竟然真的被她弄开了,她作势要跳。

  傅子辰这才突然想起这女人的刚烈性子,那天晚上竟然敢对着自己手腕毫不客气地划下去,以她的性格还真有可能什么都做出来。

  直升机内卷进来的风吹乱了男人的头发,傅子辰恼怒至极,一把将她拦腰拽住,拖了回来!

  将机门狠狠关上以后,傅子辰脸色冷怒:“谁允许你跳了?!”

  “……”

  简沫没想到这男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但她也绝对不是做事不经过头脑的那种。

  她知道傅子辰对她有些投鼠忌器,上次她用自杀来威胁能逃走,那么这次他也断然不可能轻易让她跳下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8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