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豪门夺爱小说宋安乔楚非远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豪门夺爱小说宋安乔楚非远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被绑架了

  盛夏黄昏,浮躁的空气中闷着一天沉淀下的灼热。

  帝爵景湾,年轻的女孩垂着脑袋,歪躺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手腕被男士领带紧紧捆绑着,一张干净白皙的脸上凝着痛苦神色。

  白墙之上,走动的分针发出沙沙声响,打破空间的寂静。

  痛,手好痛。

  宋安乔蹙着秀气的眉,迷迷糊糊地醒来,目光所及,陌生的空间。

  “呃......”

  宋安乔歪着身体,环视房间,简洁却不简单的贵族式寓所内,每一件物品都透着价值连城的贵重感。

  “醒了!”

  一道森寒而又危险的男性声音,在宋安乔的背后响起。

  “谁?”

  宋安乔吓了一跳,扭头想看清男人,头颅却不受使唤的转不动,自方才到现在,她长期保持一个姿势,造成脖颈微微落枕。

  “你是谁!”宋安乔惊恐,手腕被领带死死捆住,她是被绑架了吗?

  “宋安乔,我给你五天时间让你解除婚约,你现在做了什么!”

  男人站在她身后,嗓音凌厉,语气却是出其的淡漠。

  宋安乔呆住,思绪回到五天前的旁晚,她坐在下班回家的公交车上,正昏昏欲睡时,手机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

  “宋小姐,请你五日内,务必与我解除婚约,否则,后果自负。”

  短短一句话,让宋安乔摸不着头脑,她何时与人有过婚约?之后,宋安乔就将短信视为旁人误发,没有理会。

  “你......你是发短信的人。”宋安乔回神,言语惊慌。

  “怕了?”男人听出宋安乔的慌张,嗤之以鼻道,“既然知道害怕,为什么不听话!”

  宋安乔呆住,气愤道,“你这人太可笑了,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去解除婚约,而且,你绑架我,是违法行为!”

  “违法?”男人不屑地冷笑一声,“这可真是一个新鲜的字眼。”

  男人嚣张狂妄的声音,一下激怒宋安乔,她跳着脚站起身,转眸看向身后男人,目光微怔。

  男人逆光站在落地窗前,身影高大挺拔,五官轮廓堪称完美,薄唇微抿,如墨的眼眸半眯而起,闪着摄人的寒光,无形中,宋安乔感觉到一股近乎逼人死亡的压迫性气场。

  “再看把你的眼睛挖掉!”男人眸色不悦,声音凌厉,语气肃杀之气尽显。

  宋安乔身子僵硬,好半天才让自己镇定下来,鼓足勇气,质问道,“法治社会,你想绑谁就绑谁,想挖谁眼睛就挖谁眼睛吗?”

  “对!”男人冷漠出声。

  男人的干脆,顿时让宋安乔再次紧张害怕,她咽了咽唾沫,硬着头皮开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你最好给我解开绳子,放我走!否则,你......”

  “怎么?”男人闻言,阔步上前,“你是市长千金还是总统千金?”

  “我......”宋安乔心虚,她什么千金都不是,她只是一个做糕点甜品的实习生。

  “说不出话了?糕点小姐。”不知何时,男人已经迈过沙发,走到她面前,骤然之间,男性极具侵略性的气息直扑向宋安乔。

  宋安乔惊慌,下意识后退,然而双脚被麻绳束缚,她一退,重心不稳,直接后仰倒向身后的沙发,“你知道我的身份?”

  这男人到底是谁?他好像知道她的一切?

  男人居高临下,睨眼看她,“宋小姐,我不想跟你浪费口舌,明天这个时间,我要看到你和我解除婚约的消息,否则,你的后果比这还要惨!”

  话落,男人手上丢出一把水果刀,刀子直冲她飞来。第2章 别耍手段

  水果刀应声落地,直接插进她面前果盘中的苹果上。

  宋安乔倒吸一口凉气,额上冷汗直冒,唇瓣发抖,“我不知道你说的婚约是什么?我从未和别人定过婚,而且......而且,我有喜欢......”

  “欲擒故纵?装疯卖傻?”男人眼眸微眯,声线冷如寒潭,“你们这种女人就只有这点手腕是么!”

  “你再说什么?我听不懂。”宋安乔一脸茫然,这个男人究竟有没有听她好好说话?

  “听不懂?”男人俯身靠近宋安乔,目光阴鸷,厉声道,“是不是只有做了你才会懂!”

  说话间,男人长指紧捏宋安乔的下颌,指尖灼热的温度让她顿觉危险。

  “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宋安乔扭动身体,往沙发背退去,偏头欲离开男人的长指,然而,轻微落枕的缘故,她一偏头,脖颈处瞬间火辣辣的疼,让她不敢乱动。

  男人眼底凝着嗜血的危险,手上力道加重,“宋安乔,我不管你用的什么阴谋诡计,让他逼着我与你结婚,但现在,你最好去找他主动解除你我之间的婚约。”

  宋安乔五官紧皱,“可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婚约?”

  太莫名其妙了,她连他是谁都不认识,怎么有的婚约?

  “呵,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宋安乔的态度彻底激怒男人,长指捏着她的下颌,另一只手直接掀起宋安乔身上的白色长裙,盛夏节气,宋安乔却觉凉气入骨。

  “住手,住手......”宋安乔心惊胆寒。

  男人眼底晦暗不明,手指指肚慢慢滑向宋安乔的大腿,女人独有的肌肤柔软,不自觉间,竟惹得他体内冒火。

  “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宋安乔颤声大叫,“我想起来了,是与你有婚约。”

  男人眸色幽深,带着几分高贵与神秘,他停下动作,手掌却未离开她的大腿,“真的想起了?”

  “想起了,想起了。”宋安乔慌乱着说,“是我不好,不该与你有婚约,你放了我,我现在就去找他解除。”

  男人压着她,继续追问,“确定吗?”

  “确定确定,非常确定。”宋安乔不顾落枕之痛,猛点着头道。

  男人俊美到极致的五官紧绷着,墨黑的眼眸冷扫一眼宋安乔白嫩细滑的双腿,目光暗沉,“早点确定还需我绑你回来!”

  宋安乔迅速坐起身,缩在沙发一角,长裙滑落重新遮回自己的双腿,“我脑子不好使,现在才想起,给你添麻烦了。”

  为了逃脱男人的钳制,宋安乔硬着头皮撒谎。

  男人站在沙发前,收回视线,手一抬,本插在苹果上的水果刀贴向了宋安乔白皙的脸颊,言语威胁,“明天这个时候我看不到消息的话,你这张小脸可不会像现在这么舒服了。”

  宋安乔脸色白如纸,“我,我明天一定给你消息。”

  男人满意起身,一双黑瞳直直盯着她,嗓音阴冷,“记住,我能抓你一次,就能抓你第二次,不要跟我耍手段!”第3章 差点被毁

  盛夏之夜,晚风微凉。

  宋安乔被人狠狠推下车,等到双脚站稳,她才看清是自家小区正门,时间静默半刻,宋安乔头也不回,直冲上楼,火速关紧房门,胸口剧烈起伏,漆黑的眼睛露出后怕的惊恐,后背倚靠房门,脚软无力,缓缓坐了下来。

  她今天,差点被一个陌生男人侵犯了。

  幸亏自己机智,否则,她的清白就毁了。但是,那个男人是神经病吗?说什么婚约,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铃铃——”

  客厅,座机电话乍响而起,宋安乔惊得魂魄都丢了半分,她双手撑地,勉强起身,几乎跌撞着跑到座机旁。

  “喂?”宋安乔接起。

  “乔儿,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电话内,宋母着急的声音传来。

  宋安乔晃了晃神,“今天甜品店生意火爆,店长让我加班。”

  “是这样啊。”宋母松了一口气,“你可吓死我了,打你手机也不接,我还以为你像你姐......”

  “妈,我没事。”宋安乔平复心情,安慰宋母,“姐姐会好的,医生不是说只要我们不放弃,姐姐早晚都有站起来的一天。”

  宋母叹了口气,“可这一天什么时候才能到。”

  “妈,别担心,现在我工作了,有能力养活你和姐姐了。”宋安乔说道,“现在医院熄灯了吧,姐姐睡了吗?”

  宋母顿了下,“睡了,乔儿你可得照顾好自己,你若再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妈怎么活?”

  宋安乔手指缠绕电话线,“我知道,我会保护好自己。”

  “还是乔儿让妈省心。”宋母笑着说,“对了,这两天有没有接到陌生电话?”

  宋安乔蹙眉,不解宋母其意,“没有啊。”

  “哦。”宋母语气似乎飘过半分失落,“你早点休息,妈也准备睡了。”

  “好,明天我下班去医院看你和姐姐。”宋安乔应声,母女俩人互道了晚安,便挂断了电话。

  夜深,宋安乔洗完澡,躺在床上回想方才的事情,愈想愈是头疼,她到底何时与人有婚约了?

  床头柜上,蛋糕造型的闹钟,肆意响起。

  宋安乔猛然坐起身,糟糕,她答应那个男人,黄昏之前要给他一个回复书名,可,自己睡了一觉,仍是没想起她与他的婚约。

  “叩叩——”

  有人敲门,是快递。

  宋安乔狐疑地接过礼盒,看着上面的收件人,是她没错,但,谁会寄给她这种大红喜字的礼盒?

  “什么?”

  宋安乔拆开,懵了住,只见礼盒内躺着一本结婚证,她翻开,目光所及,是她和昨晚绑架她的那个男人。

  呃,这是什么情况?她的结婚证?

  宋安乔拍了拍自己的脸,又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嘴中嘀咕,“宋安乔,清醒点,你这是在做梦,对,一定是在做梦。”

  睁眼,闭眼,睁眼,再闭眼,再睁眼,反反复复,宋安乔的脸色泛白。

  不是梦,是现实,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被领了结婚证!

  宋安乔面无血色,看着上面的照片,眸子一紧,抓起桌上的结婚证,冲下楼。

  第三医院。

  宋安乔风风火火地下了出租车,直奔住院部。

  “妈!”宋安乔走进病房,将结婚证扔在桌上,气愤道,“解释一下吧!”

  宋母正织毛衣,见状,脸上一怔,丢掉手中的毛线,拿起结婚证,拽着宋安乔上了医院的天台。

  天台上,无数的白色床单,随风上下翻飞。

  “乔儿,妈早想和你说,但你实在太忙,妈还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宋母手握结婚证,解释道。

  “什么意思?”宋安乔开口,“前两天你让我去拍证件照,是因为这个吗?”

  宋母低垂眼眸, 默认了宋安乔的话。

  “呵。”宋安乔气极反笑,“你不和我商量,就将我嫁了出去?”

  这还是那个宠爱她的母亲吗?

  宋母抬眸,“乔儿,对方是楚家大少爷,楚氏总裁,世界富豪榜上的人物,你嫁过去只会是享福,不会受苦,妈这是给你找的一户好人家。”

  “什么好人家不好人家。”宋安乔气得小脸通红,“只要我喜欢他,没车没房我也嫁,不喜欢他,亿万富翁也不嫁!”

  闻言,宋母生气道,“你傻不傻,没车没房你嫁他做什么,现在车、房是女孩嫁人最基本的标准!”

  “妈,你怎么那么现实!”

  宋安乔被宋母这番话气得胃疼,对宋安乔来说,婚姻她只需一个能让她心甘情愿为他披上婚纱的人,千金难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宋安乔不愿意将就。

  “你懂什么!到了妈这个年纪,你就能明白现实点好。”宋母斥责宋安乔,“妈都是为了你好,楚家有意和咱们这种小户人家结成亲家,妈比中了亿万彩票还开心呢。”

  宋母言语兴奋,一想到楚家与她这种贫寒的人家结为亲家,宋母顿觉自己能多活二十年的样子。

  “乔儿,你不知道你有多幸运,能被楚家大少爷看中。”宋母继续说道,“你要是成为楚太太,南市所有的姑娘都要嫉妒死你咧。”

  “妈,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不嫁!”

  宋安乔厉声道,楚家少爷?很了不起吗?那个男人昨天可是威胁了她,这种嚣张,狂妄的人,她还是远离的好。

  “现在不是嫁不嫁的问题。”宋母扬了扬手中的结婚证,“是离婚不离婚的问题。”

  宋安乔呆住,对啊,法律意义上来说,她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那就离婚。”宋安乔咬咬唇,这叫什么事啊,她还没嫁人,就成了离婚的人。

  宋母脸色难看,叹了口气,“离不了,妈妈已经收了他们楚家的礼金,我将礼金拿出一半还了债,还把你姐姐这一年内治疗费用全部交给了医院。”

  “给了多少,我还给他们。”宋安乔说道。

  “两千万。”

  “什么?”宋安乔错愕,整个人像被雷劈了一般,站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

  两千万?凭她那点工资,她这辈子下辈子都还不了。

  “乔儿,你就听妈的话,安安心心做你的楚家大少奶奶。”宋母见宋安乔惊住,“你说你还用每天做那些糕点赚钱吗?”

  宋安乔愤怒地看向宋母,“妈,您这是把我卖了吗?”

  做甜品,成为顶级糕点师是她的梦想,无关钱多钱少。

  “别说那么难听,妈这不是卖你,是替你寻了一户好人家,你应该感谢妈妈,而且你嫁了,你姐姐的医疗费也有着落了。”

  宋母微笑着说,仿佛宋安乔只要嫁入楚家,她就能成为世界富婆。第4章 亲下就晕

  “妈,今天我把话撂在这了,楚家我誓死都不会嫁!”

  宋安乔彻底生气,宋母一个决定,毁了她的人生,更毁了她对美好婚姻的渴望,这样不明不白的婚姻她接受不了。

  “可妈妈已经收了人家的礼金。”宋母诉苦道,“你也知道这几年为给你姐姐治病,我们欠了几百万的债,所有亲戚都被我们借怕了,为了还债妈妈已经两年没买过一件衣服,这种苦日子妈妈是过够,过怕了。”

  说到此处,宋母眼睛里开始落泪,自从宋爸失踪,她一个女人不仅要养活两个女儿,还要为她瘫痪在床的大女儿治病,这风风雨雨十几年有谁能体会她的艰辛。

  宋安乔见宋母落泪,心慌起来,“妈你别哭,这不是有我在嘛,我现在已经找到工作,等我实习转正,我就能养活你和姐姐了。”

  “你即使转正,你姐姐那种情况,我们日子还是紧紧巴巴,什么都不敢买。”宋母哽咽着说。

  宋安乔轻轻拍着宋母的后背,四十几岁的宋母哭得像闹别扭的五岁小孩,宋安乔轻叹了口气,一时间对宋母责备的话,硬生生压回了心底。

  她该怎么办?从昨天那男人的态度来看,他好像对他们的婚姻也是被迫接受,她主动去找他商议离婚,他应该没有意见吧。

  帝爵景湾,宋安乔背着背包,站在路边,焦急等待,这里是富人区,没有证明,势利眼的门卫像驱赶小狗似的,把她驱赶到路边。

  “可恶。”宋安乔抬脚踢向路沿石,气呼呼道,“有什么了不起,不都是住人的地方,你们这里的砖块是黄金打造吗?”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一辆高调耀眼的黄金版兰博基尼十分骚气地急速驶来,一秒功夫,消失在宋安乔眼前。

  宋安乔怔了怔,快步跑上前,势利眼的门卫正在点头哈腰,极尽谄媚的为车主开门。

  “等等。”宋安乔气喘吁吁,一只小手叉着腰,另一只小手拍向车子,“等等......”

  驾驶座上,楚非远微抬头,干净短碎的额发下一张上天眷顾的俊逸脸庞,五官立体深邃,清冷如墨的眸子睨向车体右侧的宋安乔,透着一丝厌恶,又带着几分深不可测的危险。

  天气炎热,宋安乔脸颊晒得绯红,她微低头,翘长的睫毛流光生辉,怯生生道,“楚非远,我们谈谈吧。”

  楚非远唇角微勾,目光炙热打量,冷眼瞧她,这个女人不美不艳,脸蛋干净清纯,五官精致不张扬,鼻尖翘挺,下巴小巧,身材.....嗯?楚非远收回视线,纤细柔弱易推倒。

  “上车!”此刻,楚非远意识到自己再想什么,语气烦躁,声线凉薄。

  闻言,宋安乔抬眸,忙摆手,“不不不,我走着就行。”

  楚非远淡淡扫了她一眼,黑墨的眼眸深邃如海,眸色冷漠如冰,下一秒,车子绝尘而去。

  宋安乔愕然,在门卫若有所思的打量下,进了帝爵景湾。

  “楚非远!”宋安乔走了许久,这才反应过来,她压根不知道楚非远住在哪一栋?

  无奈之下,宋安乔拨了电话,楚非远接了,她方想询问,只听楚非远轻吐言词,“12,2。”

  “哦,谢......”

  宋安乔话未出口,电话便被挂断,宋安乔一脸郁闷,没礼貌的男人。

  帝爵景湾统共12幢,宋安乔此时恨自己话说得太快,导致她走了半小时,才抵达楚非远寓所。

  “那个......”宋安乔局促不安的站在客厅,“我回去问了我妈才知她瞒着我与你们家结了婚约,这一点我非常抱歉。”

  楚非远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身体后仰,靠着沙发背,不耐烦道,“坐下说。”

  这么站着对他说话,很碍眼。

  宋安乔抿抿唇,不知为什么,面对这个男人时,她心底不自觉就冒出害怕不安,这种害怕驱使着她在他面前十分没底气。

  好歹,她也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现在怎么有一种本末倒置,她是施害者的错觉呢?

  “这大概是你们家寄给我的。”宋安乔坐在短沙发上,从自己背包中掏出结婚证,“法律意义上说我们已经是夫妻,木已成舟,解除婚约是不可能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离婚。”

  “这是我起草的离婚协议书,您看看,如果可以,我们现在就签字离婚吧。”宋安乔有备而来,在查阅过离婚的法律知识后,她自认这份无偿离婚协议书非常完美。

  楚非远目光一厉,离婚?这个女人装什么可怜,好像他强行娶她似得,他才是受害者,凭什么这个女人掌握了主动权!

  “宋安乔,你掂量过自己的身份吗?”楚非远低声开口,语气带着深深的嫌弃,“你有什么资格先跟我提离婚!”

  “......”

  宋安乔有些呆住,这个楚大少爷阴晴不定,方才还好好的脸,说变就变,身上气息骤冷,冷得人心发颤,“反正是离婚,谁提不都一样吗?何况,我们又没损失什么。”

  这句话像是炸弹的引导线,瞬间点燃楚非远的怒火,又没损失什么?谁提都一样?不一样,他是受害者!

  “砰。”

  楚非远起身,眼神一厉,伸手拽起宋安乔,大掌紧攥她的手腕,“宋安乔,你装什么无辜!婚约由你,离婚也由你,你以为你是谁!”

  “......”

  宋安乔冷不丁地打了寒颤,她看到楚非远眼底凝了一股肃杀的冷意,她的手腕要被捏断裂了。

  “没什么损失是么?”楚非远看着宋安乔,声音低低沉沉,像来自寒潭底,捏紧她的手腕用力一带,宋安乔不受控制,被楚非远箍在了怀中。

  “你......你要做什么?”宋安乔吓傻了住,激烈地挣扎,嗓音发颤。

  “既然是夫妻,我总要行使一下丈夫的权利!”他低吼。

  楚非远钳制住宋安乔,转身猛将她重重推向长沙发,双手狠按住她,蛮横地撬开她的唇,强硬进入,灼热的气息灌满了宋安乔的唇齿,宋安乔拼命挣扎,一双眼睛惊慌似小鹿,勾起楚非远更深的欲望。

  第5章 谁允许你吃了

  这女人碰不得,一碰就会上瘾,深陷温柔乡,不可自拔。

  室内。宋安乔耗尽力气,挣扎不过,本就白嫩的脸蛋此刻更是白得吓人,干净的额头上冷汗直流。

  楚非远眸色一滞,迅速起身,宋安乔视线迷离,昏倒过去。

  楚非远心怔,什么女人,亲一下就晕了?

  月色浮上云稍,宋安乔迷迷糊糊地醒来,双手不自觉按向胃部,她好像胃痛发作了,按压了一会,宋安乔方觉舒服些,手一抬,医药胶布黏在她手背上,她愣了愣神,急忙坐起身。

  后知后觉,此刻她才意识到这不是她的房间,而是一间男士卧房。

  楚非远?

  宋安乔惊恐,掀起空调被,身体没有疼痛,衣衫没有凌乱,呼,宋安乔缓了口气,什么都没有发生。

  时间过去半分钟,宋安乔稳了下心神,翻身下床。

  走出卧房,视线里,楚非远正坐在酒台前摇晃手中红酒杯,黑眸如墨,深邃而危险,宋安乔攥紧了两只小手,慢慢靠近楚非远。

  “那个......”宋安乔又开始没出息的害怕,“楚先生,谢谢你帮我看病。”

  楚非远将红酒杯放下,转过身,高大的身影笼罩住宋安乔,宋安乔即刻往后小退一步,与楚非远保持安全距离。

  楚非远冷笑一声,“宋安乔,没想到你是这么有心计的女人。”

  “什么?”宋安乔茫然。

  “前脚来我这里表演一番离婚戏码,后脚装昏倒,让他给我电话要挟我。”楚非远眼神厌恶,“你这女人玩得一手好双簧。”

  宋安乔呆住,“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楚非远的眼底藏着阴鸷的寒光,大掌一挥,将宋安乔重重抵在酒台上,愤怒地低吼,“宋安乔,你装什么清白?结婚证的照片是你吧,你不知道婚约你去拍这种证件照!”

  宋安乔小脸苍白,挣扎着解释,“我真不知道,那照片是我妈骗我。而且,我也说了,我可以和你无偿签订离婚。”

  “你说离婚就离婚!”楚非远愠怒,“你以为你谁啊,要离婚也是我先提出!”

  “那好,你提吧。”宋安乔五官紧皱,声音微弱,他钳制她的力气可真大,双肩的骨头像是被捏碎了,“你提,我签字。”

  楚非远眸光森冷,似乎要吞噬一切,他怒瞪着她,胸口剧烈起伏,英俊的脸庞阴沉铁青,身下女孩挣扎的柔软摩挲着他的胸膛,他立刻起开了身,这女人有毒,一靠近就让他身体发烫。

  果然是心机深重的女人,为了能嫁给他,不惜讨好他的父亲,利用他父亲压制他,胁迫他非娶她不可。

  楚非远眼中浴火盛燃,怒声呵斥,“滚!”

  宋安乔双手扶住酒台,听到男人的呵斥,宋安乔忙不迭地往门口跑去,这寓所很大,足有560平,从酒台到房门,宋安乔跑了四十几秒。

  只是,宋安乔可悲的发现,这房门进出都需要输入密码,她转身欲询问,酒台前早已没了楚非远的身影。

  卧房浴室,传来一阵哗啦啦流水的声音,宋安乔呆了呆,无力地跌坐在房门前,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长发。

  她是不是碰上什么衰运了?莫名其妙的婚约,张狂危险的男人,两千万的礼金,她到底撞了哪一路大神,让她这么倒霉。

  “你怎么还没走!”

  楚非远沐浴后,穿着深蓝色浴袍,短碎的额发湿漉漉的往下滴水,余光扫到蹲在门口的宋安乔,心腾地冒了火气,大步上前,攥住宋安乔的手臂。

  “你这个女人就这么贱吗?”楚非远暴怒,“就这么盼着和我发生关系是吗?”

  宋安乔头昏脑涨,语气虚弱,“你,没给我密码。”

  闻言,楚非远的俊脸冷僵,胸口的浴袍大开,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他睨了眼宋安乔,“看什么看,色女!”

  宋安乔额角跳了跳,一头黑线,这个既没礼貌,又不分青红皂白的男人实在恶劣。

  “咕咕——”

  楚非远将浴袍裹好,正欲输入密码,肚子不争气地叫唤,他停下输入密码的动作,目光幽深,瞪向宋安乔,厉声道,“会不会做饭!”

  “......”

  宋安乔点点头,一秒后,又摇摇头。

  “我饿了,去给我做饭!”楚非远无视宋安乔的摇头,理直气壮地下达命令。

  宋安乔错愕,“楚先生,我不是你的保姆。”

  “我管你是谁,去给我做饭!”楚非远声音霸道,又带着浓浓的威胁,“做不好吃你给我等着!”

  他说完,径直走向自己的卧室,不再理睬宋安乔。

  厨房,宋安乔手拿菜刀,将案板上的辣椒跺了稀巴烂,一张干净的脸蛋透着愤怒的红晕,“神经病!”

  巴不得让她赶紧滚,现在却又胁迫她做饭,楚非远,楚家大少爷,一个大写的神经病。

  “楚先生,饭好了。”

  宋安乔将热汤热面端上餐桌,压着冒火的情绪,轻声细语地唤道。

  楚非远脚穿男士拖鞋,乌黑的额发已经恢复干爽,深墨如海的眼眸瞧向餐桌上的食物,英俊的面庞露出深深嫌弃。

  “就这些?”

  宋安乔看着楚非远两道好看的眉拧在一起,恨不得压死一只苍蝇,“楚先生,您家的食材有限,我只能做到这些,如果您不满意,我可以帮您叫夜宵。”

  楚非远扫了眼不卑不亢的宋安乔,拿起竹筷,举止优雅,十分安静地吃起了汤面。

  哼。

  这个女人心机虽重,面做得挺好吃。

  “你做什么!”楚非远吃着吃着,眼睛瞥见坐在对面的宋安乔,厉声道。

  宋安乔拿着竹筷,挑起碗里的面,尝了一口,“我下了两碗面,你吃一碗,我吃一碗。”

  楚非远目光一沉,强横地抢过宋安乔面前的汤面,“谁允许你吃了!”

  笑话,他是男人,只让他吃一碗面,想饿死他嘛!

  宋安乔坐在那里,巴掌大的小脸上变化着各种无语的表情,这个男人上辈子没吃过面吗?两个荷包蛋,几片青菜,两碗面,楚非远吸溜吸溜连汤底都喝得不剩下一口。

  “呵呵.....”

  宋安乔口中发出无语地笑声,吃得这么干净,连碗都不用刷了。

  “楚先生,您看您面吃好了,汤也喝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宋安乔在楚非远擦干净嘴巴后,低声询问。

  “滚吧!”楚非远站起身,将汤碗一叠,走进厨房,把碗洗净,放好控水,满意地步出了厨房。

  “怎么还不滚!”楚非远见宋安乔还没有,态度再次恶劣。

  宋安乔目瞪口呆,天呐,堂堂楚家大少爷,娇贵身子,竟然会自己洗碗?她这是发现了什么秘密大事!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8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