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索爱无度:前妻太撩人小说叶凉予傅霖习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索爱无度:前妻太撩人小说叶凉予傅霖习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你还有尊严吗

  “傅……傅霖习……”叶凉予的脸色苍白,她没有想到自己所碰到的上司居然是傅霖习。

  所以她不自觉就失去了冷静。

  傅霖习……这个男人,曾经在她的生命里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但是此刻,她对他仅有恨,还有……恐惧。

  她向来都很冷静,而不会象此刻这样,白着一张脸,颤抖着一双手,甚至连刚才带上来的简历也因为紧张而掉落在地,顿时就散开了,白花花的一片就落在她的脚边。

  她对他的恐惧不言而喻。

  也许是对这样的相逢措手不及。

  站在落地窗前的那个优雅尊贵的男人提脚徐徐地朝着叶凉予走了过去,微微俯身捡起了地上的那份简历,看罢轻笑了一声:“在国外这么多的知名传媒公司工作过?看来叶凉予真是好本事,比我想象中的有本事多了!不然当年怎么敢背叛我?”

  傅霖习语气之中所带有的嘲讽之意,叶凉予再清楚不过了。

  他恨她,同样地,她对他也没有什么好感。

  所谓的背叛,其实不过是各自知道了一些残忍的真相罢了。

  他觉得她毁了他的感情,然而她也觉得他将她对爱情的憧憬尽数吞噬了。她曾经把自己的未来寄托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后来才知道自己产生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念头!

  “对不起,我好像走错地方了!”叶凉予从傅霖习的手中夺过自己的简历,然后便打算落荒而逃,她不打算与他再有任何的纠缠。

  但是却被傅霖习一把拽了过来,这个霸道的男人直接将她推到了桌子边上,他那双如同漩涡一般的眼眸紧锁着她,半响之后嘴角勾起一抹薄凉的笑意:“逃?想逃?未免有点迟了吧!在你选择做出那些荒唐的事情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你逃不了了!”

  莫名其妙地,叶凉予被原本做得好好的那家传媒公司辞掉了,而且自那之后在国外的传媒公司或者是报社便都找不到工作了,就像是被谁授予了这样变态的命令一般。

  走投无路的她只能回来了。

  令她有点受宠若惊的是,本市最大的传媒公司盛习传媒居然向她伸出了橄榄枝,而她也不愿错过这样的机会,于是就兴致勃勃地来面试了,还想要在这家大公司里大展身手,做出一点成绩来。

  但是不想,却碰上了傅霖习这个冤家!

  “你放尊重点!让开!你别碰我!”厌恶地别过脸去,想要避开傅霖习伸过来的手,叶凉予还是跟以前一样倔并且看重所谓的尊严。

  “放尊重点?你这样的女人还有尊严吗?就算不尊重你,那又怎样?”傅霖习勾起唇角,显然觉得叶凉予的话十分可笑,明明是那种卑鄙无耻的女人,现在却来向他讨要尊严?

  叶凉予的眼眶一阵酸涩,什么都是她的错,那么他就一点错都没有了?

  还真是可笑!

  难道只因为他高高在上,是个操控一切的王者,所以他就可以这样轻视她了?就可以把屎盆子随便扣给别人?

  叶凉予鼓足了勇气跟这个男人对视着:“我丢了从事很久的工作,而且还四处找不到工作,这一切该不会都是你特意安排的吧?”

  因为傅霖习,所以她才会莫名其妙地被开除而且四处碰壁。

  “你好像忘了,五年前你都对我做过什么。我因为你所失去的,你都得一一付出代价!叶凉予,你一定不知道,这几年我究竟有多恨你。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恨一个竟是这样刻骨铭心的!”傅霖习的眉头微微皱起,那张鬼斧神工一般精致的脸庞上带着不怒自威的霸气。

  叶凉予被吓得不轻,那张小脸写满了恐惧和惊慌。

  “这就说不出话了?以后还有你受的!”傅霖习的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如同魔鬼一般。

  而在傅霖习面前,她显得那样无力,像是无处逃窜的蝼蚁一般。

  扼住了叶凉予的下巴,傅霖习轻笑了一声:“以前背叛我的时候,不是挺有骨气的?那个时候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你是不是没想到我会东山再起?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就那样被人打倒?”

  叶凉予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什么,但是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的解释在他听来,想必都是无谓的争辩。

  既然明知道只是浪费口水,她又何必解释?最后只会让自己难堪罢了。

  傅霖习的手缓缓地下移,在她的身上游离着,最后他的手扯住了她的衣裳,似乎是想要将她身上的衣裳扯碎。

  叶凉予的身体如同触电了一般。

  她对这个该死的男人还有感觉……

  但是此刻她心底更多的应该是恐惧,她抓住了傅霖习的手,阻止他更进一步的动作,然后高声喝道:“不要!别这样!”

  “不要?都这个时候,还跟我来欲擒故纵这一套?我记得你这个女人最会玩的就是这一套。怎么,后来没用这一套钓到钻石王老五?”傅霖习讽刺道,每一个字都带着他对她入骨的仇恨。

  叶凉予的眼眶微微泛红,但是她仍旧咬着牙没让自己哭出来。

  她有点感慨,她跟傅霖习到底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曾经,他们也很好的……不是吗?

  思绪不禁流转,想起了六年前。

  咬了咬牙,叶凉予有点迟疑地看着前面的这栋私人别墅。

  她今天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必须要在这个星期之内采访到那个叫做傅霖习的男人,否则就卷铺盖走人。

  唉,命苦,只能接下这个任务,谁让她是新人?

  大家都把这几乎不可能达成的任务推给她。

  傅霖习那个男人,那哪里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随便接近的?

  傅家,有着难以超越的额威望和名气,旗下的产业涉及各行各业,而最有望成为继承者的傅霖习成为了各大报社竞相想要采访的对象。

  叶凉予压了压头上的那顶鸭舌帽便打算鱼目混杂走进这栋私人别墅,而眼尖的保镖自然是马上拦下了行为举止都显得鬼鬼祟祟的叶凉予:“你什么人?”

  “傅总的朋友。”叶凉予笑呵呵地说道。第2章 采访傅霖习

  “我可没看见傅总有你这位朋友。”保镖半信半疑地打量着叶凉予,这寒酸的模样,怎么可能是傅总的朋友?当他没见过世面?

  叶凉予继续保持着笑脸,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没跟你开玩笑,说真的呢。”

  “管你说真的假的,傅家可不是谁想进都能随便进去的!赶紧走走走……”保镖已经没什么耐心了,于是就开始驱赶叶凉予了。

  “怎么?还得给你看看什么朋友证明之类的吗?”叶凉予尽量拿出点气场来,虽然她是大家族叶家的千金,但因为父亲迎娶了后母,所以她在家中根本就没有地位可言,否则她也不至于在这大热天的跑出来做苦力。

  她这个叶家千金,当得特别苦逼。

  “走不走?”保镖看见叶凉予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于是就有点恼火了。

  叶凉予微微挑了下眉,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保安还真是油盐不进,但也可以说他特别尽职尽责。

  而她现在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了。

  于是她便拿出了手机:“快点出来,把门口的这没脑子的保镖给我处理掉!”

  叶凉予的一句话说罢便挂了手机。

  而保镖听到叶凉予的话便觉得更加可笑了,也有点恼火:“你说谁没脑子?还有啊,你以为装模作样地打个电话就有用了?看见演的烂的,还真是没看见演的比你更烂的。用电话吓唬我?”

  看来这个保镖的脾气有点大。

  叶凉予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这大热天的一不小心就得气得有了肝火,所以还是得放宽点心:“准备好交辞职信吧。”

  听到叶凉予这样说,那个保镖不禁仰头一笑:“哈哈哈……吓唬我啊?当我是被吓大的?”

  “我都不知道原来你保镖这么拽?脾气很大嘿?”而这个时候,这个保镖的身后传来了略带讥讽之意的声音。

  保镖自然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立刻脸就吓得惨白,他猛地转过身去看向双手环胸地看着自己的三小姐:“三小姐……我……”

  “这是我朋友。”傅梵汐白了这个保镖一眼:“听说你把我的朋友拦在门外?”

  叶凉予看着傅梵汐一副要将这个小保镖给生吞活剥的模样,她不禁走到了傅梵汐的面前,然后说道:“算了,他也是因为太尽职尽责了,才会这样做。原本还想着让他辞职滚蛋的,但是这年头工作太难找了,我深有体会。所以算了吧……再说了,我这些年都没来过这儿,他不认得我也是正常。”

  “你倒是好脾气!走吧,进来吧。”傅梵汐说罢还不忘丢给这个保镖一个眼色:“下次给我长点脑子!叶小姐来了,必须第一时间来通知我!”

  “是是是……”保镖战战兢兢地连声回答道。

  走进这栋豪华的别墅,叶凉予的眼睛都不自觉看花了。

  叶凉予也算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但是叶家绝对无法跟本市最大的名门望族傅家相比,所以即便早就见惯了豪华住宅,叶凉予还是不自觉看呆了。

  欧式的装修风格,偌大的落地窗可以清晰地看向庭院的花花草草,一旁的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古董字画等等,每一个看起来都价值连城。

  “你到底是来看我哥的,还是来看这些古董的?”看到叶凉予张着嘴巴盯着架子看,傅梵汐便不自觉推了她一下。

  叶凉予这才回过神来:“我就是觉得,可能随便从你们家偷一个东西出去卖了,这一辈子都可以不用愁了!”

  “你有什么好愁的?叶家小姐,难不成还得为自己的生计苦恼?”傅梵汐一头雾水地看着叶凉予。

  “你觉得呢?如果我不需要苦恼的话,我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叶凉予无奈地叹了口气。

  “也是,你们家的那两只母的,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傅梵汐说罢便拉了拉叶凉予的袖子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跟你说啊,我哥现在在楼上的泳池游泳,他最讨厌别人在他的休息时间打扰他……所以你得看准了时机再进去。”

  傅家戒备森严,并不是谁想进来都可以进来的。

  所以若不是有傅梵汐的帮忙,叶凉予哪里有机会接近傅霖习?

  傅霖习不管去哪里都是很大的阵仗,堪比领导人出门!

  所以媒体们都很苦恼,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接近傅霖习并且采访他。

  这不,为了博眼球,叶凉予所在小报社便想要做一个关于傅霖习的专刊,相信一定会热卖的。

  但是能让他答应接受采访,那可不简单。

  “那你带我上去……我会放聪明点的。”叶凉予笑呵呵地说道。

  “行,我带你上去。我这马上得出门一趟,等下可就帮不了你了。”傅梵汐一边说着一边就已经带着叶凉予上楼去了。

  “我是谁啊?你还不放心我啊?”叶凉予自我夸赞道。

  到了泳池的门前,傅梵汐便转身下楼去了。

  叶凉予深吸了口气,轻轻打开了门,露出一点门缝,然后对着门缝探头探脑。

  泳池内很大,她四处张望也没看见个人影,不自觉咽了下口水,叶凉予才推门走了进去。

  叶凉予蹑手蹑脚地沿着泳池边走去,不是说在游泳吗?怎么连个影子都没有?

  叶凉予蹑手蹑脚的模样实在显得有点猥琐,因为怕弄出什么动静来,所以在进来之前将鞋子脱掉了,光着脚沿着泳池便走,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

  泳池边因为溅出来的水而有点湿滑,叶凉予一个不小心就滑倒了。

  这滑倒倒是不要紧,更该死的是直接摔进了泳池内。

  “救命……救命……”叶凉予天不怕地不怕,该死地就是特别怕水,尤其是对泳池这种东西更是有着深深的恐惧感。

  所以她掉进去之后便开始不停地拍打着,挣扎着。

  “死不了。别叫了!”略显恼火和不悦的声音。

  叶凉予却根本听不到,仍然在不停地叫着,在这空旷的泳池房内实在有点吵闹。第3章 你疯了吗

  某人的脸已经彻底黑下来了,他无奈地游到她的面前,然后厌恶地掩住了叶凉予的嘴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阻止她的聒噪了。

  冰冷的触感,叶凉予总算是冷静下来了,她惊恐地看向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张脸。

  这张脸还真是帅得没天理……他就是傅霖习吧?

  怪不得听说他有粉丝后援会……

  粉丝后援会里的粉丝个个都跟脑残粉一样……

  被傅霖习这样提醒之后,叶凉予这才意识到这泳池的水根本就没有多深,她此刻的脚可以触碰到泳池的底,所以哪里会有被淹死的可能?她还真的显得有点愚蠢……

  “知道你很聒噪吗?”傅霖习厌烦地将掩在叶凉予的脸上的那只手拿掉了。

  但是当他将手拿掉之后,他的眉头微微一蹙,眼里闪过了一丝的惊诧。

  并不是被叶凉予的美貌所惊到,而是另有原因。

  叶凉予这张脸……

  傅霖习眼底的那抹刺痛一闪而过,他别过脸去,不耐烦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我是记者……”叶凉予生硬地回答道。

  记者?

  傅霖习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他一跃便上了泳池,然后随手拿过旁边的浴巾裹在自己的腰间,手中还抓着一块儿毛巾,他擦着自己那湿掉了的头发,举手投足之间都展露出优雅的气质。

  他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池内的叶凉予,眼神有点怪异。

  因为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而她今天不巧穿了一件白色的衣服,所以他什么都看到了,视线不自觉在她胸前流连了一会儿。

  叶凉予察觉到某人的目光,于是就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这才发现早已经湿透了,春光乍泄……

  于是就慌忙抬手挡在了自己的胸口处,然后咆哮道:“你看什么!没见过吗!”

  “你的,我还真是没见过。”傅霖习说罢便在泳池边上蹲了下来然后挑了下眉:“谁让你来的?你是故意掉下泳池的?为的就是此刻的这个效果?但其实这样的效果糟糕透了。”

  叶凉予被气得脸都红透了,她白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啊?”

  “给我送女人的人太多了,但是送这样一个没料的还真是少见。”傅霖习瞟了一眼叶凉予,看起来的确没什么料。

  “傅霖习!你大爷的说什么屁话!我才不是那种女人!老子跟你说过我是记者!你是耳朵不好使还是怎样!”叶凉予不满地叫嚣道。

  敢骂他?还敢直呼他的名字?

  这次这个女人又是谁送来的?

  不是之前那种软绵绵的性格,而是换了一种彪悍的?

  难道在床上也会比别的女人更卖力彪悍一点……

  傅霖习伸出手,一把就将叶凉予直接从泳池里拎了起来。

  叶凉予手脚并用想要推开傅霖习,但是他的力气实在过大,所以她就那样被他禁锢在怀中,很狼狈地坐在地上,全身都湿透了:“你放开!”

  “性子倒是挺泼辣,不知道在床上是不是也一样泼辣?要不要试试?”傅霖习的手轻轻地划过叶凉予的脸颊,嘴角带着一丝坏笑,但更多的应该是讽刺。

  他玩过太多女人了,但是却从未上过心。

  叶凉予被气得不轻,她觉得自己的好脾气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一点都不管用!

  她今天来这里真是极大的一个错误!

  怎么会碰上这种臭不要脸的男人!

  他居然把她当成那种来投怀送抱的女人!

  他居然对着她说出这种淫荡的话语来!

  她简直忍无可忍,于是直接上嘴咬了傅霖习的胳膊。

  “嘶……”吃痛地松开了禁锢在叶凉予的肩膀上的胳膊,傅霖习皱眉看着这个如同野猫一样的女人,还真是有点意思!

  “你疯了吗!”傅霖习恼火地咆哮。

  他那古铜色的手臂上顿时就留下了一排的齿印,看来是使出了吃奶的劲来咬他。

  叶凉予趁着傅霖习正握着自己受伤的手臂的时候,慌忙站起身来:“是你先动手动脚的!还有啊,我告诉你,也许别的女人争先恐后要上你的床,老子可不稀罕!别拿你对别的女人的那一套来对我!气死我了!今天真是倒霉!”

  说罢,叶凉予抬脚就走。哪知经过傅霖习的时候脚下再次一滑,她尖叫一声,手在空中滑两下便是嘭的一声撞上他的胸膛。

  傅霖习下意识的后退,噗通一声,两人就以及其暧昧的姿势抱在一起摔进了游泳池!

  咕噜咕噜!叶凉予鼻腔嘴巴被水倒灌进去,疼的无法呼吸,只好胡乱的挣扎,手指碰到了一道肉墙,连忙攀附上去,紧紧的搂着……

  和之前不同,叶凉予全身都攀附在他的身上,所以傅霖习清晰的感觉到挂在身上的这个女人的恐惧,瑟瑟发抖,指甲还抓的他的背火辣辣的疼。

  傅霖习伸手一搂,带着人浮出水面。

  叶凉予咳嗽几声,将鼻腔里的水都弄了出来,心有余悸仍旧死死的抓着傅霖习不放。

  “女人,还说不是来投怀送抱的,现在这样算什么呢?”

  揶揄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叶凉予这才是反应过来,看着近在眼前的修长的脖子和结实的胸膛,脑子一下子炸开了!

  叶凉予已经不敢往下看了,湿润的水让两人贴在一起的肌肤细腻柔滑,如同丝绸一般,那感觉就好像羽毛滑过,撩得人痒痒的,却又很身心愉悦。

  叶凉予吞吞口水,立即松手想要挪开一点,可一放手身子马上往水里沉,刚才那种水直接冲进鼻腔和气管的难受她已经领教过了,她又吓得脸色惨白的重新挂上了傅霖习的脖子……

  傅霖习唇角坏坏的笑,低沉的笑声从喉咙里出来,悦耳动听,但叶凉予却是感觉到了浓浓的嘲讽意味,于是脸颊通红的低头不敢看傅霖习,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句:“快上去!”

  傅霖习轻笑几声,薄唇微微靠近她的耳畔:“欲擒故纵?”

  话落,他一双大手搭上了她芊芊细腰,还慢慢地摩挲几下,感受到肌肤上传来的光滑紧致,胸口猛地一紧,双眸内暗潮汹涌,一只手不受控制地顺着那小腰线往下,轻轻越过那轻盈的胯骨.

  “啊!”

  叶凉予尖叫一声,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咪瞬间弓起身子,想也不想的推开傅霖习!

  傅霖习俊美的脸庞勾起摄人心魄的笑,大手猛然一压,让她优美的曲线瞬间紧贴住他傲人的身躯,随即五指用力的捏捏,紧紧压住!让他自己都有点忍不住地在心里低吼一声。

  彷佛意犹未尽,手指更是恶作剧般地继续使坏,摩挲一阵后迅速的解开后背的扣子。

  雪肌玉肤,波涛汹涌,晃眼中一抹娇艳起起伏伏,让他忍不住口干舌燥,宽大的手掌准确无误地握在掌心里,迫不及待地感受那销魂蚀骨的滋味,欲望更是如潮水一般汹涌而至。

  星眸暗沉,手中更加多了一些暴虐,盯着眼前的女人彷佛一头饿狼看到了美味的食物。

  身体僵硬,手掌猛然一紧……第4章 该不会是因为女人

  傅霖习像是戏耍小白鼠的猫,居高的的看着叶凉予,眼里全是揶揄和戏弄:“看着不大,摸起来倒是不错!”

  叶凉予全身的血液仿佛冻结了一般,瞪大了眼睛,半晌才是怒气奔腾,这个色狼混蛋居然!居然敢这样……

  这个时候要是还不知廉耻的挂在傅霖习身上,那她就不是叶凉予了,她的腿膝盖一弯狠狠的朝着傅霖习的下身顶过去,但因为在水里方向不对,最后狠狠的落在了他的大腿上……

  因为动作太大,叶凉予再次翻进了水里,然后呛了几口水。

  可这次叶凉予不会再求傅霖习,就算她直接溺死也好过被他那样对待!

  好事被突然的打断,加上傅霖习本意也不是真的要跟她发生什么,只不过……

  无法控制?傅霖习脑海里闪过这次词的时候,脸也黑了下来,他冷哼一声看在水里挣扎的女人,伸手一拉,将她送上岸,然后自己也轻轻的一跃上了去。

  叶凉予很是狼狈,浑身湿透不说,内衣被解开后松散的挂在身上,里面的春光一眼就能看见。叶凉予狠狠的瞪着他,脸色苍白却倔强:“混蛋!“

  说完便是捂着胸口飞快的逃跑!

  傅霖习看着那瘦小却写着倔强的背影,不自觉皱紧了眉头。

  等傅霖习回过神来看着自己这被咬破了的胳膊,不禁冷笑了一声:“居然敢咬我,你死定了。”

  傅霖习从泳池这边出去之后便换上了一套干净利落的西装,他命令家中的保镖将刚才的录像调出来了,看着监控录像里面那个一路小跑着离开的背影,微微眯起危险的眼眸:“把这个女人的来历给我查明白。”

  “是!”坐在监控录像前的那个人点了点头。

  叶凉予看着浑身湿透了的衣服,所以就先打车回家,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裳。

  等她回到报社的时候,报社的主编立刻就拦下了她:“怎么样?傅霖习的采访拿到了没有?”

  一想起那个男人就来气,叶凉予冷冰冰地回答道:“没有。”

  居然把今天的正事儿给忘了。

  “距离给你的期限也只有两天了,你要是再不把采访稿交上来,你就给我离开报社!报社才不需要养着你这样没用的员工!”主编没好气地说道,虽然叶凉予是叶家小姐,但是她在叶家哪里有什么地位?所以主编自然也不会格外照顾她,反倒是经常为难她。

  “不能再宽限几天吗?或者换一个采访对象?”叶凉予总觉得自己想要拿到傅霖习的采访,恐怕是天方夜谭,还是早点死心好了!

  但是她的这句话顿时就把主编给惹火了,主编冷笑了一声:“换采访对象?你知道最近报社的杂志销量急剧下滑吗!面对市场的竞争,我们只能通过傅霖习的采访把业绩拉回来!我还是那句话,没有实力就给我滚蛋!”

  叶凉予微微垂眸,想要反抗,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但是一想起这里承载着自己的梦想,她还得借助着这个平台成为一名成功的记者,所以也就忍下了,然后点了点头,眼神却有点暗淡:“我知道了。”

  其实如果她在叶家稍微有点地位,她都不至于这样辛苦。

  也可以说,她就是因为在叶家没有任何的地位,所以才会被这些有心人给刁难。

  其实不过一句话的事情,她就能在报社过着舒心的工作生活,但就是没有人肯帮她,所以一切都得靠自己。

  谁让她在叶家是个外人呢?

  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便过世了,自那之后父亲便娶了一位千金小姐,自此叶家也变成了名门,家族企业蒸蒸日上,所以父亲对她的后妈可是百依百顺。

  后妈后来跟父亲生下了他们的孩子,也就是她现在的妹妹。

  他们像是一家三口,倒是过得其乐融融的。

  而她一直都像个外人,一直没法融入这个家庭,也没有人想要将她当成家人。

  所以为了自己的尊严,她从来不会向父亲还有后妈求助,她宁愿靠自己,她宁愿多受点苦。

  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她即便是搭上自己的尊严,她都没法得到自己想要的。

  “根据报社另外一个记者的消息,傅霖习今晚会去皇家娱乐城,你过去。顺便把他的采访拿下。”主编命令道,脸上带有几分的不满,真是够让人操心的。

  叶凉予颇为吃惊地抬眼看向主编。

  白天刚刚见过傅霖习,晚上还得见他?

  “这是难得的机会!你不去?不去现在就给我滚!”主编没好气地说道,时不时地就丢给叶凉予一个白眼。

  叶凉予想起自己白天还咬了那个男人一口,她现在哪里敢见他?可能他会把自己生吞活剥了吧。

  “我去……我会去……我没说我不去。”叶凉予回答道,心下却已经没了主意,即便去了也采访不到吧?但却又不甘心就这样作罢。

  都说梦还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办事给我利索点!别总是给我惹麻烦!”不管怎么样,主编看她就是不顺眼,丢下这句话之后主编便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有点绝望地来到了皇家娱乐城,叶凉予看着这灯红酒绿的娱乐城,不禁长舒了一口气,长这么大,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但是该去哪里找傅霖习?

  叶凉予于是就先给傅梵汐打电话了。

  傅梵汐倒是马上接起了她的电话:“怎么了?宝贝。”

  “我今天白天把事情搞砸了。”叶凉予有点委屈地说道。

  “搞砸了?怎么搞砸的?”

  “我把你哥给咬了,还把他给骂了。”叶凉予无奈地抬头望天,不自觉叹了口气,真是造孽啊,怎么就把那个关系到自己饭碗的大神给惹毛了呢?

  可能她的命真的不太好。

  叶凉予现在真的开始相信,自己命里啥都缺,尤其是缺运气。

  傅梵汐不禁笑了笑:“不愧是叶凉予!居然把我哥给咬了。那你肯定别想采访我哥了。他现在心里肯定很不爽,他那个人就是那样,谁都不能惹他。”

  “我也觉得没戏……不过你再帮我一次好不好?”叶凉予问道。

  傅梵汐自然不会拒绝:“当然可以啊,要怎么帮你?”

  “听说你哥今晚在皇家娱乐城,你帮我安排一下。我想见他一面,跟他道个歉。”叶凉予的心里是没底的,那个男人,该用什么样的道歉方式才管用?

  “对,好像是在娱乐城见几个老朋友,那行,我帮你安排一下。”傅梵汐在挂电话之前又说道:“不过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我哥那个人不会轻易原谅别人的。道歉是一回事儿,能不能得到原谅,那就又是一回事了。”

  “嗯……”叶凉予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但还是怕怕的。

  进了娱乐城之后,叶凉予便开了一间包厢,还买了几瓶酒,这里的消费真是贵,她的腰包里面已经没什么钱了。

  但是为了讨好那尊大神,她不得不下这样的血本,否则,她连工作都保不住了。

  而另外一边的包厢内,傅霖习慵懒地靠在高级沙发上,双腿自然优雅地交叠,手中夹着雪茄,有一口没一口地吐着烟圈。

  一旁的周迟的怀里正揽着两个美女,一会儿一会儿就瞄一眼神色凝重的傅霖习:“你一般不会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而流露出这样的表情,该不会是因为女人?”

  傅霖习颇为烦躁地将手中的雪茄丢进了一旁的烟灰缸内,然后闭上眼眸:“不是!”

  看见傅霖习的这副模样,周迟算是可以确定了,傅霖习这小子‘情窦初开’了。

  不过也谈不上‘情窦初开’,毕竟在很久以前,是有一个女人走进过傅霖习的心里的,但很可惜……那女人……

  “那你到底在烦什么?你这小子平时玩女人玩得比谁都嗨,今天居然吃素?”周迟颇为困惑地看向傅霖习,一边还跟自己怀中的女人动手动脚,他怀中的女人笑得满脸娇羞。

  “你觉得固定找一个女人帮自己暖床,怎么样?”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傅霖习突然这样问道。

  周迟跟怀中的女人玩得正嗨,听到这句话差点昏厥过去,他睁大了眼睛盯着傅霖习:“你今天没喝酒吧?现在在说什么胡话!?固定找一个女人?”

  “女人是什么东西?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啊?”毕竟你是在女人身上栽过跟头的人。

  但是后半句,周迟没敢说出来。

  要是说出来,可能会触碰到傅霖习的伤心往事。

  “只是暖床而已,暖心?呵,我想还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做到。”傅霖习睁开眼睛,看向天花板的位置,眼底闪过了一丝的期待。

  而这个时候,傅梵汐的电话打了过来,傅霖习接了起来:“嗯。”

  “哥,你过去303包厢一下!”

  “干嘛?”也就他的这个妹妹敢命令他了。

  “过去就过去!我又不会害你!快点!还有啊,对里面那个女人态度好点,她是我朋友,最要好的朋友!”傅梵汐在电话那头颇为急切地说道。

  傅霖习的心底觉得困惑,她最好的朋友,为什么要他去见?该不会是要他去招待她的什么朋友吧?把他当什么了!

  第5章 做什么都急吗

  感觉到电话这头的傅霖习没有回答,傅梵汐便试探性地唤了几声:“哥?老哥?在听吗?还是又在玩女人?所以没空搭理我?”

  “什么叫做又?”傅霖习的额头拉下几条黑线,看来他的确已经花名在外了,连自己的妹妹都以为他有玩女人的恶习。

  但是说得也没错,他的确把玩女人当成一种消遣。

  其实很久以前的他也并不是这样的……

  但不管以前的他是怎样的,那也都是以前的他了。

  现在的他,在别人看来就是花心大萝卜。

  他也没有必要去在意任何人的看法,他只需要按着自己的方式活下去就可以了。

  不给任何人伤害自己的机会,要论伤害,也只能是他伤害别人!

  因为自从他将自己包裹起来之后,的确没有人可以伤得到他了。

  傅梵汐傻呵呵地笑了几声:“既然闲着,那就过去一下咯,花不了你多少时间的!一定要过去啊!那就这样啦!我还有事情要忙,拜拜!”

  也不给傅霖习任何拒绝的机会,傅梵汐就挂断了电话。

  他现在要是不过去,恐怕晚上回去,这个妹妹得跟他算好大的一笔账。

  挂断电话之后,傅霖习便看向周迟:“什么时候把我这个妹妹娶回去?我都快被她烦死了。”

  正跟女人打得火热的周迟突然顿了一顿,他的眼里闪过了一丝的痛楚,随后便漫不经心地说道:“说什么屁话!我跟你妹?早就没可能了好吧?你不是清楚?”

  “没可能?现在可别话说得太早,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我知道你对我妹的心还没死。”傅霖习将周迟的心事直接拆穿。

  周迟有点不满地横了傅霖习一眼,这是他无可否认的事实,但是被人拆除的时候,他总觉得心中的某处被牵出了一股痛:“傅霖习,你要是揭我的伤疤,那就别怪我也揭你的伤疤……”

  傅霖习无奈地挑了下眉,然后站起身来:“你慢慢玩,我去完成一下我老妹给的任务。”

  周迟点了点头,但是已经心不在焉。

  就算怀中的女人百般地娇笑和勾引,周迟都没有了心思。

  傅梵汐,三个字就已经足够把他的魂给勾走了。

  第3章0第3章房间内,叶凉予看了下自己腕上的手表,心里也没底到底傅霖习会不会过来。

  她坐立不安地等着。

  当包厢的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叶凉予立刻就站起身来,还逼着自己露出了特别谄媚的笑。

  那谄媚的笑看起来……有点别扭。

  傅霖习看见满脸堆笑的叶凉予,不禁翻了个白眼,这不就是白天在家里碰见的那只小野猫吗?

  现在笑得那么恶心是要闹哪样?

  原来那臭女人是他妹妹的朋友?还是最好的朋友?

  还真不是那种女人呵?

  看来是他误会她了。

  但即便如此,她咬了他一口的账,还是得好好算算!

  “别笑了!难看死了!”傅霖习颇为不满地说道。

  叶凉予尴尬地把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然后搓着自己的手说道:“那个……白天的事情不好意思啊……你也知道这大热天的,人容易上火!我这个人本来性子就比较急……”

  “性子急?怎么个急法?做什么都急吗?”傅霖习挑了个自认为比较舒服的位置坐下了,然后意味深长地看向叶凉予。

  叶凉予没明白傅霖习话语之中的深意,她还一本正经地回答:“对,比较追求效率。”

  “那在床上呢?也急?也很有效率?”傅霖习一脸玩味地看着叶凉予。

  他又拿他对别的女人的那一套来对她。

  他又把她正经的一句话给曲解了。

  这个男人就这么喜欢跟女人谈这种话题?

  该不会是变态吧?

  还是欲求不满?

  叶凉予咬了下自己的嘴唇,她劝自己不要再动怒,就把这个男人当成禽兽就好了!

  反正现在她要做的是讨好他,绝对不能再把他给惹毛了!

  叶凉予尽量心平气和地说道:“我们言归正传可以吗?”

  “叫什么名字?”傅霖习低下眼眸漫不经心地问道。

  “叶凉予。我是报社的小记者。我急需要一篇关于傅先生的采访。”叶凉予眼神恳切地看向傅霖习,也许看在她是他妹妹最要好的朋友的份上,傅霖习就答应了也不一定!

  但是这绝对是叶凉予想多了,因为傅霖习会给妹妹面子,但仅限于是跟妹妹相关的事情,很显然叶凉予的事情并不是傅梵汐的事情,所以傅霖习并不会给面子。

  否则,傅梵汐就直接出面让傅霖习帮忙了。

  原来是这样,看来今天闯进傅家大宅是为了采访他,不料却被他当成了那种主动送上门的女人。

  “所以呢?”傅霖习故作不知地看向叶凉予。

  “所以,傅先生能不能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采访其实也没什么的!就是回答几个问题就好了!问题也不会太敏感,都会是经过傅先生同意的问题!”叶凉予尽量好脾气地讨好傅霖习。

  唉,没想到有一天为了讨生活,她也得这样低声下气。

  她的耐心所剩无几了,这个男人还真是会折磨人!

  她刚才还觉得他勉强可以算的上是禽兽,但现在她发誓自己把他想得太好了,他妈的简直是连禽兽都不如!

  好歹她也算是女人,不怜香惜玉也就算了!至少别这样刁难她吧?

  哪怕是看在她的那几分姿色上,也得给她一点面子吧?

  但是转念一想,这男人条件优越,恐怕是见过各种倾国倾城的女人,所以像她这样的,压根儿就入不了他的眼。

  “可是因为白天时候你咬了我一口,所以我现在脑子不太好使。”傅霖习推脱道。

  叶凉予真的想上前赏他两巴掌,明明伤的是胳膊,怎么就影响到脑子了!

  他现在分明是在刁难她!

  叶凉予勉强露出一抹笑容:“那傅先生要怎么样,才能让脑子好使起来?”

  “过来。”傅霖习轻挑了下眉。

  叶凉予的眉头微皱。

  “没听到?”傅霖习的耐心似乎已经没有多少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8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