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我的老公坏坏的小说罗云裳纪兰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我的老公坏坏的小说罗云裳纪兰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001章 床上的男人是谁

  清晨,厚重的窗帘遮挡不住阳光的热情,酒店的房间里一片的明亮。

  偌大的双人床上年轻的女孩子睡得正香,雪白的丝被随意的搭在她的腰间。

  她并没有再睡多久,很快的就睁开了眼睛。

  罗云裳望着有些陌生的环境,拥着被子坐起身来,长发滑落,披散在后背遮挡住背后的痕迹。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罗云裳的双颊通红,她跟阿擎竟然真的……

  两个人明明说好的,在留在新婚夜,可是昨天……

  不过她不后悔,能够在最好的年华,把最美好的自己给了最心爱的男人真的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而且,昨天晚上阿擎还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当众跟她求婚,他抱着她说,“云裳,你知不知道我等你长大,等的有多么着急。”

  他说,“云裳,真希望一眨眼两年就过去了,这样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把你娶回家了。”

  把她娶回家是想向昨天晚上那样欺负她吧。

  昨晚那些羞人的场景不其然的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罗云裳忽然想到妹妹云容曾经跟她说过的话,她说,男人的心里都关着一只猛兽,释放他们的钥匙,就是穿在身上的衣服。

  罗云裳爱娇的皱了皱鼻子,说的真对。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罗云裳抬起头来环视房间一周,阿擎去哪里了?怎么也不等着她醒来,看她一会不找他算账。

  但,这样也好,忽然有了实质性的突破,一下子她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阿擎比较好,倒不如现在这样,她先洗个澡,换上衣服,也有一个缓冲。

  咔哒一声——

  房门开了。

  一个长着一张帅气迷人脸庞的男子出现在门口,

  罗云裳转头一看,推门进来的是莫擎,低低的惊叫一声,她立即的跳回床上,扯过被子盖在身上。

  罗云裳瞪了莫擎一眼,娇嗔道,“阿擎,你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会儿事儿回来!”

  虽说昨晚已经彻底坦诚,可好歹是有夜色的遮掩,而且在宴会上她喝了不少酒,脑袋昏昏沉沉的,都不能太记清楚昨天晚上莫擎跟她一起回了房间之后的样子。

  就是不知道她这么说莫擎会不会不高兴。

  应该会吧。

  可就是不高兴也活该,谁让他乘人之危。

  罗云裳抿唇笑着。

  莫擎一直都没有说话,凌乱的房间,以及飘散在空气之中的味道已经击碎了他所有的期望。

  拖着沉重的双腿,他一步步的向大床边走过去,他居高临下的望着羞红着一张脸,惴惴不安却强装镇定的女孩子,紧咬着牙齿,怒声道,“罗云裳!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这么做!”

  还沉浸在慌乱中的罗云裳顿时愣住了,她看着满脸怒容的莫擎,愕然的道,“我做了什么?阿擎,你刚刚去哪里了?怎么都不等着我醒来?”

  她跟莫擎是娃娃亲,从小一起长大,平日里见到了纵然欢喜,可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动,感动的忍不住的想要落泪。

  从这一刻起,她跟莫擎已经走入另一个阶段了。

  莫擎的面色越发的阴沉,眸光冷的像是淬了冰一样,他忽然扯开盖在她身上的棉被,在她的惊呼声中,那一身痕迹完全暴露在他的眼中。

  还有白色床单上那星星点点的绽放的猩红花朵,刺痛他的双眼,疼的让他再也站不住了,整个人也几乎到了失控的边缘。

  果然是这样的。

  并不是误会,也不是污蔑,她竟然真的跟别的男人这么在一起了。

  他的珍惜,他视若瑰宝的美好,竟然被在乎的女孩如此的糟践。

  疼吗?

  很疼。

  疼的,已经都没有办法呼吸了。

  莫擎逼视着她,一字一顿的,“罗云裳,你就这么回报我对你的爱?”

  “那还要怎么会回报?难不成还要我跪谢主隆恩吗?你想的美!”罗云裳一直都没有发现莫擎的异常,她拉住他的手臂,认真的说道,“阿擎,昨晚我们都……你可记得再对我好点,要不然你我跟你没完。”

  莫擎只觉得心头像是被狠狠地刺进了一把剑,那剧烈的疼痛让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冲着她大吼一声,“我没有!昨天晚上我一直再找你!”

  罗云裳懵了,她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她慌了,“你再说什么?你别骗我,我的胆小,我会被你吓到的……”

  说到后面她的声音都颤抖,不要跟她开这样的玩笑,她承受不起,真的承受不起。

  “好了,不要再装了!我绝不会在信你!”莫擎已经不想留下来了,也不想多看罗云裳一秒,她那一脸茫然无辜的模样对他来说是最大的讽刺!

  昨天晚上他应付完朋友之后就去找云裳,可却被告之她已经离开,打电话又没人接,发信息也没有回,他担心极了,害怕她会出什么意外,他就像是疯子一样一整晚都在找她。

  本来他听到有人说看到罗云裳跟一个男人一起走了的还不相信呢,可怎么都没有想到推开房门竟然看到这么不堪的一幕!

  居然背着他跟别的男人……

  “不!阿擎,你别走!”罗云裳隐隐地察觉到不对劲,似乎事情不是她以为的那样子的,可她来不及细想,随手抓起地上的床单被披在身上,连忙拉住转身就准备离开的莫擎,急切地说,“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的,你听我解释……”

  “解释?” 莫擎回头看着青梅竹马的恋人,语气冰冷,“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还有什么好解释?”

  “事情不是这样的。”罗云裳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无措过,她急红了眼,“我以为……”

  “你以为睡你的男人是我,对不对?你以为是我终于忍不住了借着酒劲要跟你突破最后一步是不是?”

  他的语气冷冽,态度愈加的不耐烦,“罗云裳,你就是打算用这么老土的理由跟我解释吗?”第002章 给你个辛苦钱

  “阿擎……”罗云裳所有的话被男人连珠带炮一般的话噎在喉咙里,只能满眼祈求地望着莫擎。

  她不是不想解释,可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明明记得昨天晚上送她上来休息的人是莫擎,在她耳边一遍遍的低声耳语,软声诱哄的男人也是莫擎。

  可现在却告诉她,莫擎找了她一夜,那,昨晚跟她在一起的男人是谁?

  女友的无言以对,让莫擎的心直接沉到谷底,“放手!”

  “不!”罗云裳死死地抓着莫擎的手腕,“我不放!”

  她知道如果放手了,她跟莫擎之间就彻底完蛋了。

  “阿擎,我求你!我求你,相信,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怎么会让其他男人碰她?

  她的纯洁,她的美好都是想要留给阿擎的啊!

  莫擎眼眶发红,心里的难受并不比罗云裳少,这是他的女孩啊,他捧在掌心里,疼着,宠着十多年的女孩啊,如今……

  “阿擎,你原谅我,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罗云裳拼命的抱着莫擎,声声哀求。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是那么美好的一晚上怎么忽然就变了味?

  “还真是可怜。”忽然,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他轻笑着,带着漫不经心。

  浴室的门被打开,身披浴袍的男人从洗手间里走出来,黑黝黝的双眸带着轻蔑的笑意,他扫了她一眼,“不过你可怜的模样真是漂亮,嗯,就是狼狈了一点,像昨天晚上那样才好看。”

  轰!

  罗云裳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炸了,她狠狠地瞪着他,咬牙切齿,“你给我闭嘴!”

  “是你动了云裳!”莫擎推开罗云裳,红着眼睛,像是被受伤野兽一般,挥舞着手臂向男人冲过来,“我跟你拼了!”

  莫擎愤怒不已,可无论他怎么都攻击连男人的一片衣角都碰不到,反倒不是不小心被自己绊倒在地上。

  纪兰舟脚步一错,轻巧的避开像是疯牛一般的莫擎,看着他几乎要跌倒的狼狈模样,优雅的弯了一下唇角,“怪不得你的女朋友要另寻新欢,你可真是弱爆了。”

  “阿擎,你还好吗?”罗云裳急忙忙的冲过来,她想要扶起莫擎,可他并不领情。

  “让开!我跟你拼了!”莫擎攥紧拳头,再度冲向男人。

  纪兰舟并不在意,他连眼角都没有掀动一下,“何必这么恼羞成怒的呢?你满足不了你的女朋友,我帮了你,你应该感谢我。”

  罗云裳大怒,她厉声怒吼,“你闭嘴!”

  纪兰舟看着罗云裳发丝凌乱,那赤裸着的身体上还有他留下的满满痕迹,他的唇角勾了一下,“昨晚你投怀送抱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想跟我在一起。”

  莫擎的动作一下子停住,他缓缓转头看向女友,“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你别听他胡言乱语,我怎么可能跟他说那样的话……”罗云裳语无伦次的解释着,可越解释越绝望。

  “不知道?不能吗?”纪兰舟的声音淡淡的,可点起火来一点都不手软,“你之前醒来不就是在找我吗?只可惜你男朋友来不是时候,要是早点说不定能够看到我们翻云覆雨的画面。”

  “够了!”莫擎不想再听下去了,他连一个字都不想听了,他转身把女孩扒着他手臂的手指一根根的掰下来,在她准备再度缠上的时候,毫不犹豫,毫不留情的狠狠地甩在地上。

  “阿擎!”

  莫擎在女孩声声呼唤中愤恨的转身离开。

  被这样重重的甩在地上不是疼,可她现在还哪里能够感觉到疼痛,看到男子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门口,她顿时着急了。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噌’的就从地上站起来,想都不想的要追上去,她必须跟阿擎解释,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手臂倏然被人从身后扣住,一股大力传来才迈开脚步的身子下一秒就跌进一个温暖炙热的怀抱里。

  罗云裳下意识的抬头,然后一张俊美非凡的年轻脸庞,五官精致,如同被上帝之手精雕细琢过一样,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可罗云裳的眼里只有愤怒的火焰,“给我滚开!”

  “呵!脾气真差。”纪兰舟轻笑着并没有因为女孩的恶劣态度而不高兴,他的视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罗云裳,深邃的眼眸溢满戏谑之色,“你确定要连衣服都不穿的出去给人欣赏吗?”

  赤裸的肌肤毫无阻碍的相贴着,对方的体温毫无阻碍的传来,暖暖的,热热的——

  罗云裳猛地意识她自己什么都没有穿的。

  她竟然在一个男人面前赤身裸体,白净的小脸忽的一下变得通红,跟对方靠的这样近的距离更是让她抓狂,“你放开我!”

  她使劲的想要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刚才发生的一切还在她的脑海中没有淡去,她根本就容忍不了被这个男人碰触。

  纪兰舟顺势松开手,任由她挣脱开来,看着她像是兔子一样跳回床上把自己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忍不住说道,“何必遮呢?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有看过,摸过?”

  男人轻佻而暧昧的话语刺激了罗云裳,她从被子里露出脑袋,恶狠狠地瞪着,厉声怒道,“你给我闭嘴!”

  “闭嘴也不是不可以。”纪兰舟随手从地上捡起白色的浴袍,随意的披在肩膀上,“可那又能改变什么?让你那个小男朋友回心转意吗?只怕是不能吧,他甚至都不肯听你解释。”

  他迈动着修长的腿走到沙发边坐下,从放在茶几上的烟盒里摸出一支烟来,并没有点燃,只是放在鼻翼下轻轻的嗅着,眼角轻轻地睨着她,像是在惋惜,也像是在幸灾乐祸,“你们之间完蛋了。”

  罗云裳心头的火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滚!你给我滚出去!”她随手抓过一件东西狠狠地朝男人砸去,尖声怒吼,“阿擎才不会这样就不要我了!他只是生气!我们……”

  罗云裳的声音越来越抖,那些话再也说说不下去了。

  她清楚发生了这样子的事情她知道她跟莫擎之间已经竖起了一道跨不过去的鸿沟。

  他们……之间完了!

  罗云裳整个人缩在被褥中,绝望的哭泣起来。

  女孩悲戚的哭声让纪兰舟忍不住皱起眉头,他夹着烟的手臂搭在沙发的扶手上,“何必这样呢?你跟了我也不亏。”

  男人的话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罗云裳彻底爆发了。

  “都是你!”她连自己是赤裸着都顾不得了,血红着一双眼瞪着跌跌撞撞的朝着男人冲了过去,“我跟你拼了!”

  她扑在男人身上像是疯了一般跟他厮打。

  又怎么能够不疯呢?

  明明不久前她还在数着,只要再过两次生日她就可以嫁给莫擎,做他今生今世的新娘。

  可现在都毁了……

  都毁了……

  她的力气不算大,可却是又抓又挠,连踢带打的,隔着浴袍咬在他的胸口,狠狠地,那力道大的像是要把他胸口的肉给咬下来一样。

  “够了!”

  纪兰舟也有些烦了,他的大掌扣住她的下巴,手指用力让她松开口,然后手腕一翻,一下子将她压在沙发上。

  罗云裳又挣扎了几下,可她根本动弹不得,左脸狼狈地贴在沙发上。

  “之前可以是你自己爬上我的床,这会儿又做出贞洁烈妇的模样不觉得可笑吗?”

  他微凉的唇擦过她耳际,语气凉薄,说出来的话跟刀子一样伤人。

  罗云裳禁不住的颤抖,可她依旧不服输,她狠狠地瞪着男人,咬牙切齿,“人生谁不遇到几只畜生,我就当被狗咬了!”

  纪兰舟的神色瞬间阴沉下来,扣着她肩膀的手直直的滑落,指尖触及她雪白的丰盈,掌心贴过去,五指收拢,满满地包裹,揉捏,像是要捏碎了一般。

  “畜生?呵!”还真是从来都没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话!纪兰舟勾了唇角,“那我是不是不应该让你失望呢?”

  罗云裳被男人掌心炙热的温度烫的直哆嗦,她也是害怕的,可她不肯服软,甚至倔强的都不肯开口,任由男人把大半个身子都压在她的身上,一双杏眸恶狠狠地瞪着他。

  如果眸光能够杀人,他早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气氛凝滞,男人变得越发的迫人,就在罗云裳以为对方还要做什么的时候男人却开口了。

  “很好。”出乎她的意料,纪兰舟轻易松了手,“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别有那么一天你求着我这个畜生上你。”

  男人离开的那一刻罗云裳瞬间翻身起来。

  拿起地上的衣服,领口的地方有些撕裂,扣子也少了几颗,好在勉勉强强的还能穿。

  穿戴好衣服之后罗云裳勉强的有了一丝安全感,她开始收拾散落在地上属于她的东西,唇膏,手机,纸巾,还有一枚戒指。

  那是不久前莫擎亲手给她带上的。

  “云裳你终于十八岁了,距离做我的新娘子又少了一年。”

  罗云裳记得她那个时候笑的开心极了,她紧紧地拥抱着莫擎,是啊,她已经十八岁了,再过两年就可以正式的嫁给莫擎了。

  她和莫擎订的是娃娃亲的,又从小一起长大,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有朝一日她要穿着白色的婚纱,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嫁给莫擎。

  而现在……

  罗云裳觉得眼眶在发烫,她捡起掉在地毯上的戒指,用指尖仔细的摩挲了一下,然后用力压进掌心里,心脏的地方又是一阵撕扯一把的疼痛。

  咔哒——

  打火机里蹿出火焰来点燃一支烟,属于烟草的味道很快的弥漫开来。

  罗云裳转头,那个夺了她清白,毁了她最美好未来的男人已经不在沙发上了。

  他站在落地窗旁边,手扶着栏杆,一身白色的浴袍松松垮垮的穿在他的身上,有些不倨,却更显得气势非凡。

  那种漫不经心又睥睨一切,如同高高在上王者一般的姿态狠狠地刺激了她。

  想到她此刻的狼狈跟受的侮辱,她的理智再次的消失殆尽。

  罗云裳从地上捡起钱包,把里面所有的钱都抽出来,狠狠地砸向纪兰舟。

  纪兰舟察觉到身后有风声传来,本身的侧身一躲,颀长的身躯骤然紧绷,就像是猎豹扑食动物之前的本能反应。

  罗云裳并未察觉到男人的细微变化,咬牙切齿,满是恨意,“买你一夜,虽然人丑了点,小丁丁又软又小,技术更是不行,可总不能让你白忙碌一场不是?给你个辛苦钱。”第003章 总会让你满意

  看着在眼前纷飞的粉色钞票,纪兰舟抬手抓住一张,看着手中的轻轻飘飘的东西,眸底闪过一抹阴鸷的暗光,俊美的脸庞上铁青一片,他纪兰舟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侮辱!

  罗云裳看到纪兰舟沉下脸庞来,可她毫不惧怕,略显空空的双眸里满满的都是嘲讽。

  到了这个地步她又有什么好怕的?

  她头发凌乱,娇媚略显苍白的容颜,偏偏神情极为的倔强,就像是被一番风吹雨打之后还要固执盛开的花朵。

  有些残缺,却显得更加的美丽。

  “不满意?”纪兰舟忽然开口了,他的唇角勾着带着浅笑,深邃幽暗的黑眸里闪着惑人的光芒,“那有什么关系,最多再多服务几次,一定让你满意如何?”

  罗云裳没有想到纪兰舟会这么说,看到男人抬步朝着她走来,穿在身上的浴袍带子也被他随意的拉开。

  “啊!”

  罗云裳被吓得够呛,不由自主的尖叫一声,然后像是见了鬼一般,连滚带爬的从房间里跑出去。

  纪兰舟并没有去追罗云裳,看着飞快消失在门口的那道身影,眼底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

  他把浴袍脱下来扔在一旁,抬步走进了浴室。

  ……

  走廊的尽头一个身穿酒店制服的服务生不断的探头探脑的,待看到罗云裳一路跑过来之后立即装出一副忙碌的样子。

  等到罗云裳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之后,他立即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喂,罗小姐事情已经办好了,是是……完全跟你想的一样……剩下的那一半钱您看……好,谢谢,真是谢谢你嘞……”

  ……

  罗云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酒店的,她像是一道幽魂一般在大街上飘荡。

  那种失魂落魄的模样吸引了不少人的侧目,可罗云裳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在意,她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莫擎走了,他就那么扔下她一个人走了。

  悲伤一点点的涌上来,眼泪瞬间就把她的脸庞打湿,她蹲在原地嚎啕大哭。

  莫擎曾经对她说过,“云裳,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会一直等你回来。”

  而如今她还在原地,那个承诺的人却已经走远了。

  从前她也任性过,胡闹过,吼着让他走,可他终究又回来了。

  莫擎说,“云裳,我舍不得。”

  可这次呢?

  这一次他还会回来吗?

  他会不会舍不得她?

  她不知道。

  她一点把握都没有。

  茫然,无助,彷徨……种种感觉涌上她的心头。

  她多么,多么的希望莫擎能够回来听她解释。

  尽管那些解释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哭过之后罗云裳擦干眼泪,罗云裳站起来,她要去找莫擎,哪怕是苍白她也要跟他解释,她还要亲口问问莫擎,还要不要她。

  她跟莫擎订的是娃娃亲,又是从小凑在一起长大的,这十八年来她几乎有一半的时间是在莫家度过的,所有的人都知道她不但是罗家的大小姐,还是莫家未来的少奶奶。

  莫家在这些年来几乎就是她第二个家。

  可当她到了陆家别墅门口的时候却胆怯了,她现在是如此的狼狈又憔悴。

  看着莫家铁艺造型的大门做了许久的心里建设才鼓起勇气走过去敲门。

  可是罗云裳并没有想到按了半天的门铃竟然根本就没有人来开。

  别墅里并不是没有人的,她清楚的看到有好几个佣人从她眼前的花园走过。

  可他们对于她显然是避之而唯恐不及,像是生怕她身上有什么脏东西会传染给他们一样。

  罗云裳有些发楞,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们是知道什么吗?

  不应该啊,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也并没有多长时间,他们的消息是怎么如此灵通的?

  是莫擎说的?

  不对,莫擎并不是这种人。

  罗云裳想不明白,在这儿她并没有什么精力细想。

  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很难受。

  以往热情洋溢的笑脸转眼之间变得如此的冰冷又冷漠,罗云裳短短时间之内一再的遭遇变故跟打击,她的脾气终于是到了失控的边缘。

  “开门!给我开门!我要见莫擎!”罗云裳高声叫了起来。

  她想要当面问莫擎,这是什么意思?

  她是对不起他了,可难道她连进莫家见他一面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然而任凭她怎么给莫擎打电话,手机里传来的永远都是冰冷的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她不甘心,一遍遍朝着别墅里嘶吼,可她即使吼破了嗓子,里面的人依旧是无动于衷。

  她像一个傻瓜一样,倔强的不肯离去,可任凭她怎么哀求,莫家人就是一脸的淡漠,甚至连个施舍的言语都没有。

  这样的做法,足以表明了态度。

  他不愿意见她。

  他们,已经不欢迎她了。

  这时罗云裳才终于明白,这扇大门再也不会朝她敞开了。

  身体顺着墙壁滑下,酸软的四肢传来一波一波的传来,她再也忍不住了径自坐在地上。

  脸庞埋进双膝,从眼角溢出来的泪水再一次浸透牛仔裤的布料,嗓子里压抑不住的呜咽声,像是受尽了委屈又丢失了一切的孩子。

  对于罗云裳来说她可不就是受尽了委屈,又弄丢了自己的一切吗?

  原本握在手中的幸福已经破碎了。

  明明还是阳光正好的夏日,罗云裳却觉得很冷,一股冷意徘徊在她的身体里怎么都赶不走。

  罗云裳就那么靠靠在莫家大门口的墙壁上,她倔强的等待着莫擎,可从太阳高悬一直到夕阳西下都没有见到人,就连莫家都没有一个人出去过。

  冷,她觉得自己冷极了,忍不住瑟瑟发抖,可这股寒冷并不能让她好受一点,甚至让她变得麻木都不做。

  曾经的回忆如同放电影一般在她的脑海中一帧一帧而过,那些都是曾经她跟莫擎一起度过的日子。

  他是那样爽朗的人,每一个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学校的同学都戏称他为阳光王子。

  莫擎曾经说,“云裳,你才是我此生唯一的阳光。”

  可现在他却不要她的阳光了。

  罗云裳的双臂收紧,把自己蜷缩的更小,可心中的绝望却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正在这个时候被她握在手中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她连看都没有看的就把手机接起来,声音里充满惊喜,“阿擎!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第004章 他们是约定好要走一辈子的人

  “云裳是我,你现在在哪里啊,我找你都快要找疯了!”手机的另一端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是她最好的朋友陆菁菁。

  原来不是他……

  笑容自她的唇角隐没。

  “云裳你到底是在哪里?”陆菁菁急切的问道。

  罗云裳并没有吭声。

  陆菁菁的停顿了一下,声音放轻,“你是在莫家吧,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

  罗云裳很想说不用了,可陆菁菁已经挂断了电话。

  罗云裳握紧手机,目光不由自主的穿过层层的阻碍落在某间半敞着窗户的房间,禁不住的想,他到底是不在?还是单纯的不想见她?

  其实她也明白事情到了这一步,她再纠缠可能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但是她不甘心,也不相信。

  不相信莫擎会这么的绝情。

  他觉得她一定会听她解释的。

  一定会。

  罗云裳一遍一遍的给自己打气,要自己相信他。

  毕竟她跟莫擎可是娃娃亲,是约定好要走一辈子的人。

  这种反反复复的自我暗示让罗云裳渐稍稍的平复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车灯打在她的身上。

  刺眼的灯光让罗云裳忍不住眯起眼睛来,她有些不悦,下一秒她就反应过来。

  是莫擎的车。

  她猛地站起来太久的维持一个姿势让她的双腿麻的几乎都没有知觉了,脚下踉跄了一下。

  很快她就稳住身形,连忙拖着疲倦的身体向车便冲过去。

  “阿擎!阿擎!”

  罗云裳用力的拍着车门,连声吼着,“你下车!你快点下车啊!”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罗云容转头看到满面阴郁冰冷的莫擎,轻声说道,“擎哥哥,我姐姐来找你了。”

  莫擎并没有说话,也没有转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前面,像是没有听到女孩的话,也并没有注意到被砸的声声作响的玻璃跟哀求的声音一样。

  可罗云容却注意到了男子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紧紧地收紧着,用力到骨结处都发了白色。

  她的眸光闪了一下,并没有把话题继续下去。

  罗云裳的心越来越沉,她都嘶吼了那么久可车上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看样子根本就没与下车的打算。

  此时别墅里的人已经看到自家的少爷回来了,大门被人从里面缓缓地打开。

  汽车也开始慢慢地向前移动。

  罗云裳一下子就慌了。

  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莫擎就这么从她的眼前离开!

  这个念头在她的脑海中闪过之后罗云裳想都不想的转身冲过。

  大门打开之后莫擎立即踩下油门加快车速,可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忽然地出现在车子的前面。

  他愣了一下,在听到耳边传来的尖锐的惊呼声他这才反应过来,猛的踩下油门。

  刺啦——

  轮胎跟地面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性能良好的车子也以最快的速度刹住,可挡在车子面前的罗云裳却倒了下来。

  那一瞬间莫擎的大脑里一片的空白。

  罗云容也急了,“我去看看姐姐。”匆匆的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她就立即推开车门下去。

  “姐姐!”罗云容看到罗云裳跌倒在地上疾步走过去,满面焦急的问道,“你还好吗?”

  看到从莫擎车上下来的女孩竟然是罗云容,罗云裳愣住了。

  “姐姐,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被撞到了?你觉得哪里很疼吗?”罗云容十分急切砸下几个问题,见到罗云裳一动不动的,她立即道,“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感觉到拉拽她的力道罗云裳这才反应过来,“我没事儿,我只是被吓着了。”

  车子还差一点点碰到她的双腿的时候就已经停住了。

  “真的没事?”见到罗云裳点头,肯定的表示自己没事儿的时候罗云容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姐姐被撞出什么问题,要是那样的话只怕擎哥哥就不会离开姐姐了。

  那她所做的一切就白费了。

  罗云裳并不知道罗云容脑海中流转的念头,她扶着妹妹的手臂慢慢地站起来,“云容你……”她刚想问罗云容怎么跟莫擎在一起的时候就听到砰的一声。

  是车门被关上的声音,莫擎从车里下来了。

  看到莫擎罗云裳把原本想要说的话尽数忘记了,眼中只有这个朝着她走过来的男子。

  罗云裳情不自禁的向前迎了两步,“阿擎我……”

  罗云裳内疚并且忐忑不安的模样刺痛了莫擎的双眼,原本的担忧尽数化为了愤恨,他并没有再多看她一眼,只是淡淡地说道,“云容我们进去吧,我妈在等我们吃饭呢。”

  “好。”罗云容应下,她有些不安的看着罗云裳一眼小声的说道,“姐姐那我跟擎哥哥先进去了,你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去医院或者打电话给我。”

  看到莫擎已经转身向大门的方向走去,罗云容顾不得在说什么,她松开扶着罗云裳的手臂匆匆的追了上去。

  “莫擎!”

  失去了支撑身体禁不住的摇晃了几下,罗云裳看到莫擎头也不回的离开终于是忍不住声嘶力竭的吼道,“你给我站住!”

  在莫擎终于停下脚步的时候她像是炮弹一般的冲过来,从背后搂着他的腰不管不顾的哭喊道,“阿擎你不要我了吗?你真的不要云裳了吗?我们说好要走一辈子的呀!”

  他感觉到背后传来眼泪的温度莫擎的身体不由得僵住了,垂眼看着环在腰间的一双白皙的小手,他的眼神晦暗,心中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噬咬,疼的钻心钻肺的。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心爱的女孩会带给他这种感觉。

  十八年了,他们在一起十八年,他每一天都让自己努力变得优秀,让她永远都属于他。

  罗云裳,你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才能在和别人做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还回头找我?

  你是当真心大到这种地步?

  还是你觉得……我无所谓?

  “阿擎……”罗云裳见到莫擎一直沉默着心中很是不安,环在他腰肢上的手臂禁不住再一次的收紧。

  “云裳,你告诉我,我看的都不是真的,是我喝多了产生了幻觉。”他的声音低沉而空洞,有种一触即发的绝望。

  第005章 莫擎不要她了

  罗云裳的唇瓣蠕动着,脸色如纸张一般的惨白。

  她也好想,好想的期望那些都是不是真的,是幻觉,可惜并不是。

  良久之后她才开口,艰难的道,“对不起,阿擎,对不起,对不起……”

  罗云裳一遍遍的道着歉,可对于莫擎来说每一个字都像是夹着无数钉子的麻绳套住,而后陡然收紧,心头肉被钉出密密麻麻的窟窿。

  “所以,是真的,你真的跟其他男人上了床?”

  罗云裳紧紧的咬着唇瓣,她根本就无从的辩解。

  莫擎僵在那里,胸口闷的快死掉了,积压了一整天的气愤和郁结不知往哪儿发泄!

  莫擎现在只觉得荒唐,他们的娃娃亲是荒唐,他们在一起的点滴是荒唐,他对她自以为是的了解是荒唐,他十多年来对她一心一意的认定更是荒唐!

  “阿擎……”

  “我不会原谅你的。”莫擎粗暴的打断罗云裳的开口,冷冷地说道,“我莫擎凭什么要一个不干不净,不知廉耻的女人!”

  话音落下的同时莫擎狠狠地扯开环在腰间的手臂大步走了。

  那样的一句话刺得罗云裳眼前一阵发黑,疼的几乎背过气过。

  我莫擎凭什么要一个不干不净,不知廉耻的女人!

  不干不净,不知廉耻……

  莫擎他果然不要她了。

  那一刻她的世界一片黑暗。

  ……

  罗云裳是逃出来的。

  直到出租车开起来,她才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昨夜她拉着陆菁菁喝了一晚上的酒,喝了多少,喝醉之后又说了什么话已经不大记得了。

  大抵都是不大好的,因为陆菁菁的脸色实在是难看又可怕。

  一边抵御仿佛被汽车碾过一样的头疼,一边还要应付耳边碎碎念一般的各种折磨,那真的是一种恐怖的精神折磨。

  如果她不是趁着电话铃响起来的时候,大声的交待了一句就一溜烟的溜走,恐怕她还不知道要被陆菁菁盘问到什么时候。

  当然罗云裳也必须感谢陆菁菁肯收留她,在昨天那个时候陆菁菁是唯一愿意陪在她身边的人。

  想到昨天发生的一切,罗云裳的双眸的光彩再度的黯淡下来,摸着心脏出传来的疼痛感,被发丝所遮掩的脸庞终于露出掩不住的伤心之色。

  她的幸福被她弄丢再也找不回来了。

  付了车资之后,罗云裳并未立刻回家,而不断的用手拍自己的脸颊,直到觉得自己的脸色不是那么难看,才深吸了一口气,换上跟平时无二的笑容,才迈开大步准备走进。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尖锐的,令人心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罗云裳下意识转头,就看到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停在别墅门口。

  车里有穿着医用长袍的医生和护士冲了下来,并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别墅了。

  很快他们又抬着担架出来,担架后面跟着的是一位模样狼狈,哭啼啼的女人。

  罗云裳不由得愣住了,在她看到那个女人爬上救护车的时候,终于是忍不住扬声喊道,“妈!”

  ……

  医院的走廊里安静肃穆,白到刺眼的墙壁跟抢救室亮起来的红灯让人心慌意乱。

  好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抢救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于敏立即从座椅上站起来,她慌忙的冲到医生面前,连声问道,“医生,我爱人怎么样了?”

  “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情况不大好,需要尽快安排手术。”

  于敏千恩万谢的把医生送走之后单薄的身子摇晃了几下。

  “妈。”罗云裳连忙扶住于敏,扶着她坐回长椅上,看着脸色难看的母亲,她低声安抚,“医生不是说了吗?只要尽快给爸爸安排手术,让他多静养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云裳!”于敏抓住女儿的手,她的身子在颤抖,可手上的力气很大,她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罗氏完了,你爸爸……恐怕也难免牢狱之灾。”

  “什么!”罗云裳惊得差点跳起来,“怎么会这样?”她不过才一晚上没有回家而已怎么就弄到了如此田地!

  看着女儿不敢置信的神色,于敏除了哭什么话都说不来。

  罗云裳急了,“妈,你快说是怎么回事啊。”

  “你爸爸他……”在罗云裳焦急的催促下于敏颤抖着嘴唇开口了,然而还不等她继续往下说,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伴随喧闹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小丽……”这群来势汹汹的人正是罗家的亲戚们,于敏快速的擦了擦眼泪,从座椅上站起来,迎了上去,勉强的笑着,“你们来了,罗明他没什么事儿,你们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说话的是罗云裳的大伯母,“我们要是再不担心恐怕就血本无归了!”

  大伯母的话让于敏的唇角的笑容更加摇摇欲坠,“怎么会呢?”

  “什么会不会的。”二嫂十分不耐烦的打断于敏的话,“我这人比较直接,有话我就直接说了,今天我来是要求退股的,我想你是不会为难的我们的吧。”

  这话显然也是其他人想要说的,他们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于敏,那架势看来是非要让于敏给个满意的答案了。

  面对这些变了脸的亲戚们于敏只剩下苦笑,“不是我想为难你们,而是家里已经没有钱了。”

  于敏的话让这些人当场脸色大变,脾气一直比较火爆的大伯母当即指着于敏的鼻子大声道,“于敏你这是打算独吞我们的血汗钱了!”

  说什么没有钱了,她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的!

  二伯母道,“我就不信罗明一点钱都没有给你留下!”

  “三嫂做人不能太没有良心了。”小姑对于敏的话同样十分不满意。

  “到底是谁没有良心!”尽管罗云裳不知道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面对这些人对母亲的逼迫让她再也忍不下去,“你们从我爸爸那里得了多少好处不用我一一细说吧!”

  罗云裳的话显然踩到了他们的痛处,恼羞成怒的二伯跳起来,叱喝道,“放肆!这就是你跟长辈们说话的态度吗?”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7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