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总裁大人放过我小说陆雅宁沈铭易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总裁大人放过我小说陆雅宁沈铭易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001章你让人恶心

  “这就是你留过学的设计水准?”男人低头看着桌上的设计稿,语气讥讽,性感的薄唇微启,带着一丝玩味,深邃的眸子压抑着某种刻骨铭心的恨意。

  他的办公桌前站着个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年轻女人,低垂着头,咬着下唇不敢去直视男人带着恨意的目光。

  他修长的手指夹起桌上的设计稿,往女人身上一甩,设计稿洋洋洒洒的自眼前飘落,这是她熬了几个通宵做出来的方案。

  “陆雅宁,以后这样的垃圾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陆雅宁身体紧绷,手指搅着浅色职业套装的一角,弯腰就要去捡地上的设计稿。

  男人高大的身形笼罩她有些微抖的身子,“以前那个咄咄逼人目空一切的陆雅宁去了哪里?”

  他的声音充满了危险的讯号,陆雅宁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男人捏着陆雅宁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来,“陆雅宁,你还真是心狠啊,陆展洋的葬礼你都不回来参加,如今陆氏股份早已被瓜分,你现在回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陆雅宁两手抓着他的手腕,小脸苍白,秀眉微蹙,鼻尖挂着细密的汗珠,“沈铭易,你弄疼我了,放手!”

  “疼?你这样淫荡狠毒的女人也会疼?”

  “你知道我父亲怎么去世的?”

  “这个问题你不是应该去问你的旧情人?”

  “飞凡?”

  陆雅宁咬着下唇别过脸去,眸底尽是满满的痛苦,粉嫩的唇几乎要被她咬出血来。

  沈铭易掐着她的下颚骨生疼,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沈铭易上下阖动的喉结,预示着他此刻正在暴怒的边缘。

  五年了,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嗅到他的味道,陆雅宁内心激动的难以成言,整个身形笼罩在属于他的气味中。

  他紧实宽厚的胸膛,身上淡淡的松柏清香,那是专属他的香水味道,淡泊清远,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陆雅宁再也控制不住,伸手环住他修长的脖颈,踮脚吻住他凉薄的唇。

  沈铭易因为她突然的动作,前进一步,一只手撑在她身后的书架上,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沈铭易箍紧她的脖子,变被动为主动,霸道肆虐,一寸寸的勾勒着她柔软的唇舌,陆雅宁被他如此霸道的深吻,吻的心乱,整颗心如在云霄。

  粉嫩的唇在他细碎的啃噬中,又尝到了久违的血腥味,没出息的在心里骂自己:陆雅宁你是受虐狂吗?

  他双手反剪住她的手背在身后,撬开她的贝齿唇舌深深缠吻,全身像是着了火一般,蓦地,他细细的眯起眼睛。

  砰。

  陆雅宁的头发被人揪住,后脑勺狠狠地碰到书架上,瞬间疼的她眼冒金星。

  沈铭易低沉的嗓音如同带着蛊惑一般的在她耳边响起,“陆雅宁,这样的你真的很让人恶心……”

  陆雅宁的身子因他的一句话,而轻轻颤抖着,通体的血液仿佛在此刻被冻住了。

  “沈铭易,你到底想怎么样?”陆雅宁眼眶发红,咬着唇,倔强的不肯流下眼泪。

  “怎么样?”沈铭易勾唇展出一个笑容,英俊逼人的脸庞,光芒四射,他抬腕看了眼时间。

  “距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设计稿改不完,你就乖乖滚出一瑞集团,别让我再看见你!”

  此时,紧闭着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总裁……”女人娇笑的声音由远及近,娇躯很快贴了上来。

  沈铭易抄着美女的腰往上一提,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热吻起来。

  陆雅宁咬着唇,弯腰一张张把设计图捡起来,关闭了眼睛,耳朵关闭不了,女人独有的娇喘声,撞击着她的耳膜。

  抱起凌乱的设计稿,夺门而出。

  曾经,那人的怀抱就只有一个她。

  五年时间,什么都变了。

  如今她在沈铭易眼里就是一个嫌贫爱富,淫荡成性的女人。

  并且恨她入骨,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不,入腹他都会嫌弃她脏吧。

  毕竟,五年前,提出离婚的那个人是她。

  陆雅宁。

  “陆雅宁,我们一日不离婚,你一日都是我沈铭易的妻子,是妻子就要履行做妻子的义务,”如此冰冷毫无温度的话语,好像回到了他们刚结婚的时候。

  没有丝毫情意,彼此纠缠在一起的躯体,更像是哑剧般无声的宣泄各自的不满愤懑。

  “铭易,我们真的要走到这样的地步吗?”陆雅宁满面泪痕,绝望无助。

  “离婚是你的出路,不是我的,你就想着马上离婚,跟旧情人在一起是吗?”提到项飞凡,又勾起了他无边的怒火。

  他再一次俯身下去吻住了她的唇,陆小雅情急之下,咬破了他的唇。

  隐隐的血腥味充斥着这个让人窒息的吻,心里像是被堵着一块海绵,吸饱了泪水,沉甸甸的压在心口,几近窒息。

  沈铭易不知何时撤开身子,静静的凝视着她这张泪流满面的脸,心疼的无法呼吸。

  “你最近哭的太多了,好像要将这一辈子的泪水流尽了……”沈铭易俯身温柔的吻吻她的鼻端,她染血的唇,薄唇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陆雅宁,我建议你这辈子也别想着离开我了,因为你生是我沈铭易的人,死是我沈铭易的鬼!”

  此时,伏案创作的陆雅宁,越是急躁,越偏偏脑海里如幻灯片一样播放着她和沈铭易的点点滴滴。

  今天的办公室里到处笼罩着一股骇人的气氛,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仿佛在座的每个人都知道了,陆雅宁被总裁大人骂的狗血淋头,而一个总裁大人讨厌的人,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去触霉头。

  在距离下班还有十分钟的时候,陆雅宁重新打印了修改好的设计稿,乘电梯上顶层,总裁办。

  门口的秘书Lemon正拿着小镜子补妆,看来下班后,有约会,“你自己进去吧……”

  陆雅宁忐忑的抱着设计稿敲门,良久都没有回应,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陆雅宁鼓足了勇气推开门。

  就在推开门的一刹那她愣住了。

  总裁大人正在办公室里跟美女上演现场版的春宫图。

  陆雅宁十分的想退出去,可是下班前不交设计稿,就又给了沈铭易为难她的机会。

  硬着头皮,尽量目不斜视的走到沈铭易偌大的办公桌前,“总裁,我把设计稿放在您的桌上了。”

  沈铭易一把推开身上的女人,利索的站起身来,走到办公桌前,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桌上的设计稿他动也未动,看了眼时间道,“恭喜你,被解雇了!”第002章 恭喜你 被解雇了

  “恭喜你,被解雇了!”

  “为什么?我明明在规定时间内把设计稿送上来了。”

  “规定时间?你看看时间,现在是五点零五分,你超出了五分钟,”沈铭易薄唇微抿,冷酷非常。

  要不是他刚才在做那种事情,怎么会超出时间?

  “您说下班之前改不完,就让我滚,可我在下班之前已经改完了,并且来到了您的办公室。”

  “你真是越发的伶牙俐齿了。”

  那个女人踩着高跟鞋一边扣着扣子一边走过去,坐在沈铭易的腿上,“铭易,你这个下属还真的是很嚣张呢,敢跟总裁大人叫板。”

  女人白花花的胸器就在沈铭易的前襟,蹭来蹭去。

  沈铭易冷笑一声,眼神中闪过一抹阴鸷的光,他伸手指着门口,“滚出去!”

  陆雅宁不甘心,“我的设计稿您看都没看。”

  “我没必要去浪费我的时间!”

  陆雅宁咬紧后牙槽,“我刚才没好意思打扰你们,那时间也算在我头上吗?”

  “规矩是我定的,你有权利质疑吗?”

  沈铭易起身,揽着怀里的美女扬长而去。

  陆雅宁屈辱的咬咬下唇,她还不能离开这里,五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让显赫一时的陆家败落,陆雅宁的父亲陆展洋惨死,陆家落的家破人亡,一败涂地,弟弟陆晓明下落不明。

  陆雅宁握了握拳,迈步朝着门口跑去。

  眼看着电梯门关闭,她冲向楼梯间,飞快的下楼。

  一瑞集团的本部大楼总共39层,陆雅宁穿着六厘米的高跟鞋,在楼道里用尽全力快速跑下楼,下到十楼的时候,高跟鞋都甩掉了,顾不上脚腕上传来的痛意。

  终于气喘吁吁的跑到门口,眼看着沈铭易的车子从地下停车场的出口开上来。

  她卯足了劲冲上去,双手张开,挡在沈铭易那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前面。

  司机小赵根本没有料到会突然窜出来一个人,一脚就踩在了刹车上,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在距离那个女人一指的距离,堪堪停稳,自己也惊出一身的汗。

  小赵顾不得理会前面那个疯女人,忙回头看向沈铭易。

  “沈总,您没事吧?”

  只见沈铭易猛地拉开车门,带着显而易见的怒火,周身冷冽的下了车,走向狼狈不堪的陆雅宁。

  抓起她纤细的手腕,用力程度几乎要将她手腕折断,沈铭易大力的拉开车门,“下来!”

  车上的女人娇滴滴道,“铭易……”

  “滚,别让我说第二遍,另外,别在让我听到从你嘴里叫出我的名字。”

  女人狠狠瞪着陆雅宁,极其不情愿的下了车,沈铭易将她甩进车里,狠狠关上车门,冷声下达命令,“开车!”

  小赵闭嘴不敢言语,总裁大人发怒了,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驰出去。

  方才的这一幕,被一个美丽女人尽收眼底,她亮如水钻的眸中,迸发出一抹狠厉。

  “陆雅宁,五年了,为什么你还要回来?为什么你不直接死在外面!|

  狠毒的话从她口中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陆雅宁浑身紧绷,坐在沈铭易身边让她有一种无法呼吸的闷窒感,脑子也有些昏聩,沈铭易抓起她的手逼着她面对着自己。

  “说!你这次回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沈铭易瞧着她浑身上下的装扮,确实没有一件品牌的衣服,他冷笑一声,“当年逛街,挥金如土的陆大小姐,如今沦落至此了吗?”

  沈铭易猛的欺近她,手到之处,无不引起阵阵酥麻轻颤。

  他呼吸有些不稳的凑近陆雅宁的脖颈,邪气的吹了一口气,她身上抖的更加的厉害,下意识的抓住那双撩火的手阻止它继续探查下去。

  “不,不要。”

  “不要?你有说这句话的资格吗?”沈铭易一个吻落在她敏感的耳垂上,张嘴轻轻一咬,陆雅宁的脸迅速的红了,身子软的没有一丝力气,她迅速的咬住下唇,不让自己泄露出一丝的声音。

  她的耳垂处是她的敏感部位,这么些年了,还是这样轻而易举就让她情动,沈铭易牙齿细细的厮磨着她的耳垂,顺着细长的脖颈,一路向下。

  声音如同带了一丝暧昧的诱惑,“陆雅宁,这些年就没有什么男人能满足你吗?你还是这样敏感!”

  陆雅宁身子一僵,仿若沉寂了很久的湖水,被激起层层波纹。

  “不要……铭易……”

  沈铭易看着身子抖的越来越厉害的陆雅宁,长眸微眯,闪着猎猎寒光,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微微勾起一抹嘲弄。

  性能优越的车子驶进绿化茂密葱翠的别墅区,黑色的大门上镌刻着造型精美的图案,顶端镶嵌黑如星耀的宝石,沈铭易按了下手表表盘旁边的一个按钮,大门缓缓打开。

  小赵将车子停稳当,连忙下车给沈铭易打开车门。

  沈铭易拽着陆雅宁的手,走过长长的廊道,走到那个浅色大理石外墙装饰的小洋楼前面。

  紧接着有佣人打开主屋的门,他一路像拖着一个破败的玩偶一样,粗鲁拽进卫生间,冰凉的水迎头盖脸的浇下来。

  陆雅宁身上的套装湿漉漉的包裹着她惹火的身体,她被折磨的苦不堪言,紧咬的下唇上已有丝丝血痕。

  “铭易,你不可以这样做……”

  沈铭易揪起她的衣领将她提起来,抵到金边镶嵌花纹繁复的大镜子面前,“做??陆雅宁,你也不睁开眼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肮脏狼狈,我上你,都会觉得恶心!”

  说着,沈铭易把她人扔在冰凉的地板上,再也不肯看她一眼。

  过了很久,陆雅宁从昏沉中清醒过来,浑身的衣服凉彻,冷的她直打哆嗦,她扶着洗手台试探着站起来,脚腕处传来一阵剧痛,她低头看了一眼,脚腕都肿了,看来是扭到了。

  她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苦笑一下,这种样子果然狼狈。

  陆雅宁走出卫生间,沈铭易翘着腿,正在沙发上品尝着一杯酒,完全不似方才冷冽残酷的他。

  她表情木然,一双大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神采,沈铭易捏着杯子的手,下意识收紧。

  “你去哪里?”

  “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如你所愿,离开你的视线。”

  沈铭易性感的唇贴近杯沿,抿了一口酒,“才这样就受不了了,你只身挡车的本事哪里去了?”

  “沈铭易,折磨我很有意思是不是?”陆雅宁的头越来越疼,身上冷的她发颤,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发烧了,才会这样越来越昏沉。

  “你说呢?”沈铭易优雅的晃了晃酒杯,高脚杯里的红酒摇曳生姿。

  陆雅宁克制住牙齿打战,“沈铭易,你若要置我于死地,何必这样拐弯抹角!”

  玻璃杯“砰”的一声被甩在地上,支离破碎,流了一地的鲜红。

  沈铭易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陆雅宁身边,大力握着她的肩胛骨,陆雅宁下意识的皱皱眉,好疼……

  “我要把我当年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让你一一的还回来,还回来!!你知道吗?”

  陆雅宁脸色发白,嘴唇细微的抖动着,她眯起眼睛,轻声道,“铭易,我有些头晕……”

  说完,人就晕了过去,沈铭易几乎是无意识的就伸手接住她软倒的身子,用力晃着她,“陆雅宁,你别给我装死,别以为我会心软!”

  陆雅宁躺靠在他的怀里,无知无觉。

  沈铭易试了试她的鼻息,还有气,只是气息带着烧灼般的滚烫。

  “陈妈!!”

  “少爷!”

  “我把她交给你了,给她留一口气就行!”说着就像扔一块抹布一样,将她扔在地上。

  因为发烧她双颊通红,嘴唇惨白微微抖着,不知道在呓语些什么。

  沈铭易心里一紧,逼迫自己赶紧跨过那个颤抖的身躯,上楼去了。第003章想逃跑

  清晨,沈铭易坐在餐桌前吃着丰盛的早餐,抬头瞥了一眼立在一边的陈妈,“那个女人呢?”

  “少爷要见她,我去把她带过来,”

  过了不一会,陈妈急冲冲的跑过来,“少爷少爷,不好了,她不见了。”

  沈铭易手里的玻璃杯“哐”的一声砸在桌面上,“什么?”家里到处都布满了电子监控,而且大门没有他的指纹,她根本出不去。

  从监控里看到,陆雅宁深更半夜的拖着疲软的身子,竟然爬墙出去了。

  爬墙?

  沈铭易蹙起好看的眉峰,幽深的眸中聚集了愤怒的风暴,这个女人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竟然敢在他眼皮底下,逃走?

  大清早的就能让他发这么大的火,陆雅宁真的是有种。

  沈铭易拨通了秘书Lemon的电话,冷冷的下达命令,“给我查陆雅宁的家庭住址,立刻马上发给我!!”

  黑色的玛莎拉蒂在这座城市的早晨,飞速的穿梭于拥堵的街道中。

  沈铭易在心里默默发誓,这个女人要是胆敢逃走,他就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车子堵在光明幼儿园前面的一条主干道上,沈铭易暴躁的摁着车喇叭,车流仍是一动不动。

  突然,有一个身影映入眼帘,就是那个他诅咒了一早上的女人,她手里牵着一个个头小小,眼睛大大的小女孩,虚弱苍白的脸上洋溢着一抹幸福的笑意。

  沈铭易心头狂跳,有什么答案在心中呼之欲出,他打开车门,疾步走向陆雅宁。

  本来还在跟女儿有说有笑的陆雅宁,看到沈铭易瞬间露出一抹惊惶,下意识的把女儿往身后一藏。

  这个时候车流开始动了,在沈铭易车后面的车子,开始疯狂的按着喇叭。

  陆雅宁指着他的车子,抢话道,“你的车子挡了路了,你快开走吧!有什么话我们等下再说……”

  “她是怎么回事?”沈铭易瞪着陆雅宁,直接忽略她的话。

  “什么,怎么回事?”

  “陆雅宁,你少给我装傻,孩子,孩子是怎么回事?”

  “有没有公德心,赶紧把车开走啊!停在路中间干什么?”后面已经有人等的不耐烦了。

  沈铭易拿出钱夹,抽出一大叠红色的人民币,往马路上一甩,瞬间就有行人开始哄抢。

  小丫头从陆雅宁身后探出头来,长睫毛犹如蝶翼,忽闪忽闪,异常可爱,“妈妈,这个乱扔垃圾的凶叔叔是谁?”

  距离幼儿园大门也就十几米的距离,陆雅宁挡着小姑娘慢慢的往那边挪着,沈铭易一把拽住她的胳膊,“陆雅宁,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回答我的问题。”

  陆雅宁从身后推了一把女儿,“露露赶紧去上学,你们邵老师在门口等着你呢?”

  小姑娘也极其会看眼色,一路小跑着跑进了幼儿园大门。

  莫非被沈铭易猜准了?当年那个孩子,陆雅宁没有打掉,五年前她离开,莫不是有什么隐情?

  沈铭易拽着她上了车,狠狠地摔上车门,发动车子,声音低沉充满怒气,“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新帐旧账一起算!”

  陆雅宁想了想斟酌着开口道,“她叫露露今年三岁,在德国出生。”

  沈铭易一个急刹车,陆雅宁脑袋不可抑制的碰在前挡风玻璃上。

  后面的车险些追尾,骂声一片。

  陆雅宁揉着被撞的通红的额头,偷偷看了沈铭易一眼,他双眸凝视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时间沉默的氛围,让陆雅宁心里莫名的发慌。

  沈铭易突然勾了勾唇角,嘲弄的转头看向陆雅宁,“陆雅宁我是疯了,才会有那样的想法。”

  他竟然会以为那个孩子会是他的?真是可笑。

  当年陆雅宁打掉他们孩子的时候,残忍的笑意,仿佛就在昨天。

  “沈铭易,就在刚才,我打掉了你的孩子!”

  沈铭易的车子渐渐的驶离市区,车速越来越快,陆雅宁系好了安全带,还被他疯狂的车速带的东撞西倒的。

  陆雅宁知道此刻的沈铭易震怒的,她如果出声,更会引起他无边的怒火,还不如让他一次发泄出来。

  只是,她料错了。

  现如今的沈铭易对于她除了恨,别无其他,又怎会怜惜她?

  车子停在海边,沈铭易将陆雅宁扯出车外,一把就扯烂了她身上的连衣裙。

  陆雅宁瑟缩着身子,“沈铭易你放开我!”

  沈铭易目光阴鸷的瞪着她,唇角勾起冷笑,他手上的力道攥的她手腕生疼,“竟敢背着我在德国结婚生子,五年前我警告你的话你是不是忘了?”

  陆雅宁,我建议你这辈子也别想着离开我了,因为你生是我沈铭易的人,死是我沈铭易的鬼!

  “我要让你长长记性!”

  沈铭易打开后车门,将她摔进去,压上她柔软的身子。

  陆雅宁抗拒挣扎着,她昨晚本就高烧未退,偷偷爬墙赤脚走了半个小时才打到车,身子还虚乏的厉害,挥出去的拳头也是软绵无力的。

  “沈铭易,住手,你放开我,”陆雅宁还在奋力的挣扎着。

  沈铭易揉搓着她身前的柔软,粗重的气息就喷薄在她微仰的脖颈上。

  “陆雅宁,等我折磨够了你,不用你说,我也会放开你,可是现在,不行!”

  沈铭易霸道强硬的堵上她欲开口的唇,他想要她,就是现在,在外面躲了五年,是时候算算旧账了。

  车里的空间还是过于狭小,陆雅宁被压制的挣动不得,他的舌头席卷了她所有的感官,面上渐渐浮现出一丝潮红。

  沈铭易眯眼瞧着她,她现在的样子真是极具诱惑力,他暧昧的在她耳边吹了口气,“检验一下是不是跟五年前一样契合……”

  陆雅宁感受一阵火热,气恼挣扎都是无用,沈铭易了解她身体的每一处敏感点,他的舌尖扫过她纤瘦的锁骨。

  “呃……”尽管咬紧下唇不让呻吟声流泻出来,可身体已经被沈铭易撩拨的像起了火一样。

  终于沈铭易抬起了她细长的腿,身下的欲一望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刻。第004章 正主vs小三

  “沈铭易,你这个样子我可以告你侵犯,就算检验轮得到你吗?”陆雅宁脸色惨白,抖着下唇说出最后一句话。

  沈铭易意外的停止了所有动作,陆雅宁委屈的咬着下唇,眸中全是隐忍的水汽。

  她再婚了,她现在是有夫之妇。

  一瑞集团像一个商业帝国,而沈铭易就是其中的霸主。

  再也没有当年沈氏家族败落后的颓然,反而在今日蒸蒸日上,既然当年在他痛苦时又给他致命一击的女主角回来了,那么所有的帐都一并的算上一算。

  沈铭易站在巨大的玻璃窗前,眸色迷离,白色的衬衣下裹着他紧实的胸膛,缓缓饮下一杯烈性的Vodka。

  Linda抱着一个文件夹,中规中矩的敲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

  “总裁,这是您要的资料,她回国后的资料都在这里了,以及小姑娘学校那边的资料,只是,德国那边有点棘手,关于她的信息只有她回国前一年的,其他信息无从考证。”

  Linda是沈铭易的助理,利落的短发,一成不变的黑色套装,办事严谨苛刻,底下的小姑娘们就给她取了个“灭绝师太”的绰号,也是贴切。

  “手段不简单呐,”沈铭易大致的翻看了一下那本不算厚的文档,在德国能把事情做的滴水不漏,无迹可寻,想必不是一般人,这下沈铭易更来了兴致,俊美不凡的脸上显现出一丝冰冷的笑意。

  偌大的格子间里,只有一台电脑还在运作,桌前并没有人,沈铭易蹙起好看的眉峰,隐约听到茶水间有声音传出来。

  “露露乖,妈妈还在加班,你在秦奶奶家乖一点,妈妈下班后就去接你,爱你哦……”

  陆雅宁切断通话,喝一口刚冲的咖啡,看到玻璃上突然间映出的身影,没有丝毫准备的一口咖啡直直的喷出来,随即呛咳起来。

  “我是鬼吗?吓成这样!”沈铭易抱着胳膊,语气讥诮。

  陆雅宁心里暗暗腹诽:你比鬼还要恐怖好吧……

  “总裁大人来视察工作吗?”

  “后天的研讨会十分的重要,我不希望出任何纰漏……”

  “知道了,搞砸了我就滚蛋!”

  那天在海边,沈铭易说就给她一次机会,一月为期,如果没有业绩和成效,立马滚蛋。

  沈铭易看着狼狈的去找纸巾擦嘴的陆雅宁,薄唇勾起微不可察的笑意,就她这么笨,有哪个男人会看上她。

  想到这里,他脸色微变,突然就笑起来。

  陆雅宁看着那阴森冷漠的笑意打了个冷战。

  “那个野男人是谁?”

  陆雅宁嗫嚅着不敢看沈铭易暴怒的眼睛,“沈铭易,你说话可不可以这么难听。”

  “难听?我还有更难听的,你要不要听,要我再问一遍吗?那个野种的父亲是谁?”

  陆露早产,在保温箱里住了一个月才活下来,陆雅宁一直觉得对她有所亏欠,所以从小到大,对她宠爱有加,很显然,这句话触到陆雅宁的逆鳞。

  她杏目圆瞪,气愤的开口,“沈铭易,你住嘴!陆露是我最宝贝的孩子,不许你侮辱她。”

  “你有本事偷男人,生下野种,还怕别人说吗?那个野男人是谁?项飞凡吗?”沈铭易眼眸微眯,光是提到项飞凡的名字,已经足够让人有去凌迟那个男人的冲动了。

  “沈铭易,你简直不可理喻!”陆雅宁端着咖啡杯的手细微的颤抖着,真的恨不得把杯子里的咖啡,朝着他那张英俊的招人烦的脸泼上去。

  “如果没有什么事,请你离开。”陆雅宁压下层层的怒火,开始撵人。

  沈铭易挑眉勾出一抹邪魅的笑,“不过那几年项飞凡被我打压的头都抬不起来,根本没有时间去上你吧,”他的气息渐渐逼近,陆雅宁小步的往后挪着,直到后背抵着坚硬的墙壁,无处可退。

  “这里是公司,沈铭易,你不要胡来。”

  “胡来?你哪里值得我胡来?是这里吗?”暧昧的气息,星火燎原的袭来,他将她壁咚在墙上,舔了一下她柔软的唇。

  手沿着她的腰线下滑,在她紧翘的臀瓣上一拍,语调轻佻魅惑,“还是这里?”

  陆雅宁杯子里的咖啡洒出来大半,就在这时,有个温软的声音传来,“铭易,你在这一层吗?”紧接着高跟鞋的咔哒声,由远及近。

  陆雅宁一把推开沈铭易,端着咖啡杯快速走出茶水间。

  穆青青踩着粉色的高跟鞋哒哒的走近,甜美的小脸上挂着漾人的笑容,她亲昵的走上前来挽住沈铭易的胳膊。

  “你如果还有工作,就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嘛,害我在楼下枯等你。”

  “穆小姐你好。”

  穆青青礼貌的颔首,微笑道,“你好。”

  一瑞集团上上下下怕是没有人不知道,穆青青是沈铭易的正牌女朋友吧。

  穆青青长相甜美,身材玲珑有致,极有教养,而且家境殷实,是个正宗的大家闺秀,两个人还一起接受过媒体采访,上过时尚杂志的封面,俊男美女公认天造地设的一对。

  沈铭易自然的揽着她的腰肢,在她粉嫩的脸颊上印上一个吻,“抱歉,宝贝,我忘记时间了,我们这就走吧,我已经订好了你最喜欢的法国菜餐厅。”

  “是呀,等这么长时间,就该好好补偿我。”

  “晚上好好补偿你,把你喂的饱饱的好不好?”两个人就在陆雅宁的眼皮子底下调情。

  “铭易,你好讨厌……”

  “你喜欢,不是吗?”

  沈铭易揽着千娇百媚的小美人,路过陆雅宁电脑的时候,“这个设计idea好有创意,铭易,你看……”

  “不过是垃圾,哪有你好看,”沈铭易侧身吻着面色绯红的穆青青,相携离开。

  陆雅宁收回自己的视线,把杯子里早已凉透的咖啡饱含苦涩的饮下去,能够支撑他们回忆,已变成永远照不进现实的黑暗旧时光,回忆卑劣丑陋,她张了张嘴,已经再也解释不出当年委屈绝望。

  “铭易,你以前认识陆小姐吗?”

  “为什么这样问宝贝?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沈铭易轻抚着她的脸颊,笑意温柔。

  穆青青轻咬贝齿,语态娇憨,“你别忘了,我是新闻工作者!”

  沈铭易俯身捕捉她嘟起来的粉唇,灵巧的舌尖纠缠着她的馨香,穆青青的小脸带着微微的红,心跳剧烈,娇躯扭动,去迎合他火热的大手。

  “小家伙,你明明是时尚杂志的编辑,学人做什么狗仔队……看我怎么惩罚你。”

  “唔,铭易……”

  然而就在穆青青以为他们会发生点什么的时候,沈铭易却退开了。

  “青青,公司还有事,我要去处理。”他抱歉地说到。

  穆青青明明看清他眼底的那抹抗拒,却只能善解人意的应下。

  沈铭易松了口气,他这是怎么了?五年了,难道他还要为那个女人守身如玉,呵,他真是可笑。

  而穆青青,看着沈铭易如释重负的表情,手不自觉地握紧。

  “陆雅宁,这是你逼我的!”

  第005章 设计稿被剽窃

  陆雅宁加班到深夜,去接陆露的时候,小丫头已经睡熟了,睡眼惺忪的趴在她的肩头,嘟哝道,“妈妈,你回来了。”

  反复的跟秦奶奶道了谢,抱着小丫头回家。

  清晨的闹钟响过了三遍,陆雅宁飞快的从床上爬起来洗脸刷牙,嘴里含着牙刷,急匆匆地推出另一间卧室门,提着嗓子道:“小露露,太阳要晒屁屁喽,起床喽……”

  “妈咪,今天是下雨天好不好。”倚靠在窗台的小豆芽菜,转过小脸儿,撇撇唇,不无鄙视地回应一声,然后蹦下窗台汲着拖鞋乖巧地去刷牙。

  撇嘴,陆雅宁瞥了眼窗外阴雨绵绵的天空,当看到墙上的时钟时,整个人如置冰窟般打了个激灵,尖叫一声,“快点,妈咪今天有非常重要的会议,要迟到了,快快,宝贝。”

  今天早上有设计稿甄选研讨会,迟到就麻烦了。

  陆雅宁飞奔至楼下,动作熟练飞快地将小面包和牛奶塞进陆露书包里,打开门探出头,对着楼上瞧了瞧,嘀咕着:“秦奶奶不会走了吧?”

  正在嘀咕之时,楼上的秦奶奶领着小孙子下楼,于是陆雅宁一脸急切地迎了出去,手里还不忘拿着手机佯装打电话,“喂,好的,我马上过来,十分钟就到……”

  挂了电话,小豆芽菜也已经来到了门口,陆雅宁拉着她直接推给秦奶奶,一溜烟迅速下楼,嘴里还不忘大喊:“秦奶奶,我单位有急事,拜托你了,晚上回来给你们带晚饭回来……”

  白发苍苍的秦奶奶到嘴的一句嗔怪,还未来得及说出口,陆雅宁跑的连影都没了,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疼爱地伸手摸了摸小豆芽菜的脑袋儿,“你那老妈又睡过头了吧。”

  个头小小的豆芽菜歪着脑袋,无奈地摆摆手,拉着秦奶奶的手向楼下走去。

  二十分钟后,陆雅宁踏着时间点堪堪赶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又把PPT再看一遍,拔出拷贝的优盘,跟在同事人群中,走近了大会议室。

  总裁沈铭易赫然在列,总裁旁边坐着甲方的项目负责人,主持整个设计方案研讨会的是设计部的总监朱文豪。

  可见对这次设计方案的重视程度。

  排在她前面的是设计部的元老宋大伟,陆雅宁刚来设计部的时候宋大伟带过她几天。

  前面的几个设计主题,甲方并不是很满意。

  直到宋大伟的设计稿出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甲方负责人露出了赞许的笑意,现场只有陆雅宁惊呆了,为什么宋大伟的设计方案跟她的那么雷同?

  不,简直就是一模一样,除了有些地方他重新改了标题字体,这,明明是她昨晚加班到深夜做出来的方案啊,怎么就会出现在宋大伟的设计ppt中。

  怎么办?马上就要到她了,一定要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指责宋大伟剽窃她的设计方案,可眼下又有什么人会相信?

  可如果她不说出来,她的劳动成果就白白的成就了别人,那么接下来轮到她讲的时候,她拿什么站到前面去?

  陆雅宁想到这里,蓦地一下站起身来,硬生生打断了宋大伟的解说。

  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到她这里。

  “陆雅宁,还没有到你呢,你先坐下,”朱文豪摆了摆手示意她坐下。

  “总裁,以及各位同仁,我的设计稿遭人剽窃!”陆雅宁语惊四座。

  “陆雅宁,你不要血口喷人,”宋大伟出口反驳道。

  “宋老师,我还没有说是谁呢?您心虚什么?”

  “我讲的时候你站出来驳斥,小陆,你最好是拿出证据来,如果你的设计方案跟我一样,我还要告你剽窃我的设计方案呢!”

  沈铭易的目光瞥向陆雅宁的时候,带着一些轻鄙和冷漠的探寻。

  他站起身来,会议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他,大气不敢出,他一句话没说,走的时候冷冷看了朱文豪一眼。

  他跟甲方的负责人一前一后走出会议室。

  “你们两个现在马上去我办公室!”朱文豪扔下一句话,追了出去。

  “哎呦,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刚来就勾搭上总裁,以为自己是谁呀,现在又公开抄袭设计方案,真是不要脸。”

  “就是,简直太过分了,她这么有恃无恐的搅乱研讨会,说不定早就爬上了总裁的床呢……”

  所谓“窃窃私语”的声音,整个会议室都能听的清清楚楚,陆雅宁觉得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宋大伟得逞的看了眼陆雅宁,率先大摇大摆的走出会议室。

  朱文豪进来的时候将门摔的震山响,显然是在总裁大人那里挨了一通骂回来,脸色阴沉的坐回到椅子上。

  “你们俩坐下,怎么回事?”

  “朱总监,给新人机会我不反对,可是以这种方式,搅乱研讨会,抄袭设计方案,我觉得公司应该给我们老设计师一个交代,”宋大伟先发制人,咬定了是陆雅宁抄袭了他的方案。

  “宋老师敢不敢去保安处看监控录像?”

  “看,有什么不敢看的!”

  “雅宁,是不是你做的?”

  陆雅宁不可置信的看着说这句话的朱文豪,“总监,你什么意思?”

  “我出了总裁办,已经去了保安处,发现我们二十一层的监控从下班后六点半到七点半那一个小时的时间,被人破坏,没有监控录像!那个时间段只有你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吧,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小陆,真的没想到你是这种急功近利的人!”宋大伟愤恨的瞧了陆雅宁一眼。

  她现在是真的难以洗脱嫌疑了,她不死心,“昨晚我离开公司的时间是十点四十五,那之后的监控是不是都没有事?十点四十五之后真的没有人来过公司,或者早上没有人早到?”

  她的设计稿是十点半左右做完的,检查完一遍,保存到优盘里重新备份,那么也就是说,设计稿被盗的时间只能在她离开公司到研讨会开始的这段时间,期间肯定有人开了她的电脑。

  “监控我已经派了人仔细的检查,你们两个人的电脑已经送去技术部门检测,这件事情非常严重,总裁来听我们一次研讨会,你们就给我搞成这个样子……”

  总裁?对啊,昨天晚上沈铭易来过她的办公室。

  她拿出口袋里静音掉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她给陆露的通话时间就是正好在六点半,然后那之后沈铭易就过来了。

  能给她做时间证人的,恰巧是想赶她出公司的人?

  这是不是,沈铭易故意的打击报复呢?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7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