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霸道总裁爱宠我小说林萧萧靳北川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霸道总裁爱宠我小说林萧萧靳北川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一个相当魅惑的女人

  前后不过一刻钟对时间,林萧萧惊愕的发现身.体开始不对劲。一股又一股的热浪卷席而来。口干舌燥,头晕目眩。

  大厅那一端还隐约的传来优雅乐器的声音,而她的初恋情.人就在大厅的某一张餐桌上,在等着去洗手间的她回去。

  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初恋情.人许嘉铭在这家高档的法国餐厅定了位置,专门为她庆生。她依稀记得自己只是小饮了几杯,便觉得有些迷糊,于是去了趟洗手间。

  她深吸几口气,想稳住心绪,一并缓解莫名的火热。奈何无论如何都迈步动一步。

  突然,身.体一个重倾,她向前倒过去。

  拐角处窜出几个高大男子的身影,将即将倒地的她扶持住。

  “把她送到那个房间里去。”这是一个女人清脆年轻的声音。

  几名男子不动声色的点头,架着昏迷过去的林萧萧离开。

  靳北川推开帝都总统房的门,站在玄关处换下了鞋子。

  男人身高起码有1.88,肩宽臂长,一双长腿包裹在意大利手工西装裤内,显得更加的笔挺修长。他脱下外套,随手挂进衣橱。

  他转过身来,白色衬衣的纽扣解.开了三颗,胸口练得结实肌肉露出xing感的一隅。

  男人的脸庞精致完美,宛若神造。

  上帝亲手为他描了一双如墨的双眉,缀了一双似深潭般神秘的眸,点了菲薄的唇,以及那英挺漂亮的鼻。

  靳北川剑眉微微一拧,淡漠俊美的脸庞闪过一抹淡淡的诧异。

  他迈开长腿,往房间深处走去。

  脚步来到主卧门口,他可以确定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声吟正是从这里面传来。

  他推开主卧的门,并摁亮墙壁上的灯。

  那张冲肆着浪漫气息的水蓝色大chuang上,被单隆起,伴随着阵阵女人似春水般的声音,正在渐渐的蠕动着。

  靳北川来到床边,掀开被单。

  是个女人,是个相当魅惑又清纯惹人的女人!

  双眉似水般柔软,鼻梁挺.翘却不失可爱,下巴小巧又不过分的尖。肌肤如凝,似脂,如霜,甚雪。

  这种白皙无暇,是任何遮瑕膏和BB霜都无法做到的。

  双颊绯红,宛若初生的樱桃般稚嫩可口。

  让人遗憾的是,她是闭着眼睛的。若是睁开眼睛的话……

  漂亮的女人总会引起男人的兴趣,靳北川不禁在想,此等尤.物,只有用天上的星星做眼睛,才能配得上.她的完美。

  也就是在靳北川心中思量的瞬间,女人突然睁开了双眼。

  好一双明眸!宛若清澈见底的泉,胜似那轮孤寂皎洁的月,说不清楚倒不明白的清冷。只是,这份清冷之中,还夹带着些许的……诱.惑。

  这张脸庞的美,毋庸置疑。瞬间带来的视觉惊.艳冲进靳北川的眸低,让人过目难忘!出于男人生.理的本能,靳北川只觉得喉咙陡然一紧,心中更是一片躁动。

  “……帮我……”

  体.内的药物卷走了林萧萧心中仅存的那一份理智,她伸出洁白细腻的小手,可怜兮兮的扽住了男人的衣角。

  靳北川嘴角勾出一抹邪魅的冷笑,其中也不乏嘲讽。

  这种女人他实在是见多了,这种把戏他也早就玩腻了。只不过,这女人绝对算得上是极品。他隐隐的觉得,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律,会在今天破例!

  “怎么帮你?”这口吻亦如他本人,冷得如同寒天腊月里的冰雹。

  林萧萧紧紧咬着下唇,似水明眸泛着楚楚可人的水光。

  “……我要……求求你,给我……”

  如此盛情邀约,令男人下.腹窜出来的火焰在体.内疯狂的燃烧起来!

  他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

  其实靳北川刚刚结束了一个应酬,因为饮了些酒的缘故,索性他便在这帝都住了下来。以往,每次应酬完毕,宴请方都会想法设法打听到他下榻的住处,将各类美.艳女子送到他的chuang上。

  每一次,他都会将她们打发走。他实在是厌倦了这些庸脂俗粉,更不耻这种‘交易’的手段。

  可是这一次……谁让这小女子长得如此美味可口的样子,让一向洁身自律的靳北川也动了一亲芳泽的念头……

  直到身.体传来像是被钝刀劈开的剧痛,林萧萧奔溃的思绪才拉回了些许的理智。她再次睁开迷离的眸,可她被压制的姿势,根本由不得她有半点反抗的机会。

  “疼……疼死我了……”

  她居然还是第一次?靳北川那双鹰隼般锐利的眸中,闪过一丝的错愕,随即消逝即纵。看来这次的宴请方真的是下了大手笔,送来了一只鲜嫩可口的雏。

  身下的女孩子欲拒还迎却又犹豫拒绝的矛盾,全部都写在了脸上。这让靳北川觉得很不舒服。

  靳北川是谁?

  靳氏家族的长子长孙,将来必是继承靳氏一切的男人。靳氏集团的总裁,在G市是出了名的杀伐决断,权势滔天。

  这样一个只手遮天,翻云弄雨的男人,身边自然不缺乏女色的仰慕。那些女人,千方百计,挖空了心思的想要爬上他的床。这个女人倒好,人都已经在他的chuang上了,却还是露出了不愿意的表情。

  男人腰间一个凝聚,几乎是恶作剧般狠狠几次,惹得女孩子大呼不已,拼命喊痛……

  林萧萧痛不欲生,骤然睁开双眸。

  男人似鹰隼般锐利的双眸,像两潭深不见底的渊,令人不由自主的就会产生被吸进去的错觉。如此冰凉,那般深刻。

  这是梦,一定是梦……

  翌日。林萧萧醒来时,身边的男子早已不知去向。

  站在盥洗池的镜子前,她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露在外的肌肤上,青一道紫一道的吻痕,大小不一,深浅不均,简直是触目惊心!

  昨晚那个人是谁?

  许嘉铭?

  可是那双眼睛,明明不是她所熟悉的温煦,柔软。

  她洗好澡,重新回到主卧。

  想从这偌大的房间内寻到些许的蛛丝马迹,以此来证明昨晚与她共度一夜的男人就是她的初恋情.人许嘉铭。

  一串电话铃声突然的响起来。第2章 初恋男友求婚

  林萧萧听到手机铃声,连忙找到自己的裤子,从口袋拿出了手机。

  “萧萧,你在哪里了?”

  手机里传来了男友许嘉铭一如既往的温柔声线,这让林萧萧惶恐不已的心得到些许的镇静。

  猛的,她突然惊觉。这个时候许嘉铭居然问她在哪里,若昨晚那男人是他的话……他完全知道自己的行踪。这一认知让她顿时六神无主。

  “……我,我昨晚喝醉了,居然……睡到了卿晨那里了。”

  情急之下,林萧萧撒了个谎。

  叶卿晨是她最好的闺蜜,若是说睡在她那儿,许嘉铭便不会起疑心。

  “……噢!”电话那端的男声似乎欲言又止。片刻后,许嘉铭又道,“那我现在开车去接你好不好?昨晚你跟我出来吃饭,又一夜未归,我怕伯父伯母们会担心。”

  是啊。林萧萧怎么把这个都给忘记了。她才十八岁,一夜未归,若是许嘉铭不跟她一起回去的话,父母那关肯定过不了。可是,总不能叫他来酒店接她吧。

  “那个……嘉铭哥,我身上带钱了,不如这样吧,你到我家门口等我,我们就在前面不远的过道结合,然后你和我一起回去下?”

  “也好。”

  说完之后,许嘉铭便挂了手机。

  林萧萧长呼出一口气,咬咬唇,赶紧穿好了衣服,离开了房间。

  林家在G市虽算不上什么大户人家,但也算是中产家庭。林旭锋的原配离世,留下刚刚满月的林萧萧。一年后,林旭锋再续,继母何永梅过门没有半年便又生下一个女儿,取名林晓雪。

  一碗水本就端不平,再加上林旭锋生性温吞,一来二去,这家中大权便落到了继母何永梅手中。何永梅更是视林萧萧如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将其扫地出门,林家的一切便都是林晓雪的了。可是,一直苦无机会。

  林萧萧最后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脖颈以下,是昨晚疯狂的痕迹。她没有时间仔细梳理和回忆了,飞快的离开酒店。

  熟悉的街道口,林萧萧很远便看到许嘉铭那辆熟悉的宝马车。

  在林家生活了这么久,受过多少委屈和不公平,没人比她林萧萧更清楚。直到许嘉铭的出现,这种境地才有所好转。只不过,何永梅恨不得许嘉铭立刻跟她分手,而林晓雪则能……

  “萧萧。”

  正想着,坐在车里的许嘉铭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许嘉铭,许氏集团的大公子,出生豪门,条件优越。其本人也身高体健,容颜俊美,深得女性的青睐。能被这样一个出色优秀的男人喜欢,林萧萧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上天眷顾的宠儿。

  “嘉铭哥。”林萧萧抛开心中的复杂情愫,小嘴微微一弯。

  许嘉铭莞尔,笑颜倾城。

  “走吧,我送你回去,向伯父伯母解释一下。”

  林萧萧的小手,习惯性的被男人的大掌裹住。林萧萧暗暗深吸一口气,真希望昨晚上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那是一场梦,对,只是一场梦而已!

  一进门,果然便看到黑着个脸的何永梅。可当她看到林萧萧是和许嘉铭一起回来的,风韵犹存的脸庞上闪过些许的失望。一改脸色,笑脸相迎。

  “嘉铭,你也来了啊?”何永梅的眸光温柔的凝向许嘉铭,眼风在刮过林萧萧身侧时,一抹厌恶,消逝即纵。

  许嘉铭点点头,道,“是啊伯母。昨晚萧萧生日,谁知我竟多喝了几杯,忘记送她回来,所以……”

  “噢,这样啊,没事没事。萧萧跟你在一起,阿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

  何永梅嘴上这么说,心里可并不是这样想的。眼看着许嘉铭和林萧萧修成正果,而她的女儿小雪便再无机会了。

  正说着,一串下楼梯的‘哒哒’声传了过来。

  林晓雪听闻楼下许嘉铭的声音,便飞快的跑了下来。可是当看到她的姐姐林萧萧也在时,清纯可人的笑容立刻变成了冷漠鄙夷。

  真不知道嘉铭哥哥喜欢她哪一点,她比自己漂亮吗?还是有什么高明的手段迷惑住了嘉铭哥。

  虽然林晓雪比林萧萧小一岁多,可这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内心却比同龄的女孩子显得成熟的多。比如,对许嘉铭的向往……

  她装出乖巧可人的样子,笑得纯洁而无害,对林萧萧说。

  “姐姐,昨晚你们都去哪里玩了啊?嘉铭哥有没有送你什么东西表示下?”

  说着,她还挤了挤眼睛,又看了看许嘉铭。

  林萧萧脸色莫名的一红,稚嫩的耳根子迅速染上一抹粉红。林晓雪这个时候说这件事,是按的什么心?

  同样震惊到了的人是许嘉铭。

  昨晚上他带林萧萧出去庆生,却无半点表示,这也说不过去。其实,他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只是后来林萧萧去洗手间后,发生了一些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直到第二天醒来,发现身边睡的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他才猛然惊觉大事不好。

  许嘉铭从口袋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精美小盒,当着林萧萧等人的面打开,里面赫然一枚砖石婚戒。

  何永梅惊愕了,林晓雪恼怒了,林萧萧错愕了!

  “萧萧,本来昨晚就该给你戴上,可是我居然给……忘记了。”许嘉铭笑得如沐春风,迫不及待的拿出戒指,轻轻携起林萧萧白皙的小手,将那枚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嘉铭哥……”林萧萧感动不已,似水明眸迷濛有雾。

  林晓雪怒火攻心,却也是无计可施。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萧萧,转身上楼。

  林晓雪此举,也让何永梅甚是尴尬。

  小女儿的心思,作为母亲的她又怎会不知道。只是,这许嘉铭的眼里只有林萧萧,况且晓雪还小……

  她抱歉的笑了笑,说道,“嘉铭啊,真是不好意思。你看,晓雪年纪还小,不懂事,这……其实她也是为你们感到高兴的。”

  许嘉铭点头,并未说什么。那双盛满宠溺的眸子,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清新可人的林萧萧。

  四目相对,林萧萧的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咳咳……”何永梅干咳了两声,“那个嘉铭啊,不如留下来吃顿午饭吧。”第3章 磨人

  饭后,林萧萧送许嘉铭出门。

  宝马车边,林萧萧终于将憋了很久的话说出来。

  “嘉铭哥,昨晚上我离开后,你去哪里了?”

  一句话,顿时让许嘉铭的脸色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但男人控制得极好,几不可察觉。只见他微微一笑,说。“昨晚你离开后,我就去找你了。可是打你电话却一直没有接,我只好先回家了。”

  “噢。”林萧萧装作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便不再提及这个话题。

  她真的很怕他突然追问,她昨晚为什么离开,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还好,嘉铭哥是相信她的。

  暗自呼出一口气,就让昨晚发生的一切彻底掩埋吧!

  “嘉铭哥……”

  冷不丁的,身后传来林晓雪的声音。坐上车的许嘉铭视线一抬,便看到她大步从门口走来。

  林晓雪笑得无害,佯装不经意的问道,“嘉铭哥,昨晚你一整晚都是跟萧萧姐在一起的吗?”

  “当然了。”许嘉铭不加所思的回答。

  “可是昨晚我好像看到你和一个陌生的女人走在一起,后来你还上.了她的豪车里呢。”林晓雪大眼睛一转,将昨晚看到的一切说出来。

  许嘉铭顿时大惊失色,墨染的双眸顿时一闪慌乱。但很快,他便镇静下来。笑微微的凝了一眼林萧萧,然后对小雪道,“晓雪,你肯定是看错了,昨晚上我整晚都是和萧萧在一起的,又怎会上了别的女人的车?”

  林晓雪不再说话了。

  昨晚她确实有看到一个很像许嘉铭的男人,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在一起。但是,由于当时她在街道的对面,因此并不能看清楚那个男人的面容。许嘉铭如此斩钉截铁的反驳,她更是无话可说了。

  林晓雪怏怏的离开,许嘉铭柔声对萧萧说了句,“我先回去了,晚上你放学我去接你。”

  “嗯。”林萧萧点了点头。

  靳氏集团。

  靳北川一身低调优雅的商务装,淡蓝色的衬衫衣领在头顶柔和的灯光照耀下,散发着淡淡的优雅的蓝。

  男人面部轮廓如刀削斧劈,五官精致完美更像是经过精雕细琢般迷人。

  此刻,他正坐在大班椅上,对着笔记本电脑,伏案办公。

  男人的双手修长好看,骨节分明,皮肤呈淡淡的古铜色。正飞快的敲打着键盘,指尖有劲的碰触,令键盘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不知谁曾说过,认真工作的男人的样子最帅了。就好比这个时候的靳北川,浑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举手投足间都带着矜贵的帝王姿势。

  键盘声响稍停了片刻,男人坐正身.体,泼墨般的双眉微微拧了下。脑海里猛的蹦出昨晚疯狂得一刻都不想停息,只想着放肆的,竭尽全力掠夺她美好的一幕。

  早上他离开时候,女孩子还在昏睡,为了‘安慰’她一夜辛苦的付出,他特意留下一张面额有一千万的支票,并且在背面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这对于属于禁yu型男人的靳北川来说,简直是破天荒的一次了。

  他从来不屑做这些‘交易’,即便对方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处,他都不会染一根指头。倒不是他完全不近女色,性取向也并无半点问题。只不过,靳北川不喜欢走马观花的换女人罢了。

  话又说回来,能入得他靳北川眼的女人,还真不多。

  比如昨晚那位,便是少之又少的其中之一。

  谁叫那个小丫头长得如此的美味可口呢,让他打破了自己的规则,与其整整销.魂了一夜……

  冷不丁的,他低头一看。赫然发觉,西装裤子中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反应。

  该死的!

  靳北川万年不变的冰山俊脸居然闪过一丝的尴尬,他深呼出一口气,拿起杯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将心中的‘邪念’强压了下去。然后,拿出一张纸,轻轻擦拭了下额头的微汗。

  那该死的小丫头,竟能让他如此的失态。

  最好她不要打来电话,否则他一定要弄死她!

  “叩叩叩……”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靳北川暗暗咽了一口唾液,吼底轻轻的抖了下。修长大手抓过桌面上摆放着的一叠文件,随意的翻阅着,借此来缓解小.腹腾起的尴尬。

  “总裁,这是帝都送来的支票。”

  进门的是靳北川的首席助理陆言,他将一张支票递送到靳北川面前,“前不久那边的人打来电话,说是您遗漏了张支票在那,我核实了下,确实是您的,随后帝都的经理亲自给送来了。您看看,是不是您丢掉的。”

  靳北川鹰隼的眸一扫,这支票,岂不就是早上他离开是,留给那个女孩子的么。她竟然……没有收?

  什么意思?欲擒故纵?

  呵呵,有点意思!

  靳北川盯着那张千万支票,露出一个兴味的笑。

  陆言纳罕,总裁这是怎么了?他是想考验帝都吗?还是帝都里有人得罪了冰山冷面大总裁?

  “……总裁?”

  耳边响起陆言的声音,将靳北川的思绪抽出。

  靳北川回过神来,俊美的脸庞瞬间恢复惯有的寡淡。

  “好,我知道了。”靳北川薄唇轻启,淡淡的开口道,“也许是我忘记了。”

  陆言点头,便没再说什么。

  “出去做事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