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夺回失去的爱小说郁思琪莫凌霄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夺回失去的爱小说郁思琪莫凌霄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楔子

  人生,最奇妙事莫过于,每个下一秒,你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千金日记》

  郁思绮是被肚子里翻来覆去的宝宝一腿踢在她肋骨上给疼醒的。

  皱着眉头,她反手摸了摸身旁,却发现身旁的铺盖已经冰凉了。

  卷着衣服起身,她好奇的看了看天色,这么早,又大周末的,他会去哪里?

  “哎哟……宝贝儿,别踢妈妈了行吗?你看,爸爸指不定都是被你踢得爬起来,然后就只好下楼吃饭去了吧?”

  肚子不满的呈现波浪翻滚了一下,仿佛是宝宝在抗议。

  郁思绮不由得一扫心头的疑虑,呵呵笑起来。

  自从孩子四个月开始,她能给宝贝最好的胎教,莫过于爱,还有就是随时保持一份好心情。

  穿好衣服下楼,却发现自家男人已经坐在餐桌旁看报纸,依旧穿着她精心给他每日挑选搭配起来的衣服,郁思绮的心顿时踏实了些,赶紧朝着厨房走过去。

  “哎哟我的太太哟,您的身子都已经这样了,您就不要进厨房了!”张妈心疼的赶过去扶着郁思绮:“先生的早餐,只要您吩咐好,我一定会做好的!”

  郁思绮笑着摇摇头:“张妈,我知道您厨艺好,不过自己爱人的早餐,还是自己做的比较有味道!”

  自从结婚以后,季凯帆生活饮食基本上全部都是郁思绮一手打点起来的,虽然她在商场上是叱咤风云的天才新星,但是婚后依旧为了他甘愿平凡如斯。

  “哎……真是!”张妈絮絮叨叨的伸手扶着郁思绮进了厨房。

  拿着报纸默默看着新闻从头到尾都未曾说过一句话的季凯帆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叹息了一声。

  婚后一年,若说他没有被这个女子的行为打动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一想到她对自己亲妹妹阴狠毒辣的手段,季凯帆就立刻冷下了心思,将之前的情绪统统扫到九霄云外去。

  “来不及了,公司要开会,我先走了!”

  没有等到郁思绮的早餐做出来,季凯帆就扔下看了一半的报纸,淡然看了厨房一眼,也没有等着任何回应,径直走了出去。

  等到张妈扶着郁思绮从厨房赶出来之际,只能看到那冷漠的身影穿过别墅花园,消失在车库门口。

  “太太……”张妈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郁思绮挥手制止了。

  “没事的,张妈,我刚好也饿了,你陪我吃早餐吧!”

  郁思绮笑着拍了拍张妈的肩头,两人又回到餐桌旁坐下。

  张妈一边给郁思绮夹着营养的蔬菜,一边陪着她聊天,郁思绮突然看到沙发上留下了一份文件,抬手指道:“张妈,把那个东西拿给我看看!”

  文件打开,是季凯帆最近工作上正在谈论的一个合作开发地产项目。

  郁思绮不由得浅笑:“看这人忙的,文件都忘记带了!”

  看他赶得这么急,想必会议还是需要这个文件的,郁思绮立刻让张妈叫了司机,想了想自己也上了车,正好出去透透气。

  还好家里的车配置了超级卫星导航,季凯帆的车开到什么地方了都还有记录,司机陈叔很快就跟着季凯帆的路线一路赶了过去。

  “陈叔,这不是去公司的路线吧?”郁思绮翻着手中的报纸,突然觉着路线不太对。

  “太太,我只是跟着季总的车在走!”司机陈叔老实的回答着。

  车,很快就驶入海岸城市的郊区医院。

  郁思绮的心,突然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

  医院前出现的那个男人的身影,虽然更换了服饰,低调而朴素,可是熟悉了爱人,郁思绮还是一眼就看出季凯帆的背影。

  他,这是要去哪里?

  他为什么要换下自己每天给他特地搭配的衣衫?

  深呼吸了两口,郁思绮还是慢慢跟了上去,这家医院她知道,是季氏集团投资的,所以季凯帆必定会出现在vip病房附近。

  特护VIP病房,季凯帆摘下帽子轻柔的坐了下去,捧着病窗上那女子柔若无骨的手轻语:“思思,放心好了,不到一个月孩子就会出生了,到时候你的病就可以彻底治疗好了!”

  “……思思,等我拿到孩子的脐带血,或者骨髓,就可以治好你,我不会再多看她一眼,也不会把她留在我身边……”

  郁思绮顿时呆立在病房门口,忘记了呼吸。

  此刻,躺在病窗上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郁思菱!

  那个害死了她妈妈的小.三之女郁思菱!

  她不是自作自受的患了血癌吗?为什么还没有死,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郁思绮半张着嘴巴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一年前与季凯帆联姻的一幕幕过往突然浮现在眼前,她仿佛明白了什么……

  “凯帆……委屈你了……”

  郁思菱苍白的手骨轻轻摸着季凯帆的脸:“她对你好不好?她有没有让你难过……”仿佛娶了郁思绮,是季凯帆在受罪一样。

  “小傻瓜,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是一定不会爱上她的!”不管她有多么的会伪装自己,他都不会上当的!

  “我娶她不就是为了救你而已,难道我会在乎那块地段的开发不成?”说着,季凯帆满眼心疼的捧着郁思菱惨白的手一个吻一个吻轻轻落下,仿佛一把刀一把刀插入了郁思绮的心上。

  一股强烈的,完全不受控制的恨意迅速从血液里蔓延出来,郁思绮站在病房门口,气得全身发抖。

  以她极度超强的智商,郁思绮只需要短短一瞬间便彻底明白过来,这场婚姻,不过是他与她联手设计的阴谋,这个孩子,不过是救她郁思菱最大的保障!

  愤怒的推开病房门,郁思绮不受控制的冲过去一把扯掉了黏在郁思菱身上的那些仪器线路还有各种贴片,氧气管,扬起胳膊就想对着那张让她恨极的脸重重打下去,不料,却被季凯帆一把握住了手腕。

  “郁思绮,你是在发什么疯?”他愤然的将郁思绮手腕重重的捏住,眼底闪烁着愤怒和解恨交织的情绪。

  “季凯帆,我是在发什么疯?我也很想问问你我在发什么疯!”郁思绮濒临崩溃的尖叫着挣扎,“你把这个贱.人藏起来,藏在这里多久了?你藏着这个贱.人是要干什么?你给我说啊,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要用我们孩子的脐带血去救她?我告诉你,没门,你做梦,我就是死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一边说着,郁思绮的手一边拼命的朝郁思菱伸过去,这一刻,她只想掐死郁思菱,她只恨自己当年居然没有让她去死,而是放任她自生自灭!

  只不过一念仁慈,居然让得郁思菱在绝境中都能找到这样一颗助她翻身的大树!

  “郁思绮,你不要疯了,她可是你妹妹!”季凯帆捏住她的手腕力道越来越大,郁思绮简直无法挣脱!

  “你放开我……我要掐死这个贱.人……”孕妇的情绪本来就很难控制,郁思绮此刻的智商已经帮不了她任何忙。

  季凯帆怒极,他从未见过郁思绮在自己面前有任何失态的情形过,不过此刻郁思绮的失态,只能更加丰富的证明了她对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态。

  他狠狠的握住郁思绮的手往后甩了开来,这个女人才是该死的那一个!

  这一摔,郁思绮原本就臃肿得难以控制平衡的身体,立刻倒退着狠狠砸在了一旁的氧气罐上……

  腹部剧烈的疼痛让郁思绮差点呼吸不过来,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郁思绮是被腹部一阵阵剧烈的疼痛给痛醒的。

  那种痛楚,就像是急需要解决大号一样,她记得自己曾经在妈妈学堂上学习过,生产的时候确实就是这样的痛楚,不过,此刻的痛楚虽然剧烈,却没有她们说的那么夸张啊,算不上多么的剧痛。

  脑海里之前的记忆开始慢慢清晰,郁思绮不由得紧紧咬着牙,不管怎么说,她一定要把自己的孩子好好生下来。

  想到这里,她猛的睁开了眼睛--

  天!

  这是什么地方?

  郁思绮惊愕得瞬间失去了痛觉。

  她此刻是在哪里?

  一个破旧残败的小屋子,月光淡淡从屋顶上投下来,让她能够看清了这间屋子的陈设--除了角落一堆破棉絮,地上一口破锅而外,其他的东西在郁思绮看来,基本上都属于垃圾。

  慢慢缓过神来以后,腹部的剧痛再一次传来。

  不过多年的经验让郁思绮明白,她这是真的大号而并非生产,证据,就是此刻她平坦得几乎凹进去的小腹干煸如柴。

  怀着极度惊恐的心情,郁思绮夺门而出,随便找了个黑暗的角落解决了自己身体上的痛楚,这才抖淋淋的抱着胳膊走回小破屋门口。

  害怕,绝望,恐惧将她的心牢牢裹住,最后却被一股莫大的极度深刻的恨意覆盖了起来。

  郁思绮低头看了看自己黑瘦如柴的手脚,再看了看这具干煸得不知道年龄的身体,以及衫褴褛的衣衫,她终于明白自己遇上奇迹了,她重生了。第二章重生

  人生的价值就是一场场利用,人生的反价值就是一场场阴谋

  ——《千金日记》

  “据悉,两个月前郁氏珠宝集团第一继承人郁思绮因难产过世,医院曾经对外封锁了一切消息,不过今日却有不肯透露性命的工作人员宣称,郁大小姐孩子也没能保住,她的先生季凯帆因为悲伤过度,一直不肯接受媒体采访,对于季氏房地产最近的工作都交给了自己的助理,他本人也极少出席公开场所,很显然受到不小的打击……”

  “……这次季凯帆先生决定在京南市举办的大型珠宝设计展览,对于他已过世的妻子来说也算是一种哀悼,据悉,郁氏企业将由郁亨元的小女儿郁思菱继承……”

  不——

  一个声音在心底呐喊,不!

  郝思琪的脸色不由得聚变,双眸死死盯着着那屏幕,一双纤细的小手忍不住猛的握拳,指甲深深陷入手心,身体也不受控制的蠢蠢欲动,她想冲到郁思菱面前一把掐死她,她想杀了那个祸害,她想灭了那个人面兽心的男人,她想……

  右手却突然被一只苍老却带着干燥温度的手轻轻包裹起来:“没想到,原来……竟然是你!”

  苍老的声音缓缓进入郝思琪的耳朵里:“这真是太有缘分了……竟然还是同名……”

  “奶奶现在可是后悔将我留下了?”她头也不回的倔强盯着不远处的棕榈树林,目光倔强却清澈无比。

  “不……”苍老的声音坚定且一字一顿:“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

  这个苍老的声音,来自安岱市第二大家族,郝氏珠宝集团的董事长,蓝韵。

  “接下来,你该去面对你最不想面对的一切了!”合上手中的老相册,蓝韵抬眼看着郝思琪:“知道郁氏珠宝设计展览的日子么?”

  郝思琪顿时点了点头:“三天后,京南市中心大楼!奶奶,我这就去取小礼服了!”

  恢复了漠然的表情,郝思琪淡淡转身离开。

  她现在的身份,是郝氏千金,蓝韵的第四个孙子,在整个龙天国,传闻中那个嚣张狂妄自大白.痴的低智商千金——郝思琪!

  virysci的vip室,素来是安岱市上层贵妇的最爱。

  这里除了可以定制各种晚礼服,出席各种场合的衣服,还能定制独一无二的珠宝,基本上只要你能找到足够高端的素材,他们都能为你提供出根据你的素材而制作的独特珠宝来。

  为此,virysci在安岱市甚至整个龙天国都是很出名的高端奢侈品牌。

  郝思琪拿出自己的vip卡递给服务员,习惯性的径直朝内间走去。

  “哎,郝小姐,请您在大堂等候一下,我们会将您的小礼服带过来,如果您觉得没有任何需要修改的地方,我们会带您到更衣室去试衣服的!”一个服务员小姐追上去,一边拦住郝思琪的去路,一边暗自扫了她两眼,心中鄙夷不已。

  真是乡下来的土包子,没见过virysci的场面,现在谁不是在外面等候着服务员安排?一过来就擅闯内间,真是太TM的土了!

  这一瞬间,郝思琪才回过神来,自己早已经不是那个郁思绮了!

  不过,她的习惯,却不是轻易就会为谁改变的。

  “抱歉,我一个朋友把她的vip更衣室使用权交给我了,所以现在我想到vip更衣室去等候!”说完,也不等服务员回应,郝思琪就抬着下巴朝自己原来的vip更衣室走去。

  她素来都不愿意与别人一起站在大庭广众下傻傻的等候他人办事,她需要自己的休息空间,哪怕在她身旁站着的这些“别人”身份尊贵,她也不屑与人同站,哪怕此时此刻virysci也没两个人,她也不愿意站在这外面。

  “对不起,郝小姐,请等一下……”看到郝思琪依旧自顾朝着vip更衣室走去,另一个服务员小姐也赶紧跟过来拦住郝思琪:“不好意思,郝小姐,请问一下您说所的vip更衣室是哪一间?我们可以带您去?”

  两个服务员对视了一眼,目光都变得有些小心翼翼起来。

  “号牌为255的那间更衣室!”郝思琪微微皱眉:“我有vip更衣室房间密码,不用你们带路!”

  “不是的,郝小姐,我们的vip更衣室进行了规划整理,不知道您的那位朋友有没有定期过来续费她的号牌vip……”

  “啪!”郝思琪将手中的包包用力朝一旁的茶几上一搁,脸色沉下来:“让你们经理过来一下!”

  她愤然坐在茶几旁的沙发上,面色冰寒,眼底丝丝怒意升起。

  “对不起,郝小姐,我们的vip更衣室最近真的是……”

  “让你们经理出来,不要让我说第三遍!”郝思琪的怒意在眼底熊熊燃烧起来。

  255号牌的vip更衣室,那是永久使用权的。

  因为她郁思绮就是整个virysci私下设计珠宝首饰的设计师!

  她可以忍受这些小服务员不知晓她是谁,但是她却不能忍受这些小服务员对255号vip更衣室的规章不知晓。

  但凡是她郁思绮指定的朋友,都能用她的密码进入她的vip更衣室,之前她的朋友又不是没有过来消费过,难不成她死了,她的vip更衣室还会取消不成?要知道,针对整个virysci的订制珠宝设计,她是安排了一整个团队的,即便她不在了,她的团队也还在!

  看到郝思琪眼底的愤怒,两个服务员都不敢吭声,只好默默的去找自家经理,毕竟virysci的客户,恁谁都得罪不起。

  靠着沙发背闭目温润了一下眼球,郝思琪慢慢平息下怒意来,脑海里飞快的运转。

  virysci的服务员突然清理所有的vip更衣室,而且就连255号牌的更衣室都不让她去,难道是因为与她的工作室sikyci解除了合约?可是她“死”了不过两个月时间,即便是virysci知晓了她的死讯,也不能可能那么快就与她的工作室sikyci解除了合约吧?而且短短两个月的时间,virysci在哪里去找她这样一个专业素质极高的设计团队来?

  不一会儿,一个黑瘦且个字偏高的男人就从楼梯上走下来了,他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紧身T恤,下身则穿着一条褐色的牛仔裤,也是十分的紧,紧到恰好勾勒出他完美的肌肉线条来。

  或许是对自己的身材格外满意的缘故,他是一边扭着髋部,一边朝郝思琪走过来的,而且还一边用一块雪白无比的绒布不停的擦着他手上的黑框眼镜。

  几乎快要走到郝思琪的面前了,他才将那副擦得亮晶晶的眼镜戴到鼻梁上,一点都不客气的眯着眼对郝思琪打量起来。

  “你找我?”他一屁.股坐在郝思琪对面的沙发上,歪着脑袋,双手叉腰,一只膝盖不停的抖起来,“郝小姐,您是对我们的设计不满意还是对我们的服务态度不满意?”

  这个男人,郝思琪认识,而且很熟。

  如果她现在还是郁思绮的话,那么这个男人没准会“娇呼”一声,大喊着亲爱的就朝郁思绮一个熊抱!是的,他或许算不上是郁思绮的什么男闺蜜,但却绝对算得上是郁思绮的女朋友。

  遗憾的是,现在的郝思琪根本就不能与他相认,他们现在纯属陌生人。

  这个看起来有些妖娆的男人就是virysci的服装设计师段牧风,英文名Mufy,基本上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就算是公司里的人,也都只知道他叫Mufy。

  他最牛叉的本事,就是能看着一个人的照片而设计出十分合适这个人穿的衣服来,而且无论是任何场合需要的衣服。

  当初蓝韵把郝思琪的礼服拿到virysci来设计的时候,郝思琪就想过很有可能会是Mufy在设计。

  “段先生,我是对你们的服务态度很有意见!”郝思琪伸展了一下背脊,突然放松下来,靠在沙发背上,下巴朝着Mufy点了点。没想到一年不见,这家伙居然升级成为经理了。

  听到郝思琪这么称呼,段牧风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我姓段?”一般人即便能根据他的英文名猜出他的名字叫牧风,但也极少有人知道他姓段,他连身份证都是龙天国台宝市的,完全英文登记。

  郝思琪呵呵一笑:“段先生,您都能知道我姓郝,我为何就不能知晓您姓段?这个问题很奇怪么?我现在想要问的是,你们这里255号vip更衣室的专属永久使用权,是否还在呢?所谓永久的意思,难道不是指这个人即便是死了,也该拥有这东西么?”

  原本听到郝思琪叫出自己的姓氏,段牧风就吃了一惊,此刻突然听到眼前这个女子说出255号vip更衣室的永久使用权,他的面色更是急剧的变了变。

  “郝思琪小姐,我可以请问一下,您与郁氏珠宝的千金郁思绮有什么关系么?”段牧风的脸上,突然被染上了一丝哀戚的神色,那一丝悲哀虽然被压抑在他的眼底,却来得那么真切。

  郁思绮的朋友他只认识部分,不过他却知晓眼前这个郝思琪,算得上是整个安岱市的笑话,嚣张狂妄不说,智商还极低,所以刚才他下来,才会对郝思琪这么不客气。

  当然,这些都是听说,现在亲眼看见了郝思琪本人,段牧风心里对郝思琪的认知便彻底推翻了,尤其是她居然还知晓郁思绮在virysci的vip更衣室房间密码,那必定与郁思绮是有着关系的。

  于是原先还有对郝思琪抱着的轻蔑神情此刻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都是对郁思绮去世的哀伤神情。第三章第一回合

  该是属于你的东西,即便别人夺走了,老天也必定给予你夺回来的机会。

  ——《千金日记》

  见状,郝思琪的心头也跟着痛了痛,面色依旧不动:“我既然也叫思琪,名字和郁思绮那么有缘分,我们之间自然是有些联系的了,这个vip更衣室室,她曾说过一旦我有需要,就可以过来使用的,怎么?现在她不在了,她的特权你们也都取缔了不成?”

  “这倒不是……”段牧风诚恳放下了抖动的膝盖,坐正了身体对着郝思琪解释:“关于郁思绮小姐的vip更衣室,我们之前是打算一直为她保留着的,毕竟她还有两个朋友也是常常光顾我们virysci的,只不过……”

  他的脸色有些为难的看了看郝思琪,犹豫了半响,才道:“可是上个星期,郁思绮小姐的亲妹妹郁思菱来了我们这里一趟,她已经全部继承了她姐姐郁思绮的所有财产,无论是动产还是不动产,包括思绮名下的不少vip工作室,甚至她的各种vip会员权利,郁思菱小姐都全部要求继承。所以她依旧按照法定程序,将我们给郁思绮小姐保留的vip更衣室永久使用权也收纳了过去……”

  段牧风的话还没有说完,郝思琪的脸色就已经青黑无比了。

  郁思菱!

  好你个郁思菱,我还没有上门去找你,你居然已经把野撒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

  “那么,我想知道255号牌的vip更衣室密码是否已经变更?”郝思琪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来,结果可想而知。

  “这个,已经变更了……”段牧风哀伤的垂下了脑袋。

  “那么我可不可以再问一下,你们virysci与郁姐的设计团队sikyci之间的合约是否还继续?”

  段牧风再度大吃了一惊,愕然看着郝思琪:“郝小姐,我可不可以请问一下你与sikyci的关系是?”

  “合作者!”郝思琪一字一顿的看着段牧风:“我就是郁思绮认可的唯一一名正式学生,今后她名下的工作室,包括sikyci的团队以后都会由我私下接管,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如今与sikyci的合约是否也解除了?”

  “没有,暂时还没有!”段牧风突然喜极而泣的抽噎了一声,一把抓住了郝思琪的手,差点没跪下去:“太好了,郝小姐,早说啊,你原来是思绮的学生,太好了,你都不知道,那个郁思菱小姐,她这个星期来一直在要求我们与sikyci解除合约呢,我们可不愿意啊,要知道,这么短的时间,让我去哪里找个与sikyci一样专业的团队啊!”

  他的声音微微有些嘶哑的顿了顿:“而且,sikyci也是思绮一手带出来的心血,要是我们解约了,思绮她、该有多伤心……对不起,我失陪一下!”

  段牧风咳嗽起来,迅速摘下眼镜朝旁边的洗手间跑去。

  解除合约?

  郁思菱,就凭你,也想拿到我一手培养起来的sikyci?郝思琪迅速从兜里掏出手机,极快的登陆了自己的私人邮箱。

  里面有一封邮件是两年前她给sikyci副室长任职时候整理的文件,郝思琪迅速将文件下载到手机,更改了任职者的名字和文件时间。

  若她真的死了,这些事她自然就无法知晓。

  可如今她既然还活着的,想要什么文件是不能伪造的?噢,不对,这还不是伪造,这是直接从新拟定!

  等段牧风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郝思琪已经将手机里整理的文件递给了段牧风:“这便是一年前郁思绮老师给我授权的文件,不过当时这份文件刚发出来,我就遇到一些事故,未能及时回到sikyci来接手团队,如今我回来了,郁思绮老师的工作室以后将由我来接手!”

  相信郝思琪失踪一年的事情,在整个安岱市甚至龙天国都不算什么秘密。

  段牧风点点头,立刻将手机交给自己的手下拿下去打印,他看到那份文件上已经有郁思绮的电子公章了。

  “那么郝小姐,你现在既然接手sikyci的话,原本属于郁思绮小姐的255号vip更衣室也应该是由你来使用才对,要知道,这个vip更衣室原本就是因为郁思绮小姐带来了sikyci与我们合作才享有的特权!”

  “这个当然!我现在就决定代表整个sikyci团队坚持与你们virysci继续签订合约!”郝思琪昂起下巴:“如果那个郁思菱来找你们的麻烦,你们可以让她到郝氏来找我!”

  她大步朝vip更衣室的方向走过去,对段牧风招了招手:“255号vip更衣室的密码给我改回来,而且,我就原来郁思绮老师用的那个不变!”

  “哦,对了,以后但凡特殊的顶级的珠宝设计,依旧可以找我!”郝思琪极度自信的回头对着段牧风笑了笑:“你放心,我尽得郁思绮的真传!”开玩笑,她本人就是如假包换的郁思绮!

  即便她曾经为了季凯帆一年不出手,收敛了才华为他洗手作羹汤,自己内在的天赋也是没有消失的。

  而且今后,她再也,绝对不会再为了任何人放弃一切本该属于自己的人生!

  站在前台的段牧风,甚至不少刚进来没多久的贵妇客户,都被郝思琪这份自信至极的回眸一笑,晃得花了眼。

  “真有意思!”

  virysci大厅的另一头,一个角落沙发上,一名男子正翻阅着手中的报纸,一边极有兴致的抬眸扫视着大厅中央的动静,他突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眼里闪过一缕兴致。

  “吴皓,你看出来了没?这个小丫头,不像以前了呢!”

  男子身穿着黑色劲装,紧身裤皱巴巴的从小腿一直往上蔓延,开衫夹克微微反光,映衬着他年轻却过于稳重的脸。单眼皮的眼睛却显得有些大,眉粗线直,搭上那微微有着厚度的唇,让他周身都泛着一种古老的阳光气息。

  郝思琪,这丫头还真是越来越让他看不透了!难道一个人沦为乞丐一年,竟然会让智商提升么?

  “Duke,您还在怀疑她?”吴皓不由得皱眉:“可是我们的DNA报告检测是绝对不会有错误的,她的头发也是我亲自弄到手的!”

  “所以,我才说有意思呢!”他哗是一下,将手中的报纸全部甩平,潇洒的扔在茶几上,舒舒服服的往沙发上靠了靠,双臂伸直,极度嚣张的看了看周围,嘴角邪魅的弯出一个弧度来,那丫头从进virysci到入vip室,除了与段牧风交谈,就目不斜视,就连他这个大帅哥都没有发现,啧啧……真是太不一样了!

  郝思琪,你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

  推开门,入眼的就是一片翠绿。

  255号的vip更衣室,并不像一般的vip更衣室那么统一规划,一开门就是一板一眼的梳妆台,更衣镜,贵妃榻和一排排挂着推荐各种品牌内.衣的衣架子,反而像是自己居家的小客厅。

  入门就是一个风水小隔间,养着一盆较大的巴西木,头顶上还挂着一排绿萝。

  走过屏风,取代了梳妆台的,便是郁思绮专属的工作台,有时候工作需要,她会在这里坐着画几幅简单的设计图纸。

  再接着才是更衣镜和贵妃榻,那些推荐的物品都不会出现在这间屋子里。

  关上门,郝思琪慢慢伸手摸着这些自己熟悉的事物,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哒哒!”

  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紧接着停在她门口。

  “郝小姐,您订制的礼服已经拿过来了,您需要试一试么?”是服务员的声音。

  郝思琪转身打开了房门:“我自己来就行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很不习惯让别人来伺候她这个连自己都不熟悉的身体穿衣服。

  这是件鹅黄色的小礼服,大小很合身,设计得也很得体,既能穿着参加宴席,也能穿着参观出席各种场合,看来是出自段牧风的手。

  郝思琪换上礼服就走出了房间,她想让段牧风看看效果,同时还想给郝然也弄一套合适的衣服,明天的珠宝设计展,她可不想一个人去。

  不料,刚推开门走到长廊上,就听到外面传来尖锐的争执声,让郝思琪心跳突然加速的,是一个男子低沉温润的嗓音。

  “Mufy,你这样做就太不近人情了,毕竟这个vip室也算是思菱的姐姐遗留给她的……”

  一股熊熊烈火,猛的在郝思琪心头被点燃起来。

  “季凯帆!他怎么敢?!”

  他不但带着郁思菱来一件件取走属于她的东西,而且居然还这么光明正大明目张胆的掠夺,而且还打着是郁思绮亲妹妹的旗帜,这让郝思琪气得浑身发抖,手里捏着的皮包都差点掉落地上。

  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郝思琪才将自己颤抖得不能自制的身体平复下来,她一边努力的说服自己,现在她不是郁思绮,她已经不再是郁思绮,她是郝思琪,一边稳稳当当的踩着八厘米高跟鞋一步一顿的走出长廊。第四章风吹素质

  生意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这个世上,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千金日记》

  “季先生,这还是刚整理出来的文件,您亲自看看,上面是不是郁思绮小姐私人电子章,我即便是再想挽留sikyci团队,也不可能随意伪造一份虚假的授权文件来欺骗你吧,这可是违法的呀!”

  郝思琪刚走到屏风后,就看到段牧风又恢复了他吊儿郎当的娘娘腔样,一边靠着前台的柜子,一边腆着肚子,一只腿的膝盖开始不停的抖啊抖,说话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看一下季凯帆的,而是对着自己的指甲仔仔细细的审阅着。

  原本还在因为气愤而微微起伏的心,突然在看到段牧风和郝然的这一瞬间,彻底平静了下来。

  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你这算什么文件?”郁思菱的声音尖锐的传来:“你这个文件的电子章很容剽窃好不好,上面就连签名都是电子的,Mr.Mufy,你要是不想把我姐姐的vip更衣室交给我使用,你大可收回,我也不稀罕,可是你不能找一个这么可笑的文件,将我姐姐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一个工作室转手就交给别人了呀!而且,你们这个文件也根本就不符合法律程序!”

  郝思琪想了想,又悄悄离开了屏风走回长廊,她的vip更衣室还有电脑和打印机设备,这个时候,段牧风最需要的,是法律文件支持。

  而且她相信段牧风的水平,那家伙要是真与人耗时间,没有人会耗得过他。

  郝思琪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登陆了私人邮箱,好在这个邮箱一直都被她用来作为工作专用邮箱,就连季凯帆都不知道邮箱和密码。

  从邮箱里下载了几分简单的授权文件后,郝思琪极快的修改了被授权人的名字,她手下有三个工作室,除了常驻virysci的而外,在郁氏珠宝有个大团队工作室,在龙天国台宝市也有一个工作室,郝思琪索性将自己手下所有的工作室全部授权到自己名下!

  这三个工作室就像是她自己的孩子,放给谁都不安心!

  整理好授权文件打印出来以后,郝思琪将所有授权文件的时间都修改成两个多月前,郁思绮发现真相的前一天,6月3日,那个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

  末了,她还亲手用黑色签字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样一来,即便是季凯帆要找人司法鉴定,这个签字也绝对不会有问题,唯一的麻烦就是郝思琪还处于失踪状态。但是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到时候如果真有人想到这一点,那就再考虑如何应付吧!

  郝思琪将整理好的文件分别装好,叫了服务员过来将另外两个工作室的文件用快递邮寄出去,这才拿着sikyci的授权文件不慌不忙的走出去。

  再度来到屏风旁边的时候,正好听到郁思菱气急败坏的指着段牧风道:“你不要逼着我走司法程序告你!”

  “哎哟,Mufy,你快来看看我这个小礼服如何?是不是太紧身了点?”郝思琪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扭的走出来,在走到郁思菱身旁的时候,突然重心不稳,狠狠的朝郁思菱撞了过去。

  “啊!”

  原本还对着段牧风怒目而视的郁思菱顿时被撞得一个趔趄,还好季凯帆及时伸手扶住了她。

  “喂,你走路不带眼睛的吗?”郁思菱还没站稳就将一腔怒火都朝郝思琪发泄出来。

  “真是不好意思,我素来都是带着眼睛出门的,只不过今天风大,把素质吹走了,呵呵!”郝思琪甜甜的笑起来,对着季凯帆抛了个眉眼:“帅哥,谢谢你及时的替我扶住人哟,不然撞摔了人家,我可是多几个眼睛都赔不起呢!”

  郝思琪原本也就十七岁多的年龄,正是如花待放的稚嫩,她突然一改之前的冷漠沉默变得这么风情万种的说话,顿时,在场等候自家女友换衣服的几个男士都差点没忍住喷出鼻血来。

  就连季凯帆,也忍不住对着郝思琪笑了笑:“没关系的,美女,不碍事!”

  “不碍事?季凯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碍事了?你明明知道我刚出院,经不起碰撞,怎么会不碍事?”郁思菱气急,捂着胸口就想装晕博同情,不过她的身子都还没来得及弓起,就被郝思琪的下一句话气得暴跳如雷。

  第五章什么东西

  人生总是像列车般直向前行走,却从不像列车般停留在固定的阶段,人生的最终是不留下什么。

  ——《千金日记》

  “啧啧,就这么娇弱得经不起碰撞的人,刚才居然还扯着嗓子要告我们Mufy呢,哎,话说Mufy,她为什么要告你?难道是因为郁思绮老师将她的工作室都留给我这一点?那你可真是太无辜了!”

  郝思琪忧伤的叹息了一声,目光朝季凯帆若有若无的瞟了瞟:“帅哥,这个连告人都分不清对象的女子,不会刚好就是你的女朋友吧?”她吊着喉咙,用迷人的音调忧伤的叹息了一声,向看白.痴一样朝郁思菱看了看,又摇了摇头。

  “啊?!你是谁?”郁思菱发狂的跳起来,指着郝思琪的鼻子:“你个见不得光的小骚蹄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这里可是virysci,上层圈子的专属衣饰定制工作室,不是你一个乳臭味干的小丫头胡来的地方!你刚才在胡说什么?啊?郁思绮的名字是你能随随便便就提的么?”

  郁思菱扯着喉咙发泄,骂完了郝思琪,下一秒她才醒悟过来自己听到了什么。

  “你说什么?郁思绮老师?我姐姐什么时候收了你这样一个徒弟?她怎么可能把她的工作室留给你?我看你不但是个乳臭味干的小骚蹄子,还是个小骗子!”

  不慌不忙的等她骂完了,郝思琪才拿着手中的合同文件递给季凯帆:“帅哥,听说你就是郁思绮老师的老公,老师曾经对我提到过你,不过……”她的目光充满了鄙夷上上下下打量着郁思菱:“老师却从来没有提到过,她有个妹妹呢!不然老师怎么会把她所有的工作室都留给我呢!?”

  她特地的强调了“所有的”三个字。

  郁氏的经济支持,有很大一部分是靠着郁氏集团内部的大型工作室设计珠宝,整个郁氏珠宝公司,都离不开郁思绮的工作室。

  闻言,季凯帆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接过郝思琪手中的合同仔仔细细看了起来,合同结尾处署名的“郝思琪”三个字,让季凯帆再度皱起了眉头。

  合同是一丁点漏洞都没有的,郁思绮本身就是法学硕士,她的双学位早在三年前就全部拿到了。他皱眉的原因是,郝思琪这个人他也听说过,好像也曾经就读于郁思绮学习法律的那所大学,不过有所不同的是郝思琪进去是花钱进去的,出来的时候花钱了都没能拿到学位出来。

  郝氏这个低智商的千金,季凯帆也是有所耳闻,他没能想明白郁思绮怎么就会将自己所有的工作室都交给她了!而且这两人是怎么产生关系的?

  “看得出来,这确实是思绮亲手整理的合同!”季凯帆点了点头,心里思量着问题,一边慢慢将合同还给了郝思琪:“没想到,思绮居然私底下还收了你这么一个学生!”

  “这件事不知道的人还很多,毕竟,老师和我之间的来往都比较低调,就连我郝氏都没有人知晓,何况外人呢!”郝思琪不动声色的将合同递给段牧风:“喏,这次可要收好了,老师亲自签名的合同,以后我们sikyci依旧留在这里,续约合同你整理好以后发给我!郝然,我们走!”

  “你站住!”郁思菱压根就没有去看合同,她此刻正气得微微发抖起来,三两步跨过来拽住郝思琪的胳膊:“小妖精,我允许你走了吗?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我姐姐什么时候把工作室全部都留给你了?这不可能……”

  “思菱,不要闹了,刚才那份合同我已经看过了,确实是你姐姐亲手整理的!”季凯帆不动声色的抓住了郁思菱的胳膊:“至于其他的问题,我们回去再说!”

  “回去?我才不要回去!我要把sikyci带回我们京南市!”还有virysci的专属vip更衣室,这个她也想要,但凡是郁思绮拥有的一切,她郁思菱都要!

  “而且你也不看看,她算是个什么东西?”

  “我是个什么东西?”郝思琪逮住郁思菱的后半截话突然犯难了,一对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贝齿轻轻咬住下唇,貌似有些迷惑的回头朝段牧风看去:“Mufy,你觉得,我是个什么东西?”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夺回失去的爱》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7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