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阿九小说尹千娇尹天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阿九小说尹千娇尹天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冷宫公主

  烟雨皇城,凤凰脱羽。

  邵兴三十四年,裴后悬梁自尽,太子尹天骄思母心切,心智癫疯。史书上,简单而明了的一笔,唯有她知道。

  她纯良的母后死于玉妃的毒害,父皇的伪善。她的哥哥太子尹天骄为救她,一口饮尽毒酒,九死一生,却从一个聪慧明世理的天才变成了一个受人欺负傻子。

  她还小,缺乏羽翼,独木难撑,就是想要活下来,面对企图斩草除根的玉妃,冷漠无情的父皇,以是万难之事。

  不过,她还是想要复仇,想要保全哥哥,血洗仇人。因此,不管前面有多难,她都必须活下来。

  然而所有事情真正的原因却只有目睹了一切的女孩知道。

  “孙女乃父皇第九位公主,习得百孝之书,望太后恩准孙女前往和庙为废后裴氏守孝。”大雨狠狠的打在她娇小的身上,毫无血色的脸上挂着一份不属于孩童的认真,口中还振振有词。

  面对紧闭的宫门,她一遍一遍的重复着,直到宫女打开了大门。

  “你叫什么名字?”尊贵的太后手握着佛珠,平静的立在宫门内。

  “孙女没有名字。”

  “你父皇没给你名字?”太后脸上终于有一丝变化,但很快的匿迹于云空中。

  “父皇日理万机,怕是忘了。”

  忘了?忘四年给这孩子取名字?太后想到废妃一案,看着女孩脸上的倔强,若有所思:“你哥哥叫尹天骄,你就叫尹千娇吧!还有,裴氏不是你的母亲,你的母亲是当今的皇后,你不需要守孝。你还是按照当今皇后玉后的安排,进落日城照顾禄太妃吧!”

  “孙女谢过太后。”太后赐名,这算是一线生机吗?

  太后看着尹千娇那双宛如琉璃的大眼睛,又道:“你去落日城后见到羽太妃,代本宫向她问候一声。回去吧!”

  此后,太后命人关上宫门。可即使厚厚的宫门,也无法抹去印入太后脑海的那双漂亮、清澈、却有着藏不住的恨意的眸瞳。

  太后数了一遍手里的佛珠,吩咐身边的宫女:“桂儿,你去皇子们住的地方,将废太子接来和本宫一块住。”

  四年后——

  尹千娇再次被噩梦吓醒。

  掉进结冰湖里的冻伤,鞭痕火辣辣的刺痛,无处不在的饥饿……无一不企图把她拖进死亡的深渊。

  可母后死的那一幕幕,哥哥被逼疯的那一幕幕,又拼命把她拽回来。

  “我不能死,必须活。”尹千娇虚弱地抬起手臂,用力咬了下去。

  瞬间,疼痛让她觉得自己更加虚弱,但是精神好了很多。

  依稀间,她听见屋外宫女乐乐道:“太妃娘娘,您看是不是找郎中来看看九公主,她毕竟是皇后娘娘送来的,要是死了的话……”

  禄太妃听了侍女的话,一口唾沫吐在她脸上,冷冷道:“这丫头片子还把自己当公主了不成。本宫早就听说她不过是个被皇帝踢了的白女,是个灾星,她克死了自己的母后,逼疯了自己的哥哥。虎毒不食子,若她是个好的,皇帝也不会叫皇后将她送来落日城当个下人。那臭丫头,现在又躲起来不干活。”

  乐乐连忙说道:“是,娘娘说得是,奴婢这就去叫尹千娇那丫头。”

  禄太妃气呼呼的把门甩上。乐乐则瞒着禄太妃到了厨房为尹千娇熬了热乎乎的粗米粥。

  很快端着粥到了尹千娇住的柴房:“公主来喝些粥吧。等身体出了汗,公主的病就会好了。”

  尹千娇盯着乐乐。从她来到落日城后,这里的每个下人对她不是打就是骂,唯独乐乐常常给她带吃的。

  除此之外,还有太后叮嘱她拜访羽太妃。羽太妃对她温和,教她琴棋书画,歌舞、求生的医术,还有教了她学会如何擦言观色。不过,羽太妃一年也只有十六天在落日城。然而,那十六天是她过的日子最好。

  “谢谢。”尹千娇努力张开嘴,喝下乐乐递给她的粥。

  喝完米粥,乐乐端着空碗离开。却没想到出了门,禄太妃和四个宫女笔直的站在红廊的尽头,乐乐端着瓷碗,双脚不由的发抖。

  “你好大的胆子,背着本宫给那贱人送饭。”

  乐乐吓得双手发抖,瓷碗“哐当”落在地上。乐乐也顾不得那么多,一边讨饶,一边跪下去。

  刚巧,她跪在碎掉的瓷碗上,瓷片割着乐乐的膝盖。顿时,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裙,血红夺目。

  禄太妃冷笑:“你既然喜欢跪,就一直跪着吧!”

  最好,跪到死。若是死不了,她给她换另一种死法。第2章 生来公主不如狗

  “太妃娘娘您别生气,都是我不好,非要乐姐姐给我弄吃的。”尹千娇听见门外的吵闹,刻意戴上她母后送给她的琉璃坠子,虚弱地爬出门外。

  尹千娇带的坠子晶莹透亮,黄金镶切,琉璃内部还有一只紫色蜘蛛,是上等的宝物。禄太妃一直垂涎的东西,她曾经添着脸向讨要了几回,可尹千娇从来不理会,最后被禄太妃叫人打得头破血流。

  落日城本身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与皇宫比起来,还胜了几分,只要禄太妃一个不高兴,想出来的折磨人的法子,叫人恐怖万分,她曾受了她六件刑法,每一件都要了她的命,但是她还是死死硬撑的活了过来。

  那一次是羽太妃救了她,那人说死物比不过你的性命?人若死了,要这东西还有何用处,也带不进棺墓,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尹千娇目光中闪过一丝冷光,脸上浮现讨好的笑颜:“这些年来多谢太妃娘娘对千娇照顾有加。千娇也没什么贵重物品,这琉璃坠就孝敬太妃娘娘吧,望娘娘息千钧之怒。”

  禄太妃冷眼看了尹千娇:“你这丫头到是有心了,行了,本宫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念你在本宫身边伺候多年就饶你一命,下次绝对不许在犯,尹丫头也去休息两日,在干活。”

  尹千娇笑得温顺:“是。”

  禄太妃宝贝这琉璃坠离开,乐乐歉意地看着尹千娇:“都是奴婢的不是,害得公主的坠子被太妃娘娘拿了去,奴婢该死。”

  说着,乐乐正要去打自己的脸,却被尹千娇的小手给拽住了:“想死,就别让我看见,不然我会舍不得我母后留给我的坠子。”

  “公主。”乐乐感激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尹千娇叹口气:“乐姐姐,如果有机会就逃出落日城,找个好男子嫁了,比在这落日城当个没有未来,日日提心吊胆活着的小宫女要好得多,虽然会不富裕,却是幸福的。”

  尹千娇望着冷月。哥哥,你还好么?千娇一定会回来,你一定要等着千娇啊。

  又过了几日,落日城门大开,宫人们在门前站齐了一排,朴素的马车停在大门正中央,小厮扶下一个宛如天仙的女子,眉如墨画,眉宇间还一颗红痣,顾盼神飞,墨色的长发间只挽着一枝莲花簪,女子一袭金玉箩环边的琉仙裙,益发显得她仙气之姿,清雅脱俗谈笑,就算她是羽太妃,世间也有不少男子为博她一笑倾尽所有,相传,林太傅之子林轩,为羽临凰害下九年相思,最后羽临凰嫁给尹天靇的父皇尹峰那一晚,他为再见羽临凰一面,夜闯皇宫被先皇捉住处以腰斩酷刑。

  羽太妃每一次回来都会为她宫人带些吃的,所以她被宫人们爱戴着,但是她们都知道禄太妃和羽太妃不和,做了个墙头草。

  “太妃娘娘,千娇以为您打扫好了寝宫,今晚就可入住。”尹千娇向羽太妃行了身为公主的礼数。

  “你有心了,这是我给你们带的,你拿去分给她们。”

  “是。”

  你们!在禄太妃面前强调我是公主,不可如此对待,那您呢,何常不是将我与她们混为一谈。

  接到羽太妃礼物的宫人没高兴得合不拢嘴,禄太妃站在她院子的门口冷眼望着羽太妃,“回来干什么?不在外面和情郎逍遥快活了?”

  羽太妃和谦的笑道:“姐姐说哪里的话,本宫也是个太妃,知道轻重,更不会有损皇家清白,倒是姐姐今天怎会出来迎接本宫?”

  “哼,死丫头你还在那做什么,还不快去干活。”禄太妃指着在羽太妃身后的尹千娇骂。

  “是。”

  太阳终于完全隐没,一道弯弯的月牙挂在满天新斗里,傲气的俯视着寸寸大地,今夜没有令人舒爽的凉风,屡屡的热气肆意的挥洒在整个落日城,花墙上的黑猫听见人的尖叫生躲进了草窝。

  满天红光照亮了东面宫殿,救火的宫人提着盛满水的木桶焦急的跑向着火的寝殿,大火滔天,木梁在火中塌塌,华丽的丝绸灰飞烟灭,护城将领李尧赶到时,东华宫是一片废墟,禄太妃被烧得面目全非,空气一股烤肉的味道,令人发寒。

  尹千娇冷漠的看着那具烧焦的尸体,李尧向所有人问道时,她不发一语,就在士兵调查是意外走火,禄太妃身边的宫女小浮放大了声音说道。

  “我下午看见尹千娇将一桶油放在禄太妃院子里。”

  “是你?”不惑之年的李尧一身黑装,剑眉黑眼,黑白分明,深黄色的肤色,高立的鼻梁,四十多岁成熟稳重,但是右半边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醒目可见。第3章 逆袭1

  李尧看见一个长得灵秀动人的女子站在左侧,白净的脸上不挂任何喜怒,平静得事情好像与她无关,似乎也不把那宫女说的话当回事。李尧记得这位九公主,因为落日城宫女众多,他们男子不便在城内,他也只见过九公主两次,第一次是她来的时候,娇小得令人心疼,第二次是为了活下去和狗抢吃的,现在眼前的这位九公主,双眼一片幽暗寒谭,安静,他看不懂这个少女的心。

  “今天下午,我看见尹千娇和管事的容姑姑要了一桶油,尹千娇还给了容姑姑一张银票,估计是收买她的,通常禄太妃对尹千娇刻薄尖酸,昨天因为她洗破了禄太妃心爱的衣裳,被抽了十六鞭子。”

  这话够简介明白,因为经常被禄太妃打骂,因此怀恨在心,收买经常外出采办的容姑姑,让她为自己带一桶油,然后烧死禄太妃,解心头恨。

  “容姑姑,她说的可是真的?九公主向你要了一桶油?”

  从中快步走出约三十多岁的女子,慌乱的跪在李尧面前,双腿发抖,“是,她向奴婢要了一桶油,还给了奴婢五十两银票,奴婢不知道九公主要这么多油干什么,就想着那也不干我的事,还能得到五十两银子,奴婢银票在这里,大人您看。”

  李尧接过银票,看到银票上尹千娇的名字,面色发黑。

  “娇儿,你怎可如此糊涂,就算你受了什么委屈告诉本宫,本宫一定会为你做主,你杀了禄太妃……”羽太妃凄凄艾艾的拂袖抽泣,倾城绝艳的脸滑下一行行清泪,谁都知道羽太妃疼爱这为九公主,教她琴棋书画,宫中礼仪,知善恶,明事理,现在尹千娇因为恨而杀了禄太妃,怕是让羽太妃对她失望了。

  “九公主,你可认罪?”李尧看见这个九公主脸上还是没有颜色,这个九公主吓傻了不成。

  “我原以为羽太妃会站在我这边,相信我是清白的。”尹千娇的一双寒潭的眼看向掩面哭泣的羽太妃。

  羽太妃被她看的一愣,这孩子……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可是娇儿,人证物证都在,要本宫如何信,本宫以前教过你,‘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今你好让本宫伤心,你只要认罪,本宫一定会向李大人求情饶你一命,你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还有大好未来。”

  “认罪?还会活?你们不是都要我死么,哥哥疯了,也不见得你们有放过他啊。”

  认罪就能放了她?处心积虑想要杀了她,求李尧饶她一命,你会么?谁不会说空话,而且她还是大寰的公主,即便杀了人也要皇帝亲自审问,你们就想轻而易举的定一个公主的罪,然后先斩后奏。

  你们未免把我尹千骄想得太简单了,我是杀了禄太妃,因为只有她死了,我就可以回到那水深火热的皇宫中,但我也叫你们没的变成有的,有的变成没的。

  “我相信九公主没有杀禄太妃。”乐乐挡在尹千娇面前,不让那些士兵接近她半步。

  “吕乐,禄太妃生前是怎么对你的,如今太妃娘娘死得这么惨,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包庇罪人吗?”小浮跪在地上,瞪着吕乐。

  这个时候尹千娇没有想到站出来为她说话的是吕乐,尹千娇示意吕乐不要再说下去,整理了被风吹乱了的裙子。

  “我没有罪,太妃娘娘要我如何认。”

  “九公主,人证物证都在,你认罪吧。”

  “容姑姑,这银票真的是我给你的么?”

  “当然,这是九公主给奴婢的封口费,当时您说这事绝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当时奴婢也发过誓,可是禄太妃对奴婢有恩,就算遭天谴也要将这件事说出去。”

  “我那么有钱我自己怎么不知道,五十两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平常人家若是得了这笔钱一辈子都不愁了,虽说我是公主,可也和你们一样领着少许的月钱,十年我不过才三十几两,可你们也知道,那些钱早就被禄太妃要了去,那么试问,这五十两我是从何处得来?且不说我给的是五十两,就这银票,我连落日城都不曾离开过,怎么可能到外面存钱?”

  尹千娇一步一步走到容姑姑面前,拨开垂在容姑姑脸上的一缕碎发,“容姑姑发过什么誓?我怎么不知道,容姑姑,我在问你一次,这银票真的是我给你的么?”

  “是……是的。”她越来越怕看尹千娇的眼睛。

  尹千娇转过身来,凝视羽太妃,“我自会让太妃娘娘相信我。”因为你也是杀害禄太妃的凶手。

  “李大人,污蔑皇族是何罪?”

  “诛九族。”第4章 逆袭2

  “好,李大人,你可以拿着银票到周记银行查即可,看看我有没有再那里存过一分一毫。小浮,你说看见我把油桶放在了禄太妃的院子,这么说我有碰过油桶对吗?”

  “是。”

  “好,这可是你说的,碰过油油桶的人,她的手上定然占上了红木的凝液,现在的油桶都是红岭树的木做成,上面定有水不掉的凝液,只有三天后它才会自动消除,你说我有碰过油桶,可我手上并没有凝液,李大人,碰过油桶的人定是凶手。”她提桶的时候是戴着手套的,她的手当然不可能有凝液。

  “摊开你们的双手。”李尧一声令下。

  这时羽太妃看到自己的芊芊玉手吓得后退,宫女连忙扶住她,李尧不是蠢货,自然看出了端详,他走到羽太妃面前,“娘娘恕罪,请娘娘摊开您的双手。”

  什么时候?羽临凰怒瞪尹千娇,绝色的脸布上一层狠厉,尹千娇什么时候使她的手沾上了红木的凝液,“太妃娘娘,娇儿以为您打扫好了寝宫,今晚就可入住。”想起了打扫过她寝宫的人,尹千娇说的话,她原来算计好了尹千娇,以谋害禄太妃之罪杀了她,没想道尹千娇先她一步,小小年纪,这等心机,凭借一张厉嘴力挽狂澜,真不该教她这些东西。

  尹千娇面色无光,高贵的任立在桃花树下,黑发柔顺垂在玉背后,冰冷的双眼喜怒全无,你到底长成了如何模样,是我教了你,为什么从未读懂你?你的伪装怕是谁也破不了吧。

  “谁都知道禄太妃与羽太妃不和,今天还在东宫门前吵了一架,众目共睹,只是没想到羽太妃会为此事杀了禄太妃,还要着两个奴婢陷害于我,您有恩于娇儿,娇儿早以把您当成亲人般看待,你当真要娇儿好失望。”尹千娇拂面抽泣,你会演我就不会?我可是你教出来的,羽太妃。

  “大人,周记银行的老板说这张银票非他们所出。”

  尹千娇冷笑,那个银票当然是假的,因为是她亲手刻出来的。

  “好大的胆子,你们竟敢污蔑皇族,陷害九公主,将这两个贱婢刮刑五百,至于羽太妃,您也算皇室,只能由陛下亲自审问,将羽太妃关进大牢。”

  宫女们望着被带走的人,像是看见了魔鬼一样的看着尹千娇,退避三舍,星空无月,寒风入股,吕乐为尹千娇披上一件衣服。

  大牢内,羽太妃颓废的坐在一角,白色的琉仙裙摆沾上了土灰。听叫脚步声,抬头看向进来的人。

  “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你可真是我的好孩子,亲出于蓝胜于蓝。”

  “知道我为什么会害你么?您有恩于我,此生我当不会背叛于您,从容姑姑的口中得知,我哥哥尹天骄病危时我就怀疑,那人是不是做不稳了,非要我们死不可。这时您回来了,可你想想,你才刚走没两个月,又回来了,我自然就觉得奇怪。”

  “是又如何。”

  “我这人较为自私,我最恨的是背叛,因为尹天靇背叛我母后,她惨死于冷宫,因为书童王之书背叛了我哥哥,他生命垂危,最后被逼疯,您说我会喜欢背叛么,不过您再也无法说话了,羽太妃为赎罪,自杀于大牢。”

  “你什么意思?”羽太妃惊恐的看着美丽的人,寒冷袭遍了她整个身体。

  “您身上的含香和您今天吃的饭菜中的枸杞会变成剧毒,这中毒的人全身疼痛,通常都会疼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解脱。至少我要感谢你们,你们的尸体铺了一条我能回皇宫的路。”

  “你认为不会被查出来?”

  尹千娇一笑,“不会,因为当他们看到您没了舌头时,只会认为您是咬舌自杀而已,谁还会调查你是否中了毒呢。”

  “你……好狠的心思。”

  “彼此彼此,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尹千娇沉声片刻当着吕乐的面说道:“太妃娘娘,我隐忍了十年,整整十年韬光养晦,就是在等这一天,我尹千娇定要会到皇宫报仇雪恨,害死我母后的人,逼疯我哥哥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是你们一步步将我逼上绝路,怪就怪你们当初没能杀死我。”

  羽太妃,好好享受这种痛吧,撕心裂肺的痛,他日我定会在您的坟前多烧两柱香。

  在落日城停留了十六天,李尧特意安排了两个丫头,陪同尹千娇一路从落日城进大寰京都。马车是宫中安排的,车幔挂着玄色琉璃串,红色的锦缎坐垫上绣着精致的出水芙蓉,靠枕软而华丽,边缘留坠明珠,华丽的车外跟着六个护送的侍卫。

  第5章 公主翻身

  尹千娇冷眼一看,表面上告诉别人她玉后不会亏待尹千娇,实际上,这么华丽的车,山匪会不惦记?也只有她尹千娇明白玉后的心思。

  这才刚刚开始。

  陪同的宫女中还有吕乐,她曾让吕乐离开落日城,可吕乐抱住她的脚死活都不肯离开她。吕乐小心翼翼的在云木茶几上为尹千娇倒了杯茶水,害怕自己做错什么尹千娇又叫她离开,悄悄的看了一眼闭目眼神的尹千娇。一路上九公主就没说过一句话,车内安静得发慌,另一个宫女紫画更不敢出声,呼吸也是小心翼翼的。

  也难怪,任谁见了尹千娇的手段后不会害怕的。

  “公主快醒醒。”乐吕乐小声的唤着尹千娇。

  尹千娇睁开了眼,吕乐扶她做直了身子,揉了揉太阳穴,说到:“怎么啦?”

  吕乐笑得可爱:“咱们到皇宫门口了。”

  尹千娇瞧向窗外,金黄色的大门敞开,们外只有四个士兵把守,她还在把守士兵们的脸上看到了嘲讽,北城门!宫中下人们进出的大门,高官贵人们一般都是从南城门进宫参加晚宴,身为公主她她理应从南城门进,玉后却让她进北城门。

  尹千娇轻步踏出车门,叫来一名侍卫,然后娇掌扇在了侍卫的脸上,十四岁的女子力气不小,这么扇过去也叫他脸上落下红印,向护送她的侍卫厉声问道:“你瞎了眼了,将北城门认成了南城门?当我堂堂大寰九公主是下人不成。”

  “小……小的”侍卫跪在地上发抖,头也不敢抬,他是宫廷中一个小小的门卫,负责从落日城接九公主回宫,玉后叫他从北城门进入,并没有叫从南城门啊,“小的这就掉头往南城门。”

  短短的一时间,嘈杂的马蹄声又开始拉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又停了下来,男性声音温和的隔着车子进入:“九公主,进宫了。”

  马车在一座锦棉堂皇的慈宁宫殿停下,侍卫将脚凳放好,吕乐和紫画先后踩着脚凳下了马车,然后转身一起扶着尹千娇下了马车。

  进了宫殿大门,太后面容慈祥的在和玉后说话,玉后一身华贵的凤腾出云服,头盘凌云鬓,戴九天凤瑶钗,端庄华贵的笑不露齿,两妃妃九嫔则梳望仙鬓和参鸾鬓,穿戴的华服鲜艳,却不减应有的贵气,可玉后与她们这一比对,远远生出。

  太后见到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款款而来,灵秀的娇颜上还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轻盈的步伐,步步生莲,女子上前朝太后盈盈一拜:“孙女尹千娇为太后请安,祝太后笑口常开,福寿安康。”

  太后平静的看了尹千娇一眼,眉如墨画,长大后定是个美人,这孩子在外头十年,到底学了什么回来?她阅人无数,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而这九公主娇笑可爱,一双如寒潭的眼,深邃,看不清。太后突然对尹千娇慈颜一笑,“你回来啦?”

  “是。”尹千娇再朝太后一拜。

  “快起来让哀家看看,长得多标志的女孩,千娇刚回来,你们呀要掏腰包楼。”太后搂过尹千娇,仿佛她们是最亲密的亲人。

  月妃凤眼一咪,悄无声息的打量着尹千娇,那孩子锋芒暗藏,虽然知道羽太妃和禄太妃的死不是她造成的,可也和她脱不了干系,月妃打笑:“瞧着这孩子定是个有福气的,哪像我们那调皮的,整日教人头疼。去把我那个千年人参拿来,给这孩子补补,这一路啊定是累坏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沁人心肺的花香,此香便来自绝色倾城的雪妃身上,尹千娇有心无意的看着,雪妃和月妃一向不和,虽不和但也不会在私下争斗,因为还有一个不能小瞧的玉后,夏妃死后,第三位妃子画玲珑还没有进宫,得知的消息是尹天靇在春游时对那女子一见钟情,宫中四妃,还有一妃会在选秀中诞生,尹天靇子嗣太少,太后为他举办了三年一次的选秀。而那画玲珑也会在那时候进宫。

  雪妃一身蓝白色的广袖流仙裙,她的美貌也只有已经死了的羽太妃可以披靡。

  “我那有一块汝温石,放在寝宫里冬暖夏凉,千娇在外多年身子骨娇弱,那石头放在你的宫中,不出三日娇儿定活蹦乱跳的。”雪妃的声音动听委婉,十二分怒气的人听了也气意全无。

  每个人都在打量她,她岂会不知道,尹千娇又朝玉后跪拜,露出的笑显得无比可爱,“女儿给母后请安,祝母后容颜永驻,安康吉祥。”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阿九》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6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