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高冷妃驭夫有道小说楚珺轩辕睿吴韵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高冷妃驭夫有道小说楚珺轩辕睿吴韵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契子话说楚珺

  云荒大陆,有余国京都,帝轩辕旭贞元十年春三月初五。有余国京都这日一片肃杀。

  大街上人人自危。行人无几。所能见者便是来去匆促的一队队士兵。

  自然有胆大者跟了去。很快的就知道,原来是这是士兵在抓人。

  这抓的可不是一家,而是三家。

  有余国朝廷三股大势力的顶梁柱,领头羊文官左派端木正、右派相爷商瞿,武将左派飞虎将军项南天这三人。

  如今领队抓人的是武将右派的领头韩涛。

  数日后就有各种小道消息漫天飞。无论是坊间还是达官贵人们聚集的地方,都三三两两的聚着交头接耳的。

  很快的就有了一个比较系统的说法。那就是四王爷轩辕睿历时六年盯着项南天,如今一举抓到项南天通敌卖国的证据,终于兵不血刃为皇上拿下了项南天。

  一时举座皆惊,怎么也没有余国的飞虎将军,这个少年有成的青年将军竟然就此折了。

  “那睿王爷是如何找到这些证据的?”听客甲问。

  “据说王爷能抓到项南天,这首要功臣便是一个叫楚珺的女人。第二功臣乃是那宜春坊的花魁小乔姑娘。”说书人神秘道。

  “哦。”大伙恍然。

  “小乔姑娘我等都知道。听说王爷为了小乔姑娘可是被朝廷的文武一起参奏了三个月的。有人为了见小乔姑娘可是倾家荡产的,也有人为了小乔姑娘带着人上宜春坊抓人,结果被王爷的人打得落花流水的。如今真像大白,那可见从前小乔姑娘是王爷的眼线了。”听客乙道:“但是那个楚珺确是何方神圣,居然是就能拿到项将军的证据?”

  “不仅如此。”说客道:“你们可是知道如今端木正,商瞿老婆被抓这两桩是吧?”

  “知道,知道。”一时所有人点头。又有人问道:“莫非这两人被抓也是这个楚珺的功劳不成?”

  “对。”说客道。

  “真有此事?这女人真有这么厉害?”听客丙问道。“我可是听闻端木正做事一向干净利落,从不留把柄的,怎么就这么容易被那女人抓着?那商瞿也是老奸巨滑的,表面看着可是清正廉明的。何况项南天武功高强,用兵如神,他们三人怎么会有把柄落入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手中的?”

  “不仅如此,那女人可是当着皇上和朝臣的面把谏议官说的差点趴在金銮殿。她可是当着皇上的面揭穿了假冒商瞿老婆的刺客,当着皇上的面救了轩辕睿的。甚至她可是当着皇上的面拒绝嫁给睿王爷,说王爷口袋里的银子比王爷可爱。皇上给她赏赐,她说只有两个要求,其一就是她可以自个寻找自个的男人。”说客这会可是得意了。因为他知道真像。

  “竟然有这等是?”听客可是十分意外。

  又有听客丁道:“谁不知道睿王爷如今是咱有余国最炙手可热的人物,皇上跟前最红的红人,皇上的贴心兄弟,如此之人她居然不要?莫非这女人要嫁给皇上不成?”

  “好像也没听过。”说客老关道。

  “老关,别卖关子,快把事情说个明白呢。急死人了。”就有人被那人说的心痒痒,急不可耐的道。

  一时大伙笑了起来。

  “这事啊说来话长了。”老关道。“此事说来还得从王爷的婚事说起。”

  “这项南天的事情怎么又和王爷的事情有关呢?”就有人插嘴道。

  “你小子不懂别插嘴。”又有看客火冒的打了那插嘴的人一下:“老关,快细细说来。”

  “说来呢,这三人的事情都是由这楚珺一人拿出证据。而这事情的起由却是和王爷查项南天的有关,而楚珺能见万岁,却是和商瞿有关。”老关解释道。

  “那事情是怎样的情形呢?”听客甲问道。

  “大约三年前王爷因为得着项南天的消息去扶风国查线索,在扶风和有余的边境处的云雾山落凤坡为人暗杀。当时王爷被打入山岩,后来被在山崖下的一个姑娘救了。”老关细说缘由。

  “原来如此。”一众听客点着头。

  “那个女子怎么就恰好在那里呢?”听客乙问道。

  “那女子是云霄道观的青莲观主的弟子。”老关道,“青莲观主诸位可知道是谁吗?”

  “我知道,这青莲观主名轩辕婉沁,乃是当今皇上的堂姑姑。据说她爹当年可是太子,后来看在了一个领国沦为平民的公主。违逆当时皇上定下的婚事,坚持娶了那女子,最后被废了太子之位。”听客丙道。

  “据说当年这轩辕婉沁和扶风的太子夏长风两人相恋,怎料她后来才发现这夏长风乃是杀了自己父亲,害的她母亲为夫殉情的仇人。是以最后遁入空门,在云雾山观日峰的云霄道观出家。而扶风的夏长风便将太子之位让给了其弟,最后隐居在云雾山的望月谷内。其后才有了扶风二十年的强盛。”又有人听客戊道。“这青莲观主不仅武功冠绝天下,剑舞更是集大成者,这些年来始终未有超越其者。这些年来青莲观主更是在山下施医布药,治病救人。”

  “不错,这位公子所言却是如此。所以这青莲观主乃是皇室之人。先皇和当今皇上对青莲观主十分看重,这楚珺姑娘不仅是青莲观主的得意弟子,更是王爷的救命恩人。”老关又道。

  一时众人这才恍然。觉得这女子是青莲的得意弟子,那这女子必然是武功、剑舞都不同寻常了。

  老关道:“这楚珺姑娘父亲明楚翔,乃是云雾山中人,大约几年前,他们一家人要出云雾山投亲,没想到未能走出云雾山。她在快死的时候,恰好被一个疯老妇人救了。那妇人把她说成是自己的女儿小柔,而她那时因为失了亲人,又无处可去,这才认了那个疯女人做了母亲。那疯女人是个疯子。你们想想一个疯子是这样的?还不是满口脏话,想打入就打人,想骂人就骂人的?这楚珺倒是有良心,人家给了一点的恩惠,她便记着了。是以细心的伺候这疯女人。没想到这疯女人发疯时六亲不认,据说会在半夜掐着脖子要掐死她,幸亏这楚珺跟着父母学了些拳脚,这才没被疯女人给杀了。那疯女人呢害怕她离开,竟然想着两个同归于尽的,于是半夜一把火烧了自家。恰好当时有江湖高人马行空马大侠经过,这才救了她们两个。”

  一时所有人倒是不语。他们这些人都是些见过市面的人,这疯子也大多见过。脏兮兮的,文一点还好,只是骂骂人;这武的,可是会杀人,会拿刀砍人的。想来那疯女人一定也是如此了。

  “后来马行空见她们无处可去,又知道观日峰观主青莲观主是个大善人,是以建议她们去观日峰云霄道观暂时居住。”老关把那原委细细道来。

  “如此这楚珺就被青莲收了徒弟不成?”听客丙问道。

  “哪有如此容易的?”听客乙道。

  “那母女到了道观,她那个母亲第一天便又是发疯,又是打闹的,楚珺就问青莲观主要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住着,如此就算自个义母发病了也不至于妨碍了观中弟子的清修。其次又对青莲说道说自己愿意用劳力换取她在山上母女二人的居住。于是青莲安排了和一个叫明月的小道姑一起干活。于是楚珺就和明月一起上山砍柴,下山担水,洗衣服,倒夜香,跟着明月学识草药,学种菜。所有的粗活、累活、脏活、只要是明月能做的,她都做。”老关道。

  一时所有人点头,觉得那女子做事倒是有节有理的。

  “不仅如此,她更是细心照顾那个义母。”老关道:“如此过了半年多,青莲才决定收了楚珺做弟子。”老关道。“后来这楚珺去山下的云门关采办观中物资,在云门意外遇到了一个扮作商人的扶风人,那人对她可是十分的凶。诸位也知道,这扶风仗着兵强马壮的,老是欺侮我有余国内云门边关人。若不是当年项南天杀入扶风,让扶风人闻名丧胆,如今咱有余人还受他扶风人的气。”

  “对啊,对啊。”大伙附和着:“可惜了项将军这样一条汉子,如今倒是便宜了扶风国了。”

  “那个楚珺遇到扶风商人后怎样了?”就有人问道。

  “话说那个扶风商人可是十分的凶悍,一把把楚珺给拍到地上。楚珺那会也生气了,跳起来就说:‘我都道歉了,你怎么还这么凶的?’”老关道:“没想到那扶风人却是强横的说她该死。楚珺就说:‘你这人不是商人,这做生意的,哪有你这么强横的?做生意的要和气生财,你不会是装着生意人到我有余国来做坏事吧?’没想到她这无心话,却让那人起了杀机。到了中午,楚珺又碰到了那人,这会那人是和一个扶风商人在一起。她那时也没在意,没想到那两个人却要杀了她,把她截在短巷子里,当时她就道:‘你们两个一个扶风人,一个有余人,无缘无故的要杀了我,你们不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吧?你们不会是有余国的人出卖了有余国,这才要杀了我吧。’幸亏她武功高,逃得快。后来她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那个扶风人,她想着生气,就去打晕了人,果然就搜出了一个秘信。”

  “楚珺得了这密信后,就把它藏在了自个父母给的一个小挂件中。没想到回家时却被山民阿牛袭击。那阿牛看楚珺长的美貌,就想着要娶她,可是楚珺那里看得上那小子的?那阿牛武功不如楚珺,欺她是一个疯女人的女儿,就动了歪脑子。也不知道哪里弄了软筋散洒在楚珺回山的路上,当时楚珺中了那药后手足无力。她性子刚烈,就说‘你阿牛要是敢乱来,我就跳崖’,幸亏当时她师妹明月下山接她,这才躲过一劫。”老关道。

  “几日后楚珺上山采药,无意间那小挂件掉到山下,那小挂件中藏了那个密件,她自然是要下去找了。一时没找到,就在那崖下过夜,这才遇到了从扶风回有余,被暗中盯梢最后暗杀的睿王爷。如此才救了王爷。”

  一时所有人都点着头。没想到经过还如此曲折:“既然如此,为何当时王爷就没有把这女子带了回来呢?如此也不会有那些朝臣对王爷的弹劾了。”看客己问道。

  “据说当时楚珺的那个义母最怕的是女儿跟男人跑了。所以才有从前的放火要杀了自家女儿的事情发生。这楚珺也是个有良心的,倒是放不下那个义母,是以就没有跟王爷走。当时王爷的侍卫找到王爷后,楚珺就问王爷要些银子,觉得这样王爷也就算还清了救命之恩了。王爷当时给了楚珺一个贴身玉佩。又派了自己的侍卫送楚珺回道观,自己回京。你们想想睿王爷何等人物,这楚珺来历不明,虽说是他堂姑姑的传人,可是也要弄个清楚是不是?”老关又道。

  一时听得人点头称是。

  “那楚珺走了一段路后,觉得不对,就和那廖风回头去看看。没想到半路看到了那个给侍卫带路寻找王爷的山民阿牛死在路上。两人猜到王爷必然会有危险。廖风要走原路下山,楚珺却觉得不对,是以叫住廖风回头。在楚珺的细细询问下,又结合了山里的状况得出结论,王爷是往断魂崖去的。两人一路走去,发现不断有人被暗杀。但是考虑到两人势单力薄,而王爷身边的内奸又不知道是谁的情形下,决定等到最危险,但是刺客也全部暴露的状况下出手。是以两人躲在暗处,直到那些暗杀的人,刺客同时路面了才杀了出去,这才第二次救了睿王爷。”老关又道。“不过这楚珺到底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姑娘,那会也没王爷想的深远,于是就放了那刺客,后来王爷生气了,她明明自个也知道错了,倒是强词夺理的说王爷的不对。又说王爷恩将仇报的。倒是让王爷发不了火,是以王爷这才没带她回来。毕竟这女人身份不明,做事随心的,就想着等自己事情完了再找她。不过楚珺那个链坠倒是后来在第二次救王爷时掉了,又被王爷拾到了。”

  一时所有人点头,这救人在先,放了刺客在后,还真的说不清好坏呢。

  “按你所言,那个密件其实早就到了睿王爷手中的,可是为何王爷迟迟没有拿出来呢?”又有人问道。

  “据说这楚姑娘说了,要看这项南天做得对还是不对。若是项南天做错了,自然这密件是要拿出来的。何况当日王爷也没有告诉她去云门的事,她那时又不知对错在谁,自然也就按下不说了。你们想啊,这楚君当日先救王爷,可后来转身又放了那刺客,可见也是因为这是非不清,才会如此做了。”老关评论着。

  一时大伙不语,就有人又问道,“那后来情形如何呢?”

  “那楚珺的义母后来在青莲观主的医治下,这才恢复了神志,她义母王彩英本来许配给韩涛,却被那时贫寒的商瞿伙同他姑姑--王彩英的后母给陷害,被迫和韩涛解除婚约。而后又给她后母下了春药,最后因为怀了孩子,无奈下才嫁给了商瞿。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小柔。商瞿得了钱财进京赶考。那年家乡出现天灾。他们一家侥幸得以活命。王彩英的婆母见别人家吃肉,就要吃了王彩英那唯一的女儿,王彩英为了女儿逃离虎口。好不容易找到商瞿,才知道商瞿已是停妻另娶。商瞿借口她不孝敬翁姑把她赶走,又被商瞿的老婆派人追杀,而女儿也在那时死了。女儿死后王彩英没了依靠,便得了失心疯。后来韩涛看她可怜,就给她抱了一个小乞丐,没想到那女孩长大后就想着要逃走。遇到楚珺后,就把楚珺当了那个女娃了。这楚珺知道了义母的过往,自然是要为义母报仇了,是以她就来京城了。”老关又道。

  一时所有人都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为何楚珺能搬倒商瞿了。这些人听说商瞿居然如此险恶,都十分痛恨。

  “楚珺进京的路上,在禹城被困。楚珺也在那时才真正知道谁对谁错。又听闻百姓称颂当今万岁。当时那里还困了一大批的武林人士。于是他们为了逃生就想法子夺了项南天的兵符。自然有人想着要杀了项南天,可是楚君觉得不该杀项南天。是以在项南天受伤后又冒死救了项南天。”老关道。

  “这就奇了,她既然知道项南天谋逆,又是项南天不对,为何不干脆就让项南天死了算了,为何又要救他呢?”又有人道。

  “哈哈哈,看来兄台也是一般人物了。”老关不由的笑道。

  “想来楚君可是考虑到禹城的百姓这才如此做的。”又有人道。

  “还是这位公子深谋远虑。”老关翘着大拇指道:“你们想啊,项南天何等人物,他在咱有余人心中可是个大英雄,咱们如今也是得了证据了才知道他有谋逆之心,可在这之前谁知道呢?若是项将军意外死在禹城,到时候不仅仅皇上要问罪,便是咱们这下百姓又如何能就此了事呢?更何况还有那些看不得我有余国的有心人。到时候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这楚姑娘可是看在这些上,才说不杀项将军的。只是那些武林人那里由此胸襟的?这才让项南天受了伤。”

  一时有懂得其中利弊的人倒是点着头。

  “项南天那时失了那宝贝,自然是要找了。那会沿途查的可是十分的紧。你们想想,楚珺一个姑娘家得了那要命的宝贝,会如何呢?”老关卖着关子道。

  “老关,你快说嘛,真是急死人了。”就有心急者道。

  老关笑着,倒是慢悠悠道:“那楚珺得了这烫手山芋,自然就想着要给王爷了。不过她走这阳光大道是不行了,是以就走了一条险路。那就是走黑风寨这条道。大伙可是知道的,黑风寨那里可是有亡命之徒占山为王的。要过黑风寨的人会聚集了很多人一起过。那时楚珺就混在里面一起走,没想到还是遇到了劫匪。幸亏当时有一户大户人家的小姐极擅长武功。楚珺和这姑娘联手,又招呼了所有的壮丁抓着了匪首,这才过了黑风寨。你们知道那大户是谁的家眷吗?”

  “莫非是端木正家的?”有人问道。

  “正是。”老关拍着大腿道:“话说这一对母女也是个苦命的女人。这女人年轻时因为美貌让端木正给看上了。可是这女人那会可是有相公的。那端木正的老婆是个有名的母老虎,见不到端木在喜欢别的女人。端木正一时勾引不上那女人,就去勾引自己的丫头,这事恰恰给他那个悍妻见着了,是以一怒下杀了那丫头。后来夫妇二人想了个毒计,骗着那女人的老公到自己家喝酒。而后就把那喝醉了的书生扶到死人身边,说是书生杀了那丫头,最后书生被端木正买通了人给杀了。他则连夜去强了那女人。那女人那时怀了书生的孩子。为了那孩子是以就忍辱偷生的嫁给了端木正。可是端木正的悍妻根本容不下她,是以就一直留在了老家。这次因为睿王爷,端木正想到了这个女儿,才让她们母女进京的。没想到她们在路上遇到了楚珺,后来楚珺为了能进京,就认了那女人做了义母。自然义母的事情她是要帮着的。”

  “原来如此。”所有人这会算是真正明白其中关节了。“那后来呢?端木正可是个极其机警之人,听说无人能找到他的把柄的,那个楚珺又是怎么得着的?”

  “话说楚珺进了京城可不敢去找王爷。因为项南天可是拍人整日在王府外监视着的。后来楚珺就跟着义母去了端木正家。这端木正有二十几个女人,自然也有不甘心的。据说这其中有一位生了大胖小子的姨太太就十分恨这端木正。这女人不是贪图虚荣的,她本有一个未婚夫,却因为端木正看中了她,把她强行娶回家。这女人没多久就和那想好的暗通款曲,私下里做了夫妻。所以这女人就在那端木正酒醉高兴的时候让他把自己的罪证写在了圣旨上。端木正酒醒后才发现自己做了昏头的事,后来就把那圣旨给藏了。那女人自然和楚珺的义母联手,她们母女也想着要找罪证的,这才让她们找机会得着了那罪证。”老关又道。

  “那后来呢?”听者问道。

  “楚珺因为自己的义母事情就化名小柔去找商瞿。在商瞿面前做得十分的粗俗。据说第一天去见商瞿,因为那门人推搡了她几下,她就狠狠的踹了人家的子孙根。而后还说有仇必报。那会项南天可是在各个大臣门口都有人盯着的,自然小柔这些行迹也逃不过项南天的眼睛。只是项南天怎么也料不到这小柔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后来她们就在那若岚衣店遇着,又在这飘香楼上又遇着。那个小柔那时表现的十分粗鲁,这才没让项南天怀疑。”老关道:“可是商瞿的老婆看不得小柔,是以在商瞿生日那天,故意让自己的丫头设计让端木正娶那小柔。那时楚珺就说端木正取了几十个老婆,她若是去了必然没好日子过,是以要端木正从正门把她抬进去。”

  “那端木正就同意了不成?”有人诧异道。

  “楚珺那会说,她宁愿做普通人家的妻,不做权贵的妾。商瞿本来答应她自己找夫婿,但是失信在先,而端木正强娶在后,她一个小女子哪里能反抗的?是以要了那样一个要求。虽说那不合理,可毕竟那是端木正家的事。那时端木正说让她坐了端木正的官轿回家,如此也算事从正门迎娶了。没想到楚珺接下来就说她救了一个男人,和那男人有了肌肤之亲。那个男人给了她一个玉佩,她要商瞿还给那个男人。你想那端木正哪里要这小柔了?”老关道。

  “那女人倒是有些机智。”又有人点头道。

  “笑话,这楚珺要没机智,岂能两次三番救了王爷?又岂能夺了项南天的兵符?更是在项南天面前晃悠而不被抓的?你想想项南天一个飞虎将军,难到是胡弄来的不成?当日她可是当着项南天的面戏弄那端木正的。”老关傲然到。

  “对对。”就有人附和着:“那后来情形如何?”

  “那商瞿得了玉佩,立刻认出是睿王爷的,是以就拿了玉佩找皇上。皇上自然是找睿王爷了。结果项南天打算刺杀睿王爷,这事恰恰给楚珺知道了,楚珺这才带着人去救王爷,没想到遇到了皇上,无意中又救了皇上。”老关道:“皇上到了王爷家,楚珺就把这烫手山芋给了皇上,又把端木正的罪证给皇上看了。最后定下了金殿见圣驾这个计划。”

  一时所有人听了恍然大悟。

  包间中的楚珺听着这老关说着自个的事迹。倒是回想着自己的往事。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的青春美少女,本来她最伟大的计划是出国留学,学成归国后成为心里学的泰斗的美梦。可是一场可恶的“拯救桃花源”的计划毁了这一切。因为她和她的父母先祖都是来自桃花源,据说在她出生那年有一个桃花源后人会穿越时空,回到先秦年代,和当时的王爷共建桃花源。于是乎那些可恶的长老们因为怕死,就让她们这些女人回到古代。

  而她则一头雾水的被自己父母扯进了这个选美活动中。在她心中博士帽比美人花冠重要多了。所以勉强的进了前八。父母却一再要她放了自己的答辩,他们觉得她才是那个人。因为她出生时有异像。

  那时的结果名落孙山,不是她不好,是她不听话。别人不要不听话的人。她以为一切和自己无关了,是以就放心的游山玩水。没想到乐极生悲,她一脚踩空。那时在她强烈的求生愿望下,她就这么穿越了。

  当时她还以为自己是到了先秦呢,没想到后来才知道,这是云荒大陆,是一个和自己时代并行的时空。这才明白自己非常雷人的钻到别人家去了。所以她想着要回去,结果还真的差点就回去了。

  在云雾山观日峰上,她在似梦非梦间看到了父母和那些美少女的父母们,然后她才知道那些选美的女孩和自己一起失踪了。而所谓的王爷和二十一世纪女孩的故事只不过是一个骗局。

  据说很久前,圣女的母亲乃是上界神女下凡,据说得之者能得天下,据说当年她喜欢上了自己得大师兄,而二师兄用计得到了她。据说他们在成婚时种了一课同心树,言道谁若变心,从此后你生我死,总不再见。

  后来他们一统天下后,圣皇违了誓约,圣后一怒下剖腹取子,把一身功力转给女儿,而自己则和圣皇阴阳相隔。后来更是封了自己的元神,转生异世。

  圣女觉得自己受够了,于是就想着撮合这对父母,就用了这个计策。而楚珺的元神中有打开异世之门的钥匙,是以就这么穿越了。自然她要回到自己的时代也是能够的,但是和她一起来的几个人必然要承担她离开后的后果。

  当时楚珺听了就直跳脚,觉得这圣女太可恶了。不过在父母的安抚,那美少女父母的哀求下,只得留下来找到这几个人。自然在楚珺的心中就是和她们一起回家了。

  楚珺来了异世后倒是认识了几个年轻女子,后来才遇到和自己一起穿越的杜若岚和韩雯秀。

  杜若岚从前说过,不管在哪里都要做服装设计。所以她算是真正的达成心愿了。而韩雯秀则说会顺势而为。所以雯秀在被人拐卖到青楼后,化名小乔,就这么生存了下来。至于其他四个吴韵、钱媛媛、向小雅,赵雨欣四个却不知所终。不过楚珺倒是觉得其中必然有人在扶风。因为轩辕睿恰恰是因为一封用拼音写成的秘信去扶风的。而有人只得自己父亲是楚翔的,也只有那几个人。第2章 睿王府的楚珺

  云荒大陆,有余国京都。帝轩辕旭贞元十年春,四月。

  睿王府的暖香阁前一片繁花似锦。

  在这花间的亭子前坐着一男一女。女子坐在阳光下一手执小壶,一手执小巧玲珑的九龙杯自斟自饮着。而男子则坐在那女子的几步之外,正凝神注视着那旁若无人的女子。

  女子身着白衣,衣襟上绣着粉红的荷花,外罩一件同色开襟的长褂,长发随意的挽着。自有一股风流潇洒的男儿姿态,却又混合着女人得娇柔妩媚。容貌绝丽,姿态慵懒,此刻看着犹如只懒洋洋的小山猫。

  男子身着同样的白色龙抓锦袍,修眉长目,身躯修长健壮,恍如一只大山猫。此刻男子看着身边的女子,不由得痴了。在他的目光中有着一种期盼,期盼着能走到女子身边,然男子只是那么坐着。

  因为那只小猫说了,别打扰她,所以他就算非常想过去也不敢过去。算了,自己就这么看着她吧。男人想着。

  阳光洒在二人身上,远远看着,恍如渡了一层金光。

  在这繁花盛开的桃花林中,有着这样一对璧人,就连守在外面的人都觉得赏心悦目。浮躁的心就此慢慢的平静下来。

  花林中的男人自然是当今天子最宠爱的弟弟,诸大臣眼中最炙手可热,最尊贵的娇客,都城未婚女子心目中最佳的夫婿,睿王府的主人王爷轩辕睿。

  而轩辕睿目光中的女子便是近来风头最盛的传奇女子楚珺。一个敢在金銮殿上拒绝嫁给王爷的女人;一个说王爷的银子比王爷可爱,只要银子不要王爷的女人;一个敢当着皇上的面要王爷给一半王府的女子;一个敢当着皇上、诸位大臣训斥谏议官的女人。一个敢说飞虎将军错了的女人。

  轩辕睿看着优哉游哉的楚珺,忽然又觉得有些骄傲,至少这女人目前在自己的地盘上,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安心的坐着。

  甚至偶尔自己还能卡油一下,比如说自己晚上寂寞了,想重温一下她做自己肉垫子的时候。那时候她可是十分的乖巧。自己想干什么她可是很配合的。当然不能做过分的事情。

  不过至少如今只有他才能做到这一切。而别人是不可能的。

  轩辕睿可是十分清楚,如今外面有多少人想要抓了这女人,把她据为己有的。就是那个该死的‘圣后传说’害人不浅。

  上古时期,云荒如一盘散沙,后来因为出现了两个人,一对夫妇,这才一统天下。那时以有余为中心建立了一个大国。男子被尊为圣皇,女子被尊为圣后。传说圣皇能建国,得益于圣后。

  其后世事变化,战乱纷起,这分分合合之间就形成了如今九个超级大国,一些附属小国的形势。

  这些国家都想着要独霸天下,而所有人相信只要得着圣后转世的女子,便能做到。传说圣后每一次转世,都会辅佐一个男人称霸于世。不管传说真假,对于那些具有野心的人是从来不会放弃一切的有利因素。

  如今世人就把楚珺附会成圣后转世。自然这八国之人都要来争夺了。而楚珺自到了京都之后一系列的举动,又似乎证实了楚珺真的是圣后转世。

  京都明的暗的大约有十来股人。明着的有八国来使,暗中则是这些来使们背后的对手。谁都想要得到楚珺。

  可是谁又真正知道楚珺想要的是什么呢?轩辕睿记得楚珺说过,她要找一个江湖大虾,然后过着无所事事的日子。没钱的时候去打劫土豪劣绅,有钱的时候上青楼调戏美人。这就是楚珺要的日子。

  想到这轩辕睿就想笑。一个女人假扮男人去调戏女人。还真亏得她想出来的。不过他也向往这样的日子。如今去不了别处,那就只能在自己家中这么悠闲一下,放松一下了。

  这会楚珺十分享受的喝着功夫茶,大约感受到身边那强烈目光的骚扰,楚珺倒是转向轩辕睿:“你要不要过来喝一杯?”

  轩辕睿欣然挪位,跑到美人身边喝着美人亲自给自己泡的茶。这感觉还真不错。自然茶喝完了,胳膊也到了美人的腰间了。

  楚珺倒是坦然的依偎着轩辕睿,放松了自己,有时候有个人做依靠也是件快乐的事情。

  “喂,那天在金銮殿上,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女人是假冒的?”楚珺想起那天上金銮殿的情形,不由的问道。

  “如果我们前一晚没见过,我确是会把那女人当成了你。毕竟我们之间隔了两年多的时间。当日的情形也很匆促。虽然你的性子让人难忘,可毕竟有很多东西都还是模糊不清的。是以真正要识别她可能有一段时间。”轩辕睿道。

  楚珺点着头,她也是这样想的。甚至她都没指望轩辕睿能记着自己。

  “可是那天之前我们恰恰见面了。你和我们说了一晚上的话,即便你知道皇上也在时,你还是那么的随意。你那张狂的性子和她完全不同。我们不过分开两三个时辰,感觉仍在,你就算再怎么掩饰,改变的也不多。所以那女人说的话虽然差不多,但那说话口气让我觉得很陌生。若是在平时我会想法子调查,可是你说了要借着这个机会在金殿上揭发商某人,我若是马虎了,倒是让你失望了。所以我那会犹豫了。”轩辕睿到。

  “哦。”楚珺点着头。倒是有些感动。“没想到你还挺细心的。”

  “很感动?那嫁给我好不?”轩辕睿凑近脸道。

  “你又来了。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了。”楚珺笑着拉开距离道:“我觉得这样很好啊。”

  “不好,一点也不好。”轩辕睿郁闷道。

  “兄弟,我都让你予取予求的了,你还不满足?”楚珺意有所指的道。

  “我要你给我生儿育女。”轩辕睿道:“你那样子反而让我更难受。”

  “那你不做不就好了。”楚珺笑眯眯的道。

  “更不行。”轩辕睿火大。一说起嫁娶这女人就是这么可恶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嫁给我?”

  “不知道,只是觉得离着嫁给你还有一段距离。”楚珺坦言:“再说了,我虽然救了你,可那也是两年多前的事情了。咱们那时也不过相处一个晚上而已。”

  “是两个晚上。”轩辕睿纠正着。

  “好吧,可是咱们现在重新见面也不过是两个多月。这样短的时间要完全了解一个人很困难。”楚珺道。

  “这不是问题。”轩辕睿道。“我总觉得你心中在抗拒着我,为什么?”

  “你有听到外面的传说?”楚珺问道。

  “你管那些狗屁传言干嘛?”轩辕睿恼火的道。

  “你说粗话。”楚珺道。

  “你这可恶的女人。”轩辕睿咬牙切齿道。

  “我听说当年圣后和圣皇分离是因为圣皇喜欢上别的女人,违背了他们最初在一起时的誓言才会如此。如今有人传说你是那坏蛋的转世,我是那个倒霉女人的转世。所以你想想,我怎么能这么轻易的信你?”楚珺叉开话题。

  “见鬼,是那个王八蛋说这狗屁话的,我宰了那混蛋。”轩辕睿咬牙切齿道。

  “有些事情不可不信。就如我吧,你是不是觉得我言行怪异,举止乖张的?这自然是有我的理由。”楚珺道。

  “什么理由?”轩辕睿问道:“难道说这和那个见鬼的传说有关?”

  “自然。”楚珺想了下道:“我本不是这个时空的人。”

  “胡说。”轩辕睿恼火道。

  “我是另一个时空的人,那是一个和这里并行的时空。是你们这里的圣女主导了一切,把我带到了这里。”楚珺道。

  “你胡说,我不要听。”轩辕睿恼火的站起来就要离开。

  “睿,你若真希望我嫁给你,你就要真正的去了解我。”楚珺跟着站起来道。

  “好,你说。”轩辕睿道。

  “那个圣女说我就是上古圣后转世,因为厌烦了和你有任何牵扯,于是打开时空之门,离开这里。我出生时就有人说我集了怨气而生。所以我父母,外公和我师傅同时尽心尽力的给我去除那怨气。直到我怨气去除了,那个圣女就设计一切让我回到这里,希望我和你能再续前缘。那女人还说了,只有我和你重续前缘,这天下方能真正的安稳,否则战乱永远存在。”楚珺到。

  “那你想如何?”轩辕睿问道。

  “要重续前缘需要解开所有的疙瘩。你我之间的,我和别人之间,你和别人之间的。只有所有的一切解开了,理顺了。我们才能真正的在一起。”楚珺道。

  “难道说你和那些男人之间也有什么不成?”轩辕睿问道。

  “除了男女之情外,还有别的,比如人情世故。”楚珺道。“况且有些是别人欠我的,有些是我欠别人的,这些都需要一个了断。而且你和那个女人之间也需要有一个了断。”

  “那个女人?”轩辕睿问道。

  “就是那个勾引从前圣皇的那个女人。据说是和我同时代出生,同时代回来的女人。”楚珺道。第3章 王爷的救命恩人

  “是不是我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你就不要我了?”轩辕睿认真问道。

  “是。”楚珺严肃道:“再不然你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我也去找别的男人,你能同意吗?”

  “闭嘴,你休想。”轩辕睿火大道:“那个女人要是来惹事,我便杀了她。”

  “兄弟,不是杀人能解决问题的。而是你真的能不对她动心便可。还有如果你对她动心了,那你就娶了她,咱就另外找别的男人便是。”楚珺道。

  “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轩辕睿冷冷道。心说真要有这个女人,看他如何收拾。

  “所以你要我嫁给你,我得觉得可以才嫁。”楚珺不以为意。

  “我如今一个女人都没有,你还要我怎样?”轩辕睿怒道。“你这根本就是无中生有,那里来那个女人的,根本就是你胡编乱造。”

  “我听说和我一起的几个姑娘都是从前和我有关的一些女子。尤其是和我同来的六个女子。如今我已经见着了四个,她们四个已经有了各自的归宿,所以应该不是她们。但是还有两个未见。等那两个见面了,你和她们之间没有任何变化,那时我或许可以解开心中的一些结。如今不能。”楚珺道。

  “你说如今见着的四个姑娘,是韩雯秀、杜若岚、向小雅,钱媛媛那四个女人?”轩辕睿问道。

  “是。”楚珺道。

  “那还有两个是谁?”轩辕睿问道。

  “一个是吴韵,一个是沈雨欣。”楚珺道。

  “你觉得那个女人更可能是?”轩辕睿问道。

  “吴韵吧。从前她就把我列为对手了。”楚珺抱怨道。“真是见鬼。其实我是能回去的。在山上时有过一次机会。后来圣女说她们六个都在,还说她们是因为我才到这里的,结果我没错也变成有错了。我只得先找到她们再说。”

  轩辕睿无奈,看来他们要成亲还有一段时间啊。可怜啊,老天啊,为何要折磨他啊。那该死的狐狸精快出现吧,让自己一剑给劈了,免得自己要被楚珺这个可恶的女人这么一直吊着。“算了,不说那些不知道的事情。”轩辕睿大手一挥。

  “那好,咱们说金銮殿的事情。免得外面老是在瞎传。”楚珺笑道。

  “还说,你自己做的事情你不知道啊。”轩辕睿刮着楚珺的鼻子,决定把那个大瘤子仍在一边。还是自己先慢慢的磨着这女人,说不定日子长了,这女人就给自己拐骗上手了,最好是给她肚子里播种,最好是让她两年抱三个,免得她有时间胡思乱想。

  不过楚珺那么一提,倒是让他想起那天在金銮殿的事情,以及这两个月来遇到的那些男人们,现在他回想着一切,查看着自己有没有遗漏什么。免得被那个屑小钻了空子,那便不好了。

  他们在这里说着过往、未来。

  这大街小巷的也在说着这些。尤其是有关楚珺的一切,总会有人在打听。男人会打听,同样女人也会打听。

  而楚珺真正一战成名的时间就是在这一年的二月初五,也就是两个多月前。地点是在金銮殿上。所以所有事情自然是要从那里说起了。

  至于听故事的人自然百听不厌。

  说故事的有楚珺的新传,自然说新故事,没新传时就说旧故事。

  至于坊间的流传,那就更是千奇百怪的。

  不过官方版,最接近真实的要数飘香楼里的了。

  因为楚珺和飘香楼的少东家可是闺蜜。自然正版消息的权威要归于飘香楼了。何况飘香楼是楚珺常去的三个地方之一。

  至于另外两个地方,一个是宜春坊,一个是若岚衣店。

  宜春坊是青楼,所以楚珺去了,别人也不知道,毕竟那是男人的销金库,只有那里发生了故事别人才知道。

  若岚衣店是姑娘们聚集的地方,男人们去不方便,除非你是权贵,否则去那里的男人都给衣店老板踹出来的,你要给老婆女儿买衣服都不行,得女人亲自去。所以大多数男人是不敢去的。

  剩下的就是这飘香楼了。这吃,只要你有银子,别人是没那么多计较的。有要见楚珺的可以去那里候着,说不定那天就能看到那传说中的女人。

  不过也有可能你看到了也不认识。因为楚珺会易容,会改扮,自然也会传着美美的出来逛游。比较好认的是她身边的人。楚珺身边的都是美人,美的男人,美的女人。所以飘香楼去的人可是比从前多了不知多少倍。

  这几天没什么新故事发生,听客就嚷嚷着说书的老关说旧闻。因为大伙觉得听了这些故事后蛮有启发的。

  于是老关开始卖起关子,说起过往典故。这时间回到二月初五。

  这日上午还是阳光灿烂,到了下午天就阴了下来。而对以京都的人来说,他们好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忘了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上至皇帝,下至京都百姓。

  那日的早朝时间特别长。这是外面伺候的内侍们的感觉。而各方打探消息的人也在不远处候着,想知道今日最新消息是什么。

  那日为何会这么长时间还没下朝呢?自然是和金銮殿中意外冒出的两个女人有关。

  金銮殿可是男人的天下,女人是入不得的,可是此刻里面还正跪着两个女人,一个身着紫衣,一个身着白衣。

  有余国的最高统治者皇帝此刻高坐龙椅上。冷然看着下方跪着的人。

  大殿内井然有序的排列着文臣武将。最前面站着的是皇上最宠爱,也是有余风头最旺盛的四王爷轩辕睿和皇上的其他几个兄弟,以及文臣武将之首。

  中间是本来是空着的。可是如今却跪着三个人。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和两个年轻美貌的女人。

  至于为何有女人上了金銮殿,这个可得从四王爷轩辕睿说起。因为这两个女人中有一个是王爷的救命恩人。另一个自然就是假冒伪劣的冒牌货。

  两个同时自称是救了睿王爷的姑娘。除了衣着款式,发式略有区别外,别的还都差不多。左边的是紫色,衣服束腰,衣着新颖。跪在右边的是月白色两件的,正面用金线和紫红的线合着绣了牡丹。看着倒是有风流倜傥洒脱不群的模样,可惜却是个女生男相的姑娘。两人的模样有七八分相似。不过右边白衣女子的容貌更胜紫衣女子一筹。

  谁是正主,不要说皇上、群臣分不清,恐怕就连睿王爷一时半会的也说不清。

  睿王爷的风流韵事说上三日三夜也说不完。如今最大的事情就是睿王爷上青楼宜春坊霸着花魁小乔的事。朝臣们为了这事弹劾了睿王爷三个月之久。那些得不着小乔的,想把女儿嫁给皇上红人睿王爷不得的,看不得睿王爷逍遥的,几乎所有人的都在掺合着。

  而今日却出了最劲爆的消息:睿王爷和商相的女儿商柔私定终身。理由是商柔救了睿王爷,睿王爷留下先皇御赐的玉龙佩给了商柔。商相凭着这个说王爷和自己的女儿定了婚约。要皇上给自己女儿做主。

  可是睿王爷拒绝承认。因为王爷说了,救了他的是一个自称是楚珺的女人。是自己堂姑姑轩辕宛沁的弟子,而不是商相的女儿商柔。

  商相给出了王爷的贴身玉佩。这玉佩世上只有两块。一模一样的两块。当今皇上一块,上面刻着‘旭’字,另一个则是王爷的,上面是‘睿’字。是当年先皇亲手为这两个儿子所做。

  在先皇的心中,睿王爷的才干足以称帝。如今的皇上在太子时,先皇就有过废太子而立睿王爷的想法。不过因为睿王爷的母后--当时先皇的第二任皇后,坚持要让皇上的长子,第一任皇后的儿子轩辕旭称帝。为的是能让有余平安发展。

  后先皇权衡再三,听从皇后的意见,没有废了太子。但是先皇同时也刻了这两块一模一样的玉佩,让太子记着老四的才干不比任何人差,但是为了有余才没有轻易改变。也要太子为了有余,知人善任。如此才能真正的发展有余国。

  这段过往典故,元老们再熟悉不过的。商相拿出这玉佩,那意义可就十分明显了。王爷又岂会轻易把自己手中的玉佩赠人的?

  最后睿王爷要求让那个商柔姑娘上金銮殿求证。因为他觉得这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皇上下旨宣了商柔上殿。

  于是金銮殿就来了一位紫衣姑娘。

  可是商相说,这女子是自己夫人的侄女,叫晚晴。不是自己的女儿商柔。因为商柔是另一番模样。

  皇上自然仔细询问了那紫衣姑娘是如何救了睿王爷的,那紫衣姑娘说了大致的经过。轩辕睿听着沉吟不语。因为这其中大致的情形是对的。而且这晚晴姑娘的容貌又和自己见着的楚珺有些相似。不过唯一让他觉得不对的是,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差了点。第4章 双胞案

  昨天他们可是见过的。

  轩辕睿、因为这玉佩之事而去找自己的皇上、楚君以及小乔等一干人,差不多直到天亮,他们才分开。

  是以再看着这眼前生疏的姑娘,他的感觉就是不对。

  而且商相也说这女人是自己夫人的侄女晚晴。

  皇上问究竟是怎样的情形。

  睿王爷想了下道:“不如让臣弟的侍卫来和这女子对质。因为这侍卫曾送过她。必然他们有些话是别人不知道的。”

  皇上准了。

  于是轩辕睿的侍卫到了。因为这侍卫曾送楚珺回去过,有些话是别人不知道的。

  侍卫上来却说皇宫外面有一个自称是楚珺的姑娘,说她听皇上下旨招她,结果自己却给商夫人抓了,并且毒打了一顿,还要给卖去青楼。后来她被人所救。

  而商夫人的侄女晚晴则冒她的名顶替了来见驾。她逃出商相府后找到王府。王府总管觉得此事蹊跷,就找侍卫把她带了来候着。若真有此事,皇上也可辨明真伪;若那女子是冒名顶替,也可把她立刻拿下。

  皇上和群臣一听可都看向商相。睿王爷就请皇上宣了进来。这就出现了双胞案。

  皇帝就问着楚珺:“朕问你,你可是认识这晚晴?”

  听皇帝这么问,楚珺如实回答:“回万岁爷的话,小女子未到相府前不认识这晚晴姑娘。小女子的好姐妹只有一个,那就是跟在小女子身边的女子,那女子叫韩雯秀,她现在就在宫外等着小女子出去。还有一个就是小女子的师妹明月。至于这位晚晴姑娘,小女子只知道她是商相的侄女。小女子与她只能说是泛泛而交。小女子以为,晚晴的身份,就算李氏不回答,这商相可是能回答的。若这晚晴是楚珺,那是不是说这晚晴本就是假的?她不是李氏的侄女!那么请问她为何要冒充李氏的侄女?在相府待了这么久她有何居心?”

  这问题一出,那晚晴的脸色十分难看。

  “小女子之所以会到相府,那是因为义母让我给她送信。这个假晚晴为何要潜伏在相府?她又有何居心?而且还和李氏有勾结。李氏既然知道这晚晴是假的,那是不是也意味着这晚晴有问题,这李氏必然也是其同党?”

  楚珺转向轩辕睿道:“请问王爷,当日你除了知道救你的那个女子名叫楚珺外,那个女子是不是还有别的名字?这别的名字是晚晴吗?小女子听说晚晴姑娘在商府住了好多年的。既然如此,小柔就不明白这晚晴姑娘怎么既可以住在相府,又怎么可以跑到云门和我义母住在一起过苦日子的?莫非这晚晴本就是两个人?还是说这晚晴是妖怪,可以分身不成?”

  “对啊,你是否告诉本王你是如何分身的?”轩辕睿嬉笑着弹着晚晴的耳坠。

  晚晴一脸的怒意,默不作声。

  楚珺又道:“况且商相和我义母的亲生女儿就叫小柔,只不过是早就死了。而我义母一直心中念着女儿,是以把每一个和她在一起的女孩都叫做小柔。小女子适才和商相可是好好的论证了一番的。就算小女子不是真正的小柔,可是适才的一切也证明了,小女子确实是和义母王彩英共同生活了若干年。敢问小女子又如何跑到相府冒充晚晴呢?”

  “还有李氏十分疼爱晚晴。小女子若是晚晴,那么李氏为何要伤害自己的侄女呢?这李氏可是恶毒至极,她连一个小孩都要派人杀了。那小柔是我义母的女儿,李氏当年可是买凶要杀了我义母和我义母的女儿。适才韩将军也证明了这李氏的恶行。而今天李氏也是要把顶着义妹女儿名字的小女子卖到青楼,可见这李氏确实是把小女子当了王彩英的女儿了。那小女子就不解,这晚晴是怎么就又变成了王彩英的女儿了?怎么还和李氏这么要好了?”楚珺问道。

  “王爷遇刺是在两年多前,那时晚晴就在相府,为何她这两年都没有去找王爷?偏偏是商相禀告了万岁后,才变成她是了?她要真是王爷的救命恩人,就算没有王爷的玉佩,也一样可以去见王爷。小女子方才到京机会不多。可晚晴一直在京,为何始终未去?她只要说出救王爷的事情便可以了。就算没那玉佩,只要说自己没钱上京,把那玉佩换了钱,想来王爷也能理解。再说只要自己说出那挂坠,想必王爷也会相信。就比如今日小女子去了王府闹腾了一番,王府就知道小女子是谁了。”

  “再有真要是小女子冒充她,那么当日在商相生辰上小女子说了救人的过程后,这其中有对有不对。她只要告诉商相,她才是那个人。并且及时纠正那些错的地方,这就能证明她才是真正救王爷的人。为何她没有去告诉商相她才是真的救王爷之人?若是她去说了,相爷就绝不会说是小柔救人的。就算是一个普通人都可以做到,何况是相爷?相爷绝不会愿意让自己处于今日这状况的。就算这一切如李氏所言,是小女子冒充,那李氏为何不当日就说了这一切?为何要闹到皇上这里?”

  “难道说商相会不顾自己的利益,任意的偏袒小女子吗?商相真要如此,就不会让小女子嫁给端木大人做小妾了。商向更不会让自己一家处在如此岌岌可危的情形下!这晚晴为何反而要到了今日万岁召见了,才说是小女子冒充她的?难道说这晚晴就这么喜欢戏弄万岁吗?”楚珺冷冷道。

  一边的人听了楚珺的这些问题,不由自主的点着头,就连商相也在想,按常理,确实如此。

  “晚晴,这些问题你如何作答?”轩辕睿又一扯耳朵问道。

  “王爷。”楚珺的这些问题让晚晴无法回答。被轩辕睿这么一扯,不由的一阵的心慌意乱。

  “她不能回答,但是我倒是可以试着为她回答缘由。”楚珺道。

  “你能回答缘由?”皇帝意外:“你知道什么?”

  “你说,她为何不能回答。”轩辕睿问道。

  “那是因为一开始她不知道我是真正的楚珺,也不知道我救的是王爷。晚晴那晚出来跳了剑舞,此后被项将军选中,她那会可是十分得意。而我的事情,第一小女子当时没说王爷的名字,小女子知道那里面有看不得王爷之人,若是说了王爷的名字,那人必然不肯放了小女子,是以没说王爷的名字和身份。小女子给相爷玉佩时,也故意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所以在商相把玉佩给皇上之前,真正知道小女子救的人是王爷的,也就商相。商相行事谨慎,没有把握的事情不为。这才没让消息透露。是以晚晴那时只是知道小柔救了一个男人,和那男人有肌肤之亲。没有想到救的人是王爷。”楚珺道。

  “当晚寿辰结束后,小女子出去过。然后看到一群黑衣人打斗,回来后没多久自己的房间突然闯进了一个陌生黑夜蒙面的男人。那男人看起来杀气很重。小女子无意中泄露了自己会武功,而且武功在那人之上。那人当时受了伤,小女子为他包扎了伤口,然后让他在厨房休息了一晚,那人次日就离开了。那时小女子就问自己,这人是谁?为何会来相府?难道说相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机密需要人刺探?可是小女子觉得又不对。这让小女子联想到了那打斗的黑衣人。”

  “第二天商相把那玉佩给了万岁。小女子听说李氏和宫中的一位娘娘是至亲,他们都希望商相这边的人嫁给王爷,而最佳人选就是商相的女儿。商相进宫的事情必然惊动了那位贵人,是以那贵人可能给李氏这个消息。或者是询问李氏怎么回事。这让李氏知道小女子救了王爷,商相为了小女子向皇上要说法。这李氏就猜到商相要为小女子的婚事努力,就想着要除去小女子。而晚晴也从李氏的口中知道了原来小女子救的人是王爷。这就让她有了新的想法。”

  第5章 辨别真假

  “至于这位晚晴的身份。王爷,她能知道很多真实的细节,那表明她必然是详细了解过这事。能了解这事的人,不是救王爷的人,那就是刺杀王爷的人。所以小女子就联系到了这一切,晚晴知道小女子就是那个救了王爷的人,如果她和那刺客有关,那她必然也知道小女子的形貌。这样一来,小女子就想着那晚救的人,是不是也是从前那刺客中的一个?他可能见着了晚晴后,两人交换了讯息。然后他们可就得出结论,小柔就是救王爷的楚珺。”

  “于是他们定了一个计划,一个可能是劫持小女子的计划。只是没想到皇上召见小女子。是以他们就仓促的决定,由晚晴李代桃僵见皇上。而暗地里,那刺客则把小女子劫持。小女子为何会这么想?那是那个软筋散。软筋散一般是江湖人用的,这李氏官家人是不会有这样的东西,除非这李氏是江湖人。可李氏是江湖人,那李氏直接出手就可以了。没必要那么大费周章让仆人打了小女子,再找青楼的人来。所以我就判断这软筋散是李氏信任的人给的。李氏信任的也就晚晴。而晚晴要是有软筋散,那她或许从前就对我用了。商相生辰白天在花园中,小女子曾狠狠的刮了晚晴一顿,这也导致了李氏非要卖了小柔的一个原因。可是那时她没用,那也就是说这东西本不是她的,可能由别的江湖人给的,这就让我联系到了那个黑衣人。”

  “当日在观日峰,村民阿牛也曾对小女子下过软筋散。小女子被师妹救了之后,家师就对小女子说过,那软筋散是江湖人士所用之物。当时的阿牛只是一个山中的猎户,他也是在遇到了那些刺客之后,才得着了那些东西,这些事情是阿牛死后,阿牛的母亲状告小女子杀了阿牛,当时的县衙在调查取证后得来的。那时就有人说几日前有一批人找了阿牛问观日峰一带的地势,并且在找到了被王爷杀了的那些刺客后,那人也认出了一些就是当日去找阿牛之人,是以小女子就把这一切串了起来,觉得这软筋散来源于同一个人。”

  “而小女子目前碰到的江湖人也就那晚的那个。何况小女子也没伤害他,也不知道他底细,他不可能要这么随意恩将仇报害了小女子。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和这晚晴是一伙的,不仅如此,他甚至和当日的刺客也是一伙的。他们想抓了我。这就是他们要李代桃僵的目的。至于晚晴嫁给王爷,那很有可能就和王爷当年被刺杀的事情有关了。那人想让晚晴做王爷身边的卧底。”

  “那天晚晴要求为商相献舞,而且跳的还是剑舞。小女子不知这晚晴是否和小女子一般抱着期望见到王爷的心态。不过王爷那晚若是去了相府,必然会以为这晚晴便是楚珺了。可惜王爷没去,这晚晴的一片心意就落空了,最后被项将军捷足先登。当然王爷也有可能会觉得那晚晴不是真正的楚珺,这自然是从剑舞中可看出。晚晴的剑舞跳得不错,但也只能说是中等偏上,还比上小女子在禹城青楼中看到的小云的剑舞好。这晚晴的剑舞中携带着浓浓的杀气。缺乏了舞的韵味。更没了小女子剑舞的中意境。那会小女子同时也觉得晚晴的武功不低。”

  “于是小女子就在猜测,是不是有人早就准备了这个李代桃僵的计划?否则怎么会有一个和小女子相似的姑娘出现?而且这个女子会武功,会剑舞?甚至这剑舞也和小女子有几分相似。知道小女子救王爷的细节也相似,详细调查了小女子的家世,也知道小女子是青莲的弟子。到时候只要王爷看到这晚晴,大约就会直接向商相下聘,就算王爷发现则晚晴是假的,大约也是一个时间后。然后他们就等着小女子的出现。只是小女子自离开师傅后,不是易装,就是易容。而且还假装自己不会武功,这也就让别人没了这个机会,没有人知道小女子的行踪。他们可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找到小女子。没想到的是小女子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是以他们就用了今日这个计划了。”楚珺细细分析着。

  轩辕睿听了这个,心中顿时亮了。

  此刻的晚晴已是满身的杀气。

  “是不是觉得又被我说中心事,心里十分恼怒,就想着杀了我?”楚珺看着晚晴那杀机,嘲笑道:“不过我可告诉你,你要杀我可还不容易呢。虽然我没杀过人,可不等于我会站在这里等着人来杀。”

  晚晴愤怒的低着头,紧紧的握着拳头。

  “而且你也没有这机会了,美人。”楚珺又嘲笑着。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轩辕睿问着。

  “事情不是这样的,这贱人才是奸细。”晚晴怒道。

  “美人,光嚷嚷是没有用的,那不过是花瓶女的专利。你要说出一个道道来,用道理说服大家。相信本姑娘适才提出的那些问题,都是针对谁是真正救王爷之人而提,若你能够给大家一个圆满的回答,那人家才会相信你。”楚珺道。

  “商相,这晚晴在你府上住了几年了?可有离开过?”轩辕睿问道。

  “晚晴是十岁那年到微臣府上的。下官可是看着她长大的。直到一年前才离开府里,回家一趟,几个月前方才回来。”商瞿道。

  “你确定是去年离开的?是何时?”轩辕睿问道。

  “是,去年九月离开府里的,说是回家祭奠双亲。直至今年四月方回来。”商瞿道。

  “晚晴,本王问你,你说本王受伤是哪一年月的事情?”轩辕睿问道。

  “是,是,是前年五月的事情。”晚晴低声道。

  “商瞿,前年五月这晚晴在何处?”轩辕睿问道。

  “在府里。晚晴生辰在五月,那时李氏在为晚晴过生辰。”商瞿道。

  “晚晴,本王问你,你是如何知道本王受伤,又是如何跑去那山里救本王的?”轩辕睿问道。

  “小女子,小女子不知王爷会受伤。”晚晴几乎是耳语。

  “晚晴姑娘,你如果真是楚珺,那么你的身份就不是晚晴,不是商夫人的侄女,你就是小柔。”轩辕睿道:“因为她在洞里告诉本王是楚珺。出了山洞,那阿牛看到她就叫她小柔。后来她离开也是她义母满山的叫着小柔,她才离开的。那么晚晴姑娘,你究竟是谁?”轩辕睿道。

  “小女子是晚晴,”晚晴道。

  “你既然是晚晴,那你怎么又变成了楚珺?”轩辕睿问道。

  “小女子也是楚珺。”晚晴强词夺理道。

  “那本王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本王受伤的?你又是怎么跑到云雾山和那疯老妇人一起生活的?你又是怎么有时间救了本王的?本王就算是星夜兼程,也用了半月有余才赶到京城的,你是用了什么法子,能当天就赶到的?本王问你,你为什么假扮晚晴在相府的?你的目的是什么?”轩辕睿问道。

  “小女子,小女子。”晚晴一时语塞。

  “王爷,小女子来之前,那个救了小女子的贵人告诉小女子,这个晚晴不是真的,真正的晚晴是那晚的舞姬,被端木大人娶回家做了第三十小妾的那个。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在那里了。这个女人是以刺客的身份在了。以小女子的推测,这晚晴的变化当是在去年到今年的这个时间中了。”楚珺道。

  “你,你,你胡说。”晚晴气急败坏道。

  “我胡说?在晚晴和救了王爷的楚珺之间,你只能是一个人。当然你可能也叫楚珺,这也正常。毕竟这世界上有容貌相像之人,何况是名姓呢?但是你要是救了王爷的楚珺,那你就不可能是晚晴。相爷可是说了,晚晴当时可是在过生辰呢。何况你要是临时跑过去的,那就更有问题,你怎么知道王爷会在落凤坡被偷袭,还一定会被打下悬崖?所以不管是什么,你都是欺君的罪名。你啊,不用狡辩了,再怎么狡辩都无法圆谎。你的破绽很多,很多的话都是前言不对后语,说起来你还真是一个蹩脚的奸细。就算不懂得刑侦之人都能看得出,何况这朝中大多数可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你这些无法解释的问题,就注定了你是假的救王爷之人。”楚珺冷冷道。

  晚晴被楚珺这么一说,心知这都是真的,不由的垂下了头想着自己要如何做。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高冷妃驭夫有道》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6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