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贵族名媛小说夏小昕乔以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贵族名媛小说夏小昕乔以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这么火爆

  秋夜,温柔的夜风带着大海的一丝咸腥味柔情万分地吹拂着L市这座风景优美的城市。

  在市中心的酒吧一条街上,早已是灯红酒绿,人流如织,其中造型极其独特,整个大楼建筑像极了xing感的人形的纯.色酒吧更是华灯闪烁,门庭若市。

  装饰得金碧辉煌大气奢华的门口立着两个相貌英俊,高大魁梧的门僮。

  他们礼貌地对着进门的小姐女士们微笑,体贴地接下她们脱下来的外套,并且领着她们进.入大厅。

  大厅里五光十色的灯光不停地闪烁着,时不时地有炫目刺眼的华丽光束打在大厅四周分别矗立的几个圆形玻璃柱上。

  那里面有寸缕不着的牛郎正随着狂放而激.情的舞曲放.浪形骸地跳着挑.逗的舞蹈。

  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人遐想联翩,简直让人脸红心跳得无法喘.息过来。

  每个节目结束,总有女人兴奋地扑上前,扯住她们心仪的男人就走。

  也有女人迫不及待,直接就将手伸向了男人……

  夏小昕看着那些yu望毕露的女人们深觉不可思议,只觉得自己置身于这种场所中都变得有些色.情了。

  今天是她升任华硕银行客户经理的好日子,死党廖玲硬是死打烂缠地要她请客。

  她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可是没想到廖玲竟然会要她到这种场合请客。

  尴尬地扯了扯自己动不动就往上缩的裙子,低了头恨不得地面有条缝好让她钻进去躲躲。

  哎!早知道这里这么火爆,她死都不会来!

  正窘迫间,突然音响里放出了一首奇怪的音乐,她一愣,终于听明白那分明就是男女激.情时的声音。

  晕!这声音如魔音钻入人的耳朵里、心里,刹时现场就失了控,很多男女就随着那声音也跟着摆动身.体。

  眼前这一幕让她看得脸红耳赤,惶恐不安,再也没有办法继续呆下去了。

  一只手半遮了眼睛,另一只手从包里取出金卡往廖玲手里一塞,“廖玲,你自己玩吧!这里实在不适合我呆!我可不想花钱失.身!肖伯尧知道了,非得活剥了我不可!”

  “别啊!你这就不懂了吧!现在的男人喜欢女人有经验,你太纯洁,男人觉得你不懂风.情,不会想娶你的!”廖玲急忙扯住了她,不肯让她轻易逃。

  “这是什么歪理?如果肖伯尧是这副德性,我不嫁也罢!”她啼笑皆非,用力挣脱转身就想走。

  可就在这刹那间,原本闪烁的灯光突然全都熄灭,激.情的音乐也刹时停止,一片突然而来的寂静与黑暗让所有的人都禁不住禀住了呼吸。

  “要出来了!”廖玲紧张地抓住了她的手臂,尖尖的指甲深深地掐进了她的肌肤里。

  很痛。

  夏小昕痛得咧了咧嘴,却没有再挣开,只因为她胆子小很怕黑。

  更何况,这是个极其特殊的场合,她可不敢乱走,万一撞到一牛郎纠chan她就死定了,实在无奈,只好低头举着酒杯狂饮酒。

  都说酒能壮胆,她喝醉了酒后会不会变得大胆些,最起码大到能适应这样奢华的场合呢?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一声巨响,让她本能地抬头。

  只见整个大厅光明重现,而在他们面前的那个高台之上,一束蓝色的聚光灯束打在了一个身材修长而且健壮的男人身上。

  他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

  背光而立,一股神秘感扑面而来。

  他低着着,碎碎的刘海盖了下来,遮住了眉目。

  在蓝色光晕的照耀下,男子层次分明的茶褐色头发闪耀着漂亮的星光。

  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

  他的惊.艳出场让在场的来宾气息为之一窒。

  “天!好美啊!”廖玲一阵惊叹,手情不自禁地用力,掐得原本有些昏沉沉的夏小昕也朝他看去。

  视线刚锁定他,他却突然朝她一指,然后屈起小指头勾了勾。

  这个貌似随意,却承载了邪.恶,挑.逗,激.情的动作让全场的女人疯叫了起来。

  廖玲又惊又喜地推她,“小昕小昕!他钦点了你!今天晚上,他属于你耶!天!你这家伙今天运气怎么这么好?刚升官,现在又走上了桃花运!我快要羡慕死你了!”

  夏小昕的目光有些呆愣,木木地看着那个正朝她冷冷逼近的男子,有些晕眩地说:“拜托!我还没有饥.渴到花钱去失.身!”

  “不是啊!你误会了!他并不是牛郎,他只是来客串的!这里的老板有一大批地位高贵又帅又放得开的好哥们,他们每天都会打赌,输了的那一个就得上台客串啊!正因为这样,这纯.色酒吧的生意才比其它同类酒吧火爆啊!你看看那些女人的脸,她们都妒恨死你了!因为她们希望可以通过这种机会认识他们,与他们春.宵一度不仅不要花钱,他们满意的话甚至还会给你一大笔钱啊!”廖玲兴奋地抓着她的胳膊叫着,因为太激动,指甲深深地掐进了她柔嫩的肌肤里,痛得她脸直抽搐。

  “你喜欢他就送给你吧!我不要!我既不饥.渴,更不缺钱!”她用力地挣了廖玲的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惶恐不安地转身想离开这个让所有女人都不正常的地方。

  可下一刻,腰间一股大力传来,身子却失去平稳,倒进了一个男子的怀里。

  浓郁的香气带着男性炽热的气息就这样诡异地扑面而来,让她极其地不舒服。

  正欲用力挣,男子的嘴角斜斜地高挑起,“夏小昕!我们又见面了!”

  一双眼睛在她身上贪婪而忘我地像雷达般地扫视着。

  十年不见,她已经从那个美丽而天真的女孩变成了一个xing感而火辣的女人了。

  从中分开的黑色波浪长发随意披散着,让她看起来多情而浪漫,样式简单大方的V形领真丝裹身连衣裙将她曼妙婀娜的身姿完美地勾勒了出来。

  呵呵……折磨了他多年的妖精,今天晚上他一定要好好地驯服她!第2章 :不去!他是变.态!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一惊。竟然忘记从他怀里挣开来。

  “我当然知道!你好好想想。”男子挑眉冷笑,一双阴冷的眸子像千年寒冰般地锁定她的眸子。

  竟然敢忘记他?

  很好!今天晚上,他会让她记住他的名字一辈子!

  不!永生永世!

  “是你?乔以天?你……你怎么在这里?”看着越逼越近的那张脸,还有眼中的那抹冰冷阴险,她突然在记忆深处找到了那张已经变得模糊了的脸,又惊又骇地张开了嘴。

  幼年时的阴影一下子跃入脑海。

  曾经他们的父辈是交情非浅的世交,他们也比普通的朋友还要好一些,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却因一次事故而导致两家再不相往来。

  她记得那一天是她十二岁的生日,有客人送了只泰迪犬给她,她开心得不得了,给小狗取名为‘小喏’,整晚地抱着舍不得撒手。

  后来因为喝了太多饮料想上厕所,便交给坐在她一旁的乔以天抱着。

  乔以天小心翼翼地接过,百般疼爱的模样让她很放心。

  只是没想到小解完出来,却找不到他了。

  她四下都找遍了,最后才在后院的假山边看到他抱着小喏,心一喜,正欲靠近,却突然听到他冷冷地说:“小喏小喏,你凭什么让她这样喜欢你?凭什么那么舒服地躺在她怀里?”

  话音未落,双手突然扼住了小喏的脖子,渐渐用力。

  小喏四足乱蹬,嘴里发出奇怪的响声。

  月光下,他的脸俊美非凡,又邪气阴冷无比,嘴角边的那抹冷笑含着一抹嗜血,让她看得心惊胆颤。

  因为太害怕,她竟然跌坐在了冰冷的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小喏由起初激烈而奋力的挣扎最后到气息全无……

  看到小喏完全没有气息了之后,他冷笑一声,将手里身.体渐凉的小喏用力地往假山上一甩。

  ‘啪’的一声,小喏落地,嘴角流出血液,四肢撒了开来,很显然,是怎么样也救不活的了。

  这声音打破寂寂的黑夜,惊飞了几只麻雀,也让她清楚地意识到年纪不过十五的他是想要闯进她世界毁掉一切美好的恶魔!

  她坐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甚至连气都不敢喘,直到他得意洋洋地离开,这才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向屋子跑去。

  刚进屋,他就笑嘻嘻地迎面走向她想要去握她的手。

  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她只觉得那是只染满了鲜血的魔鬼,正张着血盆大口想要将她囫囵吞入腹中。

  她惊叫连连,因为害怕被他碰到而撞翻了门口的花盆,还狼狈地摔倒在地上,手按在地上的花瓶碎片,立时鲜血横流。

  他想要扶她,她却更加害怕得尖叫不已,手在地上直撑,身子不断地往后退缩。

  血手印拖了一地,让人怵目心惊。

  他愣住,脸色苍白地看着她没有再逼近。

  而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闻讯赶来,被眼前的一幕惊住。

  她的父亲冲上前,将一直惊叫不已的她一把搂进了怀里,一直低声软语地安慰着,轻轻地抚着她的背部,这才让她的尖叫声慢慢地停歇了下来。

  抱着她上楼进卧室,哄了她好久,这才从她嘴里得到了那惊人的一幕。

  她伏在母亲柔软温暖的怀里哀哀地哭泣,“小喏好可怜!乔以天太可怕!我不要再见到他!不要他再到我们家里来了!他变.态的!”

  母亲抬起头忧郁地说:“那孩子小小年纪却这样残忍,心理可能是有些不健全。清江,我看我们家和他们家是时候不要再来往了。不然,这样下去,咱们的孩子可能就要被毁了!”

  夏豪明沉重地点了点头,温柔地宽慰了她几句,就转身下了楼。

  他对乔以天的父母说了什么,她并不知道。

  但是乔以天再也没有踏入夏家一步,再过得两三个月便听说他们举家迁到美国去了。

  虽然他们走了,但是那个晚上就是个噩梦,在以后的四五年里,她还经常被吓得从那噩梦里惊醒过来。

  后来,父母安排她去美国进行了三年的心理治疗,这件事这才渐渐地从她记忆里淡忘了。

  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没想到却在这里再度相遇。

  “你还记得我!我是该感动吗?”乔以天冷笑,强而有力的胳膊揽着她的纤腰不由分说地就向一旁的电梯走去。

  “喂喂!你放开我!我不去!你不要强迫我!”她惊恐万分,想反抗,却因喝醉了酒根本就连脚都立不稳,哪里还有力气推开他?

  更何况,即便她不醉,也根本敌不过这个孔武有力的男子。

  此时此刻,她又急又怕地回头不停地向廖玲眨眼睛,期盼她能够助自己一臂之力。

  廖玲却兴奋地朝她直挥手,嘴里大叫着,“今天晚上一定要尽兴哦!嘿嘿!不用担心我,我也会去找乐子的!”

  “廖玲!我不要!我不去!他是变.态!”她脸胀得通红,双手死死地卡住电梯作垂死挣扎。

  可是下一刻,却被乔以天以蛮力掰开了她的手,硬是将她拉入了电梯。

  电梯门徐徐关闭。

  电梯外,一片女人的惊妒之声。

  而电梯内,夏小昕却胀红着脸,不断地尖叫地对着乔以天拳打脚踢,试图挣开他对她的束缚!第3章 :狠狠地wen上

  “烦死了!”乔以天的俊脸被她狠狠地抓出了好几道血痕,有些恼羞成怒,举起手掌就毫不客气地对着她的脸狠狠地给了几巴掌。

  她被打得头晕目眩,一时之间眼前直冒金星,连乔以天的脸都看不清了。

  乔以天冷哼一声,悻悻然地自口袋掏出手帕轻轻地沾了沾脸上的血痕。

  他从小就喜欢她,对她有着很强烈的独占性。

  但她对他似乎并没有那种感觉,一直只是以朋友的方式与他处着,平平淡淡的,没有任何激.情。

  那天晚上,他看到她对一只小狗如此宠爱,莫名的就被激发了嫉妒之心,一时糊涂便对小狗下了狠心。

  没想到被她看到,因为此事,他成了众人眼里的变.态,不但不能再与她见面,更不得不举家搬迁离开故土。

  这些年,他日夜都想她,想要找她问清楚,为什么在她眼里,他乔以天还不如一只狗!

  他终于长大成.人,终于事业有成,于是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回了国,只是想向她一讨公道。

  本来想着要找机会慢慢靠近她,没想到今天却意外地遇到了她。

  她一向自命清高,竟然会来如此污.秽的场所,这让他既感意外又觉愤怒。

  只觉得她虚伪得要命!

  但愤怒的同时,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多年压抑的yu望一下子又激.情高涨了起来,一心一意地只想得到她,压倒她。

  他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在得到她的那一刻时她会有什么反应!

  这样一想,身上已经是一片炙热。

  抬手将尚搞不清状况的她用力往墙上一推,强壮的身子随即紧压而上,一只手捉住她两只纤细的手腕,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掐住了她尖削精致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微微仰起头,如樱花般的唇瓣也不得不微微开启。

  她的牙齿真的好美。

  一颗颗饱满晶莹,像珠贝一样。

  他禁不住饥.渴地吞了口口水,迫不及待地低头就欲狠狠地吻上去!

  今天晚上,他要在她身上留下独属于他的印记,他要让她这辈子都后悔拒绝他!

  她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眼角悄悄地滑落下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

  伯尧,对不起……

  只是,吻并没有落下,反而酒里被灌进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液体。

  她明知道不妥,却因为嘴一直被掐着,所以只能无可奈何地由着那股液体经由喉管缓缓地滑下肚子里。

  “你……你给我喝了什么?”她愤怒地睁大眼睛,含糊不清地问。

  “当然是助情助兴的啊!我不喜欢一味地蛮来,我喜欢互动……”他邪.恶地说,低头咬她那柔美如花瓣的唇,“如果你能让我满意,我不介意娶你……”

  “叮咚!”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有杂乱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乔以天心情很不好,皱着眉头正呵斥来人别来打扰,不料头还未转,就被一重物重重地击中了头部。

  头‘嗡’地一声响,一股晕眩感传来,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就轰然倒在了地上。

  意识消失的前一刻,他朦胧地看到两张肖似的脸。

  她们是那般惊人的相似,五官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一张脸是张惶无比,一张脸却是冷漠幽静。

  怎么回事?!

  竟然看到两个夏小昕……

  带着不解的迷惑与不甘心,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无力,最后头一歪,眼皮耷拉下来,终于无力地任由自己飘飘荡荡地向黑暗里滑去……

  夏小昕同样震惊无比,看着面前那张熟悉得可怕的脸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眼前这个女孩皮肤白皙,化着很浓的妆容,但即便如此,仍然不难看出她和自己几乎有着一模一样的五官。

  她的上身着一件黑色的T恤,下.身着一条黄.色小短.裙,修长白皙的大.腿并没有穿丝.袜,就这样光秃秃地,给人一种极致的诱.惑。

  脖子上手上挂满了稀奇古怪的配饰,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诱.惑气息的女孩。

  夏小昕震撼无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得不说她们的差别只能通过服饰的不同还有妆容的轻重来区分。

  她一向崇尚自然,不喜欢太浓重太浮夸的妆容,所以平时只做基础的皮肤护理,上班的时候才抹点唇油让自己看起来更活力一点。

  “愣着干嘛?难道你要呆在这里等着他起来再侮辱你一次?”女孩没好气地皱着眉头冲她嚷,一把抓起她的手就出了电梯,转身往一旁的安全通道走去。

  “你是谁?”她一边走一边疑惑不解地问。

  “不用管我是谁!我不过是见你眼熟,所以禁不住出手相救而已!”女孩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夏小昕看着明明妆容打扮都火辣无比,可脸上眼睛里透露的却是让人心凉的冷漠的她莫名地有些不安,总觉得这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女孩动作快速而敏捷,拖着她快速地下着楼,出了大门后又拼命地跑了老长一段路,直到跑到了热闹非凡的步行街后才停了下来,松了她的手,捂着胸口弯腰大口大口地喘,“那人不是善类,不跑远点我怕他找人对我们下黑手。现在到这里了,应该差不多行了。你以后别去那家店了,万一给他碰上可不好办。”

  夏小昕也连连喘.息,好一会才呼吸平稳了下来,伸手往旁边一指,“走吧!我请你吃肯德基。”

  “你是得请我!我可救了你一命!”女孩大喇喇地毫不客气,转身率先向肯德基走去。

  她急忙跟了上去,与她并排走着,悄悄地瞄她,总觉得有些可怕。

  像啊!太像了啊!如果这女孩铅华洗净,再换上.她的衣服的话,把她带到自己的爸妈面前,他们只怕也很难分辨出来吧?

  买了个全家桶找了个临窗位子坐下,她悄悄地呼了口气,将东西一一拿了出来,“快吃吧!”

  “那我就不客气喽!我真的有些饿了呢!”女孩嘻嘻一笑,看着食物的时候眼睛光芒四射,竟然一扫方才的冷漠,说着就抓起一个汉堡三两下拆开了包装低头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见她只打量自己,女孩又抓了个汉堡塞她手里,“你也吃啊!”

  “我不饿。你吃吧!”她摇头,突然卷土而来的乔以天,还有眼前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都让她完全没有味口。第4章 :体贴入微,百依百顺

  “你不吃?那这些我可打包带回去给我弟.弟吃了!”女孩的眼睛越发地明亮起来,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生动不少,比之先前竟然要美丽许多。

  夏小昕笑着点点头,将手伸了出来,“做下自我介绍吧,我叫夏小昕。”

  “蒋盈。”女孩并没有伸出手,只是冲她一笑,然后低头继续对付手里的汉堡。

  她觉得挺怪的,讪讪地缩回了手,从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递给她,“你觉得我们像吗?”

  蒋盈没有接镜子,只是一边大口地吃着东西,一边点头含糊不清地问:“不用看了!当然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看到他抓你进去后才拼命地跑着楼梯上去堵截你们呢!才会救你呢!哎!看到你,我真的怀疑我们是不是走散或者因拐卖才分开的双胞胎。”

  “是啊!我也这样觉得。”夏小昕不安地看了她一眼。

  “哎!不过不可能是走散。我老家在江西的一个山里面,穷乡僻壤的与这座城市隔着十万八千里。两年前,才从那里出来到这座城市扎根落户呢!也不可能是拐卖,因为在那个偏远的小山村里,没有谁会对女孩感兴趣,他们求香拜佛的都只是想要个男孩!所以,我们是双胞胎的可能几乎没零。长得像,还有今天相遇,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蒋盈挥了挥手。

  “是啊!”她听了,这才稍稍安了心。

  “哎!不过这样一来,我可惨了!我再也回不去了!”蒋盈说着突然口味全无,将吃了一半的汉堡抛进了桶里,烦躁地揉乱篷篷的卷发,“哎!这份薪水不错的工作丢了,回去一定要被那个糟老头啰嗦半天了!”

  “你原来是在那里上班的啊?”夏小昕这才醒悟为什么她要化那么浓的妆了。

  “是啊!不然你以为像我这种连吃个汉堡都舍不得的人会舍得花几百块钱的门票去那种场合玩乐吗?”蒋盈耸耸肩,无可奈何地笑笑。

  “对不起,连累你了。”她极度内疚。

  “哎!这不怪你,谁叫我自己管闲事?”蒋盈愁闷地挥了挥手。

  夏小昕想了想,拿出钱包来,打开,拿出里面的现金全都推了过去,“这里大概有六千来块,你先拿着应应急吧!工作的事情,或许我也可以慢慢帮你找找看。”

  蒋盈看着桌上那一沓厚厚的钞票,咬着下唇没吭声。

  夏小昕又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钱上面往她面前推了推,“拿着吧!千万别跟我客气,虽然这钱远远抵消不了你救我的这份情意,但至少目前可以帮你解决失业带来的困难。我夏小昕说到做到,一定会帮你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的。”

  蒋盈脸色白了白,突然抬头一笑,伸手将那沓钱放进了自己的包里,“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工作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了,我自己会搞掂的。”

  夏小昕见了心里大松了口气,笑道:“好!可如果搞不掂就CALL我。”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总是让她感觉不安,只要一想到欠她的情就很不舒服,总觉得如果不偿还的话很可能有可怕的后果。

  “时间不早了,我想早点回去了!”蒋盈站了起来,将食物全都放进袋子里提起来晃了晃,“这个我就不客气了!”

  “千万别客气。还需要什么吗?告诉我,我再下去买!”她也急忙站了起来。

  “不用了。这些就够了!我先走了!”女孩挥了挥手,不待她回答转身就走。

  “有困难的话找电话给我,那张名片收好了!”夏小昕急忙叫道。

  女孩没有答话,更没有回答,只是加快了脚步下了楼。

  夏小昕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原本忐忑不安的心竟然重新恢复了平静。

  她呼了口气,拿起包也下了楼,推开大门走出去,走到街头正要招手叫的士,突然记起自己方才把钱包里的钱一股脑地全给蒋盈了,根本忘记给自己留车费。

  而自己开来的车还停在纯.色酒吧的地下停车场里,而现在打死她都不敢去那里了。

  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掏出手机调出廖玲的号码拨了过去。

  谁知却显示已关机。

  这家伙,难道真的跟牛郎疯玩去了?

  想起乔以天狰狞的模样,她深深地打了个寒噤。

  甩了甩头,用力将他的影子从脑海里摒除,又拨了肖伯尧的号码。

  电话通了,传来肖伯尧文质彬彬的声音,“喂?小昕?怎么这么晚打电话过来?”

  “伯尧,你来胜利路步行街的街头这里来接我吧?我忘带钱包出来了,现在回不去了。”她温柔地说。

  “等着!我马上就来。”肖伯尧什么都没问就答应了。

  “好。我等着。”她的心暖暖的,柔柔地应了,挂了电话走到街心花园的长椅上坐下来。

  肖伯尧,那个从南方的大山里走出来的男孩,话话不多,长得也很普通,可是却稳重大气,对她更是体贴入微,百依百顺。

  有他在,她的心便很安定满足。

  等了不过一刻钟,便看到身着蓝色衬衣黑色西裤一副标准白领打扮的肖伯尧匆匆地走了过来。

  她急忙站起迎了上去,“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还没睡吧?”

  “还没呢!正陪张科长他们打麻将。”他笑着接过她手里的包。

  “又输了吧?”她闲闲地看了他一眼问。

  “嗯。这个月刚发的薪水又缩水了一大半。你若不及时打电话过来,只怕我这个月连方便面都吃不起了。”肖伯尧无可奈何地说。

  第5章 :想谋杀亲夫

  “你啊,太固执了!其实我早说过,如果你早点跟我回家见爸妈,说不定你升职的事情早解决了,哪里用得着去应付什么张科长?”她叹了口气,真的有些心疼他。

  他太老实了,从前一直专心工作,从不搞歪门斜道,若不是看她升职了,薪水也比他高了几乎两倍的话,这才急了,也勉强自己跟人去跟上级领导打交道了。

  她知道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想要她的父母可以安安心心地把她交到他手里。

  可惜的是,她的父母出身名门,对她的指望高得不行,若真要计较,无论他怎么做都不管用。

  她唯一希望的是他可以通过她的强势进.入到她的家庭,用他们真挚的爱来感化他们。

  可惜,他不认同。

  他想让自己混得功成名就的时候再与她光光耀耀地拜会她的父母。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她很想说他的这种观念有些过于天真了。

  但每每看到他那双真诚无邪的黑眸,话到嘴边却又悄悄地咽了回去。

  她害怕,自己一旦说出,就沾污了他。

  哎!幸亏自己年纪并不大,不过才二十二而已,所以也能耗得起。

  他们一起来到街头,他伸手就想叫的士,她急忙将他的手拉下,吊着他的胳膊娇娇地说:“我不想坐的士,我想坐公交车回家!”

  “坐公交车?这里离站台可至少有两三百米的距离。”他一愣,随即宠溺地捏她的鼻子,“你这小家伙这是为我省钱吧?”

  她皱了皱鼻子,笑道:“才不是呢!我只是觉得我们最近都很忙,忙得连一起散会步的时间都没有。今天正好赶巧了,不如咱们就散会步吧!”

  “好啊!”他叹了口气,将她往怀里一搂。

  她的脸颊飞上了两朵红云,虽然心里早就有了非他不嫁的决心,可平时两人都挺纯洁的,除了勾勾小手指,基本上像搂抱亲吻的这些情侣必修的功课两人都还没有尝试过。

  因为他说过他希望一切的美好都留在新婚之夜,而她也一向不是主动奔放的人,所以自然也是赞成的。

  正因为这样,她一直很信任他,觉得这样纯洁的男人在当今如此浮躁浪.荡的社会上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极品了。

  也正因为这样,她拒绝了无数在其它人眼里堪称钻石男的男人。

  就这样,两人搂着默默地走着,都没有说话,但她能够感觉在温柔的情愫在他们之间静静地流淌……

  很美好。

  她希望这条路可以无休止地延续下去。

  走到站台的时候,他停下,低头看她,笑着说:“站台到了。”

  “就到了啊!”她有些惆怅地回头看看来时的路,竟然有些不舍。

  “这里离你家估计也就半小时的路程,如果你不觉得累的话,要不我们就这样走回去?”他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主动开口提议。

  “我不累。”她欣喜地抬头冲他笑。

  他凝视着她,莫名地轻叹一声,将她的腰搂得更紧了一点,“累也不要紧,跟我说声就好了,我可以背着你走。”

  “好!我不会客气的!”她用力地点头,笑容越发地灿烂。

  他低头看着她的脚却又轻叹一声,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背说:“来吧!现在就来吧!我瞧你那高跟鞋把你脚背都磨红了。”

  “嘻嘻。一直背到家吗?”她心动莫名,眼眶悄悄地湿润。

  他没有出众的外表,没有了不起的家庭背景,更没有让女人心动的巧舌如簧,可是他却有着最温柔最朴实的一颗心,常常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让她感动莫名,只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人。

  “不仅背到家,更要背一辈子!”他轻笑,举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腿,“快上来吧!”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将身子伏了上去,两只手紧紧地缠住了他的脖子。

  他干咳几声,笑道:“不要勒得那么紧,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难道你想谋杀亲夫么?”

  “呀!对不起。”她脸一红,心跳得厉害,急忙将手松开了,只虚虚地搭在他的肩膀之上。

  “傻瓜!你这又太松了,小心一个不稳把你摔着了!”他无可奈何地提醒。

  “哦。这样行了吗?”她窘迫不已,只觉得自己在他面前老是很狼狈。

  急忙又把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只是很注意分寸地没有勒得太紧。

  “行了!”他笑,抱着她轻松地迈开步子往前走,一边走还一边哼起了他们家乡的民间小调。

  此时,已经差不多有十点了,街道上行人车辆已经稀少,少了喧闹的夜晚,他的歌声显得特别的悠扬而美好。

  一路走着,他歌声不断,她却只是伏在他宽厚的背上静静地聆听着,只觉得岁月无限静好,只盼着时间就此固定在此时此刻。

  但愿望终究是愿望,路再长,也有终点。

  当他们终于到达她住的市中心最豪华的小区门口时,他放她下来了,看着她笑,“舒服吗?”

  “舒服。”她用力地点头,心疼地拿出纸巾擦去他额头上那层薄汗,轻问道,“我很重吧?你一定累坏了吧?”

  “不累!我身.体壮着呢!更何况你的体重还没一担谷子重呢!你可别减肥啊!你若减了一斤,我非跟你急不可!”他大力地拍着自己的胸口笑得灿烂。

  “好。不减。”她的心柔得像一汪春水,回头看了看大门,“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不要了。下次吧!”他摇头拒绝了。

  “那……我进去了!”

  “快进去吧!我在这里看着你,看你进去后我再走。”

  “再见。”

  “再见。”

  她恋恋不舍地退后一步,朝他挥了挥手,这才转身朝小区走去。

  她走得很慢很慢,只是因为不舍得立即从他眼里消失掉。

  当即将要拐弯再也看不到他的时候,她蓦地回头,却见路灯下,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原处,温柔而深情的眸子一直紧紧地盯着她。

  心一颤,突然就激动地想转身朝他扑去,想再与他多呆一会,可身子还没完全转过来,手却突然被人抓住。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5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