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已成陌路小说苏舒许寂贤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已成陌路小说苏舒许寂贤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许寂贤,我们离婚吧

  夜深,如同潜伏在角落的野兽,伺机出动像是要吞噬了什么一样,恐惧油然而生。

  “唔...疼...许寂贤...你放开...你”

  苏舒终于忍不住呼出声,许寂贤满身酒气的闯进来,直接把她被强迫的压在太师椅上,木头抵在她的背后,抽疼。

  “呵,受不了了?”

  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在这沉浸黝黑的夜晚响起。许寂贤还没等话说完,苏舒的手被握住,整个人直接悬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整个人以一种屈辱的姿势被按在椅背上。

  许寂贤粗粝的手不安分直接揽苏舒的腰,直接往下。

  苏舒顿时明白他的意图,面色大变,强烈的挣扎起来,“许寂贤,你不要在外面喝了酒,就开始到处发情!”

  “说我发情?你当初不就是费劲心思想要爬上我的床吗?怎么了,现在说我发情?”好像在惩罚苏舒说的这样的话语,许寂贤竟然直接伸手跑进了浓密的花丛,按压着花朵。“苏舒,你当初成功赶走苏落的时候你怎么不嫌弃我发情?苏落在国外一个人待了三年,你在干什么?躺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发情?不惜一切手段怀孕逼婚的时候你tm怎么不说我发情?”许寂贤步步紧逼,恨意扑面而来,夹杂着酒精。

  “当苏落从国外回来的第一天,你就能轻易得到消息,提前去医院,你到底想干什么?”好像能轻易击溃苏舒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我没有,你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当许寂贤说出苏落的名字的时候,她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了,当初许寂贤的妈妈知道她怀孕的时候,高兴得不得了,便立即准备了婚礼,但是在她结婚的当天,苏落只身一人去了国外,至此三年,再没回来。

  “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只是去拿药,你知道我生小轩的时候身体一直不好。”其实今天她只是照例去拿药,在医院的走廊上恰好碰上了苏落就诊。

  “身体不好,我看你还嘴的时候挺有底气的嘛!别人生个孩子几分钟,你也不看看你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人,需要对自己那么娇贵吗?”

  苏舒已经不想解释什么,许寂贤就从来没有相信过她,从最开始,他们就是因为谎言结合,在之后的每一天,都如同荆棘一样每天鞭笞着自己。况且她并不知道苏落这次回来是干什么。只是在医院跟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打了个照面,并不愉快,一句话未说,她就匆匆回了家,现在许寂贤竟然直接找上来,控诉?

  “苏舒,你知道你多狠吗?你当初夺走苏落的一切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遭报应!你知道你嫁给的人是谁吗?你知道吗?我本应该是成为你妹夫的人!今天躺在这里的人也不应该是你,住在这房子的也不应该是你!”苏舒看着面前对着自己嘶吼的男人,像是感觉第一天认识这个人,哪怕为他生了孩子,苏舒这一刻还是觉得很陌生。

  她独自一人战战兢兢的维持这段婚姻三年,装聋作哑活在这个家里面,她是深爱着他的,她对爱情的所有美好渴望都发生跟他结婚的当天,也破碎于结婚的当天。他的丈夫结婚的当天只匆匆看了她一眼就打车去了机场。她只记得哪天许寂贤的背影,冷酷异常。

  许寂贤当时去追的,就是苏落。她时常感慨,就算是一颗石头,放在手心都捂暖了。但是她捂不暖!

  “许寂贤,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苏舒一边说着一遍挣扎想要提前结束这屈辱的姿势,以及许寂贤的怒吼。

  苏落这三年无时无刻挂在许寂贤的嘴边,苏舒用了半辈子的青春爱一个人,他却用三年的等待告诉他,他不会爱上他,爱上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跟喜不喜欢苏落没关系,只要是苏舒,他就是不爱不喜欢!

  谁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凭什么苏落一回来就能动手抢走我的所有!

  “对,这房子原本是苏落的,该躺在这张床上跟你鱼水之欢的也应该是苏落,所以我们离婚吧!”苏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足了半生勇气,眼神直直的盯着许寂贤,空洞。“你再也不用妈妈逼迫,看到我这个令你作恶的人,人家说夫妻都有七年之痒,这三年,我像是过了痛苦的一生,活在自责跟卑微底下,抬不起头。你把小轩留给我,你去娶苏舒,或者这三年你睡过的任何一个女人,我放过你。”

  苏舒十分喜欢西厢记里面有一句话:永老无别离,万古常完聚,愿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

  这段感情,大概自始至终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第2章 苏落自杀

  许寂贤没有放开苏舒,房间里面只有一盏落地灯,苏舒看着许寂贤面色由凝重转为不屑,从她说出离婚,许寂贤用平时伪善的面具终于卸下,两人如同撕破脸一样,沉重狰狞。

  许寂贤没有说话,他原本想从苏舒身下拿开的手,直接又伸了进去,这次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次,苏舒被屈辱的固定在太师椅上,许寂贤毫不犹疑的刺穿了她的身体,入侵来的如此声音,苏舒随即痛得眼泪直接跑了出来。

  这是一场赤裸裸的强奸,她闻到空气中弥漫一种血液夹杂的怪异味道,她身体在承受着煎熬,内心也正在经历一场血雨腥风,她越反抗许寂贤则越兴奋,丝毫不顾她的呼喊,求饶,尊严被撕裂一地。

  明明已经成全了他们!

  苏舒绝望的心在嘶吼叫嚣,她二十多年的纯粹爱念,又是经历了一个三年无悔付出,到最后竟然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她感觉自己像溺水一样,许寂贤就成为她永无出水之日的石头,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不能呼吸不能挣扎。

  过了许久,许寂贤压抑的情感终于得到释放之后,苏舒已经痛到麻木,被太师椅隔着的手肘,印出深深的红印,似乎有点见红。

  “为什么?”

  为什么她都说了离婚了,还要这么对她。凭什么?

  许寂贤熟练的穿上裤子,扣着皮带的扣,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苏舒一眼,却在此刻突然抬起头,眼神没有一丝丝的温度。许寂贤看着她,她却感觉像是在看另外一个人一样。

  “你知道吗?苏落今天在医院洗手间自杀了,在跟你见面之后”

  轰!

  自杀?

  苏舒原本的不解在这一刻倾然碎裂,自杀?她晃了晃神,有点不可置信。匆匆见了一面,话未说一句!

  “自杀?那她...”她不确定又问了一遍。

  “你想说什么?她是不会死的,苏舒,你们同为姐妹,你为什么能一次次对她下这么狠毒的手,她才刚回国看病第一天,你就害她自杀,你就这么容忍不了你的妹妹吗?”

  苏舒正想反驳,告诉他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做的时候,许寂贤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寂贤,你快来,筱筱不行了...”

  许寂贤眉头紧皱,脸色骤变,下一秒直接将苏舒从椅子上拉起,时至秋天,从衣柜拿了一件风衣外套给她就直接拽了出门。苏舒刚刚如同被凌迟了一遍,现在哪里还有力量跟许寂贤抗衡,只是身体却诚实的很,下面撕裂般的痛,眼泪不争气的就掉落了下来。

  “许寂贤你要拉我去哪里?”

  “去哪里?去还债!”许寂贤回头恶狠狠的看了苏舒一眼。这一眼如同冰封千里,将苏舒的迅速冻结,碎成一地的冰渣子。

  苏舒被拉进车里的时候,突然才想起自己刚刚被许寂贤那样侮辱,风衣底下竟然是什么也没穿,她知道现在也不可能下车去了,只好又细细的扣上风衣的扣子。

  快到医院的时候,许寂贤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句出来接人就把电话挂了。直到苏舒被医院的推车推进输血室的时候,护士在哪里聊天。她这才明白过来许寂贤说的还债是怎么一回事情。

  苏落这次回来是治疗肾衰竭,因为自杀,情况及其危险,现在正准备立即做手术。

  “你好,护士小姐,我想问一下,医院连常见的O型血都没有了吗?”苏舒带着疑惑,这可是x市的大医院。

  “苏小姐,这是许先生安排的,希望你配合我们工作呢”护士战战兢兢,苏舒一听护士这么说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也不反抗,就静静的躺在床上。

  许寂贤不仅是要折磨她的心,连她的任何地方也不会放过。这还好是她要点血,权当施舍给狗了,要是苏落治不好肾衰竭,许寂贤怕是要连肾都给换过去。

  苏舒只是这么一想,没想到竟然一语成谶。第3章 抽你一点血怎么了?

  苏舒看着血袋子一点点涨满,神情恍惚。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体里面剥离。三年前,她也给许寂贤献过血。当时许寂贤因为商场事情,竟然遭到报复,半夜受伤赶忙送到了医院,偏偏当天医院接了车祸案件,血库补给不足。

  她安慰自己想着为什么现在许寂贤这么对自己,她都能容忍下去。大概就是这份糅合在血液里面再也化不开的情分吧。

  她又想起之前生小轩的时候也是在这家医院,还有几天预产期来医院做产检,被医院的病人莽莽撞撞的迎面碰了一下,立刻摔倒在地上起不来,身下立马湿了一大片,羊水就破了,情况紧急,苏舒挣扎着在生产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签字的打印纸上都是血她现在连回想都心有余悸。

  再后来,又因为听谁跟自己说顺产的孩子要聪明一点,苏舒不愿意剖腹产,挣扎着要把小轩生下来,真的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完了,也没能成功顺产,她只好剖腹,既受了顺产的痛,又挨了刀子。

  孩子生下来的时候还因为羊水感染,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她才抱上了孩子。期间,许寂贤没来看过一次。恰好那段时间许寂贤的母亲出国游玩。没有任何人为她打点,或者说,就算请了护工来为了她打点,她也不愿意,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对小轩愧疚,是自己胡乱的坚持让小轩受了苦。

  从哪以后,苏舒的病根就落下了,贫血、宫寒、骨质酥松。她是真真切切跟孩子一起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她也是个女人,她没有夺走苏落任何东西,所以凭什么她要过得这么苦。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还没睁眼的时候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就冲进了鼻子,睁开眼就是医院那种惨白惨白的屋顶床铺。

  “苏舒,你醒了?”

  苏舒晃了晃眼睛,看见自己常约的医生宋德佑正在床头记录着什么。

  “宋医生...”她想问宋医生怎么来了,却发现自己连说三个字都没有气力,嘴巴干涩的要命,于是换了一个词语:“水...”

  宋德佑在床头倒了一点水,刚盖过杯底说:“你先喝一点,过一个小时在喝水”又看着苏舒摇了摇头,“昨天大半夜医院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出急诊。你知道我看到你有多震惊!你明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医院o型血多的是,听护士说你为了你妹妹献血是吧。苏舒,你是傻子吗?你献的血也不会给你妹妹直接用的!那也是要经过检验的!所以你献血有什么用?”况且宋德佑是知道苏舒跟苏落之间的一些矛盾,还有这种姐夫妹妹看起来肮脏实际也很肮脏的事情。

  宋德佑不是第一天认识苏舒,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越出医生跟病人的界限,但是这种时候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冷静,有多少人就是因为不了解这些常识,白费了多少生命!

  苏舒喝了水之后倒是有点清醒了。便问:“宋医生,你知道许寂贤在哪里吗?”

  “在你妹妹那里。苏落昨天做了一个透析,现在还没醒来,你的许寂贤还能去哪儿?”语气酸的不成样子。

  苏舒心里又是一阵抽疼。她都已经答应说要离婚了,相处三年,她终于说服自己放下,好聚好散。但是许寂贤现在明显就不是这么想的,不爱了,连仅有的仁慈都没有了,也不需要看在任何人的面子上,只顾着要给予她沉重的打击。让她如鲠在喉,憋得她要透不过气。

  不行,她要去要个公道,她用全力爱着他,爱着只有三岁的他的儿子,他的心难道就不会疼,仅仅是因为她爱他,就应该罪大恶极罪无可恕?

  “苏舒你要干什么?”

  “宋医生,你能不能扶一下我,我实在有点没力气。我想去找一下许寂贤”一边说眼泪就止不住掉了下来。

  宋德佑是外科医生,平时生死都见惯,可以说阅尽人生百态,但是这一刻他的心还是小小的抽动了一下。伸出手把苏舒扶了起来。

  “谢谢你,能不能告诉我苏落在那个病房,我想自己过去。”

  “403,你上个电梯,跟你不在同一个楼层。”苏落是被许寂贤安排进了特护病房。宋德佑在心里也是暗暗了说了一句,这都什么跟什么事情啊!第4章 所有人都当她是一个笑话

  苏舒托着虚弱的身体到了苏落的病房门口的时候,她以为躺在病床上养伤的苏洛,此时竟然跟她的妈妈有说有笑。那也是苏舒的后妈—温心。

  ???

  苏舒原本想进去打一个招呼,没想到接下来苏落的话硬生生支柱了她的步子。

  “苏舒那个贱货,没想到也有今天这样的日子,不知天高地厚跟我抢许寂贤,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昨天怎么没有抽血抽死她!”

  如此恶毒的话从苏落善良无害的那张嘴里说出来,苏舒不知道她自己当时内心经历了怎么样的兵荒马乱。

  “你操心什么,她活着已经是这付样子,你看许寂贤恨她恨不得把她扒皮抽骨的样子,死了怕是骨灰都没人收。”温心当初作为第三者插足她跟爸爸的家庭的时候,一脸人畜无害。她现在还能想起当时温心低下头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要相亲相爱。苏舒现在想起来,真是令人作呕!

  “妈妈,三年前我才应该是许寂贤的老婆,现在住在许家的别墅也应该是我!”

  “你还好意思说,你妈我生你一副好的皮囊不是给你去跟男人厮混的,怀孕了要流产怪谁?一次两次,搞的不能怀孕,现在好了,那个小贱人给你代孕,却被许寂贤她妈妈知道了,顺利进了许家你能有什么办法。”

  苏舒在门口,她发誓她从来不知道这回事情。眼泪控制不住,差点发出声音,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当年公司晚会开完,喝了很多酒,醒来就在许寂贤的床上。醒来的时候许寂贤指着她骂了一顿,她心里无限委屈。

  当初为此她甚至放弃了苏妈妈的房产,转给了苏落!那可是她妈妈给留下的最贵重的东西!

  当时苏落指着她的鼻子骂?你抢了你妹妹的男人,要么你走,要么把房子留下。她的确从见许寂贤的第一面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不过还好你聪明,让许寂贤以为当年救他给他输血人是你,而且身子弱怀孕可能性极低,当年许寂贤结婚的时候你做的那场戏,我都忍不住要给你奥斯卡大奖...”温心的声音一点点击溃门外的苏舒。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跟许寂贤原本一般的关系为什么在她回来了之后一落千丈!明骚易躲,暗贱难防。

  三年的漠视,从许寂贤眼睛里面发出的深深的不屑,无数个漫漫长夜睁着眼到天明,她独自一人生下小轩,许寂贤连正眼也没给过,名字也是自己给取得。原来到头来竟然是一段阴谋,潜藏之深,范围之广!

  她跟她的小轩,竟然只是阴谋之下的产物。这是不是一个笑话!苏舒顿时觉得她的人生就是一个笑话。她的让步在一对蛇蝎的眼里,是个天大的笑话!

  这个时候她已经被气愤填满了脑袋,她也不想问个清楚,她就想痛痛快快的给苏落一个巴掌,如果要是温心拦住她,她也会给温心一个巴掌。

  苏舒“砰”一声推开门,此时温心跟苏落聊的正欢,看到了苏舒之后惊了一下,苏舒毫不留情的伸手,她手也是软的,但是绝对不是怕的。

  可是结果没有听到啪嗒的响声,苏舒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回头一看,竟然是许寂贤伸手过来抓住了他的手。下一秒一记响亮的巴掌落在脸上。

  紧接着身体被拉开,苏舒刚刚连站都站不起来,刚刚因为愤怒支撑,此时看见许寂贤,烟消云散。退了一步就坐在了地上。

  “苏落,你怎么样,她是不是打你了”许寂贤一个跨步就走到了苏落的床前,拉住苏落的手。

  摔倒在地上的苏舒讶异的说不出话。气氛令人窒息。

  “寂贤......”苏落没有承认没有辩解,只是叫了一下许寂贤,梨花带雨,令人心疼,要不是苏舒在门口听到了这么多真相,她都要被骗了过去。

  “许寂贤,我们还没有离婚,你还知道谁是你的老婆吗?”苏舒实在忍不住了。但是她想的太美好了,他觉得许寂贤至少应该来拉她一把。

  但是许寂贤要是能如同她想的那样子,就不会发展到现在局面。“老婆?你配吗?”

  “许寂贤,你知道吗?我一直都以为你知道当初输血给你的是我!你却以为是苏落,为了救她,不理睬我的死活,但是当年是我救了你,是苏落一直在骗你......”

  当年你许寂贤车祸,需要输血的时候是他苏舒给的。苏落当时正在酒店跟外面男人厮混。口口声声说着爱你,长大要嫁给你的苏落!你昏迷的时候不知道在哪里潇洒!

  “是我!”苏舒又重复了一遍。

  “当初是你妹妹抽干了血救了我一命,你怎么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跟我说这种事情?取代了苏落的全部功劳还要质疑她的清白。像你这种人怎么能还能活的这么好,跟你呼吸同一口空气我都觉得恶心。”

  许寂贤安抚好苏落之后慢慢朝苏舒走了过来。苏舒不知道许寂贤要干什么。

  “苏舒,说谎话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今天这一巴掌,就当我为苏落打的”又是一记响亮的巴掌。打在苏舒的脸上。也打醒了苏舒全身的任何一个细胞。

  她都忘记自己怎么蹲坐在地上没起来,宋德佑因为不放心过来看的时候,貌似还跟许寂贤打了一架,准备把她扶回了自己的病房。

  第5章 许寂贤,是我给你输的血!

  “苏舒,我带你回病房。”宋德佑准备带她走的时候,她想了想停顿了一下。

  “宋医生,辛苦你来,你让我再问许寂贤一句话。她就是不死心,她总觉得这件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但是回过头来,站在她身后的是一个陌生的人,站在他面前的,她名义上的妈,名义上的妹妹,她的好丈夫,竟然全是对立面。

  “许寂贤,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朝夕三年,在你看来我苏舒就是这么不堪的女人吗?”

  “嘻”许寂贤耻笑了一声。满脸嘲讽的说:“你当初乘酒爬上我的床的时候,你不就是觊觎我后面的财产,你迫切逃离当时已经接近破产的苏家,你还想要我怎么看你呢?我究竟是你看上的第几条鱼?我不得不怀疑,你究竟跟多少个男人暧昧过,你躺在多少个男人的身下过!”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病房响起,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就好似万人空巷。许寂贤就静静站在原地,眼神中充满不解,还有疑惑。

  或者在他看来,原本软弱的苏舒竟然会有一天用这种方式对待他。过往顿时浮现在眼前,并带着与之而来倾盆的愤怒席卷了许寂贤。

  就当许寂贤准备下一步的动作的时候,刚刚勇气无以复加,下手狠绝的苏舒却站在许寂贤面前止不住的颤抖,眼泪也是止不住的溢出眼眶,好像不注意就能苦出血来。

  “许寂贤,你说什么?你自以为清楚明白什么,其实什么都不明白,你怎么有资格来指责我!”

  许寂贤是万万也不会想到苏舒会这样,她楚楚可怜却又坚毅无比,她站在自己的面前质疑,仿佛了立刻就有岩浆滚烫喷发,而此刻的颤抖就如同火山的阵阵哀嚎。

  这边是苏舒跟宋德佑站着,许寂贤也站着。苏落跟温心坐在一旁。此刻寂静,但是苏落跟温心的内心却翻动的不安。

  当时苏落跟温心真说的正欢的时候苏舒突然闯了进来,很难讲这不是因为听到了哪些话,也保不齐苏舒就一直在门口听着,谁知道她听了多少。越说苏落的心里越不安。她无奈,只好两眼一闭。

  温心也是一颗七窍玲珑心。一看见苏落有情况就开始大喊:“落落,落落,你怎么了?”这个时候她也没喊许寂贤,而是直接喊:“医生!医生!”

  宋德佑站着不动,这种重症病房都有时刻待命的医生,就算没有,他此时的仁心都被苏落这假情假意耗费尽。

  许寂贤却顿时不淡定了起来:“宋医生,快来。”苏舒此时不淡定了要是躺在床上的是她,许寂贤可能连面都不会来见一面。

  “许寂贤,她没事,有事也轮不到我来。”宋德佑此时倒是站在苏舒的这一边。宋德佑说话的时候还看着苏舒,本来是说一句实话,但是此刻在许寂贤眼睛里,看的倒像是苏舒示意许寂贤不让他看苏落,于是顿时火冒三丈。

  “苏舒,你为什么拦着不让宋医生看!”

  苏舒一脸不可置信,刚想辩解一下,温心见势头正好就开始添油加醋。“是啊,苏舒,你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寂贤他原本就是喜欢你妹妹的啊,她听到你要结婚,就远走国外了,一回来见到你还用自杀来成全你,她做的不够吗?她是我的女儿,我知道她一根筋,但是她爱寂贤是没有错的啊,寂贤如今不过是来看看她,你就在这里要死要活,你为什么就不肯放手让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在一起呢?”

  温心眼眶微红,像是一个极力庇佑自己女儿的母亲,舍不得让苏落受任何一点委屈。

  终于要走到这一步了,苏舒看着她这个后妈,从自己的手上夺走数不清的东西给苏落。如今她的男人,她孩子的父亲,也要来帮着抢夺。并且不顾事情真相,黑白不分。

  “寂贤,她肯定是在装病!你要相信我。我苏舒发誓,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你,我连带着小轩发誓,我从来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苏落跟温心说的都是假的,她们一定是在害怕,害怕当年的丑事被揭穿!当年在xx地点输血给你的人...是我!”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5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