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婚不如霜:逆袭医王妃小说月如霜夜墨琛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婚不如霜:逆袭医王妃小说月如霜夜墨琛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被渣男退婚

  “小姐,不好了。”丫环清竹急匆匆地推门而入,大呼道。

  月如霜回眸:“你家小姐我好着呢。”

  清竹摇头:“不是,小姐,出大事了,姑爷来退婚了。”

  月如霜就着手里的木梳,轻轻在清竹头上敲了一下,道:“你家小姐我还没嫁人呢,哪里来的姑爷?不过,你说李墨遥来退婚了?走,去看看我那传闻中的未婚夫。”

  说着,月如霜起身便往外走,清竹紧随其后。

  须臾,两人便到了前厅。

  厅中人满为患,月如霜却一眼便看到了那身姿挺拔,白衣翩翩的少年。

  少年玉冠束发,面如白玉,手中折扇轻摇,看起来温文尔雅,可月如霜脑子里却迸出了“衣冠禽兽”四个字。

  “四妹来了啊?”月如花笑着向月如霜招手。

  月如霜微微一笑,眸中却是一片冷意:“三姐还真是关心妹妹,这李家少爷来退婚,三姐比我这当事人还来得早。”

  月如花脸色微变,李墨遥看了月如花一眼,率先走了过来:“想来,这位便是四小姐了,在下李墨遥。”

  有奸、情!

  月如霜眸光一闪,道:“说重点!本小姐的时间宝贵得很,看在你是来退婚的份上,本小姐特意挪了一柱香的时间。”

  “既然四小姐已知在下此来之意,那么,在下也不废话,希望小姐能够成全。”李墨遥道。

  这是请她成全的态度?

  月如霜唇角的弧度又大了两分:“若是本小姐不同意呢?”

  脸色顿变,李墨遥那翩翩公子的形容也是维持不下去,冷声道:“就四小姐这名声和长相,实在配不上在下,在下肯来退亲,也是给足了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月如霜笑得更欢,眸子却越发的冷。她抬手抚上自己的左脸,从左眼下,一直到下巴处,一条极深的疤痕横在那里,使其看上去丑不可言,随着她唇角弧度加深,甚至带着几分狰狞。

  “四小姐,人贵有自之知明,本少爷不是你可以高攀的,若然你同意了这退婚,本少爷还可以适当地补偿你一些。”李墨遥继续道。

  月如霜伸出三根手指,狮子大开口:“三万两银子,本小姐立刻退。”

  李墨遥大怒:“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向本少要三万两银子,便是三千两银子,本少爷也不会给。”

  “如此,本小姐也是爱莫能助了。”月如霜转身便走,管他后面月家人如何喊,她权当没听到。

  人快转弯了,方才听李墨遥咬牙切齿地说:“好!”

  月如霜转身,笑着自怀中掏出一块暖玉扔给李墨遥:“明日晌午前,本小姐要看到银子,不然,本小姐不保证会做出什么事。”

  “你便是有再多银子,也不可能有人娶你。”李墨遥很失风度地大吼。

  月如霜恍若未闻,顾自盘算着:再接一个生意,第二十八家分店便有着落了。

  “小姐,你怎的如此轻易就退婚了?李少爷已经开始接掌家业了。”清竹恨铁不成钢。

  “你怎么不早说?”月如霜责备道。

  清竹顿觉欣慰:小姐终于意识到不该退婚了。

  却听月如霜叹息道:“可惜了,银子要少了。”第2章 厉王下聘

  “小姐,你就没有一点点的惋惜?”清竹表示无法理解。

  李墨遥,烟城所有闺中女子最想嫁的男子,长得好,性子温和,关键是家世好,其父乃当朝吏部尚书,其母乃是大将军家唯一的女儿,两个舅舅皆是朝中要员,他自己也年纪轻轻就入了翰林院,前途一片光明。

  月如霜与李墨遥自小订亲,羡慕嫉妒恨她的女人不计其数,可她说退婚就退婚了。

  月如霜道:“清竹,别再说了,再说,我会忍不住回去让李墨遥加银子的。”

  “……”

  说了半天,简直对牛弹琴。

  罢!罢!罢!

  月如霜回屋换了一身男装,戴上面具,领着清竹翻墙出府,继而直奔城西天香楼。

  方才踏入,便有人迎了上来:“两位公子买些什么?”

  “一品香。”月如霜道。

  那人一听,当即正身,恭敬道:“两位公子请随我来。”

  上了楼,月如霜直接进了左转第三间,清竹则在门外候着。

  屋内,坐着一名与月如霜年纪相仿的女子,女子一袭红衣,唇红齿白,带笑的桃花眼闪着精明的光,波光流转,又是数不尽的媚态。

  “丝丝,几日不见,连我都要被你迷住了。”月如霜笑着走过去。

  莫丝言顺势往月如霜身上一倒:“小姐,丝言也甚是想你呀。”

  月如霜笑着推了莫丝言一把,随即正色道:“这几天生意怎么样?”

  “小姐,天香楼的生意自不必说,而上前求医之人更是多不胜数,丝言挑挑拣拣,就择了一个不能推却的,以及一个出价最高的。”

  “不能推却?”月如霜问:“谁那么脸大?”

  丝言道:“厉王夜墨琛。”

  月如霜果断拒绝:“推了!”

  “可……”

  “可什么可?相府小姐是推不得他,但邪医可以!”

  丝言张了张嘴,终究点头:“好吧!”

  月如霜又与丝言商讨了一些天香楼的事情,便离开了。

  再回府,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月如霜草草吃了些饭菜就睡下了。

  这一睡,月如霜直接睡到了午后才起。

  清竹打来热水服侍月如霜洗漱:“小姐,李府派人送来了三万两银子,不过,被大夫人给扣下了。”

  “什么?”月如霜激动了,刷地一下站了起来:“我的银子也敢吞,她是嫌日子过得太好了吗?”

  “她不仅扣了这三万两,还把厉王送来的聘礼给收了。”清竹一边道,一边观察着月如霜的反应。

  “厉王的聘礼?何意?”月如霜回眸,一双凤眸,杀气毕现。

  小姐火大了,好可怕!

  猛地吞了一口口水,清竹才道:“简单一点来说,大夫人把您给卖了,三日后,你便是厉王府上第四任王妃。”

  “第四任王妃?”月如霜低低重复,身上的杀气更甚。

  似乎是觉得火候还不到,清竹清了一下嗓子,又道:“小姐,大夫人说你这种身份,嫁到厉王府做个续弦也是抬举你了。依清竹看,咱们来个狸猫换太子,把月如花打包送过去。”第3章 银子给我吐出来

  “不必!”月如霜想了想,道:“嫁过去也好。”

  清竹蓦地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月如霜:“小姐,你莫不是被气傻了?厉王是什么人?他性格暴戾,杀人不眨眼,关键是嫁给他的女子,就没有一个能活过三天的,天下女子,躲都躲不及,你怎还巴巴地往前凑呢?”

  “他不是喜欢男人吗?”月如霜直击重点。

  愣了一下,清竹点头:“在死过三位王妃后,厉王后宫确实只有男人了。”顿了一下“不是,小姐,你明知道厉王喜好男色,怎么还要嫁过去?”

  月如霜直接抛出两个字:“清静!”

  “可这是小姐一生幸福,怎么能……”

  “如何不能?”月如霜打断清竹之言,继续道:“此事,本小姐自有分寸,你且收拾一下,随本小姐去拿银子。”

  “小姐要去找大夫人?”

  这纯粹是废话。

  月如霜边走,边道:“我月如霜的银子,可不是那么好吞的。”

  倚兰苑,大夫人上官依晓正与其女月如花吃着葡萄赏鱼,同时,还在议论着李墨遥。

  “娘亲,墨遥哥哥真的那样说了?”月如花一脸少女怀春样。

  上官依晓点头:“待到月如霜那个小贱人去了厉王府,为娘便跟你爹商量你和墨遥的亲事。”

  “我说李墨遥怎么舍得三万两银子退婚,原来是为了三姐啊。”月如霜不急不徐地走过去,将上官依晓与月如花母女俩的表情尽收眼底。

  “你怎么来了?”月如花大骇,不过,很快就变了嘴脸:“是又如何?别叫我三姐,我听着不舒服,你不过就是扫地丫环生的贱种,也配?父亲可怜你,给你一口饭吃,你还真当父亲有多在乎你?你也不照镜子看看,配得上墨遥哥哥吗?”

  “大夫人,我来不是吵架的,把李墨遥给的那三万两银子给我。”月如霜凌厉地扫了月如花一眼,态度三百六十度转变。

  明显愣了一下,上官依晓方才怒道:“你要银子做什么?你爹说了,这些银子拿来贴补家用。”

  “凭什么?”月如霜反问。

  “就凭相府养了你这么多年。”上官依晓道。

  “呵呵……”月如霜勾唇一笑,只是,那笑未及眼底半分,给人一种危险之感,她说:“我倒是不知,我这十几年竟用了府上三万两银子?”

  上官依晓与月如花脸色俱变,同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月如霜便是话锋一转,凌厉地问:“听说,大夫人收了厉王下的聘礼?”

  “是……是又如何?”上官依晓反问,不平稳的声线泄露了她的紧张。

  月如霜道:“把三万银子吐出来,聘礼你收了便当是我还你这十几年有一日无一日的饭钱,三日后,我随了厉王府的花轿去,若是不然,我有的是办法把你女儿送去厉王府。”

  “你敢!”上官依晓大喝。

  月如霜眉梢一挑,颇是风情万种地反问:“大夫人,你认为有我月如霜不敢做的事?”第4章 下马威

  “月如霜,你凭什么?”月如花怒问。

  三万两银子,若然就这么给出去了,那她得少了多少衣服和首饰?

  月如霜冷笑:“你说我凭什么?我的钱,难道不该要回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三姐要试试吗?”

  月如花磨牙,却不敢再接下去。

  双方对峙,良久之后,上官依晓终究是松了口:“给你一万,你嫁去厉王府。”

  “三万,少一个子都不行。毕竟,三日,可以发生很多事。”抛下这么一句话,月如霜扭头便走。

  居然威胁她!上官依晓气得咬牙切齿,直恨不得将月如霜瞪出一个窟窿:“该死的贱人。”

  “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也敢这么嚣张。”月如花也气得不轻,她问上官依晓:“娘,难道真的要给把那三万两银子都给她?”

  上官依晓磨了磨牙,良久才道:“现在还不是动她的时候,先把银子给了她,他日,我要让她连本带利地吐出来。”

  “娘,要不,我找人教训她一下?”月如花试探性地问道。

  上官依晓四下看了看,方才对月如花道:“若然人不可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你可别忘了,咱们以前派出去的人,还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就连尸首都不曾见过。”

  “此次,定然不会生出半点意外。”月如花道:“娘,你说,若然婚前月如霜便给厉王戴了绿帽,那她嫁过去,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糊涂,若然戴了绿帽,厉王还能娶人吗?”上官依晓喝斥。

  月如花道:“娘,女儿一定会处理好。”

  回到如霜苑,月如霜将自己关在屋里,取出床下的箱子,翻出一大堆瓶瓶罐罐的捣鼓,直至日落黄昏,月上枝头,在清竹一再催促之下,才将东西收起来,重新放了回去。

  翌日一早,上官依晓便亲自将银票给月如霜送了过来,并把喜服一并带来了。

  她说:“好歹是相府的人,嫁的又是厉王,理当隆重些。”

  随后两日,上官依晓好似变了个人似的,竟亲自为月如霜操持起来。

  事出异常,必有妖!

  月如霜深以为然,也多留了个心眼。可直到厉王府的花轿来接人了,她也没发现有何异常,顿时疑惑了。

  难道上官依晓真的突然转性了?

  不对!

  事情也太顺利了一些吧?

  正想着,花轿来了,月如霜由媒人扶着上前,却听距己不远处的人道:“王妃,王爷有要事处理,不能亲自来接你,故而,派属下来。”

  哟嗬!这才刚开始,便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月如霜沉眉,却道:“王爷心系天下,忙些也是应该的。”

  子彦倏然变色,这话说得好听些是忧国忧民,为君分忧,可若说得大些,却是有谋反之嫌,又有谁能忙得娶妻都顾不上了?

  讽刺,回敬,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然,子彦却说不得,动不得,只能憋着一口气将人领回厉王府。

  出乎意料的,厉王府宾客盈门,月如霜一下轿,便感受到神线刷刷刷地射过来,直有要将她看穿之势。

  子彦却越过众人率先入了府,而待他再回来时,手里已然多了一只鸭。

  第5章 厉王不如鸭

  全场哗然,这厉王侍卫是想干什么?

  月如霜用力吹了一下盖头,借着盖头飞起那瞬间,她便看清了一切。

  喜堂之上,新郎不出现,侍卫却抱着一只鸭上堂,便是傻子,也能领悟几分真意了。

  果然,子彦道:“王妃,王爷还有事未处理完,为免误了吉时,特令子彦代劳。然,子彦他日也是要成亲的,万不能与王妃行礼,这于情于理都不符,故而,只能由子彦怀中这鸭可以代劳了。”

  此言一出,现场之人直接骚动了,猜测连连。

  “王爷这是不满意婚事,嫌弃相府千金,所以才不出现的?”

  “我听说这相府千金貌丑如罗刹,压根就配不上王爷。”

  “可王爷不喜相府千金,何以要下聘求亲呢?”

  “王爷的心思,岂是我等该猜测的?说不定是这女人使了什么法子,使得王爷不得不娶?”

  “……”

  议论不断,月如霜冷哼一声,这才道:“既然王爷都能不介意自己不如一只鸭,本小姐又有何好介意?”

  话音方落,又是无数视线射过来,就好像刀子般,月如霜琢磨着,若是眼神能杀人,她怕是体无完肤,死无数次了。

  月如霜还不解气,眼珠子转了转,随后,狡黠一笑,继续道:“不知道入了洞房,可还是由此鸭代劳?”

  她是想来个人畜结合?这女人疯了吧?

  都说相府四小姐脑子不太正常,果然,闻名不如相见啊!

  子彦却是犹豫了,正是拿不定主意时,月如霜步伐平静地上前,凑近子彦,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回去告诉你家王爷,如果他敢让本小姐与此鸭拜堂,那么,本小姐便敢将他尺寸不行,房事不举之事宣扬得满城皆知。”

  “敢威胁王爷,你在找死?”子彦简直无法理解月如霜的脑回路。

  月如霜眸光一转,又道:“告诉你家王爷,我会着重讲予邪医听。”

  “你认识邪医?”子彦激动了。

  那个不识好歹的家伙,竟敢拒了王爷求医,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偏偏,他们无往不利的万事通竟首次无从下手,完全查不出半点与邪医有关的东西。

  月如霜道:“不只认识,还熟得很。”

  子彦一听,越发激动了,连脸都红了起来:“他在哪里?”

  “你家王爷来了,我或许能想得起来。”月如霜道。

  子彦怒了,冷哼:“这便是你要王爷拜堂的诡计吧?”

  “你可真是看得起我,我好好的人,如何会使鬼计呢?”

  打不得,说不过,子彦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他这一离开,再次引得众人猜测连连。

  然,此番还没开口交谈,子彦便又折返回来,而其前面一步之遥,厉王夜墨琛疾步而来。

  一袭玄衣紫金冠,身姿挺拔,剑眉星目,步伐轻快,却又不失沉稳,浑身都散发出逼人的贵气,眨一眼看去,实在是惊为天人。

  然,其身上散发出来的锐利,又是霸气无比,加之其种种传言,在场之人竟也只敢远观,不敢靠近。

  众目睽睽之下,夜墨琛走到月如霜面前,将其一把捞入怀中,继而俯身凑了过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4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