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天机变小说龙青羽龙玉桥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天机变小说龙青羽龙玉桥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幻剑楔子

  楔子世界诞生初期,世界各族都有很明显的划分,每个种族都无忧无虑快乐的生活着,繁多的种族共同生活在这个大陆,但他们却并不相关联,女娲见世界少了活力,于是就按照神的模样出创造了人类,人类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很快便形成了大大小小的部落,一片欣欣向荣,天帝见到人类的智慧,甚是喜欢,他知道,强大的龙族定然不会让人类占据整个大陆,于是颁布神法:龙族为人族的守护神兽,任何龙族不得侵略人族,凤凰为不死一族,辅助龙族守护人族,特此赐下龙神剑与凤凰翎,两物合成龙凤呈祥!

  千年之后,人族日渐强大,此时龙后生下第十一个孩子。龙神传位于打龙太子龙青,并将还为孵化的十一子交与龙青后,便升入天界安享晚年!

  又是一个千年,新的龙神——龙青见人类日渐强大,心生阻抗之意,下令龙族闭关500年,此间不问世事专心潜修仙决,失去了龙族的庇佑人族渐渐地陷入了与众多异族的战斗中!女娲不愿看到自己创造的种族就这样灭亡,于是便派遣四大神兽震守四方……

  四大神兽的出现,让人类有了转机,经过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的保护,人族终于又有了一个生活的净土,女娲担心人族的生存,便上天向天帝讨来了修仙之法传予人族,人族在四大神兽的守护下,习得仙法不断强大,隐隐有了超越龙族的力量,即使龙族不再守护人族,人类也会安稳的生活下去~第2章 龙族风云

  龙族,龙宫“龙神大人,龙神大人……”一个虾兵模样的家伙冲进这金碧辉煌的宫殿,他四周的那些体积庞大的鲨鱼。鲸鱼不停的给他避让。“给你说了多少次了,你学学夜叉,遇事要淡定”一个悠闲地声音从龙宫深处传出来,这个声音带着丝丝威压,不富有一丝情感,但却包含着一切都掌控在掌中的王者风范。“是,是,小的知错了,小的知错了!”虾兵立刻改口,跪于宫门之前,不敢踏入殿门半步。“说吧,急急忙忙的有什么事?”从龙宫中传出的声音依旧那样不温不火,但这个跟了龙神有千年之久的虾兵知道,龙神随时都有挥挥手灭了他的可能,“是,是,是,十一王子,是十一王子的蛋裂开了,好。好,好像要出世了!”“哦!那可有趣了!”随着龙宫里传来一声轻笑,一个墨青色的身影从龙宫深处飘出,水随他的移动而轻盈的跳舞,仿佛他就是天下的王者,一切都是随他而转动。“龙,龙,龙神大,大人!”虾兵早以吓瘫了,他拍龙神一个不小心就让他去阎王那儿报道了,龙神根本没有理会这个被自己下瘫的虾兵,在海水的簇拥下,向着海外的龙穴飞去!

  “龙青,站住!”在龙神正要进去龙洞时,一声如暮鼓晨钟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他微微的皱眉,回头展开一脸灿烂的笑容:“二弟,有一千多年没有人敢直呼我的名字了吧!你不在你的龙殿里创作你的音乐,跑这儿来干什么?”“我听说,十一弟将要出世了,特来迎接十一弟回归龙族!”来着正是老龙神与外族所生下的第一个龙氏(囚牛,龙生九子之一,形状为有鳞角的黄色小龙,喜音乐,蹲立于琴头)“哦,看来二弟是一片好心咯,可是,父皇没告诉你吗?小十一和我一样,是龙族本族啊,既然是本族,又何要你来迎接?”看着怀抱着玉琴的囚龙,笑的更灿烂了。“父皇将小十一交给我们照顾,我自然有任务迎接小十一!”看着这个凡界当今唯一的龙神本族,囚龙心里也有些发悚,但他心知龙神龙青心狠手辣,很有可能会为了自己龙神的地位而伤害小十一。龙青见囚龙用老龙神压自己,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变,只是将自己的右手缓缓的伸向天空,一时间,五彩缤纷,光芒万丈,霞光中一柄剑由虚幻慢慢的凝结,只见此剑上盘绕一头青色威龙,龙口微微张开,吐出一把银色利剑,待到此剑凝结后,天地顿时失色,所有的光源都在这把剑下暗淡,龙青只是举着龙神剑然后缓缓说到:“囚龙,不要忘了,我现在才是龙神,现在你可以走了吗?”依旧是那种不温不火的声音,可却透露出让人无法反抗的强势!“你居然拿龙神剑威胁我!?”“不,这不是威胁,这是命令,因为我是龙神,龙族的最高统治者!”

  “我走可以,请你善待小十一,他还小,不会和你争皇位的”龙神剑一出,囚龙的确很怕,说完这句话后,他便化成龙形消失在海底深处,龙神看到囚龙彻底消失后才转过身来,对着龙穴说到:“小十一,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出生的时间不对啊,如果你再完100年出生,我定好好待你!”说完他将手中的剑狠狠的挥了下去,一道精光一闪没入了山洞中,然后整个山巅开始崩塌,海底深处囚龙一声巨吼“混蛋,你连兄弟也杀!!”然后化成龙形冲出了龙殿!海外龙穴处,龙神龙青还不放心又补了几剑,正当他转身要离开时,却见到囚龙正从海底升上来,他举起手中的剑,对着刚出海的囚龙劈了下去!他的时机掌握的刚刚好,囚龙正是出海的时间,光线的反差与极速出海的气压,根本就不允许囚龙观察海面的情况,再加上囚龙怎么也想不到堂堂龙神会对他下杀手,所以他的袭杀是百分百成功的。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囚龙出海的瞬间,龙神剑正要崭在他头上时,山顶上的那片废墟中突然爆发出了一道金光,金光爆发,以山顶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开来,巨大的气浪使山体周围的海水瞬间成为真空,高大的巨浪将囚龙再次拍入水中,只见金光闪烁,强大的冲击波横扫倒悬着的龙神,一直将他退出十米以外,而手中的龙神剑更是被打飞出去,消失在天际尽头,而巨大水浪将刚冒出头的囚龙拍去深海!

  龙青看着那秃顶的山峰,一时间,忘记了被打飞的龙神剑,就连囚龙已经站在他身旁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眼里全是惊讶,其他人不知道那光有多强,可他却清楚的知道,身为龙神的自己,不但是凡界唯一的龙神血脉,更有龙神剑的加持,最重要的是300年前关闭龙族,他更是修炼了龙族禁法——龙决他早以不是普通的龙族,但却被一个还没出生的蛋打飞了兵器,除了吃惊,更多的就是耻辱!“还未出世就如此的强大,我怎么可能让你顺利的出生?本想只封印你千年,看来我必须得灭了你啊,小十一,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强大了!”想到这儿,龙青飘身而起,向坍塌的龙穴飞去。

  “龙青,呢到底要把小十一怎么样?”囚龙也跟着龙神飞上了山巅坍塌的龙穴。“天妖果,哈哈哈,居然是修炼龙决必用的天妖果!想不到三百年前我修炼龙决,三百年后天就赐我天妖果,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哈哈哈……”龙神落在龙穴处从废墟中抓起一枚形状如婴儿般,却又泛着妖艳红光的果子,自顾自的欣赏着把囚龙完完全全的当成了空气。“龙决……,龙青,你不要忘了,你是龙神,你怎么可以修炼龙族禁法~龙决呢?!!”囚龙瞠目怒视着龙青。“你,还知道我是龙神啊,我不是让你回去了吗?怎么还在这儿!”龙青缓缓的转过头来,脸上又浮现出那中风淡云轻的笑容,可这笑容中多了几分妖邪。“我听到龙穴有异响,我怕小十一出事,所以就赶了上来。”囚龙看着被压在废墟下已经有一丝接吻的龙蛋微微的皱了皱眉。“哦!那说起来是你在怀疑我的能力还是说你不信任我呢?”龙神缓缓的收起自己的笑容路出一丝怒意!“你让我相信你!你身为龙神,却修炼了……”“够了!难道你非要我再请出龙神剑,你才肯离开吗!”龙青手握天妖果,心中越来越浮躁,愤怒瞬间占据大脑,早以忘记龙神剑被先前得金光打飞了。龙神剑乃是天帝赐下得龙族圣物,天生与世无争的囚龙即使再想帮助小十一,可碍于龙神剑,也不得不离开!囚龙再次看了一眼快要出世的龙蛋道:“希望你看在手足之情上,不要伤害小十一的生命!”说完,囚龙跃下山峰,带着一丝不舍缓缓沉入了大海。

  一直看到囚龙离开,龙青这才转过身来“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我亲爱的小十一,既然你能孕育天妖果,那么,借住你的力量来吸收天妖果,肯定能有特效啊!等我吸收这个天妖果,你就是最大功臣啊!哈哈哈”说完他一口将手中的天妖果吞去腹中,席地而坐,这是从龙蛋的裂纹处发出霞光,隐约将这一龙一蛋笼罩在一道光幕之中!

  深海,囚龙的龙殿!

  囚龙一人独自徘徊,他纠结郁闷,很想召集其余的八个兄弟共同商讨龙神修炼龙决一事,但他知道,龙决是龙族禁法,早在老龙神在位之前就有说法:若非龙族生死存亡之际,任何人不得修炼龙决,因为龙决本身就会给龙族带来灾难!相传,龙决乃是万年前龙族的一位天才所创,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就提高数倍的功力,但最后因为修炼龙决,这个天才性情大变沦为恶魔,最后龙族联合天地诸神与之大战三天三夜,才将他制服,那一战差点毁灭了龙族!

  想到这儿,囚龙一阵后怕,可,他知道,现在的龙神,有神龙剑护体,再加上龙决被龙族研究万年有余,他心中也抱有龙神至少不会修炼最初的龙决的侥幸心态!“倘若真的是事不可为,到时我在联系其他八位兄弟吧,总会有办法解决的”与世无争的囚龙决定不再干扰龙神的决定,抬起手,在十弦琴上狠狠一拨,发出十音连爆……只是他不知道,他做这个决定,最后给龙族带来了几乎灭亡灾难……

  人族青龙部落“玉桥,不要再跑了,族长找你呢!快跟我回去吧!”一个白发白眉的老人拉着一个只有三四岁长得玲珑剔透像个磁娃娃的小女孩。

  “不要嘛,海爷爷,你知道的,我要是回去,爹爹肯定要让我读经书和修炼的,海爷爷,你去跟爹爹求求情,让他不让我修炼好不好?”想到枯燥的修炼,叫玉桥的孩子使劲的甩手,不愿意回去。

  “族长让你修炼也是为你好嘛,现在外面妖兽横行,只要我们一出青龙部落,就会……”“轰~”这位海爷爷正要教训玉桥时,从部落中央突然传出一声巨响!硬生生地将他下半句话震了回去!“玉桥,你在这儿呆着不要乱跑,我去看看!”说完他放开玉桥飞奔而去,那上下跃动的身影怎么看都不是一个花甲老人能做出来的!

  “海爷爷的修为又有长进了,我也要去看看出了什么事了!”说完她摇晃这小脚丫也跟了上去,很明显,这个叫玉桥的小屁孩再一次没有听话乖乖的呆在那儿……

  “族长,发生什么事了?”龙海一到,变找到事发处,看到那直径大约有三米的圆坑,呆了半天才向身旁的青龙部落的族长发出疑问!

  “二叔来了,嗯,我也不清楚,刚刚只见天空之中一道红光闪过,然后掉下一把剑,就把地面砸成了这样!”只见说话之人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双目精光四射,英气逼人,相貌神采飞扬,十分清雅俊秀,这便是族长龙傲天,“不过还好,它并没有伤到人!”

  “好厉害的一把剑!”听到龙傲天这样说,龙海才注意到,圆坑的中心出的确插着一把剑柄,只是在这个大坑中,这把剑的确不大惹人注意,“此剑如此蹊跷,我们拿去给青龙大人吧!”

  “嗯,只是,说来惭愧,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一个人能挪的动它!”龙傲天看了看头发花白的龙海,露出个无赖的笑容!

  “嗯?这么怪?我来试试!”看到剑柄旁的确有许多脚印,龙海飞身而下,落在剑旁,单手抓起剑柄使劲向上提了提,可那剑依旧文丝不动,龙海那长满皱纹的脸瞬间通红,也不知是用力过度还是……“哼哼!”他轻哼一下,扎起马步,双手握剑再次使出全部力气,然后从手臂开始一点点发光,直到全身被青色光芒所包裹,那剑才被拔起半指左右,可就这半指距离就用光了龙海所有的力气“唉,老脸丢大咯,我把风神决都用上了,也没将它拔起来,唉,看来真的老了!”说完,龙海一屁股坐在地上,无奈的摇了摇头!

  “才不老呢?海爷爷刚刚还在抱我呢?你们让一让,让一让,我要进去看海爷爷!”一个稚嫩的不和谐的声音从人群外传进来,然后慢慢从人群中挤出一个粉瓷娃娃的大脑袋!这不是刚刚的玉桥又是谁。

  “谁让你来的,我不是让你在家修炼吗?”龙傲天看着从人群中挤出来的玉桥,有点溺爱的,轻吼到!

  “爹爹,我……我……我是来看海爷爷的,对,我就是来看海爷爷的!”说完她一下子窜到坑底,抱住瘫坐在地上的龙海的胳膊,死活不肯松手!

  “你个小不点,就会把我当挡箭牌啊。”龙海伸手摸了摸玉桥的头,又对龙傲天说到“族长,玉桥是我没看好,我这就带她去修炼,你看看要不要把青龙大人请来看看这把剑?”

  “二叔,你看你把她惯地,都不怕我这个当爹的了!……”龙傲天正要往下说,天空一道青影飞过,显现出一条墨青色的神龙出来,见到这青影,青龙部落的所有人都半跪了下来“参见青龙大人!”

  “奉天帝旨意,此剑乃是神物,会在我族等待有缘人,在此之前你们要好生保护,不得向外族泄露此剑的消息!”

  龙族龙穴自从金色光芒包裹住了山巅,形成一个金色巨蛋后,山上的大小动物早就移居到山腰与山脚出处,不知多少日夜,突然有一天,这个蛋开始出现一丝裂纹,然后裂纹慢慢扩大,一阵阵“咳~哔~咳~哔~”的声音,裂纹越来越多,然后裂纹布满整个蛋壳,最后“噗嗤”一声轻响,整个金色巨蛋化为点点碎片,慢慢的化成光点消散不见,显现出一位身着墨青色衣服的男子,他脸上微微透露出淡淡的笑容,眉宇间却又透露出丝丝邪气,好不融洽!他的身旁躺着一个约模两岁的孩子,那孩子双眼微微合上,圆圆的脸蛋上有着两个因微笑而显现的小酒窝,微微翘起的嘴角证明着他似乎正做着一个美梦!忽然他“嘤”的轻哼了一声,缓缓地睁开眼,然后整个世界都寂静了,似乎连他睁眼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动听,阳光撒在他那如彩瓷般的肌肤上,泛起点点星光,仿佛是一层神光环抱着他,又好似他本来就是一个发光光源。

  他睁开圆圆的大眼睛,对着龙青道“你是谁啊?你认识我吗?”他的声音随比不少百灵鸟儿的清脆,也没有天籁般的动听,但那微弱的声音里,却让人充满疼爱与怜惜!

  “我是你大哥,也是龙神,以后都必须叫我龙神大人。”那一股惹人疼爱的声音虽然让龙青放下了杀他的恋头,可龙神仍然要何他撇请阶级关系,龙青不会留给他任何一个超越他的机会!龙青回过头来,露出他那招牌班的笑容!

  “大哥,你笑的不好看,有一份不协调!”新生小孩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龙青,歪着脑袋说道“大哥,你好像很不舒服诶!”

  “要你多嘴,都说了叫我龙神!啊~~”正要动怒的龙青突然一声低吼,脸上原来微笑的表情慢慢僵化,接着一点点的变形,最后布满了痛苦,整张脸也被痛苦所扭曲着。“古言记载,天妖果具有强化灵魂之效,为什么会……啊~~”

  “哦,原来大哥你吃了我身旁的天妖果!千年前,父皇曾留给我了一句话,与我伴生的天妖果因为我的力量已经变异,若是以后我受不可救治的伤便可服下,它可以帮我重著灵魂。现在~大哥,你好像正在重著灵魂诶,这样你的身体里岂不是会有两个大哥?”

  “重著灵魂?可恶,原来你是新生的灵魂。”痛苦的龙青似乎说话都不大合乎逻辑,突然他脸上闪过一丝狠色“你给我出来!”说完他用尽全部力气扯下自己的右手,并将其抛在远处的空地上,邪恶,恐怖,憎恶的气息全部从他身体里涌出,这股气息一直蔓延开来,原本住在山腰的动物开始疯狂逃命,所以的动物都在痛苦的低吼,有些缩小的生物直接晕死过去!

  “喏~不要这样哦,快收敛你的气息,你看你把动物们给吓的!”被龙青撕扯下的右手开始慢慢化成人形,又自顾自的开口道“居然被你分离出来了,既然你叫龙青,那我就叫龙青羽好了!”

  龙青看着自己的右手化形,心中的唳气越来越多,最后伤及内腑吐出一口鲜血后,不得不席地而坐运功疗伤!

  “咦,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龙青羽目光一转见到站在一块蛋壳里的小十一。小十一也抬头好奇的看着龙青羽,伸出两只小手捞了捞头,露出一副好奇的目光,看了看龙青又看了看龙青羽看着这两张一样的脸,诺诺的说到“我才出生,还没有名字呢?倒是你,我叫他大哥”说着抬起手指了指正在修炼的龙青,“那我要叫你什么呢?”

  “那你叫我二哥呗,你是从蛋里出来的哈。”龙青羽看了看他脚下的两块碎蛋,“我就叫你诞生好了。”

  “诞生,诞生”小瓷娃默默地念了两句,然后欢呼着跳出了蛋壳,围着龙青羽欢呼着“我有名字咯,我有名字咯,我叫诞生,我叫诞生。呵呵”叫完他一下跳起来搂住龙青羽的脖子“我觉得,你比大哥更亲切些!”

  “你们聊的很欢嘛,真让人嫉妒啊!”龙青手印变幻,从地上站了起来,虽然他只有一只左臂,可他的锐气丝毫不减。“既然聊完了,那么拿命来!”语气一变,脚下生风,一道残影便扑向了正抱在一起的诞生和龙青羽。诞生和龙青羽正在高兴的打闹中,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人偷袭他们。

  小诞生刚刚听到声音回头,就只见一个巴掌在自己眼前无限放大,然后“啪”的一声将自己扇了出去!

  这只手扇开了诞生后,手形一变,瞬间掐住龙青羽的脖子“既然是我让你诞生的,那么就由我来让你灭亡!”龙神的从容、微笑此刻全都消失不见了,剩下的只有毁灭的力量与给人带来绝望的目光!龙神的手越来越紧,龙青羽也越来越难以呼吸,正在龙青羽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他脖子上的手却微微的松了下来。

  “龙神剑,你居然切断了我和龙神剑的联系,真是没想到啊!”龙神虽然松开了龙青羽,但并没有放开他。

  “你不要忘了,我们本来就是一体,虽然我被你分离出来了,可我们仍然有不少的共同记忆啊!”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龙青羽又怎么会看不出这是唯一活命的机会呢,所以他就说出这种棱模两可的话!

  “你也太天真了,真以为你这样我就不敢杀你么?哼哼!”龙神将自己的脸凑到龙青羽脸旁,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就这样对望着,忽然从龙神眼中爆发出两道如实质的黑光“龙决---慑魂”中了慑魂之术的龙青羽不再挣扎,双手自然下垂,双目空洞洞的,完全成为一个白痴一样的人!

  “大哥,你对二哥做了什么,他怎么不动了?”诞生,废墟中站了起来,心里也为龙青羽着急,可从龙神身上发出的唳气,却让他不敢乱动!

  “呵呵,诞生是吧,别急,还没完呢!”回头看了看还没有死掉的诞生。“龙决给我炼,去掉你的记忆,记住你叫龙青羽,以后要为我找回龙神剑!”他握住龙青羽脖子的手开始发出墨色的光暗,慢慢的,龙青羽也没有了意识,只是呆呆的重复着“我是龙青羽,我的目的是为龙神找回龙神剑……”

  然后在这墨色的包裹下,龙青羽逐渐变小,变小,直到变得只有五六岁那么大才停下来!“既然你记下了自己的使命,那么,你去把龙神剑给我找回来吧!”说完,龙神将自己手中只有五六岁模样的龙青羽抛出了云端尽头!做完这些,龙青一手抄起在一旁吓得发呆的诞生,沉入了龙宫第3章 拔剑仪式

  青龙部落的某个山林一大群人正在分解着一头头巨兽,“二叔,今天可是大丰收哇,好久都没打到这么多猎物了。看来能让这群孩子在家好好修炼一段时间了!”一个成年男子站在一头大约三四米高的巨兽背上,只见这头巨兽身上满是伤痕,不过明显可以看出它的致命伤是脖子上那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大量的鲜血正从那伤口流出,将伤口所接触的土地染成了暗红色。

  “那是自然咯,只要有我们狩猎队长海爷爷亲自出马,哪次不是满载而归?是吧,海爷爷!”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手握弓箭从树林里走出来,带着一丝谄媚的表情对队伍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说道“海爷爷是最棒的!”

  “你小子就知道给我戴高帽子,你海爷爷老了,你呀快快修炼,等你十五岁了,我就把狩猎队长传给你!”叫海爷爷的,回头摸了摸这孩子的头,一丝欣慰浮现。

  “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在十五岁就当队长呢,海爷爷身体这么好,肯定还能再当十年队长,再说了,我还有好多东西要和海爷爷学习呢”

  “嗯,孩子,努力,将来一定要超过爷爷我啊,将来的青龙部落就要你来保护了!”

  “那是当然咯,我一定好好修炼,不过,海爷爷,你刚刚娜招好厉害啊,一下就把怪兽打翻了,你教我好不好?”

  “好啊,小龙昊,这招叫风神决,我回去就传给你,到时候你了不要叫苦哦!”说这话时这老人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坏坏的笑容。

  看到这个笑容,龙昊心里也是微微一抖,“嗯,只要能保护大家,多苦我也不怕!”

  “小昊,有志气,不过可不能光嘴上说说哦,想当年我也学过这风神决,不过嘛……你看我现在还是不敢用啊!”旁边走来一个中年人,打着哈哈对龙昊说了句泄气的话!

  “震天叔叔,我将来肯定比你强,我一定能学会的!你看着吧!”

  “震天,你看看小昊,你当年要是有小昊的勇气,我早就把狩猎队长交给你了。”龙海也帮着龙昊说这走过来的龙震天。

  眼看自己要吃亏了,龙傲天连忙改口转移话题“二叔,族人们把猎物都收拾好了,我们快走吧!”

  “嗯,走,回青龙部落!”龙海举起最大的那头巨兽走在最前面,而龙昊也举起一头约两米的长巨兽跟了上去,其他人也或两人或三人的抬着巨兽跟在其后,剩下的人也各自拿着武器围着他们向青龙部落走去,一切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海爷爷,你看那儿有个洞,上一次我们经过这儿时都没有!”龙昊朝一个方向看了看,那洞口虽然被一个巨石所阻,但却瞒不过经常外出打猎的龙昊。

  “嗯,我也看到了,看这这新泥,和洞口的大小,应该是什么小动物刚挖出来的吧!我们走吧,这么小的猎物也不够族人吃啊。”龙海看了看龙昊道。

  龙震天也附和着说“是啊,天都快黑了,还是早些回去的好,免得待会又不知道会遇见什么凶兽!”

  “嗯,我也只是好奇而已,那我们走吧”说完龙昊也再次抬起脚步跟了上去,可正当龙昊转身时,却又似乎听到洞穴中有人的轻哼声“海爷爷,震天叔叔,那洞穴里好像有人!”

  龙震天回头道“不可能,这荒山野岭的,哪会有什么人啊,你听错了吧!还是快回去吧!”

  “不!震天叔叔,我去看看,反正那个洞那么小也不会对我有什么伤害”说完,龙昊放下手中的猎物,一个腾跃来到山洞出,推开洞口的石头。

  “龙震天,拿水来!”随后过来的龙海看到被龙昊推开石头后显现出来的洞内,躺着一个昏迷的小孩……

  青龙部落“大哥,这孩子救回来都两天了,可他一直都在昏迷中,这……还能醒过来吗?”龙震天对着龙傲天说到。

  “我也不好说啊,你们救他回来时,他浑身是伤,脑袋更是受过强烈撞击,看他的样子也就五六岁吧,居然可以承受这样的伤害,真是了不起啊!”

  “也不知是谁家的孩子,唉,可怜啊,我们这两天也都去那个洞穴等待过,也为见到有人来寻他啊!”

  “可能是某个落单的部落吧,或许招到什么变故,整个部落也只剩他一个人了!”

  “水,我要水!”正在他们闲谈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醒了,这孩子中午醒了,震天,快拿水过来!”龙傲天小心的扶起这个孩子。

  “这,这是哪儿?”喝完水后,似乎走了点生机。

  “这儿是青龙部落,我是部落的族长,龙傲天,我们在荒山中发现了你,你的亲人呢?”龙傲天见他缓过气后,不慌不忙地说到。

  “荒山?亲人?我?那我是谁?我是谁?啊!!头好疼啊!好疼啊!”这小孩低声呼喊着,抱着头使劲摇晃着!

  “这是从你身上找到的,你认得吗?”龙震天从怀里摸出一块写着“青羽”二字的石头,递给小孩!

  “这是什么?我是谁?啊!头好疼啊!”看着龙震天手中的石头,豆大的汗滴从小孩头上冒出来!

  “震天,快把石头收起来,你刺激到他了!”龙傲天伸手打开龙震天握石头的手,“孩子,别想了,不怕,有我们呢,我们就是你的亲人!”好久过去,不知是这孩子太累,还是听到龙傲天的话,渐渐平息了下来,进入了梦乡!

  “看来这个孩子失忆了!”龙傲天带着龙震天推出了病房,“嗯,他一定有一个痛苦的遭遇,失忆对他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

  “想不到我二弟也会有这么感性的一面哈!既然这样,我就把他送给你当义子吧!”

  龙傲天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龙震天!

  “这个,也得等他醒了,看他愿不愿意啊!”看到这孩子有如此坚硬的性格,龙震天也盛是喜欢。“对了,大哥,再有两个月就是拔剑仪式了!除了当初的二叔,已经有两年没有人能捍得动那把剑了,你说今年会有吗?”毕竟是别人的孩子,龙震天也不好在义子的方面多说,只好扯开话题!

  “应该很难,一年下来,就连我也没有信心可以拔的动他!”说到这儿龙傲天也只得摇了摇头,想到那把等待有缘人的神剑,龙傲天也泼为无奈!

  两个月后……

  “青羽哥哥,走啦,去看拔剑仪式了!”玉桥在龙青羽的门口大叫道。青羽自然是龙昊他们捡来的孩子,因为他失忆了,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了,所以大家就用他身上那块唯一的玉牌上的名字称呼他。

  “嗯,来了!”龙青羽应了一声,因为他无家可归的情况下,被龙震天收为义子,而龙震天还未成家的原有,所以也就和龙震天一起住在族长龙傲天家里。故此也和族长家的公主最为熟悉。

  拔剑场“玉桥,我听说这把剑来这儿有两年了?就真的没有一个人能撼动它吗?”龙青羽看着那圆形凹陷的场地中央那柄突出的剑柄,充满疑惑。

  “要说没有,其实还算是有吧,它刚来我们村的时候,海爷爷曾拔动过,不过也就拔起了两指高,就耗费了全部力气!”玉桥伸手拉起龙青羽的手跑到龙海身边道“海爷爷,今年你还要不要试试啊?”

  “海爷爷我今年老了,就不去试了!到是小玉桥你啊,好生修炼,等你十岁了,也去拔拔那把剑。”龙海转身看了看青羽和玉桥。

  “我才不要,等龙昊哥哥练成风神决,肯定能拔起那把剑!”龙玉桥两眼冒着星星的看着那些跃跃欲试的人,心不在焉的说到!

  “你这孩子,真是没出息啊,我让你拔剑是为你好,你看,你还不乐意了,每年拔剑的人都会受剑内的神秘力量锤炼一次身体,让修为大进一步,不知多少族人抢着要这个名额呢,你看你……”

  “海爷爷,你就别说她了,玉桥妹妹最近修炼也很认真的。”龙青羽连忙打圆场道。

  “青羽,你呀,别帮她说话,她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她什么性子我还不知道?就怪小时候太宠着他了!不过上次我给你摸过骨龄,看你也八岁了吧,等你十岁了,你也要参加!”玉桥今年只有七岁,所以见到青羽接话,龙海瞬间把对象又转向了龙青羽。

  “海爷爷,我,我也可以参加吗?不是只有青龙……”

  “你怎么就不能参加了?只要是我们青龙部落的人,都可以参加,更何况你还是我的孙子呢!我的孙子都不能参加,睡还有资格参加?”龙海看出了这个孩子的小小心思,直接打断了青羽的话。

  “海爷爷……”听到龙海这样说自己,特别是那一句我的孙子,瞬间彪触动了龙青羽心中最柔弱的地方,虽然他失忆了,可他自己却知道自己是两个月前被龙昊大哥捡回来的,即使龙震天收下自己为义子,可自己怎么算也是一个外人!现在听到龙海这么肯定自己,龙青羽心中那块柔弱的地方被触动了,眼睛也不由的热了起来!

  在他们闲谈的这段时间里,所有参加拔剑仪式的人都到齐了,在龙傲天的安排下,所有人都按照年龄排好了对,年纪大的,在前面,年纪小的现在后面,龙青羽听旁边的人说,这样做是为了让大人先丢丢脸,好激励他们更努力的修炼。

  终于,拔剑仪式开始了,没有太多的花式,龙震天擒来祭祀用的牲畜在神剑旁杀了,又由龙傲天念了一串听不懂的话后,在龙海的一句“拔剑仪式正式开始”后,那些早已排好队的人们也陆陆续续的来到脸旁!

  第一个人是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精瘦汉子,他缓步走到剑前,先是伸出右手抓住剑柄然后将左手放在右手手腕处。

  “他这个样子,肯定太容易使上力气啊!”龙玉桥拉着龙青羽道。

  “他应该另有打算,我们先看下去吧,听海爷爷说,来参加拔剑仪式的人都是修炼过的人呢,不会有那么简单的!”

  龙青羽话刚刚说完,之间那人的左手开始发出蓝色的光芒,然后一点点的向右手覆盖而去,直到整个右臂都被蓝色光芒所覆盖,他才将左手也放在剑柄之上。

  “水神诀!水神诀!他居然把水神诀修炼到了中级。好厉害噢!”龙玉桥看到那被蓝色所覆盖的手臂后,激动的抱着龙青羽又是揪又是掐的。

  “疼疼疼,轻点,轻点!”龙青羽吃痛,连叫了几声,迅速的打掉了龙玉桥的手,“水神诀是什么东西啊?”

  “水神诀就是前几天震天叔叔教你的那个控水的诀窍,我们青龙部落的人都会修炼,练成初级之后遍可以为他人疗伤,特别是狩猎队的人,每一个都是把水神诀修炼到初级了的呢,可是,很少有人能将水神诀修炼到中级以上,进入中级,水神诀便可以增加自身的攻击力,只是我们青龙部落里好像只有海爷爷和我爹爹修炼到中级,现在看来又多了一个!”龙玉桥见到龙青羽满脸的疑问,于是一口气将水神诀解释了一次,然后也不管龙青羽是否听完,拉着他又向里面挤了挤!

  只见场地中那精瘦汉子已经双手握住剑柄,蓝色的光芒不断闪烁,光芒越来越强,就在这时从那剑柄处发出一道七彩神辉,蓝色的光芒遇到着七彩光后,就像烈焰下的冰雪快速消融着,而那汉子的头上也是大滴大滴的汗水冒出来,最后情色光芒完全消失不见,而那剑柄依然插在那儿,一点也没改变,那汉子也随着光芒的消失,而用尽了所有力量,顿时一下摊坐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随后被人抬了下去!知情的人都知道这是好事,在剑前待的越久,得到的好处就越大!

  仪式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只是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做出惊人的举动来,大多都是脱力之后被人抬了出来,直到……

  “青羽哥哥,快看,是龙昊哥哥,龙昊哥哥上场来!”玉桥一把扯过正在和其他人闲谈的青羽。青羽闻声,也向武场看去,他对这个救他回来的大哥的实力也是非常好奇,再说他也打心眼里感谢这位救他回来的大哥,不管哪个条件,他都看的很认真!

  只见龙昊一席白衣,站在武场的边缘腾身而起便稳稳的落在了剑柄旁!第4章 风神决

  他先向神剑鞠了一躬,然后才将双手放在剑上,浑身散发出点点蓝色光波,起初光芒并不怎么强,慢慢的,这些光似乎收到谁的指令一般向着龙昊的双手覆盖上去,然后他的双手先是覆盖上一层淡蓝色的光膜,随着光点的凝聚,淡淡的蓝色逐渐变成深蓝色,最后又开始透明,如水波一样荡漾~“这,这是……这是水神诀高级。”所有人都震惊了,不少人都失声叫了出来。所有人都用看见怪物的眼神看着龙昊。

  “天才,小昊真的是修炼的天才,看来我把风神决传给他是最明智的决定啊。哈哈哈哈哈”龙海看到龙昊的表现,全然不顾自己狩猎队长的身份,又是大叫,又是大笑的,不过大家都在震惊中完全没有看到自己的队长毫无形象可言。

  龙青羽虽然不知道水神诀高级又多难修炼,但看到大家眼中的震惊,特别是身边玉桥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也明白龙昊是整个青龙部落里最出色的天才,他也暗自以龙昊为超越的目标,挥了挥手露出手中的那抹淡蓝,虽然只修炼了一个月,但他也能轻易使用低级水神诀。

  场地里,情况再变,原本被龙昊握在手中的神剑,突然发出七彩的光芒,然后七彩光芒瞬间交融在一起,一道刺眼的白光顿时将剑柄包裹起来,同时也弹开了龙昊那双透明蓝色的手。

  “加强考验难度了么?”龙昊喃喃自语道,“看来不给你的厉害,你是不会让我再碰你了吧。”说到这儿,龙昊脸上也露出一分倔强。

  “哦,看来这剑的灵性很是强大啊,小昊是不可能拔的起来咯。”最先从震惊中醒过来的龙傲天略微有些失望的说到。

  “嗯,青龙大人早就说过了,此剑在此等待有缘人,既然小昊不是,神剑能帮他修炼,我们也因该感谢神剑了。”随后醒来的龙海自然是听出了龙傲天语气中的那份失望。

  “嗯,的确,自从神剑来我们部落,我们部落里的人都在突飞猛进。就连我也将风神决修炼到了中级。”这可是从龙傲天发自肺腑的话。毕竟之前将风神决修炼到中级的可就龙海一人啊。

  “风神决。”突然场地中心传来龙昊的吼声,原本覆盖在龙昊双手上的蓝色瞬间被狂暴的青色代替,淡青色围绕着龙昊的双手不断的旋转翻滚,似乎随时都有冲破束缚的可能。

  “小昊,快住手,你还不能完全控制风神决,会伤到自己的。”龙海看到龙昊用出了风神决,心中也是大急,遂及飞身而起,龙傲天也随着龙海飞了下去。

  虽然听到了龙海的告诫,但是龙昊仍然将自己的双手按向被光球所覆盖的剑柄,使出全力想要触碰到剑柄,只是,这样一来龙昊也自然到了极限,手臂上的骤然化成风刃四散开来,将地面切割出一道道半厘米的深的印痕,也有数到风刃击中龙昊,最后龙昊倒在了前来救他的龙海怀里。

  “龙傲天,快,给他看看。”龙海一急也忘记了称呼族长。龙傲天,随后一到,连忙给龙昊输入一道水神诀,“没事,只是脱力了,他的风神决也因为他最后的脱力,并没有剩下多大的能量,所以也没有伤到他。”龙傲天对他检查了一下后,从龙海手中结过了龙昊,飘身落到了龙玉桥身边“玉桥,你和青羽把小昊送回家去吧。”

  “嗯,爹爹,交给我你就放心吧。”龙玉桥拍拍胸脯道,“我知道,爹爹让我们去,就是不要吵到龙昊哥嘛,放心吧。”

  龙傲天有些意外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呵,一下变得这么聪明了哈,那就快去吧。青羽小心一点。”

  龙青羽把龙昊接过来,背在自己的背上“嗯,知道了,傲天族长。”

  “风神决,一个十三岁的风神决,族长,这回我们族真的要旺盛了啊。”看着龙青羽背着龙昊的离开,龙海充满兴奋的道。

  “是啊,先是神剑,后是小昊这个天才,真的是天怜我族啊。”龙傲天也学着老人模样长叹道,还学着龙海假意的揪了揪那本来就不存在的胡子,这动作引得身后的一大群族人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还楞着干嘛?继续继续,继续拔剑。”龙傲天心情大好,象征性的挥了挥手,显现了一下自己的族长身份。拔剑仪式依然如故的进行着,只是再也没有谁能超过之前龙昊的能力。

  青龙部落,龙昊的家“大威叔,大威叔,快出来,龙昊哥哥回来了。”玉桥在离龙昊家老远就开始喊了。

  “这小兔崽子还知道回来啊?自己去参加拔剑仪式都不告诉我,还支我出去打野鸡。看我怎么收拾你。”随着石屋里传出来的粗狂的声音,然后木门被“嘭”的一声推开,走出一个十分粗大满脸胡子的大汉。

  “大威叔,这次你可不能打昊哥了哦,他现在可是我们部落最出名的天才哦。”龙玉桥看见这冲出来的大汉,发出“咯咯”的笑声,打趣道。

  “他这是……”看到龙昊双手的伤口,满手的血迹,大威脸色瞬间就变了,“孩子,你可别吓爹啊,爹不打你就是了。”

  看到大威叔的变化,青羽笑了笑,只是鼻子却有些发酸,倒是龙玉桥笑的没心没肺的,让旁边的大威干着急了好一阵,才把拔剑仪式上发生的事告诉他。

  “原来我儿子是天才?哈哈哈哈”一边安置好龙昊,一边听完龙玉桥讲的故事“儿子你好好的休息,我这就去族里领一只鸡,不领一头猪回来,给你补身子。”说完也不管昏迷中的龙昊听不听的见,就一路兴冲冲的跑了出去。“原来我儿子是天才?哈哈哈哈”一边安置好龙昊,一边听完龙玉桥讲的故事“儿子你好好的休息,我这就去族里领一只鸡,不。领一头猪回来,给你补身子。”说完也不管昏迷中的龙昊听不听的见,就一路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龙昊家就只有他和他爸爸,他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在一场抵御妖兽赵正中牺牲了,别看大威叔叔随时一副大调神经,可他对昊哥却是十分疼爱。”龙玉桥看着大威飞奔开的身影,给龙清羽解释道。

  “原来,龙昊大哥也是一个可怜人。”有着同样经历的龙清羽,此时心中的那份酸意已经变淡了,更多的是生出同病相怜的感觉。

  “所以,龙昊哥哥不论做什么总是要当第一,因为他想得到整个部落里最好的功法,他想为他母亲报仇,因此,他是我们部落里最苦的孩子。”龙玉桥轻轻地擦拭着龙昊的双手,直到龙昊手上的血渍全部干净,显露出纳被阳光晒得黝黑的皮肤。

  不久,大威扛着一头野猪回来了,“咦,这位小哥,你是什么时候来我家的?也是来看小昊的吧,谢谢你们关心我家小昊了,小昊有你们这些朋友,我真为他高兴。”

  “大威叔,你的毛病又来了,老是不注意我们,着是青羽哥哥,刚刚就是他把昊哥背回来的。”龙玉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龙大威,一副打抱不平的样子。

  “哈哈哈。原来是你把我儿子背回来的啊,多谢,多谢,来来,今天我煮猪肉,救留在我家吃饭吧,哈哈哈”知道儿子被夸奖,自己出去时也是到处有人讨论自己儿子,心里甚是高兴,也就不在意龙玉桥说他了。

  两个月后“青羽哥哥,青羽哥哥,龙昊哥哥来了,我们一起过去找他玩吧。”龙玉桥一阵风的跑过来,瞬间推开龙青羽的门“嘭”一声巨响,吓得正在修炼的龙青羽一阵心神失守,头上凝聚的一个脸盆大的水球就那样掉了下来,然后……然后就是“龙玉桥。。。你不要每次都在我修炼的时候泼我冷水啊。”这冷水泼的的确够冷啊,“一大早上的,我的床,我的被子,我的衣服……”龙青羽一脸黑线的数着被自己凝聚的水球打湿的东西。

  “青羽哥哥,人家不是故意的。只是龙昊哥哥过来了,我高兴的过头了,对不起嘛。”龙玉桥连忙抱起龙青羽的东西往外走。

  “我说玉桥妹妹,这个月都第四次了诶,每次我都……”龙青羽话还没说完,只听背后传来龙震天的声音“哟,青羽,又尿床了啊?哈哈哈……”

  “义父,这,这不是,这是……”龙青羽很想解释,可这一激动,说话都打结了。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烫。

  “对啊,对啊,这不是青羽哥哥尿床,是我不小心打……”听到龙玉桥在帮忙解释,龙青羽连忙闭上那结结巴巴的嘴。想安心地让她把话说完,可是龙震天却不会啊“哈哈哈,玉桥,你是不是又要说是你打翻了水盆啊?”当龙玉桥话说到一半时,龙震天又打断了她“青羽,没事,不就是八岁还尿床嘛,没事哈,八岁,八岁……”

  “义父……我……”听着龙震天不停的重复八岁,再加上看着他那满脸的笑纹,龙青羽那个脸啊,红的叫个透,满脑黑线,恨不得找个地缝转下去。

  “上次我听海爷爷说,有个人好像在十岁的时候还被一头妖兽吓得尿裤子吧。”龙玉桥转过来,背着龙震天一副深度回忆一样地说道,不时的点点头似乎还有下文的样子。

  “喂喂,我说,乖侄女啊,这话可不要乱说啊。”龙震天的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谄媚的表情,一只手也在第一时间唔住了龙玉桥的嘴,“乖侄女,我是你亲二叔啊,给二叔留点面子好不好?”

  “呜~~呜~~啊。”龙玉桥用力扳开龙震天的手,夸张的大喘口气说道“要我不说也可以,那你告诉我,龙昊哥哥来这儿干什么?”

  看着龙震天被龙玉桥降住了,龙青羽也躲在一旁偷偷的笑,只是刚刚一抬头就看看一只无限放大的手绕过自己的面门提住了自己的衣服后领,一把把他提了起来,“哦~你不问我都差点忘了,龙昊过来要用风神阵修炼风神决,大哥让我带你们去看看,见识一下风神决的厉害。”龙震天一边说着,一边也没忘给被自己提起来的龙青羽一个坏笑。

  “是爹爹让你来叫我们的啊,那快走吧。”龙玉桥一听是龙震天让她去看龙昊,也不管龙青羽和龙震天了,撒腿就跑开了。

  “嘿嘿,小子,敢笑你义父,那我们也走吧。我带你飞过去,肯定比你的玉桥妹妹快。”说完,龙震天双脚发力腾空而起。

  这下龙青羽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提起来了,这分明是公报私仇啊,被龙玉桥嘲笑了不敢报仇,然后拿自己出气来了。“啊~~义父~~……”然后,青龙部落的天空上就一直传来龙青羽的惨叫声。

  青龙部落禁地随着“嘭”的一声龙震天稳稳当当地落地了,“二弟,你每次能不能动静弄小一点啊。”看着这从天而降的龙震天,龙傲天是一阵的无语。

  “嘿嘿,大哥说得是,不过,动静大的可不止我一个。”龙震天露出一副憨厚的表情,然后抬头看着天空,大家也随着他的动作看着天空。

  然后,一个星星了开始放大,接着………“啊。。。~~义父,救命啊。。”龙青羽双手在空中狂抓,极速下降着。

  龙海见状抢先出手,腾身而起,接住了“从天而降”的龙青羽。“还是海爷爷最好了。”落地的龙青羽只来得及说出这一句话,然后就“哇。”跑到一旁因为眩晕而呕吐起来。

  “震天,你怎么这样对孩子?”龙海看了看正在呕吐的龙青羽心疼万分,转过身微怒道“你在这样对这孩子,我可要为他出头咯。”

  “二叔,别。是青羽自己说得,要体验一下修行的好处的。所以我才带他飞过来的。对吧,青羽?”

  “嗯~海爷爷~~你就不要说义父了……哇。他是为我好……。哇。”吐得好受了些的龙青羽,连忙接过话。龙青羽知道,他这个义父脾气是怪了些,但对他确实是真的好,前几天为了他修炼水神诀还独自一人到深山里去给他找水灵芝,回来了却是什么都没提过。这时龙青羽当然不会让自己的义父出丑咯。

  “青羽哥哥,你们好快啊。”龙玉桥一落地就看见了龙青羽,上前打着招呼,见青羽不与理睬,便上前去拉他“咦?青羽哥哥,你怎么现在这儿啊?这儿这么脏。我们去那边吧。”看见龙青羽吐的一地,连忙拉着龙青羽去到另一处。本来就不舒服的青羽被她这么一拉就更难受了,差点又吐出来了。“青羽哥哥,你脸色怎么那么差啊?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我们去找龙昊哥哥吧,他的水神诀那么厉害,肯定能把你治好的。”一说到龙昊,龙玉桥就激动的不得了,拖着龙青羽就开始跑。

  龙青羽身体难受,早已说不出来话了,只得心里默默的悲哀,今天怎么了?老是被人拖着走,这妮子怎么一说到龙昊就像大威叔一样神经大条。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呢,怎么……在她眼里全成空气了??

  “龙昊哥哥,快来看看青羽哥哥怎么了。这边,这边。”龙玉桥边喊还一边挥着手,似乎怕龙昊看不见她一样,只是她不知道,经她这么一闹,她已经是全场的聚焦点了。

  一大群人看着他们都在哈哈的笑,最夸张的龙海就差捂着肚子了。弄得龙青羽好生无语,龙傲天看着这些人,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哼。哼。玉桥别闹了,这儿是禁地。不是外面。”

  “爹爹。”听到龙傲天发话了,龙玉桥瞬间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然后安静了下来。

  “青羽,怎么了?来我帮你看看吧,我的水神诀可不是吹的哦。”龙昊也很配合的走了过来,露出了一个灿烂又纯真的笑脸。

  “谢谢昊哥,不用了,我只是转圈转的太多了,晕头了而已。”龙青羽终于有了喘气的机会,艰难的说了一句话。

  “哦,难看来就没我什么事了吧。”虽然这么说,但是龙昊依然把一道柔和的水神诀注入龙青羽身体里,帮他调理。可这一接触,龙昊脸色就变了变,“青羽,你的水神诀已经初级圆满了?”

  “嗯,几天前就圆满了,只是一直都不能突破到中级。”受到龙的治疗,顿时身体好受多了,心里默默叫了声--果然是族里水神诀第一人啊,真舒服。

  “孩子们,你们休息一下,一个时辰后,小昊就可以进入风神阵了。”龙傲天对着这群嘻闹的孩子们说到,然后又朝龙昊问到“小昊,你真的要进风神阵么?那里面可是很痛苦的哦。”

  龙昊听到这话后也抬起了头“嗯,早在一个月前我就决定好了。放心吧。”

  龙傲天看到龙昊脸上的坚定,心里也是一暖“小昊,在你脸上,我仿佛又看到了年轻的我啊。”

  “才不是呢,族长叔叔现在也很年轻啊。”龙昊欢心一笑也顺便夸了龙傲天一下。

  “哈哈哈,是啊,我也很年轻啊,好,二叔,二弟,准备,风神阵。”

  在龙傲天准备风神阵的时间里,龙青羽和龙玉桥自然而然的找上了龙昊。只不过区别是,龙青羽是为了问修炼上的疑问,而龙玉桥分明是跟着一起打酱油的。

  “昊哥,你看,我的水神诀已经初级圆满了,可是,就是不能突破到中级。”龙青羽也是直接,一下就切入主题。

  “是啊,是啊,而且我们都知道,整个族里就龙昊哥哥的水神诀最厉害了,肯定能帮青羽哥哥。”龙玉桥也两眼冒着星星地跑出来。

  被玉桥这么一夸,龙昊脸上居然微微的泛红,“玉桥妹妹说笑了,我只是运气好而已。其实以玉桥妹妹的资质,只要你肯努力的话,肯定能超过我。”

  “才不要呢,修炼最是枯燥了,龙昊哥哥你还是帮青羽哥哥吧,不然他回去了又要说是我搅和了的。”一说到修炼,龙玉桥也是头大,连忙把这个话题扯回到龙青羽身上。

  龙青羽自然是看得出来龙玉桥不喜欢修炼,所以也接过话来“到底水神诀突破到中级是什么感觉呢?”

  “哦,这个啊,青羽,你看水本是无形的,当我们能把水控制成自己想要的形状,水神诀的初级就圆满了。”说完,龙昊一捏手决,他周围的水元素快速聚集在一起,形成各种动物环绕在他周围。

  龙青羽见到这一幕并没多大吃惊,因为他也能做到,倒是龙玉桥在一旁拍手欢呼“好厉害,龙昊哥哥好厉害啊。”

  龙昊朝玉桥微微一笑,本来平静的脸又开始微微泛红,不过,他的手决并未停下,突然他低喝一声“青羽,注意了。”

  “嗯。”龙青羽知道关键的地方来了,认真的看着龙昊的每一个手决,记下了每一次水神诀的运转情况。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天机变》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3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