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秦城风韵绝世佳人小说姬允儿万俟承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秦城风韵绝世佳人小说姬允儿万俟承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佳人难得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几百年前自从天垠王朝的先祖一统大业之后,这泱泱大国就年年风调雨顺,百姓大都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大家都已经忘了战火对大家带来的灾难,有句话说的好,人要居安思危,这句话不但是自古以来统治大业的帝王说的,也是对天垠王朝的子民说的,天垠王朝的子民过了那么多年的幸福生活,这不但是历代帝王的英明睿智,也是王朝文武大臣的同心协力的结果。

  几百年后的天垠王朝的统治者汤垠帝是一个处事果断、英明神武之人,只是经过几百年的洗礼,当年俯首称臣的国家,现在也都蠢蠢欲动,不时的骚扰天垠王朝的边境,企图吞下这块肥肉。只是这些小小的骚扰汤垠帝并不放在眼里,他之所以没有向那些不自量力的小国发动战争,只是因为他不想让他的子民再染上战火的灾难,也是为了那些小国的百姓能过上安稳的日子。但这并不代表他愿意任人鱼肉,如果他想发动战争他有把握让那些想吞掉天垠王朝的人永世不得翻身,所以他现在只是以不变应万变。不过他随时都可以进行还击。

  在朝臣与他的子民的心里都觉得他们的王是一个冷酷的却有英明的君上,他对所有的事情都运筹帷幄,对他后宫的那些女人都了如指掌,最起码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对那个妃子专宏而引起惨剧,这并不是那些女人都是不争不抢的,而是那些妃子不管背里怎么争,总是没有放到明面上来,因为她们知道她们为之争宠的男人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都说君心难测在这个汤垠帝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他们从来都没有看到他为什么事情而烦,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在旁人看起来冷酷英明的君主心里也有柔软的时候,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当他想起那个她的时候心里总是有窒息的痛,有时还会流下滴滴晶莹,只是这些别人从来没有看到过,就连他的贴身公公陈福都没有看到过。

  在一个云山雾罩的没人知道的不知名的山脚下,那里从别处看只是烟雾缭绕,所以人们都推测那里可能只是一个万丈深渊,要不然不可能整日都看不清那里是什么环境,只是在那云山雾罩之下却是另一番风景。乍一看只见一个白点正在上下翻飞,而且还时不时夹杂着阵阵劲风,慢慢的才看清楚那是一个绝世女子在拼命的舞着手中冰冷且闪闪发光的剑,她的拼命像是在不停的厮杀,仿佛周围的空气就是要她性命的敌人,想要活命就只能将那些危险全部都除掉,慢慢的她的绝世容颜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的表情,以至于她的容颜慢慢的扭曲,豆大的汗水不停的落下来,掉入脚下的尘土里消失不见任何踪迹。

  突然另外一道浅蓝色的身影快速的与那绝世女子溶在一起,可以看的出两人都是使尽了浑身的力量,两人的招式渐渐的快到根本看不清楚,只是突然那浅蓝色的身影停了下来,而那白衣身影的剑就擦着她的脖子而过,虽然看得出那白衣女子是想收招的,但是因为那一招她用了全力,所以想要收住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只有在剑到她的喉咙处偏了,但还是将她搭在肩上的一缕青丝割了下来。那白衣女子一脸的怒容,她怒视着眼前这个同样美丽的女子,但是最后还是不说一句话的绕过她朝前走去。

  “白灵,你给我站住。”后面那浅蓝女子看着不说一句话就走无视自己的白灵,大声喊道。

  被唤作白灵的女子就好像没有听到后面的怒喊还是一味的朝前走,后面的女子看着白灵还是一言不发的不打算给自己一个交待便马上欺身上前,落在白灵的面前,指着白灵说道:“白灵,你不想活了吗?如果你想死请不要脏了这里的土地。”

  “啍!”白灵继续朝关继续走去。

  “你不要以我舍不得杀你,你就可以这样无视我,如果我想让你死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想杀我,你也不量量你的本事。”白灵一脸轻蔑的说道。

  “好呀,你如果真得如你表现出来的这样无情,那么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杀了你,我断是不会让你这个样子出去害人的。”

  “害人?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这些。”

  “好,如果你真想死,那我可以送你一程。”说完就朝白灵不留丝毫情面的攻去,看来,刚才她确实是没有用上全力。两人又快速的纠缠在一起,两人所发的掌风惊的旁边树上的鸟儿四散逃开。

  “孽障。”突然一声不大但却清楚的怒喊响起。

  看来这声音的主人的内力并不在这两人之下,但是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却丝毫不想去理它,她们心里虽然害怕,但两人都在气头之上,谁也没有想到要停下来。

  站在远处一脸怒气的老人,看到两人丝毫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跳入两人的战圈,不到两招就将两人马上分开,而且两人马上退后几步口吞鲜血。

  “你们这两个这样是想干什么,是想我老太婆马上死吗?”

  “师傅息怒,都是云儿不好,惹师傅生气,只要师傅想要消气让云儿做什么云儿都愿意去做。”第2章 不减分毫

  “闭嘴,告诉我是怎么回事?”那老人的脸上慢慢地没有刚才的怒气,但是威严依然不减分毫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她也不想伤她们的,但是没有办法,如果不这样做,怎么能阻止得了她们,她当初的初衷就不是这个样子,面前的这个郑云是自己云游的时候救回来的,救她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了,自己本不想惹这些麻烦的,但是却怎么也不能见死不救,而这个白灵却是郑云救回来,虽然当时白灵被救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受什么伤,但却满身是血,也不知道当初郑云为什么要坚持让白灵留下,自己看着两个同样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站在自己面前,自己本不想答应的,但却想想自己一生救人无数,被人们称作医仙子的自己却流落到要被人陷害,而过着要用人皮面具才能过瞒着那些人的日子,而且自己也一直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看着白灵两眼无神而郑云又是那么迫切的眼神自己还是心软将白灵留了下来,自己知道她们两个都是有一身的故事,自己也只想尽自己一点力量让她们能放下过往好好的过日子,这郑云虽然掩饰的很好,有时自己还是发现她默默的发呆,有时还会留下眼泪,但是在自己面前她永远都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子,而且还老是有一些自己从来都不知道的新奇点子,有点让觉得她与这个世界一点都不相符,但是自己只要看到她开心就好,其他的她也不管了,而这白灵却相反,当初对世事陌然到以死相逼教她武功,在这五年之内,从来没有见她笑过,问她她总是一副漠然的不愿多说一句话,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些什么心事,能让一个人这般的对别人防范,就连她晚上睡觉都是抱着剑,自己还清楚的记得那次郑云好心在半夜去替她盖被子的时候被白灵伤了,而她却漠然的看着郑云,丝毫没有想去救郑云,如果那次要不是自己即时赶到可能郑云早就魂飞天国了,那次自己很生气,三年里从来没有打过白灵的自己第一次动手打了她,她本想要还手的,但是可能想到郑云是因为她而受的伤,所以才没有还手,自己当时很生气,自己生气并不是因为她想对自己动手,而是气她如此作贱自己,那些自己狠狠的罚她,她却没有丝毫的反抗,自己看着白灵那个样子也很心痛,这孩子到底怎样才能放下过往过上平平淡淡的日子呢。

  “师傅,是云儿胡闹非要灵儿陪云儿过过招才会这样的。”

  “过招,你当我老婆子眼睛瞎了还是怎么了。”

  “师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是……”

  “好了,收起你那可笑的姿态吧,什么过招,我可没有功夫陪你过招,我只是想要将阻拦我的人全部都杀掉,也包括你郑云。”白灵抢下郑云的话,狠狠的说道。

  “啪。”一声脆响伴随着白灵脸上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你敢打我。”白灵一只手捂着被打的脸,狠狠的盯着眼前的老人。

  “我打你怎么了,你这个没出息的孽障,我杀你就好比捏死一只蚂蚁,你有什么资格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教你武功是防身的并不是要你们自相惨杀的。”

  “你凭什么教训我,你以为你教了我武功就了不起了吗?”

  “灵儿,住口。”后面的郑云忙阻止白灵,她知道师傅生气是因为灵儿的自我做贱,可是灵儿的性格她也是清楚的,并不是有意要跟师傅顶嘴的,是因为她的内心有太多的恨、太多的怨无处发泄罢了,可是找自己发泄也就算了,怎么能在师傅跟前这样呢。可是白灵根本就不听郑云的劝告继续说道:“谁都可以打我,师傅你不能打我,你知道我五前是怎么被云儿救的吗?我是被自己心爱之人利用而让全家几十口人全都丧命,我本想一死了之的,可是被云儿所救,最后又求师傅你教我武功,我知道师傅虽然嘴里不说,但是对我很好,自从灵儿父母死了之后是您与云儿给了我既是师傅与师姐又是家人的温暖,我也想过平凡的日子,可是谁允许了,师傅您没有经历过苦、痛、怨,又怎么能理解我心里的苦,你知道我这五年来夜不能寐,我夜夜都是在父母满身是血要让我报仇的恶梦中惊醒,我很累,我想睡觉,可是我又不敢睡,是谁让我变成这样的,我一定会百倍的让他们偿还,师傅你明白吗?我真得很累,我好累呀。”白灵越说心越痛,这五年的辛酸她从来都没有跟人说过,这是第一次。

  医仙子琼紫看着眼前这个从不在别人面前表露软弱的白灵,今天第一次这样泪声俱下的控诉,自己原有的生气也瞬间转化成爱惜疼惜,自己知道她是有一身故事的人,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其实自己如果想要打听的话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可是自己就是不愿意,看着白灵如此的痛苦,那么不去打听也罢,只要都能过的幸福自己也就安心了。

  “唉!你这是何必呢,以前就算是你做了什么被人利用,可也不是你无心之过,既然是被自己所爱之人利用,那也没有什么,因为最起码他在利用你的那期间你确实是幸福的,既然幸福过那你何必又要去较真呢。”

  “师傅,你可以说的这么云淡风轻,如果这种事情遇到您身上您还会这么想吗?”白灵抬起头来无奈的问道。

  “师傅会,因为师傅曾经那是那么过来的。”医仙子仿佛陷入了沉思。

  “师傅,我先扶灵儿回去了。”郑云说道。

  “好,你去吧。”郑云扶起白灵朝前走去,白灵这次没有反抗,也许是她真得需要人陪,也许是她想最后一次感受被像家人一样照顾自己的郑云照顾。

  “想要让你恨的人不幸最好的报复就是自己过的幸福,而是造成更多的不幸,放下过往你会有意想不到的幸福。”医仙子朝着远处说道,像是替自己说又是像对白灵说。

  白灵与郑云同时滞住脚步,只是一瞬间而已,又继续朝前走去。

  竹屋里面,白灵看着替自己忙碌的郑云,眼睛湿润了,这五年来没有人知道她过的有多么辛苦,师傅虽然教自己武功,而且对自己也是格外的照顾,但是真正替自己担心的人是郑云,师傅经常不在这里,而自己又是一心想要报仇,所以没有以一颗平常心来看待郑云对自己的关心,这一次她已经做好决定,这一次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这里的生活与环境都是自己喜欢的,只是这五年里自己从来没有耐心的去看这里的一草一木。

  “灵儿,很痛吗?都是我不好,让师傅这么处罚你。”郑云拿着药瓶子转过身看到白灵泪眼朦胧的,以为是刚才师傅用内力伤的白灵,白灵因为痛才会哭呢,便心痛的问道。

  “云儿姐,这五年来都是灵儿不好,老是让你替灵儿担心,而且还连累你也让师傅伤着了。”白灵柔声说道。第3章 患难之交

  郑云的手停顿了一下,她从来没有见过灵儿这般的对自己说过话,虽然她知道灵儿以前那么对自己是有原因的,她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可是突然听到白灵这么跟自己说话,她还真有点不习惯,便嘻笑道:“哟,灵儿这是怎么了,被师傅教训了之后就变的这么乖了,可是你这样,我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呢,不过灵儿这个样子的性格再加上这么美的容颜我怕我会爱你的,所以……”

  “好了,你别调笑我了,以前都是我不对,云儿姐你可一定要原谅我呀。”

  “好了,不要说了,我先帮你看看脸。”郑云突然感觉到白灵这么跟自己说话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所以她赶紧阻止白灵继续说话,细心的替白灵擦伤。

  离白灵她们那更远的竹屋里,刚才一脸威严的医仙子此时已经卸下了刚才的威严,一下子倒在椅子上,两腿伸直,闭目养神,她现在的动作很难让人相信她就是刚才的医仙子,再说了一个女人怎么能有这样的动作呢,就算是再怎么随意的女子也不可以这般呀,这要是让人看到了可是成何体统,可是这医仙子就是这般随间的坐着,像是睡着一般安静。突然一道劲风迎面袭来,医子毫无反应,只是那一掌就在袭上她面门的时候突然停止。

  “喂,我说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呀。”一道玩味似的男声传来。

  “哼,我说我不待见你的时候,你那次不是不请自来,这还有得着我待见不待见吗?”一个听似慵懒却很有磁性的男人回答着,可是这屋里除了刚来的那男人还有其他人吗?只是再看那道男声却是靠在椅子上的医仙子说发出来的,难道这医仙子除了会救人还会变声吗?

  “哟,我说你不会是有了两个漂亮的女徒弟就忘了我这患难之交了吧。”那人又嘻笑道。

  “你少废话,说这次来找我是要干什么?”依旧的闭目养神。

  “怎么花少?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或者是看看你那两个美若天仙的徒弟。”

  “你少这么不正经了,你不是她两个人的口味。”医仙子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欠揍的凌莫。“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他们的口味,难道你是他们的口味。”凌莫坐下来一直看着医仙子,他的眼神很是期待。

  “好了,这种玩笑以后别再开了,没意思,你还是说正经的吧。”医仙子收起刚才的慵懒正色说道。

  “怎么了,你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你那两个女徒弟了。”凌莫继续问道。

  “凌莫你够了没有,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医仙子明显的已经有了怒色。

  凌莫的脸上有明显的失落,他没有听到博煜下面回答,心里有一丝丝的难受,只是他也知道博煜的性子,所以也不好再问下去,便正色的说道:“我已经完成了你交给我的任务,这段时间我想肯定有人欢喜有人愁了。”

  “知道了,你办事我放心。”凌莫听到博煜对自己的赞许有了一丝丝的开心,便又像刚才那一副不羁的样子顺势倒在博煜的怀中说道:“你还要继续要用这个面目来视我吗?你舒服我也很难受呀,好歹人家也是千里迢迢来看你的,好久没有看到你的真面目了,还真是有点想了。”凌莫一幅女儿家的姿态说道。

  “恶心,我当初怎么会选你这样一个变态来做我同伴呢,你这样要是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老牛吃嫩草呢,我可受不起。”博煜双手背后,看着远处说道。

  “呵呵,这里还有别人吗?除了你那两个天仙徒弟还能有谁。”

  “你怎么回事呀,今天怎么老是围着她们俩个转呀。”博煜推开继续附在自己胸前的凌莫说道。“呵呵,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一下,如果你不喜欢她们俩个其中一个的话,我可要喜欢了,我现在才明白什么叫作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被推开的凌莫坐下若有所思的说道,只是他的眼神一直不曾离开博煜。

  “唉!你要是不听我的话就算了,到时候你自己吃了亏你可别怨我没有提醒你就行了。”博煜一边说着一边取下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凌莫在博煜没有取下人皮面具的时候也算是一个美男子了,可是现在却明显的比博煜逊色了好多。

  “你看什么,流口水了。”博煜取笑道。

  凌莫收回眼光,有些许的无奈,放下手中的水杯走到窗前,看着远处,脸上有明显的痛苦之色。

  博煜看到凌莫一下子就转变了性格,觉得很奇怪,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坐下继续喝着茶,有些时候自己都已经习惯了医仙子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老太婆的身份,但是有些时候回到山谷里却有时不时的想要恢复本来的面目,而且有些时候还会莫明奇妙的想,如果郑云与白灵看到自己恢复到本来面目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只是每当自己想到这里总是有些想笑,自己什么时候也变成这个样子了。也许她们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会好一点,也许这样她才会毫无忌惮的在自己面胶表露真性情,如果自己一旦恢复了真面目,这些真性情在自己这里就永远都看不到了。

  “好了,我走了,也来这么久了。”凌莫从沉思中醒过不,转过身看到一脸笑意的博煜,觉得自己真得很可笑。

  “哦,嗯,知道了,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去找你的。”

  “知道。”说完马上就从博煜的面前消失了。

  博煜看着凌莫消失的方向,喃喃的说道:“有些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就不要去想,想了也是让自己徒增烦恼,何必呢。”便转身走向内室。

  “师傅……师傅……”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了郑云清脆的叫喊声。博煜刚想开口答应便马上闭了口。

  “师傅你在里面吗?饭好了。”

  “知道了。”又恢复了原来的女声。

  “哦,还有,师傅云儿进来想拿点花茶回去,灵儿说她想喝了。”

  “嗯。”博煜答应到,这又想到自己的面容,就在郑云准备推门进来的时候她忙喝止到“等等。”

  “师傅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郑云关心的问道。

  “哦,没有什么,师傅在换衣服,你等下再进来。”

  “哦,那有什么,师傅换衣服怕什么,云儿又不是男人。”郑云调笑道,但是还是没有开门。

  “你放肆,什么话你都能说。”博煜对着镜子整理好人皮面具开门说道。

  “师傅你怎么了,你不是说换衣服吗?”郑云问道。

  “哦,我想想也算了。反正这一身衣服也没有穿多久,就不用换了。”博煜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说自己要换衣服,面现在还是穿的刚才的衣服,难怪郑云会奇怪,他在心里默默的咒骂着凌莫,要不是他要让自己揭下这人皮面具也不会害的自己第一次在郑云面前失了阵脚。

  “哦。”郑云一脸的不相信,但是也看不出什么破绽就进门拿花茶了,拿完也来说道:“师傅,饭好了,去吃饭吧。”

  “知道了,你先去,我等下就来。”

  “好,那我就先过去了,师傅你快点。要不然饭菜都凉了。”

  “嗯。”第4章 马上离去

  郑云拿着花茶走了几步,又转身看了眼依然站在那里的师傅,若有所思的走了。饭桌上,白灵几欲张口,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很怕师傅答应,又怕师傅不答应,博煜知道白灵的想法,但是他没有说破,这件事情当然由白灵自己讲出来会好,所以他一直等着白灵跟自己说,郑云也看出了白灵的想法,只是心里有点酸,五年来与白灵相处下来,早就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可是这个亲人却要马上离自己而去,她心里怎么也不是滋味,便夹了菜放进白灵的碗里便也低头继续吃着饭。

  “师傅,灵儿想要出谷一段时间,希望师傅能准许灵儿。”白灵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嗯。”博煜没有半点犹豫,便答应了,该解决的事情终要解决的,他知道自己反对也没有用,这五年来他虽然没有与他们多接触,但是他深知白灵的性格。

  白灵没有想到师傅连原因都没有问就答应了,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失落,但总是她可以出去了,可以亲手手刃仇人了,父母的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这一顿饭三人吃的各有心思,以往郑云总是有很多新奇的话说出来,可是这次她没有多余的话,吃完饭的时候博煜走到门口的时候没有转身说道:“明天再走吧,走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带你出去。”

  “知道了,师傅。”白灵应声到,就帮郑云一起收拾桌子。

  “灵儿,你真得决定要走了吗?真得放不下过往吗?”到了厨房郑云还是问了一句,她希望灵儿能不走。

  “云儿姐我知道你对我好,自从父母双双离我而去,对我最好的就是你了,我也舍不得这云谷中的清净,更加的舍不得你,师傅对我们虽然好,但她不经常在这里,到时候我一走,师傅要是不在的话就你一个人了。”白灵说着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她很多时候都觉得累,很多时候就想着算了,不要报仇了,这样在山谷里与师傅还有云儿就这么幸福的过下去,可是当她每晚从恶梦中醒来的时候那种恐惧真得难以言喻,也许只有帮父母报了仇这些恶梦就会离自己而去吧,这样自己才能真正的幸福。

  “灵儿好了,我知道你心里的苦,我虽然不希望你走,但是我知道你的性格,我虽然有千般的不舍我也不会拦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使用,我知道你的心结,只有真正的得到释放我才能真正的看到幸福。不过出去了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以活下来为主要,如果真的累到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回来,知道吗?”郑云看到白灵的眼泪就拉她到自己的怀中。

  “云儿姐,你让我怎么办,我真得累,我知道我出去了就再也不会感觉到温暖,但是我却不得不出谷,这里有我的一切呀,我离不开你,离不开师傅,但是我却放不下自己的仇恨呀。”

  “我知道,不要说了,只要你记住累了就回来。”

  “嗯。”郑云擦去白灵的眼泪,白灵也替郑云擦去掉下来的眼泪。

  “好了,你先回房收拾收拾吧,然后再好好的休息一下,到了晚饭的时候我叫你。”

  “嗯,我先去收拾了。”

  “嗯,去吧。”白灵走出厨房,本来想去看看师傅的,但是又想想不想再惹师傅不高兴了,便只是望了望博煜的房子的方向,跪下磕了三个头说道:“师傅,以前都是灵儿不好,老是惹师傅生气,灵儿知道师傅对我有再生之恩,但是灵儿心里的结难解,只希望您能一生健康,不要老是想我这个不听话老惹您生气的不孝徒弟,如果这次灵儿能活着回来,此生便永承师傅膝下,为师傅尽孝再也不惹师傅生气了。”白灵擦掉眼泪走回房间。

  博煜早就在房间里看到白灵所作的一切,只是他不想走出去,千言万语总是关心,但自己也是一个不喜言语之人,再说了自己以后也可以保护她,这也许就是师徒之情吧。

  “怎么?舍不得呀,既然舍不得那就出去告诉她,你可以帮她报仇的,她就可以不用出去了。”在博煜的背后突然响起凌莫的声音。

  “你这几天是不是出入太频繁了。”博煜的声音明显的有不悦。

  “怎么了,不高兴了,看来你对你这个徒弟还真是不一般呢,以往那个风轻云淡的博煜不见了。”凌继调笑道。

  “哼,不要以为我对你宽容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凌莫脸上的心痛只在脸上停留了一瞬间,便马上恢复了刚才的姿态找到硬椅子坐下道:“你既然这么不待见我,那我走好了。”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并没有站起来。

  “你要走怎么还坐着呢。”博煜转过身也恢复了刚才的严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凌莫跟他开灵儿的玩笑,他便不由自主的想要生气。

  “你真得想我走,那我就走好了,免得在这里碍眼。”说着就站起来朝门口走去,他多想听到博煜开口留他,但是博煜根本就没有开口,便再次转过身说道:“我想明天有任务。”

  “这样不就对了,早知道这样又何必让我说出那样的话来刺激你呢。”博煜依旧风轻云淡的说道。

  “你难道不知道我只是想要看看我在你心里与那美女在你心里谁的份量更重一点。”

  “以后不要这样试探我,你知道的不喜欢这样的,再说了你与她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的。”博煜依然不抬头的说道。

  “什么意思,怎么不能相提并论呢,你对她是女人的想法,而我只是……”

  “你知道你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了,重点不说,专挑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我不认为我又太多的容忍对你。”“武相松有动静了。”

  “他有什么吩咐?”

  “跟踪,在必要的时候让他去跟先帝作伴。”

  “好,知道了。”简单的对话,没有半点的拖沓。

  一阵风过后不见了凌莫的踪迹,但是凌莫在离开的最后有些恨恨的眼神看向另外一边,只是不知道他的眼神是对白灵还是对郑云。看着凌莫离开,博煜依然的风轻云淡,仿佛刚才的谈话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晚上吃过饭的时候,博煜让郑云将饭端到他屋里,只是去的是白灵而不是郑云,博煜只是看了一眼白灵,眼神里没有任何波动,白灵本想说话的,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放下饭便退了出去。

  白灵与郑云在饭桌上没有了中午时的沉闷,而是尽量让大家都高兴,郑云从来没有看到白灵如此嬉笑过,也许这样的天真与开怀才是她本来的面目,白灵本来就是天姿,再加上这样迷人的微笑,真得让这山谷的风景都瞬时失去了色彩。

  第5章 微风徐徐

  一顿饭在强忍得高兴中结束了,山谷里的晚上,虫鸣蛙叫,微风徐徐的吹着,白灵身心都放松着,坐在小桥边的木凳上靠在桥头看向远方,还记得初来这里的时候这里只是一条小溪,并没有现在的小桥,只因自己一句话说这条小溪横在这里每次要过对面的时候总是要湿了衣衫,第二天便见郑云满身汗水的一次又一次的运着木头来修桥,自己想去帮她的,但是只因当时根本没有心情,觉得她是自作多情,自己又没有叫她去修,她累她活该,看着她累了一天,自己总是不忍心的替她端了杯茶,她高兴了好久,还唱着一些自己根本听不懂的歌,当时觉得很想笑,只是自己总是一幅觉得她无聊的样子,可是在转身的时候自己脸上的表情出卖了自己,她在背后手舞足蹈的说道:“这样就不会湿了你的衣衫了。”最后自己还是忍住了没有转身感谢她的好意。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郑云的一声叫喊拉回了白灵继续回忆。在转头的那一刹那,白灵再也收不回眼神了。郑云一身粉红的衣裙,水袖摇摆,一条金色带有流苏的腰带让她有的身材有了明显的凸凹有致,手里抱着一架她很珍惜的琴,屋里的灯火与夜晚的黒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她就那样站在这黑暗与光明的交界出更加显的那样灵动与飘渺虚幻,周身就像是围满了光环,她一直就是那么柔美与灵动。

  “喂,看什么呢。”白灵就这么看着郑云那么走到自己身边,自己还是没有从那想象中收回目光。

  “色狼,看够了没有,再不收回你那贪婪的目光,我可要用我自制的防狼喷雾剂对付你这个色狼了。”

  “呵呵,我虽然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防狼喷雾剂是什么,但是那种东西对我不起任何作用,你还是留着对付那些登徒浪子吧,我要真是想要对你怎么样,你觉得你能逃得掉吗?哈哈……”白灵收回刚才的神往,起身轻巧的旋转到郑云的跟前还不忘挑起郑云的下巴一幅色狼的样子对郑云说道。

  “爷,奴家被你摸了下巴,此生就是你的人了,看爷这么英俊奴家的一颗心已经沉沦了。”一幅马上就要以身相许的样子,而且也故意手一松,就在琴在掉在地上的时候,白灵一下子就接住,一个旋转席地而坐,一双纤手就在琴上拔动,优美动听缠绵幽远的飘出琴音飘出,而郑云就马上舞出难得一见的舞姿,两个配合的那么自然,也许她们两人真得很有默契,她们这样是第一次,却没有任何一个动作或者音符错掉,白灵根据郑云的舞步时快时慢,而郑云却只从白灵的音符时而柔美时而刚劲。一曲完美结束,白灵将琴一抛,郑云接住,两个互换着或弹或跳,白灵的舞步不输郑云,身姿柔软,再加上运用轻功,白灵在那条小溪上犹如蜻蜓点水般,月光照在她身上,她的思绪不由的跳转到那次他为她布置的花海中翩翩起舞,那时也是他为她吹笛,她为他起舞,原以为这样的幸福会一直持续下去,可是突然白灵就是触电一般,郑云弃了琴,飞向白灵将她带到岸边,白灵才没有掉进水里。

  “灵儿,你的舞姿我可是第一次见呢,没有想到是这么的出神入化,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呢。”“呵呵,你也不差。”白灵知道郑云不问自己缘故只是不想让自己不高兴。

  “那你以后可不要再跳给别人看了,因为这样你会很危险的。”说完一幅要一亲芳泽的样子。“你算了吧,就你这一幅样子,还不是爷我心里的女人,所以收起你那一幅下流模样。”“爷,你太伤奴家的心了,刚才是谁要色人家的。”

  “呵呵,爷答应你,以后再也不给别人跳,不跳了。”说完就朝一边走去。

  郑云与白灵并排坐在小溪边,两个就那么默默无语的坐着,白灵头一偏靠郑云肩上,幽幽地说道:“云儿姐,你知道吗?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这样依靠着他并排坐着,如果却已是物是人非了,虽然幸福与温暖都有,只是却没了那里的感觉。”

  “灵儿你愿意听一个故事吗?”

  “嗯,只要是云儿说的故事我都听。”

  “可是这个故事却没有人相信呢,不知道灵儿怎么想的。”

  “万事皆有可能,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且是云儿你讲的,我相信,我百分之百的相信,如果连云儿都不相信,那我还能相信谁呢。”

  “灵儿,你这般真得让我不舍。”郑云拂去落在白灵额前的碎发,说道:“其实这是一个让我都不相信的事情,可是这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本不是这个地方的人,我生活的地方是一个文明的国家,而且距现在我都不知道是多少年的时间了,可是我却莫明奇妙的来到这里,而且这个国家在我们当时的历史中是无迹可寻的,我从来都没有听过在历史中有天垠王朝这个朝代。”

  “是吗?我也知道你的事故不是一般人能遇到的,而且你的有些语言与思想是这个时代不该有的,我虽然很是奇怪只是没有想到你却不是这个时空的人。”

  “是呀,我之所以会来这个时空是因为那世自己选择要白头谐老的人将以往的诺言轻易的践踏在脚下,说的生生世世只我一生相伴,谁都没有想到他抱着我却想着别的女人,我可以原谅他一次两次,可是长期以往我快要承受不了了,在我发现他将那个女人带到家里,在我们的床上做一些让人难以入目的事情,而且还当着那个女人的面对我动手,也可以容忍那个女人对我的羞辱而视而不见,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们的感情真得已经走到极端了,我本想放下自尊求他不要抛弃我,可是我看到那个样样不如我的女人那高傲与嘲笑,我当时已经疯了,我当时的想法是既然要将我踩在脚下,那我也没有必要再那么活下去了,但是在我离开之前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所以我当时就下了狠心,我找到了那个女人的家里,以她的姐妹的身份进了他家,他的父母对我很好,很客气,但是那些竟没有让我改变注意,我在他们的茶里下了毒,他的父母就当着我的面倒在了我脚下,当时那个女人的儿子放学回了家,我当时已经没有了心智,就在那个孩子要逃出门的时候我上前杀了他,再回到家里,以拿东西的借口也在家里的饮料里下了毒,他们可能也没有想到我会那么做吧,我说我要离开这里,然后很真诚的祝福他们,我说我要开车不能喝酒,所以就以饮料代酒祝他们幸福,他没有任何怀疑的喝下了带毒的饮料,看着他们喝下饮料,我才告诉那个女人,我杀了她的父母与儿子,那个女人发了疯的扑过来,可是因为毒发作,看着他们双双倒在我的脚下,我打电话报了警将一切都交待了,这才走到楼顶结束了自己可悲的人生,只是没有想到居然又来到了这里,当时心灰意冷的我想要再次寻死的,但是被我这世的可怜的母亲留住,为了她我才苟延残喘到嫁给他,我以为我可以对这个时空的感情溶化,可以容忍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谁承想我根本就抛弃不到前世的阴影,虽然我对他已经爱到不能自拔,但是最终还是宁愿选择伤了自己,只要能待在他的身边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可以,但是没有想到他那些侍妾不愿意放过我,要将我赶尽杀绝,当时要不是师傅救我,我可能已经死了,也不知道投胎到了那里。”当郑云说完的时候,白灵已经泪流满面了,她早就知道郑云的身上有痴情,却没有想到她不管前世还是今生爱的这么痴这么狂,为了心爱之人宁愿让自己掉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她的爱已经到了疯狂,不知道那个男人在倒下的那一刻心里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这一世的寻个男人在看到她的离去心里又是作何感想,难道女人在这个世道就该这么一文一值吗?真得是一文一值,自己也是不值呢,今生自己再也没有能力去爱别人了。

  “你心里现在还有恨吗?”白灵问道。

  “说没恨是假的,如果不是他那么摧残我的真心,我也不会下地么狠的手,如果不是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痛,对他有了感情,自己也不会这么被人暗杀,可就这样,我却还是忘不了他呀,他在我的心里已经扎了根了,让我只要一想到要忘记他,心里就像是接受凌迟一样,让我如何能承受得了那样的痛。”

  “你有没有想到再去报仇。”

  “报仇?怎么报,杀了他还是杀了他那些侍妾,已经没有用了。”

  “我真得不能像你一样,我做不到,那个男人是谁。”

  “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现在过的很好。”

  “好吗?真得好吗?”

  “呵呵,好了,不要说这些伤感的话题好吧,这个故事就你一个人知道,你可要替我保密喔,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别人会把我当妖怪杀了的。”郑云没有回答白灵的话题,明显的她心里始终放不下。白灵也没有继续再问下去,便说道:“我看谁敢伤你,要不然我会追他到天涯海角,我不会放过他的,只要我白灵有口气在,我保证。”郑云搂过白灵说道:“我知道你说的是真得,我也相信你,你知道吗?我在那世已经三十好几了,现在又活了二十几年,算下来,我可快花甲了。”

  “你是想说你可以做我娘亲了吗?”

  “呵呵,我可没有这么说,不过你非要这么说的话,我倒是可以接受,不过我可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女儿。”

  “哟,给你便宜你还不捡,做我的娘亲可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呀,你还不要。”“好吧,既然你非要做我女儿,我勉强接受吧。”

  “真是,这是什么世道呀,真是世风日下啊。”哈哈,两个人笑成一团,只是这样的情景可能难再现了,也许以后还会有,但不知道这是不是幻想呢。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秦城风韵绝世佳人》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3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