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赘王千岁小说上官雪儿贺雨翔肖倾城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赘王千岁小说上官雪儿贺雨翔肖倾城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楔子

  银月高挂,树影婆娑。

  一个窈窕的身影在黑夜之中飞速穿梭,忽高忽低,忽远忽近。

  转眼之间她已经来到了一栋豪华别墅前。看着别墅周围来回巡逻的人群,女子嘴角微微一勾,一个轻蔑的笑容出现在女子的脸上。

  这点人就想挡住自己,也太小看她夜魂了吧!

  哼……

  女子轻轻踮脚,身影在下一刻就以一种诡异的形态消失在了原地。

  再出现时,她的身影已经在别墅一楼的窗台前,脚下轻轻一跃,身子‘嗖’的一下就登上了别墅二楼的阳台。

  “嗯……亲爱的,快点进来,我快受不了了。”女子那放荡的声音暧昧的响起。

  “甜心,别急!马上就让你尝试一下我的威力!”猥琐的男声喘着粗气。

  下一秒男子的阳刚已经顶进了女子的柔软里。

  “怎么样甜心?你还满意吗?”

  “满……满意……”女子的声音颤抖的响起。

  “嗯……亲爱的,你好勇猛……”

  “啊……甜心,你好紧,我受不了了。”

  男子的话音刚落,身体里的炙热就释放在了女子体内。

  可是他们没有发现的是,在男子释放的那一刹那,身体的正心口处已经悄然中了一枪,正在不停的往外冒血。

  看着这个黑道老大已经死在自己的枪下,夜魂看也不看那名赤裸的女子,转身离去。

  与任务无关的人,夜魂从来不屑出手。

  “亲爱的,你快起来啊!你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了。”男子身下的女子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可在女子的手摸到男子身后粘粘的液体,在看到手上的颜色之时,女子瞬间尖叫出声。

  “啊……杀人了。”

  门外的守卫在听到女子的尖叫时,瞬间就推开了房门。看也没看女子那裸露的身体,转身就向门外跑去,边跑边喊道:“老大被人杀了,快阻断所有的出口,一定要逮到那个凶手。”

  “是。”

  一时之间,别墅周围所有的出口瞬间被堵死。

  看着眼前一门之隔的地方,夜魂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想要堵住门抓我?简直是做梦。

  脚下轻轻一点,身体霎时拔地而起,在空中旋转了一个360°的转弯,身体下一刻就落在了大门之外。

  看也不看身后的大门,夜魂再一次运起凌波微步,身影在下一秒就不见了踪影。

  而别墅里的人把地都翻了个遍,在也没有找到任何可疑之人。

  夜魂出手,谁与争锋!

  又一个任务完美达成。

  蔚蓝的天空中,一架由洛杉矶飞往T市的飞机缓缓降落。

  机场出口处……一抹俏丽的身影缓缓出现。

  她的眉不画而墨,她的唇不染而红,她的鼻高挺而不失秀气,她的眼黑的犹如宝石般明亮,她的睫毛弯曲而长卷,眨眼间犹如一对蝴蝶展翅飞翔。美好的五官配上那完美的脸部线条,再加上那酒红色的波浪长发,整个一个媚然天成,微微一笑间百眉从生,让人移不开眼。

  她就是闻名全球的上官集团的总裁--上官雪儿。

  自从三年前爸妈在一场车祸中双双去世之后,爷爷的身体也日见不稳,不到一年也撒手人世。

  她这才从爷爷手中接下效益也日见下降的上官集团,把已在走下坡之路的上官集团逐渐带上正规。

  而3年后的今天,上官集团在她的带领下已是一家闻名全球的跨国企业。上官雪儿表面是美女总裁,其实她的另一个身份是某个神秘组织的高级特工。当年爸爸妈妈出事后她就已经在怀疑他们的死不单纯,所以她才会加入哪个神秘组织,目的就是要查处爸爸妈妈死的真正原因。而她这个神秘的身份,连结婚一年的老公贺雨翔都不知道。

  贺雨翔是在她接管上官集团并且最困难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的,三年来,他用他的温柔,体贴,成功的俘获了上官雪儿的心,让上官雪儿的心不再冰冷,不再孤独,于是在半年前他们一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想起老公的温柔,上官雪儿的嘴角就挂上了愉悦的笑容。

  今天她提前回来,并没有告诉老公,因为她想给他一个惊喜。

  夜色如墨,星空依旧。

  明阳山一栋豪华别墅内。

  “翔,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啊?”说话的是一名妖娆的女子,她的五官不是很出众,但长在那样一张脸上,却显的抚媚至极。

  “呵呵……那个女人明天回来,当然是明天动手啊!我会给她一个一生都难忘的惊喜。”男子沙哑的声音响起。

  “真的吗?”男子的话另女子猛然坐直了身躯,眼中更是露出无限的惊喜之色,却没看见因她的动作而暴露的春光让男子的眼神一阵失迷。

  “翔,只要她一死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说话的同时,女子的手指不断的在男子赤裸的胸膛上,上下撩拨。

  男子猛然的抓住她那正在点火的手,声音暗沉沙哑的说:“小妖精,别忘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呢!”

  “什么……”男子的话让女子有一瞬间的迷茫,而后猛然想起。

  “哦……呵呵……你是说她的遗产吗?不用担心,只要她一死,那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这个老公的,到时候我们就一辈子吃穿不愁啦!”

  “哈哈……”

  “哈哈……”两人同时响起欢愉的笑声。而男子却猛然翻身把女子压在身下,唇边那沙哑的声音响起,“那么现在,小妖精,为你所点的火付出代价吧!”

  “嗯……”女子话没说出口,直接被那火热的双唇所掩埋。

  刹时间,屋子里传出令人面红心跳的声音。

  屋外,晚风习习,甚是冰冷。

  同一时间别墅大门处,一辆车子缓缓驶来。“小姐,明阳山XXX号到了。”司机说话的同时,上官雪儿的眼刷的一下睁开,那一瞬间眼里锐利的光芒一闪而过。

  “谢谢。”上官雪儿抬腿下车,目送车子离开后,转身看向熟悉的房子。

  老公,我回来了,你看到我一定会非常的惊喜吧!

  “嗯……”刚走到门口,耳边却传出一声异样的声音。

  什么?那是什么声音?为什么那声音那么的熟悉?

  不……不会的!不会的!

  老公不会……他对自己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体贴……上官雪儿不敢在想下去,她努力的想要相信他。

  上官雪儿在心里自我安慰着,外表看似无事,只有那颤抖的手能显露她现在那恐慌的情绪。

  “啪……”上官雪儿手中的水晶球掉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溅起了无数的碎片。而上雪儿的心就犹如那水晶,瞬间碎了无数片,再也粘合不起来。

  呵呵……她看到了什么?她的老公在他们新婚的床上,在和别的女人滚床单!

  上官雪儿只觉得冷,全身都冷,好似站在了零下五十度的寒冰中,在感不到一丝丝温暖。

  床上的两人也从情欲中惊醒过来。“你……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贺雨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心虚。

  “为什么?”上官雪儿那嘶哑的声音犹如地狱里的使者,让听者的身体猛然一颤。

  此时的贺雨翔也从那震惊中清醒过来,“呵呵……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

  “我一点也不爱你,我爱的是她——梅丽儿。”上官雪儿这才看清床上的女人,原来是她的秘书。

  “那以前的温柔与关心是假的喽?”上官雪儿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会背叛自己。第2章 背叛

  “对,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我只不过想要你的钱而已。”无情的话语从他那薄情的唇中吐露出来。

  “哈哈哈……”

  “钱就真的那么重要吗?”上官雪儿的话语中找不出一丝的温度,让人宛如瞬间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那通体的杀气直射而出,令坐在床、上的贺雨翔和梅丽儿忍不住开始颤抖。

  “你……你不是上官雪儿,你是谁?”这样通体杀气的上官雪儿贺雨翔根本就没有见过,以前的上官雪儿虽然冷,但是对待他还是很温柔的,所以,几乎就在一秒钟,贺雨翔就开始怀疑起她的身份了。

  “我是上官雪儿,同时也是夜魂。”上官雪儿的话像是在跟贺雨翔解释,可是却也是在说给自己听。

  她是夜魂,一个高级特工,在她的面前没有人能够占得任何的便宜。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反观,你伤我一分,我必百分还你,既然你贺雨翔今天敢背叛我,那她上官雪儿也不会让你好过。

  “你……你要做什么?”看着一步一步恍如恶魔般走近的上官雪儿,贺雨翔和梅丽儿的身体更加的颤抖了起来。

  “为你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一步,两步,三步……上官雪儿不断的向床边走,一步一步,宛如杀神。

  “你……你不要过来。”颤抖的声音彰显了梅丽儿此时的害怕。

  “既然你们这么恩爱,那你们就做一对鬼夫妻吧!”一句狠历的话语一出,上官雪儿的双手直接掐住了两人的脖颈,而贺雨翔和梅丽儿两人只能呼吸紧促的任人宰割,不是他们不想还手,而是上官雪儿身上的杀气震得他们根本就无力动弹。

  “原来……你就是……夜魂。”贺雨翔的脸色已经通红一片,呼吸也开始不顺畅了起来。

  “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上官雪儿的眼中狠历一片,心中的愤怒使她加大了手上了力度。

  “不……不要……杀我!”面临即将来临的死亡,梅丽儿开始害怕的起来。

  砰!砰!砰!

  三声枪响,上官雪儿的脸色立马变得惨白。

  垂眼看了看胸前的三个血洞,上官雪儿的嘴角露出了自嘲的笑,原来,她夜魂也有被狙杀的一天。

  神志开始涣散,上官雪儿的双手自然的松开了贺雨翔和梅丽儿的脖颈,身体在倒下的瞬间,上官雪儿看到了贺雨翔的眼底精芒一闪,掩饰不住的得意。

  闭上眼睛的瞬间,上官雪儿的脑中只有一句话,原来,他早有准备。

  星河浩瀚,岁月如梭。

  另一个时空中的凌云大陆,此时却是一片秀丽河山。

  凌云大陆上共有三个国家,南凛国,北雨国和东胜国。

  几百年来三国家相处的倒还融洽,各自相安无事。

  痛……好痛……

  上官雪儿此时感觉全身都在痛。

  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能感觉到痛呢?上官雪儿艰难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粉色的纱帐。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基于特工本能的敏捷性,上官雪儿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观察周围的环境。

  梨木的雕花大床,粉色的床幔,还有远处那紫檀木的桌椅,上面摆放着白瓷花边的茶具,房间四角摆放的青瓷花瓶,床头摆放着一个梳妆柜台,上面摆放着有点泛黄的铜镜,旁边还有无数的金银首饰,金莲步摇……

  上官雪儿被眼前的画面怔住了!她看到了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东西都古香古色的,透漏着古老的气息?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头好痛……猛然之间的头痛让上官雪儿不得不紧闭眼眸来压印那种痛楚。

  脑海之中,那一段段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在浮现出来,好久之后上官雪儿才慢慢的睁开眼帘。

  原来自己穿越了。

  这具身体的名字和她一样,也叫上官雪儿,是南凛国宰相上官苍云的二女儿。

  因上官苍云非常爱他的妻子萧婉儿,所以整个宰相府就有她一个女主人,没有任何的姬妾,其他家里常常出现的妻妾之间的明争暗斗,在这里丝毫不见踪影。

  上官夫妇一共孕育了五名子女,大儿子上官浩庭,现年二十岁,二儿子上官浩轩,现年十九岁,大女儿上官如歌,现年十七岁,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女,三儿子上官浩岐,现年十六岁。

  而她上官雪儿,现年十四岁。

  在哥哥姐姐的耀眼光辉下,她就显得一无是处,更是在父母和哥哥姐姐的万般宠溺下,变得娇纵跋扈。

  是整个南凛国有名的刁蛮小姐,又胸无点墨的废材。

  而三天前,她的未婚夫,南凛国的四皇子南宫啸天实在不能忍受自己的正妃会是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废物,便前来宰相府退亲。

  自傲的她受不了心心爱慕的男子嫌弃自己,竟投湖死了,继而让她这个来自21世纪的灵魂给霸占了身体。

  鸠占鹊巢,借尸还魂。

  没死当然是好事,只是上官雪儿并不是很高兴,亲人的离去,老公的背叛,已经让她心死了,在无高兴的根源。

  可这个身体的亲人却又那么的让人感觉那般的窝心,一时之间上官雪儿不知该怎样面对她的家人。

  唉……罢了,罢了。

  既然上天要她再次活过来,那就抛却往事重新来过吧!就让她用此前娇纵的上官二小姐的身体好好的活下去。

  只是这一世,就让自己活在顶端,让所有的人都诚服在自己的手下,再不给别人一丝伤害自己的机会。

  上官雪儿独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听到有人已走到了自己的身边,直到一声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上官雪儿才猛然察觉,看来自己的警觉性要加强训练了。

  “啊……二小姐你醒啦?”青竹那尖锐的声音响起。

  “青兰快来,二小姐她醒了。”随着一阵咚咚的脚步声,门外猛然闯进一个约十四五岁的青衣少女。

  少女看到床上已经睁开眼睛的上官雪儿,随即非常高兴的说:“二小姐你醒了?太好了,奴婢马上去禀告相爷和夫人,相爷和夫人知道二小姐醒来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说完也不顾别人的反对,蹬蹬的跑了出去,那速度,那叫一个‘快’字。

  与此同时,相府的书房内却坐着五名神态各异的男子。

  “爹,小妹她现在怎么样了?”说话的是上官苍云的大儿子上官浩轩,只见他一身似雪的素衣长袍,静静的坐在那里,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上官苍云闻言叹了口气。

  “哎……雪儿被我们娇惯坏了,猛然听到那样的消息,一时之间有点接受不了。再加上她的身体本就不好,能不能醒过来就看她的造化了。”语气之中透着无限的悲痛和无奈。

  “岳父,不如我们约来四皇子好好谈谈吧?说不定还有转换的余地。”一身深蓝色衣袍的楚临风插言到,刀斧般的面容上能显露出和年龄不符的老练。

  “谈什么谈?有什么好谈的?我去拿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看他还敢不敢退婚。”脾气火爆的上官浩岐已经有点安奈不住心中的怒火。

  上官浩岐的怒火现在可以把整个南宫啸天给烧没了。

  他妈的,我们一家人细心呵护的宝贝,竟然被那个混蛋气的投湖了,怎能让他不气愤。老子不马上宰了他已经是好的了。

  上官苍云刚要训斥儿子,就见到女儿身边的丫头青兰慌慌忙忙的闯进来。第3章 借尸还魂

  “相爷,二小姐醒了!”

  听到这个消息,上官苍云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小女儿的凝雪苑走去。

  “雪儿,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那里不舒服?”刚一进屋,上官苍云就急忙上前询问到。

  上官雪儿这才闻声看去,入眼的是一个身着玄色锦衣的中年男子,只见他一对剑眉下,一双精明的丹凤眼中掩饰不住里面的成熟与老练,真是个不简单的人,看来这就是她的爹爹上官苍云。

  上官雪儿移眼看向上官苍云的身后,他的身后站立了四名男子。一人身着白色长袍,英俊的脸上挂满了笑容,给人一种非常亲近的感觉,这应该是她的大哥上官浩轩吧!

  往左是一个身着红色衣襟的年轻男子,那妖孽的脸上挂着一丝丝邪气和精明之气,看来是她的二哥上官浩庭无疑。

  中间是一名脸色英俊却又带着一种严肃的男子,那一身暗蓝色的素衣,在他身上显出一种优雅的气息,这个应该是她的姐夫楚风临,只有他会浑身不知觉的带着一种军人的严肃。

  最后是一个身着青色衣袍的年轻男子,那俊俏的脸上挂满了高兴与兴奋,所有的表情都挂在脸上,除了她那个什么事都不能放在心里的三哥上官浩岐,不会在有别人。

  在上官雪儿打量别人的同时,其他四人也在打量这她。

  四人心中不约而同的在想:今天的雪儿好像有些不同。她的眼中在看不到一丝平时的的骄纵,反倒还无形之中散发一种严肃又狂傲的气息。

  上官浩岐率先打破沉闷:“雪儿,你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还有那里不舒服?”上官浩岐的话让上官雪儿率先移开了打量几人的视线。

  “没有啊,雪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爹爹跟哥哥们就不用担心了。”

  说话之间无意中流露出的娇小的女儿气,让另外四人同时舒了口气,可能是他们看错了。

  雪儿怎么会散发出一种让人想要臣服的上位者的气息呢?肯定是他们看错了。

  “只要你没什么事我们就放心了。”上官苍云有些苍老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欣慰。

  “雪儿……雪儿你真的醒了吗?”上官雪儿刚刚闻声看去,就见一名中年女子像风一样的从门口跑了过来。

  原来是她的娘亲萧婉儿,此时在那张柔和的脸上挂满了惊喜之色。从那张脸可以看出年轻时一定是一位绝色美人。

  “娘,雪儿没事了。”上官雪儿赶紧出声回答道。

  而后看到她眼中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担忧时赶紧出言道:“娘,你不用担心了,雪儿已经想通了,强扭的瓜不甜。四皇子要退婚那就退吧,女儿不会在寻短见了。”

  上官雪儿那么玲珑的心思,又岂会看不明白他们眼中的担忧。

  萧婉儿听言,心里的担忧立马消失不见,宽慰的笑容挂满了脸颊:“你能想通就最好了,那样我和你爹爹就不用在担心了。”

  身后的几人也同时松了口气,还真是怕她想不开。

  “好了,雪儿刚刚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吧!”随着上官苍云的一声令下,屋子里的众人都转身走了出去,虽然他们没有在说什么关心的话,可是临走之前的那一眼柔情关怀,还是透露了他们对上官雪儿的关爱。

  金乌已经坠入西山,天色清明微微隐没在渐暗的天边,新月无痕,清明清远,清幽雅致的小院里,一阵清风拂过,在嫩绿的树叶间流连忘返,四周静怡如梦境沉沉,仿佛能听到朵朵兰花在夜色深处悄然绽放。

  半开的木窗边,一女子抬头望月,身子挺立而站,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粉若凝脂的肌肤,弹指可破的粉嫩娇唇,五官精致的让人联想到水晶,剔透玲珑,那般的妖惑人心。一阵清风吹来,卷起那一头乌黑的青丝,浑身散发出让人心酸的悲凉。

  想起临死前贺雨翔的得意眼神,上官雪儿的心中就愤怒不已,真是没想到,他为了得到钱财竟然雇了杀手来杀自己,还真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

  可是,在想到刚刚那一家人之后,上官雪儿的心中又微微的叹息了一下,如果他们知道他们的女儿或妹妹已经死了,他们会怎样的伤心?而自己这颗从未感受过关爱的人又该怎样跟他们相处?

  罢了,罢了,既然上天要她从新活过,那她就要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就让她用上官雪儿这具身体来活出自己的精彩。

  唉……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道出了上官雪儿心中的无奈。

  青竹和青兰看着她们的小姐,心疼的不得了,从吃过午饭后,小姐就一直这样站在这里,那浑身散发出的悲凉之气,让她们看着都感觉心酸。

  小姐一定非常的伤心吧?虽然小姐已经同意退婚了,可是小姐那么喜欢四皇子,在做出决定的时候一定非常的艰难和无奈吧?

  “小姐,天色已经很晚了,夜里的风凉,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就不要站在窗口了吧?”青竹实在不想让小姐在悲伤下去,只好硬着头皮出言开口。

  上官雪儿被青竹的话语打断思绪,一瞬间作出决定,罢了,既来之则安之,一切随心而为吧!

  “你们出去吧,我想要休息了。”

  “可是小姐,你还没有用晚饭呢!”青兰出声到。

  “我说出去,不要在质疑我的话。”上官雪儿有些怒了,这一天的事情让她着实有些头疼。

  上官雪儿那一瞬之间蔓延而出的冷冽之气,让两个小丫鬟身体浑身打颤。

  “是,奴婢马上出去。”两人异口同声的答道,而后颤颤抖抖的走出房门,关上房门之后两人同时舒了口气,小姐的眼神好可怕,那一瞬间两人觉得差点窒息。

  半夜时分,优雅的小院中寂静的可怕,只有细细的微风缓缓拂过,而窗台之下一抹黑影,随着风声悄然离去,让人无法察觉。

  行进一片无人的竹林里,上官雪儿便开始锻炼自己现在的身体。

  擒拿术和刺杀技都是上官雪儿前世所学的本事。

  不管是在力道上在是在技巧上,都是上官雪儿在一次次的实践当中慢慢掌握的。

  在练习了一个时辰之后,上官雪儿便开始练习前世一个神秘高人教给自己的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是一种相当于古代轻功的一种功夫,可是严格来说的话,它与古代的轻功又有所不同。

  凌波微步一共分为三层,第一层练习之后可以一跃三尺,行走之间比别人跑步还快。

  第二层练成之后,就像习的几十年的内功一样,一跃几十米远,片刻之间就消失在数十里之外。

  第三层是最后一层,也是最难练的一层,听高人说,第三层练成之后就可以像鸟儿一样在天空里飞翔,如果在加上内功的相助,在天空中飞行几天是不成问题的。

  前世的时候她一年才练习到第二层,根本就没进第三层的门,现代社会,空气污染的太厉害,根本就没办法练习内功。

  而古代不同,这里没有排气的污染,也没有各式各样的化学工厂和电子设备。

  所以这里的灵气非常的浓郁,是个练习内功的好地方。

  至于在高人那儿里看到的另一种功夫,上官雪儿觉得还是以后在说,毕竟那只是一个传说而已。第4章 赤裸裸的挑衅!

  通过大概两个时辰的练习,上官雪儿非常的满意。

  想不到自己现在的身体是很适合练武的,只是以前的上官雪儿不曾利用而已,所以在别人的眼中,她就是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废物。

  而现在通过自己的锻炼,这具身体里的潜质已经被充分的发觉了出来,只是两个时辰的练习,就已经恢复了前世的十分之一。

  这样的话不过一个月,自己一定能恢复到前世的水平。

  收起心思,上官雪儿抬脚便向来时的路上走去。

  可刚走没几步,上官雪儿的耳边便响起了一阵悦耳的箫声,另行走的上官雪儿停下了脚步。

  深更半夜,竟然有人在这里吹萧?刚刚还是没有的,可自己才刚想离去,那萧声就乍然而起,这怎么能另上官雪儿不起疑?

  追随着啸声的方向来到小河边,上官雪儿便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

  纵使在现代见惯了各式各样的俊男美女,在看见眼前之人的那一刻,上官雪儿的心还是忍不住“砰砰”直跳。

  他穿着一身月牙白的衣衫,衣衫上没有任何的装饰与花纹,可却不难看出,是有上好天丝织锦而成。

  如墨的长发系于身后,但额上却有一绺白发掺进其中,润泽而秀美,如墨的眼眸如繁星般闪耀,那清澈的眼眸中似能映出朵朵青莲,让人移不开眼,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在月光的照耀下映衬的俊美无暇,只是那略微泛白的双唇,让人觉得他美的有些容易破碎,让人不禁心生怜惜。

  可是映在那洁白的玉箫之上时,却又显得那么的唯美。

  沉浸在这“美景”里的上官雪儿,完全忘记的刚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那么怔怔的站在那里,听者那委婉的萧声。

  那萧声时而优雅,时而低沉,时而婉转而上,时而悠然而下,到底是什么人能吹出这么让人迷醉的音调?这让上官雪儿迫切的想要知道面前人的身份。

  箫声缓缓而落,白衣男子听到脚步声抬头闻声看去,黑衣的上官雪儿就这么直直的站在不远处。

  耳边没有了悦耳的声音,上官雪儿才猛然转过神来。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震撼过后,上官雪儿才突然想起,这个人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绝不是偶然。

  听到上官雪儿的话,白衣男子缓缓的收起了嘴边的玉箫,眼神之中滑过一丝幽蓝。

  “姑娘好像问错了,此处好像是我先来的,刚想睡着的时候,就被姑娘跳舞的声音给打断了,所以才会起了吹萧的念头,不想却被姑娘想歪了,跑来质问与我。”

  白衣男子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仿佛没有一丝异样的情绪。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在看到面前的少女想要离去之时,自己竟然起了想要留下她的冲动。

  而此时他的内心却是异常的激动。

  他轻柔的话没有让上官雪儿对他增加好感,却让刚才的那点好感给磨灭了。

  跳舞?

  他竟然说自己是在跳舞?

  这简直是在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可是……

  好吧!凌波微步运行起来确实有些飘逸,可是也没有到像跳舞的程度吧?哪有人半夜出来跳舞的?跳给月亮看吗?

  “这么说来是我的不对了?”上官雪儿的话语之中有一丝危险。

  可对面的男子丝毫不受影响的回道:“也不是,只是我们各自有错而已,我不该在你来的时候没有出声,而你也不该跑来质问与我。”

  听者他解释的话,上官雪儿一阵郁闷,算了,不跟他计较,上官雪儿抬脚就想离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官雪儿就是觉得跟这个人在一起久了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看着上官雪儿想要离开的脚步,男子忍不住开口:“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姑娘的芳名?”

  “夜魂。”不管在那里,她的性子还是没有变,说话干净利落。

  只是留下的却是前世做杀手时的名字而已。

  听着上官雪儿的话,男子微微勾唇,眼中滑过一丝明了,好似就知道她不会说真名一样。

  “我叫肖倾城,夜魂姑娘记住了。”男子对着上官雪儿的背影说道,那肯定的语气就像他们必将重逢一样。

  上官雪儿鄙视的抽了抽嘴角,头也不回的径自向远处走去。

  而在下一秒,原地已经没有了男子的身影。

  时光如水,转眼即逝。

  上官雪儿每天都是白天正常和家人吃饭,到了晚上又独自一人出去练功,如此转眼就过了十天。

  这天中午上官雪儿坐在窗前冥思,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的功夫已经有前世的十之八九,看来不出一个月,自己就能超越以前了。

  再加上在这古代所习的内功,功夫更是比前世好很多,只要有了深厚的内力,就能练前世连师傅也没练凌波微步第三层了吧?古代的空气就是好,练起功来简直是事半功倍。

  不出几年自己一定能站在这个凌云大陆的顶端,那样就在没有一人能伤害自己和自己所在乎的人了吧?

  可是,只有自己一人好像还是不够!看来要慢慢发展自己的势力了。

  “小姐……小姐……”正在思索怎么发展自己势力的上官雪儿,突然被青竹的声音打断,眼中的怒气骤然而生。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看到青竹那飞奔而来的身影,语气一转继续说道,“青竹,你这急性子的毛病该改改了。”青竹看到小姐那带着微怒的双眸,只感觉空气瞬间冷了许多。

  “是,奴婢一定改。”

  “嗯。”上官雪儿看到青竹吓得有些呆愣的脸,转言问道,“你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找我做什么?”

  青竹看她家小姐并没有想要责罚她的样子,才抬头对着上官雪儿回答到,“小姐,是……是四皇子来了,现在正在大厅呢!老爷让我叫你过去。”

  “哦,他?”上官雪儿听言眼中的冷芒一闪而过,快的青竹根本发现不了。

  “他又是来退婚的?”明明是在问青竹,可话语里满是肯定。

  青竹小心翼翼的看着上官雪儿,确定她没有生气的倾向,才软软的回答道:“是,好像是来退婚的。”

  上官雪儿心中冷笑,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退婚,那就退好了,只是希望,以后千万不要惹到我。

  “走吧!去看看。”

  “是。”

  而此时在大厅的南宫啸天只觉得背后一寒,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在上官雪儿走进大厅的时候,大厅里已经坐了六名神态各异的男子,其中一个浑身散发着凌厉之气的人,就是记忆中的四皇子——南宫啸天。

  “爹。”没有向以前那样看到南宫啸天就花痴的凑上前,上官雪儿只是对着上官苍云喊道,其余的人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听到上官雪儿的声音,众人便向门口望去。

  只见一身穿白色纱裙的少女缓缓走来,那柳叶般的弯眉,漆黑如墨的双眸,高挺的鼻梁,樱红的薄唇,完美的五官再加上身上那份淡然,简直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南宫啸天只感觉心跳突然一紧。

  怎么可能?今天的上官雪儿真的好美,简直堪比南凛国第一美女柳絮儿。

  而后一瞬间就回过神来,就算她上官雪儿在美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怎么能跟美女兼才女的柳絮儿相提并论。

  第5章 宰相府小姐被退婚

  为了不成为全南凛国背后耻笑的话题,还是赶快把这个婚事退了的好。

  想到这里,南宫啸天看向上官雪儿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与烦躁。

  上官雪儿心中冷冷一笑,南宫啸天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厌恶与烦躁,别人没看到,可却逃不过她上官雪儿的眼睛。

  好,既然你那么讨厌我上官雪儿,那么可要记住了,以后千万不要犯到我的手上,不然……

  “雪儿,四皇子来退婚了,这件事情还是得看你的意思,你就和四皇子好好谈谈吧!”上官苍云的言语之中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关心。

  他是真的怕上官雪儿经不住打击。

  “是。”上官雪儿乖巧的说道,而后便面对四皇子问道:“四皇子殿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的婚事是皇上下旨赐的吧?”上官雪儿看向南宫啸天,不急不躁的问道。

  “没错。”南宫啸天虽然有些意外上官雪儿的冷静与淡然,但还是如实回答。

  上官雪儿看着南宫啸天继续问道:“那就是说,如果我嫁给你,就会是正妃了?”

  南宫啸天听言眼神骤然一冷,连边上的上官苍云父子三人都有些意外。

  难到她还想做自己的正妃?

  难道雪儿还想着嫁给四皇子吗?

  哼……南宫啸天心里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这个草包想说什么?

  “对。”

  听到南宫啸天的回答,上官雪儿眼睛一迷,正色的说道:“那么请四皇子听好了,你的那什么正妃之位我一点也不稀罕,以后谁会坐上那个位子也跟我没有一点关系,现在我只提三个条件,希望你能遵守。”

  “什么条件?”南宫啸天有些意外上官雪儿的言语,以前的她不是只想着怎样粘着自己吗?怎么现在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欲擒故纵!

  南宫啸天的脑中立马就出现了这个词。

  对,她一定是想要用‘欲擒故纵’这一招,来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好让自己注意到她,可自己偏不上那个当。

  把南宫啸天所有的神色收入眼中,上官雪儿不急不缓的说道:“第一,我们所有的退婚事宜,全部由四皇子你来办理,不管是在户部的档案里,还是在皇上面前,所有大大小小的事都由你出头。”

  “为什么?”南宫啸天有一丝疑问,这有什么需要强调的?

  “对四皇子你来说,这可能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件不可忽略的事。难道四皇子想要我一个女子去办退婚的事吗?这样的话我以后还怎么嫁得出去?”上官雪儿的话说的合情合理。

  “好,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去办。”南宫啸天也觉得她的话是很有道理,自己不想娶她,但是也不能让人家嫁不出去。

  “第二:今天我们退婚成功后,四皇子要对外宣称,我们是两方都不同意这桩婚事,所以才协议退婚。”上官雪儿说完不理他的眼神继续说道,“至于原因吗,就和刚才一样。”

  “好,我同意。”

  “第三,请四皇子记住,今天是你前来宰相府退婚,那么以后我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以后我不会以任何名义跑去见你,也请四皇子不要在跟我上官雪儿说话。从此以后,我们一刀两断,相见如陌路。”

  一字一句说的是那么的清晰,只希望以后不要在有任何的牵连。这才是真正的上官雪儿,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夜魂。

  “好,你所有的条件我都同意,我这里准备了四十万两银票,算是对你以后生活的补偿,只是希望你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南宫啸天现在虽然不清楚上官雪儿到底想做什么,可是这所有的条件对他来说还是有益的,是要能够退婚,那么这一点点事情根本不算什么。

  而这四十万两银票则是来前就准备好的,既然带来了,就万没有拿回去的道理,算是刚刚上官雪儿的二哥所说的安抚费吧!

  看着南宫啸天手里的银票,上官雪儿伸手接过,到手的钱不拿白不拿。

  伸手把银票揣进怀里上官雪儿便开口说道:“既然都说好了,那么四皇子慢走。”

  就这样上官雪儿赚到了自己来古代后的第一桶金。这可以成为她以后培养势力的经济支撑。

  金乌下坠,霞光满天。

  本该是回家吃饭的时候,可此时街上却围满了行人。

  “诶,你们听说了没有,宰相府的二小姐被四皇子退婚了!”一名年轻男子八卦的说道。

  “听说了,这二小姐已经被四皇子退婚了,以后谁还敢娶她啊?”

  “就是,被皇家退婚的女子,可是没人敢娶的。”

  “是啊,这宰相府二小姐恐怕是嫁不出去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你们知道什么?根本不是那回事!”旁边一名青年男子实在忍不下去了,跳出来对众人说道。

  “哦,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旁边的人赶紧兴奋的问道。

  那表情,简直就像遇到了什么特别感兴趣的事,不得不说,古代的人也是非常八卦的。

  “我告诉你们,四皇子和上官二小姐都是不赞成这桩亲事的,所以今天两人便协议退婚了。“青年男子一口气说完,好像是怕别人在打断他似的。

  “啊?这么说来是两人同时不愿意的啊?”

  “对啊!”青年男子肯定的回答道。

  “我们的四皇子是那么的英明俊武,上官二小姐会舍得吗!”那名中年男子接口说道。

  “谁知道?反正两人是协议退婚的,并不是上官二小姐被退婚。”青年男子无比正色的说。

  “哦,原来事情是这样啊”

  “对啊,上官二小姐真是不惜福啊!有四皇子这么好的未婚夫婿竟然不要!”人群中有人突发了一下感慨,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可你们也别忘了,这上官二小姐可还是个无能的草包,就算是协议退婚,以后谁还会娶她啊!”那中年男子一下说道了正点上。

  边上的人也赶紧附和道:“是啊,以后这上官二小姐只怕是嫁不出去了。”

  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此时离那人群不远的身后,一辆毫不起眼的马车停靠在街角,“小景,走吧!”车厢内传出一声温柔中带着磁性的声音。

  “是,少爷。”车外赶车的人听到后赶紧回答道。

  而后便见马车在那名叫小景的驱使下,缓缓走出人群。

  她被退婚了?那么美好的女子居然会有这样的遭遇。车内的人心中不禁升起一种莫名的心痛的情绪。

  只要伤害过她的人,他一定会帮她讨回来。双手紧紧的握住!

  呵呵,上官雪儿,我回来了,我们很快就会相见的,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呢?

  “小姐,老爷让你去大厅,说是四皇子送东西来了。”刚刚坐下的上官雪儿听到青竹的传话,眼中闪过一丝幽光。

  这才一个下午的时间,那南宫啸天就把所有的事情办好了?效率真高,看来这个四皇子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

  “嗯,走吧!去看看。”上官雪儿率先走出房间,向大厅走去。

  上官雪儿刚刚走进大厅,就看到大厅当中有一名中年男子挺立而站。

  “爹。”上官雪儿上前向上官苍云略施一礼,边等着上官苍云说话。

  “雪儿,你来的正好,四皇子府的管家刚刚把退婚书送来了,说是必须让你亲自收下,你去看看吧!”上官苍云抬头对上官雪儿说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赘王千岁》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3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