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高手租房小说袁江涛李娟叶小琳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高手租房小说袁江涛李娟叶小琳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节上班

  对于每一个故事,我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头,从何说起,还是以这种随意的方式展开吧。这不是一篇小说,不是故事,而是我人生一段经历。

  真实经历。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一家市级电视台的新闻中心当记者。为了避免大家对号入座,还是用字母来表示好一些,就叫A市吧。由于里面的事都是真实的,还真怕大家搞什么人肉搜索就不好了。

  还是还是权当小说家言吧。

  由于大学读的就是新闻专业,干这份工作还算自己的理想吧。只是A市是一个离我自己家乡十分远的地级市,而且也不是什么沿海城市。

  上班之前先打了一个电话给台长吴海洋,结果,一听说我要去上班,吴海洋问:

  “什么时候去?”

  “明天吧。”

  “这样吧,明天下午你跟我一起回去,我在省城开会。”

  “哦,好的。”

  “这样车费也省了。”

  说的倒也是。结束了电话之后,我心情也不错,觉得吴台长这个人虽然是个小官僚,还真算不错。至少让刚大学毕业的我,感觉到一丝温暖。

  在此之前,我也在省电视台实习了半年,那里的领导就没有这么平易近人的一面。

  就这样,第二天又坐上吴海洋的车。在此之前也去过A市电视台一次,跟台长大人也算熟识了不过,人家毕竟是领导,坐着人家的车子,还有些不好意思。

  从省城到A市,大约两个小时车程,快到A市的时候,吴台长问我:

  “小袁,房子租好了吗?”

  “没有。”

  “没有哇。我来想办法。”

  其实来A市之前,我也有些犹豫,不过,这年头工作也不好找,班上的同学,一部分考研,一部分出国,一部分考公务员什么的。虽然学的是新闻,可是真正去做记者的并不多。

  相恋了四年的女友也去了另一所大学当了辅导员,不过,只是个人事代理。这年头,这些事也别计较了,据说,能在大学里当辅导员的,最起码也得是个研究生,本科生能留下来当辅导员的当然得十分优秀。而我,连个党员也不是,自然称不上“优秀”。

  过了一会儿,吴台长说:

  “我有个朋友,她家有房子出租,我帮你联系一下。”

  “好的。太谢谢了。”

  “客气什么,本来实习生是有宿舍的,可是几个人住一间,你也不想吧?”

  “啊。”

  “所以,租个房子住,安定下来。”

  “好。”

  据台长说,别的人来这里上班,也要过半年的试用期,实习什么的。好在我从前在省台实习过,工作经历台长也比较认可,这一段实习期就不用了,直接进入试用期,也就是说,从第一个月开始就计稿费的。

  接着,台长又是电话联系,讲了一通本地话,我听得似懂非懂。最后,放下电话,吴海洋说已经联系好了。这样一说,我也松了一口气。

  车很快在电视台门口停了下来,台长下了车,那个叫李娟的女人也早就在电视下面等着呢。台长说:

  “你先带小袁去住下来,今天就晚饭你就帮忙解决一下。”

  “好说。”李娟说,“吴台交待的任务,我一定完成。”

  女人笑得倒是十分灿烂。

  我站在一边,由于是初来乍到,一切也只能听别人的安排。我得承认,第一眼看到李娟的时候,我就惊异于她的漂亮。怎么说呢,有一种万种风情的样子,三十出头,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成熟女人的气息。

  我的心跳有些加速。

  我靠,我不会这么轻易就爱上这个女人吧?我当时就有一种预感,我会跟这个女人发生点什么。当然,也许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一般来说,男人看到漂亮女人总会有一些想放非非,我也不例外。

  不过,后来的事还真验证了这一切,我真的跟她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一切。

  房子是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只是有些旧,大约有些年代了。租金也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以是我就租下来了,一切都有些急匆匆的。大学刚毕业,第一次参加工作,一切还有些不适应,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晚上,在李娟家里吃饭,李娟有一个两岁的儿子,长得十分漂亮。家里有一个保姆,是她一个远房亲戚,初中毕业没能考取高中,就在她家里当保姆,李娟答应孩子大点,帮她找一份工作。

  坐在饭桌上,我说:“李老师。”

  “叫我娟姐。别叫我老师,再说了,我也不是老师。”

  “娟姐。”

  “这就对了。”

  说完,娟姐一笑。一笑之下,我才发现,娟姐笑的时候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我得承认,当时我的身体就有反应了,娟姐问:

  “小袁多大了?”

  “二十二。”

  “年轻啊,真是让人羡慕啊。”

  “娟姐你多大了?”

  “你不知道女人不能问年龄的吗?”

  “不好意思。”

  我看着她,有些尴尬。不过,这一切也只是装的,由于我看到年轻漂亮女孩也会紧张,而且一紧张就会脸红。后来,娟姐告诉我,正是我当时那种青涩的神情,打动了她。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比你大八岁。”

  “三十?”

  “是,不过,今年十月份才三十,所以,我告诉人家我二十九。”

  我笑了,女人生怕自己老去,这个倒也可以理解。

  一餐饭吃下来,我们关系好像拉近了不少。虽然算不上无话不谈的朋友,但也可以算得上我在A市认识的第一个人。我从内心深处对她有一种亲近感。这时,保姆已经喂孩子吃完饭,带着孩子下楼去逛一下,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俩人。

  我的心情有点激动,当时只是六月,那一天我记得特别清楚,大约是六月二十八日,我上班的第一天。在这个六月流火的季节,人穿得也特别少,李娟冲我笑了一下,说:

  “小袁,晚饭好吃吗?”

  “好吃。”

  “先去洗个澡吧。”

  “不用了,我回去洗。”

  对了,忘记交待一下背景了,我住的那个房子是六楼,而李娟则住在四楼。由于都在同一栋楼里,倒也方便。我想大约李娟也是属于那一类有钱人吧,否则怎么会有好几套房子。李娟说:

  “忘记告诉你了,你那个房子的天然气我还没开通,所以,洗澡没有热水。我明天去给你开通。”

  “不要紧的,我冷水也可以。”

  “别傻了,年轻人也可注意身体,冷水可千万使不得。”

  “这——”

  “上去拿衣服下来吧。”

  “好吧。”

  由于坐了一天的车,也确实感到很累,而且,六月的天气,如果不洗澡肯定也不行。我上了楼去,拿了衣服,飞快地下来了。娟姐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还可以嗅到她身上的香气。她站了起来,走进浴室里教我如何用她家的淋浴设备。

  “知道了吗?”她问我。

  “啊。”

  “你怎么脸红了。”

  “啊,没有哇。”

  显然,她注意到我尴尬的神情,也笑了一下。

  接着,我进了浴室。放了水淋着自己的身体,水温有些高,不过,这种暖暖的感觉,在身上也显得十分舒适,我还看到挂在浴室里的乳罩,三角内裤什么的。本来十分激动的身体,这下子更加激动。

  我把手伸了出去,试图把内裤拿过来,手伸到一半时,又停住了。

  哎,好歹我也是大学毕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我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来?一想到这些,我又有些泄气。人家李娟不过是我的房东而已,我叫一声娟姐,难不成真的成了我的姐了。这样可不好。

  在我内心深处,也是天人交战,斗争十分激烈。

  没办法,22岁年轻的身体就是这么容易冲动,正在这时,门被打开了,李娟走了进来。

  “娟姐,你——”

  “小袁,你是不是很想我啊?”

  “啊?”

  “我来陪你洗个澡好喽。”

  接着,李娟真的就脱掉了她自己身上的衣服。

  “小袁,来吧,娟姐需要你。”

  我一把抱住她。

  咚咚咚,外面传来敲门声。接着还有李娟说话的声音:“小袁,你没事吧。”

  “没事。”

  我这才意识到,刚才的一切只是来自我的幻想。哎,看来我满脑子的黄色思想,真不是一个正人君子啊。我得承认,刚才满脑子想的都是李娟的身影。

  这个美娇娃,得搞到手才行啊。

  出了浴室,我脸也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

  李娟还坐在客厅里,两岁的儿子已经抱回来了,她正在给孩子喂奶。我只看了一眼,心里却激动异常,虽然从前跟女朋友在一起,按说也见识过女人。可是为什么看到李娟的会如此激动。

  我把头转了过去,故意不去看她。

  李娟倒是一付无所谓的样子,说:“来,坐。”

  我坐了下来。

  我说:“娟姐。”

  “嗯。”

  “你儿子多大了?”

  “两岁。”

  “哦。”

  “是不是觉得两岁了,不应该再喂奶啊?”

  “啊。”

  其实我只是随口应一下,因为我当时也不懂到底孩子吃奶要吃到几岁,小时候的事早已不记得了。再说,我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从来没上网查证一下。不过,后来我还是了解到了,一般情况下,小孩子一岁就可以断奶了。

  我还了解到,很多女性为了保持自己身材好,是不肯母乳喂养的。没想到娟姐倒是一个伟大的母亲。让人有些敬佩。

  李娟说:“是该断奶了,可是我总是狠不下心来。”

  “那是再喂一段时间也没什么。”

  李娟笑了一下。

  我站了起来,觉得再坐下去,也实没有必要。

  我说:”娟姐,我上去了。”

  “不再坐一会儿。”

  “不了。”

  “好吧,有什么事下来找我。”

  “好的。”

  我刚准备走出门口,娟姐又叫住了我。我回过头来:“什么事?”

  “你还没有记我的电话。”

  “哦,差点忘记了。”

  我掏兜里,可是刚才上去的时候,手机放在上面,我说:“没带手机。”

  “不要紧,你说你的号码,我记下来。”

  我说了一遍,李娟手机也没放在手边,她让我再重复一遍,然后,她说她记下了,又把她的号码说给我听,问我记住了吗。

  我说:“我记忆力不好。”

  李娟也笑了:“我一会儿打给你。”第二节女友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我先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了一会儿。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里面只摆了一些简单的家具,电视也没有一个。然后有一个饭桌,几个椅子。一张床。

  我打开手机,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电话是女友何玲玲打过来的,我马上回复书名,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这都几点钟了?”

  “七点多吧,正在放新闻联播。”

  “哦。”

  “有什么收获没有?”

  “什么收获?”

  “美女啊什么的。”

  我哈哈大笑,这就是跟了我四年的女友何玲玲。大一第一节课,我就发现了她的美丽,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很快拿下。大学四年里也没闲着,过得还算充实。

  只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少了别人恋人那种欲生欲死的爱情,显得有些平淡,有些理性。

  我说:“胡说什么啊,把你老公想成什么人了?”

  “如果有,也不许你胡来。”

  “放心吧,我不会胡来的。”

  “想我吗?”

  “想。”

  “想也不打个电话过来。”

  “刚把一切弄好,一会儿还得去买点牙刷什么的。”

  又跟何玲玲聊了一下,最后结束了电话。老实说,班上的同学大部分想留在省城,毕竟是大城市,而我所呆的这个所谓的地级市,不过是个三线城市,差距还是挺大的。不过,我也是一个没什么理想的人,三线城市就三线城市吧。

  以前看过一个专题片,说北上广的那些年轻人,毕业后就当什么蚁族。想一想就害怕,还是决定来这个A市来,可是一想到何玲玲还留在省城,就有一种担心:早晚有一天,她会离我而去。

  这年头女人是靠不住的。

  第二天上午,我花一千五百块钱,买了一张床,然后,又花三百块钱买了一台旧电视。放在客厅里,电饭锅是网上购的,货到付款。然后从此就在这里耗上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想,以后就在这里一辈子了。

  下午,去到台里,由分管业务的陈副台长带着我请逛了一圈,跟同事们算认识了。别人,我没什么印象,最后上到十二楼去,这里是电台部一个主播,后来我才知道她叫张倩倩,名字倒是普通,不过,身上却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吸引着我。

  “你好。”

  “你好。”

  她点了一下头,冲我笑一下。

  我得承认,我认为她的笑里有一种特别的东西在里面。果然,后来我们还是发生了一些什么。哎,人生,有很多事情是非常让人意外的。你想也想不到。

  我怎么说呢,一直到现在,最让人难于忘怀的还是这位张倩倩,真是一个天生尤物。

  我又去台长办公室里坐了一下,台长吴海洋说一些好好工作之类的话。我假装认真地听了下去。然后,台长说:

  “机器领了吗?”

  “领了。”

  “好,晚上一起吃饭,今年招聘的新员工差不多到齐了。”

  果然,晚上台长在本地一家相当不错的餐馆里请新来的同事们吃饭,台主要领导,然后就是几个新来的男女记者,大家都是刚毕业的年轻人,弄得台长也很高兴,说了一些热情的话。

  吃饭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女孩子老是看我,眼神里好像有一种不一样的东西。通过她与别人的说话,我才知道她的名字:叶小琳。

  吃了饭走出来,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走到我身边来,我说:“你好。”

  “别老是这样你好你好的。”

  “叶小琳?”

  “你知道我的名字?”

  “听他们刚才说的。”

  “哦,你叫袁江涛?”

  “是。”

  “以后多关照。”

  “不敢不敢。”

  “听说你做新闻很厉害。”

  “没有没有。”

  我也是哑然失笑。无非是一个电视记者,扛着机器,是个人都会干的活,也谈不上什么厉害不厉害。我猜想大约我从前在省电视台新闻中心干过。而且,据我了解,下面的市级台,每个月都有外宣任务,所谓的外宣,就是在上级台发稿子。

  地方官员要求,电视台也只好一级一级压在记者头上。

  后来,台领导说开车送我们,但是车不够,我们各自打的回到自己所住的小区。我和叶小琳打的同一辆的,然后,我们一起坐在后排,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叶小琳的手伸了过来。

  也许是由于酒喝多了,我也有些大胆,我把她的手一下子握住了,我以为叶小琳会挣扎一下,结果,她假装没事人一样。

  我们坐在车里,都没有说话,手却十指相扣。

  在小区门口,车停了下来,我说:“我到了。”

  “好的,再见。”

  “要不,下来坐一下?”

  “不了。”

  她笑了一下。

  其实叶小琳样子长得并不好看,依我的审美标准来看,这个女孩子长得太粗犷了一点,也正是因为她不漂亮,我反而心理上没什么压力,所以,胆子也比平时大了许多。才敢握住她的手。

  我看着出租车载着她远去,一直到看不到了,才走进自己的小区,上了楼去。

  我在新买的床上躺了下来,由于网络还没开通,上午已经去交了费,说是在五个工作日开通,再等几天吧。暂时这几天还不能上网。就打开电视看,看电视也是看自己台的新闻节目。

  也是自己的工作嘛。

  脑子里却在胡思乱想,由于喝了一点酒,也有些冲动。先是想到刚才跟叶小琳手拉手,十指相扣,才第一次见面,就敢这样,这也太不像我平时的风格了。

  不过,人生应该大胆一些,也没什么吧。

  接着,又想到昨天娟姐说会打电话给我的,可是最后也没打。这让我心里也隐隐有些失望。就这样,酒后的头痛,加上无所事事,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差点睡着了。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我本能地以为是何玲玲,一接,却是李娟的声音:“小袁,回来了吗?”

  “回来了。”

  “哦,开门吧,我在外面。”

  我有些疑惑,却清楚地听到门外传来的敲门声。只好把门打开,看到站在门外的李娟。李娟身着性感的吊带装。

  李娟明显闻到我身上的酒气,说:“喝酒了的?”

  “喝了一点。”

  “少喝一点儿。对身体不好。”

  “以后我会注意的。”

  其实我这个人喝酒店之后,只会头痛,但脑子却是清醒的。李娟进了房间,她说:“我来告诉你一下,天然气开通了。”

  “好。”我热情地说,“娟姐,坐吧。”

  “好。”

  李娟坐了下来,我本来打算倒一杯水给她,这时才发现原来没水了,只好又把电水壶插上电。当我走过去时,李娟坐着,我站着,坐这样的角度看着李娟,的确有一种诱人的感觉。还有一点,我喝过酒之后,脑子虽然清醒,但却比平时胆子大了许多。

  我说:“娟姐,你真漂亮。”

  “小袁,你看哪儿呢?”

  “你的沟。”

  “小坏蛋,你怎么这么坏啊。”

  李娟把手护在胸前,避免让我看到。同时还有些生气,如果在平时,这些话我肯定不会说出来,也没有这个勇气。可是酒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我的身体也有反映,如果能把她拿下,以后的日子就不会寂寞了。

  男人天生就是冒险家,至少我应该试一下,不试又如何知道结果?坐了下来,双手一下子握住了李娟的手,把她捧在怀里。

  “娟姐,你好漂亮。”

  “小袁,别这样。”

  “我真的喜欢你。”

  “别这样。”

  我可是不管不顾。直接就吻了下去,娟姐先是有些抗拒,还试图推开我,我也知道这是女人的必经阶段,女人嘛,就算心里真有这种想法,也怕男人会说她们是荡妇。所以,总得装一下,这个时候男人一定要以强势的,果断的态度,一定可以拿下。

  果然,没过多大一会儿,李娟就开始迎合着我的吻。

  我当时虽然喝了一点酒,但头脑还是清醒的,一看到李娟这样的反映,也是心中大喜,看来拿下李娟是有希望的。

  那种温暖的感觉,让我至今想起来依然激动不已。

  我的身体已经完全硬了,我试图解开她的裤子,我以为可以完成全套,可是没想到却遭到拒绝,她捉住了我的手说:“不行。”

  “为什么?”

  “到此为止。”

  “可是我真的很想要哇。”

  “不行。”

  我以为李娟是装的。就我个人的认识,女人喜欢装一下,所以,我不再说话,而是直接强行去脱她的裤子,可是忙了半天,依然不行。

  你得承认,如果一个女人一直抵抗,你是没法解开她的裤子的。反正我是无计可施了,累得满头大汗,最后也不得不放弃。

  我笑着摇了摇头。

  李娟说:“真的不要。”

  “好吧。”我说,“不过,让我摸一下。”

  “摸上身可以。”

  “下面不行?”

  “不行。”

  看样子李娟也不是装,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上身任我上下其手,但是下面却是不肯的。

  我用嘴含了一下。她笑了。

  “笑什么?”我说。

  “像我儿子一样。”

  “再这样说我可生气啦。”

  “哈哈。”

  她笑了起来。当时我们都在客厅的沙发上进行这一切的,这会儿我把李娟抱了起来,抱起了卧室里,放到床上去。李娟看到我换了一张新床,还问:“你买的新床?”

  “是啊。”

  “没想到你还挺讲究的。”

  这样一说,我也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我也不是讲究的人,只是一想到那张床别人睡过的,而且不知道在上面做过什么事,心里总有些不舒服,我对别的事可以将就,对床还是有些挑剔的。

  就譬如说电视吧,三百块钱一个二手电视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反正偶尔看一下自己台里的节目,干的就是这份工作,如果完全不看,显然也行不通。

  李娟问:

  “小袁,喜欢姐吗?”

  “喜欢,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我说的是真话,第一眼看到李娟,就被她身上一种独特的气质所吸引。只是我虽然说的是真话,可是李娟却不相信,以为我是哄她开心,还说我是什么花心鬼,专会哄女孩子开心。我问他:

  “你对我呢,有好感吗?”

  “有。”

  “也是第一眼喜欢上的吗?”

  “是。”李娟有些不好意思地承认了,“只是我比你大八岁,我知道不可能。”

  “大八岁怎么啦?”

  “你不在乎?”

  “一点也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

  其实要说我完全不在乎,那也是假的,跟她上个床,发生一场性关系,当然对我来说没什么,可是如果真让我跟她结婚,过一辈子,我可能还是会犹豫。

  我得承认,男人都是自私的动物,再有,那个时候的我也是太年轻,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也从来不知道责任为何物。

  今朝有酒今朝醉,大概就是我那个时候的思想。

  不过,女人是怕老的,一听说我对她年龄一点不计较,她还是挺高兴的。她说:

  “我看起来老吗?”

  “一点也不。”

  “真的?”

  “真的。”

  大约快到十二点了,我们也抱了好久,我什么事也没做,李娟站了起来,穿好衣服,说:“我要走了。”

  “别走,留下来陪我。”

  “不行,今天已经跟你疯了这么狠了。”

  我笑了。

  其实我自己虽然想着跟李娟发生一点什么,可是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啊。这可才是来A市的第二天啊,我甚至对李娟完全不了解,她是干吗的?为什么家里只有一个小孩,一个保姆,却始终没有见到男主人。

  而且,重要的是,她跟我们台长还认识。

  不过,那个时候我还年轻,因为年轻,所以就胆子特别大,有一种不怕天不怕地的无所畏惧的劲儿。

  李娟穿好衣服,走到门口,我们吻了一下,准备说再见,娟姐说:“说出去人家都不相信。”

  “不相信什么?”

  “我会跟一个比我小那么多的男生这样。”

  “这又怎么啦,男欢女爱很正常的。”

  “是正常,可是我们毕竟是才第二次见面啊。”

  “进展的有点快?”

  “简直太快了,不像真的。”

  “可真实就是这么发生了。”

  “是。”

  “如果有一天,我把这些写下来,写成小说,你说会有人信吗?”

  “你会写小说吗?”

  “不会。”

  “哦。”

  我听说李娟口气里还有一点失望的意思。其实我也是新闻专业毕业的,对于写小说也有自己的研究,读大学时还出过一本书,不过书写得不怎么样,我也不好意思跟人提起。一到网上写东西,我都喜欢不停地换笔名。

  听着李娟的意思,似乎希望我写下来,我说:

  “娟姐,如果有一天,我写下来,你介意吗?”

  “写下来好哇。”

  “真的,你不怕人家会猜出来是你?”

  “不怕。”李娟说,“再说了,这也是对这一段美好感情的纪念。”

  我笑了。

  娟姐,今天当我坐在电脑桌前,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回到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美好光阴,我想,就算你看到了,你一定不会介意我把从前的一切记录下来吧。第三节工作

  第二天早上到办公室,老早就到了。我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是上午八点半,正是上班的时间,可是诺大一个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以为自己来早了,看了一下时间,没有哇。

  正在我疑惑之际,张倩倩走了过来,笑意盈盈的坐在我面前。我说:

  “办公室里怎么没什么人啊?”

  “记者不用签到的。”

  “哦?”

  “只要完成每个月的任务就行了。”

  “哦,这还差不多。”

  叶小琳以前在A市电视台实习,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而我从前在省台实习的时候,由于是实习生,每天还要签到。

  签到之后就是坐在办公室,等着老记者,一口一声地叫着人家老师,跟着一起去跑新闻。

  嘿,现在来到这里,居然不用签到,让我还有些高兴。

  “有什么新闻吗?”叶小琳问我。

  “没有,刚来,还不熟悉。”

  “如果有什么新闻可以叫上我吗?”

  “好哇。”

  “我有新闻也会叫上你的。”

  “谢谢。”

  我笑了一下。

  然后,我们各自加了对方的QQ,坐在电脑前聊天。由于是新来的,我也没打算一下子就拼命工作,这样只会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一个成熟的领导,应该给新人足够的成长时间。

  我正在电脑前胡思乱想,又接到李娟打来的电话:“小坏蛋,起床了吗?”

  “什么啊,我上班了。”

  “哦,现在在办公室里吗?”

  “是啊。”

  “那现在说话方便吗?”

  我不习惯在人多的地方接电话,一接电话就会走出去。这会儿也早就走出了办公室,走到楼梯口了,在这里接电话,不会有人听到的。我说:

  “方便。”

  “中午回来吃饭吗?”

  “不了。”

  “回来吧,回来姐这里,姐做好吃的给你。”

  “晚上吧。还在上班呢。”

  “好吧。”

  然后,又不痛不痒说了些闲话,终于结束了通话。没想到娟姐会主动打电话给我,看来昨天晚上的行动还是效果的,而且,今天晚上娟姐说请我吃饭,大约在吃饭的时候,会发生一点意想不到的事情。

  一想到这些,我的身体又起了反应。

  哎,我真是一个禽兽哇。同时还有些不好意思,好歹也是个大学毕业生,受过高等教育的,为什么满脑子的下流思想啊,看来还是人的本性啊。

  由于刚才跟娟姐通过电话,一想到晚上的事,心里还有些快乐。我这个人,也是藏不住心事的人,心里有什么事,脸上可以看出来,由于我高兴,倒让叶小琳不高兴了,她说:

  “什么事啊,这么开心。”

  “没事。”

  “哼。”

  她还在生气,让我又有些莫名其妙,好在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嘛。

  很快,我想起来了,想起昨天晚上在出租车里,手和她十指相扣的情形,大约小女生以为我对她有什么想法。事实上真没有,她根本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类女生,长得有些粗犷,不像女生,倒像一个爷们,不过,近几年人们的审美发生一些变化,喜欢一些中性美。

  譬如春哥。

  叶小琳问我:“涛哥,你有饭盆吗?”

  “没有。”

  “中午吃饭怎么办?”

  “哦。”

  接着叶小琳告诉我,电视台中午也有食堂,一般情况下在食堂就餐。如果出去采访就算了,不过,饭盆都是自备的,我暂时没有。

  我站了起来,要往外走,打算去买一个。

  “干吗去?”叶小琳问我。

  “去买一个饭盒。”

  “我也去。”

  “你去干吗?”

  “陪你啊。”

  看到小女生如此主动,我也只好答应。看得出来,这个小女生对我还是有好感的,其实我们大约年纪相仿,不过,她家乡就在A市,大学却在另外一个城市读的。毕业后能回到家乡工作,也算是一份不错的工作。

  在超市里选好饭盒之后,付了款,我们一起走了出去。我又看到超市门口有一家麦当劳的快餐店。我想,人家陪我来买东西,我也应该请人家吃点什么。

  我说:“走吧,我请你吃麦当劳。”

  “好哇。”

  没想到小女生倒是十分开心。她去占好位置,我去排队买可乐薯条什么的。由于怕长胖,叶小琳特意交待不要汉堡。

  然后,坐了下来,边吃边聊。

  虽然是上午上班时间,按说大家没什么时间来吃东西,可是麦当劳里永远是这么多人,还真让人意外,不过,吹着空调,气氛还不错。

  “刚才打电话给你的是你女朋友吗?”叶小琳问。

  “不是。”

  “骗人。”

  “真不是。”

  我没想到叶小琳还惦记着刚才那个电话。刚才的电话明明是李娟打过来的,问我起床没有。啊,我早就来上班了,大约娟姐才从床上刚爬起来吧。生活这么安逸,看来娟姐也不是个一般人啊。

  这年头,光有钱还行,还得有闲,有闲的人才是真正的有钱人。娟姐大约是属于这一类。我又想到晚上跟娟姐的饭局。饮食男女,大约吃饭后会做一些男女之事吧。

  我可是很期待哦。

  但是目前这个叶小琳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是喜欢我?我有些拿不准,叶小琳问:“你有女朋友吗?”

  “有。”

  “在干吗?”

  我告诉她,在某所大学里当辅导员。也许我不该说实话,可是我做人一项的原则是尽量说真话,不过,马上也试出来叶小琳真的对我有好感。

  “昨天晚上的事,你还记得吗?”叶小琳说。

  “什么事情?”

  “你不记了?”

  我当然记得,无非是昨天晚上在出租车上跟叶小琳的手十指相扣,这分明是热恋中的男女才会有姿态。果然,我一说出来,叶小琳脸色马上变了。

  样子好像要哭一般。

  我心头倒是一喜,有门,假以时日,这个叶小琳也是我盘中的菜。年轻人,只要有足够的耐心,一定可以拿下的。

  我说:“我知道。”

  “什么?”

  “我牵了你的手。”

  说着,我又把她的手捧在怀里,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她,她的脸又一次红了。我得承认,由于叶小琳说不上太漂亮,我反而有一种心理优势。果然,叶小琳低下了头。

  接着,我站了起来,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叶小琳吃惊地看着我说:“你——”

  “小琳,我爱你。”用的是英文。

  叶小琳有些发呆,我笑了一下,依然紧紧握住她的笑。我心里十分清楚,当一个女生对你有好感时,一定要趁热打铁,抓住机遇,否则错过了这个村,没有下个店。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虽然我本来来买饭盒是为了吃中午饭的,不过,这会儿叶小琳提议去她家里去吃中餐。我还有些担心她家里还有其他人,因为毕竟她是本地人,一家人住在一起也是正常情况。

  叶小琳说:“我一个人住。”

  “哦,那好。”

  然后,我们又一起去了超市买了一大堆积菜,叶小琳说做给我吃。

  其实我对吃并不讲究,不过,人家一番好意也不能辜负,我一向是一个照顾别人情绪的人。然后,在叶小琳家里,虽然只有我们俩人,但叶小琳还是做了一大桌子菜。

  我坐了下来,说:“就我们俩人,太多了。”

  “没事,你第一次来我家吃饭。”

  “谢谢啊。”

  当我正准备开吃时,叶小琳说了一声“等等”又从屋子里拿出一瓶红酒来。虽然我不懂红酒,可是从叶小琳家的摆设来看,这么漂亮的房子,居然是叶小琳一个人住。

  后来,叶小琳告诉我,她家有三处房子,他爸妈一套,她妹妹虽然还在读高中,可是也有一套房子,据说,在省城还有一套房子。时不时去省城玩一趟。

  让我意外的是,叶小琳也是一个千金大小姐。

  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些细节,这都是后来听同事们议论才知道了,当我知道这些时,我已经跟叶小琳发展到“亲密”的关系了。

  叶小琳倒了一杯酒,递给我。

  “你不怕我酒后乱性?”我说。

  “不怕。”

  “如果我酒后怎么对你,你可千万别怪我哦。”

  叶小琳一点也不害怕,还咯咯笑了起来。

  果然,饭吃到一半,我们又吻在了一起,由于在她家里,也没有外人打扰,一对年轻人,也是你情我愿。

  叶小琳似乎有些紧张:“不要。”

  “小琳,我爱你。”

  “我也爱你。”

  “爱是一种心灵与肉体的结合。”

  “不要。”

  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大功告成,没想到,叶小琳倒退缩了,这不是临门一脚的功夫不行吗?

  我不禁有些沮丧,还以为自己功夫多么厉害呢,可以飞快地拿下这个女人,没想到昨天的事,在今天又一次重演,还真让人有些受不了。

  我坐在床上有些发呆。

  “怎么啦?”叶小琳问我。

  “没事。”

  “你是不是有些不高兴啦?”

  “没有。”

  “还有没有,你这个样子,就是不高兴。”

  我笑了一下,不过,由于心情真的很差,笑的也有些不自然,看样子就像是苦笑。本来兴致很高,没想到最后还是没办成,这事真是匪夷所思,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第四节吃饭

  下午,六点钟下班。不过,由于下午接到一个采访,时间拖得有点晚,采访是跟叶小琳一起去的。叶小琳说:

  “晚上一起吃饭?”

  “不必了。”

  “你还在生气?”

  “没有哇。”

  “那为什么不肯一起吃饭。”

  中午的时候,跟叶小琳一起吃的饭,还是在叶小琳家里。然后,依照饮食男女的习惯,吃了饭之后,正打算做男女之事。而且还真的差一点就成了,最后还是没能成事,当时我也挺郁闷的。

  不过,事后早就想开了,这事也急不得,毕竟跟人家还是第二次见面,马上就干了,也太不真实了。

  我笑了:“真没生气。”

  “那为不去?”

  “今天有些累,一会儿还有一个拉网线的,过来给我拉网线。”

  “那好吧。”

  回去之前,我打了电话,叫装网线的人上来。网线接起来也快,接口早就布在门口,不到半个小时就搞定了,我打开笔记本,马上就可以上网了。

  然后,我马上加了叶小琳,在网上聊了起来。

  我一上起网来就没完没了,完全忘记了时间,这时,电话响了,是娟姐打来的:

  “下来吧。”

  “下来干吗?”

  “吃饭啊?”

  “哦。”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上午娟姐说过,晚上要请我吃饭。一天忙下来,差点忘记了。我在网上对叶小琳说:“有空再聊,吃饭去了。”

  “到哪儿吃?”

  “外面。”

  “不如来我家吧。”

  “算了,谢谢。”

  “真不来?”

  “真不来。”

  “好好吧。”

  我关了电脑。一想到叶小琳如此盛情,还真让人觉得有些对不起她呢。不过,去娟姐那里吃饭,吃饭之后,应该会发生一点什么事吧?会不会就作成好事呢?我决定先洗一个澡,一会儿干事也方便一些。

  我敲门李娟家的门,本来以为只有李娟一个人,或者最多有个小保姆,一个两岁的孩子,没想到看到一个老男人,年纪四五十岁的样子。

  我马上明白了,这个男人是娟姐的爸爸。娟姐向他介绍我:

  “小袁,租我们房子的。”

  “哦。”

  我以为娟姐会为我介绍一下他,可是娟姐根本没介绍。只是叫我坐下来,开饭了,然后,一起坐了下来。中年男人问我:

  “在电视台工作?”

  “是。”

  “今年来的?”

  “是。”

  我本来想问他是干吗的。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没问,显得没礼貌。接下来,他问我是否喝酒,本来我不是经常喝酒的,不过,娟姐劝我喝一点,天气挺热的,六月底的天气。也就喝了一点啤酒。

  喝了一点酒之后,娟姐问我:“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我说。

  “他刚来的哪会认识我?”中年男人说。

  “夏生培你知道吗?”李娟说。

  “知道,人大主任。”我说。

  “就是他。”

  “啊。”

  我吃了一惊。夏生培虽然真人我没有见过,可是上班第一天,新闻中心主任就拿来一个单子,市级领导排名,发给我,我还贴在办公桌上。由于干我们这一行的,平时也会去报道领导开会什么的,领导名字不能写错,领导排名顺序不能搞错,甚至给领导的镜头也是有讲究的。

  这个夏生培是人大主任,也是市里四大家领导之一。我今天早上才看到的。

  夏生培也很高兴:“你知道我?”

  “知道,我早上才看到你的名字,以后拍新闻时要注意事项之一。”

  “哈哈。小伙子不错。”

  我站了起来,手持酒杯,说:“来,夏主任,敬你一个。”

  “好,我喝一半,你干了。”

  真是领导的作风啊,我只好一口干了杯中的啤酒。夏主任喝了一半,坐了下来,手伸个过去,冲李娟笑了一下。样子有些暧昧,我刚才还猜测是李娟的爸爸,看来一个姓夏,一个姓李,应该不是这层关系。接着,娟姐两岁的儿子走了过去,在夏主任怀里,叫夏主任“爸爸”。

  我吃了一惊,原来夏主任是李娟的老公。

  吃完饭之后,我就上去了。来的时候还是兴冲冲的,本来以为会跟李娟发生什么特殊的关系,有一个美好的夜晚,没想到人家老公来了。

  哎,真是让人失望。

  第二天早上,上午八点半,我去上班,没想到在楼下又遇到李娟,她正从外面买早餐回来,叫住了我:

  “小袁,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

  “昨天的事,别跟任何人说。”

  “什么事?”

  我有些疑惑,因为昨天李娟的老公夏生培来了,我跟李娟什么事也没发生啊。一想到我曾经跟李娟一张床上,虽然没有真正发生关系,可是她性感的身体,还是让我久久难以忘怀。

  李娟说:“昨天老夏来我这儿。”

  “哦,为什么啊?”

  “别问为什么,以后我再告诉你。”

  “好吧。”

  同时,我更有些疑惑了,不过,李娟说了,以后会先告诉我的,我也再慢慢等一等吧。相信一定会有机会的。我问:“夏主任走了?”

  “走了,昨天后半夜就走了。”

  “哦,我开始以为他是你爸爸。”

  “不是。”

  “后来我知道了,是你孩子爸爸。”

  李娟笑了。她手里还拎着东西,从店里买的早餐,问我吃了早餐没有,我说没有,李娟又拿出一份早餐给我,我推脱再三,最后还是接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还在想,莫非这个夏生培是包的情人李娟,一个人大主任,四大家领导之一,也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包情人,胆子还真不小哇。

  不过,一切没有证,也只是我的胡乱猜测。

  星期五的下午,叶小琳约我一起去游泳。天气越来越炎热了,如果去游泳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我说:“我没有泳衣啊。”

  “一起去买吧。”

  然后,叶小琳又带我去挑了两件泳衣。正在往游泳馆走时,叶小琳又接到一个电话,不过,讲电话的时候,叶小琳可是一点也不客气,说话口气也有些恶狠狠地。

  我吃惊地看着她,感觉眼前这个女人有些陌生,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叶小琳一直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女生,虽然人长得粗犷,但那只是外表的假像,人还是女人。

  讲完电话,叶小琳说:“怎么了?”

  “你怎么这么凶啊?”

  “讨厌的人。”

  “谁啊?”

  “你不认识。”

  “男的?正在追你?”

  没想到倒让我一下子猜中了。叶小琳很有些惊奇,其实也好猜,一般情况下都是这样,女人也只有对正在追自己的男人会如此恶劣的态度。不过,男人还是要挺住,只有挺住了,才能真正抱得美人归。

  我说:“谁?”

  “不告诉你。”

  “那算了。”

  我本来有点好奇心的,不过,叶小琳说不告诉我,我也不好再打听,但我没有好奇心之后,叶小琳还是要告诉我。

  叶小琳说:“我告诉你吧,是我们同事。”

  “让我猜一下。欧阳南江?”

  “啊,你怎么知道?”

  “乱猜的。”

  没想到居然会一下子猜中。其实我也是刚来台里上班,人也还认不全,不过,我记得昨天当叶小琳跟我一起坐在办公室聊天时,从外面进来一个男同事,欧阳南江,他脸色十分难看地看着我。

  我当时心里还有些奇怪,这一下子一切倒好解释了。原来人家喜欢叶小琳,而叶小琳却事事处处跟我在一起。

  嘿,这叫个什么事。

  我说:“欧阳南江不错哇。”

  “我不喜欢他。”

  “你喜欢谁?”

  “喜欢你。”

  “老天,你也太直白了。”

  “怎么?不行吗?”

  “当然可以。”

  “你跑不掉的,我吃定你了。”

  我又笑了。

  没想到我艳福倒不浅,那边美少妇李娟还没搞定,这边的美少女叶小琳。其实叶小琳初看有些难看,女生男相,有点像SHE里的一个歌手Ella.不过,看久了,倒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十分舒服。

  下午的有些热烈,好在这是一个室内游泳馆。由于天气比较热,水里的人还比较多,我早已经下到水中,叶小琳穿着泳衣站在岸上,身材倒还是挺棒的,胸大臀肥,腰还特别细,一看就有一种冲动的感觉。

  我说:“下来吧。”

  她小心翼翼走到水中,我在她耳边小声说:“你身材真好。”

  “是吗?”

  “是。我以前以为你平胸。”

  “我才不平呢。”

  叶小琳还故意把胸挺了起来,不过,得承认,以前叶小琳穿的衣着也有些中性化,所以,胸倒没有显现出来,现在在泳衣下一看,才知道胸器逼人,真是一个不错的尤物。

  叶小琳问我:“怎么啦?”

  “身体有反应了。”

  “不会吧。”

  “不信你摸一下。”

  “不要。”

  叶小琳说不要的时候还在咯咯地笑,我就知道她并没有真的生气。而且,在我看来,她这种笑简直是一种性挑逗。

  我说:“是啊,全怪你。”

  “关我什么事?”

  “只怪你身体太过于性感的。”

  “讨厌。”

  虽然嘴里说讨厌,可是叶小琳还有些高兴。如今这年头,风气也变了,如果在从前,你如果说一个女人性感,人家会把你当成流氓,可是现在如果说对方性感,倒成了一件表场人的好话了。

  我说:“那我还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只要不过份?”

  “让我摸一下你那里。”

  “哪里?”

  “关键部位。”

  “不要。”

  叶小琳说的时候又笑了,还试图游走,不过,她根本不会游泳,我们所在的也是深水区。

  我说:“让我摸一下上面。”

  “好吧。”第五节交往

  在游泳馆里呆了大约一个小时,人也有些饿了,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由于明天是周六,也不用上班,如果有新闻就去采访,我们都没有采访任务,我提议出去吃个饭:

  “我请你。”

  “我要吃鱼。”

  “好。”

  人家说喜欢吃鱼的女孩聪明,没想到叶小琳喜欢吃鱼。我们找了一家餐馆坐了下来,由于是周末,来吃饭的人也挺多。我当时心里想的是,一会儿再跟叶小琳发生一点什么。

  我小声问她:“一会儿有什么安排。”

  “没有安排。”

  “去我家?”

  “好哇。”叶小琳说,“我还没去过你那里呢。”

  “那就去一次。”

  饮食男女,先吃饭,再行男女之事。看来,这个夜晚不会虚度,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把叶小琳搞到手,一想到这些,我心里还是一阵的激动,这个天生尤物,马上就入了我的虎口哇,哈哈。

  吃饭的时间有点长,我已经有些急不可待了。

  我说:“快点吧,我想你了。”

  “好讨厌你这样啊。”

  “怎么啦?想你不行吗?”

  “好像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只有肉体关系一样。”

  “没有哇,我们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肉体关系啊。”

  “我反正不喜欢这样,女人都是讲情感的。”

  “哦,好好。”

  嘿,没想到叶小琳还有如此纯情的一面,而我却只想着把她哄上床,一想到这些,心里还有些惭愧啊。其实要说我有多么爱叶小琳,完全也谈不上。只不过这个女孩子对我好感,我是抱着有便宜不占是傻瓜的心理。

  终于,叶小琳吃完了东西,她站了起来,说:“走吧。”

  “好的,我去买单。”

  叶小琳在一旁等着,我付了帐,两人一起下得楼去。在路口等着打的,这时,叶小琳的手机响了,叶小琳小声对我说:“别说话。”

  “怎么啦?”

  “我妈打电话来了。”

  我只好等着叶小琳接电话。叶小琳在电话里说个没完,用的是本地方言,我不能完全听懂,不过,大致意思是她妈要她回家去,周末了,一家人应该聚一下,这让我心凉了半截。

  没想到,上个叶小琳也不是容易的。

  果然,结束电话之后,叶小琳说:“对不起,今天我不能去你那儿去了,我爸要来接我。”

  “哦。”

  “对不起了。”

  我的确有些难过,因为身体实在很有需要,本来以为可以跟叶小琳发生关系,没想到她又要回家。

  我说:“不回去不行吗?”

  “不行的,我妈说一定要我回去了。”

  “为什么啊?”

  “她说我好久没回家了,怀疑我交男朋友了。”

  “就算交男朋友也很正常啊,你多大了啊。”

  “可是我妈不这么想。”

  本来要劝说叶小琳跟我去,看来,我的努力也是白费的。当时在马路上,由于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我走到叶小琳身后,抱住她,要吻一下她。

  这一次叶小琳没有拒绝。

  我深深地吻了一下她,同时把手伸了进去,叶小琳可能也出于照顾我的情绪,这一次并没有拒绝我的乱摸。

  “不行的,我爸一会儿就来了。”

  经过我一番劝说,本来以为可以拿下叶小琳,没想到最后还是这个结果,这让我有些失望,要知道,我也是没什么耐心的人。

  在黑暗中,叶小琳说:“这样,明天是周六,我过来找你。”

  “说话算话哦。”

  “一定算话。来,拉勾。”

  “好。”

  我们又手指勾在一起。

  虽然我对这种女孩子的小把戏并不当真,不过,叶小琳主动提出明天来为我服务,我也十分期待。再说了,早一天晚一天,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心情一好,又笑了。

  叶小琳说:“你先坐车走吧,一会我爸爸来了,看到你了不好。”

  “天这么黑,你一个放心吗?”

  “没事的,我在这里长大的,不会有事的。”

  “不行,我等你上车了,我再走。”

  看在我如此体贴的份上,叶小琳也十分感动。为了避免叶小琳的爸爸一会来看到我,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联想,我走到不远处,大约十多米的位置,站在那里。在路灯下,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叶小琳。

  没过多大一会儿,来了一辆车,叶小琳上了车去,我才打的回到自己的住处。

  回去之后,我先看了一会新闻,这几天我自己也采了几条新闻,在电视里看一下。然后又去浴室里洗了一个澡才出来。

  由于是周末,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在省城的女友何玲玲,然后,就打开电脑上网。

  这时,听到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我问:“谁?”

  “小袁,开门。”

  听出来了,是娟姐的声音。

  我当时身上就穿了一条内裤,由于天气比较热,上身也是光着的,什么也没穿。我又飞快地套上一件T恤,一条短裤,打开门,看到娟姐站在门外。

  她笑意盈盈地进来了,看起来心情不错。

  娟姐说:“在干吗?这么久才开门?”

  “上网。”

  “上网?不会是看爱情动作片吧?”

  “没有,没有。”

  尽管事实上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显得有些心虚,居然脸红了。我脸一红,又让娟姐信以为真了。看着娟姐不怀好意的笑,我又想到我们曾经在一起,互相拥抱在一起的情形。

  一想起这些,我心情就激动。

  我说:“娟姐,你看过动作片吗?”

  “没有,想看,可是一直找不到。”

  “在网上下啊。”

  “不会吧。”

  “这都不会?”

  “是不会,也不知道在哪儿下。”

  看来,娟姐也这份心思,只是,她的老公夏主任年纪也大了,对于这一套也不太懂。娟姐还对我说,别看夏主任用的也是爱疯手机,可是只会一个打电话发短信,连QQ都不会用,更别说什么玩微博之类的。不过,有时候老夏倒是喜欢用爱疯手机拍一些相片。

  我说:“拍照?”

  “是。”

  “有没有拍你们在一起恩爱时的相片?”

  “你个坏蛋,真的好坏。”

  说着,娟姐还打了我一下。别看娟姐已经三十岁了,可是身材还保持得相当不错。

  只是一想到这个女人是夏主任的情人,我心里也有些打鼓,不确定自己到底要不要付诸下一步的行

  我还在胡思乱想,不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显然,娟姐比我还要饥渴。她笑意盈盈地坐在我身边,丰满的胸部也贴了过来,压在我胳膊上。

  我伸过手去在她胸前摸了一把。

  她打了我一下:“小坏蛋。想吃吗?”

  “想。”

  “不给。”

  说完,娟姐又是一阵笑,娟姐的笑,让我又是一阵心神荡漾,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真是受不了哇。

  她说:

  “你喜欢我啊?”

  “喜欢。”

  “找个片子来看吧。”

  “啊?”

  我大吃一惊,本来以为只是顺嘴说一下而已,没想到娟姐倒是主动提出来要看片,这可是挺让人意外的。不过,想一想也不奇怪了,因为娟姐毕竟是经过人事的,三十岁的女人。

  人家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娟姐就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啊。

  我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我打开电脑,点开一部欧美的片子。

  我说:“娟姐,你喜欢日本的还是欧美的。”

  “有区别吗?”

  “区别大了,欧美人身材好一些。”

  “我要看胸大的。”

  “啊。”

  我有些惊奇地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娟姐,真是神一般的女人啊。以前以为只有男人喜欢看胸大的女人,真没想到娟姐也会有这个爱好。

  我说:“你应该看那个大的。”

  “啊。”

  一开始娟姐没能明白我的意思,我指了一下电脑里,女人嘴里含有着的玩意儿。娟姐马上明白了,明白过后,又打了我一下。

  我们就像一对情侣一样,打情骂俏。不过,我也很享受这个过程。

  我说:“怎么,你不想要吗?”

  “先看一会电视。”

  “好吧。”

  看来,这个李娟,兴趣还是蛮浓的,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跟李娟一起看片子。

  我们头枕在一起,李娟说:“好久没有这种美好的感觉了。”

  我说:“跟夏主任在一起也没有吗?”

  “没有,他那么大年纪了。”

  “哦。”

  “你怕吗?”

  “怕什么?”

  “夏主任啊?”

  其实这件事,如果李娟不提起,我不会怕的。现在李娟主动提及,又让我挺意外的,不过,李娟一付笑意盈盈的样子,我又知道她并没有当真。

  这就好,我是个男人,也得装出一付无所畏惧的样子。

  我说:“不怕。”

  “真不怕?”

  “真不怕。”

  其实说不怕是假的,如果让夏生培知道我搞了他的情人,后果是相当严重的。此时此刻,李娟光着身子,还躺在我怀里。她起来准备穿上衣服。

  我说:“再躺一会儿。”

  她说:“那让我先穿上衣服。”

  “不要穿上,我喜欢这个样子。”

  “那好吧。”

  李娟又躺了下来,光着身子。我把手伸了过去。李娟问我:“我身材保持的还行吧?”

  “完美。”

  “真的啊?”

  “当然。虽然生过孩子,可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真的啊?”

  “真的。”

  “不鬼,说话真动听。”

  娟姐还转过脸来,在有脸上亲了一下。看得出来,女人都喜欢听好话,娟姐也不例外。而且,经过刚才一番战斗,我们的关系好像又进步了不少,形成一种较为亲密的关系。这时,我想到,夏主任跟娟姐那种奇特的关系,就顺便打听一下。

  我说:“娟姐,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计较吧?”

  “什么问题?”

  “你是夏主任的小三吗?”

  “是。”

  我以为李娟会否认一下,因为我问的也比较直接。我的想法,反正我跟李娟已经上了床了,就算问直接一点,应该她也可以接受的,只是没想到,她会以这种坦然的方式就答应是。

  我说:“你这么漂亮,怎么不找个正经人嫁了吧,要给别人做小三。”

  “哎,一言难尽。”

  “说说吧。”

  “你想知道?”

  “想。”

  我一来是好奇心使然,想对李娟多了解一下,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再说了,现在身体都深入了,了解的还是不够哇。二来,我一直有个理想,以后当一个作家,所以,也要体验生活,有影没影的事,也得打听清楚。

  还好,李娟见我感兴趣,就说:“那就说说吧。”

  “详细点。”

  “一言难尽。”

  “慢慢来。”

  接着,李娟讲了她的事,原来,李娟也是在电视台工作过,李娟大学读的正是播音主持专业,然后在我们电视台当主播,实习的。也只干了大约两个星期,就被夏生培看中了,然后,就跟夏生培在一起了。

  我说:“你当过主播?”

  “当过。”

  “那你走在街上,应该有人认识你啊?”

  “没人会记得了,再说了,我只做了两个星期,还没来得及火。”

  我一想,也是,毕竟我们只是一个市级电视台,又不是什么大台,再说了,A市人口也不算多,我们所在的电视台影响也没多大。

  李娟说:“那个时候,夏生培还是宣传部部长。”

  “哦,我也明白了,难怪我们台长也认识你。”

  “别提他,就是他在中间牵的线。”

  “你怪他吗?台长。”

  “不怪,要怪也只怪自己。”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高手租房》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2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