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草根为王小说王建飞刘洁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草根为王小说王建飞刘洁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机遇在招手

  王建飞,今年22岁整。

  四年前王建飞家祖坟冒了烟儿,他像是一匹黑马,从落后的村子里奔了出来,成了他们村唯一的一名大学生。

  今年年初,王建飞家祖坟上又冒了次烟儿,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市里的公务员,光荣地安排进了县委办公室工作。虽然仅是一个小小的科员,但却足以让他们那个一穷二白的村子,沸腾如刚刚烧开的热水。王建飞被村里的乡亲们膜拜成了神,膜拜成了教育下一代的最佳教材。父母的腰板也挺直了好几度,跟邻里邻居说话的音量也不自觉地添了几分贝。

  然而,只有王建飞自己知道,其实他平凡的就像是黄河里的一颗沙子,无官无职,是官场的最底层人士。在这个圈子里,他根本挺不起腰来……

  今年的第一场雪,似乎是比以往来的稍早了一些。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王建飞骑着心爱的自行车往家里赶,县城的公路上已经积了一层白雪,自行车轧雪的吱嘎声和轿车的马达声,汇成一曲感人的交响乐,毫无悬念地衬托着他的贫穷,象征着别人的富有。

  行至县医院门口,王建飞不失时机地停下车子,对着已经冻的有点儿发僵的双手手心里猛地哈了两口气,手指头终于得以活动了几下,然后高频率地搓了搓手,总算是磨擦生热,让他这双已经形同机械手的人手恢复了一定的血液循环。

  短暂的取暖之后,王建飞正要骑上自行车继续赶路,身边一阵急刹车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王建飞扭头一瞧,是一辆红色的马自达,径直停在了他的身边。

  这车王建飞认识,它的主人,是跟他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李光明。

  李光明目前跟王建飞一样,也是光杆科员,没有职务,没有官位。但他比王建飞有潜力,因为他爸是李刚,是县政府的常务副县长。

  李光明打开一扇车窗,探了个脑袋出来。这个油头粉面的官二代,总是留着一个永恒不变的中分头型,一道明显的中线,将那圆圆的脑袋分成两个半球,而且老远就能闻嗅到他头上那过量的发乳味儿,刺鼻至极。

  王建飞两只脚支在地上,冲正要说话的李光明道:“下雪天还刹车这么急,很危险!你开车得注意点儿,别拿生命开玩笑!”

  李光明歪着脑袋捏了一下自己的小鼻子,得意地笑道:“不怕不怕。咱这车有ABS,四轮碟刹,下雪天也不侧滑,不耍尾!安全系数,超高!”

  王建飞‘哦’了一声,实在是无法理解李光明口中所说的‘ABS’和‘四轮碟刹’是什么意思。他猜应该是轿车刹车系统的一种功能吧?

  李光明见王建飞不说话,又开口道:“对了对了,你赶快把自行车扔家里,跟我去一趟银行!”

  王建飞问:“去银行干什么?”

  李光明道:“提点儿MANAY呗,据小道消息称,林书记马上要换新秘书了,咱不得抓紧活动活动?”

  王建飞的心里又是一阵刺痛。这件事他也听说了,但却是有贼心没贼胆儿。他没钱没势,这种升迁对他来说,只能是意淫的份儿。

  王建飞略显尴尬地支吾道:“我没空,你自己去吧。”

  李光明不悦地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多好的事儿!这不,刚买的马六!让你也过过车瘾!坐坐呗王建飞,暖和,有空调。昨天‘大屁股’想坐我车我都没让他坐,我怕他那大屁股把我的车座坐下个窟窿。那屁股一拽一拽的,能甩下一斤肥肉。”

  大屁股,本名乔胜春,也是他们办公室的一个同事,因为其臀部发育的极为庞大,和身体很不协调,因此被李光明贯以‘大屁股’的外号。

  李光明是个颇爱显富笑贫的富二代,因此王建飞觉得这是李光明故意在他面前显摆他的小汽车,用他的富有来衬托王建飞的贫穷。王建飞已经够自卑了,受他这一打击,心比雪还凉。王建飞再哈了一口气,温暖了一下重复冻僵的双手,对李光明推辞道:“我真的不去了,有点儿晕车。”

  李光明皱眉骂道:“你小子太不够哥们儿了!好好好,明哥从来不求人,拜拜,明哥我先走一步!你小子是不是急着回去跟马子办那事儿啊……不过说真的,你女朋友是漂亮,真不知道你小子哪里好,能泡上她……好了,头都快冻僵了,妈的这么冷。不跟你扯了,拜拜,明哥先走一步!”

  他把脑袋缩回车里,关了车窗玻璃,马达声频率增快,小轿车稳稳地驶了出去。

  汽车的排气管下,有一处被融化了的积雪,像是雪白公路上的一块伤疤,也像是王建飞内心深处的一块伤疤,难以愈合。

  小汽车,王建飞也向往。

  当王建飞骑上自己的交通工具,在足有两厘米厚的积雪中起步的时候,李光明的马自达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建飞的身体仍然在跟冷风做斗争,但是他的心却突然间温暖了起来。

  因为王建飞又想到了他的女朋友,刘洁。

  他的女朋友,是一个传说。第二章帅有个屁用

  王建飞骑着自行车,历经艰难的跋涉之后,终于平稳地停在了县城东郊一个出租房门口。

  将爱车锁进大门洞子里,王建飞使劲儿搓了搓手,几乎被冻僵了N次的双手苏醒过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王建飞迫不及待地走进了自己的屋巢,一阵温暖将他彻底地笼罩了起来。

  王建飞租的房子虽小,但至少比外面暖和的多。

  女朋友刘洁下班比他早,她已经做好了饭菜,热腾腾地摆在了饭桌上。

  扑鼻的香气顿勾起了王建飞强烈的食欲,但他还是不忘每天回家的必修课,率先在刘洁脸上亲了一口,告诉她:我会给她幸福,就在不久的将来。

  王建飞就是靠这么一句近乎于‘画饼充饥’的信念,笼住了刘洁这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超级大美女。让她心甘情愿地陪他租住在这间不足四十个平方的破旧平房里。

  每当王建飞在脸上留下轻轻一吻,刘洁总会羞涩地骂一声‘讨厌’。但是王建飞知道,其实,她心里甜着呢。

  刘洁在一家国企啇厦当导购员,他们在去年年底巧然相逢,一见倾心。她拒绝了好几位国企高层的追求,毅然地与王建飞许下终生盟约……王建飞一直以为是他还算帅气的外形成就了这段爱情传说,直到后来才渐渐明白:帅有个屁用,最后还不是得被车吃掉!

  刘洁伸出纤纤细手,轻盈地拍了拍王建飞身上的雪,关切地道:“看把你冻的!赶快吃饭吧,我今天炒了俩菜,犒劳犒劳你!”

  王建飞盯着刘洁这俏美的容颜,心里涌进一股歉意。

  王建飞老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她太漂亮,也太懂事。她在商场里上班,每天都在创造着一阵阵‘观美风暴’,不管是同事也好,还是顾客也好,都把欣赏她的美,作为一种视觉盛宴来享受。当然,因为这个,王建飞也没少担心。一只美丽的金凤凰窝在家里,总担心她有一天会飞走。毕竟,在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比他有钱有势有前途的人,多如牛毛。王建飞有什么资本能留住这个美如天使的女孩儿?

  不过细想起来,刘洁,可真是有些神秘。

  她神秘的像是个外星来客,她身上的诸多长处,足以震撼泰山……

  王建飞和刘洁一起坐下来吃饭,嚼着她炖的菜,格外可口。看着她清秀的面目吃饭,也早已成了王建飞不移的恶习,他总觉得她的脸我一辈子都看不够,亲不够。

  王建飞剥了一根大葱,狠狠地咬了一口,一边嚼着一边对刘洁说道:“洁子,以后每次吃饭给我准备根儿葱,别忘喽。”

  刘洁将饭碗搁在桌上,盯着王建飞笑骂道:“讨厌!你嘴里天天都带着一股大葱味儿,戒葱吧!劝你。”

  王建飞使劲儿地摇头:“不戒。坚决不戒。”

  刘洁叹了口气,倒也随即恢复了笑容,转而冲王建飞问道:“对了王建飞,我听说林书记要换新秘书了,你不抓紧表现表现,争取一下。大树底下好乘凉,这可是个不错的机会。”

  王建飞顿时愣了一下,到口的馒头也懒的去咀嚼了。他盯着刘洁追问道:“你消息怎么总是这么灵通?”

  “因为我用小灵通呗!”刘洁从口袋里掏出那部已经有些旧了的小灵通手机,搁在桌子上。她可爱地一笑,脸上绽放出两个美丽的小酒窝。

  她每每一笑,总会让王建飞感觉到:春天来了。

  王建飞沐浴在她笑的春风里,冲她继续逼问:“到底是谁告诉你的呀!”

  刘洁用筷子挡在自己嘴巴中间,神秘地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道:“你----猜----呢?”

  王建飞皱眉苦笑道:“你什么都让我猜,我又不是诸葛亮,能掐会算!”

  刘洁伸开筷子,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

  “这是在开发你的智商!”刘洁嘻嘻地道。

  王建飞马上还击:“我怎么觉得我这智商被你开发来开发去,全都快变成了荒地了!”

  刘洁扑哧笑了:“讨厌!”

  虽然这样说着,但她却没有继续开发王建飞的智商,而是主动公布了答案:“是林书记的老婆告诉我的!说林书记想换个秘书,换个靠得住的亲信。”

  王建飞顿时愣了一下,心想这刘洁怎么什么人都认识啊?

  竟然连林书记的老婆也认识?

  不得不承认,她的社交能力,比他强的多。第三章女神的高招

  因为有了心事,面对昔日美味的饭菜,竟然没有了胃口,王建飞草草扒了几口饭,把碗往前一推“你吃吧,我饱了。”

  “可别啊!我做了那么多,你不是号称八大碗吗?”刘洁停止了咀嚼,瞪大眼睛看着他。

  “没有胃口。”王建飞掏出一颗烟,刚想点上,看看刘洁,赶忙又把烟放回了原处。

  “是不是因为秘书的事想不开啊?”刘洁看出了猫腻,在她面前,王建飞就像一个透明人,没什么事情能瞒得过她。

  王建飞重重的点点头:刚才回来的路上,我碰到李光明了,人家已经在行动了,说要去银行取钱,再说人家他爸是李刚,副县长啊!

  唉,我已经想通了,就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小公务员吧!这已经很好了,家里不知道有多少羡慕呢!

  说罢,王建飞离开餐桌,仰躺在床上,屋子太小了,根本没有什么活动的空间。

  “你就这志向啊?算我看走了眼,当初我还以为你是一只绩优股,现在看来,你是一只彻彻底底的垃圾股。”刘洁放下手中的筷子说道:“刚才说你需要开发智商,你还不信,人家走钱权路线,你就不会想想别的法子啊?”

  “别的法子?还能有什么法子,说实话,我也想竞争秘书一职,可是跟他们的悬殊太大了。人家是有钱有势,咱是要啥没啥,有什么资格跟人家争?”王建飞长出一口气,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你笨啊,正面不行,就不能来个旁敲侧击?”刘洁来到床边挨着王建飞坐下。

  王建飞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旁敲侧击,怎么个击法?

  “要想知道啊,得答应我几个条件。”刘洁扮了一个鬼脸。

  “那还是算了吧,我不听了”王建飞重又躺回床上。

  “哼,不听拉倒,谁愿意告诉你。”刘洁气哼哼的站起来要走。

  “别别,我听”王建飞一把拉住刘洁的手:“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

  “条件嘛,我还没想好,不过这笔账得给你记着。”刘洁歪着头说道。

  “没问题,随时恭候,快说说,怎么个旁敲侧击法?”王建飞迫不及待的问。

  “让我想想”刘洁歪着脑袋,眼珠子不停地转动。王建飞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我想到了..”大约过了三四分钟,刘洁忽的一下站了起来。

  “快说说。”

  “方法就是.....”刘洁趴在王建飞耳边低语几句。

  “这能行吗?”王建飞一脸的不相信。刘洁说的那个人,他根本没有见过,更别提能够说上话了。

  “听我的,没问题。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刘洁一脸的胸有成竹。

  虽然不知道刘洁的办法有没有用,但王建飞的心还是宽松了不少。他一直很佩服自己的女友,在她身上,总有一种神秘的感觉。

  “老婆,路上慢点。”王建飞抱了一下要去上班的女友。

  “讨厌,谁是你老婆。”刘洁轻轻的捶了一下王建飞的胸膛,开门出去了。

  “哎,记住昨晚的话,要对自己有信心。”刚刚出去的刘洁又推门进来,还冲王建飞做了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

  “我会的。”王建飞用攥紧拳头手在脸前晃了晃。刘洁笑着出门了。

  快八点的时候,王建飞穿上厚重的外套,骑上他的两轮,向县委进发。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吹着,不时的向他袭来。

  李光明此刻应该坐在那漂亮的小轿车里吧?肯定不用挨冻的。唉,什么时候咱也能有自己的小车啊?这样想着,王建飞脚下加快了频率,虽然坐骑不咋地,好得也为他立下了汗马功劳,风里来,雨里去,没少下力啊!

  赶到县委大院的时候,已有三三两两的人陆续的往楼内走去。王建飞在车棚放好车子,加快脚下的频率向着温暖奔去。

  有暖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楼内的温度可比外面强多了,王建飞摘下手套,搓了搓几乎没有了知觉的耳朵。

  王建飞来到办公室,还没有来人。上班后,王建飞坚持每天第一个到办公室打扫卫生,这一坚持就是一年。

  王建飞很熟练的拿起抹布开始工作,当他擦到李光明的桌子时,他犹豫了。今天,他不想擦这张桌子。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犹豫,一年多来,李光明没有跟他说过一次感谢的话,好像这就是他应该做的,这让王建飞很是郁闷。

  但是,王建飞的犹豫只持续了几秒钟。他手中的抹布又开始工作了,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哟,兄弟,来这么早。

  来人是红色马六的主人李光明,王建飞搞不明白,一个大老爷们,为什么要开一辆红车。不过,王建飞很快明白,这不是他操心的事。

  “兄弟,你擦桌子,地面的工作我包了。”李光明一反常态的拿起了扫帚。王建飞竟有些不适应,不过,他很快弄清楚原因了。是秘书的事,在这个节骨眼上谁都想好好的表现一下。这多亏了刘洁帮王建飞开发智商,要不然,他还真想不到。

  “丫的,你们都来这么早。”不用看人,听声音就知道,这人是乔胜春,也就是李光明口中的大屁股。这下,王建飞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

  乔胜春可是县里有名的纨绔子弟,老爷子是县里出了名的富商,单单一个怡新苑就让他赚的盆赢钵满。这一次的秘书之争,相信乔胜春也不会坐以待毙。

  虽然,刘洁给自己出了主意,但是看到李乔二人,王建飞再次失去了信心。他把抹布往李光明的桌子上一仍,开门出去了。第四章再次心灰意冷

  “哎,你说这小子那根筋断了,怎么一句话不说走了?”乔胜春纳闷的看着李光明。

  “他看到你小子就烦,能不出去吗?”李光明调侃道,手里的笤帚有一搭没一搭的划拉着地面,一看就不像劳动人民。

  “烦我,我看是烦你吧?”乔胜春也不甘示弱。

  “哈哈,我看不是咱们的原因,应该跟他马子有关。“李光明眨了眨眼睛。

  “靠,你丫的别装逼了,快说,整的人痒痒的。”丫的是乔胜春的口头禅,三句话里有两句得带上这个词。

  “想知道啊,来。”李光明伸出两根手指做了一个夹烟的动作“先说好,我要里面口袋的。”李光明见乔胜春掏烟,又补充了一句。

  乔大屁股贼的很,他身上装有两种烟,外面衣兜里装着一支笔,里面衣兜里装着苏烟,如果是见到一般的同事或者朋友,他就拿一支笔,如果见到领导,他就拿苏烟,可谓,狡猾至极。

  作为一个副县长的儿子,李光明倒也遗传了父亲一部分优秀基因,在为人处事上虽然很油,却也圆滑。在这点上,乔大屁股就不行了,没有遗传到父亲的优良基因,虽然家境富有,却处处打小算盘,人际关系搞得一团糟。

  听到李光明的话,乔大屁股极不情愿的掏出了怀里的苏烟,拿出一根递给李光明,李光明伸手接过烟,掏出打火机点上。

  “哥,快说说,怎么跟他马子有关。”乔大胖子凑到李光明面前,对于刘洁,有些时候,他比王建飞都关心。

  “我觉得有两个原因”李光明一脸的高深莫测“一个是昨晚王建飞没把他马子喂饱,人家没让他上床睡觉,另一个就是他马子的大姨妈来了,没能替王建飞消火,搞得王建飞寂寞难耐,你说是不是?”

  “哈哈,你小子真能整,这种事你都能想得出来”乔大屁股咽了一口吐沫“不过,你别说,刘洁真他妈漂亮,也不知王建飞用什么手段把她搞到手的。”

  “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她是不会看上你的。至于我嘛!我看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啊?哈哈”李光明的一脸的淫笑。

  两人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谈论着王建飞的女友,一点也不怕王建飞会突然闯进来。

  王建飞出门后并没有走远,他来到走廊尽头的卫生间,掏出一根烟点上。乔李二人的反常举动,让他很是郁闷。

  没有任何背景的他,只能在工作中想办法突出自己。于是,他每天都早早的来到办公室,打扫卫生,打水,等他忙完的时候,同事们开始陆陆续续的走进办公室,然后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劳动成果。

  现在看来,这个机会也将会失去。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资本能跟人家比。想到这,他狠狠的掐灭手中的烟,顺手扔进了小便池。

  屋漏偏逢连阴雨,王建飞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动作,也会给他带来厄运……

  第五章上司的权威

  事怕赶巧,人怕凑巧。王建飞没有想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动作恰巧被正在蹲坑的林书记看到了。

  林书记当时就想叫住他,无奈,自己正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只能任由王建飞离开。

  回到办公室的林书记很是恼火,自己三番五次的在会上讲,要注意言行文明,这小子竟然拿自己的话当耳旁风,岂有此理。想到这,林书记拿起电话拨向办公室...

  “林书记,您找我。”办公室杨主任接到电话后急匆匆的来到林书记的办公室,在电话里,他听出林书记有些不高兴。

  杨主任,姓杨名兵,因其头发稀疏,人送雅号:中央不长。做了五年县委办公室主任了,虽说是县委常委,却有一肚子苦水,伺候人实在不是一件好差事,有些人巴不得能得到这个位置,杨主任却想全身而退,干了五年了,别人只看到了风光,可是谁又曾知道他的辛酸。

  “前一段时间,我们倡导的言行文明,你觉得推广的怎么样?”看到杨兵进来,林书记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慢条斯理的问到。

  “这..推广的还不错”杨主任摸不清林书记的真正意图,只能报喜不报忧,当他看到林书记眼中的不悦时,他马上意识到,一定是林书记看到了什么或是听到了什么不文明的举止。想到这,他马上补充道“但有一小部分同志,还不能严格要求自己。”

  看到林书记的态度稍有好转,杨兵知道自己这一次又赌对了。

  每一次跟领导说话,都像是在赌博,领导们不会把话挑明,而是让你自己去猜,这是最折磨人的,如果猜对了,算是你运气好,如果猜错了,恭喜你,中奖了

  “这样的同志还要加强教育啊!作为一名国家公务员,要时刻注意自身的形象,吸支烟不是不可以,但不能随便扔啊,办公室那个小伙子,看起来挺精神,做起事来,却不怎么漂亮,我看应该好好教育一下啊!”林书记说完话又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杨兵。

  “是,林书记,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去做。”杨兵抹一把头上的汗,虽说是冬天,杨兵的额头上却布满了细细的汗珠。伴君如伴虎啊!这个林书记来的时间不长,相互之间还不是很了解,杨兵实在琢磨不透林书记的心思。

  “好了,你去吧!做工作要细。”林书记冲杨兵摆摆手,杨兵如获大赦,赶忙关上门退出来。

  刚才林书记一说,杨兵就知道了是王建飞干的。办公室能称得上挺精神的,也就是王建飞,乔李二人虽然家境不错,长的却不咋地。杨兵边走边想,说实话。他挺喜欢王建飞的,精神、勤快、还挺会说话,就是不大会来事,可能跟家庭背景有关吧?唉,这个小伙子平常表现不错,怎么会被林书记逮个正着呢?

  这样想着,杨兵来到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门口,在办公室,还是很有权威的。几个人见到他,马上都站了起来。

  杨兵在他们脸上扫过,最后落到了王建飞的脸上:小王,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说罢,转身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王建飞不知道为什么会叫他,一下子愣在那。进杨主任的办公室,有两件事,一个是好事,一个是坏事。王建飞不知道,今天等待他的是前者还是后者。

  直到李光明叫了他一声,王建飞才缓过神来,快步走向杨主任的办公室....

  “杨主任“王建飞怯生生的站在杨主任的办公桌前,在他面前,王建飞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胆怯。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杨兵,王建飞都会想到自己的父亲。在王建飞的记忆中,父亲总是板着一副面孔。冷酷而又严肃的表情,让人不敢接近。而杨主任给他的,也是这种感觉。

  在下属面前,杨兵从来没有过多的废话,说话向来简单明了。他直接给王建飞说了事情的原委,虽然说得慢条斯理,王建飞却听得心惊肉跳。

  领导的话就是圣旨,关于倡导言行文明的事,王建飞怎会不知?没想到自己会撞到枪口上,而且是县委一把手的枪口上:主任,这..这怎么办啊?王建飞急得满头是汗。

  “我觉得林书记也不是那种特别不好说话的人,你应该认真的承认错误,最好能自己去一趟。这本不算什么事,但是领导一关心,就是大事了。这件事你一定要处理好。特别是这个时候。”杨兵越过桌子来到王建飞面前,轻轻的拍了拍王建飞的肩膀。

  王建飞明白杨兵的“特别是这个时候”指的是什么,他机械的点点头。

  “好了,你去吧!”杨兵冲王建飞摆摆手,回坐到自己宽大的皮转椅上。

  “兄弟,不(部)长找你干什么。”王建飞一进门,乔李二人马上围上来。两个人心里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他们不知道杨兵找王建飞是不是为了秘书的事,心里一直着急着。见王建飞回来,想马上知道答案。

  “没什么事,主任说这几天要注意自身形象...”王建飞不想让人家看笑话,胡乱编了一句。他不知道,胡乱编的一句话让乔李二人慌了手脚。

  “注意自身形象”这是领导关心啊!领导关心意味着有好事啊!乔李二人闷闷不乐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王建飞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现在想想还真像刘洁说的,自己的智商需要开发。唉,怎么办啊?

  三人想着心事,办公室出奇的静,可惜的是,这份安静并没有保持多长时间....

  安静是被手机铃声打破的,手机的主人是王建飞,当手机响到第三遍的时候,王建飞才醒过神来:喂,你好。

  “咦,我打错了?”手机里传出一个女声,通话中断了。

  王建飞刚想把手机放下,谁曾想,它又响了。王建飞看了一眼,是女友刘洁的:“喂,老婆”

  “讨厌,刚才说什么你好,我还以为打错了呢!是不是脑子坏了啊?”刘洁笑哈哈的说道。

  “没有,刚才我没看是谁打的,直接就接了,有事吗?”王建飞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刘洁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能,能当然能,我的手机为你全天候开机。”王建飞赶紧道歉。

  “好了,不跟你说这些没用的了,你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我有事找你,一定要快。”说完这句话,刘洁不等王建飞有所反应,就挂断了电话。

  外面天冷,上班时间,还要请假。这些理由被王建飞统统抛在脑后,他知道刘洁是什么性格,如果不是重要的事,她是不会这个时间让自己过去的。

  想到这,王建飞腾地一声站起来,向门外冲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草根为王》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2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