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玉罗刹小说顾枫肖罗宇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玉罗刹小说顾枫肖罗宇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囹圄(一)

  车子缓缓地靠近,人影慢慢地清晰起来,她应该是刚刚完成舞蹈课,长发依旧高绾成髻,雪纺连衣裙随风轻舞,两条雪白的小腿若隐若现,正在低头玩手机,侧面看去,修长的颈项微弯,小尖下壳儿成一道优美的弧线,整个身形婀娜多姿,彼时她身后三三两两的行人自然成了她的陪衬。

  车子靠近,她专注于她的手机,唇边还荡漾着俏皮的笑意。瞬间风起,被卷起的她的身影消失在车里。他的怀里多了份柔若无骨的香。几分钟后,他轻移开捂住她口鼻的手掌,她安然睡在他的肩头。长长的睫毛密密地覆盖在眼睑,肌肤如瓷,红唇微抿,弯弯的锁骨,果然赏心悦目。目光扫到她的脚踝,一只白白的脚玲珑剔透,精致的鞋子只剩了一只……

  “阿有,掉头回去!”他命令道。

  “爷?”司机吃惊,却立即执行了命令,他的命令从来只讲一次。

  车子开近她曾站立的地方。他下车,从容不迫地弯腰从地上拾起一只精致的鞋子,阿有从侧镜里看得目瞪口呆。这是他,也只有他才会做。

  顾枫醒转在一间明亮的大堂,亮光让她完全不能适应,本能地想用手捂眼睛,才发现双手被缚,嘴上也被缚着丝带。终于强睁双眸,全然陌生的环境,全然陌生地立着十几个黑衣人。窗外已是夜色如墨,她不禁打了个寒战。

  “她醒了,二少爷。”一人俯首恭敬地对背对她坐在靠椅上的男人。

  “二哥,带她过去吧,正堂派人来催过数次了。”一个急吼吼的声音。

  所有人都未拿正眼看过她一下,一律肃立等候那个靠椅上的人发话。沉吟片刻,那男人回视过来,强光下看不清容颜,只觉得一种凛然的冷气扑面。

  “带她回我房间。”干净利落。

  “二少爷?”三四个人的诧异。

  “二哥,不行,爹说……”

  “老三,我的话你听不懂?”他的声音很冷。

  “可你,你,从不带货回你房间。”急吼吼的声音委屈道。

  “二少爷三思。”一个年龄微长的开口道,“陈老板和顾老四都不好惹,他们火并,我们收利,现在陈家出大价钱买货,我们只消送货,一旦货在这里出了事,等顾老四找上门来……”

  靠椅上的男人拧眉,“照我的话去做。”起身,先行,颀长的身材步履从容,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于是有人来给顾枫蒙上黑巾,牵她手上的绳子,弯弯绕绕好久,推开一扇门。眼上的黑巾被撤了,一片黑暗中光亮顿现。甫一站定,便被吓到,一只黑豹扑面而来,她的心扑通狂跳。再一定睛,原来是迎面墙上的一幅画,豹子通体黑得发亮,优雅地卧在岩石上,虽趾爪尽收,一双眼却机警敏锐,斜睨傲视前方,具有极强的穿透力,因而整之黑豹呼之欲出,蓄势待发。太刺激她的视觉了吧,顾枫看住。良久以后,终于周身觉得冷下来,慢慢地环视房间,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他,这男人是冰山吗?十米开外也能散发出如此强大的冷凝力。他坐在那,盯着她,仿佛已经很久,那目光穿透了她,竟与图中的黑豹极为近似。他走近来,手指轻松一勾,她手上的绳索悄然脱落,似乎只在她身后一晃,她嘴上的丝带就到了他手中。“如果你聪明,不要企图逃跑或反抗,否则自取其辱。”冷冰冰的一句话搁下了,她不意外。应该午夜了,她又累又饿。 囹圄(二)

  顾枫活动了一下手腕,抬眸,正对上他的脸。这次他离得近,她看清了这张脸。棱角分明,如大理石雕出的一般,修眉挺鼻薄唇,锋芒毕露,咄咄逼人,但每一条曲线又都近乎完美地呈现。一双眸冰冷但确确是美目,如流星逐皓月般皎明深邃。她看呆了,花痴了。帅哥酷弟不是没见过,他岂是帅和酷能形容的,如此硬冷的男人,却堪称一个绝世美男。

  “看够了”他对她的花痴毫不意外,接下来冷冷地命令道;“去洗澡。”

  洗澡?顾枫吃下一惊,右手已被拖住,他的手很有力,将她拖到另一个房间前,拉开门,是浴室,超大的浴缸水汽氤氲。骇住,她抬眼看他,一张没有表情的脸。这男人显然没有回避的意思啊。腾地脸红,心下羞愤。

  “你习惯不洗澡?”他挑衅,又或者是戏弄。

  情知反抗无用。阶下囚能忍则忍。她闭上眼,觉得水温也还舒服,除了客观存在的一双眼。也许怕她睡了,那声音自头顶来“出来!”他居然为她撑开浴袍,她穿上去。

  “转过身去,没我的命令不许回头。”

  饶是顾枫修养再好,也只想爆出一句“你神经病啊。我回避还不及!”他自是不想她脱离他视线之外,即使在洗澡时。顾枫笔直地背立,私下想既是囚犯懂规矩也是操守吧。他看上去蛮自恋,不过她对男人不好奇。心里瞬间翻腾出江一帆的名字来,帆哥接不到她一定急坏了………

  一只铁臂毫无怜惜地揽紧她的纤腰,被动地进入了一具男人味十足的胸膛,他穿着睡衣站在她身旁,高出她大半个头去,眼角余光的俯视已让她感受到他对她刚刚的神游的不悦。穿着浴袍以如此暧昧的姿势靠近一个男人,顾枫的挣扎换来他更紧的束缚,她不得不用手试图推开他的胸膛,尽管徒劳无用。如果刚刚对他执意带回她尚有分感激的话,下一个担心成了他会对她做什么,显然这男人不同一般人的思维方式,他好像觉得对女人可以很随便。他是绑匪,她还能指望他好到哪去?

  其实对绑架这事她不陌生。依稀仿佛记得很小的时候她和四哥就被人挟持过,关在一间小黑屋里,当时两个孩子抱团取暖,依旧瑟瑟发抖,四哥抱着她只是说“不怕有我”,其实他不过比她早落地一分钟,从母胎中算起注定了四哥与她一辈子的福难同担当。记得当时来救他们的是个特别好看的叔叔,他拉开门强光在他背后,宛如救世主一下子照亮了两个孩子的世界。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那么好看的叔叔,后来她知道他是他们的生父。是否由于这一幕,虽然是四岁才回到生父身边,多年来他们兄妹都与父亲很亲近,不似大哥那么抵触。今天此刻爸爸和四哥恐怕要急了。

  女孩的神思飘忽,她有惊讶有疑惑,独独没有恐惧和慌乱,面对意外、折辱,从容淡定,抵抗中带着淡淡的优雅和高贵,的确有点意思。男人微微地翘起唇边,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如果她此时抬眸注意到了,又该是怎样的花痴。囹圄(三)

  豹图下一张超大的床,顾枫已被掼到了床上,舒适的床垫和他带给她的不舒适的感觉。他有着恶作剧般的兴奋,压在她身上,浴袍浅浅裸开,透出一弯锁骨,看她终于皱起眉,下一刻迅速抬腿大力踢向他,可惜她不知他是谁,忍着腿上的剧痛听下他来自头顶的严厉:“你忘了我说过不要试图反抗。”这等龌龊男居然也配有如此好皮相和好声音,老天不公!这男子非常人,放弃反抗、图谋他路,顾枫脑子里顷刻转了几道弯。看她因疼痛霎时浮上眼的泪意,慢慢地全收了回去,剩下一双明亮水眸,大胆地映着他的俊颜,独特的倔强,不是屈服了倒是在想怎样不被占了便宜吧。“高贵的小狐狸!你听话最好!”他放开了她,却也无半分怜香惜玉,将她往大床里推了推,自己在外侧从容躺下。一忽儿,他抻起云被将两个人覆上,头顶的灯也灭了,一切归于安然。这就同床共枕了!顾枫喘口气,不然睡哪里,好在床足够大,而她也的确累了。

  准确地说顾枫是被饿醒的。从被劫持到现在已经12个小时滴水未进了。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旁边当然无人,她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吃饭的问题怎么办?直觉告诉她,走出这个房间会有危险。穿好衣服,环视豪华的房间,超大落地窗外是一望无际的茵茵草坪,豪阔的地盘一览无遗,室内物品从大家具到小摆设无一例外精致考究,要命的是都不能吃。自诩不是个爱饿的人,此刻对食物的向往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这房里唯一和嘴沾边的是酒柜,面对着昂贵的名酒,她却欲哭无泪。

  饿了当然会冷,一大早晨冷飕飕的。不对!女孩回眸,果然,那座移动冰山回来了。湿漉漉的发梢,正在系袖口的扣子,一件修身白衬衫领口释放出细细的性感,一双美目冷冷地扫了她一回仿佛就明了她的想法:“随我来。”他前头走,如行云流水,这男人还有一副好身材!推开相邻的小门,是个小巧的饭厅,绮栏雕花的桌子靠着窗口,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早餐。顾不上形象了,她从未吃过这么多早餐。所有感觉补回来时,顾枫抬头,对面的男人只动了简单的面包、煎蛋,此刻修长的手指正握着牛奶杯,眯起眼,极像豹子,居高临下地审视她。

  “你不想知道这是哪里?我会关你多久?外面怎样了?”

  他想告诉她自然会说,不想,问了也没用。她将头转向窗外,这里的窗外树木葱葱、繁花紧簇,又一番别样景致,这样大的地界,她知道如果他们不放她,她走不出去。这是普通的一天,她是公认的乖乖女,翘个课虽不寻常,但也不至于有多吸睛。

  “比如你父亲,比如江——一——帆!”他托长说出那个名字后,明显看到她的震动。她极力扭头看向窗外,黑瀑布一样的长发遮住半张脸,小巧的尖下壳微微上扬,这是在意,却不想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丢了尊严。不是不好奇,只是不求助。对敌人不懂示弱,他是敌人吗?男子生硬地摔下餐巾,离席而去。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她突然觉得窗外的繁花有些寂寞。那些隐藏在心底的怕该对谁说?囹圄(四)

  时光有些难捱。他的房间没有任何可以让她赏玩的东西,昂贵的家俱除了体现冰冷的高档以外,无甚了了,一如他的人,冷清寡淡。好在早餐吃得饱,看夕阳西垂,才试着推开饭厅的小门。

  “你肯出来最好。”饭厅的椅上坐着个年轻人,“走吧,我带你出去。”一拍手间进来了两个黑衣人,一个利落地反剪她的双手缚住,一个给她眼上蒙了黑巾。昏天黑地,不知走过多久,只觉得进了一个人声鼎沸的房间。有人微咳,室内一下静了。

  “爹,人,我带来了。”年轻人讲。有人解开了她的黑巾。约有数十双眼睛齐齐地盯着她。

  “干得好,老三!”正中一个虎虎生威的中年人起身,走进她,手中的烟斗杆抬起她的下巴,眯起眼细细端详,“果真是个美人儿!”

  “济哥,她就是周晓逸生的那对龙凤双胞胎里的女孩。”有人补充。

  “哦”意味深长地,转过脸来目光凶狠“颠倒众生倒是家传的。”一边无比厌恶地:“老三,带上几个弟兄连夜给陈家送去。”

  “济哥,二少爷……”有人小心地探问。

  老三洋洋得意道:“二哥一整天和小尤太打靶狩猎,这会正在她那喝花酒呢。没有爹的命令,谁敢跑到他的禁宅要人,那个房间小尤太都没进过,他是金屋藏娇呢!”

  “你哪那么多废话,先把事情办妥!”济哥喝道。

  “得令!”老三走进来,目光有些轻浮地扫上她的脸,低低地“如花似玉啊,哥哥还真想亲亲。送到陈家你还不知会被怎么样呢!”一群人哄笑起来。顾枫狠狠地别过头去,老三的手一把拧过她的下巴,挺着嘴就要亲上去。女孩躲不过,人已被野蛮地搂在怀里。

  “放手!何时轮到你碰我的女人!”冰冷,却如天籁。

  “我只是按爹……爹的意思办……办。”老三结巴了,“唉呦……”只见他甩开顾枫,左手握住了正在流血的右手。“爹……爹,二哥他伤我。”横空飞出一只烟斗,似乎在那男人胸前一点,尚未看清,烟斗已又稳稳地回到中年人手中。

  冰冷的男子走近前,俯身拾起落在地上的一把小飞刀。抬头望向正中座位上脸色铁青的中年人,沉稳地开口道:“父亲,得罪顾老四不明智,所以我才临时换了人,而留下她。请父亲三思!”

  中年人鼻子一哼,不屑一顾,起身,早有人拉开大门,前呼后拥地离开了,老三也哼了一声,气咻咻地跟着走了出去。瞬间,偌大的房间只剩了他两个人。男子近前一抬手,顾枫的眼上立刻罩上了黑巾,随即手被人拖住,踉跄地跟上他的脚步。

  囹圄(五)

  回到他的禁宅,摘了黑巾和缚绳,短短数十分钟惊心动魄,一切竟那么熟悉和亲切。他并未理睬她,只扔下一句:“饭厅里有吃的!”经过这一吓,再镇定如顾枫,其实腿还是软的,更何谈有食欲。不过既然他开口了,勉为其难地记起她可能没吃饭,她不太好弗意,慢慢地向饭厅走去。饭厅的记忆并不好,不过晚饭一看就是精心布置的,很是可口。

  再度踱回房间,室内药香袅袅,那男子赤着上身背对着她正在研磨一钵,后心正有一点点血迹渗出来。

  “我来帮你吧。”她开口了。第一句话。他的身形微微一动,倒毫不客气,直接将药钵向后递过来。钵底一抹软软的墨绿色糊状物有点像面膜,散发着天然的清香。钵精致,小勺也精致,不过似乎男子的肌肤更精致,恰到好处的小麦色,肌肉结实健美,肌理细腻光滑,倒是很有自恋的资本,怎么看都养眼。药体涂上去,很奇特地没入肌肤,而他的身体轻微一斜,应该是疼的,让她没来由地心底震动,这伤多多少少地因她而起吧。愣神间,男子转过身。顾枫的脸已染上了淡淡的红晕,如此近距离接触一个陌生男人是头一次。他拿下她手里的钵,缓慢地迫近她,她步子凌乱地节节后退,就是忘了逃。眼光哪里敢直视他,向下瞧见的是他腹部分分明明的六块肌,以及腰际的人鱼线,又慌忙抬头向上,那一张奇美的脸孔,一双动人心魄的美目……无意间她已退无可退。

  记忆里只剩了片段。头顶的声音让她打了个冷战:“你不是第一次?”理所当然的质疑。他还问得出口这样的话?顾枫瞪大眼睛,匪夷所思,一下子全清醒了,不觉又羞又气。

  站在水蓬头下,水涤荡过身体,顾枫蜷缩在墙角,简直无颜至极。壮肥胆儿,才敢走出来。那男人已平躺,冷淡淡地:“你和江一帆有过,为什么不早说!”

  就算她是囚犯也有尊严的,他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她吧!“是你绑架我,是你侵犯了我!”她气极。

  “那又如何!”他眼皮都不抬一下。仿佛她不再是少女对他就是不敬。

  “不可理喻!”她觉得对他讲话不过徒劳。气愤、伤心、绝望,甚至到极致的恐惧,毕竟十八年,她养尊处优,被家人呵护在手心。而他羞辱了她不说,还让她有苦说不出。她努力仰起头,不让眼眶里的泪落下来。快速地冲向大门,他比她快,不期然地撞进他胸膛,她条件反射地跳开,身子还是跌在他的铁臂上,被他拉到了怀里。“你放手,不要再碰我!”她大吼。

  似乎出乎他的意料,他玩味地看她,眸底泛起怒意。“我绑回来的人,我想怎样就怎样。”

  她挣扎着,却如何是他的对手。他向她身后一握就反剪了她的双手,用身子将她抵紧在门上。“开始不听话了,小狐狸。你有胆走出去!凌迟你的大有人在。你以为你有几成胜算。”

  “不用你管。”她的泪已不受控地流下来。她一下子失掉了锐气,坚持了那么久,不过还是个小女孩。家里父亲最疼她,大哥护着她,四哥顺着她,江一帆更是连句重话都不曾说过。仅仅一天,她从天堂跌进地狱…………

  原来梨花带雨形容的是这等美貌,很具有杀伤力。

  他想都没想,俯头……落在她脸上的唇瓣,微凉,他拭掉第一滴泪,惊了她的哭泣,没有片刻迟疑,他覆上了她的,不及她扭头,他的大手擎住她的后脑勺,用力一吸,似有魔力,让她不甘示弱地吸了回去,来来往往,直到她的脸色由白转红。

  良久顾枫微侧开头,大口呼吸,早被他松开的手指下意识地推抵他压在她身前的身体。果真脑子又被驴踢了,会接他的……。他凝视她的表情,她精致的小脸不是一般的懊恼,诱惑人不自知。他的头向她的方向偏偏,唇贴近,身子贴近,“别!”她呼出一个字,抵抗得矛盾而可笑。男子勾起唇边,漾出个笑容,如春花般绚烂,如冰雪消融。虽转瞬即逝,却足以摄人。

  男子牵回女孩,顾枫理不出纷乱的情绪,他自有蛊惑人心让人迷恋的气质,又那样喜怒无常琢磨不定。他的气息萦绕,想自控好难,挣扎变得无力。

  “你不喜欢?”他擦着她的耳际,声音性感慵懒。

  喜欢不就代表羞耻吗?“放过我。”变成了这样一句。

  “我为什么要放过你?”生硬冰冷了许多。不待她回答,他加大了力道,他生气了!

  生气的后果就是狂风暴雨,足令她倦怠地睡到第二天早晨。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玉罗刹》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2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