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总裁宠养娇妻小说严未浠穆单渊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总裁宠养娇妻小说严未浠穆单渊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001 章 宝宝腰要断了

  包厢的门毫无预兆,推开。

  砰!

  礼花弹砰的一声弹开。

  无数的彩纸与彩带自空中飘散,五颜六色色彩斑斓,在昏暗的灯光的折射下,透着美丽的光芒。

  身材娇小的长发女生大步跑进。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严未浠手舞足蹈,满心激动的大跳啦啦舞。

  出国三年的闺蜜终于回来,严未浠激动的整晚未睡,创造了这套啦啦舞,甩着一头飘逸的长发,一边欢迎,一边跳的正欢。

  包厢内的气氛却渐渐凝固,变得诡异、冰冷……

  严未浠渐渐察觉不对劲,动作微顿,抬头看去,顿时僵硬住……

  沙发上坐着几名中年男人,他们戴着墨镜,气势凶狠,面目狰狞。包厢内,共有二十多名保镖持枪站立。

  茶几之上,放置了七八个打开的箱子,其中五箱,装满了各种各样的枪械刀具,还有三箱是袋装的白色粉末。

  玩具枪?面粉?我的天,这是什么情况?

  “黑道?”严未浠眨巴眨巴大眼睛,呆呆的还没有反应过来。

  数道冰冷的目光直射向严未浠,气势汹汹迎面扑来,阴狠的注视仿若在看死人一般。

  包厢里温度骤降,严未浠僵硬在那里不敢动弹,她似乎是……走错包厢了?

  扣动扳机的声音响起……

  严未浠咽了口口水,只见一个保镖举起了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她。

  “等……等等!”严未浠瞪大了双眼,小心翼翼的后退两步,身后却是砰的一声,包厢门被关上了。背后猛然一凉。

  惨了!

  “无关紧要的人。”中年男人狠狠的吸了一口雪茄,露出泛黄的牙齿,吐出浓浓的烟雾,“杀。”

  保镖接到命令,立即行动。

  天啊,不会这么倒霉吧!坚强了二十多年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严未浠害怕的绷紧了身体,进退两难,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小手叉腰,厉喝一声,“你们不能杀我!”

  这底气十足的一道厉喝,震得保镖不敢下手,也吸引了在座的三个中年男人的注意。

  “我是你们老大派来的人!”严未浠壮着胆子面不改色的撒谎,看这三个中年男人着装相同,地位应该差不多,在他们头上应该还有主事人。

  “你们老大知道这场交易很重要,很……很严肃!特意派我来给你们跳跳舞助助兴,促促促……促进交易!”严未浠很认真的挥舞着手中的花团,踹了一脚地上的彩带,示意道,“不然你们以为我是来干嘛的?”

  一脸认真的表面之下,是严未浠即将崩溃的心跳。

  天啊!走错包厢也就算了,怎么还撞到这么大的场面!这黑帮都光明正大在酒吧交易了,咋没人报警啊!

  不过好在她机智,凭借着聪明的头脑,过人的智商,惊人的反应能力与表演能力,将自己的出现说的合情合理。

  三个中年男人惊讶的张开了嘴巴,看怪物一般的看着严未浠,脑袋齐齐的向右转,看向某个方向。

  “怎么不说话?我这舞也跳完了,兴也助完了,接下来也没有我的事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先离开了,哦哈哈,祝你们玩的愉快……”严未浠笑哈哈的傻笑,脚底抹油,立即开溜。

  包厢内,传来一道低沉到冰冷的声音,“既然来了,何必急着离开。”

  严未浠一惊,左右手臂被抓住,接下来,整个人被丢在地上。

  “我的个老娘哎,宝宝的a4小腰要断了!”痛苦的揉着腰,呲牙咧嘴的喊痛,就只差打滚了。

  “起来。”那深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霸道的不容抗拒。

  啊!好好听的声音,耳朵要怀孕了~严未浠荡漾的摸摸泛红的小脸,一张冷魅的脸庞出现在头顶。

  用巧夺天工来形容再好不过,男人的脸庞每一寸都精致到无可挑衅,轮廓完美,弧度精致,下巴如刀削,薄唇微抿,鼻梁挺立,眼眸深邃泛着幽光,黑色中带着淡淡的金色,好像是混血儿……

  嘴角微勾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有着包容世界的温柔。可是他眼眸冰冷无情,仿佛地狱修罗。

  怎么会有这么复杂的人?偏偏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又是该死的完美。第002 章 裤子都快吓掉了

  “天使?恶魔?”严未浠情不自禁的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顿时,她听到了周围的吸气声。

  他眉头微拧。

  严未浠小腰一挺,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扑在男人身上,捧着男人的下巴直看,“天啊天啊,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完美的男人,该不会是整容了吧?不可能呀,你这皮肤真好,怎么保养的哇……”

  又是一阵吸气声。

  严未浠未曾察觉,沉溺在美色中无法自拔,“你别皱眉呀,容易老,你这眼睛真美,好像吸进了所有星辰一般闪闪发光,不过,你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看不出来,不过你好像是中法混血儿,对吗,你……”

  话未说完,脑袋一痛。

  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抵着她的后脑勺,好像还有些金属质感……

  严未浠扭头一看,看见那指着自己的东西正是一把枪,吓得她跌坐在地上,好巧不巧的抓到了男人的皮带,将他的西装裤扯下几分露出了蓝色的内裤一角……

  男人眉头拧的更深,眼底,已经滑过了杀意。

  “不不不……不好意思!”严未浠像抓到了烫手山芋一样,松开了他的皮带,看到男人阴冷的如同寒冬霜雪的目光,她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

  “我不是故意的,大不了我给你穿上。”严未浠小心翼翼的给他将裤子拉上去,一行下属早已经知趣的转过身,严未浠凑到他的身边,给他拉上了裤子,突然想到什么,嘴巴一张,“不过,你怎么穿蓝色的内裤呀?是三角形的还是四边形的,有没有动物图案?好闷骚啊。”

  穆单渊额头青筋直跳,一把拉住这聒噪大胆的女人,手伸向怀中,摸出手枪。

  然而好巧不巧,严未浠脚底一滑,就跌进了他的怀中,四片嘴唇就这么直直的印在一起,两人都愣住了。

  “滚!”严未浠怒吼一声,推开了他,狠狠地擦擦嘴巴,“看不出来你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竟然想占我便宜,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保镖们听了,额头齐齐滑下三条黑线。

  素来都是无数女人拜倒在少爷的西装裤下,从未有人如此大胆的当着少爷的面说那么多顶撞的话,更诡异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还活着!

  穆单渊眸中滑过毁灭性的怒火,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带着吞噬的狂野,按了按怀中的手,下巴微扬,冷声质问:“你是谁?”

  “我啊!”严未浠插腰,扬着脑袋,大气磅礴的说出自己的身份,“我就是本市市长的千金大小姐,识相的话,你赶紧派人送我回去,说不定我一个心情好了,就不揭穿你们交易枪支毒品的事了。”

  话一说完,严未浠浑身一冷,惊恐的捂住了嘴巴。

  该死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怎么就说了这句话了!

  果不其然……

  穆单渊站起身来,一米八九的身形投下了一片伟岸的阴影,完全包裹住了严未浠娇小的身形。

  霸道、占有、强势,所有的形容词也无法描述他眼里的璀璨,以及毁灭一切掌控所有的阴狠。

  “既然如此,我更不能放你离开。”他冷笑,长臂一伸,便将严未浠牢牢的抓在手中,一手束缚住她的两只手,像拎小鸡一样将严未浠给拎了起来。

  “啊!我错了,放我下来,我不说,我保证不说出去!我发四,我发四!”严未浠惊恐的扭着身体,像濒临死亡的人绝望的挣扎着,因为她现在能想到的全是毁尸灭迹,杀人灭口等等场面……

  太过用力的动作,时不时拍打在穆单渊脸上。

  穆单渊脸色一沉,盯紧严未浠害怕到夸张的小脸,方才还反应灵敏,说谎面不改色,耍着小聪明,现在却害怕的他会吃人一样。

  “不是很嚣张么?我还没做什么,你何必怕成这样?”他好听的声音微沉,十分具有诱导性。

  严未浠听了一愣,瞬间安静下来,抬头看着他,天真的睁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眸:“真的不做什么?”

  保镖们见了,齐齐抽了抽嘴角,是真的才怪!

  少爷说还没做什么,并不是什么都不做,你这么大胆,等会儿不被少爷大卸八块就已经阿弥陀佛了。第003 章 卸了你第三条腿

  穆单渊轻轻颔首,严未浠猛然松了一口气,身体也瘫软下来。

  一口气还没有松完,只听到那冰冷的语调说出了薄凉无情的话。

  他说:“丢到海里喂鲨鱼。”

  立即,一名身强力壮的保镖扭住了她的手腕,不顾她绝望的挣扎,带着她从后门离开。

  “你不是说没事吗,死男人,贱男人!你给我等着!老娘若是不死,必定卸了你第三条腿,将你丢到海里去,我说到做到!我……”

  觉得她太吵,保镖捂住了她的嘴,她唔唔的瞪大眼睛,被迫带着离开。

  包厢里陷入了安静,茶几上放置的东西泛着冷芒。

  穆单渊慵懒的靠着沙发,晃着杯中红酒,微眯着眼眸,回忆着方才那大胆的女人,唔,真的很大胆,敢在他面前放肆的人,都去见阎王了,她也不例外。

  还未想完,保镖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少爷,不好了不好了,那女人会点跆拳道,趁我开车门的时候,逃跑了!”

  空气一沉,气息一凛。

  “废物东西,办点小事都办不好!”中年男人狠狠扇了保镖一巴掌,对着穆单渊点头哈腰,“少爷,是否要属下派人去追。”

  让那女人跑掉了,有可能会把今晚的事说出去,虽说没有多大的影响,但他们接下来的举动多少会受点阻碍。

  穆单渊漫不经心的晃着杯中红酒,看着酒水晶莹剔透的映衬着他修长的五指,嘴角微微勾起,举杯,遮住嘴角的那抹森冷与嘲讽。

  “不用。”仰头一口饮尽杯中酒,将玻璃杯重重的掷在桌上,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是怎么卸他的第三条腿!

  ……

  云城的夜晚亮如白昼。

  城市一角,昏暗的小巷中,破旧的路灯一亮一暗,随风晃动发出阴森的呲嘎呲嘎声,伴随其中的是一道微弱的呻吟……

  垃圾桶后,一抹人影无力的躺在地上,灯光太暗,看不清脸……

  巷口。

  嗤!黑色轿车一个急刹车,稳稳的停下,车门打开,走出几道人影。

  “你确定,那男人就在这里?”严未浠打量一眼着黑漆漆的巷子,狐疑的看着身侧的人。

  两个男人抓抓头发,十分肯定的点头,“严小姐,我们将那全是媚药的药剂装进枪中,打中了那个男人的手臂,之后,亲眼看见他跑进这里。”

  这时,一个在巷口隐蔽处蹲着的男人跑了出来,与三人汇合。

  “严小姐,我一直在这里守着,那男人没有出来,这里又是条死胡同,他跑不出去。”他取掉顶在头上的垃圾桶盖子,颇为帅气的甩甩头发。

  严未浠抽抽嘴角,满意的拍拍三人的肩膀,从包中掏出一张二十万的支票,“跟我来。”

  青年男人掏出手电筒,走在前面探路,一行四人走进巷子里。

  这是个荒废的旧巷,四处脏兮兮的,灯光一照,总能看见四处逃窜的老鼠。

  走到一半,便听到了那若有似无的呻吟声,声音很细微,似乎正在隐忍着巨大的痛苦。

  三个男人加快脚步,手电筒晃了晃,顿时照在一张冷魅绝美的脸庞上。

  “严小姐,他在这里!”

  穆单渊靠着墙无力的躺着,脸上布满了隐忍的汗水,薄唇紧抿,双眸朦胧,目光涣散,因太过隐忍,他头上青筋暴露,有种说不出的恐怖。

  高高在上的他是个神圣不可侵犯的神,现在的他则是没了羽翼坠入凡间的天使。

  严未浠一见,插腰大笑,“哈哈哈哈,你这死男人,还想把我丢进海里喂鲨鱼,哈哈,这下可好,栽倒在我的手上了吧,哈哈哈哈!”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小心翼翼的问道:“严小姐,你不会是想……”

  眼神颇为暧昧……

  “想什么呢!”严未浠一巴掌挥过去,正起脸色,以保自己高冷的形象,“还不将人给我拖走。”

  搓搓双手,眼里滑过精明与狡黠,她可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虽说没被丢进海里,可多亏了她机智脱身。

  三个男人咽了口口水,不再多问,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三人一起动手,去搬穆单渊。

  手刚碰到穆单渊的衣角,穆单渊似乎察觉到危险,条件反射的将来人踹飞。第004 章 居然那么大

  青年男人痛呼一声,摔倒在地,揉着腰嗷嗷直叫。

  “没用的东西,看我的!”严未浠撸起袖子,抬腿准备给穆单渊两脚。

  穆单渊却突然睁开了眼眸,直直的瞪着严未浠,那阴狠的一眼,带着毁灭性的仇恨与狠厉,有警告,有愤怒,有……

  仅仅瞬间,便扛不住身体里那厉害的媚药,眼神涣散的瘫软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

  严未浠动作僵硬在那里,抬起的脚迟迟不敢踹下,良久,她收回脚,“绑着他。”

  ……

  凰家酒店。

  男人躺在床上,手脚被捆的死死的,麻绳一圈一圈的套在他的身上,将他绑成了一个粽子。

  严未浠举着手机,左右绕着男人走了几圈,该怎么报仇呢?拍几张照片是不是太小儿科了?

  思索一番,严未浠动手,将男人呈一个大字型绑在床上,穆单渊动弹不得,却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这样好看多了。”严未浠拍拍小手,颇为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举起手机准备拍照时,不经意的一个眼神,从男人的垮间滑过。

  这么大……小脸一红,非礼勿视!

  又放下手机,爬上了床,努力去拽他的西装外套。小手不经意间碰到他的脸颊,他在火热之中感受到了冰凉的源泉,努力的向严未浠凑了过去。

  “呀!”男人的脑袋一下子凑了过来,严未浠吓的后退,不小心摔下了床,顺带将他的西装外套也扯了下来。

  “吓死宝宝了!”第一次做这种事,严未浠心里真的有些虚。

  拿着外套,将它盖在男人的腿上,收回手,便看见手上一片血红,这是……

  目光下移,黑色的西装外套根本看不出什么,不过,穆单渊只穿一件白色衬衫,右手手臂上,染红了一大片!

  鲜血!严未浠瞳孔猛缩,他竟然流了这么多血!

  “该死的,我不是让他们打媚药吗?打个媚药还能像枪伤一样流出这么多血,他要是死了怎么办!真是的,给了那么多钱,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严未浠一边不满的咒骂,一边跑出去在前台找来一个医药箱,回到房间,坐在床沿,拿出剪刀剪开男人的衬衫。

  “热……”难受的低吟从他的薄唇中溢出,男人双眸微眯,冷魅的脸庞略显柔软,褪去了他原本该有的冰冷,现在的他竟有些魅惑性感。

  严未浠的小手时不时碰到他的皮肤,穆单渊更加难受,隐忍的青筋暴露,想动,却被绑的死死的。

  “热什么热!该!招惹了姑奶奶,就该有承受后果的觉悟!”严未浠冷笑两声,更加恶劣的去摸他,时不时逗弄他一下,看着他痛苦的模样,心情大好。

  剪开他的衬衫,他的手臂一片鲜血,染红了洁白的床单。

  这到底是流了多少血,刚才从小巷一路到酒店,她竟然都没发现。

  严未浠小脸一沉,立即拿出棉布给他擦拭,当擦干净手臂时,他的手臂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圆形伤口。

  “枪伤!”严未浠瞳孔微缩,媚药是装进针筒的,而这个伤口这么大……

  捂着嘴巴,看着男人布满冷汗的俊脸,他究竟是谁,拥有强大黑暗的势力不说,还受了枪伤。

  可现在的穆单渊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理智什么的抛到了九层天之外,严未浠所下的媚药本就厉害,魅倒九头牛都不是事。

  “扣扣!”

  “谁!”敲门声突然响起,严未浠条件反射,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门外的人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回答道:“您好,我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刚才您急匆匆的从我们这里拿了急救箱,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忙?”

  原来是工作人员,严未浠松了一口气,拒绝了帮助,随之,用棉布按住他的伤口,拿出消毒水,然后用纱布缠上。

  她只会止血,可不会取子弹,想打电话报警,可想想也就作罢,想送他去医院,也是作罢,如此一出去就碰到了他的仇人,或者对手,说不定连她都会一起受牵连。

  穆单渊一直在难受的呻吟,因失血过多,再加上媚药的原因,他的脸色苍白,却强硬的多了一抹酡红。

  他受了枪伤,她还让人给他打媚药,有一瞬间,严未浠有种罪恶感,不过也只是一瞬间。

  “该怎么办呢?”严未浠苦着一张小脸,他的伤口再不处理的话,恐怕会很危险。

  看着男人冷魅的脸庞,严未浠犹豫了,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严未浠看着眼前诱人的男体,咽了咽口水,伸出了罪恶的小手……

  第005 章 非礼勿视

  严未浠颤抖着小手拉起被子,往男人身上一盖,遮住那让人想入非非的肌肉。起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决定去找一个陌生人,让他把他送去医院,就算发生了什么事,也牵连不到她了。

  如此想着,严未浠迈出第一步,便看见那走廊尽头拐角处,快步走来一批黑衣人,其中,便有她熟悉的面孔。

  这么快就来了!

  房间位于走廊的中央,旁边没有躲避的地方,她走出去就会被抓住。严未浠惊恐的关上房门,急得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这些人认识她,她又绑了他们的老大,如果再次被抓住,恐怕不是丢进海里喂鲨鱼那么简单了。

  不出一分钟,凌乱的脚步声在门外停下,有人敲门。

  穆单渊神志不清陷入半昏迷,严未浠小脸沉重的看着他,又看着门,最终,跑进了厕所,躲进放置沐浴露下面的方形柜子中。

  她一躲好,一群人推门而入,对着床上的人……还好还好,还好她躲得快。

  只要她呆在这里,等到他们都走了,就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了。

  如此想着,严未浠松了一口气,今天真是过的提心吊胆,以前从未有这么刺激过。

  过了二十分钟,外面动静声不停,他们似乎叫来了私人医生,正在取子弹。

  严未浠耐心的等着,这黑帮中才会出现的场面,一连被她碰到两次,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又过了一个小时……

  严未浠待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身体僵硬,手脚也已经麻木了,透过一条缝看了出去,门外,保镖的身影还在晃动。

  怎么还不走!严未浠咬咬牙,深呼吸一口气,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姿势,她快坚持不住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

  严未浠昏昏欲睡时,厕所的门被打开,又啪的一声关上。

  有人进来了。

  严未浠睁眼,从这条细长的缝看了出去,只见一双笔直修长的腿从她的面前走过……

  随之,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

  严未浠目光一转,看见贴在墙上的镜子,从镜子反射的画面中,她看见了男人赤果的身躯,精美健壮,矫健修长,没有一丝赘肉,完美的挑不出一丝缺陷……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脑中一遍遍刷过这个词,可眼睛却不争气的瞪得大大的。

  浴缸中的水蓄满,穆单渊喘着浓重的呼吸,一脑袋栽了进去,水花立即从浴缸边缘溢满洒出。

  冰冷的水裹住全身,与身体的制热紧密融合,可身体里的浪潮一波高过一波,即使吃了药压制也没用。

  脑中渐渐浮现出某个女人的脸庞……

  穆单渊握紧双拳,屏住呼吸扎进水里,许久,猛然从水里抬起头来,无数的水珠从他的头上流下,滑过他冷硬的脸颊,到刀削的下巴,滴落在他精壮的胸膛,最后流进水中……

  忽然,他侧头,犀利的目光夹带着阴狠,席卷而来,直射向洗漱台!

  严未浠呼吸一窒,匆忙转开目光,只觉得心跳特别快,就快要跳出喉咙一样。

  哗啦……

  穆单渊走出浴缸,随手抓过旁边的浴巾,缓缓走来。

  每一步,踩踏起不小的水花,沉稳的步伐仿佛敲打在严未浠的心尖,抓住了她的呼吸……

  他走过来了!

  严未浠按紧了胸口,死死的屏住呼吸,一步一步,他靠近了……

  外面那么多人,如果被发现了,她岂会有活路!严未浠不敢乱动,更不敢呼吸,绷紧了身体,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近了!近了!他的方向笔直的朝着洗漱台,而严未浠就躲在洗漱台下面的柜子里,他,发现她了吗?

  突然……

  “扣扣!”

  厕所外,一抹朦胧的身影站在门边,“少爷,杀手抓到了,该怎么处置?”

  穆单渊的脚步一顿,他的目光漫不经心的扫过洗漱台,有一秒的沉默,嘴角轻轻的扯开,冰冷到绝望的声音响起,笼罩住这一方空气。

  “丢到海里喂鲨鱼!”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2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