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宠婚:婚里婚外小说梁诺北冥煜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宠婚:婚里婚外小说梁诺北冥煜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001章 春梦

  夜幕降临,给海城染上一层迷蒙的轻纱。

  充斥着消毒水的房间内,梁诺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

  一阵冷风从窗口灌进来,她下意识打了个冷颤,靠在床沿缩成一团。

  忽明忽暗中,一股霸道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梁家没给你饭吃么?小成那样……”

  “手感真差!连A都不到……”

  话语间,男人欺在她身上,粗鲁地撕开她的衣服,让她摆出羞愧难当的姿势。

  房间里有些黑,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隐约能够察觉到一个挺拔的轮阔。

  意识到男人要做的事情,她忍不住哭了起来:“不要……求你放开我……我才十八岁,还是个大学生,我三天没洗澡了,身上臭死了,你放了我吧……”

  “闭嘴!”

  他很烦躁的吐出两个字,霸道的语气不许任何人反驳,其间难掩厌恶。

  厌恶?

  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还很不耐烦?

  满脑子的疑问在梁诺的脑海中一一上演,所有的答案都不得而知。

  下一秒,男人粗粝的指腹扼住她的手腕,紧接着身下猛然传来一阵痛感。

  她痛得昏了过去,彻底失去了意识……

  叮——

  刺耳的手机铃声划破午夜的静谧,梁诺浑身被汗湿,慌张地从梦中惊醒过来,几秒之后才回过神看着床头柜上的手机。

  茫然的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是闺蜜发的短信,问她有没有兴趣参加最近的设计大赛,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她回了一个字:要。

  放下手机之后,梁诺才意识到自己躺在床上。

  外面的天空阳光正好。

  梦中发生的一幕幕不由自主的窜入她脑海中,她眼睛瞪得大大的,跑到洗手间脱下睡衣打量全身。

  镜子里的女孩顶着一头蓬松的长发,肌肤莹润滑腻,毫无伤痕,一点都不像是……被强暴过的样子。

  下身并没有言情小说里描写的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只有一点点刺痛,跟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下,而且身体上也不像是那种什么被卡车碾压过又重新组合的酸痛,只是有些疲惫,像是睡了很久很久……

  原来是梦!

  春梦!

  只是这个梦,未免真实的有些过头,恍惚中她还能回想起那个男人粗重的呼吸,恶劣的言语……

  甚至她觉得腿间还有些什么流出来。

  梁诺重重地把自己抛进床上,一把拽过被子将自己捂住翻来覆去的打滚。

  怎么办?

  她被纪笙带坏了,已经变成色女了,居然做了这样荒唐的春梦!

  “二小姐,不好了!”正在这时,梁家的佣人焦急地敲响她房间的门,喘着粗气说:“二老爷来了,还说博瑞集团出事了,夫人让你快点下去呢!”

  博瑞集团是梁诺的父亲梁博文留下的产业,一直一来,梁诺都以守护集团为己任。

  二老爷便是梁博文的弟弟,梁博生。

  梁诺一听便急急忙忙从床上起来,连衣服都顾不得换,穿着睡衣耷拉着一双拖鞋就往楼下跑,但刚跑了两步就觉得头重脚轻,差点从楼梯口栽下去。

  她抚了抚脑袋瓜。

  做完春梦的人都这么疲惫么?

  梁夫人抬头瞥见这一幕,斥责:“穿成这样子就跑下来像什么样?”

  梁博生看着迷糊的梁诺,皱了下眉,很快又笑着望着她:“诺诺起床了?大嫂,你也别骂诺诺了。”

  “妈,二叔。”梁诺尴尬地揉着脑袋,问:“集团出什么事了?”

  “博瑞集团今年的好几个项目接连失利,公司资金周转不灵,如今……已经压不下去了。”梁博文叹着气解释。

  “二叔你别骗我了。”梁诺不信:“我昨天还看到公司的股价在上涨呢。”

  “股价上涨,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梁诺闻言一愣,呆在那里:“怎么可能?”

  “是真的。”梁博生不住地摇头:“梁家真的快撑不住了。”

  “那银行呢?按照博瑞的信誉,可以找银行贷款的。”梁诺急急追问。

  “不行。”梁博文眸中是掩饰不掉的失落:“我们上次欠银行的贷款还没还,如今就连抵押物都没了,银行不会借给我们的。”

  “那……怎么办啊?”梁夫人突然一下子哭了起来:“可怜我的芸儿还在国外读书,要是集团出事,我们孤儿寡母的这可怎么办啊?”

  “大嫂,你先别急。”梁博文跟着道:“我有办法可以解决这次的难题。”

  梁夫人和梁诺眼睛同时一亮:“什么办法?!”

  梁博文垂头瞥了梁诺一眼,说:“你们听过北冥煜么?”第002章 嫁入神秘家族

  北冥煜……

  传说,海城最神秘最富有的家族就是北冥家,北冥集团是所有企业都望尘莫及的集团,而现任大BOSS就是北冥煜。

  传言,他在二十五年前被一场大火毁容导致面目全非,直到十年前才开始接手家族生意,如今年近六十,心狠手辣、冷酷绝情。

  甚至有所谓的算命师预言,北冥煜体弱肾虚,不出三年便会命丧黄泉!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让所有人恐惧的北冥煜,也惹来了无数拜金女的期待,她们幻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嫁入北冥家,等三年之后北冥煜一命归西,北冥家的财产统统就是她们的了。

  不知道梁博生为什么这时候提及北冥煜,梁诺问道:“二叔,难道北冥煜要救博瑞么?”

  “傻侄女,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梁博生扫了她一眼,解释说:“北冥少爷答应注资一个亿,但条件就是……你嫁给他!”

  “什么?”梁诺瞪大眼,第一反应就是疯狂摇头:“不行,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梁夫人想了想,便对梁博生说:“博生,你去告诉北冥少爷,梁诺愿意嫁,但是……他们的注资算注资,聘金算聘金,除了一亿注资之外,再加一亿聘金!”

  “大嫂,毕竟是集团有难,我们有求于人家,这样的条件……未免有些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梁夫人嗔怪的盯着梁诺:“我好歹养了她这么多年,她长得也不错,还是个处女,现在这个社会处女打着灯笼也难找,才一个亿的聘金,北冥家那么有钱,我还嫌少了呢!”

  被继母和二叔当着她的面商量怎么卖了她,梁诺气急:“我是你女儿啊,那个北冥煜传说都六十岁了,体虚还肾亏,不出三年就要死翘翘了,我嫁过去就是守寡啊!你怎么能把我往火坑里推呢?”

  “那你就忍心看着博瑞集团破产?”梁夫人冷笑着盯着她:“这可是博文留下来的产业,你说过会一辈子守护它的!”

  提起梁博文,梁诺心中忽然浮现小时候梁博文伏趴在地上让她骑在他后背上的场景,那时她欢快的笑着呼唤“爸爸,爸爸”。

  她忽然底气不足:“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守住博瑞集团了么?”

  “债主已经催债很久了,除了北冥家,集团只有死路一条!”梁博生和梁夫人一唱一和,他硬气的回绝之后,梁夫人又柔声劝着:“诺诺,博文以前把你捧在掌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掉,可是如今博瑞有难,你就翻脸不认人了么?”

  站在明亮的大厅中,梁诺心中涌现愤怒,却没有表现出来。

  爸爸出事后,二叔把持博瑞集团,她几乎从来都插不上手。

  以前赚钱的时候他从来想不到博瑞集团是她爸爸一手创立,他身为二叔应该给她这个侄女一点补偿,而如今集团一出事,推出去的却是她这个“闲人”?

  但是她一定要守住博瑞集团,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咬了咬牙,梁诺的声音有些浅:“我答应嫁过去。”

  ——

  三天之后。

  一般的婚车接新娘,早上五六点就来了,但梁诺却从凌晨三点一直等到了夜里七点,黑色炫酷的婚车才姗姗来迟。

  没有宾客,没有祝福与婚礼,她就这么被载去了北冥家。

  穿过一条条笔直的马路,在马路的尽头,一座阴森的大宅矗立着,不同于现代化设计的别墅,那幢大宅就像是古装剧里的鬼屋一样,阴森可怖。

  人没到,她就开始恐惧了。

  在荷妈的带领下,她跪拜了祖先。

  然后一位老夫人给了她一枚据说北冥家祖传的婚戒之后,将她送进了一间奢华的卧室内。

  灯光昏黄,冷风从窗口灌进来,梁诺跑过去准备关掉窗户,突然看到窗外掠过一道黑影,吓得她小身板一抖,直接缩回了被窝,不敢动弹。

  但是寒意仍然从后背缓缓升起……第003章 新婚之夜

  缩在被窝里,梁诺一开始神经高度紧绷,但是她已经连续十多个小时没有休息了,而新郎北冥煜久久不来。

  又困又累又饿,没多久,她眼皮便开始上下打架,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糊中她像是听到开门的嘎吱声。

  她连忙从床上蹦起来,下意识地用手指摩挲着无名指上的玻璃种帝王绿戒指,一双大眼睛死死瞪着门口。

  黑暗的房间里,她看不到那个男人的脸,只能隐约看到那人长得很高挑,健硕的身躯让他看起来格外威武。

  男人一步步逼近她,眼神阴鸷。

  梁诺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往床脚缩去。

  “跑什么?怕我吃了你?”

  他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胡乱的解开衬衫上面几颗扣子。

  梁诺做了几个深呼吸,颤声道:“那个……你们家老板呢?我……我是你老板的老婆,叫梁诺。”

  “我老板的老婆?”他突然笑起来,冷冷地说:“我老板的老婆去年从那里跳下去死了,你是她借尸还魂还是她投胎?”

  梁诺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过去,正是她之前想要关掉的窗户。

  后背一凉,梁诺卷紧铺盖捂住自己,只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像夜里的星星闪烁个不停,望着他:“你、你在逗我吧?我……我是你老板新娶的老婆,真的。”

  “我管你蒸的煮的,去把窗户打开!”

  他又往前了一大步,已经逼近床沿了,梁诺心慌意乱的想:为什么这个男人可以自由进出北冥煜的房间,而且这里还是他们的婚房啊!

  难道……这是北冥煜最得力的下属?

  梁诺看了一眼透明的玻璃窗,摇了摇头:“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又饿又困,而且我是你老板的老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指挥?”

  要她再去那阴森的窗户口,打死她都不愿意。

  “我让你开窗户!”男人不耐烦的重复了一次。

  梁诺还是眨眨大眼睛,攥紧被子坚决摇头:“我不去。”

  “真不去?”他突然露出邪佞的冷笑。

  “你让你老板来见我,我就考虑一下帮你开窗。”

  男人嗤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下一秒,他突然扑上床上,拽拉梁诺身上的被子。

  “呀!你干嘛啊……别拽我被子!君子动口不动手……哎呀!”

  梁诺双手不停的扑腾,企图将身上的男人推下去,可滑嫩的小手刚刚触碰到他的衣襟,他薄冷的唇瓣便吐出一句嫌恶的话语:“不许碰我!”

  梁诺的小手还横亘在两人的胸膛之间,但这句话中潜藏着毫不掩饰的冷意,她身躯微颤,果然不敢动了。

  很快,她就察觉到被子被他拽走了,他还在撕扯自己的衣服。

  她穿的是很古老的那种礼服,北冥煜几下撕拉拽扯就见底了,很好撩拨。

  她慌了神,口不择言:“我是北冥煜的妻子,北冥煜是你的老板,你、你怎么敢这么……这么对我?他不会放过你的!”第004章 扒干净

  “北冥煜?”他突然顿住所有动作,掐着她的下巴:“口口声声都是北冥煜,怎么,你爱上他了?”

  这些年来,有数之不尽的女人说爱着北冥煜。

  然而事实上都只是为了钱,为了北冥家的财产。

  他都快要听腻味了!

  要不是姑姑强硬的要求,就连让她进北冥家的门他都嫌脏了门槛!

  不过没关系,只要过了今晚,明天一早她就会被赶出北冥家,甚至完全不需要他动手。

  男人深邃的瞳眸在黑夜中闪烁着寒冽的冷光。

  梁诺愣了一下下,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连忙说:“我……我已经嫁给了他,他就是我的丈夫,我当然爱他了,而且以后我也会做一个贤惠的妻子,对他忠贞如一!”

  “忠贞?”他扯动嘴角,冷声道:“你见过他么?”

  梁诺见他没有进一步的侵犯,便鼓足了勇气:“我当然见过了,而且他也很爱我,不然怎么会娶我?所以,你应该从我们的婚床上下去,不然我就要喊了!”

  “喊来一群人围观你刚结婚就忍不住寂寞?”

  “你无耻!”

  下一秒,他突然从梁诺身上撤离,看了她一眼,觉得这个女人简直蠢到家了,嘲笑声响起,还伴随着他特有的那种冷漠感,梁诺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北冥煜已经老到不能动了?

  所以,才任由他一个狂妄冷漠的下属……深夜闯入他新婚妻子的房间里么?

  北冥煜站在床头背对着月光便开始脱衣服,西装被他扔在一侧,同时,落下一句爆炸性十足的话:“我就是北冥煜!”

  梁诺站起来瞪着他:“怎么可能?你在骗我!”

  “骗你?凭你这点智商还需要我花心思骗你?”

  “你胡说!”梁诺既羞愧又羞愤,捂紧衣服就准备往门口跑:“北冥煜已经六十岁了,体虚肾亏,都瘫在床上走不动了,才不会是你!”

  北冥煜额头的青筋似乎跳了跳,伸出手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来粗鲁扔在大床上。

  “我的确肾亏!不过你妈说你是个处,还多要了一个亿的聘金,我倒要看看一个亿的一层膜,矜贵在什么地方?”

  他将她摔在床上,然后就开始欺身去脱她的衣服。

  梁诺不相信他就是北冥煜。

  可是听到他说出梁夫人对北冥家提出一个亿作为聘金的要求,内心又有些怀疑了。

  “你、你真的是北冥煜?外面的传言都是假的?”

  回应她的只有北冥煜粗鲁的拽拉她的衣服,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就将她扒的一干二净,梁诺使劲往床边滑动,泪眼汪汪的看着他:“我今晚不想跟你行房,你这是强……唔~”

  下一秒,她感觉身下突然挤进来一个硬硬的东西,她疼的眉头都紧紧拧在了一起。

  她心想:上次是梦,这一次真的不是梦了。

  恰在这时,北冥煜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野蛮戛然而止,换上一副冰冷的表情,粗鲁地抽出自己的手指。

  他居高临下的睨着梁诺:“居然敢骗我?”

  第005章 仔细检查

  梁诺抽噎不止,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北冥煜又狠狠扼住她的下巴,带着若有若无的讥讽:“哭什么?你妈用你是处女这条多换了一个亿的聘金,拿到钱的时候,不是很高兴么?”

  这样的话无异于羞辱,梁诺为自己辩解:“我是处女!我之前根本没有和男人发生过关系……”

  她咬着牙说着肯定的话语,心里却狐疑起来。

  她怎么可能没有那层膜?

  “没有男人,那你告诉我这层膜怎么破了?噢,让我猜猜,骑自行车不小心弄破了?还是上体育课当成屁放了,再或者……晚上做梦被男人睡了!”

  他嘲弄的语气却让梁诺心里一惊,脑子里开始浮现起之前的春梦。

  如果北冥煜没有说谎,那么……

  那一晚,她不是做梦!

  天!

  她真的被人强暴了?

  “我……”梁诺咬着下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真的不知道……”

  “明早之前,最好把这个故事编的再圆一点!”

  他似笑非笑的留下这么一句话,便拿过西装转身而去,毫不停顿,只留下满床狼藉的梁诺独自一人瘫坐在床上,拧着手指头胡思乱想。

  梦里的男人,是真的?

  可是,她一觉睡醒又完好的躺在自己的床上,这又怎么解释?

  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为什么把她睡了再把她送回房间,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

  梁诺想不通也就不想了,实在太困便倒床睡着了,甚至忘了自己衣服都没穿,但天微微亮时,门口又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将她惊醒。

  她从床上坐起来,慌乱的找到衣服套上,还没扣好扣子人就已经冲了进来。

  “带走!”

  一个中年女人指挥着身后两个女佣。

  梁诺惊慌失措的扣纽扣,像只小兔子一样怕极了:“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中年女人没有理会她,而是在两个女佣将她架起来之后扯下洁白床单,面无表情的瞪了她一眼,又朝门口走去了。

  古老的大宅里,青砖石板随处可见。

  梁诺被荷妈硬拖着带到了一楼的大厅里。

  大厅的主位上坐着一位耳鬓银白的老人,两侧分别站着几个佣人和保全,她抬头看了一眼,是昨晚给她戴上戒指的那个人。

  她记得下人们都叫她:夫人。

  难道是北冥煜的母亲?

  她还在胡乱的揣测中,后腰处突然传来一痛。

  梁诺忍不住哀呼一声,然后很没有形象地摔倒在地上,等到她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身后的荷妈又给了她一拳:“跪下!”

  原来,刚刚那一拳是要她跪好。

  梁诺呜咽两声,知道眼前这位夫人就是北冥家的最大话事人,此时不能违抗她的命令,便认命的跪在地上,尽量保持端正,免得又被身后那个凶神恶煞的荷妈打到。

  坐在主位上的北冥夫人冷冷的睨了跪在地上的梁诺一眼,说:“荷妈,你说你昨晚都听到了什么?!”

  荷妈将白色的床单扔在地上:“夫人,昨晚我奉您的命令守在少爷和少夫人的婚房外,半夜听到少爷说……少夫人不是处女。”

  “梁夫人送你来的时候,明确说你是个处女,现在少爷却发现你不是,你觉得我北冥家好欺负是吧?!”北冥夫人凶恶地瞪着梁诺。

  梁诺吓得身体都软了:“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荷妈!”北冥夫人怒意未消,道:“带她去内堂检查,确定是不是处女!”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1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