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一错一生小说顾念初扶南方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一错一生小说顾念初扶南方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被他亲手杀死的孩子

  我发现陆勋外面有女人的时候,我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

  我站在我们的家门口,不知所措地望着那双红色高跟鞋,从屋子里传出的声音不堪入耳。买来的菜早就散落一地,我愣了许久,直到房门打开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我慌乱地捡着东西,抹着眼泪,“阿勋,我买了你爱吃的菜,准备给你做鸡蛋蘑菇汤。”

  那时候我低着头,没有看他,我甚至都想好了,只要那个女人现在就走,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那个女人身材高挑,一双眼睛跟狐狸似的勾人的紧。她都没有穿好衣服,用浴巾裹住了身子站在陆勋的后面,眼中满是高傲讽刺。

  可陆勋没有半分不自在,他的脸上还余有欢爱后的荡漾。

  他冷冷丢出一份文件,“签了吧。”

  我忽然感觉很恶心,捂着嘴干呕起来。

  我已经怀孕四个月了,孕吐也是正常的事情。可是我竟然蠢到一直活在梦里,自从我怀孕后,他就很少回家,要么就是出差,要么就是加班。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竟然跟一个狐狸精厮混在一起,为了她,还要跟我离婚!

  我感觉浑身像是被抽空一般,逐渐失去力气。

  “我还怀着你的孩子,你竟然……竟然这么对我……”

  我扶着桌子,指着那个女人,“她给了你什么?当初结婚的时候不是说好了,绝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从大学就跟你在一起,毕业后陪你奋斗三年……”

  “你说你不喜欢女人在外面工作,那好,我辞掉我的工作,专心做你的太太。你说你不喜欢外面的饭菜,那行,我为你洗手做羹汤。后来……你还记得吗,你说你想要个孩子……”

  我颤抖着,抚着肚子,“你现在做出这样的事情,怎么对的起我的孩子!”

  或许是想起以前的事情,陆勋的脸上闪过一丝愧疚,却又很快烟消云散,“所以我离婚后可以给你钱,算是补偿。”

  可是还不等我说什么,那女人又忽然笑了起来,“你这个黄脸婆,要身材没身材,要样貌没样貌,你看看你这副丑样子,怎么配得上阿勋!”

  “呐,是吧?阿勋。”

  说着,她伸手抚过陆勋的胸膛,那一吻落在了他的唇上。

  是啊……自从怀孕后我就开始发胖,为了宝宝的健康一样食品都没落下。大学时候我还算得上可人,至少脸蛋身材都不缺。可是现在……

  我压抑着眼眶的泪,走上前去质问,“陆勋,这是你对不起我,只要你让她走,我可以一笔勾销!看在孩子的份儿上,我可以原谅你。”

  “原谅?”女人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她一手捂着浴巾一手指着我的鼻子,“你看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儿,男人都不要你了你还求着,贱不贱?别以为你有了个孩子就能为所欲为,我也怀上阿勋的孩子了,阿勋,你怎么不告诉她?”

  她有孩子了?第二章:所谓报应

  就在那一瞬间,我几乎要站不稳,所有的一切都崩塌了……

  所有的事情已经发生了,都不可挽留了……

  “陆勋!你这个王八蛋!”

  我疯了一样的嘶吼着,冲上前去就要打他,我几乎忘记自己已经怀孕了,当我一把推开那个女人的时候,陆勋脸色一紧,连忙去接住她。

  “楚柔!”

  他叫出声来。

  这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她叫楚柔。

  陆勋是那么心疼她,她摔在了他的怀里。

  “你这个疯女人!”陆勋怒道,“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她!”

  “我有什么资格!我是你老婆!只要我们没有离婚,她就是第三者!我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是你没资格这么对我!”

  我感觉自己快疯了,眼泪止不住的流,苦涩的味道让我心里更加难受。我哭到眼睛发疼,哭到声音嘶哑再也喊不出声音来,哭到陆勋不敢再看我。

  心里的绝望再也抑制不住,我早该发现的,是我眼瞎,是我不对,怎么就跟这个畜生在一起这么多年。

  如今他事业有成,年薪百万,而我……除了一纸离婚协议什么都没了……

  “签了吧,黄脸婆。”楚柔将协议书扔到我的脚下,“看你这样子,你还是早点签了,兴许有哪个眼瞎的喜欢你这样的,你也不至于后半辈子无所依靠。”

  她字字如针一样扎在我的心上。

  我忽然起身,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往外拽,“你滚出去!你滚出去!”

  我疯了一样重复着这几个字,楚柔厉声尖叫着,她的指甲很尖,扎进了我的肉里,可我不感觉疼,心早就千疮百孔了,还在意这些么!

  “顾念初你放开她!”陆勋大吼着。

  但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我将她拉出了门,她裹住身子的浴巾掉了,她尖叫的更加厉害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我对不起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也很抱歉给了他那么糟糕的父亲。

  陆勋将楚柔抱进怀里,楚柔一脚狠狠踹在了我肚子上,我失足跌下楼梯。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慢动作,陆勋对楚柔的袒护,楚柔那像刀子一样的眼神,嘲笑着我。

  我重重地摔在地上,腹部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陆勋……求你,救救孩子,求你……”

  “楚柔……”

  我叫着他俩的名字,可一切都是我想太多。

  我从没有想过人可以坏到这样的地步,对自己的亲生骨肉置之不顾。

  血很快湿透了我的裤子,我的额头不断渗出冷汗。

  楼梯上那对狗男女一直都冷眼看着我,眼神像冬天的大雪一样冷。

  后来,陆勋大约是怕我死在他门前,就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在医院里,医生将我的孩子取了出来,迷迷糊糊中,我摸到了孩子,带着温热的血,却没有一丝生的气息。

  我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却仍想挣扎着站起来。

  医生看我这样,不得不给我打了一针镇静剂,我这才安然睡下。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肚子痛得像吃了一肚子的钉子,我小心站起来,我只想回去,杀了那对狗男女!

  回到小区的时候,我连楼梯都爬得吃力,腹部仍然在阵阵抽痛。

  孩子没了,我大可以杀了陆勋和楚柔,是他们不对,凭什么要我承担所有痛苦!

  门没有换锁,而里面还是跟昨天一样传出欢爱的声音。

  我心如刀绞,却早已痛到麻木。

  我从厨房拿了刀,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间,怕惊动他们。

  但忽然,身后传来陆勋的声音,“顾念初,你放下!”

  我却听到后背传来陆勋的声音:“顾念初,放下!”

  我转身的瞬间,把剪刀藏在了身后。

  床上的被子飞了过来盖在我头顶上,视线瞬间全无。

  再看到光线的时候,楚柔已经在混乱中夺掉了我手里的刀对着我:“就你这两下子,还摸剪刀呢!”

  我瞪着她,“贱人,你害死我女儿!我要你偿命!”

  楚柔大笑了起来,说:“偿命?你有那个本事让我偿命吗!你一无所有,竟然还有脸到这里来骂我。”

  我目光狠厉的盯着她,恨不能将她抽筋剥皮泄恨。

  可我,一无所有,连打架撕逼都不是她的对手。

  陆勋丢给我一纸离婚协议书:“签了吧。现在看你这样子,爬也能爬出去。”

  相爱四年的男人,眉眼如初,如今却弄死我的孩子要和我离婚,我顾念初是瞎到了什么份上才会瞎给他!

  楚柔见我没再发疯便丢了剪刀,揉了揉手去缠着陆勋的精腰,说:“老公,我都没爽够,真扫兴!”

  陆勋宠溺无边的揉乱她的头发:“小妖精,等我处理完她继续让你要个够。”

  看着他们一副你侬我侬的样子,再想到从前的日子,我真他妈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再把这几年吃的饭全部吐出来。

  我徒手撕了离婚协议书,将纸砸了过去,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渣男贱女,配极了!但要我离婚,没那么容易!”

  “你骂谁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楚柔伸手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疼,是真的疼。

  我恨的牙痒痒,偏生却连还手打回去的动作都痛的做不到。

  陆勋又拿出一叠的离婚协议书甩在我脸上,一字一顿的说:“顾念初,别闹腾了,签了字我们好聚好散,看你现在这样我连硬都硬不起来。”

  我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会疼,我没在做梦呢。

  我强打着精神,看着许过我一场完美童话梦的男人活生生将苦和恨咽下:“陆勋,当年你说的话都不算数了是吗?我现在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怀了孩子。”

  陆勋的脸变得阴沉,他亲手将墙壁上的婚纱照取下来摔在地上,说:“顾念初,我现在爱的人是楚柔。和你结婚我只不过是可怜你而已,也不看看你现在拖家带口的指着我养活我压力有多大,我累了。”第三章:不能再怀孕

  他说的,我听的懂。他做的,我也看到了。

  口里如同咽下数颗黄连般的苦,我竟还有一丝的不甘心:“当初在全校人面前告白那会儿,你说的是爱谁?这会儿怎么就变了,我怀孩子身材走样你耐不住了是吗?”

  陆勋眼神中闪过不耐,他丢了根笔在我脚边:“是,我不爱你了。蠢够了就赶紧签字。”

  我曾经爱面前这个男人有多深,此刻心里的恨就有多沉重。

  我咬碎了牙,目光紧锁着他:“你婚内出轨,还给我吃药打孩子,我要告你。”

  楚柔一脚踢在我小腹上,“要打官司是吗?陆勋那傻子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钱,我正好想帮他讨回来。我爸是楚向恒律师事务所的元老级律师,你去告个试试。”

  下身剧烈的疼痛撕扯着我,我疼的不知所措,手一摸便在大腿根那里摸了一手的血。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无能过,曾经陆勋是我的一切,甚至是我的天,现在天塌了,我也该梦醒了。

  我疼的站不起来,趴在地上捡了笔就在一堆的离婚协议书上面随便签了一张,我手抖的厉害,写了半天才把名字给写全。

  我努力撑着脑袋对陆勋说:“我们好聚好散,你的钱我不会要你半分,因为我怕恶心到我自己。”

  当晚,我便被连人带行李的赶了出去。彼时,陆勋一身名牌光鲜亮丽,而我蓬头垢面忙忙如丧家之犬。

  我眼泪汪汪,说:“陆勋,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陆勋哦了一句,顿了几秒说:“后悔药要是有的卖,我就该连场婚礼都不给你办。”

  他说完,门便被关上。

  我推着行李离开,每一步都走的艰难无比,如同赤脚走在冰刃之上。

  三天后,陆勋约我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楚柔那个小三也在。

  我们刚离完,他俩就趁热打铁的领了结婚证。

  不见旧人哭,只见新人笑。

  我选择去夜上巴黎坐台的那天,天色灰蒙,瓢泼大雨说下就下。

  这时距离我和陆勋离婚不过三个月,我四处求职碰壁。经历小三流产离婚的一系列打击,体重急速下降恢复如初。

  夜上巴黎说白了就是一个夜总会,我爸因为我离婚流产的事病情加重,医院已经催交了好几次医药费,但我却连一毛钱都再拿不出来,亲戚朋友见到我都绕道走。

  所以,去夜上巴黎成为我唯一的路。毕竟那种销金窟来钱快,我想着等我赚够了便赶紧脱身。

  可我也是在这里,遇见了一个我穷尽一生都好像没能看懂的男人。

  我当时坐在小姐的化妆间等选台子,丰乳肥臀的妈咪拍着手掌进来,说:“姑娘们,六楼的台,有没有人想去?”

  其他小姐切了几声,满不在意的继续补妆。因为六楼的客人虽然给的小费多,但运气不好的通常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小姐们虽然贪钱,但没了命留着钱有什么用。

  妈咪看都不去,上面又必须要有人去陪,所以硬是拉了我和另外一个新人去。

  新人叫陈如冰,她比我早来夜上巴黎几天,和我很是投缘。几乎把她知道的行规都悉数告诉了我。第四章:遭遇险境

  路上,妈咪千叮咛万嘱咐六楼的客人是鬼神来的,叫你吃屎你不能喝尿,否则别不知道怎么死的。

  但她话锋一转,又和我们说今儿我们运气好,陪的都是富得流油的主儿,陪好了一晚上五位数不是没可能。

  推开包厢门,一室的乌烟瘴气。我努力让自己淡定,要是丢了这份工作,我怕是明天就得为我爸处理后事。

  包厢里其实就两三个子人,其中一个还带了女伴来玩。

  我特别注意了下那个带女伴的男人,刀削似的俊脸,眉眼漂亮的就跟画里面走出来的一样,偏生又不失男人该有的硬朗。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男人,比之于陆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有几分看痴,失态的同时男人也将打量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陈如冰捏了下我的胳膊,小声的和说他就是扶南方。我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进入状态。

  扶南方何许人也,连陈如冰都说不上来个具体,就只知道他黑白两道都吃的极开,经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还很有可能是夜上巴黎幕后最大的老板。

  我和她一东一西坐下,倒酒喂酒不敢怠慢。我陪的客人满脸油脂,肥头硕耳的看着就倒胃口。他差不离就是玩死过夜巴黎三个小姐的刘阎王刘知海,做的是煤炭生意,纯正宗的土豪。

  但为了赚钱,我舔着脸喊他一看上去比我爸都小不了几岁的男人喊哥。

  “谁他妈是你哥,给老子喊爸爸。”刘知海抬手便甩了我一巴掌,巴掌来得急又快,我被扇的都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

  包厢里原本还有唱歌的公主正哼唱着一首特别骚气的小蛮腰,这会也消了声没敢继续唱。

  陈如冰陪的客人叫宋之澜,家里是开银行的,看上去特别斯文的,温文尔雅的模样简直比我这个阎王爷级别的客人好上千倍万倍。

  陈如冰和宋之澜之间颇有渊源,但她没和我说太多,差不离就是金主和情妇的关系。

  她原先在别的夜场混过,算得上是个有故事的人。肤白胸大,腿又长,简直就是尤物一枚。

  “喊呀,小婊子,愣什么神?”刘知海特别不耐烦的捏着我的脖子,龇牙咧嘴露出一排被尼古丁熏黄的大牙齿。

  我被他掐的快断气,可打死我也喊不出来那两个字。

  陈如冰扑过来为我救场,“哥,您别难为念初,她今儿头一天上班,我陪您喝几个。”

  刘知海像是不知道陈如冰的身份,一脚便把陈如冰踹翻在地上,“有你他妈的什么事!”

  “刘总,过了点儿。”宋之澜丢下手里的酒杯,极其不悦的将陈如冰抱了起来,巴巴的心疼布了满脸。

  “宋二少这是心疼了?”刘知海随手拿了瓶酒就搁嘴边吹,黑色衬衫扣子都崩开好几个。

  宋之澜唇角微勾,淡然如水的开口:“自然不是,如冰不懂规矩,刘总教训的好。但我就怕晚上玩儿的时候摸着她哪块地方不齐整直接就萎了。”

  刘知海被他逗得笑了起来,横着的眉毛都弯着:“你那玩意儿不行的话,介不介意待会儿直接在场子里要个房我们一道玩儿。”

  我听的一愣一愣的,还真他妈的没见过这么能整的男人。不就一煤老板,怎么如此得瑟?

  宋之澜面上都有几分挂不住般,笑的特牵强:“我没刘总那癖好,还是不扫兴的好。”

  刘知海哦了一声,手一捞便将我丢在了茶几上。

  衣衫撕裂的声响在耳边随即响开,我惶恐不及的想躲,却看到刘知海拿个酒瓶子口对着我下面。

  我裙子被撕烂,此刻身上剩下一上一下两件小内。

  第五章:扶南方

  恐惧瞬间在心底以比细菌繁衍还要快的速度滋生。偏生杨如冰被宋之澜拦着,只能对我见死不救。

  就在刘知海的大脸陡然在眸底放到最大时,我听见有人说了句:“这么玩儿,怎么能不带上我?”

  宽厚磁性的声音脩然入耳,魅惑的如同让人饮了调情水般勾人。

  刘知海侧过头,说:“扶总想玩儿可以,把你带的夜上巴黎头牌来换。”

  原来,扶南方带的女伴竟然是夜上巴黎头牌。我还当真是孤陋寡闻。

  我正错愕的时候,却已经听到扶南方说了个好字。

  言简意赅,却瞬间改变了两个小姐的命运。

  刘知海搂了头牌走人,扶南方脱下他的黑色外套披在我身上。

  我闻着外套上浅淡的香水味儿,因为还没缓过神来身子都在打抖。

  而此时的扶南方目凉如水,不带半分感情掺杂与内的眯眼瞧着我:“你叫念初,姓顾吗?”

  我点头的同时,疑惑也从口中出:“扶总怎么知道?”

  扶南方轻垂眼睑,落下密集的黑色睫毛,一瞬睁开时与我四目相对,他却说:“别问为什么,跟我,我包养你。”

  宋之澜搂着陈如冰笑,说:“南方,你怎么做了亏本买卖,用个头牌换这么一没胸没屁股的话?”

  扶南方却张嘴便在我额头上落下个轻吻,滚烫的鼻息落在我脸上,灼的我心跳都加速了起来。

  可下一秒,我却分明听到他对宋之澜说:“只要我瞧上眼的,就算是个男人我也要。”

  宋之澜和陈如冰都听的笑了,就我一个人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心想真有那么糟糕吗?

  我愣神的时候,宋之澜走了过来不可思议的为我倒了杯酒:“好好跟着南方,少不了你的好。”

  我就如此这般跟了扶南方做他的情妇,陈如冰说我傻人有傻福,又说我这估计是祸不是福。

  我出了婚姻的围城,再不想去爱谁。扶南方条件足以好到我为他沦陷,我当晚便跟他去了酒店开房。

  可他带我去的酒店却不过是最多两百块一晚的如家,开的车差不离就是二十万的价位,现在随便一个小老板都开的起的车,所以我有一瞬怀疑他肯定没陈如冰说的那么厉害,顺带怀疑他是否有包养我的能力。

  入了酒店门,在一楼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偏巧不巧的,陆勋和楚柔正准备退房。

  是陆勋先发现的我,他面露惊讶,又有点像活见鬼般开口:“念初?你怎么会在这儿?”

  “她……是顾念初?”楚柔指着我,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三个月的时间,刚好一个季度。和陆勋那王八蛋离婚那会儿,我全身水肿,十足就一肥婆来的,用楚柔的话说脱光了丢男人堆里都没人会有兴致。

  而现在,我差不离恢复如初,身材和样子都拿的出手,也怪不得陆勋和楚柔会跟活见鬼一样。

  身侧的扶南方挽着我的手,说:“老婆,这两位是?”

  我有一瞬懵逼,但看着扶南方认真的眼神我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我淡淡的笑了笑,说:“老公,这是我前夫和他妻子。”

  陆勋皱了皱眉头:“你就结婚了?还是和这种人?”

  楚柔很不高兴的瞪着陆勋:“那关你什么事?你俩都离了,这会儿又想旧情复燃是吗?”

  我很不屑的扬了扬嘴角,说:“楚柔,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吃回头草!你好像长胖了不少,陆勋把你伺候的应该挺爽。可我总感觉以后你得亲自为自己做引产再被赶出陆家。”

  我曾经在脑袋里预演过无数回和他们相遇的场景,这会儿派上了用场,我心里别提多爽快。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1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