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腐女的错乱人生小说苏格楠钱谦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腐女的错乱人生小说苏格楠钱谦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男神教师,失忆了?

  小时候练散打,长大后读电子设计,毕了业想游遍中国,结果6年后却在做设计员。

  白天改图纸,晚上改图纸,线路不通是我的错,芯片短路是我的错,生产部来不及赶货还是我错。整日敲键盘和点鼠标,两只爪子停下来的时候,都已经深夜了。

  设计员的命,真苦也。

  晚上10点21分,依湖市,风和谷开发区,依澜小区某公寓内。

  “阿力,你说23岁当新娘会不会太早了点?”忙完手上活,洗个温水澡,躺在这个宽肩厚臂的男人怀里,我慵懒地开口道。

  “在我们大草原上,23岁的女人,都已经是两三个孩子的妈了。”阿力修长的手指轻轻刮着我的脸。

  “两三个都是你的孩子吧?”戏谑地笑着,戳了戳阿力的鼻子。

  阿力开始反击,不过不是用语言,而是用行动。他丰厚的双唇已将我的嘴堵得严实,火热的舌很快攻入我的口内,缠绕着我的小舌,将我本想继续戏谑的话搅得支离破碎。

  “每次都这样,说不过人家,就开始动粗!”差点被吻得窒息,却幸福得像只小猫儿一般拱在这个男人的怀中。

  “真想让你给我生一打孩子,在草原上快乐地摔跤、骑马,我还要教他们狩猎。我还想让他们组成一支足球队……”

  “我现在只想睡觉!”

  “这是准备生孩子的前奏吗?”语毕,210斤的蛮肉如大海般覆了过来。

  坑爹呀?早上起床,我身上吻痕遍布,真叫一个惨不忍睹,幸好——幸好只是身上,要是在脸上或是脖子上,还怎么去见人。

  “一时情不自禁嘛。”大男孩从浴室出来,头发湿漉漉地还在淌着水滴,双臂已将我环在他的胸前,火热的唇又贴到了我的脖子上。

  “我早上还要上班呢!”见他将我亲得又浑身酥软起来,急急将身子从他怀中抽离出来。

  “再让我抱一会儿。真想这辈子就这么抱着你过了。”

  “有点反常哦。你不会做了什么坏事吧?”

  “楠楠,我爱你!这辈子,我真的只爱你一个!”

  才平缓下来的心,又叫他搅起一池的涟漪。

  “你坐10点的火车,不着急,我9点要上班的呀,我的阿力哥哥!”我推开了他,一看墙上的钟,时候确实不早了。

  才出了门口,阿力又追了出来,不管我愿不愿意,在我脖子上狠狠种了一颗草莓。

  这是要干嘛?你妹的,还让不让我活了。

  尽管狠狠修理了肇事者,但还是怀揣甜蜜与幸福,带着两颊红潮去上班了。

  爱车是红色马自达6,买了快三年了,一直很乖很听话也很拉风,很令我喜欢。夏天的风和谷,早上雾气稍散,花香幽幽,绿草青青,真如仙境一般的享受。

  原本大好的心情,却在车子驶过一个弯后,因为急刹车而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个衣衫褴褛的人,站在路中央。

  风和谷这一段最窄亦最险,他那么一站,我就没有去路了。

  什么情况?讹钱的吗?

  我猛按喇叭,可对方对一点反应也没有。

  难道是个聋子?我这样想,于是下了车去看个究竟。

  看到他的脸时,我的身体仿佛被雷击中了一样,因为眼前的这个老人,竟然是我的中学老师钱谦。

  但是,他的情况很不妙,什么都记不得,既认不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离公司还有一公里路,我决定先去趟公司,请半天事假,送钱谦去医院做个检查。

  部门代经理(类似部门副职)姓王名会发,42岁,身高165公分,体重目测在80公斤,微秃的脑袋,地中海已现雏形。自恋的程度可与凤姐、神仙姐姐之流抗衡,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去年刚离的婚,原因据说因为家外养花。目前已单身超过半年,由于雄性激素过剩,经常向公司内外的女性发出建立恋爱关系的邀请,虽屡败而屡战,有越挫越勇之势,其脸皮亦越磨越厚,炼就铜墙铁壁,只争朝夕。

  没事铁定不见他,有事能不见,最好也不要去见他。

  但是请假,还真非见他不可。

  “你也知道的,全公司咱设计部是最忙的,人手一直都不够。这个……好吧,你的假王哥我批了,好好回去陪家人!”王会发接过假单,在上面故作潇洒地签上了大名,然后交到我的手上。

  本想跟王会发说声谢谢,却迎上他诡异又略带无耻的笑容,于是,我决定将那两个字收回。

  这个上午,我带着钱谦去了依湖第三人民医院。经过诊治,钱谦被诊断为严重的神经衰弱和轻微的自闭症。

  怎么可能嘛?要知道当年他可是翔州市十佳优秀教师,学识渊博,语言风趣,东街中学男神级的人物。当年盛传有不少女生私下爱慕他呢。

  只是如今他以这副尊容出现在我面前时,当年的偶像形象俱毁,基本就只剩回忆乃至追忆了。

  体检结束后,护士叫我带他去休息室。这家医院倒也人性化,空腹抽完血,还提供免费的早餐。休息室里,趁早来体检的人都在那里吃牛奶和面包,且一个个都是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

  我心里正暗笑,不料转过身去时,发现钱谦正把一个面包使劲地往自己的嘴巴里塞,又大口大口地喝着袋装的牛奶。十秒钟,那袋250ml的牛奶就喝完了。

  钱谦吃饱喝足后,有了点精神,可还是有些木然,像个梦游症患者。我同他简单地聊了起来。他不是叫我若菲,就是叫我婵冰,我纠正几次之后,仍然如此,于是,我好作罢。

  我打算开车送他去他住的地方,我问他住在什么地方,他回答说是洋河路400号。

  洋河路在市区以北,而风和谷在市区以南,从这里出发到洋河路,以80码的速度,也要开近1个小时。看看时间,上午请的半天假快到期了,想起王会发那些诡异又不安好心的笑容,总有点儿鸡皮疙瘩满身爬的感觉。于是我把钱谦暂时安顿在我的公寓里并留了我的手机号码,然后匆匆吃了几块饼干就去上班了。第二章坑爹,钱就这么没了

  生产部送来的返工图正令我头痛不已,不知哪个不要命的竟敢在这个时刻打搅我。

  看着肩上那只毛茸茸胖乎乎的手,除了王会发,还能有谁会这么无聊?

  “王经理,你找我有事吗?”我眼睛依旧盯着电脑屏幕,在找寻出错的线路。

  “生产部退回来的?”他轻轻地问了一句,拉了一把椅子过来,在我身边坐下。

  “是呀,最近订单多,返工图也多,眼都花了。”

  “王哥当年也是这么熬过来的,干设计这一行,确实辛苦。”

  看他不冷不热地说这些话,一方面弄得我没办安心看电路图,另一方面,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要干啥。

  “王经理,你找我到底啥事呀?这图纸,生产部可等着要呢。”

  “王哥一个亲戚在风情街开了一家西餐厅,这两天试营业,想找人去试试菜,不知道你今晚有没有空?”绕了半天弯,最终绕到主题上了。

  “试菜是免费的吗?”我转过脸去看向他,眼睛和嘴巴同时弯成夸张的弧度,给了一个超假的笑容。

  “当然,有王哥在……”

  “试菜越多人越好,综合多人意见,才能不断提升质量和服务水平,王经理,您说是吧?”

  未等其有所反应,我立即大声对着办公室里的人说道:“哎哎,好消息!好消息!今晚王经理请客,风情街西餐厅,大家记得一定要去哦!”

  我看到王会发的地中海开始冒冷汗,额角抽搐,脸色由白转青,又由青转白,嘴角抽了抽,干咳数声后,低声说道:“晚上6点!”

  “不好意思啊,今天我家里人来看我,我晚上得陪他们吃饭。今晚这整个部的同事都会去试菜的,少我一个,应该不要紧吧,王经理?”我一脸无害的笑,两肩一耸,双手一摊。

  王会发还想说什么,终究没有出声,阴着一张脸,回他的经理室了。

  好不容易能静下来看图纸,这又出什么情况了?

  方有才,绰号方块三,21岁,身高175公分,体重65公斤,银洋国际老板陈如鼎的外甥(陈老板无子嗣),公司挂名财务总监助理,目前被陈老板安排在设计部学习。没事喜欢赌两把,与我私交甚好。此刻他急匆匆地跑进设计部办公室,见四下无人,拉住我,激情地说道:“苏姐啊,这次你可一定要救救我!”

  “债主追着你砍还是怎么了?急成这样!”我放下手中的活,转身看向他。

  “真要是赌钱输掉了,被人砍死也是我活该。问题是,我都没赌,却无缘无故被人坑了20万!”

  “20万?”惊出我一身冷汗。

  “姐,你小声点,我们去会议室说。”方块三拉着我去了小会议室,还在里面把门给反锁了。

  刚刚方块三在资财部核账时,发现一大笔烂账,有20万之多,而账面上所显示的支取人是方有才。方块三虽然好赌,有时手头紧也会拿公款去赌,但拿的都是几百几千的小数目,而且在陈如鼎查账前他都会及时补上。不过这家伙挪用公款的事在公司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这次被人混水摸鱼,教训惨痛啊!

  “坑爹的20万!”方块三一脸苦情道:“把我卖了都没有那么多,这次真要去跳楼了!”

  能从财务的账上拿走钱的,必须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是要进得去财务室,第二是要有认证的指纹。符合第一个条件的除了财务部的几个同事和为数不多与财务往来频繁的职员。而符合第二个条件的除了老板陈如鼎之外,就只有这家公司的财务总监以及这位挂名的财务总监助理。陈老板肯定不会监守自盗,而财务总监事发当天在总公司开会,而且出差已经一个星期了,所以眼下方块三理所当然就成了唯一嫌疑对象了。

  “你现在可是第一怀疑对象呢!而且你挪用公款的事,在咱们公司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没出事,大家都当你是半个太子爷,也就背地里议论几句,真出了事,你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呀。”我给他分析了一遍。

  “苏姐,你向来仗义,这次可一定要帮帮小弟呀。”方块三抓着我臂膀的手全是汗。

  “怎么帮啊?我又不是黑客。”

  “我这不……我这不找您商量嘛!要是被我舅舅知道,他非宰了我不可!”方块三急得脑门都冒出汗来。

  “这次是20万,下次可能是30万、40万,你就这么便宜那个坑你的人啊?”

  “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好,可是舅舅明天就要来查账了。我想先把账上的缺口填平,到时再去查那个坑我的家伙。”他的手攥成了拳头,抵着桌子,继而说道,“其实之前就有几次不对劲的账了。”

  “什么?你是不是开玩笑啊?”

  “是真的,我虽然好赌,也常常支用公款去赌钱,可我自己支了多少都是有数的,近段时间,我去填账的时候,总会莫名奇妙地多出一些账来,挂的都是我的名字。我看数目不多,就如数还上了。可这一次居然有20万之多,真是要坑死我了!我也知道烂赌成性是件可恨的事,可我不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人,是我借的,我会还,可不是我借的,叫我还,还是这么大一笔数目,我……我也太冤了吧!”

  “报警吧!”我建议道。

  “不行啊,姐姐!这次你先帮了我吧,查人的事我一定会跟进,但是明天就是星期五了,我舅舅来查账,被他知道肯定会杀了我!你先帮我度过眼下这个难关吧。”

  虽说大学毕业后出来工作也有六个年头了,20万差不多是我全部的积蓄。

  方块三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就只差下跪了。如今我若不帮他,估计他连死的心也有了。

  心一软便应下了:“钱我可以先借给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你舅舅查完账后,你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并且追回那笔钱!”

  “苏姐,你放心,这个狗娘养的东西,我一定会把他纠出来的!”方块三第一次让我感觉有个男人的样子。

  这一天的功夫,竟发生这么多的事,真不可思议。从来觉得风和谷是一片祥和之地,竟也有这般如戏一样的事情发生。第三章 傻了吗?爱上个三流女星

  手机响了,显示的是我公寓的电话。

  “若菲,我看到崔茜了!你快帮我找她啊!”钱谦的声音很激动。我不清楚崔茜是什么人,但是听得出来应该是一个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人,而且,应该是个女人。

  “你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崔茜……崔茜,婵冰啊,你快来,你带我去找崔茜好吗?我求求你了,我真的很想见她!”我听到他的声音哽咽,纠得我的心生生地痛。

  “我等下就回来,你……你先别着急。”

  下班时间一到,我第一个敲完卡,冲出办公室。我看到王会发透过他办公室的玻璃盯着我看,眼睛带着几分怨恨。

  对这位大叔,一直少有好感。大概是因为有一次无意见发现他的办公室抽屉里放着一个自W器。无耻也该有点分寸吧?这种隐秘的东西,他竟然放在没有上锁的抽屉里,而且抽屉还是半开着的。

  之后,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基本就成了猥琐大叔的代名词。印象之差,已跌入风和谷谷底,且无生还的可能。

  驱车回了公寓。

  钱谦抱着一本杂志正发呆,见我来了,立刻起来拉着我的手说道:“若菲!你看!崔茜在这里!崔茜在这里!”

  我接过杂志,封面上是一个半裸出浴,香艳无比的三流女明星的万秋儿的照片。

  “你说她是崔茜?”惊愕之余,十几头神兽从我心中奔腾而过。

  “崔茜!崔茜!你回来好吗?我求求你……”钱谦哭了,一个在我心中坚强自信的男人,为了一个三流女明星流下了眼泪。

  我的大叔,节操呢?碎地上了吗?你都这么大了,还学人家追星啊,你的眼泪何时这么不值钱了。

  我不认识万秋儿,但我有个朋友应该和她比较熟。我这个朋友叫纪志轩,目前在大陆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我大学暑假打工时认识他,那是他还是个小演员,在风盛影业旗下接戏。而我在那里做兼职美术指导。

  一直不红不紫的老纪,因为一部《浴海》,拿下奥兰卡最佳男主角奖,一夜成名,红遍全亚洲。不这现在人家有钱了,不演戏了,直接当起了大导演。

  他的情史基本可以从娱乐报道中窥见一二,花边新闻不断,漂亮女友常换。当我问他万秋儿的时候,他嘿嘿一笑,果然是他众多女友之一。老纪这个混球,都快四十的人了,虽说长得丰神毓秀,却一直玩事不恭。

  当年穷困潦倒,欠赌债被小混混打,我还跟着被“追杀”过呢,真是造孽啊!想起那日躲在桥洞底下,又冷又饿。我身上就只有2块大洋,还被他搜刮去换了一个热烘烘的葱油饼。

  他啃着大饼,幸福得直掉眼泪,还说一饼之恩,当涌泉相报。

  本小姐也不图你报什么大恩了,尼玛以后惹了仇家,千万不要再找我就是了。我特么不过来送个跌打药,差点被人砍死。

  听说我要找万秋儿,老纪颇感意外。电话那头的口气除了质疑,还带了几分戏谑。

  “小格子啊,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追星了?”

  “追什么星啊,有你这个超级巨星在,其它的星星在我眼里还有发光发亮的可能吗?”

  “好甜的小嘴!说吧,哥哥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我一个朋友,找你女朋友万秋儿,有一点点事……”正纠结不知如何开口,老纪倒有些不而烦了。

  “不像你平时的作风嘛,小格子。有事就说吧,咱可是吃过同一张葱油饼的朋友……”

  哪里是同吃一张饼,分明是你吃了整个饼,我只吃了两颗葱花好哇!

  我把钱谦的事同他说了一下。他觉得难以置信。不过也是,这种事,搁谁谁都不会相信。可偏偏就让我给遇上了。

  “能约你女朋友出来吃顿饭吗?我想可能是个误会……”我怯怯地说道,生怕他会反悔。

  “没想到她还有这么老的粉丝,这小娘们……”听那口气,我已经能想到这家伙嘴角上扬,一脸狡黠的笑容了。

  钱谦还是浑浑噩噩的样子,抱着那本杂志不肯松手。我问他想吃点什么,他想了想,说了一句:“我想吃肉!”

  冰箱里正好还有一块昨天买的五花肉,以及几个山芋,我就用高压锅煮了碗山芋炖肉。顺便炒了几个小菜。

  向来对自己的烹饪水平只停留在可以裹腹的阶段,不过今天钱谦同志向我证明了,我的烧的菜竟然也是美味。

  只见他把山芋炖肉一把抢到自己的面前,大快朵颐,顷刻间,一大碗的山芋炖肉已汤干肉尽,这还不算,他啃着骨头,吱吱地嘬吸着骨髓,只差没把骨头咬碎了全吞下去。我把面巾纸递给他,他用来擦自己满是肉油的手,然后,冷不防地,用袖子抹了抹嘴巴,露出一脸满足的笑。

  哎哎,钱谦,形象呢?你好歹曾经也是男神级的人物耶!岁月果然是把杀猪刀,男神一去不复返!

  想到今天医生的诊断,看来这个钱谦现在真的是很有问题。看看天色已晚,去洋河路的事只能等到明天了。我问他是不是想看电视?他点点头,又摇摇头。但我还是打开了电视。

  电视转了一圈,不是泡沫剧就是新闻连播,实在没什么我要看的节目,当转到娱乐台时,钱谦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电视屏幕,兴奋地大叫:“苏格楠!你看!崔茜!我的崔茜!”

  钱谦第一次叫对了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该高兴呢,还是该流泪。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问他:“钱老师!你是不是很想见万秋儿小姐?”

  钱谦没有反应。

  我又重新改成“你是不是很想见崔茜!”

  钱谦的眼睛里放出了光芒,连连点头道:“是的!是的!你带我去好吗?我们这就走!”

  他拉着我就想朝门的方向去,我按住他的肩膀,叫他不要着急,我说:“今天很晚了,崔茜也要休息,过两天再说吧!”

  “我知道崔茜要休息,我要去陪着她!”

  你傻了,还是脑袋秀逗了,一个三流女明星,你以至于为她疯到这个程度吗?你还人民教师呢?无耻两字都写你脑门了上!

  我没有把话说出来,因为我杀人鞭尸般的目光已经足够恫吓到他了。

  他缩起身来,用一种怯怯的眼光看着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第四章查账,老板发火了

  我放了热水,让钱谦洗个澡,他的头发又脏又臭,结成了一坨一坨,身上散发着一股怪味。我把阿力留下的衣服挑了一件给他穿。钱谦洗完澡出来,少了身上这股怪味,多少看着舒服些。

  英俊这两个字,是我评价13年前的钱谦的,他当时绝对是一表人才、气宇轩昂。可现在的钱谦,却成了霜打过的茄子,蔫了,也皱了,还长了不少的老年斑,虽说是五十岁上下的年纪,看上去却完全是一个地道的老头子。他的衰老速度比常人至少快十年。

  我父亲,也是五十来岁的年纪,可他脸上没什么岁月的痕迹,换成我姑姑的话讲,完全还是可以冒充三十几岁的男人去骗小姑娘的。眼前这位刚过五十的钱谦,却老得可以当我爷爷了。

  我收拾了一下书房,在复合木板做的地板上铺上一层草席,又拿了毛毯和枕头给他。他在客厅的地板上很快睡去,枕边放着万秋儿作封面那本杂志。

  不知道这几年在钱谦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他竟成了这副模样。

  早上去上班,一进公司,就有些不对劲,办公室里不仅鸦雀无声,还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氛,我都有点看惊悚电影的感觉了。

  王会发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边,把派工单发给我的同时,偷偷告诉我今天老板来查账的时候发现了问题,正在资财部发火。

  方块三说的那笔烂账,我明明已经填好了呀。怎么老板还要发火呢?难道又出了什么事?

  正想着呢,陈如鼎进了我们办公室,且直接冲着我过来了。我很少有害怕的时候,胆子大向来是我的特点,可这一次,老板怒气冲冲的样子,我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苏格楠!你过来一下,我在会议室等你!”陈如鼎的口吻近似命令,他像个将军,而我就是他手下的兵一样,而且是一个犯了错的兵。

  我跟着陈老板进了会议室,方块三已经在那里了。

  “说!这20万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如鼎看了看方块三,又看了看我。

  “我……”方块三支吾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还瞒我呢!你们到底要瞒我瞒到什么时候?我已经报警了,公安马上就来!”

  “舅舅!是我!是我拿去赌钱了!”方块三硬着头皮挤出一句。

  “拿去赌钱?你小子啥时候这么出息了,一把能输20万?”

  “我……”

  “你说说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一笔钱从你的账户划到公司来?”老板转过身来问我。、

  “我……”我向来口齿伶俐,此刻却崩不出个字来。

  方块三见老板为难我,于是就当着老板的面把自己经常支取公款去赌的事,以及出现无头烂账的事统统都说了出来。他亲口承认挪用公款赌钱的事,无疑是叫老板炒他鱿鱼。可见他是下了极大的决心的。

  “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我13岁就出来混了,什么世面没见过。你三三两两时不时地支取几百、几千的公款,然后又偷偷地把账填上,你当我不知道啊,我吃的盐都比你吃的饭要多。这些小事,我都可以不计较,可公司出现这种冒名支取公款的事,一支就是二十万,你也会扛下来啊,你本事倒是不小嘛。有这么大的本事,还来我的公司作什么?”老板气得两眼通红,像一头发怒的豹子。

  “我……我怕你查账的时候误会是我拿的!”

  “误会?你当我是老糊涂啊,什么人有什么胆我一清二楚!你虽然好赌,也常常支取公款,但这么大笔的钱,借你一百个胆你都不敢!”陈老板的火气稍微降了一点,既而又转过身来对我讲,“还有你!你一个女孩子,出手倒是蛮大方的,你以为澳门豪赌啊,一掷就是20万,你用自己的钱填我的烂账,这混小子如果不还你,你怎么办?当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还是视金钱如粪土啊?”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老板问题,但他的确是个洞若观火的人,其精明的程度大大超乎我的想象。

  “舅舅,你不要怪苏姐,是我不好,我求她帮忙的,这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您觉得不解气,你干脆开除我好了。”方块三在一旁为我求情。

  “开除你?开除你,你拿什么养活自己啊?你除了赌,还会些什么?自己没出息也就算了,还跑去跟女人借钱。小苏那里你来来回回也借过十几趟钱了吧,你丢不丢人啊?这次你又跟人家借了20万,你打算怎么还啊?你有钱还吗?是不是想把你那间狗窝卖掉还人家啊!不争气的东西!!!”

  方块三被老板骂得低下了头。陈如鼎缓缓了气,对着我说道:“我跟财务说过了,下午就把钱划到你账上,以后你也不要借给这小子钱了。这小子……唉!”

  公安来了,一下子来了六个人,看来陈老板的面子还是很大的。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公安们跟着陈老板和方块三进了资财部的办公室。

  王会发凑过来问我刚刚老板找我什么事?

  我正烦着呢,随口忽悠了他一句:“老板说要升我的职!”

  “真的?”王会发认真了,“老板真的要升你的职?是不是企划部经理吗?嘿嘿,那可是美差啊!”

  “是吧!是吧!”我回转风向问道,“王代经理怎么对我这么关心啊,刚刚老板找的时候,你怎么躲我躲得那么快啊?”

  “您说的是哪的话啊?这不是老板来了嘛!咱要注意形象!”

  好好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怎么就变了味儿。形象两个字真心与他是无缘的。

  “形象?”我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王经理,这两字听起来好别扭哦!”

  邻桌的几位同事闻言,想笑不敢笑,憋到内伤。王会发干咳两声,朝自己的经理室走去。

  安妮从邻城出差回来了,春风满面地进了办公室,不过她很快发现气氛不对,私下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嘴朝资财部的办公室努了努,轻声说道:“来了六个公安,在资财部呢!”

  “公安?”安妮睁大了眼睛,“公安来这里做什么?”

  “公司的账出了问题!”

  “哦。”安妮轻轻地应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不安。

  中午吃饭的时间,资财部的门里才有人出来。

  原来公安也是人,也是要吃饭的嘛。我这么想,不禁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时方块三也出来了,叫我一起去吃饭。

  第五章猥琐大叔也很可怜

  在职工餐厅,我们选了个角落坐下来。我问方块三公安那边查得怎么样?方块三环视了一下周围,说道:“是熟悉资财部业务的人干的,现在怀疑的对象初步锁定在三个人里面。”

  我又问那三个人是谁?方块三压低声音说了三个人的名字,我的心里一震,因为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安妮。

  我说:“怎么可能是安妮呢?!”

  方块三说:“公安认为要从公司里把钱支取出来,需要有我的指纹认证。可当时我人并不在场,所以公安鉴定专家认为最有可能是有人套取了我的指纹,借此来取钱。”

  “可是……”我又问道,“安妮又不是资财部的人,怎么可以取到钱?”

  “她虽然不是我们资财部的人,但是我的指纹只有她有可能拿到手里。我平时上下班都不按时的,你也知道的。我把一个印有我指纹的指膜套交给她,让她帮我上下班的时候代刷卡。”

  “可这也不能证明什么呀?”

  “公安说的,凡是持有我指纹的人,都有可以做到这一点。”

  “你的指纹不是同样输在公司的电脑里吗?管人事的红姐不也是随时能拿到你的指纹吗?”

  “红姐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公司考勤刷卡过程中,产生的指纹认证,操作系统只负责确认匹配,并不能把指纹直接调出来,除非有相关的解锁密码。这个密码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这套系统的生产厂家,另一个就是我舅舅。所以红姐把电脑里的指纹调出来的可能性不大。她要有这本事,直接可以去微软应聘了,还留在这里赚两千一个月干吗!”

  “那你们是不是要找安妮啊?”

  “下午可能就会找安妮问话。”方块三凑近我,说道,“你可千万别……”

  “我不是这种人!”

  “嗯!姐,我是当你自己人才跟你讲这些的。现在公安也只是怀疑,安妮也不过是三个怀疑对象中的一个,又没有肯定说一定是她。”

  王会发在餐厅中央,跟几个女同事吃饭,一脸殷勤之余,不安好心的笑容时时出现。

  “我要是对着他,估计可以绝食减肥?”

  “你别这么针对他嘛,其实他也挺可怜的!”方块三见我用鄙视的眼神正对着王会发,居然替他求起情来。

  “我针对他?是他比较讨人厌吧。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的那些劣迹?”我嘀嘀咕咕地发起了牢骚。

  “男人里面,按贱的程度来排名,他绝对位列三甲,可是论‘惨’的程度,他也是名列前茅。”方块三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几度被女人骗得倾家荡产,曾经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现在住的那个小公寓,还是我舅舅借他住的。”

  “真的吗?”我看着那个和女同事在一起说笑的猥琐大叔,心里闪过一丝的同情。但很快,他的抽屉里那个东西又浮现在我脑海里,于是王会发在我心中形象好不容易升上一尺,瞬间又回落谷底。

  同情?才不呢!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去年他老婆跟他离婚,他闹得要跳楼,你还记得吗?”方块三问我。

  “我来的晚,不过也听同事说过,那是他咎由自取,与人无尤。谁叫他在外面包二奶。”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个二奶就是他老婆安排的。现在社会上有一门新兴职业,叫职业情-人,你应该听说过吧。他的老婆为了骗走他的家产,到地下婚介所租了个职业情-人来勾引自己的老公,然后拍下照片,到法院去申请离婚。当时老王也是一时色迷心窍,以为那个狐狸精是真心爱他的,头脑一热,就离婚了。还支付了他老婆一大笔补偿金。结果,他老婆拿了钱后就跟人跑了,那个女人也很快消失了,老王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弄得要跳楼,还是我舅舅出面劝下来的。”

  “什么?一个老婆雇职业情-人来勾引自己的老公?这什么世道嘛,哪会有这种女人!”我突然替王会发打抱不平起来。

  “那个女人好像叫若菲!”方块三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正努力回想着什么。

  “若菲?”我的心好像被电击了一下。

  我很快想起了钱谦的事,他总是把我误认为若菲或婵冰。会不会这个若菲和钱谦口中的若菲是同一个人呢。如果是,那这件事看起来似乎有点儿复杂了。

  见我在那里发呆想事,方块三“喂喂喂”地喊了我半天,我这才回过神来,饭才吃了一半,而菜早已冷掉了。

  我驱车带着钱谦前往洋河路400号,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地址。钱谦看到熟悉的地方,自己下车就走过去了。我跟在他的后面,想看看那里究竟住着什么人。

  门敲开后,出来一个黑皮肤的胖女人,见到钱谦就爆粗口:“老瘪三!你还敢回来啊!欠我的房租呢!”

  钱谦并不因为房东讨债而感到不好意思,反而问她有没有见过崔茜。

  女房东冷哼一声,说道:“你那个姘头啊,早跟人家跑了,还留在这里替你付房租啊。”

  “她没回来吗?”钱谦不甘心地又问了一遍。

  “没——有!”女房东一点也不客气。

  “那……那我怎么办?”钱谦脸上泛起愁容,这时他才想到自己的处境。

  “怎么办?你问我啊?我哪知道,你什么还我房租啊!再不还,把你的那些破东西全扔出去!”女房东威胁道。

  “不就是欠你点房租嘛,以至于这么得理不饶人吗?他欠你多少钱,我替他还了!”我实在看不过去女房东的嚣张态度。

  “有人还钱,再好不过!两千块!”女房东的话像菜刀剁在砧板上一样。

  我把钱谦的东西从房间里整出来。他的东西也不多,一床被子又潮又臭,被我顺手扔进了垃圾箱里。顿时一群苍蝇像见着宝似地围了过去。剩下的衣服,我挑了几件还算周全的,放进后备箱里,其它的包括洗漱用品在内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叫我给扔了。

  最后,我看到一个笔记本,还特意包了书皮,看来是件有意义的东西,也就留下来了。看看再没什么可以拾收的啦,就都拿出来扔了。女房东像个典狱长似地站在门口,盯着我收拾东西,生怕我偷走她家什么宝贝似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腐女的错乱人生》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0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