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寒冬时,忆你的柔情小说沈瓷江临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寒冬时,忆你的柔情小说沈瓷江临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逼宫

  沈瓷收到那张化验单的时候正躺在市区某间诊所的软榻上。

  宽敞的房间,舒缓的音乐,窗外晨光刚刚浮起来,有几缕光线正好撒在窗口刚冒出嫩尖儿的盆栽上面。

  室内还点了香,是薰衣草和洋甘菊的味道。

  一切都挺美好,除了手机屏幕上刚收到的那张化验单。

  化验单是对方拍了照发过来的,“阳性”两个字还专门用红色记号笔圈了出来,下面留了一行小字:“孩子两周,姓陈。”

  沈瓷的目光就一直逗留在最后那个“陈”字上。

  “…沈小姐,像你这种情况其实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性冷淡,也可称之为性感缺失或阴冷,是常见的性功能障碍之一……”

  对面心理医生的声音磁性中带点温润,很好听,但沈瓷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沈小姐?”

  心理医生又喊了她一次,沈瓷这才从手机屏幕上挪开眼。

  “抱歉周医生…”

  被称作“周医生”的年轻男子瞥了下眉。

  “如果沈小姐今天有事,要不我们改天再约时间?”

  沈瓷想了想,索性将手机搁到了一边:“没事,诈骗信息,您继续…”

  一小时后沈瓷从那间心理诊所出来,已经过了九点,初秋的阳光还有些肆烈。

  她去停车场取了车直接往杂志社开。

  那会儿还是早高峰时间,路上挺堵,车子走走停停,等红灯的档口手机响了。

  下属方灼的电话。

  “喂,姐,今天来应征你助理的姑娘已经到了,大美妞一个,还说她和陈总很熟,也不知道他俩什么关……”

  方灼充分发挥了他八卦的特质,只是最后一个“系”字还咬在舌尖,这头沈瓷已经掐了电话。

  心里挺烦躁的,她直接将手机扔进包里,但很快又有电话进来,屏幕上显示“陈遇”两个字,沈瓷扫了一眼,没接。

  铃声锲而不舍地响了半分钟,随之改为短信。

  “她是不是去你杂志社应聘了?先别见她,等我过去处理!”

  沈瓷没理,随后第二条信息进来:“我正在赶去杂志社的路上,相信我,我会把话跟她讲清楚!”

  两条短信都来自同一人,语气焦灼又急迫。

  沈瓷没忍住,一个人坐车里竟笑了出来,笑得眼睛都有些泛湿。

  挺稀罕呀,陈遇执掌大塍传媒也有好几年了,处事还算稳当,竟然也会有这么不淡定的时候?

  可他究竟在担心什么呢?怕她见了那姑娘两人掐起来?还是怕她脾气上来把那姑娘伤了?

  沈瓷真是越想越觉得可笑!

  她将手机摁灭重新丢进包里,抬头,却见路口黄灯频闪,下意识踩了一脚急刹车。

  结果“嘭”一声,车身剧震,猝停,前额重重磕在方向盘上又被迅速弹回去。

  脑中瞬时一懵。

  撞了?

  撞了!

  车屁股被人追尾,沈瓷不爽地拧了下眉。

  真他妈是完美的周一早晨!

  “小姐……?”沈瓷坐在车里没下去,很快有人过来敲她的车窗,男的,个子似乎很高,宽阔的肩膀将光挡去了一半。

  沈瓷落下车窗,强光刺过来,她下意识地闭了下眼睛,等再度睁开,“肇事司机”的脸已经挂在她窗口,逆着光,面目平静又冷峻。

  怎么说呢?可能是因为沈瓷难得这么近距离地跟一个陌生异性接近,她愣是懵了好几秒。

  “能否先下车?”直到对方提醒,沈瓷才回过神来,扯掉安全带开门出去。

  这应该是江临岸第一次见沈瓷,人潮涌动的街头,晨光,车祸现场,她半眯着眼睛站自己面前,可能因为光线好,沈瓷的脸被照得透白,以至于江临岸一眼便看到了她眉骨上被撞出来的淤青,面积不算大,但落在光洁的额头上就显得有些刺眼。

  江临岸的眉头不由紧了紧,朝旁边让了点位置。

  “怎么说?”简短又低沉的嗓音。

  沈瓷已经渐渐适应了车外的强光,这才发觉对方个子真挺高,身形立挺,穿了件浅蓝色细条纹衬衣,五官生得不错,剑眉黑眸,只是表情和口气显得有些僵硬,从疏离的气势而言就有些不讨喜。

  沈瓷仰面与他对视:“追尾,你说怎么说?”

  他可是肇事方啊!

  沈瓷说完便往车后走。

  啧啧…一辆黑色迈巴赫紧紧贴着她的POLO车屁股……第二章私了,她不同意

  豪车啊,甬州虽说是一线城市,不过能开这种车的人并不多,难怪他追尾了气焰还能如此嚣张。

  “两只后车灯,整个车屁股变形,你全责!”沈瓷先发制人。

  江临岸跟过来,两辆车还紧紧黏在一起,车头吻着车屁股,他瞄了一眼,没多争执。

  “私了?”

  “别,还是报警吧!”沈瓷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江临岸瞥了一眼手表,眉头再度拧紧。

  “还是私了吧!”边说边掏出钱包,随手抽了些钱出来递给沈瓷。

  沈瓷:“……”

  她有点懵,戳了眼对方递过来的钱,红红一叠,起码过三千。

  “不够?”他又添了几张进去,照理修她那车肯定够了,可沈瓷就是不接。

  场面有些尴尬了,两人就那么堵在路口,日头升得有点高,又闷又烦躁。

  旁边围观的路人也渐渐多起来,江临岸的唇线也越崩越紧,沈瓷却还是一脸淡然,杵那跟尊佛似的。

  趁机讹钱?这是江临岸的直觉反应。

  “要不这样吧!”他将钱又收了回去,转身凑车里摸了张名片出来。

  “我现在要赶去机场接人,这是我司机的联系方式,如果你不想私了,我让他现在赶过来处理现场!”

  言下之意是要沈瓷留在这里等。

  沈瓷没吱声,只是抬头看了眼太阳,眼睛虚虚半眯着,她昨晚没睡好,这会儿头晕得有些厉害。

  江临岸就见她的目光在空中绕了一圈儿,最后再度落在自己脸上,那是怎样一种眼神呢?淡漠,虚浮,冷感,却又好似带着一点不经心的蔑意。

  江临岸觉得这女人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

  “怎么样?”

  “不怎么样!”沈瓷悠悠开口。

  她这人是最没耐心的,且痛恨受人指使,更何况这男人的态度还让她极其不爽。

  沈瓷掏出手机开始拍照,冲着黏在一起的两辆车连按了几次快门,然后又从包里掏出自己的名片,直接拍到江临岸手中。

  “抱歉,这是我的名片!”说完回头上车,直接将车门关上了。

  江临岸没明白什么意思,蓝色POLO车却已经发动,先往前挪了点,车屁股上被撞碎的塑料灯罩开始噼里啪啦往下掉。

  “抱歉,我也赶时间!”沈瓷从车窗探出头来朝江临岸喊了一声。

  江临岸以为她要干嘛,结果沈瓷一脚油门,那辆半旧POLO直接冲过了红绿灯,被撞瘪的车屁股很快没入车流不见影了。

  江临岸:“……”

  众人:“……”

  这算哪出戏?

  江临岸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真是头一回碰到这么奇葩的女人。

  他错开人群上车,心里竟升起一丝烦躁之气,挺意外啊,他这些年“修身养心”,再大的气都能忍,可今天竟然被一个女人轻易挑了火。

  江临岸低头瞥了一眼沈瓷塞给他的名片,眸光一时顿在上面。

  “大塍传媒,新锐杂志社,主编 沈瓷…”

  最后一个“瓷”字被他不动声色地咬了一下,连着车里空气都沉了几分。

  “于浩!”江临岸拨了电话,“大塍传媒旗下有本新锐杂志?”

  电话那头似乎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问懵了,愣了几秒才回答:“好像有,不过发行量不大吧,在整个集团业务里也没什么影响力。”

  “那是否在我们这次的收购名录里?”

  “这个我得查一下,因为规模太小了,之前审计报告里似乎也没提到,不过你突然提这茬算是……”

  “没什么,随口问问。”江临岸挂了电话,关节分明的手指在沈瓷的名片上敲了两下。第三章面试,与她对决

  沈瓷将被削了半个屁股的车直接开到写字楼下,因为路上耽搁,到杂志社已经快十点了。

  原本周一上午还有例会要开,现在却因为车祸不得不延迟,弄得沈瓷有些心神不宁,实在是因为她很讨厌计划好的东西突然被打乱,让她觉得没有安全感。

  沈瓷顶着一张臭脸进办公室,整个杂志社的人都看得出来今天老大心情不美丽,更何况她本来就不讨下属喜欢,这种时候更没人敢去惹她,除了不怕死的摄影师方灼。

  “姐,你额头怎么了?撞了?家暴?要不咱去医院看看?”方灼甩着肉肉的身子跟沈瓷进办公室,一路追她屁股后面喋喋不休。

  前面沈瓷突然站住,方灼没来得及刹车,下巴生生磕她后脑勺上。

  又是一记追尾。

  “疼……”

  沈瓷瞪他:“你闲的?”

  “我关心你!”

  沈瓷剐了他一眼,方灼瞧见了她眉骨上的淤青,伸手就要摸,却被一掌拍掉:“别动手动脚,人呢?”

  “什么人?……哦你说面试那姑娘?”方灼这才想起来正事,捂着下巴指了指会议室,“在里头等你很久了!”

  沈瓷应了一声,随手抽了桌上的简历就往会议室走,走一半又回头。

  方灼还站门口摸自己被磕疼的下巴。

  “给我送杯咖啡进来。”

  “……”

  方灼速战速决,去茶水间随便撕了条雀巢,端着半杯速溶咖啡去敲门。

  “进来!”

  门推开,宽敞的会议室一头一尾坐了两人:一端是沈大主编,千年不变的冰刀子脸;另一端便是来面试的姑娘,近看更漂亮,明眸皓齿,穿了套当季celine新款裙装,赏心悦目地往那一坐,连方灼都不免多看了两眼,直到沈瓷用笔敲了两下桌子:“咖啡放下,出去。”

  方灼:“……”

  方灼走后会议室就只剩沈瓷和那姑娘了,长形的原木桌,各分两端。

  一端大方淑女地坐着,背部挺直,双手交叠抱着小腹,笑不露齿。

  另一端,沈瓷始终没抬头,目光扫在简历上,不紧不慢地转着手里的笔,一圈,两圈,三圈…“咚”一声,笔被她拍在桌上。

  “名字!”终于出声,一贯冷硬的调子。

  对面姑娘唇齿微动,轻轻笑了一下:“沈主编,我简历上写着呢!”声音还很好听,甜而不腻。

  沈瓷还是没抬头,机械式地重复:“再问一遍,名字!”

  女孩轻微地皱了下眉,不过还是耐着好脾气:“阮芸,阮玲玉的阮,芸芸众生的芸。”声音越发腻起来,就像她的名字,像是黏着一层软乎乎的棉花糖。

  原来陈遇好这款?

  沈瓷终于抬起头来,眸光定在对面女孩身上,真挺漂亮的,巴掌脸,柔顺长发,雪肤红唇,搁面前就像一颗刚刚泛红的樱桃。

  这颗樱桃才多大?

  沈瓷又低头扫了眼简历,年龄那一栏写着22岁!

  22岁啊,大学还没毕业吧。

  沈瓷在简历上重重打了个勾,扔过去:“明天去人事那边报到!”

  方灼趴门口偷听,猛一个趔趄,就这么成了?一向要求严苛的沈大主编面试自己的助理,一个还未毕业的实习生,居然这么三言两语就成了?

  “谢谢沈姐给我这个机会!”对面阮芸扶着桌子站起来,还不忘用手摸了把肚子,一声“沈姐”也是叫得乖巧讨喜。

  沈瓷只觉心口犯腥。

  “这里没你姐,走吧,下周一来上班。”说完她便站起来开始收拾桌上的简历。

  阮芸很快扶着小腹走到她旁边,盈盈一笑,压低声音:“沈姐,早晨给你发的化验单看到了吗?”

  沈瓷收简历的手顿了顿,抬起头来。

  “看到了,恭喜!”语气平淡,面目冷静。

  阮芸大概没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跟自己预期的效果完全不一样啊。

  照理这女人应该难过,嗔怒,甚至直接当场就跟她撕,可现在她如此平淡,算什么情况?

  阮芸突然觉得有些不甘,那感觉就像自己费力搬了块大石头往河里扔,结果连个声响都没有。

  怎么可以这样!

  阮芸定了定神,笑着又在沈瓷耳边补充:“孩子查出来的时候已经两周了,陈遇的,伯母让我们尽早结婚…”第四章后台,他在慌什么

  沈瓷突然觉得此情此景实在可笑,她索性将手里理好的简历往桌上一放,正视阮芸。

  “这是你和陈总的私事,其实你不需要跑来跟我讲,不过我们社里也有规矩,照理你怀孕我不应该再聘用你,但我懂知人善任。既然你能给我带来效益,那我就没有不用你的道理!至于其他的……”

  沈瓷顿了顿:“你的私生活也好,丑闻也罢,我希望你到此为止,别再带到杂志社来讲!”

  一席话说得阮芸毫无还手之力。

  到底还是年轻啊,以为一张化验单就能让沈瓷方寸大乱,可这女人居然油盐不进。

  眼前的沈瓷哪有半点生气的样子,目光沉静,面色凌然,相比之下阮芸倒显得有些没趣的小家子气了。

  “莫名其妙!”她鼓着腮帮子气鼓鼓地出去,一直在门口窝着的方灼有些摸不着头脑。

  刚才阮芸和沈瓷在里面的对话他没有听真切,只是隐隐能够感觉出这姑娘有点来者不善。

  阮芸走后会议室的门半敞着,沈瓷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小腿一软,扶着桌沿缓缓坐回椅子。

  她当时背门而坐,清瘦的背影镶在门隙中,微微躬着上身,看不到她正脸,只从上衣的领口中露出小半截白皙细长的后颈。

  “姐……”方灼推门进去。

  沈瓷将一直捏在手里的笔松开:“什么时候学了偷听的毛病?”

  方灼讪讪拧了把鼻子:“没,就好奇。”

  “好奇什么?”

  “那姑娘的来路啊,看着不像是愿意来当助理的人。”

  毕竟没哪个穿一身Celine新款的姑娘会甘愿屈居在他们这个屁大一点的小杂志社。

  沈瓷似乎哼了一声,方灼没听仔细,半个圆乎乎的身子都快趴到会议桌上了。

  “姐,那姑娘是不是有后台?”

  沈瓷恍了一下。

  “后台?”

  那算后台么?

  她靠在椅子上开始发笑,千年大冰脸在那一刻居然笑得眸光闪亮,方灼在旁边却看得心惊肉跳。

  “还真被我猜中了?空降兵,真有后台?”

  “嗯哼,这个后台还不小,星光医院知道么?”

  “知道,国内挺牛逼的整形机构,不过跟那姑娘有什么关系?”

  沈瓷嘴角抽了抽,看着简历左上角的名字,回答:“她姓阮啊,阮劭中的女儿,带了广告赞助来的,下半年一整个跨页版面!”

  “真的?”方灼欣喜,居然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可想想又觉得不对劲,想再跟沈瓷八卦一点,结果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动静闹得有点大,方灼皱着眉嚷嚷:“哪个傻缺不知道要敲……陈…陈总……”

  一声“陈总”卡在了喉咙口,方灼吓得都忘了从桌上爬起来了,依旧半个身子欠那,肩膀紧紧贴着沈瓷的胳膊。

  门口男人像是赶了很远的路,身上是浅灰色的正装,只是领带有些崴了,风尘仆仆之余还有些气势汹汹,特别是当看到方灼的时候脸上怒气更加凌然。

  方灼也感觉到了对方的敌意,只觉一股凉气从头顶窜到脚底心。

  好强的杀气!

  “那个……陈总,您来找我们主编啊……”

  “出去!”

  “……”

  “出去!”

  连吼了两声,方灼觉得一向在员工面前还算翩翩有礼的陈总今天肯定吞了几万吨火药,为免碎尸现场,他立马识趣地滚蛋,滚到门口又听到里头吼:“把门带上!”

  “嘭”一声,感觉整个杂志社都随之震了震,震完会议室里只剩下死寂,真是像死一般的沉寂啊。

  气氛僵到不行,可沈瓷却还能坐在那气定神闲地玩笔,陈遇看她那样就来气,却又感觉使不上力,自己杵那恨了一会儿,最后还得先开口:“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正在忙!”

  “忙什么?忙着跟下属在会议室…”

  “面试!”沈瓷突然抢白,陈遇被呛了一口,半饷之后才反应过来。

  “你见过她了?”

  “见了,刚走!”

  “不是让你先别见吗?”

  沈瓷觉得好笑:“她来应聘助理,我是面试她的人,陈总,您说我有什么理由不见?”她终于抬头直视面前这个男人,西装革履,五官俊朗,可眼神中却有藏不住的心慌。

  他在慌什么?怕她坏了他和阮芸的好事?

  第五章对峙,各取所需

  “好,见就见了吧。”陈遇压了压声音,语气不自觉就软了。

  他走到沈瓷边上,想扶下她的肩,可手伸到一半还是收了回来。

  “回头我会把这事处理好,小瓷,我保证,她以后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大概从来没人见过姿态如此低卑的陈遇,也仅仅只在沈瓷面前了。

  可是那又怎样?有些话她都懒得跟他摊开讲了。

  沈瓷握着手里的笔杆,松开,再拧紧,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她站起身来,与陈遇对视:“不劳陈总费心了,挺好的,她下周开始会来杂志社上班!”说完就要出门,陈遇气得一把拧住她的手腕,顺手抽了桌上几张纸。

  “沈瓷,你这算什么意思?”

  几张简历扑头盖脸地甩过来,轻飘飘地落地,有一张刚好落在沈瓷脚边,正面朝上,贴着应征者的照片,照片上的阮芸笑得灿烂漂亮。

  一时气氛更僵了,空气仿佛静止,对面百叶窗被风吹得晃了晃,光线趁机透进来,沈瓷被蛰得再度闭了闭眼睛。

  就那么一恍,似恍过这些年她与这男人之间所有的纠缠,一点一滴,从相遇到相识,再到如今这样莫名奇妙的关系。

  沈瓷忍不住抽了一口气,抬头,面前的陈遇再度逼近,近到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香。

  他抽烟了,印象中这男人很少抽烟。

  沈瓷定了定神,没说话,弯腰下去开始捡简历。

  一张,两张……阳光在A4纸上折射出光影,阮芸的笑容模糊不清,却由远及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些东西,见光死……

  “我能有什么意思,她来应聘我就面试,全都是按规矩办的。”沈瓷边捡边回答,气息淡然到丝毫不受影响。

  陈遇立而不动,看着她将地上的简历捡干净,横竖也就四五张纸,她捡起来后将灰尘拍掉,码整齐,再抱在怀中。

  两人对视,沈瓷背光而立,浅浅笑了一下,竟看不出丝毫破绽。

  这分明就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一方太淡,一方又过于慌。

  陈遇心上像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有东西不断从裂缝里流出来,滋味不好受,他苦笑:“你还真够心大!”

  “彼此彼此,陈总又何尝不是?”

  “你说我?我和你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过都是各取所需!”

  好一句“各取所需”,陈遇恨得真想一巴掌抽上去。

  “你就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沈瓷又笑了一声,她难得笑,却是眼梢被拉得细长,上扬,傲骨英气里带了点艳丽,要命的好看。

  “你敢睡她,我就敢用她,有什么可介意?”

  真如蜇人的刺,唇翼轻扬,却心若寒霜。

  陈遇被怄得一时说不上话,刚好手机响了两声,他看一眼,不爽地接通:“什么事?”

  “陈总,公司那边打电话来,说联盛的江先生快到了。”

  “知道了,我五分钟后下去。”陈遇收了手机,看向沈瓷:“总公司那边有个会,但我们之间的事得说清楚,要不今晚吧,今晚我…”

  “今晚没空,我约了厂商吃饭。”

  陈遇又被怄了一口,不过都已经习惯了。

  “好,那我晚上去你那等你。”

  沈瓷没搭理:“随便你!”

  ……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寒冬时,忆你的柔情》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0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