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有钱,真好小说张伟王炎何英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有钱,真好小说张伟王炎何英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18楼的春天

  坐在电脑前,张伟看着宿舍窗外发呆。

  对于这座北方城市来讲,这一年的秋天来得有点早,刚进入9月,大街上的法国梧桐已经开始掉下有些发黄的叶子,稀稀落落飘散在马路上。

  张伟刚辞职,此时对着电脑,有些孤独和寂莫,干脆上网找个MM聊天吧,打发这无聊的时光。

  张伟比较喜欢算命,也信命,最信奉的一句话是:性格决定命运。

  如何找MM呢?张伟寻思了下,突发奇想。

  找到一颗骰子,放在手心摇晃,决定摇8次,按顺序组合起来的数字就是要查找的扣扣号码,如果没有这个号码或者查找资料是男的就重新摇,如果查找资料是女的就加她。

  闭上眼睛,摇起来,每次把结果写在纸上。

  8次之后,一组数字出现在张伟面前:1378xxxx。

  好,就是它了,张伟把数字输进扣扣查找好友的对方帐号里面。

  帐号输进去之后,显示有这个人:伞人。

  张伟不由笑了,这么巧真有这个号码,看来是缘分哪!继续点几详细资料,很快内容出现了:昵称,伞人;性别,女;年龄,31;城市,兴州。就这些,别的都是空白。

  比张伟大三岁。娘常说,女大三,抱金砖。

  兴州是东南地区一座经济发达的山城,张伟以前出差曾经多次去过那里,对那里的文化民俗、人文地貌都有所了解,也是自古出美女的地方。

  “看看是不是美女!”张伟自言自语地说着,点几加为好友,在输入一栏写了一句话: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然后发送出去。

  发送出去之后,迟迟没有回答,看来对方不在线或者根本不想理张伟。现在在扣扣上的女网友被男的加好友的太多了,基本都不大理。

  “嘿嘿……看来是有缘而无份。”张伟开着电脑,自嘲了一句,往榻上一躺,瞪着眼睛看天花板,琢磨今后的去向……

  大学毕业后张伟一直在这座城市的一家旅游公司工作,大学里学的就是旅游专业,所以工作起来也很得心应手,几年工夫就已经是公司的营销部总监了。但自从老板把自己的妹夫安排到营销部任副总监以后,张伟的日子是江河日下,处处受制,经常被打小报告,“莫须有”的罪名也就时常落到张伟头上。昨天,老板的妹夫又把因自己失职造成的工作失误推到张伟身上,老板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顿臭骂。张伟忍无可忍,终于拿出了一个男人的气势和气魄,今天一上班就炒了老板的鱿鱼。

  辞职之后,下一步干嘛呢?张伟琢磨着,不知不觉来了困意……

  这段时间单位组织大型促销活动,张伟一直是连轴转,持续熬夜,半个多月以来,每天睡眠不足5个小时。今天可算是弥补回来了,直睡了个天昏地暗。

  “笃,笃……”睡梦中依稀听见电脑发出的提示音,睁眼一看外面,天已经漆黑了,拿过手机看看时间,晚上10点了。

  这觉睡得爽。张伟一骨碌爬起来坐到电脑面前,原来是QQ在提示,点几一看:我靠!那伞人回复书名,开始和对方聊天。

  “晚上好!”

  对方回发了一个笑脸,算是回答。

  “在忙?”

  “还好!”

  “还好是什么意思?”

  “我们这里的方言,就是还可以的意思!”

  “哦,你们那里是个好地方,我去过几次。”

  “是吗?你们那里我可没去过,现在很冷了吧?”看来对方已经看了张伟的个人资料了。

  “还好!”张伟学着伞人的方言回答。

  “你接受新事物挺快啊!”

  “还好!”张伟继续回答。

  “你怎么不用你们那里的方言说呢?”

  “怪好!”

  “哟!怎么还怪好?听不懂!”

  “怪好就是我们的方言里还可以的意思啊!”

  “哦,有意思!”

  “知道我为什么加你吗?”

  “不知道。”

  “想知道吗?”

  “说!”伞人讲话很简练,不大愿意多费口舌。

  “你的号码是我撒色子撒出来的,8次,组合成这个号码,然后我输入帐号查找,结果找到的是你。”

  “真的?”伞人很意外。

  “骗你干吗?有那必要吗?”

  “阿弥陀佛……”

  “哈……”张伟笑了。

  之后伞人一直没讲话,张伟也没说话,边浏览新郎的军事新闻边找个些东西吃着。

  过了有30多分钟,张伟正想出去转转,“啾,啾!”伞人的企鹅头像又闪动起来:“还在吗?”

  “在。”

  “不好意思,刚才有客人来。”

  “哦,没关系。”

  “你知道我为什么加你为好友吗?我的扣扣很少加陌生男人的。”

  “不知道。”

  “因为你请求加入的那句话: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

  “哦,呵呵……”

  “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要是不加我可就太没缘分了啊,好不容易老天给我这个号码……”

  “恩,你说的也是,不过我不知道号码是你扔色子扔出来的。我就是感觉你说的那句话很有味道,才加你的!”

  “恩,很荣幸!”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张伟一直感觉对方讲话简单直接,语气很淡。

  “我啊,今天刚辞职,正打算找新工作呢?”

  “打算去干吗?”

  “还没定啊,基本是打算在本地找个合适的单位吧!”

  “哦……”

  “你呢,做什么工作?”

  “我?我是打工的,在一家小公司办公室打杂。”

  “哦,那也很辛苦啊!”

  “谢谢,辛苦算不上,就是心累……”

  “什么意思?”

  “没什么,随便说说的。还有,有句话我说了你别生气。”

  “没关系,说吧!”

  “第一次刚认识就说这话可能不大礼貌,但是我感觉你能通过撒色子组合号码查找到加我,而我又能加你,本身就是个很巧的事情,所以我也把你当朋友看。我认为你们北方的经济发展缓慢,人的思想很不解放,经济活力很差,你这么年轻,应该出来闯一闯,不能老呆在你们那地方。外面的世界很大,天地很广阔!妇人之言,仅供参考。”

  “哦,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我父母都在本地,本地的朋友和同学也多一点,去外地人生地不熟,不好发展啊!”

  “大丈夫当横行天下,岂能为儿女情长所牵就;男子汉当去闯荡世界,岂能圈在原地吃老本!”

  “你说的很对!我考虑考虑!”伞人的话让张伟刮目相看。

  “对不起,可能我讲话直接了一点,没见外吧?”伞人说道。

  “哪里,哪里,我是个直爽人,典型的北方人讲话性格,喜欢和直爽人打交道!”

  “那就好,认识你很高兴。”

  “我也是,希望以后我们还能再联系!”

  “应该会的!今天晚了,我要休息了。88”伞人讲话快,再见也快,一口气说完。

  “88”张伟还没来得及告别,对方的头像已经变成黑白的,下线了。

  “这么快,真是个急性子。”张伟笑了笑,对话窗口没有关,把伞人刚才说的话又反复看了几遍。

  “大丈夫当横行天下……”这话从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让张伟颇受震动:一个女人都有此翻豪气,我堂堂一男人,岂能连一个女人也不如。

  再看看伞人说的那些话,也确实有道理,北方人的发展开放观念和南方人比,起码要落后10年。自己趁着年轻,又没有成家,男儿自由身,是应该出去闯荡一番,也不枉来世上一回。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涌起万丈豪情:对,就这么定了,去南方,去感受火热的开放大世界!

  单身汉无牵无挂,说走就走,明天启程。

  张伟把目标城市定为东南沿海的一个开放城市海州。

  张伟在网上查了下有关资料,这座城市是目前国内经济发展最快,最具活力的一个中央计划单列市,去年GDP总量在国内大城市中排前6名,中小企业相当发达,外贸出口尤其迅速,拥有中国最大的集装箱港口码头,同时旅游业也相当发达。

  海州和兴州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也就200多公里,之间有高速公路相连,离张伟所在的城市可就远了,1600公里。

  飞机是坐不起的,火车没有直达,查了下,有卧铺长途大巴,全程高速,20个小时到达。

  乖乖!张伟从小到大,还没出过这么远的门。

  然而既然决心已定,就要做下去。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张伟心里不停地鼓励自己,感觉很是兴奋。

  第2天下午6点,张伟坐上了开往海州的长途卧铺大巴,随身行李很简单,除了几件换洗衣服,就是那台手提电脑。

  卧铺车是一辆老式的大宇,卧铺分为4排,两排靠窗,中间2排挨在一起,车内非常整洁,乘客的鞋都脱下放在专用袋子里。张伟的铺位在中间。

  车出发后,张伟半躺在铺位上,开始打量邻居铺位。

  邻铺的是个女孩子,二十三、四的样子,齐耳短发,瓜子脸,皮肤白皙,五官精巧,穿一身白色“耐克”休闲装,属于那种典型的小巧玲珑的美女。

  见张伟在打量自己,女孩点头友好一笑,牙齿很白很整齐:“你好!”

  “你好!”张伟微微一笑,他对自己的外表一直很有信心,女孩子没有理由回拒绝一个帅哥的问候的。

  “听口音你也是我们本地人吧?”女孩子看来对张伟并无恶感。

  “是啊,我就是市中区的,你呢?”

  “我也是!你是去海州吗?”

  “是的,你也是吗?”

  “恩!”

  到底是年轻人,交流简单快捷。张伟很快就知道她叫王炎,今年24岁,刚大学毕业,德语专业,本地小城市,无用武之地,所以准备去海州去碰碰运气,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

  再一交流,二人还是同一所中学高中毕业的,他们的班主任老师还是同一个人,不由又增加了几分亲切。共同出门在外,孤立无援,顿生同病相怜之感,越谈越热乎。

  “呵呵,王炎,我比你高4届,你应该叫我师兄才对哦!”张伟和王炎开起了玩笑。

  “好啊,那你可得有个师兄的样子,不准欺负我……”王炎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张伟。

  “那是自然,一定一定,不然春节回家见了班主任老师怎么交代……”

  “呵呵……这样还差不多。”王炎笑嘻嘻地看着张伟:“你去海州干吗?出差?”

  “呵呵,我也是刚辞职,去那里找工作的……”

  “真的!”王炎高兴地说:“太好了,太好了!我正愁没人和我做伴呢,现在有大师兄在,我可就不愁喽……”

  “呵呵,看把你高兴的,你以为工作就那么好找啊。”

  天色渐渐变黑,秋天的北方凉意渐浓,乘客纷纷把铺上的毛毯盖在身上,有的看车内电视播放的武打电影,有的则睡起觉来。

  张伟和王炎各人裹着自己的毛毯,并肩躺在卧铺上小声交谈。

  “路师兄,我怎么感觉我们俩这样躺在一起,好象躺在一张榻上一样……”王炎调皮地捅了捅张伟的腰,张伟的彬彬有礼和英俊的外貌让她印象不错,同一班主任的经历又让她对张伟增加了不少信任感,心里也就没把他当外人。

  “呵呵,小丫头,少胡思乱想。”

  “什么胡思乱想啊,本来嘛,你看看,我们两个铺之间什么遮挡都没有,幸亏是遇到你,要是别的男人人睡我旁边,还不别扭死了……”

  “怎么?我睡你旁边就不别扭了?喜欢我睡你旁边?嘿嘿……”张伟故意做出一副色咪咪的样子看着王炎,话里有话。

  “哈哈……大色1狼!”王炎把毛毯蒙到头上,笑地浑身颤抖。

  夜深了,车上的乘客都进入了梦乡,有的还打起了呼噜,驾驶员关闭了电视和车里的灯光,车辆在高速公路上一直向南方驶去……

  张伟和王炎也困了。

  “睡吧,时间不早了。”张伟对王炎说。

  “恩,好的。晚安,师兄!”

  “晚安!”

  张伟躺在卧铺上,怎么也睡不着,大脑里很兴奋,第一次和一个漂亮女孩子在卧铺车上躺在一起,就好象在一张榻上躺着一样,腿一动就能碰到对方的身体,这种感觉真是很奇妙。

  正想入非非时,王炎的手伸了过来,戳了他胳膊一下,悄悄说:“师兄,我冷……”

  “哦榻其实张伟也感觉有点冷:“是啊,我也感觉有点冷!可是车上每人只有一条毛毯……”

  “要不,这样榻王炎把嘴巴拿过来,趴在张伟耳朵边上:“我们把2条毛毯合在一起盖,这样厚了,不就暖和了吗?”

  “恩,那是,可是……那样我们就等于在一个被窝里了,你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吧?”

  “哼!这么多人在这里,我量你也没这个胆子。”王炎吃吃地笑起来,把自己的毛毯盖在张伟的上面,然后把2条毛毯整理了下,盖在2人身上。

  毛毯不大,两人身体不得不向中间靠拢了些,才能全部盖上。

  两人并肩躺着,肩膀和腿有了些接触,头离得很近,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张伟很规矩地躺在那里,动也不敢动。王炎的呼吸很均匀,好象已经睡着了。第二章动了心思

  张伟动了动胳膊,手正好碰到王炎的手,于是在那里停下来。

  王炎没反应,仍均匀地呼吸。

  张伟可不是柳下惠,和美女躺在一起,身体各部分很快就有了反应,心里跃跃欲试,手也蠢蠢欲动起来。

  把王炎的手慢慢全部握在自己手里……

  然后顺着手向上摸。

  张伟试探性地把手放到了王炎的胸部,见王炎没动静,于是隔着衣服……

  由于仰面躺着,手不方便,张伟轻轻侧过身来,准备再进一步去摸。

  刚转过脸,一下子愣在那里

  黑夜中,王炎的眼睛一闪一闪地,在看着张伟。

  原来她早已经醒了。

  “我……”张伟看着王炎的眼睛在瞪着自己,急忙把手拿回来,有些尴尬:“我睡着了,不小心把手伸到这边来了……对,对不起!”

  王炎看着张伟,嘴角抿着,看不出是生气还是想笑,还是不说话。

  “那,我们睡吧,没什么了!”张伟急忙仰面躺好,再也不敢乱动了。

  张伟规规矩矩地躺着,脑子里飞快地转:她老是看我,不说话,是什么意思?生气?高兴?可惜光线太暗,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伟感觉困意上来,进入半睡眠状态,正迷迷糊糊间,仿佛感觉脸上痒痒的,有什么东西在拨弄,睁眼一看,王炎的脸正对着自己,头发在脸上拨弄的痒痒的。

  还是眼睛一眨一眨地在看着自己,嘴角的表情却没有生气,甚至有一丝笑意。

  见张伟醒过来,王炎嘴巴撅起来,对着张伟的嘴唇轻轻碰了一下。

  张伟又愣了,这,这是什么意思?

  王炎躺下来,靠着张伟的肩膀,悄声说:“都什么年代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还不如个女人,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嘻嘻……”

  “呵呵,我挺喜欢你的,所以……”

  “嘻……喜欢就大胆说啊,这很正常,你是帅哥,我是美女,遇在一起要是没有火花就不正常了,人家外国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张伟这才想起来,她是学外语的,经常接触外国人,怪不得思想这么开放。

  “恩,你很直爽,也很直接……”

  “呵呵,是的,我不喜欢妞妞捏捏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那你对我感觉怎么样?”

  “感觉嘛,到现在为止还不错,认识就是缘分,也许我们能在一起做很好的朋友,甚至……”

  “甚至什么……”张伟追问道。

  “不告诉你,嘻嘻……”王炎把身体挨着张伟:“但是,我并不是个随便的女人,我现在对你有好感是真的,也信任你,以后就顺其自然,不必强求,看我们的缘分了。”

  “恩……”张伟自然地揽着王炎的肩膀:“好的,王炎,我理解你的想法,也明白你的意思,我会认真对待你的……”

  “我也是,希望今天我们良好的开端能给我们带来好运!”

  “会的,我们一定能有好运。今天能认识你,真的是上天的赐予,我会用心去对你!”

  “让我们慢慢用时间去了解对方,认识对方吧……”王炎喃喃地说着,躺在张伟的旁边安然入睡。

  “马上到长江大桥了……”

  张伟睡梦中听到有人在说话,睁眼一看,天已经亮了。

  王炎趴在他旁边睡地正香,象一只小猫。

  “喂,醒醒……”张伟摇摇王炎:“快看长江大桥。”

  对于北方人来说,过了长江就是到南方了。

  “哦,哪里?”王炎睡眼惺忪地问。

  “马上就到了,我们可是一直在南下呵……”张伟理了理王炎的头发。

  “是啊,人在旅途……”

  “看,长江,长江大桥!”张伟指着外面。

  两人贪婪地看着外面的风景……

  “你有什么打算?”车过长江后,张伟问王炎:“我们上午10点多就到海州了!”

  “当然是先找个地方住下,然后去联系工作,安居乐业嘛!”

  “你在这里有没有同学、亲戚或者朋友?”

  “没有,干吗要靠别人?自己出来闯多舒服!”

  “恩,不错,有志气!”张伟突然想起网上的那个伞人说的话:大丈夫当横行天下。

  听听小师妹的话,张伟有些惭愧,看来自己确实是需要出来锻炼闯荡。

  “你怎么打算?”王炎问张伟。

  “和你一样啊,先安居,再乐业。”

  “你那里有熟人没有?”

  “没有,也和你一样!”

  “呵呵,那我们两个是孤男寡女闯海州喽……”

  “呵呵,我们一定要在这里打拼出个样子来!”

  “那要是如果打拼不出来呢?”王炎逗起张伟来。

  “没有如果,我给自己定的是背水一战,必须先站住脚跟,然后再发展,先就业,再创业!”

  “恩!好,师兄有志气,小妹佩服……咯咯!”

  “你也很有志气……”

  “下了车我们先干吗?”王炎盯着张伟问。

  “先租房子,确保今晚有地方住,幸亏我们到的早,时间比较宽裕。”

  “那你打算租什么样的房子住?”

  “单身公寓吧!”

  “我在网上查了,海州单身公寓租金很贵的,一个月1200多!”

  “这么贵!在我们那里租个套房也就这个价格。”

  “我们那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什么地方,老兄,这里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也是中国富人最集中的区域,和我们那地方能比吗?”

  “那只有租便宜点的了。”

  “便宜点的环境很差的,又脏又破,根本不能住……”

  “那你说怎么办?”

  “嘻嘻……我说嘛……”王炎卖了个关子:“我们合租!”

  “合租?”张伟又惊又喜,他有这个想法,可没敢说。

  “是啊,我们一起租个单身公寓,费用aa制,这样既节省费用,又住得舒服。”

  “好,好!你这个主意好!”张伟高兴地挫手:“而且,我们还可以经常在一起……”

  “但是,有个条件,必须要遵守”王炎认真地说。

  “什么条件?你说!”

  “没有我的同意,你不得违背我的意愿对我做任何事情。”王炎看着张伟说:“我可是把你当师兄看的,不然春节回家去班主任老师家拜年的时候,我告你状!”

  “一定,一定!”张伟连声保证:“你放心,绝对没问题。”

  “拉勾!”王炎深出小手指头认真地和张伟拉勾。

  到了海州后,二人先在车站附近的饭馆吃了点饭,之后在车站附近一转悠,发现了好几家房屋出租中介公司,很容易找到了一个位于市区中心的高层单身公寓,并很快办好了租赁手续。

  “师兄,我们的公寓在18楼,哇噻!我们住到云彩里去了……”两人在跟着房东去公寓的路上,王炎兴高采烈地对张伟说。

  “呵呵,那你在云彩里做王母娘娘吧,我做玉皇大帝。”

  “哈哈,你想占我便宜,我才不做王母娘娘,我要做奔月的嫦娥……”

  两人拖着大包小包,跟在房东后面坐电梯上了18楼。

  “这是房间的钥匙,2把,你们1人1把,房间里面基本设施都齐全,你们检查一下,有什么事情和我联系。”房东把他们领到房间门口胶代完有关事项,然后走了。

  打开门一看,是一室一厅一卫一厨的小单元。厅是吃饭用的,面积很小,能坐下4个人吃饭。卧室里面一张双人榻,一张电脑桌,一张电视柜,1张3人沙发,空间倒还可以。

  两人又看了看其他的东西,热水器、空调、网线、有线电视一应俱全。

  “乌拉!”王炎把东西往地上一扔,扑到榻上打了个滚:“天上的房间好舒服哦……”

  “什么天上的房间,我看是18层地狱……”张伟苦着脸:“你是好舒服哦,榻归你了,晚上我怎么住?”

  “哎!倒也是。现在我们开始考虑你住宿的问题。”王炎看了看房间:“这样好不好,在沙发和窗之间拉张帘子,白天拉开,晚上睡觉的时候拉上,你睡沙发,OK?”

  “那也只能这样了,谁让你是我师妹啊,只能让着你啦!”

  “恩那,波!”王炎高兴地在张伟脸上亲了一口:“奖励你一个!乖乖!”

  “呵呵……”张伟高兴起来。

  于是二人开始打扫房间,整理榻铺,拉帘子,清理厨房,整理衣服,等忙碌完这些,已经是晚饭时分了。

  两人一致决定自己在厨房里做饭吃。于是一起去楼下的超市买来了油盐酱醋等调味品和大米、面条、青菜等。

  晚饭张伟主打,做了一锅西红柿鸡蛋面条。

  自己做的吃起来就是香,王炎吃的很满意:“师兄,我看你别找工作了,到街上开个面馆得了!”

  “好啊,你来给我当帮手!”

  “行,没问题,我业余时间给你帮忙!这个饭馆起个什么名字呢?”

  “叫夫妻面馆得了!哈!”

  “呀!转了一圈你又占我便宜啊!坏师兄……”

  “哈哈……”

  晚饭后,王炎主动打扫战场,清理卫生。

  张伟打开电脑,连上网线,登陆扣扣,一看,伞人在线,于是主动问候了一声:“晚上好,朋友!还记得我吗?”

  对方很快发过来一个笑脸:“记得,你不是撒色子的朋友吗?”

  “呵呵,是的,是的!你在忙吗?”

  “还好!在网上看新闻呢!”

  “哦,你喜欢看新闻啊,喜欢哪一类的?”

  “经济类的,社会类的,都喜欢。你呢?”

  “我比较喜欢在网上看时事和军事、历史类的新闻,别的不大感兴趣。”

  “恩,男人都喜欢这个。”伞人似乎对张伟的兴趣爱好比较满意,又问道:“喜欢看书吗?都喜欢什么样的书?”

  “喜欢啊,最喜欢看书了。不过我只喜欢看历史,只喜欢看历史书,最喜欢看汉、唐的书!”

  “恩!不错,喜欢看历史好。”伞人发过来一个“大拇指”表情。

  “你也喜欢看历史?”

  “我啊!喜欢看,但了解很少,皮毛而已!有时间向你讨教!”

  “不敢当!对了,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

  “不知道?哪里?”

  “海州!哈哈,我来了,到你们这里了!”张伟发过去一个“哈哈”表情。

  “哦,是吗?欢迎!海州离我们兴州不远的,坐车3个小时的路程。”伞人发了一个“鼓掌”表情。

  “我今天刚到的,已经住下了,准备在这里打拼一下呢?”

  “哦,好啊,祝你成功!”

  “谢谢!其实应该感谢你那天说的话刺1激了我,不然我还不一定有勇气来南方呢!”

  “是吗?我的话有那么大的作用?高抬我了吧?”

  “真的,不骗你,确实是你那句‘大丈夫当横行天下’鼓舞了我,我随即就决定出来闯一闯,打拼一个新时代!哈哈!”

  “我那也是即时的感想而已,没什么特别的用意的,没想到能对你起这么大的作用,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

  “总之,还是要感谢你的。”

  二人正在聊着,王炎收拾完进来了:“干吗呢?和女网友聊天啊?网上泡MM,嘿嘿……”

  “胡说八道什么,我在和朋友谈事情,小孩子别乱掺和。”张伟挡住电脑不让王炎看。

  “害怕什么,我不看,我看你那个干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说好了啊,以后我聊天你也不准看我的!”王炎转身出去把自己的手提电脑拿了出来:“看咱的,无线上网,比你那先进……”

  “好,好,互相不看,自己在那里玩吧!”

  王炎坐在榻上打开电脑上起网来。

  张伟继续和伞人聊天。

  “你的网名为什么叫伞人?能解释一下含义吗?”

  “没什么含义,随便起的。”听起来对方好象不大想聊了。

  “哦……”张伟一时感觉无话可说了。

  “今天先聊到这里吧,我要休息了。88!”又是直接了当的一口气说完,张伟还没来的及回复书名,对方已经下线了,看来也是个急脾气的人。

  张伟一直感觉伞人讲话的语气很平和淡漠,从没有笑过,聊天的整个过程,都好象是在面无表情地讲话。越是这样,就让张伟越感到好奇,他感觉这个女人挺有思想的,对事情的分析很有见解。他喜欢和有思想的人聊天。

  洗刷完毕,张伟拉上帘子:“晚安,王炎!”

  “晚安,你先睡,我再玩会!”王炎正在电脑上玩游戏。

  白天忙了一天,很疲惫,张伟很快就在沙发上酣然入睡。

  睡到半夜,突然被人推醒了:“师兄,醒醒……”

  一看,是王炎,穿着睡衣站在他面前。第三章跃跃欲试

  “怎么了?”张伟困得睁不开眼,张开了一下又合上,有气无力地问道。

  “我睡不着!”

  “几点了还不困?不累啊你!怎么会睡不着?”

  “累啊,可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那你叫我干吗?”

  “让你陪我会,一换新地方,我就睡不着。”

  “怎么陪?”张伟弄不明白王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没敢多想。

  “陪我在榻上睡,等我睡着了你再离开。”

  “哦,你不怕我占你便宜了?”张伟一听,来了精神。

  “嘻嘻,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的,要是不相信你,怎么会和你住在一起。”

  “呵呵……那好的!”让王炎这么一戴高帽,张伟倒感觉不好意思了。

  “来,上我的榻!”王炎伸手拉张伟的手。

  “怎么能叫你的榻?应该说是我们的榻!”

  “咯咯……那好,是我们的榻。”

  榻很大,两人躺在上面绰绰有余。王炎在2人中间放了2本书:“楚河汉界,自觉遵守哦!”

  “恩,你放心,不会冒犯楚霸王你的!”

  躺在一张榻上,两人心里都有一种奇妙的感觉,特别是在异乡外地沉寂的午夜,两个认识才一天的男女竟躺在一张榻上。

  都没有讲话,但知道对方都没有睡着。

  还是王炎先打破了沉默:“你在想什么?”

  “我……没想什么?”

  “撒谎,除非你是木头人,这种时候会什么也不想!说!”王炎讲话直来直去。

  “呵呵,我在想啊,我们两人真的很奇怪,一天前还素不相识,1天后却在千里之外躺在一起……”

  “是的,我也有这种感觉!或许这就是古人说的‘相逢何必曾相识’吧!”

  “恩……”张伟话题一转:“你自己一人睡不着觉,那你以前是怎么睡的?”

  “咯咯……傻瓜,我是看你这么大的个子躺在沙发上睡觉蜷着身体很难受,找个理由让你来榻上睡,这样睡的舒服啊!”王炎的声音突然温柔起来:“以后我们就这样睡吧,一人一半,你不要再去睡沙发了……”

  听到王炎的柔声细语,张伟身体有了反应,按捺不住把身体移了过来,手伸向王炎的身体。

  “你……你忘记答应我的话了……”王炎没有拒绝,也没有迎合,喃喃低语。

  “亲爱的,我……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太喜欢你了!你就答应了我吧……”张伟呼吸急促起来……

  试探性地挣扎了几次之后,王炎放弃了微弱的反抗,闭上眼睛:“坏师兄……坏哥哥……”

  当两人达汗淋淋地结束战斗后,王炎躺在张伟怀里,搂着张伟的腰,默不做声。

  张伟忽然感觉皮肤上热忽忽的,一摸,王炎在流泪:“炎,你怎么哭了?”

  王炎依旧不说话。

  “别哭,亲爱的,我会好好对你的,我会用心好好爱你,你放心……”张伟急忙安慰王炎,拍着王炎的肩膀。

  “谁让你说这些,你知道什么呀……”王炎擦擦眼泪,不哭了:“没什么,我只是感觉心里很茫然……所以就……”

  “哦……亲爱的,我以为我伤害了你……”

  “没有,你没有伤害我,是我自己愿意的。”王炎拿过毛巾被裹在身上,坐了起来:“哥,你说我们这个算是什么?”

  “什么?”张伟没搞明白王炎的话:“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们两个这样算是什么?”王炎看着张伟:“我们这也太快了吧,根本对对方还不了解就……你说是性呢还是爱呢?”

  “这个……”张伟沉吟了一下:“我们这个应该是那种一见钟情式的爱情吧?”

  “一见钟情?”

  “是啊,或者是叫两情相悦,我们是共同互相被对方吸引,而不是一个跑,一个追,你说是不是?”

  王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可是,两情相悦也不一定非要做那事啊?”

  “是的,可是我们是在非常时期的非常地点产生的感情,除了我们心理的需求之外,生1理的需求也不可避免,或者说,我们是在好感的基础上先有性,再有爱……”张伟象个心理学家一样滔滔不绝。

  “恩……”王炎被张伟的道理折服了:“你真会说……”

  “呵呵,不是我会说,而是我分析的我们的实际的情况,你感觉是这样吧?”张伟把王炎又搂到怀里,二人靠在榻头继续交谈。

  “有些道理。”王炎转头看着张伟:“哥,你真的喜欢我吗?”

  “真的,我是真的喜欢你,炎!”张伟认真地看着王炎的眼睛:“坦白的说,我现在还没有爱上你,因为我们刚刚认识,我这个时候如果说我爱你,那你是在欺骗你,我不能这么做。但我相信,在我们逐渐加深的过程中,我会深深爱上你!”

  “那,你喜欢我什么啊?”张伟的话让王炎听了心里很是欢喜。

  “喜欢你的外表,你的性格,你的气质,你的内在的美……”张伟一口气用了四个排比。

  “咯咯……哥,你可真会说,只希望你做的能和你说的一样……”王炎深情地亲了一下张伟的脸。

  “炎,相信我,我是个男人,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我会好好疼你,好好爱你,好好用心去呵护你……”张伟把王炎搂过来,亲wen着她的嘴唇和脸庞。

  “我相信你!我也会用心去好好对你,在这里,我们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我们自己互相就是最亲的人,最好的朋友,你说是吗?哥!”

  “你说的很对,丫头,我们就是彼此最亲的人,我们要相亲相爱,努力奋斗,一定要在这个城市站住脚跟,做出一番事业来!”

  “会的,哥,只要我们好好干,付出就一定有回报!明天我们就开始找工作!”

  “傻丫头,已经是今天了!”张伟把手机拿过来给王炎看时间。

  “呀!2点多了,这么晚了,我们抓紧睡吧,明天要开始忙碌找工作了……”

  “恩……晚安,丫头!”

  “错了,应该是早安,哥!”

  “呵呵……对,早安!”

  第二天上午,张伟还在睡梦中,听到厨房传来做饭的声音和菜的香味,王炎早已经起榻把饭做好了。

  二人开始吃早饭。王炎做的荷包蛋面条很好吃,张伟边吃边夸,把锅底来了个一扫光。

  饭后,张伟站在阳台上俯瞰市区:“炎,过来!”

  “干吗?”王炎收拾好厨房来到阳台。

  “看,这就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中心的中心地带。”张伟把王炎揽过来,指着市区说:“我们,将要在这里扎根,在这里创业,在这里实现我们的理想,在这里建立我们的未来的一切……”

  “哥,你怎么象在诗朗诵啊!”王炎抓住张伟的手:“这里竞争很激烈的,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找到适合我们的理想的工作!”

  “找不到也要找,反正是不走了,就在这里安家了!”张伟断然说道。

  “呵呵……哥,喜欢你这么男人样子,好有男子汉气概!”王炎笑嘻嘻地看着张伟:“不过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先来点实际的,来,进房间!”

  二人打开各自的电脑,上网搜寻招聘信息。

  “哥,我想给你说个事。”王炎坐在榻上边搜寻信息边说。

  “说吧。”

  “我想……我们即使是这种关系,但是也要互相尊重对方的隐私。”

  “恩,是的,应该的。”

  “以后我们彼此都不要看对方的QQ聊天内容和记录,也不要乱翻对方的私人物品,你看好吗?”

  “好的,即使我们以后结婚了也要相互尊重对方的隐私的,何况现在还不是呢!哈!”

  “谁说要跟你结婚了,你就臭美吧你!”王炎拿起枕头朝张伟扔过来:“人家外国两口子都是这样的,个人隐私不可侵犯!”

  “知道了,你放心,绝对不会违反的!”张伟眼睛一直盯着电脑:“炎,去前程无忧,哪里招聘的信息最多,那里有海州的分页。”

  “恩,好的。”

  “你准备找哪一类的招聘?”

  “外贸、外事、翻译之类的,我的专业是德语,这里是开放窗口城市,应该有适合我的岗位。你呢?”

  “我是学旅游的,做营销,就在旅游公司、旅行社这一块找好了。”张伟对旅游一直情有独钟。

  “好的,那抓紧找,先注册,建立个人简历,然后完善简历,就可以找合适的单位投简历了。”

  “OK!”

  张伟很快就把完成了注册、建立简历的程序,在海州的招聘网上搜到旅游一栏:“哇噻!这么多旅游公司招人的啊!哈哈……到底是大城市!”

  “呵呵,那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岗位,选择几个投简历。我还在找呢?”

  “我还是老本行,营销,别的导游、计调那些岗位都是女孩子的事情,我就选找营销部经理或者总监的单位。”

  “你刚来,别胃口太大,先从基层开始干也可以啊,人家对你又不了解,怎么能一下子就招你坐总监呢!”王炎有点担心。

  “嗨,先投过去再说,我做了6年旅游营销,3年营销总监,到这里还做不了了?”张伟不以为然地说:“嘿嘿……多投几个,这叫有枣没枣拨弄一杆……”

  张伟选择了招聘营销管理人员的3家旅行社、1家旅游公司,把简历一一投递过去,松了口气:“好了,等回话吧!你怎么样了,丫头?”

  “我的也快弄完了。”王炎正在忙着:“有2家外企招德语翻译,正适合我,我只好投这两家了……好了,OVER!”

  “恩,好啊,外企好啊,收入高,待遇好。”

  “是啊,就是不知道报名应聘的多不多?”

  “应该不多的,你这个语种很少的,找单位应该很好找!”

  “哈哈,但原如此,到外企去工作一直是我的梦想哦……”

  “哦,这么想去外企啊,不会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吧?”

  “有啊,出国机会多,收入又高,接触外国人的机会多,开眼界,长见识!”

  “恩,是的,言之有理。”

  “而且……”王炎眼珠子转悠着:“而且,还有可能……”

  “可能什么?”张伟站在榻前问道。

  “而且,还有可能找个外国的白马王子,去外国定居哦!哈哈……”王炎忍不住躺在榻上大笑起来。

  “好啊!”张伟一下跳到榻上,把王炎压在身下:“死丫头,怪不得一直想去外企,原来是另有打算……”

  “哈哈……”王炎笑得浑身颤抖,在张伟身下左右翻转:“痒死我了……饶了我……”

  嬉闹了半天,两人都很累,加上昨天晚上本身就睡眠不足,呼呼大睡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晚上7点。

  “哦呀!真舒服!”张伟醒来伸伸懒腰:“丫头,起榻,我们出去吃饭去!”

  “好呀!”王炎也醒了,躺那里撒娇:“哥哥,我要吃西餐!”

  “OK!没问题!”张伟不喜欢吃西餐,但王炎想吃,肯定要答应了。

  “昨天来的时候我看了,就在我们公寓楼下,有一家名典咖啡,我们去吃牛扒吧!”

  “好的!”

  很快,二人下楼到了名典咖啡,在二楼找了个靠窗口的座位。王炎点了份牛扒,要7成熟的,张伟看了半天没找到喜欢吃的,点了份面条。

  “看来你是适合到外企上班,吃饭都喜欢吃西餐。”张伟对王炎说。

  王炎托着腮正出神地看着斜对面,露出羡慕的眼神,对张伟的话没有反应。

  “喂!和你说话呢?”张伟拿手在她眼前晃动着:“看什么哪?”

  “哦!”王炎反应过来:“没,没什么啊,你刚才说什么……”

  张伟没有回答,扭头顺着王炎刚才视线的方向看过去,原来是一个面貌英俊的外国小伙子和一个中国姑娘在一起吃饭,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神态亲昵,一看就是情侣。第四章翻来覆去

  “哦!我以为你看什么那么入神?原来是看这个。”张伟打趣道:“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中西结合啊?不就一洋鬼子和一中国女孩谈恋爱吗?”

  “咯咯……你说什么啊,我是感觉他们两个真是般配呢?”王炎毫不掩饰对他们的赞美:“中西结合有什么不好,人家外国男人长的确实帅,那女骇也挺漂亮,他们在一起挺般配的,我们系的德国外教就找了我们班的系花,毕业后跟老外去德国了……”

  “哟!听你这么一说,敢情你是真想找一老外做老公,是不是?”张伟听王炎说的话感觉很别扭,有些不高兴了。

  “你乱想什么啊?我不就是说说吗?”王炎看张伟不高兴,委婉地解释说:“我就是发表一下见解,没什么别的意思哦……”

  “好了,不说了,你的牛扒来了,吃饭!”

  两人都不再说话,埋头吃饭。

  饭后回到宿舍,王炎爬到榻上打开电脑就开始上网:“按说好的规矩来啊,各人上各人的电脑,各人聊各人的QQ,不准乱看。”

  “呵呵……好的,你放心,谁没有自己的知心朋友啊,聊天很正常,我保证不干扰你!”

  张伟站在阳台上,俯瞰着灯火阑珊、车水马龙的城市夜景,心想:不久的将来,将有我自己的房子里发出的灯光汇流到这璀璨的都市之夜里面。为了理想,奋斗!

  回到房间,打开电脑,登陆QQ,伞人在线。

  “晚上好!”张伟主动问候。

  “晚上好,吃过饭了吗?”

  “谢谢,刚吃完回宿舍!”

  “工作的事情联系了吗?怎么打算的?”

  “呵呵,投了几家单位的简历,等回话呢?”

  “你是做什么行业的以前?”

  “旅游!旅游营销。”

  “哦!是吗?”伞人好象有些意外。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你……你以前是做旅行社业务营销的还是景区业务营销?”

  “景区,对旅行社的营销了解一些,但不是很熟悉。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我们是同行!旅行社!”

  “真的?”张伟发了几个符号表示自己的高兴和意外。

  “恩,不过我是在旅行社做内勤的,对旅游业务不懂,只知道一点皮毛,和你没发比。”

  “哪里,哪里!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也是一直在学习,离真正旅游人的标准还差的远呢!”

  “哦……年轻人的精神面貌和态度很端正!不错。”

  “呵呵,听您这么一说,好象您比我大很多了?我看您资料里显示的是31吧?”

  “是的,我31,你真实年龄是多大?”

  “我也是资料里的,28。”

  “那我比你大3岁,叫你年轻人也还凑合吧!”

  “我晕!”张伟继续用夸张的符号表达自己的不可思议。

  “呵呵……”伞人笑了。

  “第一次见你笑!原来你会笑啊!我还以为你不笑呢?”张伟感觉到伞人此刻的心情一定不错。

  “我从没有笑过吗?我刚才真的笑了?”伞人好象有点语无伦次。

  “是啊!我想你这会一定很开心。我们聊了几次,我从没有见你笑过。我还以为你不喜欢笑呢!”

  “哦……是吗?我只是习惯了,自己没觉察到。”伞人接着又问:“你喜欢做旅游吗?”

  “喜欢,非常喜欢!”

  “为什么?”

  “因为我的性格适合做旅游,我喜欢旅游工作的特点和内容。而且,我热爱旅游工作,对我来讲,旅游不是我谋生的一个手段,而是我生命中的一个事业!”

  “哦,你的理想是什么?”

  “做一个真正的旅游人!”

  “哦。你打算怎样去做一个真正的旅游人呢?”

  “学习!进取!拼搏!奋斗!”张伟意气风发地打出4个叹号。

  “说的好!有志气!为了自己的理想去奋斗,一定会有收获的!”伞人发过来一个“大拇指”表情,表示赞赏,然后继续说道:“另外,我再送你8个字!”

  “好啊!你说!”

  “我送你的这8个字,是结合你的管理的职能来说的,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客气了!说吧!”

  “敬业、责任、纪律、效率。”

  “哦,是这8个字!能具体说说吗?”

  “敬业,是一种对工作的思想认识;责任,是一种工作的态度;纪律,是一种工作的制度;效率,是一种工作的质量。”

  “说的好!佩服!”张伟对伞人的话是真心佩服:一个办公室内勤都有如此高深的见解,看来南方确实是藏龙卧虎之地,高手入林啊!马虎松懈不得。

  这样一想,竟自有了一些压力。

  “呵呵,我也是现学现用,老板经常给员工开会讲话,讲地多了,也就了解一些了。”

  “哦,是这样啊。我对南方这一块的管理、业务运作模式和内容都不大熟悉,你在这一行久了,肯定了解一些的,到时候还要你多多指导和帮助哦!”

  “指导谈不上,我也了解的不多,不过以后你有不明白的地方告诉我,我不懂的可以去找我们公司的同事去问,问明白了告诉你!”

  “好的,太好了!”张伟也正在考虑,南方的企业管理和运作比北方的要灵活先进,而自己对此一窍不通,碰巧认识一个业内人士,正好可以提供一些帮助。美中不足的是一个内勤,要是一个营销部经理多好!不过也还凑合了,总比没有强。

  “那我以后怎么称呼你?”张伟问道。

  “你比我小,肯定要叫我姐姐啦!”

  “恩,是的!那就叫伞人姐。”

  “呵……好!”

  “伞人姐,有个事情,我想问你,又担心你不高兴?”看到伞人情绪不错,张伟开始把疑问说出来:“我们上两次聊天,我看你每次聊天结束的时候,都是刚说完要结束聊天的话,就把88迅速打出来,然后就‘唰’下线了,我想给你说‘再见’都还没来得及。为什么那么快啊,别人感觉好象很冷淡的样子呢!”

  “哦……是这样?我习惯了,没感觉到,没什么别的意思,以后我会注意!谢谢你提醒我啊!”

  “呵呵……客气什么啊,认识你很高兴,也很荣幸!”

  “过奖!我也是!时间不早了,10点多了,早休息吧!有时间再聊!”

  “好的!那再见!”

  “恩,88。”这次伞人注意到了张伟的提醒,特意把“88”专门发了过来,并搭配了一个再见的表情符号。

  关上电脑,张伟心里很高兴:认识了伞人,对自己找工作无疑会有很好的指导作用。而且,从她话里判断,她对本区域旅游业内的情况好象也比较了解,这对今后自己的工作肯定会有帮助。多一条朋友多一条路嘛!

  “一个人,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张伟哼着《朋友》躺到榻上,对戴着耳机,边听音乐边在电脑上聊天的王炎大声说道:“丫头!过来……”

  “干吗?哥哥。”王炎摘下耳机看着张伟,嘴巴一撅:“哼!吓我一跳!”

  “告诉你个好消息。”张伟神采飞扬:“我在QQ上认识了一个朋友,她是附近的兴州市的,以前和我是同行,做旅游的,对这里的旅游业的状况好象比较熟悉一点……”

  “哦……那不错,有熟悉的人介绍情况,在以后做业务的时候可以少走弯路……”

  “是的,呵呵……知道这个人我怎么认识的吗?”

  “我怎么会知道,我也不想知道,那是你个人的事情,不用告诉我,对于别人的私事我不感兴趣……”王炎直截了当地说。

  “你……”张伟讨了个没趣:“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没礼貌……”

  “呵呵,我怎么没礼貌了?我只是不想听别人的隐私,也不想让别人打听我的隐私,这就是本小1姐的做事风格!嘿嘿……别伸头缩脑的看我聊天内容啊!”王炎边和QQ好友聊天,边和张伟讲话。

  “明白,理解,保证不看,哼……”张伟往榻上一躺,转移话题:“我问你个事。”

  “说吧!”王炎头也不抬。

  “你……你喜欢我吗?”

  “喜欢,不喜欢干吗和你一起,都一起住了还问这个!”

  “你……你爱我吗?”

  “什么?”王炎抬起头看着张伟:“老大,怎么想起问这个?可以不回答吗?”

  “不行!我想要你回答!”张伟一副坚决的表情。

  “好,那我告诉你,说真话呢,是不爱!说假话呢,是爱。”王炎干脆利落说出来。

  “噢……”张伟泄气了。

  “呵呵……”看张伟那样,王炎忍不住笑了:“傻瓜,但是……我很喜欢你!”

  “呵呵……”张伟眼睛又亮了:“那你怎么说……”

  “你自己不是也说了,我们刚认识,还缺乏感情的基础,还需要在互相的了解中加深感情。我们不是先有性,再有爱吗?这个时候我说我爱你,只能是满足你自己的虚荣,或者是满足你自我安慰的心理。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想讲假话,还是实在一点好。”

  “呵呵,是的。”想起自己说过的话,张伟笑了:“你说的很对,我自己也说过的。我可能是太喜欢你,怕失去你,才这么问你的,也是想画张大饼给自己看……”

  “我看啊,你是想让自己生活的海市蜃楼里,自我欺骗,哈哈……”王炎也乐了:“别胡思乱想,困了就休息,我还要再上会。”

  “什么胡思乱想,都是你惹的我不安宁的……”

  “我?我怎么惹你了?”

  “你不是说要到外企去工作,要找个老外,而且,你看看你下午吃饭的时候,看到人家中国女孩和那老外在一起,眼里露出的羡慕……”

  “哈哈,我那是开个玩笑,你怎么当真了。”王炎勉强笑着说:“我看人家老外和中国女孩吃饭怎么了?不能看?”

  “不是不能看,我是说……”

  “说什么?不要说了!”王炎打断张伟的话,兴趣索然地把电脑关上:“累了,不玩了,睡觉!”

  张伟也感觉今晚是自己自讨没趣,两人刚认识,就说我爱你你爱我,未免太假了点。

  不过,张伟喜欢王炎是真的,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欢。

  看王炎不高兴,张伟也不想说什么了,倒头就睡。

  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张伟才醒,王炎已经起榻把饭做好了,正在上电脑。

  真是个勤快的女孩子,能娶这样的女人做老婆倒也逍遥。

  “快起榻,吃饭!”看张伟醒了,王炎招呼张伟:“刚才我查邮箱,收到1个面试通知,今天去面试哦……哈……”

  “哦,是吗?这么快!”

  “是啊,这还有假,还是外资企业!”王炎很兴奋。

  “好,很好,那我们抓紧吃饭,饭后我陪你去面试。”

  “好啊!不过,你先看看你的邮箱,看有没有面试通知,要是你也是今天面试,那我们就分头行动。”

  “OK!先吃饭!”

  饭后张伟上电脑打开自己的邮箱:“乖乖,我也收到1家旅行社的面试通知,哈哈……”

  “好啊,那我们分头去吧,面试完一起在中心广场会合,一起吃午饭!”

  “好的!亲爱的,出发!”

  张伟和王炎分头打车去招聘单位面试。

  张伟按照邮件通知里提供的地址赶到了招聘单位,一看顿时感觉眼前一亮,门面好气派,“中天旅游”四个水晶大字分外惹人眼球,门头装饰豪华,里面十分干净,接待柜台整洁规范,和以前在北方见到的旅行社里面的邋遢形成鲜明对比。

  室内人员不多,都在忙碌着。张伟说明来意,一个柜台人员直接带他去了总经理办公室。进门之前,张伟把手机关掉了。

  总经理是个男的,自我介绍姓高,40岁露头的样子,短发,很精神。看了张伟的简历后,先让张伟做个自我介绍,然后询问了几个专业的问题。

  张伟对旅游这行,特别是营销,做了3年了,实战经验比较丰富,侃侃而谈,但首先申明自己以前做的是景区营销,对旅行社营销不是很熟悉,然后结合以前的经验,谈了自己的一些营销的基本思路和设想。

  看得出,高总对张伟的回答比较满意。在张伟说完后,高总详细介绍了本公司的情况,看张伟一直没有问薪水的事情,就在最后问张伟:“张先生,请问你对来本公司工作,在报酬方面有什么要求吗?”

  张伟不加思索马上回答:“没有!”

  “哦!”高总有点意外:“为什么?”

  “我的报酬取决于我的付出和贡献,取决于我给这个集体带来了多少收益,我相信,只要辛勤付出,有了业绩,一定能得到相应的满意的报酬!”

  “恩……”高总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站起来,伸出手:“那好,张先生,今天的面试先到这里,能否录用,我考虑之后回头会安排给你通知……”

  “好的,再见,高总!”

  走出中天旅行社,张伟开开手机,看到了王炎的短信,她已经到了中心广场。于是急忙去和她碰头。

  见到王炎,正坐在台阶上,托着腮,眼睛红红的,好象刚哭过。

  “怎么了?”张伟连忙问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有钱,真好》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0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