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律政俏佳人小说许沐阳淳于瑞雪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律政俏佳人小说许沐阳淳于瑞雪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祝你一辈子嫁不出去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跟自己女友的姐姐发生点儿什么。

  我也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爱上那个大我七岁,腹黑霸道的律师御姐。

  ****

  说起来,我跟我女朋友的姐姐淳于瑞雪之间,其实是有过节的。

  而我跟她之间的过节,正是源于我和她妹妹的恋爱。

  我特别清楚的记得那一天,我和淳于映雪走出校门口,我刚刚牵着她的手,就看到淳于瑞雪靠在她那辆白色的雪佛兰上面,一脸淡漠地看着我俩。

  淳于瑞雪接近一米七的个子,浅褐色的圆领衫外套一件卡其色的V领长风衣,及膝的黑色长靴,深褐色的丝袜,十分惹人注目,看起来特别拉风。

  我一直知道淳于瑞雪很拉风,可是今天她突然出现在这里,却让我嗅到一股来者不善的味道。

  映雪在见到姐姐的那一瞬间,就甩开了我的手。

  我俩走到淳于瑞雪跟前,映雪叫了一声‘姐’,淳于瑞雪淡然说道:“映雪,你先回去。”

  映雪看我一眼,淳于瑞雪说:“我有几句话要单独跟沐阳说一下。”

  映雪问:“你跟沐阳说话,我不能听吗?”

  淳于瑞雪果断地回了两个字:“不能。”

  映雪扭头对我吐了下舌头,露出一副你自求多福的表情,甩开长腿走人了。

  淳于瑞雪拉开车门坐上去,对我说道:“上车。”

  淳于瑞雪把我带到了一家咖啡厅。

  她找我谈话的目的很简单,她希望我跟我女朋友,也就是跟她妹妹分手。

  淳于瑞雪的理由也很简单,我和映雪才上高二,我们最主要的任务应该是学习,努力考大学,而不是谈恋爱。

  我和映雪可以说是青梅竹马,我们两家是世交,我俩从小就在一起玩儿,小时候扮家家就经常扮新郎新娘。

  但是为了追到映雪,我也是费了老大的一番劲儿。每天电话短信轰炸,鲜花诱-惑再加各种糖衣炮弹和甜言蜜语,反正各种厚脸皮各种耍无赖的招式都使过了,努力了半年才把映雪追到手,确定了恋爱关系。

  其实映雪一开始不肯答应,也是因为害怕家里人知道。虽然我们两家是世家,但是家教特别严,两家的大人早就看出我和映雪相互喜欢,有时候开玩笑也说两家结为亲家,但绝不允许我们早恋的。

  从我和映雪上初中以后,只要我和映雪单独出去玩儿,大人都会派一个人跟着我,就怕我们年轻做错事。

  所以,我和映雪虽然确定了恋爱关系,但属于只能偷偷摸摸的地下恋情。

  没想到,我和映雪那么小心翼翼维护的地下恋情,还是没有逃过淳于瑞雪的火眼金睛。

  没办法,这个女人是当律师的,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可毒着呢!

  在这个女人面前,我知道抵赖是没有用的,她肯定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证明我和映雪恋爱的证据,何况,刚刚在校门口,她亲眼看到我去牵映雪的手了。

  论口才,我远远不及这个在法庭上面对任何人都能涛涛不绝口若悬河的律政俏佳人,跟一名律师狡辩,尤其跟一名女律师狡辩,等于是自找麻烦。

  所以,我一直都在保持沉默。

  淳于瑞雪喝了一口热咖啡,看着我,她说:“我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你也听得很明白了吧?”

  我说:“听明白了,但是,我不会跟映雪分手。”

  淳于瑞雪看我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她淡淡地问:“你一定要等着映雪亲口对你说分手吗?”

  “我不认为我和映雪恋爱会影响到我俩的学习。”好不容易才和映雪确定了恋爱关系,我当然不可能轻易和她分手,要知道,喜欢映雪的男生太多,我和映雪分手,那不等于给了别人机会吗?

  “映雪的成绩本来就不怎么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从小到大,她的作业几乎都是你帮她写的,高中本来就是学习紧张的时候,再谈个恋爱,你能保证她能考上大学?”淳于瑞雪天生就长了一双火眼金睛,什么事情都被她看得透透的,这也是她为什么会选择当律师的原因吧!不管是犯罪嫌疑人还是对方的辩护律师,在她面前那真是无所遁形,据说她帮人打官司就没有输过。

  虽然我从小就认识淳于瑞雪,但她比我大七岁,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她已经快小学毕业,我上初中,她已经上大学了,等我上高中,她已经一边读研一边工作了,所以我对她的一些了解,大多来自她妹妹映雪和周围人的口中。

  淳于瑞雪是传说中的学霸,山东某政法大学的研究生,她大二就已经考取了律师证,然后就开始接一些小案子,做代理律师,帮人写写起诉书什么的。

  对于这位学霸姐姐,我内心其实是有一些崇拜的,不过这位姐姐从小性子就很冷淡,跟她妹妹活泼开朗的性格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加上年龄的差距,所以我跟这位学霸姐姐很少有接触,偶尔见面也没什么话说。

  像这么正式的谈话,我和淳于瑞雪之间还是第一次。

  “我会帮映雪的,我跟映雪已经商量好了,我们考同一所大学,我们是不会分开的。”面对淳于瑞雪淡漠的注视,我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

  “你想好了再回答我。”

  “我已经想好了。”

  “你是怕映雪被别人追去了吧?”淳于瑞雪盯着我瞧了片刻,语带讥讽地说道。

  “你说得没错!”我很干脆的承认了,而且非常认真地说道:“你不觉得我跟映雪恋爱,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吗?”

  “好处?”

  “你也知道有很多男生追求映雪,我跟映雪确定了恋爱关系,可以帮她减少很多的麻烦,至少不用每天被人堵着不让走,也不会有人再跑到你们家里去跟两位老人说谁谁喜欢上了他们家的小女儿,映雪不需要花那么多的时间去应付那些人,不就可以多出一点时间和精力来学习了吗?”我自认为我这个理由很充分,也很能站得住脚。

  淳于映雪长相清纯,身段娇好,擅长歌舞,从小学到高中,不但一直都是校花,还是学校的文艺骨干,追求她的男生一波接一波的,从来就没有间断过。那些男生使什么招的都有,最牛的一个,直接跑到映雪家里,跟映雪的父母说他喜欢他们家的老二,被映雪的老爸当神经病给骂出去了。

  我能追到映雪,倒不是因为我比那些男生都要优秀,更多的是因为我和映雪从小青梅竹马,有一定的感情基础。

  淳于瑞雪冷笑了一下,说:“你倒是很会为自己找冠冕堂皇的借口,但借口就是借口,掩盖不了你的私 欲。如果你真的爱映雪,希望她考上大学,那就收起你的私 欲,给映雪更多的时间和空间。”

  “我自有分寸,就不劳瑞雪姐你费心了。”我站起身来,拿出一百块钱放在桌子上,“今天就当是我请你喝咖啡,不用谢了。”

  “许沐阳。”淳于瑞雪的声音有点沉,而她连名带姓地叫我,证明她已经生气了。

  “瑞雪姐还有何吩咐?”我居然让性子一向冷冷淡淡的淳于瑞雪生气了,心里竟是忍不住有点小得意,过去有时候看到这个女人总是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我就想气一气她,现在可算把她给气着了。

  但我脸上,却丝毫不敢流露出半点的心思,不然我会很惨。

  据说有一次淳于瑞雪帮人打官司,在法庭上,对方的辩护律师说不过淳于瑞雪,就开始骂她,什么话难听骂什么,结果把这姐姐骂火了,直接就把手里的文件夹给扔那人脸上去了,直接把那家伙给吓得愣神儿了。

  性子冷淡的女人一旦发起火来,那就跟疾风暴雨似的,一般人可吃不消啊!

  再怎么说,淳于瑞雪也是我女朋友的姐姐,我最多气一气她,可不敢把她给惹恼了。

  “你不跟映雪分手是吗?”淳于瑞雪冷冷地看着我,说话的语气冷得像块冰似的。

  我沉默地看着淳于瑞雪,片刻,清清楚楚地回答道:“不分。”

  淳于瑞雪点了点头:“好!你不分,那就等着映雪跟你分吧!不过许沐阳我警告你,如果映雪跟你分手,你还要去缠着她,影响她的学习,那可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不客气,你能把我怎么样?”我挑衅地望着淳于瑞雪。

  如果淳于瑞雪不逼着我跟映雪分手,我是不愿意得罪这个女人的,但她这样逼我,让我很是抵触,也激起了我的逆反心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你如果真的那么想要尝试的话,我不介意花点时间陪你玩玩儿。”淳于瑞雪这句话明显带着一点威胁的意思。

  这女人居然威胁我。

  我气得笑了一下:“好啊!玩儿就玩儿,谁怕谁?”

  我这人的脾气也是从小就倔,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淳于瑞雪要这样来威胁我,我可不是不会跟她客气了,我许沐阳也不是被吓大的。

  淳于瑞雪盯着我看了两眼,转身离开。

  我望着她的背影,撇了撇嘴,不知道怎么的,忍不住就说了一句:“我祝你一辈子嫁不出去。”

  我说这话时,淳于瑞雪已经快走出咖啡厅了,而且我说话的声音也低,可我话刚说完,她突然就回过头来盯着我,眼神锐利,吓得我小心脏一阵扑嗵扑嗵地乱跳。

  ——第二章这女人是铁石心肠吗

  估计我刚刚那句话被淳于瑞雪听到了,这女人的耳朵也太尖了一点。

  淳于瑞雪走回我面前,问我:“你刚刚说什么?”

  我干笑了一下,说:“我……我看你这么拉风的样子,觉得肯定有很多男人追你,我祝你早日找到如意郎君。”

  淳于瑞雪一脸嫌恶地看着我:“许沐阳,你还光着屁股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现在你脸上写着‘谎话’两个大字,难道我会看不出来?”

  我摸了摸脸:“是吗?你还看出来什么了?”

  淳于瑞雪说:“我还看出来你一脸的恶毒。”

  晕!到底谁更恶毒?

  我脸上的肌肉抽了两下,在心里默默地重复了一遍那句话:“我祝你一辈子嫁不出去。”

  然后,淳于瑞雪不屑地冷哼一声,很是拉风地一甩头,一扭腰,走出了咖啡厅。

  这一来,我和淳于瑞雪算是结下梁子了。

  但接下来的事情,更是让我对淳于瑞雪恨得牙痒痒。

  也不知道淳于瑞雪跟她妹妹说了什么,从淳于瑞于找我谈话的第二天,映雪就不搭理我了,一见我就躲。

  这天我把映雪堵在她的教室门口,不顾其他同学异样的眼光,强行把她拉到教学楼下一个僻静的角落里。

  我问她:“为什么躲我?”

  映雪说:“你知道的,还问?”

  我说:“高中谈恋爱的人又不止咱俩,再说谈恋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儿,你姐凭什么不让?”

  映雪回答得倒是很顺溜:“凭她是我姐啊!我姐也是为我好,怕我考不上大学。”

  “我也没想害你啊!咱俩不就是谈个恋爱嘛!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姐说等我考上大学她就不管我恋爱的事儿了。”

  “不行,我等不了那个时候,你说万一你被别人追去了,我找谁去?找你姐去?”

  “我姐可看不上你。”

  “你看得上我就行。”

  映雪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说:“看不上你能怎么办?从小你就跟在我屁股后面转,像块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我忍不住笑:“所以啊!咱俩不能分手,你甩不掉我的。”

  映雪说:“以后咱俩出了校门,就装作谁也不认识谁,别让我姐知道咱俩还没分手,不然她会骂死我的。”

  我有点不以为然地说道:“你姐就没谈过恋爱?没准儿她恋爱那会儿,咱俩还穿着开裆裤呢!”

  映雪瞪我一眼,说:“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姐到现在都没谈过恋爱。”

  “不会吧?你姐研究生都快毕业了,没谈过恋爱?”我觉得淳于瑞雪那么拉风的女人,虽然性子有点冷淡,但肯定不乏男生追求的,怎么可能一直没谈过恋爱?

  映雪虽然就有点伤感起来,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姐有先天性心脏病,虽然有从小到大都有男生追求她,但她一直都不允许自己谈恋爱。”

  我说:“难怪你姐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学霸,别人玩耍和谈恋爱的时间,她都用来学习了。”

  映雪说:“有时候我挺心疼我姐的,特别希望有个爱她的男人能好好呵护她一辈子。”

  “那也要你姐愿意给人家机会,你看她平时冷冰冰的,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那些追求者都被她给吓跑了。”想起淳于瑞雪说我‘一脸恶毒’的那副样子,我仍然有点牙痒痒。

  “那些轻易就能被吓跑的追求者,对我姐未必有多真心,能坚持到最后的那个,才是可以让我姐托付终身的男人,我期待那个男人早点出现。”映雪从小就崇拜淳于瑞雪,和淳于瑞雪姐妹情深。

  “你姐的真命天子会出现的。”看映雪有点难过的样子,虽然我想起淳于瑞雪的时候有点牙痒痒,还是忍不住安慰了映雪一句。

  映雪望着我,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微微偏着头问我:“沐阳,你是我的真命天子吗?”

  我握住映雪的手,望着她纯情甜美的模样,心底泛起一股柔情:“映雪,我就是你的真命天子,你这辈子都甩不掉我。”

  我和映雪仍然维持着我们的地下恋情,但尽量避免被淳于瑞雪发现,为此,回到家里的时候,我都要忍住不去找映雪,只能偷偷给她发一发短信什么的。

  偶尔在小区里碰到淳于瑞雪,这姐姐看我的时候都不带正眼瞧的,眼皮子都不搭拉一下,直接把我无视了。

  反正我也不爱搭理这姐姐,大家就当不认识。

  只是有一次我看到一个男生死追着淳于瑞雪不放,不停地说着什么,结果也不知道淳于瑞雪对那男生使了什么招,把那男生给吓跑了。

  当时我心里就在想,这姐姐可能真的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好在,我和映雪在进行地下恋情时,并没有落下学习,在相互勉励中,我们如愿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只不过我俩同校不同系,我在美术系,映雪在艺术系。

  由于相貌和才艺都很出色,映雪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有机会跟一些比较有名的舞蹈家同台演出,她的前途一片光明。

  虽然上大学以后,我和映雪的恋情是公开的,但还是会有一些学长学弟通过各种方法接近她追求她。

  让我欣慰的是,无论那些追求者多么优秀,映雪始终都没有动过心,她的眼里,只有我这个青梅竹马的恋人。

  而我,人小到大,除了映雪,压根儿就没有喜欢过别人。

  在大学里,我和映雪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虽然偶尔也会发生一点小小的争执,但我们没有真正的吵过架,我总会让着她,宠着她。

  用映雪自己的话来说,打从她记事起,她活了多少年,我就宠了她多少年,她早就已经习惯了我对她的宠爱,所以她没有办法爱上别人。

  我和映雪的恋情,在我们上大学以后,就已经得到了家人的许可,在周围所有人的眼里,我们是非常令人羡慕的一对,一个会画,一个会舞,青梅竹马,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我和映雪计划着,等我们大学毕业工作稳定以后就结婚。

  可是没有想到,在我们大四那年,临近毕业的时候,不幸发生了。

  一场意外的车祸,夺去了我的映雪。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个深秋的夜晚,那辆疾速而来的汽车。

  意外来得太快太突然,在车祸发生的那一瞬间,我甚至来不及把身边的女人推开。

  映雪的伤势比我严重,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快不行了,临终前,映雪抓住我的手,对我说:“沐阳,请你照顾我爸妈,照顾我姐,照顾我姐……一辈子。”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映雪说:“你答应我,照顾我姐……一辈子。”

  我心痛得无法呼吸,哽咽地说:“我答应你。”

  映雪用尽最后的力气,对我笑了一下,她说:“沐阳,谢谢你……宠了我这么多年,我要走了,这一次,我终于能甩掉你了。”

  我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映雪就这样走了,丢下我,去了另一个世界。

  我恨,为什么走的那个人不是我?

  而淳于瑞雪,从始至终,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我没有见她流过一滴眼泪,这个冷血的女人,映雪临终前还要我承诺照顾她姐姐一辈子,可她的姐姐,竟然没有为她流过一滴眼泪。

  甚至,在映雪走后,我痛哭失声,这个女人还冷冷地说了一句:“让她安静地走。”

  她不哭,还不让我哭?

  这女人是铁石心肠吗?这女人没有泪腺吗?

  如果不是悲伤得不能自已,我想我会忍不住把这个女人好好地痛骂一顿。

  映雪的离开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缓不过劲儿来,从小青梅竹马的恋人,说没就没了,这么多年来习惯了有她在身边,习惯了她的笑、她的闹、她的任性,她不在了,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死气沉沉的。

  我和映雪曾经去过的地方,我都不敢再去,去了就会触景生情,就会产生幻觉,觉得她还在,她没有离我而去。

  大学的最后一点时光,就这样在我的悲伤和思念中过去了。

  那一年,我二十三岁。

  那一年,淳于瑞雪三十岁,事业有成,不但成了她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而且在她二十八岁那年,她就自己开了一家信息咨询公司,当了老板。

  大学毕业以后,我没有去我爸的公司,而是去了一家大型的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

  我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画画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专长,我打算以后自己开一家广告创意公司,给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其实也是为了积累一定的工作经验。

  我所在的广告公司,离淳于瑞雪的咨询公司不远,开车过去,十几分钟。

  映雪离开以后,一直到我大学毕业进入广告公司工作,其间我和淳于瑞雪见过两次面,两次见面,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只要一看到淳于瑞雪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想到映雪死的时候,这个铁石心肠的女人都没有为自己的妹妹流过一滴眼泪,我就什么话都不想跟这个女人说了。

  可是,想到映雪临终前对我的嘱托,想到我对映雪的承诺,我又觉得,我不应该对这个女人不管不问。第三章总算还有一点点人情味

  虽然淳于瑞雪事业有成,什么也不缺,她本人也不需要我的照顾和帮忙,但我既然承诺了映雪,要照顾这个女人一辈子,我就必须说到做到。

  必须!不然我对不起死去的映雪。

  淳于瑞雪的公司,我和映雪去过一次,但我只是站在公司楼下等着映雪,因为不想跟面对淳于瑞雪那冷冰冰的眼神,不想看到那她那副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可是现在,就算这个女人是一座冰山,我也要去接近她。

  下班以后,我等在淳于瑞雪的公司楼下,看到她出来的时候,我犹豫一下,向她走了过去。

  看到我,淳于瑞雪依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看了我一眼,就走向她的雪佛兰,开了车锁,准备拉开车门上车。

  “瑞雪姐。”我跟过去,叫了一声。

  她回过头来看着我:“有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你最近还好吧?”既然来了,我总得表示一下关心不是?

  “挺好!”淳于瑞雪惜字如金。

  我一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淳于瑞雪拉开了车门。

  我干咳一声,说:“瑞雪姐,不管任何时候,有任何事情,你只要一个电话,我随叫随到。”

  “如果没别的什么事,我走了。”淳于瑞雪没有回应我的话,上车以后直接就把车开走。

  我望着那辆雪佛兰缓缓开走。

  可是马上,车子又倒了回来。

  “你去哪?”淳于瑞雪问我。

  “回家。”我答。

  “顺带。”淳于瑞雪说话总是这么简洁,大概是当律师的职业病吧!

  不过,这女人总算是还有一点点人情味。

  我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一路上,淳于瑞雪很专心地开车。

  我和淳于瑞雪之间本来就没什么语言,尤其当年我和映雪恋爱时,淳于瑞雪横加干涉,逼我和映雪分手,我跟她之间就像是结了仇一样,谁也不爱搭理谁。

  特别是我后来还听说,淳于瑞雪找过我妈,让我妈管管我,不要祸害她妹妹,这事儿更是让我对淳于瑞雪心怀芥蒂,觉得我跟这个女人上辈子一定有仇来着。

  想到这些让我牙痒痒的事儿,我下意识地看了淳于瑞雪一眼,这一看,我不由得愣了一下。

  我突然发现,淳于瑞雪的侧面跟她妹妹有些相似。乍一下看过去,我有点恍惚,好像映雪又回来了。

  淳于瑞雪察觉到我的注视,扭头看我一眼。

  接触到淳于瑞雪冷冰冰的眼神,我立马就清醒了过来。

  这个女人,不管和映雪长得多么相似,她们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映雪的目光总是带着笑意,让人心里暖暖的特别舒服。即便映雪对我生气,狠狠瞪我的时候,她的眼里也没有淳于瑞雪眼里的这种让人泛着寒意的冰冷。

  我马上就移开了视线。

  “你去了广告公司?”破天荒的,淳于瑞雪居然主动开口跟我说话了。

  “嗯!是的。”跟淳于瑞雪说话,我得小心翼翼。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两个人都沉默了。

  或许是这种气氛让人有点不适,淳于瑞雪放了舒缓的音乐,因为有了音乐,我也感觉轻松自在了一些。

  而就在这时,淳于瑞雪的手机响了。

  她拿起手机接电话。

  “嗯!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淳于瑞雪放下手机,扭头看我一眼,说:“我有点事,你自己打个车回去吧!”

  “你不能半道把我扔这儿不是?”虽然淳于瑞雪接电话的时候没什么表情,说话的语气也很淡然,可是我耳尖,我听到电话那头的人说话语气很急,好像是淳于瑞雪的律师事务所那边出了什么事。

  我既然答应了映雪要照顾她的姐姐,她姐姐有事的时候,我不能自己一个人回去,我得跟着一起去看看,至于能不能帮上什么忙,那就看情况了。

  淳于瑞雪大概没想到我会赖着不下车,微微愣了一下,一边找路线掉转车头一边说:“律师事务所有点事儿,我得去一趟。”

  我说:“你车开哪儿我就坐哪儿,反正你早晚得开回家去。”

  淳于瑞雪不想跟我浪费时间,也就没再说什么,开车赶往律师事务所。

  淳于瑞雪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叫明正律师事务所,我也曾经和映雪来过一次。

  快到明正律师事务所的时候,远远地我就看见律师事务所的大门外聚集了一堆人,有人挥胳膊甩腿的,似乎在争执什么。

  我对淳于瑞雪说:“先不要把车开过去。”

  淳于瑞雪回答:“我不是吓大的。”

  我说:“你一个女人,还是小心点为好,说不定那些人就是冲着你来的。”

  “他们要是冲着我来的,我更不能只在一边看热闹。”淳于瑞雪嘴上说着话,开车的速度却并没有慢下来。

  淳于瑞雪的车还没有停下来,已经有人冲了过来,有人满脸愤怒,有人凶神恶煞,也有人流泪哭泣。

  淳于瑞雪把车停下,想要下车,我情急之下握住了她的胳膊。

  她回头看我,我对她摇了摇头。

  她没理我,抽回胳膊,还是推开了车门。

  我立刻下车,飞快地绕到那边,把淳于瑞雪挡在身后。

  “淳于律师,你们律师事务所的人收了别人的好处,颠倒是非黑白,帮助犯罪嫌疑人洗清嫌疑,让那个恶棍逍遥法外,这不是欺负我们穷人吗?当律师的不为人伸张正义,反而趁机敛财,到底还有没有良心?”其中一个满脸愤怒的中年男子,因为过于愤怒,说话的时候嘴唇直抖,拳头握得紧紧的,好像随时都会控制不住情绪要打人。

  “淳于律师,我们知道你是一个正义的律师,你帮帮我女儿,帮帮我们,我求求你了。”一个满脸是泪的中年妇女忽然扑嗵一声就给淳于瑞雪跪下了。

  “大姐,你起来,快起来。”淳于瑞雪立刻伸手去扶那位中年妇女。

  “我不起来,淳于律师,求求你,求你答应帮我女儿打这个官司,还我女儿清白,我求求你了。”中年妇女不肯起来,一定要淳于瑞雪答应帮她女儿打官司。

  淳于瑞雪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你起来。”

  “谢谢!谢谢淳于律师,谢谢你!”中年妇女这才一边擦眼泪一边站起来。

  听到淳于瑞雪答应帮忙再打这个官司,刚刚满脸愤怒的中年男子却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扶着那位中年妇女,安慰她:“老婆,别太伤心了,淳于律师答应帮我们女儿打官司,一定能还我们女儿清白的。”

  淳于瑞雪对二人说道:“我既然答应了你们,就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你们女儿打这场官司,你们先回去,我先跟我们的律师了解一下情况,明天我会再亲自去找你们了解情况。”

  等那些人都走了以后,淳于瑞雪的目光冷冷地扫向其中一个年轻的律师。

  那名年轻的律师接触到淳于瑞雪冷冷的目光,有点慌乱地低下了头。

  “赵伟,这件案子是你接手的吧?”淳于瑞雪的语气很淡然,却让人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是我接手的。”赵伟有点不敢直视淳于瑞雪的目光。

  “你收了别人的好处,制造了一场冤案?”淳于瑞雪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围的空气都像是冷了下来。

  “我……我也是依据事实说话的。”赵伟的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

  “你收了别人的好处,这是不是事实?”淳于瑞雪再问。

  “当时我拒绝了,那人没把钱拿走,我也没打算要,打算事后再还回去的。”赵伟辩解道。

  淳于瑞雪说:“你是要别人给的好处,还是要这份工作,你自己看着办吧!”

  赵伟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连声说道:“要工作,当然是要工作了。”

  “你跟我把具体情况说一下。”淳于瑞雪说完,转身走进律师事务所。

  我犹豫了一下,跟了进去。

  赵伟看到我,问淳于瑞雪:“主任,他是……”

  “你继续说!”淳于瑞雪没理会赵伟的问题。

  赵伟说:“其实,这个案子的关键点,不是因为我收了被告的好处,没有尽力帮原告打官司,而是原告的那两个证人在出庭作证的时候翻了口供,导致这场官司没有打赢。”

  淳于瑞雪说:“那两个证人为什么会在出庭作证的时候翻口供?肯定跟你一样,收了被告的好处。”

  赵伟脸上一红,说:“被告是个富二代,家里有钱,说不定法官也收了他们的好处。”

  淳于瑞雪说:“你把原告的案卷给我,这个案子交给我。”

  赵伟忍不住提醒淳于瑞雪一句:“主任,那富二代不是什么善茬,你帮原告上诉,如果让被告输了官司,那被告会不会……”

  “把案卷拿来。”淳于瑞雪冷冷地打断了赵伟的话。

  赵伟找到案卷,把案卷交到淳于瑞雪的手里,他转身要走的时候,淳于瑞雪说:“我希望你以后能够牢记做为一个律师最基本的原则。”

  “是,主任。”赵伟虽然回答得挺干脆,但我发现他的表情有那么一点不以为然。

  我知道,不是每一个律师都能坚守所谓的最基本的原则。

  淳于瑞雪这个女人,虽然性子冷淡,但她有一颗善良正义的心。第四章哪个男人能受得了?

  淳于瑞雪在这座城市当了几年律师,但凡她接下的案子,几乎没有输过,在法庭上,淳于瑞雪是一个常胜将军,几年下来,淳于瑞雪的名字在这座城市已经有很高的知名度了,不少人来明正律师事务所,都是冲着淳于瑞雪来的。

  不过,淳于瑞雪有了名气之后,不但没有趁机敛财,反而更加注重和爱惜自己的名誉,从不随意接案子,也不为钱打官司,免费帮人打官司的事情她也做过。

  淳于瑞雪在这座城市有很好的口碑,一是因为她的善良和正义,二是因为她的专业知识和能力,但也因此被一些同行嫉恨,那些想要拿钱买通淳于瑞雪,希望淳于瑞雪把黑的变成白的,可以让自己逃脱法律的制裁却被淳于瑞雪拒绝的人,同样对淳于瑞雪心怀恨意。

  淳于瑞雪还有一个怪癖,我曾经听映雪说过,淳于瑞雪从来不帮任何人打离婚官司。

  不论关系再好的朋友,或是关系再近的亲戚,就算求着淳于瑞雪帮忙打离婚官司,淳于瑞雪也不会答应。

  而且,自从淳于瑞雪开了公司以后,她就很少接案子了,听说她现在一个月只接一个案子,这让不少盼着她帮忙打官司胜诉的人很是抓狂,但金钱的诱 惑对于淳于瑞雪来说,没什么用,她不愿意接的官司,你就是把一座金山放在她的面前,她也不会改变主意。

  淳于瑞雪拿到案卷以后,就开始认真仔细地看了起来,她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

  我默默地坐在一边等,我发现淳于瑞雪认真工作的时候,比平时冷冰冰的样子要显得可亲可爱一点。

  是谁说过,认真工作着的女人是最美的。

  等了大约十几分钟,淳于瑞雪终于合上案卷,站起身来,看见我坐在一边,她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你还没走?”她问我。

  “等着坐你的车啊!”我回答。

  “你不至于穷得连打车的钱都没有吧?”淳于瑞雪的语气和表情都带着一点嘲讽。

  “有免费的车可以坐,能省就省呗!”我随口回了一句。

  淳于瑞雪盯着我看了几秒,问道:“你和映雪深夜在马路上走,也是为了省车费吗?”

  听到映雪这两个字,我的心脏紧缩了一下。

  而淳于瑞雪带着质疑的话,更是让我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难道淳于瑞雪一直认为,是我害死了她的妹妹?

  在她眼里,我是个凶手?

  我没有回答淳于瑞雪的话,我无言以对。

  “从高中就开始谈恋爱,死活不愿跟映雪分手,谈了那么多年,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够多吗?还非得深夜跑出去浪漫,映雪为了这所谓的浪漫,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你……满意了?”这些话,淳于瑞雪已经在心里憋了很久吧?这会儿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我凄然一笑。

  “我宁愿死的人是我。”

  “可你却活得好好的。”

  “如果不是为了怕白发人送黑发人,如果……不是因为答应了映雪要照顾你一辈子,我早就想随映雪去了。”

  “你连映雪都照顾不好,你照顾我一辈子?”淳于瑞雪冷笑了一下,说:“我不需要你的照顾,我不是映雪的替身,你不需要在我的身上赎罪。”

  淳于瑞雪这话说得冷酷而直接,让人无言以对。

  我尴尬得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不过这个女人的脾气我早就有所了解,再想想自己对映雪的承诺,我觉得就算淳于瑞雪真的拿一盆冷水直接泼我头上,我也要把脸擦干净了对她笑一笑。

  我说:“我答应了映雪照顾你一辈子,我就会说到做到,你需不需要我的照顾是另一回事。”

  “看到你,我就会想起我死去的妹妹,所以,别让我看到你,就是对我最好的照顾。”淳于瑞雪冷冷地说完这句话,拿着案卷往律师事务所外面走去。

  “你今天让我上你的车,其实就是想对我说那些话吧?”路上,我沉默良久,问道。

  “那些话,一直想说,但一直忍住没说,我还要谢谢你给了我说出那些话的机会。”淳于瑞雪果然不愧是当律师的,拥有一条三寸不烂之舌,什么话从她嘴里说出来都特别有理。

  面对这样一个女人,口才本来就不太好的我,就显得有点木讷和愚笨了。

  我心里忍不住想,淳于瑞雪的这张嘴这么恶毒,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了?

  估计这姐姐这辈子不想嫁人,所以才对所有男人都那么恶毒吧?

  造化真是弄人啊!一个娘胎出来的两姐妹,区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映雪让我照顾淳于瑞雪一辈子,可淳于瑞雪压根儿不稀罕别人的照顾,尤其不稀罕男人的照顾,这可是给我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啊!

  别说照顾淳于瑞雪了,就是单纯地跟淳于瑞雪这种女人打交道,也要死掉很多的脑细胞。

  跟淳于瑞雪说话,也是很让人伤脑筋的事情,所以我干脆装哑巴。

  车子开进小区,碰到我妈和一邻居大妈边走边聊。

  淳于瑞雪放缓车速,摇下车窗,面带微笑地招呼我妈和邻居大妈:“赵姨好!张姨好!”

  “瑞雪啊!”我妈一见淳于瑞雪,脸上立马笑开了一朵花儿,然后才发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我,有点意外地愣了一下:“沐阳?”

  我妈知道我对淳于瑞雪很有成见,知道我特别不待见这个女人,这会儿看见我坐在淳于瑞雪的车上,自然就觉得有些意外。

  淳于瑞雪已经把车停了下来,我推开车门下了车,走到我妈身边。

  我妈对淳于瑞雪说:“瑞雪,去我们家吃饭吧!今天是你许叔亲自下厨,饭菜已经差不多好了。”

  淳于瑞雪说:“谢谢赵姨,我妈也做好了饭在家等我呢!”

  我妈说:“改天有时间你一定要去尝尝你许叔的厨艺。”

  淳于瑞雪微笑着点了点头:“好!改天有时间我一定去尝尝许叔的厨艺。”

  我妈忽然叹了一口气,说:“自从映雪走了以后,我们家就没有人来蹭饭吃了,家里也没什么笑声了,我老长时间都不习惯。”

  淳于瑞雪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唇角的笑意仍在。

  “妈,咱快回去吧!不然爸要等得着急了。”我特别怕人提起映雪,我也知道,淳于瑞雪并不喜欢别人拿她和映雪相比,何况映雪已经不在了,她这个做姐姐的,虽然在妹妹去世的时候都不曾流过一滴眼泪,但在听到别人提起自己死去的妹妹,并不能做到无动于衷。

  回到家里,我妈问我怎么会在淳于瑞雪的车上?

  我跟我妈说,我和淳于瑞雪是在路上碰到的,不知道淳于瑞雪今天是不是发了一笔大财,居然大发慈悲顺带我回来。

  我妈问我:“瑞雪没跟你提起映雪?”

  “没有,一个字都没提。”我不想让我妈知道我和淳于瑞雪之间的矛盾。

  虽然当初映雪临终前对我的嘱托,除了我和淳于瑞雪,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但我妈一直拿映雪和她姐姐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如果让她知道我和淳于瑞雪之间,弄得跟有仇似的,估计我妈心里不会好过。

  我妈说:“你一直说瑞雪冷酷无情,映雪去世的时候,她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妈觉得,你只是看到瑞雪表面的冷酷,你肯定不知道她自己一个人躲在一边偷偷哭的情形。”

  “您瞎猜的吧?”对于我妈的话,我不以为然,淳于瑞雪那么冷酷无情的女人,会自己一个人躲在一边偷偷地哭?

  我宁可相信老天会流眼泪,也不相信淳于瑞雪会偷偷哭鼻子。

  “妈知道你不会相信,唉!瑞雪也挺不容易的,都年过三十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她一辈子还长着呢!以后可怎么办?”我妈倒是替淳于瑞雪担心起来了。

  “她要愿意嫁,想娶她的人不说排成长队,起码也能围成一桌,是她自己心高气傲,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她一辈子嫁不出去我都不会奇怪。”我一直都觉得淳于瑞雪压根儿没想把自己嫁出去,她到了这种年纪还没有男朋友,都是她自己作的。

  我妈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瑞雪那孩子,挺好一姑娘,就是有先天性心脏病,你说那些追求她的男人,到底有没有真心想跟她一辈子的?”

  “我又不是那些追求她的男人,我可不知道那些男人心里是怎么想的。”也许,淳于瑞雪的真命天子还没有出现吧!就是不知道淳于瑞雪的命里会不会有这样的一位真命天子。

  我也特别希望淳于瑞雪的真命令天子能够快点出现,这样一来,就有人照顾她一辈子了,我今后就算对她有照顾不周的地方,也不至于太对不起映雪。

  虽然映雪去世有一段时间了,可是每次想起映雪,我的心还是会很痛很痛。

  第二天早上去上班,刚走出小区门口,一辆车便擦着我的衣服开了过去,差点把我给撞了。

  等我看清是淳于瑞雪的那辆雪佛兰,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女人开个车都这么嚣张,简直太目中无人了。

  我招你惹你了?

  欺负我没车开么?

  第五章想趁虚而入?

  我怀疑淳于瑞雪根本就是故意的。

  这女人也太狠了,平白无故的这么吓唬我,我哪里又得罪她了?

  更可气的是,淳于瑞雪竟连车速都没有放慢,直接就把车开走了。

  堂堂淳于大律师,竟然视他人的性命如草芥,实在太过份了。

  刚刚我应该倒下去,躺在地上,看淳于瑞雪会怎么样处理这件事?

  真想给淳于瑞雪打个电话骂她几句,想了想还是算了,要说骂人,谁能骂得过骂人不带脏字的淳于瑞雪?

  想到昨天淳于瑞雪跟我说过,不要让她看见我,就是对她最好的照顾,我决定,以后没什么事,最好不要去见那个女人,省得自讨没趣。

  我没有打的,上了公交车。

  路上,我心里在想,是不是应该接受老妈的资助,先买一辆车,方便每天上下班?

  但又一想,如果让我爸知道了,我爸肯定会笑话我,还是自己挣够了钱再买车吧!

  我爸一直希望我能去他的公司上班,将来继承他的事业,当初我一意孤行,坚持要读美术系,差点都跟我爸闹翻了,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爸还找我谈过,希望我毕业以后去他的公司上班,但我仍然一意孤行,坚持去了现在工作的广告公司。

  我觉得人活着就应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管能不能做出成绩,又或者最终能做出多大的成绩,至少将来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

  当然,不管做任何事情,想要做出一定的成绩,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得一步一步慢慢来。

  我现在的打算是,一边做平面设计,一边画画,挣到钱以后,先在外面租个房子,弄一间属于自己的画室,再慢慢挣钱实现开广告公司和买车买房这几个目标。

  我正想着自己的这点小心思,忽然,感觉有个柔软的身体靠在了我的身上,同时,一股淡淡的幽香浸入我的鼻孔。

  我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一下,试图跟这个陌生的女人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

  可是,对方马上又紧贴了过来。

  我还是第一次在公交车上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过,对于这种主动靠近的女人,我是没什么兴趣,也压根儿不会认为这是什么艳 遇。

  我还想再往旁边挪一下,却发现没地方可以挪了。

  于是,那个柔软的身体更紧地贴近了我,我甚至感觉到她的臀部紧贴在我的下面。

  这种姿势实在太让人尴尬。

  我正欲开口,对方突然转过脸来,看到这张脸,我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

  这是一张清纯甜美的脸孔,尤其那双乌黑灵动的大眼睛,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此时此刻,这双灵动的大眼睛却闪烁着一丝丝的慌乱。

  然后我才发现,有一个年轻的男子还在往这位美女身上挤,看来这位美女是遇到了‘公交色 狼’,但又摆脱不了,一直在退让,直到退无可退。

  那年轻男子嘴里嚼着口香糖,一副吊儿朗当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成天闲得蛋疼的混混。

  年轻男子紧贴着这位美女,身体随着车子的颠波而耸动,脸上的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我皱了皱眉,实在看不下去,侧着身子,伸手把美女拉到我的身后,这样一来,我就把两个人隔开了。

  那年轻男子正自爽着呢!身边的美女突然变成了一个男人,这家伙愣了一下,然后两只眼睛就瞪得跟铜玲似的。

  我移开视线,假装什么事都没有。

  年轻男子想从我身边挤过去,可不管他怎么挤,怎么用力,我始终稳如泰山一般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这家伙在我耳边威胁我:“小子,你最好识相一点,赶紧让开,不然下车以后要你好看。”

  我假装耳聋,什么都没听到。

  结果,这家伙一怒之下,居然掏出一把匕首顶在我的腰上,恶狠狠地说:“再不让开,我就捅死你。”

  我望着对方狰狞的面孔,忽然大声地说道:“唉!这谁的匕首,谁把匕首带车上来了?”

  对方只是想吓唬吓唬我,想不到我居然会来这么一手,听了我的话,吓得赶紧把匕首给扔地上去了。

  刚好到了站点,司机停下车,开了车门,转过头来问怎么回事?

  年轻男子趁机挤向车门,仓皇下了车。

  我捡起地上的匕首,对司机笑了笑说:“地上掉了一把匕首,不知道是谁的,师傅,这把匕首就交给你吧!”

  我把匕首交给了司机。

  车子很快又开走了。

  那位美女对我笑了一下,带着一点羞涩地说:“谢谢你!”

  我淡淡地回了对方一个笑容,说:“其实我也没帮什么忙,以后再遇到那种人,你只管大声叫,你一叫他就怕了,你越是忍让,他越是得寸进尺。”

  想到刚才被那个色 狼占便宜的情形,美女的脸就更红了。

  不过,这美女娇羞的模样还真是好看。

  “我叫江玲珑,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美女红着脸做了自我介绍后,又问我的名字。

  “我叫许沐阳。”我回答道。

  “许沐阳。”江玲珑轻声念了一遍我的名字。

  “我马上到站了。”我说。

  “我也马上到站了。”江玲珑看了一下车外,说道。

  “这么巧?”

  “是啊!好巧。”

  到站以后,我和江玲珑一起下了车,江玲珑对我说:“我要去飞扬广告公司应聘,你在哪家公司上班?”

  我有点意外地愣了一下,说:“那就更巧了,我就在飞扬广告公司任职。”

  江玲珑听了我的话,也是意外地一愣,然后很开心地笑了:“这么说我们以后可以成为同事?”

  “呵呵!我以后又多了一位美女同事了。”我笑着说道。

  “公司有很多美女吗?”江玲珑眨巴了一下眼睛,问我。

  “公司十一个人,有七个美女,再加你一个,就有八个美女了,不过,你应该是年轻的一位美女。”飞扬广告公司一直以来都是阴盛阳衰,原因很简单,因为老板是女的。

  我和江玲珑一起进了公司,我对江玲珑说了一句‘祝你好运’,然后就去了创意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我接到许盈的电话,让我去一趟她的办公室。

  许盈就是这家广告公司的老板,二十八岁,未婚,由于性格古怪,公司那些女的在背后称许盈许妖婆。

  现在,这个老妖婆忽然把我叫进她的办公室,让我的内心不免有点忐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工作上犯了什么错误。

  我推开许盈办公室的门走进去,问:“许总,您找我?”

  许盈锐利的眼神在我脸上一扫,用手指敲了敲办公桌上面的一份图纸,说道:“客户对你的设计不满意,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设计没有达到客户的期望值?客户在提要求的时候,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许总,您说的是哪个客户?”公司的客户不少,我有时候一天要赶几份平面图纸,确实不知道为哪个客户设计的平面图纸出问题了。

  “你自己看吧!”许盈拿起那份平面图纸扔给我。

  我上前一步把图纸接在手里,认真看了一下,对许盈说道:“抱歉!许总,是我做得不够好,我马上重新做一份,一定让客户满意为止。”

  许盈若有所思地看着我,说:“许沐阳,当初你应聘的时候,我就是觉得你的设计很有灵性,看中你的创意,你不要让我失望。”

  “感谢许总对我的信任,我会更加努力的工作,尽量不让许总失望。”我没有把话说得很满,只能说努力,尽量,溜须拍马不是我的强项。

  许盈盯着我瞧了两眼,竟然没有为难我,摆了摆手让我出去了。

  我回到创意部,立刻有两位女同事凑了过来,年纪小一点的马晓莉问我:“是许妖婆找你吗?”

  我说:“别一口一个许妖婆,被许总听到,你就惨了。”

  马晓莉警惕地往门口看了一眼,说:“只要你不说,许妖婆怎么会知道?”

  “都说夜路走多了会碰到鬼,你天天这样叫,万一哪天被许总听到,你可是后悔都来不及了。”我个人倒不觉得许盈的性格有多古怪,至少,许盈不是那种蛮横无理,随意对员工发火的老板。

  “许妖婆是不是给你什么好处了,你这样帮着她说话?”马晓莉有点诧异地看着我。

  我平时一般不跟这些女同事讨论别人,她们说什么,我听着就是,不会发表什么意见,这一次我多说了两句,马晓莉就开始神经过敏了。

  有些女人,那就真是事儿精。

  我横了马晓莉一眼,说:“马晓莉,你无聊不无聊?许总是公司所有人的衣食父母,她给了你什么好处,就给了我什么好处,就算有点什么区别待遇,那也是因为我们的工种不同,付出的劳动代价不同。”

  马晓莉撇了撇嘴,对我的这种态度表现出一副特别不屑的样子,说:“许沐阳,瞧你这义正辞严的样子,还说许妖婆没给你什么好处?我可是听说许妖婆正在和她男朋友闹分手呢!你该不会是想趁虚而入吧?”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律政俏佳人》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0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