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离开我半步之遥小说何念初权温纶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离开我半步之遥小说何念初权温纶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小三怀孕?

  何念初知道权温纶主动叫她过去,一定不会是好事。

  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谁叫她犯贱,偏偏爱那个男人,爱得要死呢。

  刚刚入夜,精致豪华的别墅里灯火通明,落在何念初手指上订婚钻戒上,闪耀刺目。

  可钻石再刺目,却不如眼前的东西的一半。

  “离婚协议,签了吧。”权温纶就那么语气淡漠的丢了一句,随后又偏头慵懒悠闲的点了一支烟,气定神闲的模样,好似眼前的这东西,不过是一份根本不值一提的廉价合同。

  何念初放在桌下的双手用力的绞紧,心脏痛得发颤,脸上却依旧带着得体而大方的笑容:“温纶,你这是什么意思?”

  权温纶表情淡然的抖了抖烟,漠然开口:“当初我们结婚,是奶奶的命令。现在奶奶快要过世了,我们的婚姻,也该结束了。”

  “可奶奶还没有过世!”他这个话让何念初止不住气愤,“奶奶还在,你就说这样的话,你不觉得你过分吗?”

  权温纶转眸,晦暗却锐利,像是要把何念初盯穿:“是我的话过分,还是我要离婚过分?”

  何念初一滞,不由得有些在他那样尖锐的目光里败下气势来。

  “都过分。”她撇开视线,避免对视,好似这样能让自己多些底气,“而且,我不会同意离婚的。奶奶也不会同意。”

  “这可由不得你。”权温纶一手将烟头摁熄,微微抬起的眸子冰冷而无情,“巧巧已经怀孕了,我要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何念初,你识相一点,别把事情弄得太难看。”

  林依巧怀孕了?

  这个消息像是一块惊天巨石,重重的砸在何念初的心里,掀起翻天覆地的巨浪。

  她手指发颤,连忙狠狠用力的攥紧拳头,指甲刺入掌心肉里,疼痛难耐。

  “她怀孕了……”她轻轻的念了一句,最初的心痛过后,便是愤怒和不甘涌上。

  抬起头,她目光倔强而愤怒:“她怀孕了,又关我什么事?一个破坏我婚姻的小三,活该无名无分!”

  权温纶脸色猛然冷沉,浑身都冒着寒气:“何念初,当初是你逼着我娶你的!要说是小三,那也应该是你!”

  是了,五年前,是她联手奶奶,逼着权温纶娶了她。

  本来以为日久生情,时间长了,这个男人总是会对她动三分真心,可事到如今才明白什么叫物极必反,她当初的逼婚,只是把这个男人,越推越远。

  婚后五年,权温纶从不正眼看她就算了,还明目张胆的出轨,林依巧背后的恶毒阴招更是让她在人前人后受尽了委屈和白眼。

  现在奶奶快要过世了,林依巧怀孕了,他说离婚就要一脚踢开她。

  凭什么?

  成全他们的幸福,那她这五年的心酸和眼泪,又找谁去说理?

  她凄然一笑,慢慢站起身来。

  “可现在,我才是你妻子。离婚,我永远也不会同意。”

  现在她就是要釜底抽薪,两败俱伤。

  “何念初!”他压低了嗓音,愤怒的嚼着她的名字,好似恨不得就这样撕碎她。

  何念初死死捏着拳头,头也不回的转身就想走。

  “你给我站住!”权温纶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一伸手就狠力攫住她的手腕,大力得几乎捏碎她的骨头,“离婚协议书你必须签,不然我们就法院见!婚后五年,我可是一次也没有碰过你!”

  何念初仰头看着他,空洞的眸子里只有一片死灰般的绝望:“好啊,那你就告到法院去,让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这五年你到底是怎么出轨的!”

  他登时暴怒,盯着何念初的眼神像是刀子:“你……”

  “温纶。”突然响起的温柔女声,打断了何念初跟他之间的紧张气氛。

  一席华贵礼服的林依巧从楼上窈窕走下,一脸温婉柔和的笑容,挽住权温纶的手臂,甜笑道:“你别跟她生气嘛,离婚的事情慢慢来,这么闹僵了怎么好?”

  权温纶绷着的脸色勉强松了点,他也只有在这个女人面前才会这样。

  何念初心里讽刺,看也不看那个虚伪的女人,用力从权温纶手里挣脱,抓紧了手包想走。

  “念初。”林依巧又叫住她,礼貌而温柔,“现在温纶要带我去宴会,我们就不送你了。你路上小心。”

  这个女人,在权温纶面前永远是这么落落大方,可私底下的嘴脸,却恶毒不堪。

  何念初回头,笑意深长:“依巧你还这么漂亮,希望你在我老公面前,永远这么漂亮!可千万不要不小心,让他见到了你的真容!”

  林依巧无辜的睁大了眼睛,疑惑不解看看何念初,又神色懵懂的转头向权温纶求助。

  权温纶伸手揽住她的肩膀,面色温柔:“别理她的疯话。”

  何念初冷眼看着面前恩爱的两个人,捏着手包的指头用力,强迫自己收回眼神,她挺直了脊背大步离开。

  她鼓着一口气,直到进了车里才敢松懈下来。

  靠在椅背上,几乎脱力。

  怀孕,离婚。

  这两个词语像是一把鱼刺,哽在何念初的嗓子眼里,让她窒息又难受。

  她苦涩的扯了扯了嘴角,伏在方向盘上独自吞咽这段婚姻和感情带给她的苦果。

  耳旁忽然响起一声车鸣,车灯光随即打过来,是权温纶开了车出来。

  林依巧提着华贵的裙摆,淑女小步的走到车前,却不自己开车门,而是等了一会,等到权温纶特地下车一趟,温柔扶着她上车。

  车门还没有关上,林依巧又伸出嫩白的手臂,圈着权温纶的后颈,甜腻腻的送上一个香吻,两人姿态何其亲密甜蜜。

  何念初捏着反向盘的手指骨节都泛起了青白色,脸色更是苍白凄惨。

  权温纶脸上笑意纵容,轻轻关上车门。

  转过身,目光朝着何念初瞥过来,满眼厌恶的冷意。

  好似在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还没有滚,还在这里碍眼干什么?

  何念初僵硬的撇开头,面颊上一片冷凉,她迟钝的抬手一触,湿湿冷冷的。

  原来是她不知不觉的落泪了。第2章 你这样的女人

  何念初回到冷清漆黑的家里时,已经是凌晨了。

  她丢开钥匙,身体软软的倒在沙发里,缓缓地紧紧蜷缩。

  心里的那些苦涩和难受,在寂冷的夜里和家里无尽的蔓延开,她很想大哭发泄,却又死死地咬着唇强忍。

  让她难受的人都还没有哭,她怎么能先哭呢?

  何念初缩在沙发上愣了一夜的神,眼睛都没有合上一下,就匆匆洗漱了一番直接去公司。

  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合同要谈,她根本没有时间休息。

  她忙了一整天,短暂休息时拿出手机来看,入目的第一条就是娱乐头条推送——权氏总裁携女星林依巧现身生日宴会,恩爱无边,疑已于正房妻子离婚!

  下面还有一连串他们两人的亲密合照,林依巧光鲜亮丽,漂亮妩媚,望着权温纶时脉脉深情,两人郎才女貌,好不——碍眼。

  何念初用力的锁了手机屏幕,闭上干涩的眼睛。

  她通宵没睡,又上了一整天的班,头疼酸胀,额头上的青筋难受的直跳,现在又看见自己丈夫的花边新闻,更是刺激得她嗓子眼里都冒出酸涩来。

  “疑似已经离婚……”嘲讽的将这句话咀嚼了一遍,何念初满嘴苦涩。

  揉了揉眉心,何念初咬牙继续工作,她晚上还要跟客户吃饭,工作一大堆,没时间黯然神伤。

  忙了一天,何念初灌下两杯黑咖啡,提神后开车带着几个员工直奔皇冠假日酒店赴宴。

  或许是太累了,何念初才喝了几杯酒就觉得有些醉意上头,昏昏沉沉的难受。

  她侧身跟自己的秘书夏莉交代了几句,随后小心的退出包厢,到洗手间去偷偷休息。

  坐在马桶上,何念初疲惫的闭上眼睛,忍受脑袋里炸裂一般的疼。

  外面忽然传来了的说话声,很是熟悉,而且刺耳。

  “温纶,你喝醉了……”是林依巧的甜腻的嗓音。

  何念初身体一僵,不自觉的就收紧了指头,攥住自己的裙摆。

  隔了一会外面才传来一声沙哑醇厚的嗓音,是权温纶,只有淡淡低低的一个字:“嗯……”

  看来他是真的醉了。

  “温纶,我前段时间工作忙,都没有跟你好好相处,前天刚回来又被宴会耽搁了时间,我们都好久没有……”林依巧嗓音带着酥麻的娇柔,语调刻意放轻,钩子似的撩人心弦。

  何念初攥着裙子的手越发用力,所以,他们这是要在厕所里野.战吗?

  接下来外面忽然就安静了。

  在沉默之中,何念初脑子里止不住的浮现出两个人可能发生的不堪画面,脸色迅速苍白,她用力的咬住唇。

  她的丈夫,隔着一扇门板,在外面和另外一个女人恩爱出轨,还真是讽刺——

  何念初一咬牙,故意哐当一声用力推开隔间门。

  力道过大,门板往后一摔,重重砸在墙壁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吓得正挂在权温纶身上的林依巧娇躯一抖,脚下一滑,竟然直接就坐在地板上了,一脸仓皇的回头来看,发现是何念初之后,表情瞬间阴沉:“是你!”

  权温纶同时转眸看了过去,也许是因为喝醉的原因,他那双一向锋利的眸子里,这会只有一片沉静,就那么不动声色的看着何念初。

  何念初冷眼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林依巧衣服还整齐的穿着,可权温纶就衣衫不那么整了,领带扯开,衬衣大敞,艳丽的红色唇印从下巴一路蔓延到腹部,连下面的皮带都松开了卡扣。

  要不是她踹了门,这林依巧怕是在厕所就来一场口技表演了。

  “是我,没想到吧。”何念初嘲讽冷笑,“大明星你这么这么不忌讳场所,就不怕这里有狗仔,把你们的表演录下来,放成明天的头条!”

  林依巧漂亮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子狠意,可头一转,对着权温纶的时候就变成了委屈和无助,眉头一皱,眼泪刷的就落了下来,楚楚可怜的模样:“温纶,我怕……”

  权温纶似乎是酒意没有醒,没有理会林依巧,眸子还直直的盯着何念初。

  “你怎么会在这儿?”他开口问。

  何念初冷笑:“我来看你们现场表演啊,你们继续,别管我,我保证不出声。”

  权温纶眉头一皱,黑沉的眸子里渐渐浮现出熟悉的厉色和清明,他开始醒酒了。

  “温纶!”林依巧还坐在地上,抓着他的衣摆,泫然欲泣的喊道,“念初刚刚说录了我跟你的那种视频,要给狗仔做明天的头条!你快劝劝她,不要那么做……”

  这完全就是女人空口说白话,可偏偏权温纶就信了,眼神一冷,气势逼人的质问:“你拍了我的视频?”

  何念初心里刺痛,脸上却仍旧带着笑:“权总,你喝醉了,我可没拍过什么不堪入目的视频……”

  “她拍了,我看见她刚刚拿着手机!”林依巧哭着喊着,挽着权温纶的手臂,满脸的恐惧和伤心,“温纶,你叫她把手机给我检查,如果没有,我马上就还回去。”

  林依巧泪眼朦胧的哭着,抬手擦泪的时候不忘丢给何念初一个得意的眼神。

  何念初抿紧了唇,僵着身体没有说话和反应,只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权温纶。

  权温纶拿冰冷的眼神锁着何念初,也没有立即开口,可眼睛里的冷和怀疑,足够化成刀子残忍的割过何念初的身体。

  “何念初,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权温纶冰冷的开腔,说出的话就直插何念初的心脏,“手机里的东西,我给你时间自己删掉,别逼我动手。”

  何念初好笑,她一边嘲讽的笑出声,一边吃力忍着眼底的泪水,她是什么人?

  自从她和奶奶逼迫了他们结婚了之后,她在他眼里,就变成了不择手段,狠辣下作的心机女,这五年来,不管她怎么努力洗,永远都洗不白!

  何念初干脆将手包里的手机拿出来,扬起下巴倨傲的望着他:“手机我给你,如果没有视频,你怎么说?”

  权温纶敛眸盯着她,并没有伸手去接,眼底隐约有了几分动摇,这个女人这么坦然,看来应该是没有录什么视频。

  他刚刚也是醉得太厉害了,对之前那会发生的事情记不清了。

  抬手揉了揉眉心,权温纶本想说罢了,可身旁的林依巧动作更快,伸手就拿过了何念初的手机,点了几下翻开。

  随即眸子震惊无比的睁大,眼泪大颗大颗的不停的往下落,浑身羞愤的发抖,颤声说道:“这、这分明就拍了!温纶,你看,她明明就拍了!”

  她说着,抬手要将手机递过去。第3章 反正他不爱你

  何念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演戏,她手机可什么不该有的都没有!

  她倒要看看,林依巧到底要怎么圆谎。

  权温纶拧眉,正要接过手机来看,林依巧却突然踩到自己的裙边,身体猛的一扑,重重摔倒在地上,手机也自然是脱手飞出去,‘嘭’的一声砸在了大理石地板上,屏幕应声碎裂,闪了几下之后彻底关机。

  这突然的摔倒让何念初一愣,权温纶率先反应过来,俯身去扶起林依巧。

  “好疼……”林依巧脸色苍白的靠在他怀里,手指紧紧的捂着小腹,“温纶,我肚子好疼……”

  她怀孕才两个月!

  “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权温纶脸色微变,顾不得其他的,横抱起林依巧大步就走。

  一步之后又猛然停下,侧头,那么尖锐而冰冷的盯着何念初:“你最好没有录什么不该录的视频,不然,我饶不过你!”

  何念初抿紧唇,眸色倔强,等到他的脚步声都彻底消失了,她才敢放松下来身体,脚下猛然发软,她连忙扶着洗漱台稳住身体。

  那个男人,根本从来不会相信她的话。

  被摔碎的手机还静静的躺在地板上,何念初盯着它,眼睛忽然酸胀的疼,委屈愤怒的泪水还是没忍住的涌了出来。

  她抬手用力的擦掉眼泪,弯腰默默将碎成两半的手机捡了起来。

  指头收紧,一滴泪水落在碎屏上,格外醒目。

  何念初连忙吸了吸鼻子,生生的将自己的情绪和泪意忍下去,收好手机,她挺直了脊背往外走。

  刚才的紧张事件过去之后,她脑袋越发的昏沉了,通宵后遗症漫上来,她甚至有点头轻脚轻的虚软感。

  靠着墙壁,她闭上眼睛想缓一缓。

  身体在这个时候忽然被什么人用力撞了一下,何念初睁眼一看,是个喝醉的女人,她神色恍惚,冲何念初龇牙笑了笑,又摇摇晃晃的走了。

  何念初本没有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可等她回到家里发现自己碎屏的手机不见了后,这才后知后觉的猛然心惊。

  她的手机一定是被那个女人给摸走了!

  而目的和幕后的主使,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肯定是林依巧,她想拿今天在厕所诬陷自己的那个视频做文章!

  何念初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因为愤怒和隐忍,整个拳头都在轻轻的发颤。

  不出三天,权温纶肯定会看见一个她偷偷录他们恩爱的视频,说不定还会有一个她威胁林依巧的警告邮件。

  林依巧,你可真是好心机。

  何念初定眸恨恨的想了一会,忽然又勾唇狡黠一笑。

  她拿起座机,拨通了酒店电话……

  挂了电话,何念初又给助理打了电话,让夏莉帮她补办旧卡,送一个新手机过来。

  挂了电话,何念初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等养足了精神,洗漱完后,夏莉已经送来了新手机。

  何念初将几个熟悉的电话号,重新保存好,正要去公司,刚换的新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从何家打来的电话。

  “妈,怎么了?”

  “念初,你快回家里一趟,出事了。”母亲周丽云泣不成声的开口。

  “怎么回事?”何念初已经急忙出了门,坐进了车里,“妈,你先别哭,我马上就过来。”

  周丽云抽抽噎噎的哭道:“你快点,快点……”

  何念初挂了电话,一路飙车赶回了家。

  “妈,出什么事情了?”何念初连忙问道。

  周丽云坐在沙发上,哭得两眼红肿,见到何念初又是泪如雨下,紧紧抓着何念初的手说:“你快去找温纶,让他借给我们公司一个亿,不然,你爸爸的公司就要没了。”

  “妈,你先告诉我怎么回事,冷静点,别哭了。”何念初镇定干练的出声。

  周丽云哭着解释:“你哥哥偷偷挪用流动资金,拿去赌博,输了就抵押了公司刚拍下的那块地,那地是和合作方一起拍的,现在因为还不上钱,法院扣押了那块地要拍卖,合作方现在提出要撤资,要公司还出投资,可公司早就被你哥哥给败光了,怎么还得出来……”

  周丽云说着一声大哭:“念初,现在只有你能帮公司了,你去叫权温纶给钱,他是你丈夫,肯定会帮你的!”

  何念初只觉得讽刺,她母亲是父亲的第二任妻子,上面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同父异母就算了,偏生从小就对她格外排挤,在她年不知事的时候,他们想过无数的办法来捉弄她,后来大了,更是直接就将她挤出了何家。

  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成年,就不得不一个人在外面租房住,明明是何家的女儿,却只在逢年过节才能回来一次。

  哥哥何光耀挪用资金的事情她早就跟父亲提过无数次了,可父亲不听,现在出了的事情才来找她。

  他自己难道不觉得脸热吗?

  况且,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她跟权温纶之间的关系,怎么可能要得到那么多钱?

  “妈,一亿不是小数目,温纶不会给的。”何念初实话说话。

  “什么不会给,我看就是你不肯帮我们!”何光耀从楼上下来,浑身的嚣张恶气,“那个权温纶不是一直想要跟你离婚吗?你就跟他说,他给你一亿,你就同意离婚!”

  何念初闻言,忽然就嘲讽的笑出了声,他何光耀哪里来的脸皮说出这样自私自利的话?

  “我凭什么要出卖我的婚姻来弥补你犯的错?何光耀,你还要不要脸?”

  “念初,你怎么跟哥哥说话的!”周丽云连忙拽了她一下,不赞同的瞪着她。

  从小就这样,好像何光耀和何夏雪才是周丽云的亲生孩子,而她不过是一个路边捡来的外人,周丽云从来不会帮着她说半句话!

  何念初避开周丽云的手,精致的面容上一片冷色。

  “你怎么不听听他怎么跟我说话的?出卖我的婚姻来换钱,他配做一个哥哥吗?”

  周丽云怒道:“这又怎么了,反正你跟权温纶的婚姻都是名存实亡,他都跟那个女明星有孩子了!你还不离婚,你才是不要脸!”

  何念初的面色瞬间就白了,周丽云这话尖锐而又毫不客气,入肉三分的直刺何念初心底最柔软的伤疤。

  是了,她最不要脸的事情,就是当年硬逼着权温纶娶了她!

  “是,我不要脸。”何念初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何光耀小人得志的脸,还有周丽云无理呵斥她的面容,只觉得这家太陌生了,陌生得根本容不下她,“既然我是最不要脸的,那公司的亏空,你们别来找我帮忙!”

  她说完抓起手包就要走。

  “何念初,你站住!”何光耀一步冲上来,狠狠地抓着她不让她走,“你今天要是不去跟权温纶要钱,你就永远别想离开!”第4章 没人会救她

  何念初甩不开他的手,一咬牙抬脚就朝着何光耀的胯下踢了过去,正中红心。

  何光耀惨叫一声,顿时就松开了手。

  何念初冷眸瞪着他,霸气内敛:“别以为我还是十年前那个任你欺负的小女孩!你再碰我,我阉了你!”

  狠狠骂完,她转身继续走。

  “何念初,你找死!”何光耀在家里横行霸道了三十年,从来都是把这个女人踩在脚底下欺负的,现在竟然反过来被打了脸,怎么可能甘心,扶着墙壁站起来就喊,“保安!去给我把那个女人抓回来!今天我要好好收拾她!”

  冲过来的保安还有点犹豫,毕竟是何家的三小姐。

  “还不动手?”何光耀恶狠狠地怒斥道,“不把她抓回来,老子就剁了你们!”

  几个保安立即动手,围着何念初半请半强迫的又将她给拽了回来。

  “放开我,你们干什么?”何念初拼命挣扎,奈何一个女人,力气怎么可能比得过一群男人。

  何光耀夹着腿,眼神狠毒:“把她给我丢到地下室去锁着!不许给吃喝,不许开灯,我要饿死她!”

  “光耀,你别……”周丽云想要求情,何光耀更加凶狠的吼道,“你闭嘴!你再多说一句,我连你一起关!”

  周丽云立即就消了音,看了看被拖着往着地下室带得何念初,两眼一红又哭了出来。

  “放开我!”何念初用力挣扎,手腕被保安扯得发红变青,“何光耀,你这是非法拘禁,小心我告你!”

  何光耀盯着她,得意的阴狠一笑,根本不以为意。

  何念初被粗暴的一把丢进地下室,门后还有一个台阶,她就这么骤然被推进去,脚下一空,顿时就滚了下去。

  菱角分明的阶梯撞得她遍体生疼,蜷缩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好半天都爬不起来。

  哐当一声,地下室的大门被重重的锁上,光线瞬间被隔绝,没有开灯的地下室里黑漆漆的一片,她什么都看不见。

  缓了一会身体的疼痛,何念初摸索站起来,她试了一切她能想到的办法尝试逃走,可四周就是铜墙铁壁,没有一个缝隙给她逃命。

  最后她只能睁大了眼睛,盯着这一片黑暗茫然出神。

  她现在还能怎么办呢?

  被关在这里,谁会来救她?

  想着,她忽然自嘲一笑,就算她意外死在了这里,母亲和父亲也一定会帮着何光耀隐瞒,没人会发现她为什么突然消失了。

  也没人……会来找她。

  何念初笑着又默默的躺回了肮脏的地面。

  她从出生开始,就是一个多余的。

  在家里是,在权温纶的婚姻里,也是。

  何念初也不知道自己被关在地下室了多久,她在一片黑暗里完全丧失了时间感,她只知道腹部的饥饿感越来重,嘴唇越来越干燥……浑身的力气和生机,都在黑暗里一点点的流失了。

  她看着眼前浓重如墨的黑暗,绝望的想,她或许……真的会死在这里。

  权氏集团总公司大楼。

  夏莉在总裁办公室门口徘徊了良久,还是鼓足了勇气敲响了这扇沉甸甸的实木门。

  “进!”权温纶头也没有抬的只说了这么一个字。

  夏莉小心推开门进去,小声开口:“总裁,有个事情要禀告您……”

  权温纶仍旧没有抬头,手下不停的翻了一页文件:“说。”

  “我的上司,市场部长何念初失踪了。”夏莉一口气说完,脸色发白的捏着拳头等着总裁的反应。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总裁与总裁夫人不和,两个人以前甚至还公然在员工大厅吵过一架,还有总裁的小三,那个女明星堂而皇之的招摇来过公司好几次了。

  她知道她在总裁面前提总裁夫人,总裁肯定会生气,但她也没办法了,她真的很担心何念初。

  但何念初三个字只是让权温纶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他又继续翻过文件:“知道了,出去吧。”

  她的消失,换来的只不过是他的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

  夏莉都忍不住为何念初心疼,“总裁,部长是真的失踪了,这两天她……”

  权温纶忽然抬起了头,沉而静的眸子凛冽摄人的看着夏莉,她说了一半的话忽然就那么堵住了。

  “要是你没什么公事,就出去吧,我很忙。”还是一样冷淡的反应,他埋头继续工作。

  总裁是这样冷漠的反应,夏莉下半截话还怎么说得出口,她有些气愤又有些不甘的咬了咬唇,最后还是只能无奈的退出了办公室。

  大门轻轻的关上,一切归于寂静。

  权温纶埋头盯着文件,可那一页,却整整十分钟没有翻开一下。

  刺耳的手机震动声忽然在这个时候响起了,权温纶猛然回过神,拿起手机。

  是林依巧的电话。

  “依巧。”权温纶接通了电话,仰身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眉心,眼神有些放空。

  刚刚那个下属说过的关于何念初消失的话,总是在他耳边回荡。

  他有些烦躁。

  “温纶,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林依巧的嗓音沙哑,像是刚刚哭过了,语调也是委委屈屈的,好不可怜的模样。

  “怎么了?”权温纶皱眉,有点心不在焉。

  林依巧哪儿都挺好,就是太脆弱,老爱哭。

  不像那个女人……念头一顿,他眉头拧得更紧,怎么又想起何念初那个讨人厌的女人来了。

  “念初她是真的拍了我们在洗手间的视频……”林依巧带着哭腔的说道,“她还给我发了威胁的邮件,要我把孩子打掉,然后离开你,不然就要把视频公布出去。”

  权温纶坐直了身体,第一反应的,他竟然有些不相信那个女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你说的是真的?”

  林依巧哽咽的小声哭了出来:“是真的,我马上把视频给你转发过来。”

  片刻之后,权温纶收到了一个短视频。

  不长,只有一分半钟,拍摄人是在厕所的隔间偷拍的,角度不算好,只能看见一半外面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身形很是熟悉,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个女人是林依巧,至于那个男人,因为被林依巧遮住了一大半,只能看见一角衣服和脖子。

  十几秒钟后,里面传出了说话声:“温纶,你喝醉了……要在这里吗……你真讨厌……”

  这几句话之后,林依巧的动作开始下蹲,有点经验的人都能一眼看出她在为那人做什么。

  可最让权温纶生气的,却不是这个视频,而是何念初的冠冕堂皇的欺骗!

  她递过来手机的时候那么坦然真诚,他都几乎相信她了,可到头来猛然发现,她不过还是在骗他!

  那个可恶的女人!

  权温纶没有再把这个视频完整的看下去,气愤的将手机关上,扣在了办公桌上。

  第5章 她到底在哪儿?

  办公室里气氛凝滞而沉闷,权温纶满身怒火,压不住的冒出来。

  垂在身侧的拳头捏紧又松开,他忽然抓起了桌上的内线座机:“把何念初给我叫过来!”

  几分钟后,电话又拨了回来,秘书在里面说:“总裁,市场部那边说,何念初已经两天没有来上班了。”

  权温纶忽然一愣,他想起了夏莉过来禀告的那件关于何念初失踪的事情。

  可她要是真的失踪了,那这个视频,还有那封威胁的邮件,难道都是鬼发的吗?

  多半又是那个女人的把戏!

  他怒火汹涌,一把抄起车钥匙,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何念初那个女人,他要去找她算账!

  车子一路飞驰到了何念初住的别墅里,他用力砸门,喊道:“何念初,你给我开门!”

  但里面毫无回应,他又拿出手机来给何念初打电话,结婚这五年,他的每一个电话,那个女人不论在做什么都会立即接通。

  可这一次,竟然是关机。

  权温纶眉头拧紧,心里翻涌的怒火之中莫名的夹了一股焦躁。

  那个女人,到底跑去哪儿了?又在耍什么心机?

  他满腔的火气无从发泄,狠狠地踹了一脚门,回头找到了别墅区的门卫,浑身冒着寒气的冷冰冰问道:“何念初在哪儿?”

  门卫有些被他吓到了,颤巍巍的回答:“何小姐已经两天没回来了……”

  权温纶心脏紧了一下,夏莉说的何念初失踪的事情又开始在他的脑中回荡。

  他气势迫人的接着逼问:“她去哪了?”

  门卫连连摇头:“我不知道,两天前何小姐很着急的开车从别墅离开,之后我就没有见她回来过……”

  权温纶登时眼神一凛,那怒气和狠意隐忍的模样,吓得门卫后背都出汗了,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

  他绷着冰寒的脸,回到车里,狠狠地咬紧牙齿。

  跟他玩失踪,好,等他把她揪出来了,到时候要她好看!

  权温纶拿出自己的私人手机,拨出了助理周向的电话号,“给我找何念初的下落,我要马上知道!”

  很快一个地址就发送到了权温纶的手机上,就是何念初的娘家。

  原来她躲在哪儿!

  权温纶森冷的一笑,发动汽车风驰电掣的开到了何家。

  重重的摔上车门,他直接就闯了进去。

  里面的何家人正在吃饭,忽然见到权总裁,受宠若惊。

  何国良连忙笑脸迎接上去:“权总,您怎么突然过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好准备准备啊。”

  权温纶开门见山,寒声问道,“何念初呢?”

  一旁何念初的母亲周丽云脸色一下子就白了,心虚得连筷子都拿不稳了,那个丫头,还在地下室里不知死活呢。

  她动了动嘴唇,想要说话,何光耀连忙恶狠狠地警告了她一眼。

  吓得周丽云马上又闭紧了嘴巴。

  “念初没有回来啊。”何国良根本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一脸迷茫,“你跟她吵架了吗?”

  权温纶冻着脸,眼神如刃,看了一眼何国良,又瞥向他身后的何光耀和周丽云,只是一个眼神,就足够让两个人心里一凛,头皮发麻。

  “如果让我发现她就在这里,你们一个都别想好过!”权温纶绕开了何国良,步履沉稳的向着周丽云走过去。

  周丽云根本绷不住气,欲盖弥彰的说:“念初她从来没有回来过,她不在这儿!”

  “撒谎!”权温纶微微眯起眼睛,不怒自威,“你们到底在耍什么把戏?那个女人到底在哪儿?”

  何光耀连忙一脸无辜的说:“何念初在跟你耍什么心机,我们可不知道。但是,她是真的没有回来过!”

  周向递过来的信息绝对不会有错,何念初那个女人一定在这里。

  他们这一家子,都是演技精湛的骗子,包括何念初也是,天生的戏子——

  “行,你们不说她在哪儿,我自己找,等我找到了她人,再一一和你们算账!”权温纶压着怒火用力的说完,迈开长腿直接往楼上走。

  周丽云浑身打抖,想要起身去阻拦,被何光耀用力扯了一下,说道:“他找不到她的!地下室的门在哪儿只有我们知道!你最好把嘴巴给我闭严实了!”

  他警告完,急忙追在权温纶身后,开始变着花样的说何念初的坏话。

  漆黑的地下室里。

  一片死寂之中,何念初忽然隐约听见了外面权温纶的声音。

  她忽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这……是幻觉吧。

  可就算是幻觉,何念初还是拼命的用浑身仅剩的力气往门口爬去。

  “权温纶……”她艰难的出声,长久的干渴让她嗓子里跟火烧一般,动了一下舌头都困难。

  从地底到门口,不过十几步的距离,何念初却爬了好几分钟。

  附耳在门上一听,外面已经安静了。

  好似她刚刚听见的声音,不过是妄想和做梦。

  何念初慢慢垂下眼睛,伏在门板上,如死灰般绝望。

  可就是这个时候,外面清晰无比的传来的权温纶的声音。

  “她的包都在这儿,人怎么可能不在?”权温纶是在楼上周丽云的房间里发现这个包,他抓着那个蓝色手包,凛冽寒声,“你们何家到底想要做什么?那个视频,是不是你们一起预谋来威胁我的?”

  找不到那个女人的烦躁在他心里酝酿成更加难以压制的怒火,简直要将他的理智也都一并烧毁了!

  “冤枉啊,什么视频,我不知道啊……”何光耀出声大喊。

  权温纶锐利的眸色瞬间扫向他,甩手就将手里的包重重地朝着他砸过去。

  哐当一声,那个包,巧合无比的砸在那扇隐藏在墙壁花纹中的地下室暗门上。

  紧跟着,那里面怪异的传来了一道什么东西倒地的沉闷声音。

  空气随之一下子变得凝滞起来,何光耀脸色大变,几分惊惶的看着那门,一旁的周丽云更是吓得双腿一软,直接就软在了地上。

  “她躲在里面?”权温纶盯着那门,迈步走过去。

  何光耀连忙想挡:“不是,里面是我们关的狗!不是人!”

  “你滚开!”权温纶一把推开他,想要找到的那个女人问个清楚的迫切让他耐心尽失,直接一脚就踹开了那道门。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离开我半步之遥》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90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