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我爱你,相濡以沫小说主角晴安黎城黎远全本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我爱你,相濡以沫小说主角晴安黎城黎远全本阅读

  第1章 黑夜里,她爬上他的床

  晴安把自己的身体洗了一遍又一遍。

  一直到身上香喷喷了,这才走出浴室。

  屋子里的夜灯有些昏暗,她看着屋子里纯白色的大床,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着自己镇定着,然而到底也不自在,干脆将唯一一盏夜灯也关掉。

  黑暗中她坐在床边,等着来人。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晴安等了很久,等待的时候,她秉着临阵磨刀快三分的原则又垂头将手机里那些男女视频看了一遍。

  不仅如此,为了让自己能够适应,她把手机里的声音开着的。

  手机里的女人一直在叫,那种古怪的叫声让晴安面红耳赤,可她神情镇定着,一直没有移开目光。

  既然选择了这种方式,她就不能矫情,她必须让自己接受这种模式。

  终于,开门的声音响了起,晴安反射性的关了手机放在一旁站起身,但马上她又强壮自若的坐回了床上。

  门被打开,男人一边脱衣服,一边走到了床前。

  男人没有开灯,这让晴安无形中又松了口气。

  可不等她这口气落在心底,不等她说出酝酿好的那些缓解气氛的话,男人突然就抓住了她的头发,令她的头微微上扬。

  一个滚疼的东西在下一瞬被喂进了晴安的口中。

  这是男人的物件。

  晴安在进入这扇门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没想到刚开始就是这般状况。

  喉咙里一瞬间恶心的令她反射性就想推开男人。

  眼泪更是在眼眶里打转。

  可男人的手一直抓着她的头发令她动弹不得。

  而且,她只是瞬间的反抗。

  瞬间后,她就屈服。

  她微微眯眼把眼里的泪意逼回,她顺从的、乖巧的做着讨好男人的动作。

  黑暗中,她眼底的泪水在面颊上无声无息的滚滚滑落。

  努力在吞吃的她脑海里又想起了那日与男友阿远分手那一幕。

  她本是一直期待着与自己的男友阿远在新婚夜做美好的事情,她本是期待,把自己的身体与最爱的人分享。

  然而现在,她却在男友看不到的地方,浪如妓子……

  这一夜,晴安被折腾了一整晚。

  她身体很痛,那种第一次的撕裂,那种撕裂后再次撕裂让她疼的想嚎啕大哭,让她疼的想不管不顾的推开男人。

  可她不敢,不仅没有哭泣,身子还在发出她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声音。

  她甚至,为了讨好,还用各种屈辱不堪的方式满足男人。

  她知道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就得放弃底线,可她没想到她自己会这么没有下限。

  这一个晚上,她不知道自己昏了几次,她被一次次的折腾醒来,被一次次的换着方式,被一次次的折腾的晕过去。

  恍恍惚惚的想,幸好,幸好这个房间这么黑暗,没人知道她的疼痛。

  幸好,这么黑暗的房子里,也没人知道她的狼狈与不堪。

  只要这一个晚上过去,只要天亮了,就什么都好了,她只要忍一忍。

  再忍一忍!

  然而天亮,看到眼前搂着她睡觉的男人,晴安有一瞬间的愣怔。

  是她在做梦吗?第2章 像一条小母狗

  阳光自窗户外倾洒进来,虚虚实实落在男人的脸上。

  令男人的五官看起来是那么朦胧,犹如梦幻。

  恍惚间,就令晴安想起了阿远。

  一瞬间,胸口温情似暖流在激荡。

  她的阿远!

  她伸手,去触男人的眉眼。

  男人却睁眼,目光凌然的扫向她的手指。

  晴安的手微微一僵,被男人这刀剑寒霜般的凌厉目光一扫,她瞬间如坠冰窟。

  夜晚的那些不堪记忆也瞬间回归脑海。

  身体透心透底的凉。

  凉意蔓延的全身,还有种坐立难耐的疼痛,一种由皮肉到血骨的疼痛,这种疼痛,就似乎身体被碾压了无数遍。

  男人唇开唇合是毫无温度的三个字:“滚下去!”

  晴安身上什么都没穿,抛开身上的疼痛不提,这一刻,她极为难堪。

  她知道男人不可能把被子给她,垂着头的她,强忍着决堤的泪水下床去捡地上自己的衣服。

  她将衣服穿好,却没离开,只垂头站在床边。

  男人不理会晴安,下了床就去浴室洗澡。

  晴安余光一扫就可以看到洁白的床单上那点点刺眼的红。

  这是昨晚上,她放荡的证据。

  她这辈子,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明媚肆意的青春岁月,纯净美好的爱情生活,都与她再无干系。

  男人出来的时候在慢条斯理的穿衣服。

  晴安几次抬头想说话,却都没能鼓起勇气。

  中间人说了,第一晚的余款,需要她和金主要,金主满意说不定会给她更多的小费。

  男人穿戴整齐,终于站在了晴安的对面,语气里,无尽嫌弃:“怎么还不离开?”

  晴安身子有些僵,她终于鼓着勇气抬头,对上男人的目光:“先……先生,还有百分之十的钱,没有打入我的账户。”

  男人闻言冷笑了一声,他伸手,修长而干净白洁的手捏住晴安的下巴:“还以为你是尝到被人上的滋味所以不愿走了呢,原来是为了钱,婊子果然无情!”

  他不理会晴安面上一瞬间羞愤欲死的神情,更不理会晴安紧紧抿着唇僵直的、故作坚强的样子。

  他走到柜子前,将公文包里的拉链拉开,拿出一沓钱递给晴安。

  晴安忙伸手去接。

  可男人的却没松手。

  晴安抬头对上他一脸讥讽的目光,唇动了动,神情平静着,终究什么也没说,只缓缓收回手,恭敬的问:“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男人没说话,手一扬将钱散落一地。

  他对上晴安的目光,唇角微勾着似笑非笑,他伸手捏了捏晴安的面颊:“你昨晚真荡,多出来一百元,是对你奖赏。”

  他话说完,却并没离开,分明是要看着晴安捡钱。

  晴安没有回应他的话,男人捏着她面颊的手劲很重。

  她疼,疼的想哭,却没有眼泪。

  最疼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又怎么会在意这点。

  等着男人将手收回,她这才缓缓蹲下身,一张一张的,将地上那些钱捡起来。

  男人抬脚踹了踹她的屁/股:“这么蹲下还真像条小母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低着头的缘故,晴安的泪水一瞬间就滚出了眼眶。第2章 像一条小母狗

  阳光自窗户外倾洒进来,虚虚实实落在男人的脸上。

  令男人的五官看起来是那么朦胧,犹如梦幻。

  恍惚间,就令晴安想起了阿远。

  一瞬间,胸口温情似暖流在激荡。

  她的阿远!

  她伸手,去触男人的眉眼。

  男人却睁眼,目光凌然的扫向她的手指。

  晴安的手微微一僵,被男人这刀剑寒霜般的凌厉目光一扫,她瞬间如坠冰窟。

  夜晚的那些不堪记忆也瞬间回归脑海。

  身体透心透底的凉。

  凉意蔓延的全身,还有种坐立难耐的疼痛,一种由皮肉到血骨的疼痛,这种疼痛,就似乎身体被碾压了无数遍。

  男人唇开唇合是毫无温度的三个字:“滚下去!”

  晴安身上什么都没穿,抛开身上的疼痛不提,这一刻,她极为难堪。

  她知道男人不可能把被子给她,垂着头的她,强忍着决堤的泪水下床去捡地上自己的衣服。

  她将衣服穿好,却没离开,只垂头站在床边。

  男人不理会晴安,下了床就去浴室洗澡。

  晴安余光一扫就可以看到洁白的床单上那点点刺眼的红。

  这是昨晚上,她放荡的证据。

  她这辈子,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明媚肆意的青春岁月,纯净美好的爱情生活,都与她再无干系。

  男人出来的时候在慢条斯理的穿衣服。

  晴安几次抬头想说话,却都没能鼓起勇气。

  中间人说了,第一晚的余款,需要她和金主要,金主满意说不定会给她更多的小费。

  男人穿戴整齐,终于站在了晴安的对面,语气里,无尽嫌弃:“怎么还不离开?”

  晴安身子有些僵,她终于鼓着勇气抬头,对上男人的目光:“先……先生,还有百分之十的钱,没有打入我的账户。”

  男人闻言冷笑了一声,他伸手,修长而干净白洁的手捏住晴安的下巴:“还以为你是尝到被人上的滋味所以不愿走了呢,原来是为了钱,婊子果然无情!”

  他不理会晴安面上一瞬间羞愤欲死的神情,更不理会晴安紧紧抿着唇僵直的、故作坚强的样子。

  他走到柜子前,将公文包里的拉链拉开,拿出一沓钱递给晴安。

  晴安忙伸手去接。

  可男人的却没松手。

  晴安抬头对上他一脸讥讽的目光,唇动了动,神情平静着,终究什么也没说,只缓缓收回手,恭敬的问:“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男人没说话,手一扬将钱散落一地。

  他对上晴安的目光,唇角微勾着似笑非笑,他伸手捏了捏晴安的面颊:“你昨晚真荡,多出来一百元,是对你奖赏。”

  他话说完,却并没离开,分明是要看着晴安捡钱。

  晴安没有回应他的话,男人捏着她面颊的手劲很重。

  她疼,疼的想哭,却没有眼泪。

  最疼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又怎么会在意这点。

  等着男人将手收回,她这才缓缓蹲下身,一张一张的,将地上那些钱捡起来。

  男人抬脚踹了踹她的屁/股:“这么蹲下还真像条小母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低着头的缘故,晴安的泪水一瞬间就滚出了眼眶。第3章 把所有的痕迹遮盖

  但马上,泪意就被晴安强压了住。

  她不敢让男人发觉她流泪。

  她捡钱的时候背着男人快速拭了拭眼,将留在脸上的泪擦干净。

  逃一般的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晴安手里紧紧抱着装钱的包。

  她知道自己选择了这种路,就别想再有什么尊严,她的一切一切,都被她舍弃了。

  如今,她只想要钱,只想要这些钱让她妈妈的病能尽快好起来。

  所以,她不能委屈,不能哭泣,不能难过,更不能沮丧。

  这条路,她自己选的,她要走下去,不能回头,更不能后悔。

  走路的时候很疼,那一处就像是有玻璃渣子一般,令她疼的实在痛苦。

  她忽略周围人看她那异样的目光,先把钱存进了卡里,又去了药店买了点药。

  回到租住的地下室,晴安给自己上了药,又检查身上那些青青紫紫以及各种牙印血痕。

  这个男人就像是有暴力倾向,对她一点都不温柔,她身上好些地方都被他咬破了,尤其胸口,被他咬破好些痕迹。

  不过,她想,或许男人在外是谦谦君子,只不过觉得她是个花钱买的消遣,所以才如此对待她。

  休息了一会,下午煲汤去医院。

  去之前,晴安将自己打扮的精神些,又穿了娃娃领的衣服,外套一件校服,将脖子以及胳膊上那些痕迹都遮住。

  去的时候她的母亲李文芳正在和对床的林阿姨夸晴安从小就是学校第一名,就连上大学也一直都是拿各种大奖的事情。

  晴安被对床的林阿姨打趣夸奖,她有些羞涩尴尬的笑着接了几句,这才盛了汤为自己的母亲喂饭。

  饭后,晴安把母亲的衣物全都洗了,她在母亲的床边坐了没一会,母亲就赶她回学校:“上学要紧,功课要紧,我身体好着呢,什么事情都没有,有事我也会给你打电话的,天不早了,你赶紧回去,路上小心点,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有什么事记得给妈妈打电话……”

  晴安拗不过母亲,只得离开。

  她其实没告诉母亲,她已经申请了休学,

  母亲为了她一直没有嫁人,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这辈子唯一的念头就是让她上大学当硕士当博士变成一个有能力有文化有自理能力不被人看轻的女孩。

  要是知道她休学,母亲或许会气疯。

  太了解母亲的性格了,所以晴安不能告诉母亲休学的事情。

  晚上的时候,晴安去夜店里兼职卖酒。

  夜店里灯红酒绿,人声嘈杂,这么热闹的地方,晴安像其她的推销员一样卖力的游说那些人买酒。

  她不知道自己被吃了多少次豆腐,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手摸过她的腿。

  明明屋子里那么暖,可她却浑身的鸡皮疙瘩。

  “想要我买几瓶酒?我不太想喝酒啊,要不然,你今晚陪我一起喝酒,喝多少,我买多少怎么样?”

  一个头发有些秃的中年男人起身搂住了晴安的腰笑眯眯的说着,他的那只手还不规矩的摸向晴安的臀。

  晴安朝后躲去,中年男人继续去抓晴安的手:“你放心,这点钱我还是有的。”

  晴安躲闪间,手中的酒盘倾斜,酒杯包括里面的酒全都洒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第4章 她的身体肮脏

  中年男人立刻不满,抬头去按晴安胸口的位置:“一个服务员,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让你倒杯酒怎么了!”

  他的手还没碰到晴安,一只手抓住了他手腕,将那手腕咔嚓一捏,中年男人杀猪一般的哭叫了起,却是手腕断了。

  晴安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的胳膊就被人抓住半拖着朝外走去。

  是,昨晚上的金主!

  “昨天刚满足你吧,怎么,没吃饱吗?迫不及待的又出来勾搭男人,连那种你都能下得了口,你是不是贱啊你。”

  “需要男人是吗?好啊,我满足你。”

  “多少钱,我给你!”

  晴安被拉的跌跌撞撞进了地下停车场,她试图挣扎着说话:“不是,先生,不是您看到的那样……”

  可她的声音被男人吞进了口中。

  男人开了车门把她扔进去,抬手就撕了她衣服。

  依旧很疼。

  旧伤还没好,且男人这一次极为粗暴,晴安终于没能忍住,发出了低低的抽泣求饶声:“求你了,别这样,求你了……”

  “五万!”

  晴安泪水汹涌而出,可求饶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男人却没继续,他坐好,说:“自己过来,取悦我。”

  晴安蹲过去,垂着头声音弱弱的说:“可不可以,在房间里!”

  男人声音讽刺:“你连酒吧里那种男人都能随时勾搭,这车里怎么了?既不愿意,就滚下去!”

  晴安到底也没滚下去。

  她的尊严没了。

  她的脊背弯了。

  她的身体肮脏。

  她已无廉耻!

  这一个晚上,晴安依旧是和男人回的酒店。

  昨晚是在黑暗中,今天却是在灯光通亮的卧室里。

  很疼,很疼。

  那是一种,撕裂的伤口被再次撕裂的疼痛。

  她不知道被男人折腾了多久,头昏昏沉沉的时候,恍惚间的睁眼,似乎看见了黎远。

  那个舍不得她受半点疼痛的黎远啊!

  她忍不住抱紧他的腰,似梦非梦般的委屈无比的喃喃:“阿远,疼……”

  话落,身上的男人一僵,随即捏住她的脖子,令她头后仰在床下边,她踢蹬着、挣扎着、却迎来了更粗/暴的对待。

  晴安挣扎,可她的挣扎在力气大的男人面前什么都不是。

  她仰头看着天花板,泪水从眼角一颗颗的滑落。

  这不是她的阿远,这怎么可能是她的阿远。

  她的阿远,早就被她推开了。

  她恍惚还能记起,那一日她是如何言辞激烈而又残忍的打击阿远,她是如何不顾阿远的乞求一次次推开他的手离开的画面。

  脖子上的那只大手越来越用劲,晴安在某一刻窒息的缺氧晕了过去,可她马上就又清醒了。

  男人俯身闯入她口中,直接咬在了她的舌上。

  她是被疼醒的。

  男人目光灼灼的望进她眼中,随即迸发……

  事毕,男人起身去了浴室,冷冽的声音头也不回的对晴安说:“我们是签了协议的,若是再让我发觉你协议期间出去勾搭别的男人或是身上有那种恶心的味道,吞到肚子里的钱,你双倍吐出来。”

  第5章 一切都没了

  晴安低低应了一声好,默默扫了眼身上的那些斑斑淤青。

  见男人终于进了浴室,她忙起身,将四散在地面的衣服全都收起放好。

  那一处很疼,站着都有些双腿发软。

  晴安一直等到男人冲完,才默默的去了浴室把自己也清洗了一遍。

  后半夜,晴安睡的迷蒙间又被男人压在了身下,她觉得自己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疼痛了,所以声音低低的没有半点底气的乞求男人:“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明天?”

  男人手指戳进她口中:“既然下面不行,那就用你上面这张嘴。”

  黑暗中,晴安的眼睛犹如受惊的小鹿般瞪了大,她慌忙摇头:“求你,不……”

  昨晚的画面再次涌到了脑海里,就如噩梦,至今想起都令她害怕。

  男人打断她的话:“收了钱就要办事,你觉得我的钱是白花的?”

  晴安的话就吞进了肚子里。

  她那处实在太疼了,所以只能接受男人的提议。

  很多事情一开始是底线,但后来渐渐就什么都不是了。

  晴安到了最后已然麻木,她甚至觉得自己像是变成了两个人。

  一个在男人的身下妖娆放荡的盛开着,另一个飘浮在天花板上,目光冷漠平静的望着床上厮缠的男女……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男人已经离开。

  晴安的药膏就在包里,她给自己身上那些被男人咬破的地方涂了一遍,以及那地方……

  等她回到自己租住的地下室内,发觉屋子里遭了窃。

  她的地下室里除了锅碗瓢盆以及几件衣服,就是她的那些书籍,根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不,也有,她的手机。

  她关机了的、一直都没有勇气去打开的手机。

  那只手机虽然比较老式,可她和黎远的所有对话,所有在一起的照片都在手机上。

  自从和黎远分手并离开学校后,她的那个老式手机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开机了。

  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状态,一如她的心。

  她不敢开机,更不敢去看黎远是不是给她打了电话发了消息。

  她害怕,害怕一开机会忍不住的去拨打黎远的电话。

  害怕自己不受控制的会看着两个人的那些聊天记录流泪并后悔。

  她不能流眼泪,一流泪眼睛就会肿,她妈妈会看出来的。

  她也不能后悔,母亲的病非常烧钱,她不能耽搁阿远。

  她跌跌撞撞的在本来就凌乱的屋子里翻翻找找,可到底也什么都没找到。

  她的手机,没了。

  她和黎远的所有牵系,所有的回忆全部都没了。

  这个手机,是她唯一的念想了。

  她不敢开机,可无数个夜晚,无数个想要崩溃的夜晚,都是抱着手机度过的。

  晴安很难受,心惶惶然的,感觉自己心底唯一仅剩的灯光也熄灭了。

  这黑寂寂的一切,令她连呼吸都艰难。

  可她不敢哭,怕自己一哭就止不住,更怕眼睛会肿起来被母亲看到。

  还怕,还怕她一旦悲伤就无法抑制!

  她呆愣愣的,失了魂一般的坐在地上。

  手机没了,她和阿远的一切都没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我爱你,相濡以沫》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89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