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如秋色小说童瑶云以深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如秋色小说童瑶云以深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荒唐的交易

  “.这是预支的五万,密码六个八,外面有ATM机,一会儿出去你就可以修改密码。”

  面积不大但格调幽雅、安静怡人的咖啡馆里,墙上别致的欧式挂钟显示还是早上十点半不到,阳光从落地玻璃窗外透射进来洋洋撒撒地落在桌上花瓶中的金色向日葵上使之更显灿烂。

  客人不多,临窗位的情侣座上,身着干练西装裙、盘发一丝不苟的中年女人正将一张银行卡放到桌面上轻轻推向坐在她对面的女孩,她的表情肃然,谈公事一般的神情。

  但坐在她对面的那个身着蓝白相间高中校服的女孩则一直低垂着头,长发覆面看不清长相,圆润的双肩却微微有些颤抖。

  “你后悔了吗?现在还来得及。”中年女人挑眉询问。

  “不!”那女孩闻言猛然抬头,语气坚定,明媚皎好的五官令人眼前一亮,但那双眼睛本来就大,此刻圆睁着更能清楚看到正极力强忍着盈盈泪光。

  女孩只说了那一个字,便飞快取过桌上放着的两份文件匆匆翻到后页毫不犹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生怕自己会后悔一样,快得甚至都没有去细看那长达三页A4纸的文件中都写了什么内容。

  中年女人定定地看着她,心中微叹,面上却什么也没表露出来,她取回一份文件放进了公事包。

  “合约既然签了,你一会儿直接回学校办理手续,其他事情也在今天内办完,下午六点钟会有人过去接你,之后你就得住到我们安排的房子里,除了一周探望一次你的母亲之外,未经许可不得与任何人联系,其他事项就按我们刚才说的做就行了。”

  “我知道了,谢谢您,我先回学校。”两人已经谈了半小时,事实上女孩一直没出声,只是听中年女人叙述而已,但已经很清楚一切,女孩起身回了一句微微鞠躬之后,便如木头人一般走出了咖啡馆。

  城南,别墅区,临湖,一栋栋白墙红瓦的独立两层小别墅并不奢华,但有着浓厚的英式风情,别墅前都有绿茵茵的草坪和浅紫、粉红若干颜色的藤蔓蔷薇。

  很美的地方,这样的房子是很多人的梦想,但童瑶还不曾幻想过,她和母亲已经习惯了简单朴实的生活,而现在她却站在了这样一栋小楼前,这就是她即将住上一年的地方。

  “进来吧,这里一切都安排好了,有两位工人会负责照顾你的起居。”

  和童瑶签定协议的中年女人姓乔,她让童瑶称呼她为白秘书,她亲自开门请童瑶进屋,神色和蔼。

  童瑶回头看了一眼送她过来的中年司机,那人一路沉默寡言,此时也只默默将行李递给她之后便返回了车上,并未进屋。

  “这位是童小姐。”屋内有两名干练的女佣正并排站着,白秘书做了简单的介绍。

  或许在她来之前,白秘书已经跟她们交待过了吧,两人神色恭谨,可能真当她是什么大小姐。一个姓陈,约四十出头,身材微胖,大圆脸,笑得一团和气;一个还不到三十,姓周,肤色较黑,略显木纳,象是刚出来打工的农村妇人。

  “陈姨、周姐。”童瑶客气地叫了一声,只匆匆扫视了两人一眼便垂下了头,在她内心想来,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可比这两位女佣要卑微得多。

  但那两位女佣见她这么礼貌反倒有些诚惶诚恐,陈姨更是迅速将童瑶手中不大的行李包接了过去。

  白秘书继续道:“陈姐,你和周芹以后要好好照顾童小姐。”

  “是,白秘书。”

  “童小姐,你先上楼安顿好,这里的环境慢慢再熟悉,有什么事随时给电话我就行了。”

  童瑶微微点头,没有出声。

  白秘书明白她心中忐忑,也不多说,又交待了两句便离开了别墅。

  “明天司机会来接你去医院,晚上你好好休息一下。”

  这是白秘书临走前说的话,童瑶独坐在二楼的房间内,想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仍觉得全身发冷。

  夏末秋初,艳阳高照,天气略显燥热,但童瑶却用双手紧紧环抱着自己的胳膊微微地颤抖着,泪,总是会在无人的时候悄然滑落.第2章 怕生孩子的大小姐

  “薛小姐,您要出去吗?”

  看着打扮入时的薛婉宁才来公司没一会就一幅要出门的样子,白秘书连忙叫住了她。

  薛婉宁本来面带喜色,见状微皱眉头问:“有什么事吗?”

  “那件事”白秘书欲言又止,犹豫着两边看了一下。

  薛婉宁抬腕看了一下时间折身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是一间豪华但中规中矩的办公室,是白秘书的大老板也就是薛婉宁的父亲薛秉真生前使用的,正如薛秉真稳沉的为人一样,但薛婉宁则觉得这间办公室太过古板,但也无心修改了,因为她反正隔三岔五才来一次,来了也待不久。

  白秘书刚才不过去办了点别的事,差一点儿又逮不住她。

  “到底什么事?”薛婉宁直接坐在办公桌上抱着双臂问道,她的身段和五官都是极好的,虽然二十五岁了,但因为母亲生她时难产而死,从小到大被薛秉真爱若珍宝、任予任求,脾气难免娇纵些。

  本来父亲死后这间贸易公司薛婉宁就不打算经营下去了,薛秉真早给她存够了钱,连丈夫人选都给她找好了,以未来夫家的傲人家势,她就算再败家十倍也是花不完的。

  可薛秉真的遗愿却要求她必须经营自家公司直到嫁人生子以后才能结束,她不得不照办,但事实上她哪里懂得管理公司,只不过薛秉真一向知人善用、以人为善,即使他人不在了,手下也还有几个得力的人手,公司的经营暂时还没什么大问题。

  “童小姐已经住到南苑去了,薛小姐不过去看看吗?”薛婉宁从出生就没有母亲,白秘书身为薛秉真的秘书,从她小时候起,买衣服、礼物、包括上学相关的许多事她都帮着办过不少,可以说薛婉宁是白秘书看着长大的,她的女儿和薛婉宁也是好友,白秘书对这个自幼丧母,现在又没了父亲的娇纵女孩是心存怜惜的,所以才帮她进行了这个荒唐的计划。

  “她到底什么时候能怀上?”薛婉宁一边检视着自己鲜艳精致的手指甲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虽然知道这间办公室的隔音效果一流,白秘书还是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道:“检查过了,只要你这边准备好就可以安排人工授精了,婉宁你那边”

  “我这边我会想办法,东西我会准备好,没有问题的。”

  “婉宁你真的不再考虑了吗?如果以后被云家发现的话可就麻烦了,我始终觉得你还是自己生比较好,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不会有事的。”白秘书缓声劝道,私底下她们之间的关系更近一些。

  “白秘书,我不想冒这种险,再说生孩子也容易影响身材。”薛婉宁的脸色沉了下来,她的母亲就是生她的时候难产而死的,她小的时候薛秉真也常常提起这件事,深爱妻子的薛秉真每次提及时态度总是伤心中还带着些许愤恨,只到她渐渐大了才好了些,但也让薛婉宁留下了很深的阴影,所以她一直从心底里排斥生孩子这件事。

  白秘书也明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劝是没用的了,想了想才道:“云先生过段时间就要去美国了,我怕一次不成功的话,那下个月.”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虽然云以深去美国做手术,需要静养一年,不想我去打扰,但我下个月过去看他一次问题也不大的,当然了,一次成功就最好,这件事情白秘书你就多费心了,这段时间我可得陪着以深。”

  “好吧,那和连城那边的生意呢?”

  “唉呀,公司的事我早就说了让白秘书你和吴叔叔他们负责的嘛,好了,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薛婉宁又看了看时间急急地走了。

  白秘书叹了口气,见她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口之后,才回到自己的位置忙碌起来。

  这是一家私人医院,面积虽然不大,但环境不错。

  但不是上一次检查身体的医院,现在这家医院离她们所住的城市有长达三个小时的车程,童瑶有些晕车,从车上下来脸色已经苍白得没什么血色了。

  “童瑶,早餐是不是又没吃?”白秘书边走边问,关切中也带着一丝责问。

  童瑶只能幽然点头,不仅今天早上,这些天来她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确实是半点胃口也没有。

  “你这样子怎么行呢,你可是马上要做妈妈的人,总这样虐待自己,弄坏自己的身体不说,将来孩子的健康只怕也得不到保证,到时候如果无法顺利完成合同上的约定,你.”

  白秘书的话没有说完,但童瑶已经很清楚里面的意思。

  “以后我会注意的。”她只能这样小声保证。第3章 不良招聘

  白秘书微微摇了摇头,也未多说,不管谁碰上这种事情都需要点过渡期吧,更何况童瑶不过是个临近毕业的高中生而已。

  一周后,某医院。

  有钱什么事都好办很多,再说这家医院的强项之一就是人工受孕,也有为患者保密的义务,但童瑶看到白秘书为她填写的资料上仍然用的是假名,看来不仅是她,雇佣她的人也不希望这件事为人所知。

  过程其实并不复杂,当然前期,医院已做了一些工作,现在的借腹生子跟以往已经不同,只需找一个代孕母体,将已经人工授精的受孕胚胎置入代孕妈妈体内,即是借一个场所来孕育这个孩子,孩子本身和母体并无血缘关系,这可以让难以受孕或不愿生孩子的夫妇得到属于自己的孩子。

  让童瑶庆幸的是为她施术的是一位女医生,虽然年纪不大,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但动作利落、表情柔和,只是在往童瑶的身体里推进那胚胎的时候她分明微微惊叹了一声。

  是的,这位医生本来已经讶异童瑶的年轻,此刻一定对她尚是处女表示吃惊了吧,但她到底见多识广,并未询问什么。

  注入胚胎并注射黄体酮之后,在独立病房中静躺了三十分钟,她们才离开了医院,从头到尾,童瑶什么话也没说,脸上的墨镜也完全隐去了她无奈又伤感的眼神。车子一直驶入东江市之后,童瑶才轻声问:“白秘书,我能去看看我妈妈再回去吗?”

  “好吧,我让老吴送你过去,医生只说不要有过激的运动,你自己注意些,看过你妈妈之后就让老吴送你回去,接下来要好好休息、好好吃饭知道吗?”白秘书犹豫了一下才答应了她的要求。

  “我知道了,谢谢白秘书。”童瑶对白秘书还是心存感激的,细微之处她对她的照顾她都感受得到。

  从一家医院进入另一家医院,心情却是一样的沉重,医院特有的消毒药水味道让童瑶十分压抑。

  但她妈妈却毫无知觉地躺在这医院里的惨白病房之中,白秘书已经离开,老吴也等在外面,病房里的护士也识趣地走了出去,童瑶的脆弱再也掩饰不住。

  她扑向病床抓住母亲略显冰凉的手低声痛哭起来,这委屈的泪她已经隐忍了好久,本来圆润的双肩也削瘦了不少,此刻随着童瑶的哭泣不停地耸动着,让门外经过的护士也忍不住探头看了一眼,但随即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这样的情形她们早就见得多了。

  “妈妈,您别怪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足足哭了半个小时,童瑶才慢慢平静下来,泪眼婆娑地抬头看向病床上的母亲。

  “我知道您一定不赞成我这样做,可是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我要救您,求您快点醒过来吧,妈妈,我需要您”

  本来,童瑶和母亲相依为命,日子虽然不富裕,但她们过得很开心,童瑶的成绩好,上的是重点高中,考上一流的大学绝对不成问题,而童瑶的母亲则经营着一家小花店,生意也还不错。

  但风云突变,一夕之间,一切都成了泡影,童瑶的母亲童梦绢因为车祸住进了医院。

  这场意外发生得太过突然,就在童梦绢晚上收工的路上,她的店总是开到很夜,肇事者逃逸,虽然报了案但也没能找出那人,有好心的过路人帮忙送她进了医院,但不仅右腿骨折,其他外伤不说,连头部也因为撞击而失去了知觉,简单的说,她妈妈现在已是医学意义上的脑死亡,也就是植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医生的话模棱两可。

  医院并不是慈善机构,当家属一到,首先提到的就是钱,她把她和母亲所有的存款都取了出来,不过区区两万多块,本来是辛辛苦苦为她存的学费,这点钱很快就用掉了,没有办法的她只得将花店转了,也支持不了多久,最后决定变卖她妈妈辛辛苦苦供出来的一套五十多平的小房子,但因为位置关系,卖不出什么钱不说,一时间也找不着买主。第4章 无奈的选择

  正急得焦头烂额,拼命在网上找工作的时候,发现了一则奇怪的招聘启事,招女性私人助理一名,容貌端庄、身体健康,为期一年,薪酬二十万,一看就象骗人的,也象极了某种不良广告,但童瑶翻来覆去看了一晚上的招聘,第二天还是决定去那里应征,因为高中尚未毕业的她根本找不到什么能赚到很多钱的工作。

  至少那则招聘上面留的地址还是处于黄金地段的甲级写字楼,万一不妥也可以走人吧,因为那份工作的薪酬实在太吸引,既使感觉有问题也得一试。

  其实那时候她已经做好卖身的准备了吧。

  因此当那位中年女秘书,仔细问了她的个人经历和家庭背景之后,提出借腹生子那份合约之时她并没有太惊讶,只是问了一句,能提前预支薪酬么。

  那位乔姓秘书应该一开始就对她很满意,听了她的问话之后,只是打了个电话,好象是向什么人请示之后表示,签约时可以马上支付五万,证实受孕成功之后再支付五万。之后每个月支付两万,直到生下孩子,如果是男孩子,除了支付完合约所定的二十万之外,另加十万,如果是女孩则不另加。

  听完这些,童瑶马上一口应承了,但对方得先拿到她的体检报告证实身体完全健康,符合孕育孩子标准的话才同意签约。

  体检的医院是对方安排的,也是一家私人医院,童瑶在那里见识了一堆从未见过的人体检测仪器,她象一只小白鼠一样被人从外到里检查了一遍。

  体检报告估计是厚厚一叠了,最终证明她的身体非常健康,是个很适合孕育孩子的母体,所以便有了咖啡馆签约那一幕。

  “妈,我再来看您,您要保重.”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白秘书可能交待过老吴,童瑶也很聪明,老吴一到病房门口,她就知道不能再待下去了。

  她只能依依不舍地告别病床上的母亲,而面容清廋、双目紧闭的童梦绢只是静静地躺着,对于女儿的伤心哭泣她亦没有丝毫知觉。

  东江市,是一个有着五、六百万人口的山水城市,风景秀丽以旅游业闻名全国。

  城南的青云山美景如画,游人如织,山上有清泉蜿蜒而下,直入山下的一处碧波盈盈的百里湖泽,而依山傍水而建的青皇酒店便是本市最为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这青皇酒店在东江市乃至全国几乎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然贵,却因为物有所值且入住青皇酒店已成为身份的象征,所以生意非常之好,但这样一家酒店却只是云家名下的产业之一。

  云家一直就是东江市的名门望族,解放前云家的前人有先见之名,将财产转移去了美国,发展得极好,二十年前回国投资,也正赶上好时候,短短二十年,便在酒店业、IT业和房地产方面取得了傲人的成绩。

  云以深兄弟三人,老大云海风三十一岁,热衷高科技类的事物,主管IT公司,常年坐镇美国,老三云沉语才二十岁对做生意没什么兴趣,但在音乐上极有天赋,大学毕业后准备进军娱乐圈,云以深虽不过二十五岁,却极有经营头脑,所以家族的酒店和房地产生意全都落在了他的头上。

  云家的父母三年前对自家的生意就甩手不管安安心心享受人生去了,只不过树大招风,难免出事,云以深被人暗算,虽然侥幸逃过一命,眼睛却受了爆炸余波的影响暂时失明了,万幸尚能医治,但得去美国做手术,如果手术成功也至少要休养一年时间不能视物。

  薛婉宁和云以深的婚事是父辈在他们出生前就定下的,虽然成年后云以深一再拖延,但因为薛秉真查出癌症晚期,两人不得不匆匆定婚,本想在薛秉真临死前完婚的,却连出意外,婚事也就拖延下来了。

  这一次,虽然薛婉宁很想陪云以深去美国,但云以深却只让她在东江市等他,他处事坚定,下了决定无人能改,薛婉宁也没办法,只得同意。

  生孩子这件事,则是因为听了云家父母想抱孙子的玩笑话之后灵机一动产生的,反正两人定婚后已经有了那种关系,而云以深要出国一年,又不准她打扰,这段时间也就正好“生”一个孩子出来。

  以后可就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了,虽然金家也算富裕,但和云家比起来仍是天上地下,而且云以深本人又高大俊美早令薛婉宁倾心不已,只是他那边却始终有些不冷不热,所以先制造一个孩子出来的话,那她云家少奶奶的地位可就稳如磐石了。

  孩子对于这种富豪之家来说,重要性有多大谁都清楚,但薛婉宁本人一直是打死不想生的,便只有利用这样的机会来借腹生子了。

  童瑶便是她委托白秘书选定的一个健康、清白,且没有任何背景的柔弱少女,这样的人才不会有什么后续的麻烦。

  第5章 遗憾的失败

  “以深,今天感觉怎么样?”薛婉宁目不转睛地看着云以深柔声问道。

  虽然眼睛上缠着白布条,但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和刚毅的下巴看起来仍然是酷得很,英挺魁梧的身材亦是无懈可击,他站在阳台上仰面向南,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听到薛婉宁的声音才转过身来缓声道:“我挺好,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公司里没事么?”

  “公司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现在陪你最重要嘛,你突然决定要提前一星期过去,又不让我陪着”薛婉宁一反平时的尖锐跋扈,声音柔柔软软的,带着甜腻的娇嗔。

  云以深举步回屋,走得十分平稳,若不是眼上蒙着厚厚的白纱布,单看他那稳健的步伐简直让人觉得他是能看得见路的。

  虽然如此,薛婉宁还是连忙挽住他的手臂和他一同进去,云以深并未抗拒,边走边道:“我去美国只是看病,你也好好经营你父亲留下的公司,那里面有你父亲的心血,有事我们可以通电话,一年很快就过去了。”

  薛婉宁撅了撅嘴,对经营公司的话题不甚感冒,但云以深却明白薛秉真的用心,薛秉真虽然宠女儿,可从心里还是希望薛婉宁有向上之心,并通过经营管理公司来感觉工作的不易,而不是做一个只懂花钱败家的漂亮花瓶。

  只不过薛秉真的一片苦心恐怕薛婉宁并没有领会到,而云以深也不是真想薛婉宁成为女强人,但这次出事,令他十分烦燥,眼睛看不见的时候他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待着,并不希望任何人陪着他,包括薛婉宁。

  “你过去后什么时候做手术?”薛婉宁关心地问。

  云以深伸手轻揉了一下太阳穴道:“还没有定下来,过去后还要检查。”

  “既然这样为什么日程要提前呢?”

  云以深对薛婉宁语气里些微的报怨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反问:“难道婉宁你不希望我早点过去治疗么?”

  “当然不是!”薛婉宁连忙否认,随即环住云以深的手臂撒娇道:“人家只是舍不得你这么快走嘛。”

  “我去美国还有点别的事要处理,你别想太多,如果恢复顺利,我也许不用一年就能回来的。”

  “哦那我等着你.”薛婉宁说完咬了咬唇表情有些异样,可惜云以深无法看见。

  清晨,美丽舒适的小别墅窗外总有鸟儿们清脆喧闹的叫声。

  童瑶每天醒来,起床第一件事便是打开窗户,深深地吸一口清新的空气,再仰首去看不远处开满嫩黄色花瓣的那树凤凰木,那儿有些不知名的小鸟轻快地跳跃着,短促的叫声显示出它们的无忧无虑。

  自那次上医院之后,到今天已经是###第十天了,为了不经常出入医院,童瑶每天自己在家注射黄体酮,三天前她已用白秘书带来的试纸做过一次检查,但没有查出怀孕迹象,这令童瑶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不过白秘书说可能时间太短所以试纸验不出,过几天会直接去医院专业检查。

  当日,医生说的也是两个星期后可以确认,也就是今天了,这些日子她本平静了许多,对于这件事情已经完全认命,可如果代孕不成功的话,也许雇主会要求取消合约也不一定,这合同的违约金只有两万,而她预支的五万已经全部交给了医院,接下来需要的费用还半点着落也没有。

  “很遗憾,胚胎未能成功着床。”女医生的语气带着公事化的惋惜,如一桶冰冷的水满满地将童瑶泼了个从头到脚。

  “怎么会?是不是太早了所以验不出来?”白秘书还未开口,童瑶已经焦急地追问。

  女医生专业地解释道:“一般的性行为之后,如果受孕,十四天后用普通的早孕试纸就能检查出来,胚胎着床也是差不多时间的,在我们医院,这更是最为普通的检验,我们是不会出错的。”

  “那怎么办……”童瑶象在询问又象是喃喃自语,神色间尽是惶然。

  “不好意思,薛小姐,我以前就跟你阿姨说过了,‘试管婴儿’的成功率目前来说仅在40%左右,‘试管婴儿’发生流产或胚胎宫内停育的可能比自然妊娠要高得多,它和自然妊娠是有很大区别的,母体的精神和身体状况对成功率影响也非常大,所以你们需要再尝试,费用方面医院是有承诺的,会减免很多……”

  “再尝试?”童瑶突然颤抖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双拳,她又想起了那天的情形,虽然面对的是名女医生,但最大限度地分开双腿,还有那冰冷的金属器械深入体内已足于令她觉得万分屈辱和惶恐不安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87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