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昙梦繁花似锦小说任繁花滠任天下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昙梦繁花似锦小说任繁花滠任天下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小狗儿落水了!

  繁花似锦的春季,扫去了冬日的严寒,绽放出一片绚丽的景色。躁动不安的季节里,憋闷了一冬的世家少爷小姐们,个个想着法子换着花样找乐子。

  “表姐,你看这湖里新放生了不少锦鲤,可漂亮了!”

  湖中心的画舫上,青绿薄衫的女子笑容明媚地跟同伴说着话,余光瞥见缩在一旁的任繁花,心下登时有些不喜。说起来,同为天下名捕的女儿,这个庶妹却总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畏缩样。

  任繁花听见她们说看鲤鱼,便也怯懦的伸着脑袋好奇的窥视,但是一想到有可能会被她们看见了,便又隐约的感觉有些害怕。两手抓着板凳的任繁花实在好奇,却又不敢乱动。

  也许,她不招人待见的就是因为这种畏头畏尾的害怕。

  “来呀,你想看看就过来呀。”绿衫女子愈发不满,自己这样的大小姐,怎么会与这种下里巴人扯上关系!

  其他女孩子们闻言,也冰冷的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还向任繁花勾了勾手指,那葱白的食指伤涂着妖娆的红丹蔻,纤长的就像妖精的手指,会勾了人的魂魄过去吃掉——吓得任繁花一缩。

  “招那个小傻瓜干什么,狐精养的小贱种罢了。”

  “来呀。”

  任繁花畏缩的往后面退了一些,她害怕,甚至结巴着发出了细微的声音,只可惜她连讨饶都没有勇气,只能看着那些少女对着自己笑,嘲笑。

  她们明明都长的那么美,可是一个个都笑得像修罗恶鬼。而任繁花感觉自己就是是案板上鱼肉,或者说好听点是是衬托花朵的杂乱青草。

  任繁花是被丫鬟们从船舱里拎出来押到画舫船头的。她只能可怜巴巴的拉住了一个白衣少女的水袖,却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她越是害怕惊慌,那些少女们就越是愉悦,只有被拉住袖子的女孩是一脸的嫌恶,连带的话也说的越发的刻薄了起来。

  “怎么了?是怕自己的丑怪模样吓跑了水底的游鱼,还是怕寒酸的衣着污了对面公子们的眼睛?嗯?”

  她说的个抑扬顿挫好不动听,直说得全船女伴们都哄堂大笑起来。任繁花一听见女孩子们的嘲笑就更怕了,结巴也更加的严重,张开嘴却发不出声。等她好不容易开口,却只是引的少女们的大笑。她结结巴巴的求饶,每说一个字却又换来一片放肆的嘲笑。

  “下去凉快凉快吧你。”白衣少女刚刚抽回袖子,另外的女孩不失时机的立刻推了任繁花一把,直接把她推到了水里。任繁花并不会游泳,但她求生的欲望很强烈,她挣扎着浮了起来,拼命的拍着水求救,只可惜她的身边连一条鱼都没有,何况是人。

  “哈,小狗儿落水了!”第2章 难得的跳梁小丑,免费的笑料

  船上顿时又是一片嘻嘻哈的大笑,所有人都欢愉的眉飞色舞起来。却没人想过去救那个犹在扑腾着的女孩。那任繁花沉浮几下居然又冒出头来,扑棱着,发出急促的含糊不清的声音,狼狈不堪。

  她越狼狈,她们就笑的越加的欢畅,难得的跳梁小丑,免费的笑料,谁又会这么扫兴的去救她呢!

  “瞧呀,落水的结巴狗!”

  任繁花扑腾了很久,终于因为腿上抽筋沉了下去。眼见就要命丧湖中,另外一艘画舫直直的开了过去,将瘫软的任繁花捞了上去——倒也不知道是谁家的人如此好心。

  “少爷,胸口还有一点点热气而已。”

  “那就救了。”画舫的主人是一个十五六的少年,他有一对浓黑的眼眸,蛇一般的竖线瞳孔。面容异常俊朗,有些模糊了性别的俊美。过于精致的五官,与众不同的眼眸,让他看起来冷艳魅惑。

  “是。”面皮净白的小厮麻利的把任繁花抬到了一个小单间,立刻就有侍女过去处理她的情况。溺水之人,往往开了口才有救,任繁花是女孩子,只能够是侍女去掰开她的口唇,还要解开她的领口衣襟。

  “居然给让人救起来了。”少女们远远的看着,有人暗暗咬碎银牙——她居然没死;也有人松了一口气——虽说任繁花不过是个庶女,但如果她死了,会影响这一船千金的名声。

  被救起的任繁花此刻正直勾勾的盯着铜镜,仿佛不认识镜中人一般,任由手脚麻利的侍女给自己擦干头发。

  侍女明显训练有素,心中虽然嫌她寒酸,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我叫荣清,少爷们叫我清儿,姑娘你叫什么?”

  姑娘,不是小姐。

  “我……不记得啊。”任繁花突然开口,那腔调压根儿就不是官腔——她一口怪怪的方言,也不知道哪里的腔调。她拼命抚摸着自己的脸,仿佛她在镜中看见的不是自己一样。

  清儿扫了这个古怪的丫头一眼,没有说话。

  这姑娘不是个结巴吗?刚刚她落水时那结巴的样子表露无疑。荣清心里觉得奇怪,却并不多言。收拾利落后,从容地送她出去。

  这时,画舫上多了几个女子,显然是这姑娘的同伴。

  “多谢公子搭救舍妹。小女子船上的都是姐妹,虽心焦,却也无力搭救。舍妹年幼贪玩,常常以整我们为乐,反而误了自己……”绿衫女子哭得尤为悲戚,看着就像是一个疼爱不成器幼妹的大姐。

  “你妹妹?谁呢?”任繁花看着这群人,满脸莫名其妙,“你们都是谁呀?我不认识你们!”

  “妹妹,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那个哭哭啼啼的大姐心下疑惑,任繁花说话虽然腔调怪异却是流利无比,以往那个说话磕磕巴巴的小丫头不见了。

  “是啊繁花,你怎么连白雪都不认了。”第3章 只要你不怕坏了自己名声

  “繁花,你别恶作剧啊,姐姐……是姐姐没有看好你啊,繁花……”

  任繁花的心中充满着无数个疑问,汇集成一个问题:我是谁?

  是的,任繁花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任繁花了,她自己也正在纠结为什么世界不同了、为什么她们都叫自己繁花而自己却想不起来自己真正的名字。

  任繁花不是那个小结巴了,她见到这样的姐妹自然就感觉到了奇怪和怀疑,可是她对原来的任繁花以及这个莫名的世界根本就一无所知。

  自己记得的东西,完全不是这个世界。这应该是古代,可是为什么又不像。若说是在梦里,却不记得自己睡了。若说自己死了,却也完全没有那种记忆。记忆的末尾在哪里怎么也找不着了,任繁花只是醒来之后就身处在了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有着奇怪的感觉。家人,身份,所有的一切任繁花记不起来了。

  任繁花,自己是叫任繁花?这个名字好俗气,就是自己的名字?

  各种声音吵得她有些头晕。

  “让她冷静一下吧。”那个少年有些不高兴了,蛇一样的眼睛略略眯起,带起了一分凶光。

  少女们一瞬间都安静了,面面相觑也没了主意。那少年一摊手,下了逐客令:“待她休息好后,我自然会将她送回,你们先请回,如何?”

  这一个如何,带着强迫的口气,就像是站在万人之上的人一样。可是他却又似乎极其温和的,看了任繁花一眼,没有对这个行为有些诡异的少女做出什么评价:“你可以留在这里,只要你不怕败坏了自己的名声。”

  “这位公子,你看见了我落水吗?”任繁花赶紧抽回了思绪,她不知道什么人可信,但是这个萍水相逢就救了自己一命的人总不是对自己有害心的人,“公子,我好像一落水就忘记了很多,您帮帮我吧?”

  “我能怎么帮你?我又不认识你,你好像是叫繁花?”少年先愣了愣,反而笑了起来。

  “你觉得我会是自己滑落水中吗?”任繁花不知道怎么解释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陌生的身份新的形象。而她发自本能的讨厌那帮女生,又一时记不起到底跟她们又什么恩怨。眼前,只有救命恩人还能顺手帮自己一点点,“公子,不知您尊姓大名?”

  少年又愣了愣,沉默了很久才开口:“你叫我滠就可以了。你的身份,我并不关心。不过救人救到底,你可以过一会儿再回去。如果觉得面对她们很烦,看见她们就装晕好了。”

  “谢谢公子了。”任繁花眼睛一亮。好主意啊!不过她忘记了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值得兴奋,但是少年的蛇眸很诡异的让她略略安心了些。有的人,第一眼看到就有几分亲近的味道。大概如此。

  只不过虽然人家许可,也不应该久留。任繁花收敛了一下思绪,这才告辞了救命恩人,滠。第4章 姐姐?两面三刀的奸妃罢了

  冷静下来后,脑海中闪过一些片段,刚刚那几个少女,其中一个叫白雪,是自己的亲姐姐。另一个所谓的“表姐”,叫眉沁玥。凭着这具身体对她们的排斥感,她可以猜想,被她占了身体的女孩,过得并不好。而那俩人,显然是平常作威作福惯了的。

  任繁花回到姐姐们的画舫时,便打定了主意装晕。

  众目睽睽之下,她装作弱不禁风的样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千金们唤了她几声,见她不应就直接命下人把她扔到了画舫的小房间里不管了。

  任繁花更加确定,这群千金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同伴,更别说亲人了。

  任繁花装着晕,心里却默默的想着那个救命恩人。他的名字听起来就和蛇一样,虽然还不清楚是哪个字,就这一个字就已经让她心中有些别样的涟漪泛起。

  她正躺着,耳边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任繁花还没有来得及猜测是谁,胳膊上就传来了一股钻心的疼痛——也不知道是谁在狠命的掐着她。任繁花几乎要痛的跳起来,但是身体又沉重异常,怎么都动不了。无奈之下,任繁花只能继续装晕,甚至都不敢试试自己的眼睛还能不能睁开。她心里想着最差也最乐观的结果——既然这船少女自称是自己的姐妹,不管怎么说也不会就这么让自己重伤甚至死在船上吧?

  不过这船上有侍婢有船夫的,怎么可能像那个白雪说的没人能下水救自己?任繁花就是傻透了也能猜得到,她们有很大一部分人根本就不在乎她的生死,有几个甚至还巴不得她死。

  任繁花装着死,手臂上的疼却是一波接一波。也不知道那个人究竟跟她有多大的仇恨,掐了一把不解气还要另掐一把。可是任繁花装着昏迷又不能睁开眼睛来看,谁知道被她们知道了自己是装的她们又要怎么整自己。她还在救命恩人船上时就觉得不对劲,果不其然,她根本就是被欺负的那一个。

  虽然那个时候任繁花迷糊的没有察觉到,但是现在躺着这里动弹不得,慢慢的回想起来,那个姐姐未免做的太好太亲切了,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是个不识相的顽皮妹妹——可是就算再顽皮,那姐姐也应该去救她。想到这里任繁花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这个姐姐根本就是和电视剧里的奸妃是一样的,两面三刀,是想要自己命的人。

  “哟,小繁花,你是真晕呀?”标准的奸妃声线,果真是那个任白雪。任繁花在心里暗暗的记下了。她任繁花小时候没有被欺负或者欺负过别人,一直都是乖乖长大的好学生,不过电视剧电影她却没少看。虽然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但是这么一会,任繁花就知道这个所谓的姐姐怕是早就养成了欺负任繁花的“好”习惯了。

  第5章 人若犯我,灭她家门

  可是现在任繁花除了咬牙记下别无他法,任繁花一直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以后灭她家门”的心跳的,可是现在哪怕她任繁花恨的想立刻杀人,还不了解自己这具身体和这个世界的任繁花也不敢轻举妄动。

  那个任白雪还真的是心狠手辣的奸妃类型,这手上一把连一把,直掐的任繁花感觉死人都能疼活了。托她的福,任繁花倒是感觉沉重感略为减弱,可是还是只能无奈的一装到底静观其变。

  “哟哟,小繁花,你真的不是故意装结巴想将姐姐一军吗?”任白雪不掐了,开始挠起了任繁花痒痒。

  任繁花又疼又痒的,眼泪都要下来了也只能咬着牙撑着,等这个任白雪泄愤之后能说出一些跟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有关的事情。她必须要尽快的收集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情报。

  任白雪再怎么毒辣,也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女,这会也累了,便也收了手:“呵呵,你也知道选秀在即,而你的姐姐我有望参加。在这节骨眼上若是被别人知道我把你怎么了,我的名声肯定要败了。繁花啊繁花,你装了十一年的结巴,还真是好心机啊。”

  任繁花还是只能忍着,脑子里却在琢磨着任白雪嘴里漏出来的只言片语。

  选秀,名声。这个任白雪倒也知道顾忌一下自己的名声……这样说起来,自己的出生应该是挺好的。毕竟能参加选秀的女孩子的家里一定是家世清白的良民,而且应该还有点小富小贵——但是任白雪有资格参加选秀,那在家里肯定地位还不错,而她欺负自己欺负得这么理所当然,想来这任繁花是没什么身份的,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庶女。

  “好,你晕吧,失忆吧。记着是你自己掉下去的,否则……你自己看着办。”任白雪阴测测的说着,放过了肉体上折磨任繁花,转身离开。

  任繁花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听见脚步声她愣是没敢动,就那么僵硬的在床上难受的保持着昏迷的状态。谁知道那个任白雪会不会耍诈,任繁花没常识也看过恐怖电影。拿任白雪和恐怖电影里的鬼啊怪啊的对比还真的挺贴切……

  “好,你晕吧。姐姐走了。”

  任白雪的脚步声离远了之后好一会时间繁花才稍稍挪动了一下自己的睡姿。精神紧张的情况下躺久了腰疼,任繁花侧了过来让自己稍微舒服了一点。如果任白雪还在,那就让她以为任繁花是在昏迷变昏睡梦中改变了体位好了。

  不过任繁花也知道任白雪肯定不会留的太久,心机再怎么深沉,她始终是一个女孩子,要和姐妹们继续去游玩。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任繁花真的就睡着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昙梦繁花似锦》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86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