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逆袭王妃传小说莫玲珑御无双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逆袭王妃传小说莫玲珑御无双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穿越先减肥

  莫玲珑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被关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浑身憋屈的难受,耳边传来鞭炮和喇叭的声音,身子也是晃晃悠悠的。

  努力的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片红,莫玲珑下意识的想站起身子,却突然感觉脚下失重,下一刻她被狠狠摔在地上。

  莫玲珑眉头轻蹙,将遮住自己视线的红盖头拿开,观察着眼前的一切。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在做梦?心中有着这些疑惑。

  然而事实不容许她继续疑惑下去,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掀开了轿门,脸上尽是着急,“小姐你怎么样,有没有被摔着?”

  “我无事。”狙击手长年养下来的习惯让莫玲珑就算面对这么不可思议的一切,还是保持了自己的镇定。

  “小姐,轿子底塌了,还请您出来,让轿夫们换顶轿子。”小丫鬟确定了自家小姐没大碍,这才说起来重要的事,今天是小姐进王府的日子,可不能耽搁了时间。

  莫玲珑刚想就着小丫鬟伸过来的手出去,这才惊悚的发现了一件事,这白葱葱跟象腿一样粗的是什么东西?别告诉她这是一只胳膊,还是她的胳膊?

  “小姐?”看着莫玲珑愣在那里,小丫鬟不禁提醒,小姐这次压塌了轿底,外面那些人还在看小姐的笑话呢,这些人虽然不敢现在笑出来,回去后指不定怎么笑话小姐。

  莫玲珑勉强压下了心中的所有想法,拖着笨重肥胖的身子一扭一扭的出了轿子。

  等莫玲珑出了轿子后,立马有轿夫上前去检查那已经压塌的轿底,其中一人面有难色的上前,“小姐,那轿子恐怕不能坐人了。”

  “那怎么行,马上就要到吉时了,我家小姐还要拜堂呢。”莫玲珑还没说什么,小丫鬟首先急了。

  “可这轿子已然是不能用了,还请姑娘另寻办法。”轿夫也很纳闷,本来他们抬这尚书嫡女就很费劲了,谁曾想这轿子居然在门口坏掉了,这也不能怪他们啊。

  “小姐,小姐咱们到了,这就是王府。”就在莫玲珑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时候听到了丫鬟惊喜的声音。

  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莫玲珑调整了下气息,顺着丫鬟所指的方向看去。

  建筑很好看,门口站着的侍卫也很威严,一切都很好,就是有一点不对,这根本就不像是要办喜事的地方,莫玲珑挑眉,看来这中间有故事啊。

  “王妃到了,你们还不快开门迎接。”小丫鬟太兴奋,明显没有注意到这点,对着侍卫大喊。

  很快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人从王府走出来,先是打量了门口那一团红色。嘲讽的笑了笑,才慢慢朝莫玲珑这边走来,“王妃莫要见怪,王爷一向不喜铺张,亲事也是从简,请王妃从侧门入府。”

  说着老人就在前面带路,丫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瞪大双眼准备与他理论,莫玲珑眼明手快的拉住了她。微笑着开口道

  “我是你们王府明媒正娶,皇上亲指的王妃,为何要走偏门,还是说你们王府根本就没有把圣旨当一回事?”

  那管家是什么人,一听这明里暗里威胁的一通话,心里的算盘打的劈哩叭啦响。今日如果从后门进去了,肯定会被皇上知道的,这一道藐视皇威的帽子扣下来就百口莫辩了。

  “王妃说的是,是老奴想的不太周到。只是王爷今日头风发作,无法出来迎接王妃,还请王妃见谅”

  “无事,王爷乃万金之躯,可不要出了差池才好”莫玲珑努努嘴,心里已经冷笑了好几遍,。理由真烂,不想出来本姑娘就就成全你。

  管家将莫玲珑引入王府,直至走到一个庭院,再进入一间古色生香的房间。

  “王妃请在这里稍等片刻,王爷施针结束会立刻前来与王妃行礼。。”老人说完这句话后就出了房门。

  房间中早就有两个丫鬟候着,莫玲珑没有注意到她们,她现在感觉一双腿都快断了,只想坐下来歇歇。

  目测了一下房间中的木椅,再想了想自己现在的体重,莫玲珑明智的选择坐在床上。

  屁股刚坐到床上,莫玲珑就听见了一声轻响,就在她以为是自己幻觉时,“嘭”的一声,床塌了。

  “小姐!。”

  “王妃!。”丫鬟惊叫着,赶紧过来想扶起莫玲珑,在三个丫鬟的手忙脚乱的帮忙之下,终于让莫玲珑从崩塌的床上站了起来。

  莫玲珑脑袋一阵晕眩,伸出手想扶住什么支撑住,却不想又是一个意外,随着莫玲珑身子的倾斜,“啊!”一个惊叫声响起。

  “救命我.......”被莫玲珑压在身下的丫鬟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后,彻底陷入昏迷。

  这时一个身着银锦绣袍的男子缓步走了进来,看到屋内的一团遭后,薄唇轻吐出两个字“蠢货”,眼神中尽是厌恶的看着还压在丫鬟身上的莫玲珑。

  莫玲珑咬牙抬头,看着男人睥睨天下的气势,心中下定决心,先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她要先减肥!第二章:第二天就失宠了?

  屋子中寂静一片,莫玲珑挣扎着要起身,可是她的体重让她的手脚有些不听使唤,再一次压倒身下的丫鬟身上,莫玲珑清楚的听到已经陷入昏迷的丫鬟发出了一声闷哼。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本王的王妃扶起来。”御无双嘴角勾起一抹讥笑,心中更是对皇上有意见,竟然让他娶了一头猪回来。

  丢下这句话后,御无双一挥衣袖转身离开,剩下的两个丫鬟这才从惊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赶紧上前扶起莫玲珑,莫玲珑喘着粗气,经过这一番折腾,额头上竟然出现了豆大的汗珠。

  这时候那神出鬼没的管家身后带着五六个小厮走了进来,首先对莫玲珑一俯首,“启禀王妃,此处需要重新修整一番,还请您先移居别院。”

  跟着莫玲珑进府的丫鬟此时正扶着莫玲珑,听到管家的话立刻道,“还请管家带路。”

  等到了别院,莫玲珑胆战心惊的坐在床上,好在这床好似比较结实,没有再发生坍塌的事,接过丫鬟递过来的茶轻抿一口,莫玲珑总算事平静下来,心中暗忖要弄清现在的情况。

  “诶,你......就你过来。”莫玲珑招手让小丫鬟过来,才发现她连丫鬟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

  木桃倒是没觉得小姐有哪里奇怪,听话的上前,“小姐可是饿了,这是我特意藏的几块糕点,小姐快先垫垫肚子,待我去看看厨房有什么食物。”

  说着木桃从腰间掏出一个被油纸包裹着的几块糕点,许是刚刚经过一番奔跑,糕点有点碎开,只是莫玲珑此刻却没有心情管这些,她是一头黑线,这具身体是多么能吃,她一开口这丫鬟竟然就觉得是她饿了,可想平日里这种情况也不少见。

  “我问你,你叫什么?”莫玲珑没有接小丫鬟递到她面前的精致糕点,反而出声问了这个问题。

  木桃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家小姐,“小姐这是怎么了,我是木桃啊。”

  莫玲珑右手扶额做出一副头疼的模样,“方才跌倒就觉得头痛欲裂,有些事情记得不大清楚。”

  木桃不疑有他,赶紧放下手中的糕点,就要出去请大夫,“小姐先休息一下,奴婢这就去找大夫。”

  “无碍,此刻已经不疼了,你只需与我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莫玲珑阻止,这只是她的借口,怎么可能真的让这木桃去请大夫。

  “小姐乃是礼部尚书嫡女,名为莫玲珑,被皇上赐婚当朝五王爷,今日是成亲的日子,奴婢是小姐的陪嫁丫鬟木桃,从前在尚书府也是奴婢伺候小姐的。”木桃眼中遮不住的担忧。

  莫玲珑却是一惊,这具身体的名字竟然和她一样,不过她转而又想到另一个问题,她这具身体就算是什么尚书嫡女,理应也是配不上那五王爷的,那为何会被赐婚,不过她没有立刻问出来,换了个话题,“我从前是一个怎样的人,这五王爷又是怎样的人?”

  木桃面露男色,小姐的这个问题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时间有些踌躇,“小姐,我......”

  “你尽管说。”莫玲珑想到这里是古代,尊卑分明,让这丫鬟在小姐面前讨论小姐的是非,是有些不妥,丫鬟不敢说也是正常。

  木桃见小姐坚持,也是一咬牙豁出去了,将坊间关于小姐和五王爷,还有此次赐婚的传闻一股脑全说出来。

  说完后木桃低着头不敢说话,心中后悔刚刚自己有些口不遮拦,不知小姐是否生气,悄悄抬眼打量小姐的脸色。

  莫玲珑此刻心中却是若有所思,她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也弄清楚这具身体的身份,还有这桩婚事的由来,这些已经足够了,况且再问下去,木桃这小丫鬟也不会知道的太多。

  方才那男人应该就是五王爷,从木桃的话中得知,这位五王爷性情不定为人残暴冷血,连皇上也不能奈他何,而自己则就是尚书府一个混吃等死,将自己吃成猪的尚书嫡女。

  至于皇上的赐婚,木桃说是皇上突然下的圣旨,但从今天的一切来看,五王爷根本不想娶她进门,连拜堂都没有,还是从后门进的王府,这几点就可以说明一切,不过莫玲珑也觉得正常,毕竟一个正常男人都不会娶这样一个女人回家,况且那还是皇室的五王爷。

  这场亲事中间肯定有猫腻,莫玲珑断定,只不过她现在没有能力去弄清楚这一切,先把自己顾好才行。

  既来之则安之,莫玲珑不知道自己为何死后会附身到这里,这具身体的名字与她一样,可能就是冥冥之中注定。

  莫玲珑本来是二十一世纪的第一女狙击手,在一次任务中被同伴出卖,非但没有击杀目标,反而暴露在对方枪口之下,醒来就到了这里。

  常年的狙击任务下来,让莫玲珑习惯身处一个陌生环境,首先了解这里的一切,这也是莫玲珑能始终保持面上平静的原因。

  “木桃你去烧些热水,我想沐浴。”莫玲珑吩咐道,跑到王府燃烧的脂肪流下的汗,导致她现在身上粘粘的一片。

  “是,小姐。”木桃听到听到小姐的话松了一口气,看来小姐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心下高兴应声出去准备,莫玲珑也趁这段时间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木桃面有难色的走了进来,犹豫半天口中的话始终说不出来,“小姐......”

  莫玲珑疑惑,难道烧个热水都被王府的人为难了?这五王爷虽不待见自己,也不应该会如此小气吧,下一刻木桃的话解开了她的疑惑,同时让她的脸上青一片白一片。

  “小姐,王府的浴桶都不够大,容不下小姐你的......”

  莫玲珑面沉如水,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什么了,什么都比不上先把这一身的肥肉减掉。

  最后是木桃站在椅子上,用一道屏风隔着,从上面不断的倒水,让莫玲珑在古代的第一天就体验了一把“淋浴”的感觉。

  入夜,简单的吃过晚饭,莫玲珑躺在床上看着床顶慢慢闭上了眼睛,她明天早上还要早起跑步。

  王府中的另一处,管家恭敬的站在下面,“王爷,王妃已经就寝了。”

  “嗯,下去吧。”御无双听下属禀告了那个女人今天所做的一切,心中更是烦躁,特别是想起了今日的那一幕,一座山似的将人压晕,御无双厌恶极了,那是一个女人吗?

  “王爷,属下已经派人密切监视那边了”黑色身影闪进书房,对那正坐在书桌边的男人禀告着。

  “哼。”御无双冷哼一声,狠狠的合上了手中的书籍,那张俊美的容颜上闪过一丝狠戾之色。

  “皇上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以为这样本王就会妥协吗?”御无双随即冷笑。

  “王爷英明,可要属下将那尚书嫡女......”黑衣人做了一个杀头的姿势。

  御无双双眼微微眯起,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皇上心中打的什么主意他当然清楚,“不用,若是那女人今日出了事,百姓大臣们肯定会怀疑到本王身上,皇上就可以借着此事收走本王手中的权力,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黑衣人心中一惊,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层,本以为皇上是被自家王爷逼急了,才会下旨让王爷娶尚书家的嫡女为妃。

  这女子本早已经到了要嫁娶的日子,却始终无媒人上门,最后无法,尚书夫人亲自请媒人去帮自家女儿说媒,要求降的非常低,家世清白无嫁娶就可,只是那些男子一听是尚书家的嫡女,个个都避而远之,升官发财的机会都宁愿不要。

  本以为尚书府要养这个嫡女终生,可谁想到峰回路转,竟然被皇上亲自赐婚,还是嫁与当朝五王爷为妃,尚书府自然一片喜庆。

  谁想到今日未到府中便压坏轿底,让京城的人好一通笑话王爷。

  “罢了,你先下去吧。”御无双摆手让黑衣人先下去,自己却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御无双执起毛笔点墨在白色的宣纸上写下一个大大的“杀”字,笔劲之处锋利无比,写下这个字后,御无双的手顿了顿,随后在杀字的下面写下“忍”字。

  从两个字的字面上就能看出御无双此刻的心情,“杀”字写的顺畅,而“忍”字的每一笔却用力十足。

  御无双当然不满皇上的圣旨,他也曾想过派人去杀了那个女人,可是他忍住了,与皇上分庭对抗这几年,这如同他了解皇上的性子一般,皇上也早已摸清了他的脾性。

  这次赐婚就是一个陷阱,倘若御无双不娶尚书嫡女就是抗旨,如果真的娶了那个肥婆,那就是承受了皇上的羞辱。

  再者,皇上肯定会派人暗处守在尚书府,御无双要是真的对尚书嫡女下杀手,肯定会被皇上抓到把柄。

  所以就算知道皇上这是故意羞辱,他也只能暂且忍下,御无双看着宣纸上的两个字冷笑出声,那尚书嫡女若是安分他不介意王府养头猪,若是有别的心思,那就别怪他痛下狠手了,这么想着手下一时用力过度,毛笔折成了两半。

  清晨,莫玲珑醒的很早,看向窗外天还是蒙蒙亮,她也没叫醒木桃,今天的第一步任务就是围着王府的后院跑五圈。

  收拾好自己,莫玲珑开始围着后院跑起来,才是第一圈身上就已经出了汗,在她第二圈的时候就有些隐隐坚持不住,好在这后院的景色不错,花草都似被精心培育,古代没有汽车尾气空气也很清新,莫玲珑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欣赏花草上来,果然没有那么难受了。

  第四圈的时候,莫玲珑发现那片花草边出现了一个人影,莫玲珑想看的清楚些,加快步子向那边跑去。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莫玲珑的左脚绊到右脚,而身子因为过于肥胖,跟不上脑子的活动,身子便向下倒去。

  “嗯……”莫玲珑没有预期的痛感,隐约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偷偷的看着身下一张惨白的小脸。莫玲珑悲剧了。她又压坏了一姑娘!赶紧挪开,随之伴随而来就是急切的声音。

  “郡主,您怎么样,快找江太医!”

  “小姐,不要吓奴婢,太医,快找太医!”

  …………

  “莫!玲!珑!”随即一个饱含怒意的怒吼响彻整个王府后院,树枝上的鸟儿都被惊得飞起。

  “该死的东西,月儿要是有什么事情,本王杀了你!”御无双简直控制不住自己,额角更是青筋暴起。

  莫玲珑这次自己站起来了,看着被自己压倒的一片心中也是愧疚,刚想道歉,就听到这男人继续骂着。

  “蠢货,立刻滚回你的院子去!真是一头猪!”

  这句话一出,莫玲珑也火了,刚刚那一抹歉意彻底消失不见,只不过莫玲珑心中越生气就越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那你娶了我这头猪,那你不也是一样是头猪?”莫玲珑毫不客气的反击。

  “你!”御无双伸出手指向莫玲珑,被莫玲珑的话咽的说不出话来,心中更为恼火,她竟然敢这么说本王?

  “我什么我,这可是王爷您自己说出口的。”莫玲珑丝毫不在意御无双怒气,继续反唇相讥。

  “来人,给本王将这个女人丢出王府,本王要休了她。”随着御无双的话音刚落,院子中突然出现一道黑色身影。

  黑衣人并没有听从御无双的话,反而附在他耳边劝阻道,“王爷可要以大局为重,切不可休了王妃,若是休了王妃就是与那位公然对抗啊。王爷还是先去看看郡主吧。”

  黑衣人的话让御无双满肚的怒火平息下来,他方才说出的话是有些冲动,御无双也知道他现在不能休妻。

  只是想着他的月儿刚被抬走时惨白的小脸,内心深处的愤怒立刻涌了上来。“王妃以下犯上。将她给本王丢到杂院,不要让本王再见到她。”说完御无双立刻大步流星向前院走去。第三章:杂院

  听到御无双的话,黑衣人也是松了一口气,王爷总算没有再要休妻,“是,王爷。”

  说完,黑衣人便一步一步向莫玲珑走过来,本想着提起莫玲珑直接扔到后院,他对莫玲珑也没有所谓的同情,在黑衣人看来莫玲珑是那位赐给王爷的一个耻辱,身为王爷的亲信,黑衣人也十分厌恶这像猪一样的女子,方才黑衣人也不是在为莫玲珑说情,只是单纯的为王爷着想。

  “王妃还请自己移步。”走至莫玲珑的身边,黑衣人不得不打消刚才的想法,以他的武功提起莫玲珑扔到杂院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做起来会很困难,况且莫玲珑现在还是王爷名义上的妻子。

  莫玲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没说,顺着黑衣人所指的方向走去,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在莫玲珑的预料之中,也是莫玲珑对这五王爷忍耐度的一次测试。

  穿越到这样的一个环境,莫玲珑要为自己的安全做好准备,除了木桃所说的那些,其他的莫玲珑就是一概不知,而这桩赐婚明显不正常,所以在刚才与五王爷的对峙中莫玲珑没有选择退让,首先她想到了自己这么做的后果。

  一是五王爷怒极不顾圣旨要休了她,二是五王爷忍下来这口气。

  第一种可能五王爷也的确这么做了,只不过被那黑衣人临时劝阻下来,莫玲珑还有些感到可惜,若是五王爷真的休妻,她就可以回到尚书府,依木桃所说,这具身体在尚书府过的十分自在,连她爹都管不了她,这样的情况对目前的莫玲珑来说自然是最好的,她可以有时间了解这里的一切,为未来做准备。

  这古代的女子很怕自己的名节受损,而莫玲珑才进王府不过一日便被休了,定会被耻笑,恰巧莫玲珑不在意这一点,再加上这具身体原来的人主人名声本来就不好。

  虽然做了这么多设想,被休也是最好的方法,但是莫玲珑可能性不大,好在被丢去杂院的结果也是甚好,即是杂院那莫玲珑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

  莫玲珑并不是性情之人,她能冷静的分析所发生的事,所以前世她才能成为第一狙击手。

  在莫玲珑离开花园后,管家也赶了过来,看见一脸怒气和那被压坏的花草,管家心中已有定数,“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下人去收拾吧,王爷切不可因为这点小事生气。”

  御无双此刻也冷静了不少,“你派人去杂院看着那头肥猪,她做过什么事每日都要告知本王。”

  “是。”管家点头,待御无双走后,他才招呼一群小厮过来收拾残局。

  杂院之所以被称为杂院,那是因平时无人居住,是一个被荒废的院子而已,此刻莫玲珑面前的就是这么一个院子。

  黑衣人早就在把莫玲珑带到此处后消失了,莫玲珑看着院门口荒草杂生,一时间有些头疼,她可以想像得到院子里是一副怎样的场景。

  “小姐,你......”这时候木桃从远处跑过来。

  还不等木桃说完,莫玲珑就指着面前的杂院,“木桃,这以后就是咱们的栖身之处了。”

  木桃咬了咬唇,她已从其他下人得知发生了什么事,心中为自家小姐委屈,小姐在尚书府可从未收到过这样的待遇,这王府实在是欺人太甚。

  越来越替小姐不值,但是木桃也知道现在莫玲珑已经是王府的人,不能说回尚书府就回去,那外人不知道又该怎么编排小姐,木桃只能强忍眼泪安慰莫玲珑,“小姐没事的,你要相信奴婢,有奴婢在,定不会让你受苦的。”

  面前的小丫头个子还不及自己高,也是瘦瘦弱弱的模样,莫玲珑的体积是她的好几倍,木桃信誓旦旦的保证,让莫玲珑久违的感觉到一丝温暖。

  “谢谢你了,木桃。”莫玲珑郑重到,木桃即是真心,莫玲珑也会付以真意。

  “小姐哪里的话,这是奴婢该做的。”木桃连连摆手,有些惨白的脸上浮现一点红晕,“小姐你在此稍等片刻,待奴婢进院收拾好,你再进来。”

  “我同你一起进去,在这王府中的,我们主仆二人已是相依为命,也不必拘束那些个东西了。”说着莫玲珑就捋起袖子,上前推开杂院的门。

  一阵风带着尘土扑面而来,莫玲珑捂住口鼻,好一会才看清院中的情况,与她所想的相差不大,空荡的院中有一口井,左边的地方还有一块已经荒废的菜地,旁边是蔬果架子,这些收拾好还是能用的。

  莫玲珑心中已经做好对策,接下来就是屋子怎么样了,只要能住不漏雨,莫玲珑就满意了。

  木桃不敢再让小姐动手,“小姐,奴婢去看。”

  说完就跑到院中,一一的推开屋子的门,检查了一番,这才面带笑容跟莫玲珑说清情况,“小姐,奴婢查看过了,屋子虽破旧灰尘多,但是收拾一番还是能住人的。”

  莫玲珑点头,接着木桃又说了其他的情况,共有五间屋子,大堂后面就是闺房,一间莫玲珑可以居住,还有一间较小的房间在旁边,木桃表示收拾收拾她可以住进去。

  重要的是这里有厨房,厨房中有灶台,厨具虽已经烂了,但是这些都可以去府中拿过新的来,正巧尚书府给的嫁妆中就有一口大锅,和各种厨具,莫玲珑听到木桃说到这里,不免又是一头黑线,这得好吃到什么地方,嫁妆中竟然还有这些。

  这些小事暂且不论,接下来莫玲珑和木桃都开始忙起来,虽然还是早晨,但是把这杂院整个收拾出来,只靠木桃一人不知要到何时,莫玲珑闲着也是闲着,今天的跑步减肥计划还没有完成就被打断,她也不顾木桃的劝阻,干脆就跟着一起打扫。

  只是她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占地方了,擦桌子拖地都有些力不能及,不但没帮成反而是帮倒忙。

  莫玲珑最后是被木桃“请”到院子中好好休息,莫玲珑自己也觉得有些囧,她的减肥计划不能停,不能去花园跑步,那她就每天在这后院中跑个几十圈,坚持下来肯定会有成果。

  莫玲珑闲着无聊时,看着这院中的事物,待她视线移到那荒废的菜和蔬果架时,莫玲珑脑中闪过一丝灵光,既然屋子里自己施展不开,这院子自己总能帮上忙了吧。

  现在她只能自食其力,看五王爷那架势也不像是要管她死活的样子,不如先把这块菜地翻开,再让木桃去下人那边要些菜苗种子之类的东西过来在这里种上,还能省下一笔支出。

  王府只怕也没有哪个下人真的把她当作是王妃,以后的吃食衣裳什么的都得用上钱,莫玲珑不知道现在木桃那里还剩下多少银子,但是能省则省也是好的。

  脑中迅速的转悠,院中的这口井里还有水,可以从这里打水吃,平时用水也比较方便,莫玲珑回想还有什么自己忘掉的部分。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木桃端着盘已经变成黑色的水从屋子中出来,将水泼洒到墙角,木桃用袖子擦擦额角留下的汗,这次她没有再进到屋中打扫,来到莫玲珑旁边,“小姐,你的卧房已经打扫好了,就是那床奴婢瞧这不太稳固。”

  莫玲珑一拍脑袋,就说忘了什么,原来是把这最重要的事给忘了,她可还记得昨天自己把床坐塌的事,那是一张完好的床都况且如此,更别说这屋中荒废已久的床,莫玲珑这体重分分钟能让它散架。

  “现在已是午时,你去王府厨房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顺便问问其他下人有没有......”说到这里莫玲珑突然停顿住了,她本来想让木桃问问有没有铁钉,只是莫玲珑突然想起古时的家具不同于现代,古时是根本就不用钉的,影响美观,一切的木具都是用榫卯固定住。

  想到这里莫玲珑犯难了,这要她怎么办,难道晚上只能睡在地上?

  “小姐,你怎么了?”看到莫玲珑突然停住,木桃不禁疑惑。

  莫玲珑突然眼睛一亮,这王府没有铁钉但是一个地方肯定有,“木桃你下午先别忙着收拾屋子,想办法出府,找一个铁匠……”

  将铁钉的模样跟木桃描述一遍,叮嘱她在铁匠那里买过来,莫玲珑这才放心下来。

  “奴婢一定不负小姐所托,只是等奴婢先去为小姐拿来饭菜,再行出府。”木桃点头,不过她还惦记着小姐还未吃饭。

  莫玲珑心中一股暖流,她并不是想事事都由木桃去完成,只是她这具身体到人群中都是一个焦点,打扫屋子又占地方,说到底还是得减肥,莫玲珑并不怕苦,在称为狙击手之前,她每天都会经历高强度的训练,在后来的任务中,训练出来的身体才能跟得上任务的进度。

  所以莫玲珑知道有一具健康的身体有多么重要,而现在的这具身体低头都看不到脚。

  等今天忙完,接下来的时间莫玲珑就可以专心于自己的减肥大计了。

  木桃从王府的厨房偷偷拿过来的饭菜,除了白米饭就是一盘肥腻腻的红烧肉,而且都是肥的流油的那种,莫玲珑实在是吃不下去这些东西,将木桃打发出去,匆匆的扒了几口米饭,那盘肥肉一点没动。

  下午,木桃不负所托的从府外带来一兜的铁钉,这时莫玲珑已经将院子中的那一块菜地翻好,重新浇上了水,着实累出了一身的汗。

  “小姐,这些放在让我来就行了。”木桃心疼的将满兜的铁钉放在石桌上,夺走了莫玲珑手上的锄头。

  莫玲珑也不在意,反正她都已经完成了,她的注意力在那兜铁钉上,有了这些铁钉她今晚终于不用睡地上了。

  这时候从门外走进一个与木桃打扮相似的丫鬟,木桃看见此人也赶紧招手让她过来。第四章:异心

  “奴婢见过小姐。”木夏对着莫玲珑盈盈一行礼,低下头的瞬间,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木夏,我让你去把小姐的嫁妆拿过来,你可有去拿?”木桃开口,莫玲珑不动声色的在一旁观看,她对这叫木夏的丫鬟并没有印象,可是见木桃这个样子还有木夏这名字,莫玲珑心中已有猜测。

  木桃才似想起什么,附在莫玲珑耳边低语几句,听了木桃的解释,莫玲珑才是知道这木夏是何人。

  木夏与木桃一样,同是尚书府的下人,只不过木桃是一直伺候原身的,这木夏却是原身的娘见她有能力,便把她从别院调过来当了原身的陪嫁丫鬟,此前莫玲珑不见她,是因为木夏随着嫁妆提前入了王府。

  “那嫁妆繁多,奴婢一人实在拿不过来。”木桃问的话,木夏这番回答却是对莫玲珑说的。

  莫玲珑点头,“木桃你与木夏同去,只需拿需要的东西便可。”

  木桃领命,木夏纵使再不愿也不可能在莫玲珑面前表现出来,只好跟着木桃一同再走一趟。

  对于木夏这个丫鬟莫玲珑并没有放在心上,她们走后,莫玲珑拿着一兜的铁钉来到卧房中,开始在床的四角钉上铁钉,将床加固住,莫玲珑也不要求美观,能承受住她现在的重量就行。

  木桃和木夏没过多久分几趟来回,将目前需要的东西全部拿了回来,其中就有被褥这些东西。

  接下来又是忙活了一个下午,多了一个人手,木桃轻松了许多,总算在太阳落山之前将所有的东西收拾完全。

  “今天幸苦你们了。”天已经黑了下来,屋子点上了烛火看起来倒是有些温馨。

  “不幸苦,这是奴婢们该做的。”木桃、木夏屈膝。

  莫玲珑摆手,看来自己得赶紧适应这古代的尊卑礼仪,省的她们动不动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要行礼。

  “小姐可是饿了,奴婢这就去准备膳食。”木桃打量莫玲珑的脸色,尝试性的问道。

  “我有些累了,晚饭便不用了,你们若是饿了,可自行解决。”莫玲珑正处于减肥时期,当然是能少吃就少吃,更何况还是晚饭这种脂肪加倍的东西。

  莫玲珑走后,木桃和木夏面面相觑,木桃是心中担心小姐不吃饭会不会饿着,木夏则是顾不上别人,忙碌了一下午,她是腰酸背疼,跟木桃打了一个招呼后也回了房。

  莫玲珑坐在卧房的书桌前,心中想着一整套的减肥计划,光是靠跑步也不行,要和膳食结合起来,这么想着莫玲珑心中便下了决定,给自己定了一个食谱,早饭一碗粥,午饭就是蔬果类,晚饭不吃,每天早上围着后院跑五十圈,再就是跳操瑜伽之类的,不把这身肥肉减下来,莫玲珑誓不罢休。

  之后的几天里莫玲珑严格按照自己所定的计划进行,木桃看自家小姐每天就吃那么一点,还拼命的折腾自己,在一旁都急哭了。

  劝阻了几次都无用,只好每天都跟在莫玲珑身边,以防她晕倒自己能第一时间发现。

  王府的大厅里,一桌子精心准备的膳食却只有御无双一人享用,王府管家在旁边候着为御无双布菜,顺便禀告近日来莫玲珑的动向。

  在听到莫玲珑每天围着院子跑步时,御无双发出一声嗤笑,这女人是疯了吗?“走,本王倒是要看看她在玩什么花样。”

  管家也连忙放下手中的筷子跟在御无双的身后,后面还跟了四五个小厮,一行人朝着莫玲珑的杂院出发。

  莫玲珑此刻正啃着黄瓜,手中拿着一本《花草杂记》看着入神,旁边只有木桃伺候着,而木夏每日都是寻着由头在院子里转悠,时不时向院门口张望,像是盼着什么人来一样。

  可是一连几天都没有人来这个小院子,木夏不禁有些失望,心中的那些小心思也没处去使。

  杂院的门是开着的,御无双进院的时候只看到一个丫鬟在侍弄菜地,便也不放在心上,直奔厅堂。

  木夏抬眼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王爷,一时激动都将手中的菜苗都掐烂了,好在她控制住了自己,正要向王爷行礼,却见王爷看都未看她一分,一行人入了屋子。

  木夏心下懊恼站起身子就要追上去,可是一瞧自己现在的模样,脑筋一转,偷摸着绕到后堂,回到自己放假好生的打扮一番,将最好的衣服和首饰穿戴上。

  瞧着铜镜中的自己,木夏得意的笑了,她等的就是这次机会,只要自己被王爷看上,就算是个侍妾那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再也不用干伺候人的活。

  想了想,木夏进了莫玲珑的卧房,她知道莫玲珑前日捣鼓出了一个名为“发油”的东西,据说能让头发看起来油滑,木夏看重的是那种淡淡的花香,毫不犹豫的从莫玲珑的梳妆台木盒中找出发油,轻轻的在头发上抹好。

  木夏也不在乎会不会被发现,她只需在被发现之前被王爷看中就行。

  莫玲珑面无表情的放下手中的书本,起身向来人行礼,“妾身见过王爷。”

  御无双看着肥胖的莫玲珑有些后悔在用完午饭时候过来,现在他有些隐隐作呕的感觉,“你离本王远点,本王见到你都想吐了。”

  莫玲珑挑眉,这男人怎么回事,专程过来嘲讽自己的吗,这样的话她也不用客气,反正都撕破脸皮了,“那王爷可要让大夫把把脉,说不定王府就要有一桩喜事了。”

  御无双没听懂莫玲珑话中的意思,疑惑的看向她,“你这是何意?”

  “哎呀,王爷不懂妾身的意思啊,妾身是说王爷你想吐,怕不是是害喜了。”莫玲珑故作惊讶一番,又好心的为御无双解释。

  御无双的脸都气绿了,管家那波澜不惊的眸子中也闪过一丝笑意,不过他也不忘为御无双解围,“王爷是担心王妃,特意过来看看,既王妃过的还好,王爷也就放心了。”

  管家的话都说到了这里,御无双被莫玲珑那话气的不轻,可他偏偏不能将莫玲珑如何,狠狠的瞪了莫玲珑一眼,带着怒火挥袖离开。

  木夏打扮好来到厅堂的时候就只剩下木桃一人了,上前抓住木桃的胳膊急切道,“王爷呢?”

  “王爷自然是离开了。”木桃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木夏失魂落魄地放开手,她没想到御无双离开的这么快,她连王爷的正面都未看到,不过她很快就打起精神,王爷既然能来这里一次,那就会有两次三次,她还是有机会的。

  事实也如木夏所愿,御无双之后的几天来过一两次,木夏有了上次的教训,装扮的速度快了许多,这时候她都会把木桃的活抢过去,陪在莫玲珑的身边,让王爷能够时刻的注意到自己。

  木夏的这般动作,莫玲珑当然注意到,本来没有多在意,只是这木夏越来越得寸进尺,看着那被别人动过的发油,莫玲珑发出一声冷笑。

  这些时日莫玲珑已看清木夏,莫玲珑也讨厌身边亲近的人对自己有二心,既然木夏这么想被王爷注意,那自己就帮她一把吧。

  莫玲珑让木桃从厨房拿来蜂蜜,在发油中加了足够多的蜂蜜,若木夏接下来安分,那就可躲过这番灾事,若是她不安分,那就自生自灭。

  这日,御无双又再次来到杂院,莫玲珑正围着院子跑步中,御无双少不了的嘲讽几句,莫玲珑难得的没有还嘴,她在注意木夏的一举一动,看到木夏偷偷去了后堂,莫玲珑轻笑,果然还是如此吗?

  木夏照常的收拾好自己,再从莫玲珑的卧房涂好发油,才来到院子中,摆出一副娇羞的模样站在莫玲珑的身后。

  不知怎的,木夏总觉得今天的发油与平日的不太一样,多了一丝甜意。

  现在正是百花盛开的季节,木夏在院子中站了还没有多久,莫玲珑见时机差不多,悄悄的离她远了点。

  这次从远处传来一阵“嗡嗡”的声音,天空中一群蜜蜂结伴而来,在木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全部向她聚拢,被蜜蜂围住木夏惊慌的大叫,挥舞着手想赶走蜂群,只是徒脑无功,“王爷,救我,救我啊......”

  任她如何惨叫也无人理她,木夏向御无双方向跑过去,一下子撞到他的怀里,引来无数的蜜蜂,御无双一把将这个女人推开,暗处的黑衣人也出现一脚踹开木夏。

  “该死的,滚开。”御无双一张铁青的脸对着旁边人咆哮。

  第五章:怕成为寡妇

  院子中都是木夏的惨叫,莫玲珑因为早有先见之明躲的远些,这下子倒不至于被那些蜜蜂盯上,而御无双随被木夏扑倒怀里,看到那张铁青的脸,莫玲珑觉得实在是太痛快。

  最惨的还是木夏,这会儿蜜蜂已经都飞走了,只剩下木夏抱着头在嚎叫,先前被黑衣人踹的那一脚怕是也够她吃一顿苦的。

  听到御无双的吩咐,立刻有两个同样黑衣打扮的侍卫从暗处走了出来,拖着躺在地上了的木夏就要离开。

  想都不用想,木夏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木桃先前说过,坊间有传闻五王爷为人残暴,既然有这个传言传出,必不是无矢之的。

  不过她莫玲珑可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是一名狙击手,见过的鲜血多了,木夏这个样子完全是她咎由自取,莫玲珑也给过她机会,她没有珍惜,如今落到这副模样只能怪自己贪心不足。

  木夏想勾引这五王爷上位,她自己没有意见,但是木夏不该把她当作傻子,手都伸到她身上来了,那就只能砍了。

  御无双本来今天是来例行嘲讽一番莫玲珑,可是经过这一番他也没了兴致,只想回去将方才木夏扑倒他身上沾染的气息给洗净。

  看到御无双阴霾不定的脸色,莫玲珑心中暗笑,谁让你身为王爷却闲的没事过来嘲笑一名女子,现在活该了吧,幸灾乐祸归幸灾乐祸,面子上该做的还是得做全了。

  这么想着,莫玲珑做出一副大惊失色得模样,迈着肥重的身子向御无双那边跑去,嘴中还不忘喊着,“王爷你怎么样了,可别是被这丫鬟冲撞的挺不住了啊,这样我岂不是年纪轻轻就成了寡......”

  莫玲珑那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御无双大声呵斥住了,“给本王闭嘴。”

  “王爷怎么可以这么说妾身,妾身方才也是因为担心王爷才有些口无遮拦的,王爷可千万不要见怪。”莫玲珑的声音委屈极了,好像真如她所说的那样。

  只是院中的明眼人都是能看出来,她这是完全睁眼说瞎话,先不论御无双好端端的人站在那里一点事都没有,就算是御无双真的被蜜蜂蛰到了,那也不至于伤及性命,所以莫玲珑这话明着暗着都是在咒御无双。

  御无双本来就不好的脸色现在彻底黑了下来,看向莫玲珑的目光也带了一点杀意,莫玲珑毫不在意,她早就经过上次测试看出来御无双因为某些忌惮根本就不能将她怎么样。

  所以莫玲珑现在是有恃无恐,御无双整天用那种厌恶的目光看着她,又骂她是蠢猪一类的话,莫玲珑也是会记仇的,她这么说就是故意气御无双。

  “哼。”御无双冷哼一声,心中虽然震怒,但正如莫玲珑猜想的那样,把莫玲珑丢到这别院之中已是最大极限,再来恐怕就要被某些有些人抓住这个把柄抨击与他。

  因为这猪一样的女人坏了自己的大事,这些在御无双看来实在不值,现下只能忍耐住。

  “啊,王爷事务繁忙,肯定还有很多事未能处理,妾身就不送王爷了,王爷慢走。”莫玲珑一拍脑袋,作恍然大悟状。

  一直面无表情的黑衣人此刻嘴角也不禁抽动一下,心中暗自嘀咕,“王爷这个王妃还真是......”,黑衣人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与黑衣人不同的是,御无双此刻的心情又多么的糟糕,这女人竟然在赶他离开,他堂堂一个皇室王爷竟然被这么一个猪一样的女人赶着离开。

  虽说御无双心中也有着要回去沐浴,可这是他主动要走,和莫玲珑赶他走是不同的概念。

  “王爷还不走?”莫玲珑笑眯眯的看着御无双半天,见他没有动作不禁的又补上一句。

  这下子是明晃晃的赶了,御无双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怒极反笑,“好,很好。”

  说罢一挥袖转身走了,莫玲珑看他这般模样心中感觉莫名其妙,不会被气傻了吧?那也太不经刺激了。

  “木桃,去把院门关上,别再让旁人进来。”不再想那么多,莫玲珑拍手吩咐道。

  木桃此刻是真的傻了,从木夏被蜜蜂追赶到现在她已经惊的呆住,莫玲珑喊了她两三遍,她才是再回过神来。

  “小姐,木夏她......”木桃哭丧着脸,她还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只是木夏怎么说也是尚书府一同出来的,和她一样是小姐的陪嫁丫鬟,现在木夏被王爷的人拖走,怎能让木桃不着急。

  木桃不知道这里面有莫玲珑的手笔,莫玲珑也猜到她心中的想法,只不过木夏此人心性不定,趁此机会让她吃点苦头也是好的,至于之后救不救她就要看她的表现了。

  “不用着急,王爷总不过也不会对一个丫鬟怎么样,他现在只是气恼,等过些日子我寻个机会看能不能为木夏求情。”莫玲珑并不准备将这些事都告诉木桃,知道的太多也不好。

  木桃虽然着急,但是小姐都这么说了她也只能应是,木桃知道小姐和她目前在王府的处境不好,心中祈祷木夏能挺到小姐去救她。

  木桃去收拾院子,莫玲珑继续她的减肥旅程,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这些天御无双也没了人影,莫玲珑乐得自在。

  又是五日过去了,这日木桃在为莫玲珑端上早膳后并没有退下,而是面有难色的站在一旁踌躇着。

  “有什么事就说吧。”一口温热的粥下口,莫玲珑直接点破。

  “小姐我这几日终于打听到木夏的下落,据说被赏了五十大板,只剩下一口气吊着,又被拉去干活,再不去救她的话,恐怕就......”下面的话不用说就明白了。

  莫玲珑丝毫不惊讶木夏会被这么折磨,就算御无双没有亲自开口要将木夏如何,但这终究是王府,王府的下人肯定要讨御无双的欢心,木夏冲撞了御无双,这就是后果。

  “嗯,你去包一份我昨日做好的糕点。”莫玲珑吩咐道。

  “是,小姐。”木桃虽不知道包糕点作甚,但铁定和救木夏有关,这么想着木桃的动作也快起来。

  莫玲珑拿着被油纸包好的糕点出了院子,她并没有让木桃跟随,救不救木夏还要看她的表现,她若是知错那收在身边也是一个助力,若依旧如此,那就任他自生自灭。

  木夏被关的地方是王府里专门惩治犯错下人的场所,不消一会儿功夫莫玲珑就找到了地方,

  木夏正拎着木桶在井里打水,旁边地上是一大推脏衣裳。

  瞧着木夏倒真受了不少苦,就这几日人就瘦了一大圈,脸上也都是巴掌印,将水桶从井里拎上来的时候,好似用了全部的力气,额头上都出现了一层虚汗。

  不过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婆子在这里监督木夏干活,这倒方便了莫玲珑。

  “小,小姐,你怎么来了?”扑通一声,木夏费尽力气拎上来的水桶,一下子又掉回了井中。

  “小姐求你救救我啊。”突然反应过来,木夏放下手中的活,一下子跪倒在莫玲珑的身前哭喊着。

  莫玲珑向后退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木夏,“你可知自己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这一眼让继续哭喊的声音梗在了喉咙中,好像自己全部的心思都被莫玲珑看透无所遁形一般。

  木夏的头上冷汗直流,当日为何会有蜜蜂飞过来,木夏也曾经有过猜测,但她怎么也想不到此事和莫玲珑有关,木夏心虚的是自己偷用发油这件事是不是已经被莫玲珑知晓。

  心中在做剧烈的斗争,莫玲珑当然也看得出来,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他在等着目下自己的决定,是坦白一切让自己救她还是继续瞒下去,生死就在木夏的一念之间。

  片刻之后,木夏突然狠狠的朝莫玲珑磕了几个响头,额头上也磕出了血丝,“小姐,都是奴婢贪心不足,动了不该有的念头,求小姐责罚。”

  “很好,你救了自己。”莫玲珑满意了,“在这里等着,会有人放了你。”

  说罢莫玲珑就转身离开,她还要去找王爷求情,木夏还跪在原地看着莫玲珑渐渐离去的身影呆住了,难道小姐早就知道了她的心思?

  “我要见王爷,麻烦管家通告一声。”书房前,莫玲珑对站在门口的老者说道。

  管家也不知什么原因竟然没有问何事就答应下来,“请王妃稍等片刻。”

  “让她进来。”管家进去书房没多久,莫玲珑就听到这个声音。

  紧随着管家也出来对莫玲珑一福身,“王爷请王妃进去。”

  莫玲珑也不客气,直接进了书房,管家随后就关了书房的门。

  “来找本王是有何事?”御无双一身锦色衣袍,手中正拿着一本书籍。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860.html
分享到: